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失身为妾〗第15部分

她毕竟是太过众所周知了,好的一面,不好的一面,都造成了云国的轰动的。
而当中,当然更有一个人,会用怨恨的目光盯着她的,不用望去,晚清也可以想象得出,朱月儿此时的脸有多么地僵硬。
她一定是要怒不敢怒,只是脸上摆着温柔而端美的笑,心中却是将她骂了千万遍的。
是的,晚清想得没错,朱月儿此时,确实是恨不得将她撕成千万片!!这种事情,丢尽了朱月儿的脸面,若是刚刚没有人提及她会被请倒也罢了,可是,偏偏刚刚有人提到了她,而此时飞雪请的人却不是她,如何不叫她这个一向自视高傲的人生气呢!!
(谢谢亲们的支持与票票,话说月今晚好激动啊,居然还有那么多的钻石鲜花,群么个、、、)
反抗卷 第七十二章 飞雪相邀
世纪 晚清犹豫再三,却不知道该不该上去。
因为此时凤孤在场,他却不表态,而且刚刚的事,让朱月儿失了脸面,凤孤,必定也是当中另一个生怒的人的。
飞雪望向她,眼睛中透出淡雅的笑意,而后缓缓地又问了一句:“凤夫人,可否赏脸?”
“晚清挫技,不足以与姑娘同台献艺。”想了想,晚清还是觉得不想去摊这一档事情,其一,她不想去出这个风头,而且她的技艺确实是比之飞雪差得多;其二,凤孤未首肯,若是去了,只怕他一个不满,又是要使手段了,她不是怕,只是不想自惹事非,能平静一时便平静一时,况且他今天还难得肯带她一起过来,已经是极大的恩惠了,小恩她也要知图报的,她怎能再惹事他不快呢!于是委婉地推却。
飞雪没有发怒,只是缓缓地又道,声音多了几分自嘲般的哀伤:“凤夫人可是觉得小女子出身风尘,与小女子同台有蓉樨份,所以才不愿与小女子同台演奏,算了!飞雪有自知之明,是飞雪太过奢望了,竟想请得夫人同台演奏!”
她说完,微微地低下了头,却是万分惹人怜惜,那种天生的绝姿,一举首一投足让人倾倒。
“飞雪姑娘,晚清绝无看清你之意,姑娘琴声犹如仙葩奇音,让人醉倒,晚清真是自觉自己的琴艺不堪与姑娘同台,只怕加了我这俗音,让姑娘的琴声失色!”看着她那微带着神伤的表情,不知为何,连晚清这样的女子,都生出了怜惜不舍之意。
这样的女子,难怪要倾倒众生,她总算是体会到何为那一低头的温柔,最是让人沉醉了。
“夫人真的没有嫌弃飞雪?”沙哑而带着温软的声音轻轻地问着,杏眼秋水盈盈地望向了晚清,那里面盛满了期望。
“真的。”晚清肯定地点头。
飞雪忽然笑了起来,虽然脸上薄纱蒙面,可是那笑,却似有魔力一般,透过那双盈眸,穿入每个人的心间。
“飞雪真的很想与夫人同奏一曲,望夫人能够成全。”她的话,沙哑绵柔,带着丝丝的撒娇。
晚清还未说话,身边的人已经又起了哄子了:“凤夫人,上去吧!上去吧!”
她是很想上去的,能够与飞雪同奏一曲,对她来说,是一个极大的诱惑,可是,身边的凤孤,冷着一张俊颜,不发一言。
她向他望去,只见他修长指间拈着那白玉杯子,轻尝着美酒,却是不发一言,旁边的热闹,仿佛全然无法入到他的身侧一般。
晚清想了又想,终究是下了决心。
扬起头,眉眼中一抹清然无畏:“好。”
只要对得起自己就好了,其他的,她也无法顾得了那么多了,人生,也许也就这一次的机会,错过了,岂非可惜。纵然他要如何对她,她也无能为力,畏惧只是令自己更加软弱罢了。
她才说好,只觉一阵夜来香气扑鼻而至,只一眨眼,飞雪竟然已经飞身到了她的面前。
眉眼带笑地望着她。
不知为何,恍惚之间,飞雪的影子,居然与银面的影子重叠在了一起。
太奇怪的感〖觉了。晚清不由心中发笑。
如此绝代风华的女子,她怎么会想成是银面呢?
