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失身为妾〗第16部分

望着星空,轻道:“人生不得意事时有八九,想开点便是如此了,也许当真那日实在觉得过不下去的,相信自然柳暗花明又一村的。”
她隐晦地道,只是说了个大意,却没有将她的打算计划离开凤孤的事说出来。
现在时机尚未成熟,尚不到说出口的时候,而且,她这样说,相信以银面的聪明,必定能猜出个大概来。
果然,他明了地道:“你自己有想法便好,只要需要帮助,你就拿着玉佩到雪伶阁找飞雪,若是飞雪没在,你便找雪伶阁主事的夏青,她们一定会尽全力帮助你的。”
“谢谢。”只走一个萍水相逢的人,便能做到如此呢!同为夫妻,却偏要暗动心机,偏要针锋以对,是人的心太不相同了,还是为何呢?
她不明白,自认读书万卷,却偏偏越来越无法看透一个人。
“对我,你不用说谢谢的。”银面道,黑夜中的眼神望着身边的女子,他见过的女子无数,清丽的、绝艳的、娇媚的,何等倾城都见过,可偏偏,却对眼前这个清秀的女子独生好感。
他从不洛欢与人接处,平日里也总是独来独往,可是,却偏偏,总是寻着机会想遇上她。
这是一种,连他自己也不明白的情绪!
今日因为知道她的事情,担心她会受到凤孤的伤害,今晚一直无法安下心来,最终还是来找她,这大概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
“他今天有没有怎样对你?”他问。
“谁?”不明白他怎么忽然问起这个:“凤孤吗?”
“除了他还有谁呢?! ”他的语气有些微怒,透着凉夜,窜入她的心间。
“今日还算好吧!”确实还算好的,因为,他只是让她跪了两个时辰,这已经算是自认识他以来见过最轻的惩罚了,不过是因为她有了身孕,不堪劳累,才会晕倒,休息过后,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
“什么叫还算好?他问,语气已经恢复了以往的平静温凉。
“不提他了,提他做何!! ”晚清淡然笑笑,一说起凤孤,好不容易舒畅的心情又郁闷了起来。不提倒罢了。
“我帮你脉脉。”他说着伸出手要去捉她的手。
晚清一吓,整个手往怀中缩,脸色一变,猛摇着头。
想想又觉得有点儿过激,于走缓了缓脸色才道:“我没事,今晚大夫已经为我看过了,说无碍,只是身体较为虚弱,需要好好地静养。”
有孕的事,她不想声张。
银面看着她,知道她没有说实括,必是有什么隐情不想让他诊出的。不过他也没有追究下去,因为,要知道的方法有许多种,并不一定要直接为她把脉。
自怀中拿出一瓶养颜护体丹,递给他:“这是养颜护体丹,女子吃下,可以养颜补血,滋养体质的,你拿在身边吃,每日吃上一颗,对身体有好处。”
晚清接过,手细细地抚摸着那雪白晶莹的瓶子,只看这个瓶子便知道矜贵,瓷体通体光滑雪白,在昏暗的夜空下仍旧闪着那耀眼的光,瓶上一株青竹嫩绿清新,青白相间,更显得光泽色艳绝佳。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她问,忍不住心中的感动。
他们只是又过一面之缘而已,而且他还是于她,有恩的。为什么他会对她,好得如处、、、如此呢?
“我想对一个人好,对一个人坏,全凭我的心,当我觉得你值得我对你好的时候,我便会对你好。你也可以解释为这是一种缘分。”他道。
是的,也许就走一种缘,虽只是一眼,却已经胜过万万千千。她、、、是他第一个他愿意对她好的人,也许,也是这辈子唯一一个吧。
她没有说话,只是双手捧着那晶莹瓶子,眼角,有着泪花,如天空星星一般闪耀着光。遇上凤孤,也许是她的不幸,可是幸好,她还有着许多疼爱着她护着她的人,一物抵一物,想来,她还算是幸福的。
银面没有说话,净白修长的手轻轻抬起,拭去了她眼角的泪痕。
“夜凉了,我送你回去吧!你的身体不好,需要早些睡。”他道。
平实无华的一句括,却包含着许多许多的关怀,暖了她冰凉的心,她点点头。
“嗯。”她点了点头。
银面看似不经意地拉起她的手飞跃而起。
可是在那一刹那,已经足够他脉出她的身体状况了。
他只是没想到,原来她竟是怀孕了?! !
