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失身为妾〗第14部分

是推脱之辞,不过也没有再问,本来,主子的事情,就不是她身为奴婢可以随便问的,若非知道晚清为人随善而且自己又关心着她,她也不会多此一问的。
“雪伶阁可以说是一家青楼吧!战城中最负盛名的青楼,里面的艺伶全是卖艺不卖身的。而它实际还有另一个身份,就是云国有名的情报站。”
红书想了想又添了句:“它能够如此盛名,主要还是靠了飞雪姑娘。”
“飞雪姑娘?”晚清不解地问。
“是啊,飞雪姑娘不只绝丽之姿,不染世尘,而且更是弹得一手好琴,听者沉醉!她每月会出来献弹,只要是那两日,整个战城几乎是暴动的。”红书道。
“红书,我想去看看。”晚清道。
听到晚清的话,红书猛地抬起了头:“二夫人想去那儿?”
“嗯。”晚清肯定地点了点头,手不自觉抚向胸口的那一块玉佩。
“不行。”红书坚决地道。
“为何?”晚清不解她为何语气这般坚决,于是问道。
“二夫人,那是青楼!!若是让爷知道就何止一个惨字!!”红书一字一字咬牙地道,她不明白二夫人为何对雪伶阁如此感兴趣,但是,不管如何,她也不会让二夫人去的!!
“就没有其他办法了?”晚清有些失望,却也知道红书是为了她好,可是,她真的很想去看一看那个地方,看能否遇见银面。
红书想了想,而后道:“三天后是飞雪姑娘献曲的日子,一般爷都会去听的,二夫人若能寻得爷的同意,一同前去,不过我想会很难的,爷从来不是那种好说话的人!”
(话说,亲们,么个,看完了也别忘记手中的票票砸来哦。有些亲么不明白投票方法,月在此说下,投票方法:在简介下方有个投票推荐,你只要点下就OK了,举手之劳,拜托亲了、、、嘻嘻)
反抗卷 第六十六章 求人
世纪 红书的话,晚清记在了心上,可是,却一直想不出任何方法可以让凤孤带她一同去雪伶阁。
正如红书所说的,真的很难。
凤孤对她,本就不带半分好感,而且还再三为难,不被他伤已经是很好的事情了,他如何会肯带她去雪伶阁呢?!
可越是觉得希望渺茫,她却是急迫地想去。
于是,这两日来,日日为这件事情煎熬着,不得安稳。数一数日子,明天就是飞雪献唱的日子,据红书说,凤孤已经订好位置了。
可是,她却还是不知如何开口。
站在茶月阁前,她低头深吸了口气,看来,只有直接去问了,成即成,不成也罢了,至少不用受这焦急煎熬。
凤孤正要出去办事,才走到门外,就见晚清一个人站在那儿,低垂着头,不知在想着什么。
浅蓝色的裙子垂至地上,腰间只系一条深蓝腰带,绣一朵雪兰花,称着背后那小桥流水,显得如画中走出的仙子一般。
她的头上,永远是那么地简单朴素。
活像他凤孤养不起似的,从来就是一根钗子几朵花钿,再不然就多一条丝带子。他心中忽然腾起一丝不悦,虽说她这个样子更显得清丽秀气,可是,他就是莫名地有火,一种连他自己也弄不明白的火。
她怎么会在这儿呢?她不是从来最巴不得见不着他吗?
此时在这儿,看来必是有事的。
故意忽略她,不去理会她,直接从她身边走过去。
才走至一半,就听见她清脆的声音响起:“爷。”
“嗯。”凤孤停了下来,脸上一片郁色。
晚清抬头,见他‘嗯’了一声什么也没说,于是只好硬着头皮接着道:“爷,妾身有一事相求。”
“哦?什么事情?”凤孤挑起眉毛问道,有点奇怪,看她这个样子,似乎这件事情极重要的,不然她不会如此委曲地来求他的。
他倒有点好奇,究竟是何事,让她肯如此委屈求全地来求他呢?