可是,他们又真的是太相似了!
那一双清澈无尘的眼睛,那一身幽幽神秘的夜来香气。
难道,飞雪与银面是兄妹?
“夫人请!”飞雪做了个请的姿势。
晚清为难地看着那一汪碧水清荷,她不识武功,又要如何上去呢?!!
却见飞雪将她轻轻一拉,晚清只觉得整个人一轻,就被她带上了台上。
缓过神来,她望着飞雪,眼中的疑惑越来越浓,刚刚那种感觉,实在是让她太熟悉了,与那一日,银面飞身带她回慕容山庄,竟是如此神似。
她盯着飞雪,半晌,却是回不了神。
飞雪伸出素手,在她的眼前摇了一摇:“凤夫人,怎么了?!”
晚清被她一唤,猛地回过了神,望着飞雪脸上的戏谑之色。她的脸上,不由升起一抹可疑的红晕,她刚刚,竟然望着飞雪想事入了神。
“夫人想用什么乐器呢?”幸好飞雪也不是那一种喜好作弄别人的人。
晚清想了一想,笑着应道:“姑娘琴声出尘,想必晚清用什么都显得突兀了姑娘的琴声,不如晚清就用琵琶清音还有淡水清歌为姑娘点拔乐前乐后孤调之色吧!”
反抗卷 第七十三章 暗香
世纪 “夫人想弹一曲什么?”飞雪轻轻地问。
“即是姑娘相请,便由姑娘做主。”晚清轻道。
飞雪一笑,也不客气,点了点头,长身而坐,手中轻拔,琴声已经随之而出。
此时婢女早将琵琶备好,晚清也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一听乐曲,知是暗香,于是嘴角淡淡一笑。
微闭起眼睛,檀口微启,清脆悦耳的声音如夜莺忽临:
旧时月色。算几番照我,梅边吹笛。
唤起玉人,不管清寒与攀摘。
何逊而今渐老,都忘却、春风词笔。
但怪得、竹外疏花,香冷入瑶席。
江国。正寂寂。叹寄与路遥,夜雪初积。
翠尊易泣。红萼无言耿相忆。
长记曾携手处,千树压、西湖寒碧。
又片片、吹尽也,几时见得。
又片片、吹尽也,几时见得。
她的声音清亮而带着几分绵软,如此委婉的歌在她口中唱出,如泣如诉,将那里面的意境仿佛一时倾向了众人。
手抚琵琶半遮面,那清秀温柔的脸庞中散着一种属于典雅而温柔细腻的气息。
飞雪的琴声依依相和,伴着琴声、伴着琵琶声、伴着那清幽夜莺般的肛樨,将台下的人全迷醉了。
一曲犹罢,台下的人却更是意犹未尽,全都痴痴地望着台上的两人,一人清若荷花,一人雅若兰菊,可谓是琴瑟合鸣,便是如此吧!
一人琴声出尘,一人肛樨入梦。
所有人,仿佛不愿从当中醉来一般。
晚清轻轻一笑,却是满足的,这大概是她这辈子,唱得最欢快的歌了。虽说她与飞雪是第一次合奏,可是,她们却像是合奏了千年百年一般,音调词曲对得恰到好处。
两人弹唱,却如一人所出。
这一种满足,是无人能够理解的,那是一种遇见了知已的幸福感。
转首望向飞雪,她也是一脸满足的笑。
只是奇怪,如此绝美的女子,她的耳间,竟然没有穿耳洞,这是一件十分奇怪的事情,云国女子,都是自小穿上耳洞的,可是,她却没有,因为那珍珠垂柳的耳环,竟是按压而上的,并未穿过耳垂。
晚清心中起了疑心。
只是此时却不容她想得许多,因为当她望向台下的时候,那正中的亭子中,早是人去楼空!!
那还有个人影,就连红书,也没有留下。
心中由刚刚的满足幸福猛地一掉,掉进了千年冰潭中,她知道,凤孤,定是生气了,而且,气得不浅。
其实心中早有几分这个打算,可是真正面临,却还是微微不止地颤抖着。
凤孤的手段,她怕是最清楚不过的一个了,因为她尝过的,就有那么多次,这次,不知又会如何惩治她呢?