为何,她怀孕却不愿人知呢?似乎,连凤孤也并不知道她怀孕的事清的?
究竟,她隐藏这件事情的目的是什么呢?
难道是?? ?
她腹子之子,是她在婚前那一场灾难所得?! !
他的心中,除了震惊,更多的,是一种怜悯感伤。
一个女子,遇上那样的事,已经是极不幸好了,此时甚至珠胎暗结,到时候,只怕不只凤孤不能容她,世俗也不能容她的,她要如何生存呢?!!
不自觉间,他手中一紧。
“疼!! ”腰间的手忽然收紧,让晚清痛呼出来。
银面一惊,赶紧放松了手:“对不起。”
“你想着什么呢?”她看出,他似乎想到什么事情,才致神情大变,连手也不自觉地收紧。
他转头看她,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只是摇了摇头:“没事。”
她不愿说,他不会问的,但是,不管如何,他都会保护她的。
“你那日决心要离开凤孤了,只要来找我,我一定会助你离开他的。”不知为何他知道,她一定不会舍弃这个无辜的孩子的。
而若要孩子留下来,必定是要离开凤孤的。
只她一个弱女子,想要逃离凤孤,是一件极难的事情。
“嗯。”不知他为何重提起此事,有些奇怪,却又发觉仿佛无从问起,
于是只得如此应道。
  第七十七章 凤孤发现
  才到围墙外,就见银面忽然停了下来,神色严肃了起来。定在那儿左右望了一眼。
  一时间,晚清也似感受到了那紧张的气氛一般,小声问道:“怎么了?”
  “情况不对。”银面轻道。而后放开了她:“里面静得太过出奇,而且我感觉到里面有着浓浓的杀气,看来情况不对,你从正门进去,以免让人发现你与我在一起,到时候难讲清楚。”
  “嗯。”晚清点头,也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脸色变了又变,若是让凤狐知了,不知又要起何样的事端了。手不自觉抚向了腹部,现在有了胎儿,不比以往,若是再受到伤害,只怕胎儿难保。
  银面看着晚清那不知觉间的小动作,只是道:“去了若真是凤狐发现了你出来,你就说是飞雪找你去的,我会去同飞雪交代一下配合一番,这样才不会出大的漏子。”
  他说完一个跳跃,雪白身影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拉了拉衣襟,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一番起伏的心情,晚清这才缓缓地想着大门走去。
  凤舞茶楼的生意是不分昼夜的,全天候有人来喝茶听曲,一直从早上到晚上,不用停业的,时时刻刻都有人来喝茶,这种现象很奇怪,可偏偏,在战城中又是最正常的。因为这里的人,都是江湖中人,有很多时候做事,都是不分昼夜的。
  所以晚清从正门进去的时候,还可以看到为数不少的客人。
  为避免有人今日在雪伶阁中见过她,所以她走得很急,细步急促。幸好没人认出,她就那么急急地穿过了正堂。
  就在这时,茶楼的一个小厮认出了她,有些惊讶地问:“二夫人,您这么晚还出去啊?”