“听说爷明日要去雪伶阁听曲?”晚清没有拐弯,直接问道。
“嗯。”凤孤脸上渐渐有些不悦,从那一日在门口的时候,就感觉她对雪伶阁很敏感,似乎有什么事情。
他倒也不曾去在意,想不到此刻她竟然又问了起来。
“妾身想求爷带妾身一同前往?”她问完抬起头,清澈冷凝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凤孤,等着他的回答。
“为何?”他问。凤眼中全是探索。
晚清尽量让自己的气息平定一些,淡淡地开口:“妾身一直名闻雪伶阁的飞雪姑娘琴艺惊人,同是爱琴之人,一直以来未能有机会一听佳音,引心为憾事。此次听闻飞雪姑娘献艺,而妾身又恰逢在此,所以起去听。”
她说的完全合乎情理,这个理由,简单,却又极符合她。
果然,凤孤一听也不再怀疑,只是却也没有答应,只是可有可无地道:“明日再说吧。”
听到他的话,看着他高傲的样子,晚清看得出,他只是在等她求他,因为他没有直接回绝了她,却只说明日再看,意思十分明显了。
“爷、、、妾身求求你、、、”她道。
“求?求人是这样求的吗?我怎么听不出你语气中有求人的样子呢?”凤孤冷笑一声道,看晚清的样子,一点也没有求人的样。
说是求他,怎么在他听来仿佛是他在求她呢,语气那么冷硬!
他就是看不惯她总是冷冰冰没有什么在乎的样子,他就看不惯她总是所有事情都忍下的样子。
所以他要挫挫她的锐气,挫挫她那可笑的自尊。
“爷,妾身求你了、、、”想想,是在求人,晚清语气不由软了几分。她从来没有求过什么,何样的若何样的痛,她都能忍下,从来不会媚颜求人。
这次若非红书不肯带她去,她是决计不会来找凤孤的。
其实她宁愿冒着被凤孤打的险去,也不愿意如此低声下气地求他,可是红书却如何说辞也不肯带她去。
她若单独前往,青楼鱼龙混杂之地,她手无缚鸡之力,若是遇上恶人,只怕更是危险,而且红书跟得紧,她想单独去,也不太可能的。
“我若带你去,又有什么好处呢?”凤孤忽然心中腾起一个可恶的念头,薄薄的唇微微地软了几分,嘴角上扬,一抹邪恶不怀好意的笑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爷想要什么呢?”她不明白他的意思?因为他什么都有,而她什么都没有!
凤孤长指一勾:“过来一点。”
晚清缓缓地上前一步,凤孤忽然狠狠地将她拉至身前,而后,头微微倾下:“我喜欢放荡的女子,你今天晚上过来,怎么做你应该知道的,若是我开心了,明日便带你一同前去。”
他说完哈哈大笑,而后放开晚清,转身就走。
晚清抬头望着他笑得颤抖不已的背影,恨得咬牙切齿。这个凤孤,永远知道如何伤人才是最伤的!!
反抗卷 第六十七章 冷夜苦等
世纪 夜晚的时候,以往的时候,凤孤处理完事情,都是要去茶馆上喝荼品月的。可是今晚,他竟是一点兴致也没有。
连他自己也不清楚究竟是为什么,竟然心中隐隐地急着回来。
黄棋也看出了爷今晚有些反常,今天的事情她也知道,她原只以为爷是故意刁难上官晚清的,可是如今看来,却不太像,她的心中,隐隐有些不欢,于是问道:“爷今晚怎么了?”
听到黄棋的话,凤孤脸色一凛,不悦顿现,他最不喜欢的,就是奴婢忘记自己的本份,逾越身份!!
黄棋平日里也算是他身边最得心的一个奴婢了,所以他才安排了她专门服侍他的饮食起居!
谁知她今日却说出了如此放肆的话来。
黄棋一见凤孤不悦,脸色一变,吓得跪了下来:“奴婢错了,求爷息怒!”
“算了,起来吧!通知下人端水进来,我要沐浴!”难得凤孤今晚也没心情去处责她,算是她的好运了。
可是黄棋却是一点也不开心,她知道爷的为人,爷忽然如此焦躁,必是心中介意着那个上官晚清的。
这些,她都不喜欢,眼中有着一抹冷茫一闪而过,而后听命道:“奴婢马上安排。”
不一会儿,就见几个奴才抬了个三人大的木桶走了进来,黄棋试好水温,放了香油进去才去请了凤孤洗。
正当她为凤孤裙去衣物的时候,就听到凤孤的声音沉沉地传来:“你先退下吧!我自己洗就可。”
语气不容拒绝。
爷平日沐浴都是她侍候一旁的,要不然也会是其他三婢的,极少一个人自己沐浴。虽然觉得爷今晚当真有些不寻常,不过她却还是遵命地道了声:“是。”
刚刚忽然的逾越爷没有责罚她,她已经算是庆幸了,她是不敢再多嘴了。若是再惹爷生气,只怕下次就不是她守在爷的身边了。
“奴婢就在守在门外,爷若有事就唤奴婢。”她慢慢说完,而后退出屋内,关上门。
凤孤缓缓地踏入水中,而后将整个人埋进了水中,他需要,好好地沉淀一下自己的思绪。
凤眼闭起,月儿的影子竟然有些模糊了,不再似以前那么真切,是因为近日的相遇,淡了多年不见的相思之情吗?