手不自觉地摸向了受伤未全愈的右手,刚刚抱着琵琶弹奏的时候,还有点微微地发疼。
真不知道,这一次,又是她身体的那一个部位要受苦了,不由心中微微地发苦,这些四肢五官,跟着她上官晚清,可真是没少受苦啊!不由心中微微地幽默了一下。
飞雪也看见了凤孤不在,脸上却是另一番表情,冷了一张颜,猛地站了起来,沙哑的声音不复刚刚的柔软,而是略带着厉喝的怒火:“原来凤舞九天的凤爷竟是个如此无礼的人!夫人在此弹奏,他竟在独自离去!这是何意?!是看不起我飞雪吗?!若看不起,一早说出,何苦如此而为!!这就是身为男子该有的举动吗?!!”
晚清没想到飞雪的反应会如此激烈,一时不知如此劝下,看着台上众人意愤不平的表情,只是苦笑了一番,这飞雪姑娘的魅力可真是大,一句话,就让凤孤成为众矢之人!
她低低地道:“飞雪姑娘别见怪,凤爷应当是有事先走了,决无看轻姑娘的意思。”
飞雪却是怒道:“夫人,他撇下你就走,这样的人,你还为他说话?!”似乎无法理解晚清这样的话。
晚清被她说得有些哑口无言,她不是为他说话,只是怕事情越闹越大,若是惹得凤孤不开心,只怕受苦的人终究是她啊!!
可是这样的话,她如何能够在此地说出呢?!!
“飞雪姑娘、、、”晚清有点无力,这个飞雪,虽然看来出尘于世,可是,真正地较劲起来,却是让人招架不住的!看她冷冽如冰的眼眸,厉声厉语的言辞,单刀直入,不留余地的。
“夫人,飞雪早就听说你受尽了他的欺凌,你为何就不离开他呢?!离开了他,雪伶阁随时欢迎你来,以你的才艺,怕是雪伶阁独占头魁的!!”
离开!!
当听到飞雪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晚清有一刹那是愣住了。
离开,她是想离开,这两个字,对她来说,诱惑太大了,可是,离开,她要做好万全的后备,她不想因为她的离开,让她的亲人为她付出代价啊!!
“飞雪姑娘,你的好意,晚清全受了,不过,可否命人送晚清回凤舞楼,晚清有点累了。”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是不知道如何回答,也是不想让这个字,将心缠绕而毁!!
飞雪看了她良久,终于无声地叹息了一下,而后手一挥,命人将她送回。
(哇哇哇,各位亲亲,偶这挫文居然也登上了礼物榜!汗,开心死了,亲们,偶爱死你们了!!!)
反抗卷 第七十四章 罚跪
回到凤舞楼,她没有回茶香阁,而是直接到了茶月阁。
就见黄棋与红书守在门外。
她深吸了一口气,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早就知道会开罪于他,早就知道会被他惩罚,即是如此,就该做好受罚的准备。
“红书,我要见爷。”
红书看着她缓缓走来,竟是十分惊奇,爷果然是料事如神,竟是已经料到二夫人会直接来茶月阁,还让她与黄棋二人守在门外等她。
可是,要出口的话,却是为难住了她了。
而黄棋却是嘴角冷冷一笑,那双凌利的眼盯着晚清,一字一字地道:“二夫人,爷说了,你若来找他,就跪在地上等他,直到他愿意见你为止。”
跪在地上等他?
没想到,自己此举,早在凤孤的计算中。即是如此,她更是不能折返了,他要她跪,她便跪吧!
不是没有反抗的勇气,而是人在屋檐下,要学会低头,若不然,只不过是苦了自己而已,于是直直跪下。
黑如墨的大理石地板凉透入心,在这样一个初夏的夜中,一寸一寸地透入心肺。
她的心静静地平和了下来。
今晚无风,两旁的树荫静止而不动,虽说初夏,却已经有一些耐不住微热的蝉儿开始叫喧着夏天的到来了。
闪闪的繁星点点地缀在那黑亮而空洞洞的夜空中,今夜无月,却还是那么地寂寞。
记得第一次下跪的时候,是在很久很久的时候了,那时候的她,只不过六岁罢了,不懂得圆滑处事,却小小年纪已经生就了一身的孤高自傲,只因为湘琴说了一句不中听的话,于是便与她打了起来。
父亲找来,湘琴百般狡辩,她却以为总如书中所说,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也不多加解释,只是说了一句自己是清白。
结果,世间的人不是黑面包公,那里能够铁面无私,洞悉案情,公平断案呢!