  晚清点头:“是啊,刚刚睡不着,就出去走走。”
  “哦,夫人您以后出去记得带上个人,这战城可不比京都,鱼龙混杂,坏人好人那是掺杂着的。您一人出去,太危险了!”他倒是个热心的人,拉拉扯扯地就说了许多。
  晚清轻轻地点头,想不到这小厮看来只有十三四岁的模样,就已经如此懂得关心人了:“谢谢小哥的提醒,我下次会记得的。”
  那小厮被晚清一声谢,谢得脸红耳赤,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门,羞涩地道:“二夫人别…别说这话,奴才…奴才只是随便提醒几句而已,夫人…夫人赶紧去睡吧!!奴才干活去了!”
  他匆匆说完,一溜烟就跑了。
  晚清不由一笑,这半大孩子,可真是好玩。手又不经意地抚向了腹部,似乎,有了孩子,只要见到是孩子,就感到十分亲切。
  带着几分笑意,缓缓地走进茶香阁,却见里面一片宁静,暗黑中,的确感到静谧得不太对劲,仿佛是经过刻意而为之的。
  虽知危险潜藏,可是她却也无法估量,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为了孩子,为了自己,所有的一切,她都会忍下的。
  “吱呀”一声,轻轻地推开门,走了进去,便闻到那幽幽的檀香,那是属于凤狐身上独有的香气,说是檀香,也该说是混合了檀香的香气,带着冷冽,却能凝神。
  他在屋内!!
  心中有警惕,却还是小心翼翼,故作不知地轻轻走过去点起了蜡烛。
  火苗簇发而起,一时间,屋内亮了一片。
  那个冷酷而无情的人,就坐在床头,一脸的阴郁,薄唇紧抿。
  周身散发着一种森森的冷气,晚清忽然不堪寒意地打了个冷颤。
  假装才发现他的存在,轻呼着:“爷怎么在这儿?!!”
  “我如何不能在这儿?”他问,脸色本就阴郁着,谁知声音更是冰如万年寒冰,吐出的话可以冻坏整个凤舞楼的人一般。
  “妾身不是这个意思,妾身只是想说,爷来了怎么也不让人掌灯呢!害妾身吓一跳。”她婉言而道,淡淡轻笑的眉眼不经意地打量着他,何时,她也学会了察言悦色这招了。
  可是,不学,又如何叫人生存呢?!!
  “吓了一跳?!”他听罢挑高剑眉问道。
  “是啊,妾身刚刚点灯一望,着实是吓得不轻。”她轻柔地道。心中却已经知道了凤狐的下文了,她擅自出去,不管如何解释,都是逃不开的,他,又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她呢。
  果然,他冷声冷语地问道:“没做什么亏心事,怕什么呢?”
  “这半夜间忽然房内多了个人,自是心中害怕。”她依依说完,不过一说完,她就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都说了要尽量忍下,不管他说什么,她都承下,不去惹他不快。
  却偏偏又无意间逞了舌头之快!!
  哎!!
  这下又少不得一番苦果子吃了,看着他冷硬的表情,她心中哀叹着。
  以为他又要使强硬手段了,谁知他只是半靠在了床头,神色慵懒,唯有那一双眼透着阴戾的光:“你是读圣贤之书的,你倒是说说,一个妇人之家,三更半夜一人独出,是否合适?”
  “妾身未让人跟随,半夜一人独出,确是不妥,还望爷恕罪。”晚清垂下了头,双眼盯着那青石砖地板,静静地道。
  “哦?…你知道这是不妥的?”他听完她的话,缓缓地道:“我还以为只我一个觉得这是一件极不好的事情呢!!”
  说完凌厉的眼直射向了她。
  “是妾身糊涂了,求爷饶恕!!”晚清柔软的声音低低地道,混了夜的冷,竟让人觉得有些凄楚。
  “我凤狐的女人三更半夜独自出去,若是让外面的人听去了,只怕这绿帽子我是要戴定了!!”他的声音,渐渐冷酷起来,带着狂风席卷的暴动。
  “求爷恕罪!!”晚清听完,虽然心中有火,却只能隐忍着,缓缓地跪下,昧着良心求他原谅。
  她独自出去就非是要给他戴绿帽子吗?!!