可是,见了面,应当只会更加思念才对啊?
可是他,却不再每夜每夜的梦她,闭上眼的时候,脑中不再是那么清淅的倩影。
甚至,他有脑中,如今还会让那一张清秀倔强的小脸所取代,那张脸,时而冷淡,时而坚定,时而淡漠,时而又温柔如水,更多的,是面对困难时的那种坚韧的隐忍。
因为早上的话,他今晚,甚至期待着那张倩影的到来。心中,有着多年不曾有过的慌乱。
他,是怎么了?!!
忽然,凤眼狠地睁开,瞪向了前方不知名处,脸上怒容乍现,握着白色毛巾的手忽然一用力,整条毛巾被他扭得不成形状。
他,是不可能喜欢上那个女子的!!
他喜欢的人,是月儿,那个仙子般纯真而美好的女子!!
快了快了,所有的一切都布署好了,只等着武林大会的开始。只要再过半个月,他就可以跟月儿双栖双飞了,
他的心中,只有月儿,没有其他人!
会想起上官晚清,一定是他太长时间没有女人了!才会如此眷恋着她的身躯,是的,他喜欢的,最多只是她身为女子的躯体罢了!
猛得站起身来,长指一勾,将衣架上干净的衣服一勾入手。
只见黑色绵亮的长袍在半空中转了个圈,优美地落在了凤孤修身而均匀的身段上。
他坐在桌前,唤了黄棋进来收拾。
阴郁的脸色映在火光摇摆的烛光中,让人心中油然生出了一种畏意。那些收拾的奴才个个收拾得心惊胆颤,动作利落又小心翼翼,就怕一个不注意秧及到。
就连黄棋,也对今晚的爷产生了极深的惧意,爷极少露出这样的表情的,往日他若不说话已经让人觉得十分惧怕了,今日还一副阴郁不明的模样,更是让人惊惧。
她只默默地候在他一旁,边监督那些人赶紧收拾东西,边等候爷的谴派。
“她有没有来?”凤孤忽然开口问。
黄棋只是愣了一下,随即明白地应道:“二夫人今晚没有过来。”
没来?!
凤孤又是一怒,脸上绷得死紧,眼睛向着门外扫去!
这个女人!竟然敢不来!!!
(亲们么么个,还是两更哦、、、票票记得砸来哦)
反抗卷 第六十八章 轻锁眉头暗画妆
世纪 晚清确实没有去,而且,她也没打算要去。
虽然她心中十分想去雪伶阁,但是,她却不想为此而去受凤孤的羞辱。
放荡?
她心中一阵冷笑,却笑得凄楚。
曾经她上官晚清也是一个才高气傲的女子,可是短短不到两个月,却恍如隔世。
对镜自照,金铜色的镜子中那女子,苍桑的脸色一片苍白。
记得数月前对镜自照,还看得到脸上飞扬的表情,那时候的她,尽现少女的纯真无邪期望,还与双儿吟着那: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还唱着不分贫富不论貌,只愿心心相印照。
可是物转人移,两个月的时间,她从来不觉得长,从不觉得能够改变得了自己。
可是此时,她才发现,两个月的时间,足够了!看看镜子,那淡淡的柳叶眉不再飞扬,那一张菱形美好柔软的唇,再弯不起那美好的弧形。她的脸上,再不复那种纯真期盼。
她竟然多出了一种坚韧如草的隐忍,还有那额间一抹,化不去的轻愁。
红书走至晚清身后,看着她轻愁于面,心中暗叹了一下,却又无能为解,只是拿起桌台上的木梳子,一下一下地为她梳起头发来。
晚清对着镜中的红书淡淡地笑了起来:“曾经,我多么希望有朝一日,我的夫君,可以为我盘发画眉,点出我最美最娇的一面。可是,等到嫁为人Qi,才明白,有些东西,都只是书中才有的。现实中,如何会有这样的事呢?女子,永远只能是男子的附属品罢了。或许千百万人中当真有那么一个痴情的男子吧!可那终究,不会属于我的、、、”
她与凤孤,是不会有任何的可能了?