可怜的她,便被父亲罚跪了三个时辰,跪到后来,差点就要哭了起来,因为那时候正是炎夏的午后时分,天气闷热,虽说跪在家中,对于一个六岁的小孩子来说,却还是一件极痛苦的事呢。
若非一直凭着那骨子里的倔强,只怕早就哭腔而出。
后来的她,渐渐明白,这个世上,从来不是公平的。
保护自己的方法很多,但是,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杜绝任何事情的发生,所以她开始学会淡薄一切,淡然处事。
可惜终还是难逃过世事的捉弄啊!
事隔十年,她又跪在了地板上了。
有些可笑,有些无奈,不过此时的她,心,却坚韧如盘石,不再那么容易受到伤害了。
…………
屋内的凤孤,此时驻立在窗台旁,斜眼正望着门外那跪在地板上,单薄而无助的娇小身躯,她已经在那儿跪了足足两个时辰了,因为身体无法支撑,背脊已经微微地伏着。
不知是否夜色太暗,乱了人的思绪,他的心,竟生出了几分不舍。
不过很快,这个念头就被他一扫而开。
做错了事,就要受到惩罚,这是他一向来的原则的。而且上官晚清,这个女子,于他而言,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妾而已,他想要,再多也有。
可是,真的是再多也有吗?
昏暗的光线投在了他的脸上,映出那阴晦不明的绝色脸庞,他的唇,紧紧抿着,带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凤眼微眯,透着一抹疑问,透着一抹冷狠,暗光穿过那长长卷得好看的睫毛,在眼下投出两道暗青色的影。
他的整个人,就如是黑暗的的夜神一般,绝艳却阴森。
他折回桌前,拿起烧刀子烈酒,满了一杯,而后仰脖,一饮而进!喉间传来火辣辣的感觉,一直从喉间漫至全身。
烧刀子,烈而醇,是酒中之烈,它不算美酒,因为少了那份酒的过喉香气,却是最能激起武者的激斗之情的。
因为它的烈性、火辣!!
所以在战城,大多数人都喜欢喝它,而且它的价格低廉。
一杯下肚,却是欲罢不能,又连连地饮了几杯,而后手一甩,将杯子砸在了地上。
雪白的瓷碎溅了一地,却散不开他心中焦躁。
他究竟是怎么了,再过半个月,就可以重得月儿了,他应该是开心得才对,可为何在此时,心中却起不了一丝开心,反而有些乱了!!
“爷!”听到东西破碎的声音,黄棋与红书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情,直冲而入。
“出去!!”凤孤望也未望她们一眼,直接喝道。
吓得她们一阵错愕!才想出来,就听到凤孤的声音冷冷地道:“让她回去!!”
反抗卷 第七十五章 晚清有孕
世纪 黄棋显然十分不开心,听了凤孤的话,脸上冷漠而愤怒着。
红书却是开心的。看着二夫人越来越苍白的脸庞,她已经十分担心,听到爷的大赦,简直比自己大赦还开心。
直跑到了晚清的身边,扶了晚清起来:“二夫人,爷原谅您了!”
刚刚跪着的时候,已经隐隐觉得整个人如空灵了一般,思绪越飘越远了。
此时被红书扶起,不只双腿完全麻木了。
头更是忽然之间昏沉得厉害,只觉得无数星星在眼前闪烁,而后渐渐眼前一片黑暗。
之后,终于沉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只听见耳边红书的声音尖叫着:“二夫人昏到了。快请大夫。”
她昏倒了吗?她怎么会变得如此脆弱呢?只不过跪了不到两个时辰,竟然就昏倒了?
…………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躺在茶香阁中她的房内了,眼睛重得好像有几千斤重一般,微微拉开眼皮子,看着那浅蓝绣着蓝天白云的蚊帐,安心了许多。
“二夫人您醒了?”红书的声音有些低闷而沉郁,说着的时候,那般的小心翼翼、欲言又止。
“我竟然昏倒了?”她轻扯嘴皮子,想笑一下,却发现口干舌燥,喉咙也沙哑了。
想不到只是跪了两个时辰,她却忽然虚弱至此,太奇怪了!