  她上官晚清,尚且不是那种贱格的人!也许在世人眼中,她不再清白,可是,她的心,永远清白的。
  凤狐,这个无情的人,就非要将她的骄傲,她的自尊如此践踏才觉得满意吗?!!
  “说!!你出去做什么了?!!”他忽然暴喝道。
  烛光在轻风中摇曳,火花摇动,他的脸,明暗不定,更是透出了一种残酷的狠!!
  幸好银面想得周到,一早就为她铺了后路,于是她依着他的话,缓缓地回答凤狐:“求爷原谅,妾身今日与飞雪姑娘如遇知己,于是相邀了晚间相谈乐谱。”
  “飞雪?”凤狐似乎未想到晚清竟然是去与飞雪见面,于是声音也有些愕然。
  “正是飞雪姑娘。”晚清见他似乎平息了少许,想来有所成效,于是又赶紧道:“飞雪姑娘才艺惊世,无人能比,晚清自认虽然也习乐多年,可是难达其境,于是便冒昧邀了飞雪姑娘请教琴艺,难得飞雪姑娘同时爱乐之人,于是便迫不及待地约了今晚相谈。不过飞雪姑娘似乎不太喜欢见到外人,所以晚清才擅自一人前去赴约。”
  她说得合情合理,完全是一番义正之辞。
  至于飞雪不喜见人,虽是她猜的,不过猜想,也十有八九,见她今日那种出场的神秘感,就知道她平日间必是少现身于人前的。
  所以她才斗胆那样说出。
  不过她猜的真是完全对了,飞雪,的确从不现身人前,除了每月两天的献艺,平日间,无人能够探得她的行踪,更别提是想见一面了。
  就连凤狐,也是派了不少探子,却也无法知道她的行踪与来历。
  仿佛她就是一个凭空出现的人,每次唱完就化成空气,时间到了又凝成丨人形。
  听到晚清的这一番话,他忽然起了个想法,不过,他还是要再确定一下晚清的话是否属实,于是又问道:“战城的人都知道,飞雪除了每月两日的献艺日,平时从不见人的,为何却偏偏同意你的相邀呢?”
  这一点,问的晚清当真是有点愣住了,她如何也想不到,飞雪竟然平时从不待见人的,她身为艺伶,纵然再自持不凡,想来也是有个别时候是要接见一些人的。
  却不料竟是从不见人!!
  一时真让她无从解释,于是只好道:“这个妾身就不清楚了。”这是最笨的回答,只怕也是此刻最有效的回答了。
  因为她根本就没有邀飞雪,也自然没有那为何肯待见一说了。
  果然是扯一个谎,就要用千千万万个谎来圆的,还真是累!!
  不过她却是还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去应付凤狐,以免出了差错。
  看凤狐的神情,似乎不再那般气怒了。
  虽不清楚他为何会如此宽恕人,不过心头算是宽了许多。
  凤狐心中自有思量,雪伶阁的情报,是举国有名的,但凡大到官家消息,小到小道消息,他全身知晓,而且身后似乎有着朝堂做庇护。
  虽说看起来只是一件较有名气的艺伶阁,却是无人敢动。
  因为之前有一个帮派的帮主因为想要求见飞雪不得,于是派人砸了雪伶阁,结果第二日,全帮两百三十六条人命,一夜赴西,无一幸存。而经查,却无迹可查,官府更是严明此事绝不处理。
  自此之后,无人再敢去把老虎的胡须。就怕早来横祸。
  这样一个情报机构,他十分感兴趣,将他的底挑出来,一定极有意思的,只可惜这两年也没少派人查探,却总是查不出任何蛛丝马迹,整个阁楼,与其他青楼无一两样,唯一不同的,就是这个飞雪,神出鬼没,永远让人寻不到她的任何行踪。
  “你这一番话,无论怎么说,也难信服于人!”凤狐缓缓地道,眼睛直盯着晚清。
  “爷若不信可以去问飞雪姑娘。”晚清道。
  凤狐却是冷冷一笑,眼神邪魅:“我不是说了吗?飞雪从不待见人的。想要见她一面,难如登天!”