她看得出来,他最近早出晚归,决不是为了生意上的事,因为这儿只有两个馆子,他根本无需那么忙碌,唯一的可能,就是在布署着什么事情。
而这件事情,除了武林大会,就是朱月儿的事情。
不过她想,应该是朱月儿的事情吧?毕竟,在凤孤而来,只怕朱月儿就是他的全部了。
这次他来参加武林大会,最终目的,应该就是打击慕容黔,重得朱月儿。
“二夫人,虽然红书只是个奴婢,不是您的夫君,可是,红书会尽量将你的打扮得美丽如花的。”
“红书,别再自称奴婢了,其实,我早将你看待成我的亲人一般。”晚清心中感动,手轻轻地按在了红书的拿着梳子的手背上,道:“刚刚只是有感而发罢了,红书,你将来一定要找一个真心相爱的男子。”
“红书没有想过嫁人,红书只想一辈子呆在凤舞九天,一辈子呆在二夫人的身边就满足了!”红书说着眼眶也微微地红了。
“傻了,女子总要嫁人的,将来老了,才有个相依的人,不至于清苦孤单。”晚清没想到红书竟是这样的想法。
她一直知道她的忠心,却没有想到,她竟然是用了一生在忠诚着的。
“二夫人不是也说了,千百万人中,也就那么一个痴心的男子吗?那么多人,红书不一定会那么幸运碰上的,既然碰不上,倒不如呆在二夫人身边,岂非也是相偎着?”红书缓缓地道。
她是真心的,想守在这个内心淡然坚韧却又偏偏十分脆弱的女子身边,希望能分去她一点点忧伤,守护着她,不让她受到伤害。
红书的话也是没错的,遇不上,倒不如不嫁。
独自逍遥总也好。
……
凤孤走到茶香阁门口的时候,正巧听到了晚清的这一番话。
修长的身子如同定在了那儿一般,一身黑衣融在夜色中,风吹过,吹起一角衣襟,扬扬撒撒地飘于空中。
他的脸上,由刚刚的阴郁之色,转为一种捉摸不透的神情。
而后渐渐散于风中。
他原本,是因为生气她没有过去,所以要亲自来惩治她一番的。
可是听完这一袭话,他的心却软了下来。
终于,无声无息地来,又无声无息地走了。
反抗卷 第六十九章 惊世雪伶阁
世纪 第二日傍晚时分,正吃着晚饭。
两盘素菜一又碟肉。
忽然黄棋走来,晚清淡笑地道:“黄棋姑娘怎么来了,一同用膳吧?”
却见黄棋一脸冰冷,眼睛瞟了桌上一眼,露出些讶异,而后又急急恢复了如常的神情。她只是奇怪为何上官晚清会吃得这般清淡简单,虽说爷对她总是较为残暴,不过,却从未苛扣过她平日的用度开销的?
但是不管如何都好,这都不关她的事。冷冰冰无感情的话吐出:“二夫人,爷让你自己安排一下,酉时的时候爷要去雪伶阁。”
“姑娘的意思是、、、爷同意我一同前去雪伶阁!”晚清听完十分开心,嘴角一弯笑了起来,这本不是一件什么大事,可是由于忽如其来,却让她欢喜不已。
“姑娘代我谢谢爷了。”
“嗯。”黄棋应完转身就走,对比晚清的客气,她显得十分冷硬。
她不明白,为何爷会突然改变主意要带上官晚清一同前去。
分明,爷昨天晚上心情还十分不快的。刚刚却突然让她来传话。
是突然心血来潮的恩许还是什么?