红书端了一碗水过来,扶了晚清起来:“夫人喝口水吧!”
喝完水后,红书一直站在床头,却是一语不发,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眉头打了好几十个结一般,解也解不开。
一眼看出她心中有事,而且是一件她解决不了的事情,于是晚清开口问道:“红书,怎么了?为何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红书看着她,咬着下唇,一脸欲言又止:“夫人、、、哎、、、”
“怎么了?有什么事尽管说,我不碍事!”晚清平静地道,心中只以为怕是自己得了什么怪病,若不然,也不会拖得身体如此虚弱。
“夫人,刚刚大夫来为您把过脉,大夫说、、、大夫说、、、”红书望着她,却半晌还是没有说出来。
“说我得了什么治不好的病是吗?”她问。却是心中平静,生死由命,这种事,看开点儿也没有什么。
红书却摇了摇头,还是没有开口。
晚清却更是奇怪不解,不是得了什么病,为何她一脸的阴郁呢?
难道是、、、她的心,顿时沉入了海底。
这件事,她一直尽量避开不去猜想,却不料,终还是发生了。
她平静地问道:“我怀孕了?”
红书忽然睁大眼望向她,眼中尽是无法想象。
一看红书的表情,晚清知道,自己果然猜中了,手不自觉间,抚向了那还是平坦的小腹,想不到,那里面,已经有一条小生命在成长了。
心中说不出是心喜还是心酸。
将为人母,不管他的父亲是何,不管他的父亲如何,都是她身上的一块肉,她,掩不去那为人母的开心。
可是想到这些际遇,想到自己的处境,孩子若是生下,必也是不会得到好的待遇的。
所以,她一定要在肚子看出端倪前离开凤孤,若不然,将来孩子一旦生下,只怕会成为牵拌。
“夫人,把孩子打掉吧!这孩子,来得不是时候,爷不会让这个孩子留下来的。”红书坚定地道,她想了许久,这个孩子,无论如何也不能留下来,因为夫人在婚前就失了身,虽然后来嫁后曾经与爷有过露水之恩,可是,时间太近,根本就无法断定这个孩子是谁的!!留下来终究是个祸害!
“不行,孩子我一定要留下来。”晚清同样坚定地道,这腹子的孩子,也是一条性命,她无权,决定他的生死!!
她知道红书的顾虑,因为她婚前**,除了她自己以外,没人知道,那个令她**的人就是凤孤。而她,也不打算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红书,一定是因为如此,才如此坚决要自己打掉孩子。
也所幸她没有自做主张地把孩子打掉。
“二夫人,爷不会肯的。”红书激动地劝道。
“只要你不说,他不会知道的。”晚清镇定地道。
“这种事情,岂是想掩就能够掩得住的,迟早是要看出来的,若待到肚子大了,那时候更危险!”红书无法理解晚清的意思,只是急切地劝道。
“瞒得一时是一时吧!以后的事情,我自然会想办法的。”晚清沉静地道。
孩子的出现,让她更坚定了离开的信念,为了孩子,为了自己,她必须离开。
“红书,你一定要替我保密!!”晚清拉住了红书的手,真切地恳求着:“我一定要留下这个孩子。”
“夫人、、、”红书为难地不知道如何是好,她不明白,为何夫人就那么执著呢!孩子没了可以再要,可是,若是因为孩子而没了命,那岂非更惨!!
可是,看着夫人如此恳求着,她却于心不忍,虽然她跟着爷,杀的人也不少,但那些人全是该死之人,她杀了手也不会软,可是,真要杀害一条无辜的新生命,她却是下不了手,所以才没有在夫人睡的时候喂她喝下堕胎药。
最终,还是点下了头:“红书答应夫人,一定不会将此事告诉他人的,可是,红书也恳请夫人,再三思一番,毕竟,这件事,不是小事情。”
“我会的。”听到红书的话,晚清舒心地笑了。
反抗卷 第七十六章 银面的好
红书走后,晚清一直未能睡下。
是烦是闷!
多了个孩子,一时间,多了许多顾虑,她一定好好地谋划一番的。
忽然,一件狂风扫来,窗扉应风而开,烛火闪过。一时屋内一片暗寂。
一阵夜来香扑鼻而至。
晚清没有开口,这一阵夜来香,让她知道,来的人,是银面。
只是为何要吹灭灶火呢?