  “那要如何才能让爷相信呢?”晚清听出凤狐这一番话,话中有话,似乎有着什么目的。
  就是不知他究竟要做何呢?!!
  “听你说来,飞雪与你倒是相谈甚欢,不如这样,既然你说你相邀飞雪,飞雪同意,那么为了证明你的话是真的,你就再邀她一次,若是真的能够邀得她的话,我便信了。”凤狐冲着她冷笑着直直说出。
  说完,又加了一句:“当然,她或许不想见其他人,那你便只带红书去便可,只要红书见到你们在一起,回来禀我我便信你,而且我以后还允你随时想去见她便去见她,绝不阻拦。”
  这就是他的方法,晚清隐隐觉得,他的目的,似乎不在于此,并不是为了印证她今晚是否与飞雪真的在一起,而是有着其他的目的。
  可是究竟是什么目的,她对于他们之间的了解不多,根本无从猜测,不过还是先答应了下来。
  “那么我明日便去拜访飞雪姑娘。”想来,银面有同飞雪说过,那么让飞雪见她一面,应当也不会太过为难的吧?
  答应了下来之后,晚清一直等着凤狐离去,今晚着实太累了!可是他却一直坐在床头,动也不动,甚至还闭目养起神来,晚清心中气恼,却又不敢发,于是只软软地问道:“爷还有什么吩咐吗?”
  “我在这儿碍了你?”凉凉的话从他的口中缓缓吐出,带着几分要挟,似乎晚清若敢说个是字,就又要吃一番苦头了。
  “爷多心了,妾身没有这个意思。只是夜已经深了,爷每日事务繁忙,应早些休息!”晚清软软地回道,端的是眼观鼻鼻观心,临危正立于他的面前,一副芶守本分的小媳妇样。
  “我今晚要在这儿睡!”凤狐忽然惊天雷地迸出这样一句话,吓得晚清有点儿站不稳脚,猛地抬起了眼睛,直盯着他,连眨也忘了眨了。
  他们自成婚后,可是从来没有正式同房过的,而且他还是如此地嫌恶着她,怎么忽然之间却要与她同睡!!
  这件事情,她是一点准备也没有啊!!
  冷气是一刹那自脚底直冒上来!!
  凤狐却看着她的模样,凤眼冷瞪:“你这是什么表情?!!一看你这模样就扫兴!”说完直直走了出去。
  其实凤狐刚刚也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不知为何,就突然想睡在那一张带着淡淡香气的床上,而且竟有种舒服的感觉。
  可是一看到晚清的模样,又是一种莫名的烦躁!!他是越来越搞不懂自己了!!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晚清一颗心总算是落了地了。
  于是一场风波便在这样一种莫名其妙的气氛下过去了。
  第七十八章 克服心魔
  无奈,既然已经对凤狐撒了那样的谎,为了圆谎,只能真的在第二天,重新来到雪伶阁。
  不知银面与飞雪是什么关系,飞雪既然轻易不待见人,不知肯否破例待见她呢?!
  真有些担心,也觉得太过勉强人,毕竟各人有各人的原则,破人原则,是极不好的。飞雪既然之前有原则平时不待客,纵然同意了,难免显得为难。
  雪伶阁才刚刚开门,已经有客人零零落落地进去了。
  晚清携了红书走到门口,见门外迎客的是两名小伶,模样清丽,笑容客人,于是淡笑有礼地道:“姑娘,我想求见飞雪姑娘。”
  “这位夫人,我家飞雪姑娘平日从不见客的,夫人若想听曲,可令择他人,我们这儿的姑娘可是个个才艺了得,虽不比飞雪姑娘,却也是各个绝色,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堪称绝艺地。”一位小伶伶俐地道,嘴巴十分甜巧,能言善道,脸上挂着甜如蜜的笑容,果然是一颗笑迎花。
  另外一小伶认出她是昨日与飞雪合奏之人,脸上一阵雀跃:“夫人不正是昨日与飞雪姑娘合奏的云国才女,凤舞九天凤爷的夫人上官晚清吗?!”