她一直,未能读透爷。
……
酉时未到,晚清已经候在茶月阁前等着了。
怕人前失礼,她特意化了个淡妆,让红书梳了个飞凤髻,选了一件锦贵的长服穿。
凤孤走出来的时候,眼前一亮,平日里只觉得她如小家碧玉,水乡佳人清丽无比。
不料她化上淡妆,却也是气质高雅的。
薄唇轻点,胭脂半扑面,整个人看起来不再苍白而柔弱,显得气色宜人。
头上也插了一支散开的金制雕青鸟镶浅红玛瑙发钗,几条长短不一的水晶流苏娓娓垂下,看起来华丽而雅致。
身上的衣服也不再是单一素色的,一身翠绿丝锦及地长裙再配上一条绣工精致的竹叶满布的披肩,看起来贵气中透出几分清雅脱俗。
不得不说,这样的衣裙,十分适合她!
晚清微微弯身福了一福:“爷。”
“嗯。”凤孤嗯了一声,而后领前就走,也不理会她,仿佛并不在意一般。
在他看来,肯让她跟去,已经对她是极大的恩赐了!况且她昨晚还并未去服侍他!
对于他的冷漠,晚清也不在意,只是紧步跟在后面,亦步亦超地,他从来不是仁善之人,能够带她去,已经是意料之举了,她也没打算他会计对她好些。
这样的对待,应该说是她自嫁后,就好的一次了。
…………
一路去雪伶阁,都十分平静。
凤孤没有带上许多人,只带了四名侍卫,还有黄棋在身边,加上她与红书,也不过总的八人。
自从到了战城后,她一直不曾见过蓝画与绿琴二人,她们二人似乎是专门执行任务的,一路上,经常是三天出现两天不见的。这次到了战城,更是没见到她们二人。
不过她们二人都是谨言少语的,而且对她也不是极认同,所以也没有什么交谈之类的,谈不上好,也谈不上不好。而唯有黄棋,她总觉得,黄棋对她似乎有种敌意,而且近来这种感觉更是深。
只是不知,她究竟为何对她心存敌意呢?
一直以为,青楼就应该是一座楼房的,却不想走进雪伶阁,却是另一种场面。
那里面,那儿有见到莺燕的嗲声娇气,那儿有闻到那粗俗的脂粉气息,那儿有那猥琐的调笑言语。
这里面一片清雅,没有那些供人行房的暗间,只有一座座小桥流水,一座座亭台楼阁,各派的客人各据一座亭台,亭中有女子或歌或舞、或琴或诗,甚至还有艺伶陪的是对奕、画画。
当然,战城江湖之地,少不了的就是打斗,在亭台相围的正中间,有一个大大的台子,搭建得十分独特,以十八桩驻于水面,台面距水面尚有半人高,倒种的曼陀螺开得茶糜。
周围水面全是并蹄莲,此时不是开花季节,但是可想而知,若是花开遍池,那该是一幅何等的绝美之景。
而这倒也不出奇,出奇的是,整座亭台立于水中央,却没有桥梁可上。而台子距离水面,却隔得极远,看来是专给练武之上用的,不识水上飘的,谈何上台,谈何与之比武切磋技艺?
是的,这个台子,就是供这些江湖人士比武所用。
此时,台上正有两人在台上切磋武艺,看得出,并非那一种狠拼斗绝的。只是点到即止,倒不知是这二人都非粗俗之士,还是这雪伶阁管治有方。
她当真有点佩服这雪伶阁的主人,怎么能够将一所艺馆经营得这般出色呢?
这那儿是青楼,根本就是一个文人雅阁嘛!
只是晚清不知道,这个台子,虽说平日里供比武之人所用,可是,每逢飞雪姑娘献舞的这两天,却是飞雪姑娘的才艺台。
(谢谢亲们的支持,没想到还有人送偶钻石、鲜花!狂欢啊!!来来来,群么个!!!)世
反抗卷 第七十章 风华绝代
世纪 凤孤订的位置正好在台子的正前方,离得最近,地点最佳,而且是众多亭台中最大的三个亭台中的一个。
才落坐,就见有两名面容清秀伶俐的女伶奉茶奉糕点上来。
一切就绪,伶女清脆的声音问道:“凤爷,还需要什么?”看来凤孤应当是常客,伶女们对他似乎都是识得的。
凤孤望也未望她们一眼,眼神却直盯着台上的打斗,还是一旁的黄棋冷道:“你们一旁候着吧!爷若需要什么自会唤你们。”
那两名伶女识意,点头称是,而后退至一旁候着,十分得体有礼。
晚清只是静静地坐在那儿,而一双眼,却不曾停止找寻那一身白色长衣。
可惜眼睛都巡了整个院落几遍,却并未望见那一抹白衣绝姿,心中有些失望。
很快的,亭台便几乎全被人占满了,连那些过往的小桥通道,也被一些没有订到位或是没有足够的银子订位子的人站满了,个个都翘首相望,等着飞雪姑娘。而仅剩下他们左侧边上那一个大的亭台还没有人来。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欢呼声。
十分狂热!