“你都是这般镇静的吗?有人闯入屋内也不吭声?”温沉的声音带着玉的凉窜入耳中。
“我知道是你。”晚清轻答,心中是开心的。
“哦?”男子低沉的声音轻轻哦了一下,温和如玉,却偏偏带着一种冰的冷。似乎没料到晚清竟然猜得出是他。
“很少人会有夜来香的香气。”她解了他的惑。
“原来如此。你很聪明。”他答,语气中有着暗暗的赞赏之意。想不到她竟然如此聪明而敏感,只一次,就能够仔细地记下他的特征。
“很少人拥有夜来香的气味,这种味道,太独特了。所以只一次,我就记得了。”她轻道。
“你今天去了雪伶阁?”他问。
“嗯,可惜没有见到你。”
“我听到了你的肛樨了,很动人。”他赞道,黑夜中那双眼眸璀灿若辰直勾勾地盯着晚清。
“谢谢。”她轻笑应道:“你是在那儿看到我的呢?”
……
过了许久,却不见银面回话,晚清知道,是自己逾越了,他总是这么神秘,自是不想让人探知的,于是赶紧凑笑:“我只是随意问问,你不必回答
“嗯。”他也果真没有回答。
一时又静了下来,仿佛凝了夜的沉静,晚清忽然想起什么,于是问道:“飞雪姑娘一定是你妹妹?”
“妹妹?! ! ”银面听完有点儿错愕,夜色中那张脸,明晦不定:“为何这么说?”
“她身上也有着夜来香气那样幽幽扬扬,透入人心,而且,她那双眼晴,与你几近相同 ,杏眸如秋水,却同样清澈宁静,带着那出尘的高雅。”晚清回想着今日见到飞雪的样子,缓缓地道。
“看来你对她赞赏极高?”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转了话题。
“飞雪姑娘风姿盖世,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渌波。她的琴声,可穿透白云,直达灵霄殿,可穿透毛肤,直入人的内心。她的绝代风华,是言语所不明概括的。”晚清称赞着。
飞雪的风姿,已经超脱了一种尘世的俗气之美了!!
银面静静地听着,待她说完,他却没有吭声,不知心中想何。
晚清微眯着眼盯着他,可惜今晚无月,而且他背对着夜空,整张脸,全部浸在了黑暗的夜中,根本就看不清他的神情。
“银面?”晚清轻轻地唤了
“什么?”银面问道。
晚清委婉一笑:“我才是要问你想什么呢!半响不开口。”
“我在想着你的肛樨。”银面那温冷清凉的声音在夜空中缓缓地响着,说这一句话时,带着一种隐隐的希冀。他确实是在想着她的肛樨,她的声音,如清音出九天,带着一种略微的感伤,可以将人内心的伤情完全带出。
这话也许别的男子开口说出来听来会带着几分暧昧、几分轻薄的意思,不过银面说出来,听着,却让人感不到一丝丝轻薄之意,只是觉得,他是单纯真的,喜欢着她的声音。
“可惜了, 这深更半夜,只怕有夜半肛樨惊扰了人,若不然,晚清就为你唱上一曲。”晚清轻笑着道,能够唱给他听,她心中是满足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银面一听,立马问道:“你愿意唱给我听?”声音带着几分雀跃,连带那一双好看的杏眸也在夜色中仿若闪了光一般。
“只要有机会,晚清自是愿意唱与你听的。”她道,不明白,银面为何那般高兴,眼下,可是怎么也唱不了的。
“机会是人创造出来的,这儿唱歌吵了人,咱们就到别处去。”他道,温冷的声音中带着丝丝迫切。
“呃、、、”晚清有些错鄂,没想到他竟然想出如此方法,这半夜间,要她出去外面唱。
“你不愿意?”清冷的声音有些掩不去的失望:“也是,毕竟深更半夜你一个女子外出,让人知道了总要给人诽意的。算了吧!”
“我没有不同意。”见他这般说,倒显得她的不好了,可是她自己说的,只要有机会,就唱给他听的啊!
“那我们马上就走!”