  “嗯。”晚清淡淡一笑,点头应道。
  “你昨日的歌声好美妙啊!我听得都沉醉其中了,从没听到这么好听的歌声!!那一种如痴如醉欲罢不能之感,让我直到昨晚上睡梦时还梦见呢!!”她兴奋地无法控制,吱吱喳喳说了个半天不停。
  “好了,采玉,你怎么一说起兴奋地事就失了态呢!”身边的另一名小伶轻斥道。
  采玉吐了下舌头,冲着晚清可爱地笑了笑。
  晚清淡淡回她一笑。
  那小伶又接着道:“夫人是飞雪姑娘第一次破例请上台合奏的人,想必飞雪姑娘对夫人也是别眼相看的,不如奴婢带您去找主事的吧。”
  “那就有劳姑娘了。”晚清谢道,而后由着她一路带进雪伶阁。
  就见阁内一名身穿嫩绿百花裙装的俏颜女子正周旋在众客人当中,巧笑于脸,一派世故老练。
  见到她走进来,先是一愣,而后又复一脸从容的笑,走到了她的面前:“凤少夫人?”
  “夏姑娘。”昨晚听银面说过,雪伶阁主事名唤夏青,只是没想到,竟是这般年轻,完全与她想象中不一样。
  她一直以为青楼的主事都是三四十岁的妇人,才够老练,能够应付各色的人,却想不到竟是这般年青,却将雪伶阁经营得如此有声有色。
  佩服之意油然而生。
  “昨日飞雪已经有特别同我交代我,夫人且随我来。”夏青笑着对晚清道,而后在前面引路。
  一路七转八弯,经过那亭台楼阁,又经过了一大片青竹林,才到了一座雅园前。
  晚清抬头,只见门上眉飞色舞地提着雪园二字,笔劲苍劲有力,收笔随意却又隐隐带着几分凌厉,看得出题笔之人地凌傲与刚毅。
  只可惜没有落笔。
  她转头一问:“这字是谁题的?”
  夏青似乎未料她会有此一问,于是道:“这是飞雪姑娘所题。”
  “哦!”晚清一叹:“想不到飞雪姑娘清傲之人,绝色风采,却笔墨之间流露着男子的豪气与刚毅,真是让晚清惊叹不已!”
  听到晚清的话,夏青转过头,莫名其妙地望了她一眼,却什么也没说,推开院门,领了她进去。
  满院是青松苍翠,找不到一丝花草,给人一种十分清冷干硬的感觉。
  这种地方,怎么看来,竟是有些像男人的居所,找不到半点女子的温柔之感。
  来到正屋门外,夏青轻轻地道:“飞雪姑娘,凤夫人求见。”
  “带她进来。”略带着沙哑的声音从屋内飘了出来。
  夏青听罢转身,摆手道:“夫人请!”
  晚清淡淡回她一笑:“有劳夏姑娘了。”
  “哪里的话,凤少夫人乃是贵客!”夏青有礼地道,脸上始终是一抹客气的笑。
  不知为何,晚清总有种感觉,似乎夏青对她有些敌意一般,可是却又不知这敌意从何而来。
  暗笑,看来,被凤狐这段时间的折腾,她都变得十分多疑了。
  轻轻地推开门走了进去。
  才打开门,便有幽幽的夜来香扑鼻而至,淡中却郁,郁中却淡。
  飞雪正斜靠在贵妃榻上,身上只着一件雪白长裙,腰间只以雪白纺绸结了个蝴蝶结,那长长的纺绸带子摇曳盘旋于地面,形成了一副极妖娆的景致。
  一头长长的青丝未披撒在胸前,杏眼微睁,似乎刚刚睡醒一般,带着一种慵懒地绝丽之姿,望着她时,清冷的眼中全是淡淡的笑意。
  只可惜,还是没能见到她的真面目,她,面上还是覆了一条轻纱。
  不过这样的倾城之景,已足以让人喷血了!!