晚清也随着众人的目光望去,只见漫天花雨,撒了一路,八名识轻功的女伶轻跃空中,身穿桃红纺纱千层长裙,随着那漫天花雨,衣裙飘扬,看起来有如仙子撒花,场面十分唯美而隆重。
花雨之中,有一女子,身形婀娜,一袭雪白纱制长裙,腰身合体,只在下摆层层宛蜒而下,行走之间身形摇动,于是拖地层摆处便伴着那些鲜花,形成了一副十分绮丽的景象。
她那乌黑的长发,只是以一条雪白绣制花纹的绵丝微微束起半头,其他的全披散开来,几余几缕落于前面,长发及地,铺就在了那雪白的纱裙上,黑白相称,竟是十分耀目。
只可惜,如此绝姿女子却不是人人得以看到的。
她的脸上,缚了一条纺巾,掩去了她绝美的天姿,只余下一双美眸,杏眼如水,望着生情,再望深一点,那里面,却是一片平静无波,清冷平淡。
与外界这些纷扰,自成两路。
不知为何,这样的眼神,她总觉得似曾相似,仿佛在那儿曾经见过。
可是搜罗了满脑子中的印象,却未想出,自己认识的女子,能有如此的一双眸眼,如此出尘清淡,与世隔绝。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晚清发现,飞雪在走到她一旁的时候,眼睛,意味不明地望了她一眼。
现场一度哄动了起来,人们不由自主地全站了起来,口中呼喊着:飞雪!飞雪!情况十分狂热。
原来那切磋武艺的台子也是飞雪献艺的台子。
只见她轻盈一跃,轻跃上了台子,坐在了那张不知何时摆好的梨木琴案前。
修长白皙的手轻轻上扬,优雅十足地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原本喧闹的台下神奇般地静了下来。
这也许就是她的魅力所在吧?
居然能够如此带动众人的情绪!不由想,这样的女子,该是何人才有幸能够得之呢?!
她手指挑起琴弦,曼妙的琴声缓缓而出。
琴声淙淙。
她弹的是一首深山绿水流。
那琴声如大珠小珠落满盘,清亮却透着几分绵柔的琴声带人进入一种别样的情景。
那里有着青翠的绿林,有着高耸入云的青山,有着团团白云随风飘移幻化。那里有着美丽的黄鹂鸟正在鸣唱着春日的美丽,那里有着清可见底的泉水,水中有着彩色的鹅卵石,一个个圆滑美丽、、、、、、
忽然,琴风一转,只觉狂风扫面,眼前景致全都变了,眼前出现一条激流长河,洪水急湍有如狡兔的疾走,鹰隼的猛落,骏马奔下千丈的险坡;而水上轻舟则如断弦离柱,如飞箭脱手,如飞电之过隙,如荷叶上水珠跳跃水急。
水流撞击怪石,冲击着轻舟!
可谓是险象环生,一波接着一波,一时竟是凶险万分,让人的心猛得提到了嗓门,却是乐声忽然停了下来。
众人缓缓睁开了眼睛,一时之间却还是无法平复心中的惊吓!!完全无法自那琴中意境脱身而出。
琴之最高境界——融琴于意境!!
难怪能够如此吸引人!!
如此高超的琴艺,早已经是超脱了世俗的!!她的琴声,早已超脱了琴艺二字,只能用出神入化来形容。
如此琴声,如此的绝代芳华,难怪能够让人如此疯狂,如此趋之若骛!
这,是晚清听过最震撼的琴声了!!
她想,这琴声,只怕这辈子,她是无法忘记的!!
反抗卷 第七十一章 气煞朱月儿
世纪 左侧的亭子所订的人不知何时已经到了。
而且那人,竟然是慕容黔夫妇与邪风三人。
说不惊讶是假的!!
真不知道该不该说是缘呢,他们竟也来听曲!