……
清风拂风,尽管已经披了一件披风,晚清还是感到瑟瑟发冷,全身还带着微微的发抖。
空着的一只手赶紧将衣襟拉紧一些。
银面似乎感觉到她的冷,原本牵着她飞跃的手不觉拉紧,将她带到了怀中。
晚清没有说什么,虽然这样子有些不好,不过,却是暖和了许多,那温热的暖流透过衣物,煨暖了身子。而且,她也知道银面别有他意,只是为了给她温暖,若是她推开,不但拂了他的意,只怕会让两人更尴尬。
江湖中人可是从不计较这些凡文俗节的,她,虽不是江湖中人,可是此时入了江湖,自是要学着江湖的规矩的。
他们一直穿过大街小巷,穿过亭台楼阁,晚清以为他是要带她去雪伶阁,却不料越奔越远,竟是出了战城繁华之地,来到了一个山头,他才停了下来。
晚清举眼一望,只觉四处宁静,黑暗中唯有天空的繁星还带着点点星光。
夜里的山林,透这一种冷森的寒意,静搤得只有仿佛只有那偶尔传来的蛙鸣蝉噪声,伴着他们二人均匀的呼吸声。
“在这里,就不会吵到仕何人了。”银面笑道。
晚清也是跟着一笑,徟促他道:“只怕山脚的人若是未睡着,隐约听到肛樨,还以为是夜半鬼音呢!! ”
“纵然鬼音,那也是美丽的女鬼美妙的声音!”银面难得也幽默了一番,看起来心情不错。
他就着草地坐了起来:“其实我喜欢在这样的夜中独坐,整个心灵,会在一刹那平静下来,所有不能解的事情,也会因为这样的宁静而清渐起来。
“你有许多事情不能解吗?”晚清问,有点不明白,听他的话中,似乎有着极大的压抑一般。
“人生在世,总有许多不能解的事情,而我,只怕是最多那一个了!! ”他道,一时间,那种郁结不能解的气息压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连晚清,也感到了他的一种无奈。
却不知,他究竟是为何而无奈呢?
在她想来,杀手是最无忧的了,却想不到,他却有着那么多的郁结。也许,他的身份,不只杀手那么他简单吧?
晚清猜测,却没有问出,他不想说的事,她不会去问的。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秘密,而既然是秘密,自是不想让人知道的。
“晚清不能为你解忧排难,只能以一曲清歌为你抚去少许烦躁。银面想听什么歌呢?”她问。
“随你做生。”
晚清听罢,也不推却,拉开嗓子,清凉而宁幽的声音唱了起来
月波疑滴。望玉壶天近,了无尘隔。
翠眼圈花,冰丝织练,黄道宝光相直。
白怜诗酒瘦,难应接,许多春色。
最无赖,是随香趁烛,曾伴狂客。
踪迹。谩记忆。老了杜郎,忍听东风笛。
柳园灯疏,梅厅雪在,谁与细倾春碧。
旧情拘未定,扰自学、当年游历。
怕万一,误玉人、夜寒帘隙。
夜色美如画,静如画,静夜中,万物无声,这美妙的肛樨音,仿佛成了天地间唯一的声音,穿过树梢,穿过花蕾,穿过薄薄的空气,撞击在远处那山头上,传来更是空幽的回声,和着清亮的声音,如影相随,似梦似幻、、、、、、
歌至一半,忽然一曲清扬的箫声想和而来,箫声宁远,伴着清幽的肛樨,形成了一首让人沉醉的喜迁莺,在空谷中一遍遍地传着,一遍遍地飞舞着,将遍地的野花也引得起舞翩翩、、、
一曲唱完,晚清惊愕地回头:“你是那一夜在桃花林中吹箫的人?” 是的,这样的箫声,她忘却不了,因为,识乐之人,可凭音乐识人,乐曲,会随着每个人而意境不同,同一曲,有人弹唱明扬轻快,有人却暗沉宁波、、
那一夜,她将那箫声引为知音,固为实在是太生动了,她仿佛都能入了他的乐中一般。
银面一直望着她,算是默认了。
上官晚清,不论何时,总是那么地聪明,让人欣赏。
而且她的聪明总是不声张,不飞扬,不外露,带着她的娴静,总是在不经意一回眸中,带给人震撼。
“你不应该做凤孤的妾。”他道,惋惜心疼之意毕露:“他不会是你的良人,他看不到你的美、你的独特,他不懂得珍惜!你值得更好的对待。”
晚清却是一笑,淡然无波,也顺着他旁边坐下,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