  不知为何,晚清竟是不忍开口,怕一开口,打破了这样一个绮丽的美景。
  “夫人请坐。”还是飞雪开了口,略带着沙哑的声音温和如春。
  “谢谢飞雪姑娘。”晚清谢道,就这一旁坐下。
  夏青见这番情景,这才开口:“你们慢慢聊,外面还有事要忙,我先去了,等会命人送茶水过来。”她说完便走,倒是十分利落的。
  不一多会,就见一婢女奉了茶水过来。
  晚清有些奇怪,这雪院似乎只有飞雪一人,静悄悄的,连个侍女也没有,奉茶也要在前院去叫,飞雪在这儿住岂非极不方便?
  飞雪见晚清蹙眉而思,知道她的心思,却是施施然拿起茶盏,轻轻地以茶盖拂着茶面,问道:“夫人可是奇怪这雪园中竟是无一侍女?”
  被飞雪一言点中,晚清有些羞涩,毕竟度人闲事是最不好的,脸上不由晕开了一朵红花。
  不过却也没有隐瞒,诚实地点了点头:“晚清确实是心怀此想,倒是让姑娘笑话了!”
  飞雪看着她难得露出的可爱模样,有一瞬间竟看痴了,不过却还是缓了缓神,而后缓缓坐正了起来,姿态撩人地拂了拂那一头垂顺而亮泽的长发。
  一个转身,轻纱拂过,已是浅尝了一口香茶。
  晚清正在猜想着她面附轻纱要如何喝茶,谁知只一个眨眼,她已经喝过了,她露出丝丝遗憾之色,错失了一观美人的良机。
  红书站在晚清身后,自刚刚一直观察着飞雪的举动,本想着剩着她喝茶之际能够一观她的真面目,也好回去给爷赴命,却不想飞雪也是习武之人,只是一个转头,轻纱飘过,已经茶水入喉,快得让她也是看不清楚。
  飞雪看着她们,只是心中明了却但笑不语,举着手上的香茶,道:“夫人尝尝,今日这茶泡得极好,淡而甘香,入喉甘苦,却又回味无穷,喝后唇齿含香。”
  “好。”晚清点头,拿起桌上的茶,浅尝一口。脸上露出了赞赏之色。
  “这茶果然不凡,甘苦有味,却又不带半分涩味,如喉温中带着一丝冷冽,只怕不只这茶大有来头,连这泡茶的水也是大有名堂的。”
  闺中时,父亲官拜侍郎,家中也算富裕,而且父亲为人也算小贪,于是便时不时有人送礼上门。
  这茶礼也是不少,而且全是极品好茶,所以也养就她这挑剔的舌头,又因闲着无事,也常研究着泡茶的门道。
  好茶,也要懂得泡,更重要的还是要有好的水来泡。
  飞雪听罢眼中赞赏之意十分,于是问道:“那依夫人之见,这茶水,是用了什么水泡制的呢?”
  晚清就着又浅尝了一口,而后徐徐道来:“茶味清香,略带着梅花的冷冽香气,茶水不含半丝杂质,晚清猜想,这水,必是以冬日清晨美化上的雪花化水而成的。”
  说完转向飞雪:“飞雪姑娘,不知我说得可对?”
  飞雪杏眸中赞赏之意更甚,笑着道:“果然不愧是当世才女,连这品茶之道也如此精通,真让飞雪佩服!!”