邪风见晚清望过来,脸上露出了个大大的笑容,十分灿烂,十分开心的模样,晚清也是一笑,淡淡如风,却是真心的笑意。
在这儿,只怕也只有邪风能够让她真心地会心一笑了。
就在这时,她觉得左手一紧,竟是被凤孤给握住了,不,说是握,太好听了,根本就是使了劲地捏,只差将手捏碎一般。
她向他望去,却见他一直盯着台上,仿佛根本就是无意一般,可是晚清知道,他是故意的,就因为她刚刚冲着邪风笑了。
这个凤孤,还真是霸道无理!!
她对人笑,也不行吗?
不过,她当然不会去指责或者指问他的不是,他这种人,残忍无情,她应付不来,一句话,也许会让他将她的另一只手折断的。
看着才折下夹板的右手,若非因为红书拿了特制的伤药给她吃,而这些天又调养得好,岂会好得这么快呢!
不再向左侧望去,只是专注地看着台上,手正想拉回来,却发现凤孤根本就不放手,脸转去看向他,却见他还是一脸无动于衷,只是盯着台上。
于是只好无奈地任由他握着,不过幸好他不再用力捏,但是,这样温柔握着,她反而觉得全身也不自在,总觉得不舒服。
可是却又莫可奈何,只好隐而不发。
飞雪的声音是属于那种中性的,带着沙哑的磁性,却又显得异常的好听:“今日谢谢各位倌人来捧场了,飞雪不胜感激。”
“飞雪姑娘,再来一曲!”
“飞雪姑娘,再来一曲!”
“飞雪姑娘,再来一曲!”
……
众人听到飞雪的声音,又疯狂了起来,个个吆喝着要求飞雪再唱一曲,晚清眼中也是尽现期待。
不自觉手心也握紧了,这样的琴声,这一次后,不知道是否还有机会再听到,她心中那份渴望不比其他人少。
凤孤的声音冷冷传来:“她会再弹的。”
有些不明,他是在同她说话吗?转头望向他,却见他还是盯着台上。
还真是莫名其妙,她怎么觉得,今天的凤孤,有些不同往日呢?很奇怪的样子。
不过,知道飞雪会再弹,她却十分开心。
这时,飞雪素手又轻轻比了个噤声的动作,待到台下静了,她才接着道:“今日飞雪忽然想请一个人一同登台献艺,却不知道有没有那个荣幸呢?”
她说完轻轻后止了下来,却不说出是请何人。
一时台下左右互望,都有点猜不透是请谁。
因为飞雪姑娘以前出来弹奏都是单独一人的,从未请过其他的人,甚至连雪伶阁中的伴舞也未曾请过。
总是单独一人。
却已经是倾倒众生了。
此时要请人登台。
这个被她请的人,必也是不同凡响的人的。
没有绝高琴艺又如何能够成呢?
却不知这个有幸被请的人又是何人呢?
这时不知是谁喝了句:“暮容夫人也是倾城佳人,听说琴艺也是出众!飞雪姑娘必是请你的。”
晚清望去,心中有些遗憾。
因为,朱月儿的琴艺,她是清楚的,除了有纯熟的琴艺外,却显得空洞没感情,若是与飞雪现台献艺,只怕是让琴声减色不少的。
不过,至少有人是想听的,不自觉,眼睛望向了凤孤,果然,他的眼,直直穿过湖面,投在了朱月儿的身上。
今日的朱月儿,穿一件艳红绣制大牡丹的绵缎长衣,朝天飞髻梳得高耸入云,头上插了好几支金钗子,转首间,恍似可以听到那环佩玉器金器碰撞的声音清淅在耳。
可是她天生丽姿,穿得华贵,却不显得俗气,反而有种夺目的珠光玉器之感。
此时听到众人的喝声,脸上露出了温柔而腼腆的笑容,看起来如晨间花朵,清纯而美好,更是惹人怜爱。
不由冷笑,如此做作,不知心里又是如何一番味道呢?真有点不懂,不再看她,直接望向台上。
却听到飞雪那沙哑而磁性的声音轻轻地道:“一直听闻云国才女上官晚清,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无所不精,凤少夫人,不知飞雪有没有这个荣幸能够请得您上台同演呢?”
她的言语柔软,客气有礼。
晚清错愕地望着飞雪,有点反应不过来。
不,不只是她,更多的人都是反应不过来的,有些人唏嘘地窃窃私语着她,有些人是用着羡慕的目光盯着她。
因为,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