  “飞雪姑娘过奖了,晚清这只不过是在班门弄斧罢了!!”晚清也是淡淡一笑,不知为何,与飞雪谈话,她竟然会觉得十分熟络,并不感到一点拘束。
  “夫人才气可是举国有名的!”飞雪一笑,顿时有种风采万千之感,长发披垂,玉指轻卷起。
  说罢她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忽然站了起来。
  晚清这才发觉飞雪十分之高,竟是快高出她小半个头,身为女儿而言,这种身段,是奇高的。
  之前她的那些撒花侍女看来都是特别选的,因为当时看着虽然觉得很高,却也不觉得高出许多。
  可是她此时站在了她的面前,她才觉得,原来她竟是如此高挑。
  可偏偏,如此高大一个人,却看起来,并不会觉得十分粗大而失了柔美之感。反而让人觉得十分颀长而优雅!!
  “夫人可愿意陪飞雪四处走走?”她略带沙哑的声音轻轻地问道,带着几分兴奋,倒显得少了几分清冷,多了少许孩子气。
  晚清一笑:“好啊!”
  “那咱们走!”说着间已经牵起了晚清的手。
  她的手也很大,似乎有种像男人的手之感,而且手底粗糙,也许是长年练武的原因,看来她不只是会轻功,剑法应当是不错的,因为她的手心,有着粗茧子!!
  红书跟在后面,看到飞雪拉起夫人的手,不知为何,她就是觉得心中别扭,可是,究竟为何别扭,却又一时说不清楚。
  毕竟,同为女子,互牵着手是十分正常的事情的,这并不出奇啊!!
  可是她就是觉得十分不舒服,瞪着那个高大得惊人的颀长身段,还有那一双明显大了夫人许多的大手,她有种要去拉开的冲动。
  谁知她看飞雪不顺眼,飞雪还看她不顺眼,一个砖头,杏眼微瞪:“这位姑娘,你家夫人有我照顾就行了,你就在这儿候着吧!别打搅了我们的雅兴!!”
  好不客气的一番话!!
  红书脸色一凛,就要发怒,晚清已经发言了,面色也带着几分尴尬,毕竟飞雪这话确实说得十分冲,可是,她与飞雪也不相熟,只是觉得她并无恶意,也不方便指责。
  只好委屈十分地望着红书:“我与飞雪姑娘去一会儿就回来,好红书姐姐,你就在这儿等候着,喝会儿茶可好?”
  “二夫人!!”红书有些无奈,二夫人一番话半带着撒娇味,让她想拒绝也不好拒绝,而且,二夫人一直郁郁不得解,难得遇上这个飞雪,虽说奇怪万分,不过看来对夫人还算是好的,而且夫人与她在一起似乎也是兴趣相投,看来相谈甚欢的样子,她也不忍心说什么。
  于是只好为难地点了点头:“即是二夫人开口了,那奴婢就在这儿等着吧!”说完却不忘记瞪向飞雪,没好气地道:“好好照顾着二夫人!!”
  飞雪却也不理会她,拉着晚清就走。
  只一个纵跃,就来到了院后,依旧是一片青松苍劲,看来十分萧瑟,晚清转头望向她:“都说青松坚韧不拔、宁折不弯,飞雪姑娘如此喜欢青松,看来必也是此等高风亮节之人!”
  “飞雪不过生性冷淡,对于俗世俗物不感兴趣,本想让这院落就这么清清静静的,却是夏青看不过去,非要种上点什么,后来再三妥协,才种下了这些青松。”飞雪轻轻地道,顺手拂了垂落在发鬓地长发,随看不见她的面容,却可以从那字里行间中,感觉到她的狂傲。
  穿过青松,一路走进,却又是另一种景象。
  遍地夜来香开得灿烂,才走得近些,便有着幽幽的香气扑面而至。
  难怪银面与飞雪身上总是带着淡幽幽的夜来香气,看来,全是这一大片地夜来香的功劳!!
  不过,闻到这味,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