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失身为妾〗第18部分

,这接风宴,却似乎没有停下的意思。
从刚刚那一场逼酒之后,宴上便只有朱月儿与朱柔儿两人一直相谈欢快、交头接耳,彼此不停。
而慕容黔、凤孤皆与她一般,只是静坐不语。慕容黔只是一脸温笑地欣赏着歌舞,看起来,倒有几分雅气大方的感觉。
而凤孤,却是心不在焉一般。
分明双眼盯着歌舞,可是晚清却感觉得出,他的心思根本就不在呜樨。只是不明白,他今晚为何如此有耐性,竟是一直坐在那儿。
场面倒是显得有些奇怪不已。
可是似乎也没人在意。
以凤孤为人,最是不耐烦的,可是今晚,却也是出了奇地怪,只是那样坐在那儿不语,手上一杯酒浅尝几次才饮下,所以,这么久了,也喝不了几杯,可是又极有耐性地坐着。
无奈下,晚清也只有随着她们一直坐着。
突然,有个武士装扮的人急匆匆地跑了进来,脸色焦急而不安,左右张望,而后向着慕容黔的方向走了去。
到了他的面前,只一行礼,而后附在慕容黔耳旁不知说着什么。
只见慕容黔越听脸色越变,越变越难看,而后忽然猛地站了起来,抱拳道:“凤少主,慕容还有事,要先告退了。”
“夫君,发生什么事了?”朱月儿也见到慕容黔大变的脸色,于是急急地问道。
慕容黔没有回答,只是冷道:“回去再说!!”
听这话,朱柔儿却开口了:“表姐夫,柔儿与表姐多年不见,这好不容易见一次面,你就让表姐在这儿住上几天吧!好歹也让我们聊个畅快,而且表姐回去也起不了事的啊!”
朱月儿听完朱柔儿的话,转首一双水莹莹的美眸带着几分恳求地望向慕容黔。
看来似乎情况十分急,慕容黔也未强求,而是道:“即是如此,你就在这儿多呆一段时间吧!”
“多谢夫君!”朱月儿一听开心地道,却又只一下又皱起了那俏美得脸蛋:“可是看夫君神色,似乎庄中发生了什么大事情,月儿不回去又……又……”
“倒也没什么大事,月儿既然要留在这儿,就安心地住下,庄里的事情,为夫会解决好的,你尽管放心吧!”慕容黔看来似乎十分紧急的模样,急急地应下,像是巴不得马上可以飞回庄中。
“那夫君好走,若是真有大事,就让人通知月儿,月儿马上回去的。”朱月儿娇柔地道。
慕容黔却是一点头而后急匆匆地向着外面奔去,连打个招呼也忘记了,以他平时的作风,肯定这件事极重大,才会让他失了常态。
晚清一直站在一旁,没有开口说什么,看着这一幕,她有感觉,这一场变故,只怕与凤孤,脱不了关系。
只见他在慕容黔转身的一刹那,凤孤那俊邪的脸上露出一抹邪魅而冷酷的笑,而后一仰首,杯中酒一饮而尽。
而朱月儿转首望向凤孤,脸上的表情,竟是十分古怪,似有些无辜,单纯而无措一般,还有一丝丝不知如何是好的恐慌,可是,无缘无故,何来无措感恐慌感呢!
晚清有些奇怪,不过却也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旁,没有说话。不该她说的话她从不会多说,不该她管的事情她从来不会多管。
“夜也深了,你们都回去休息吧!”凤孤冷声道。
晚清一笑,总算是等到凤孤发下这句话。她是真滴好累了,这一场宴会,她真的是不该来的,所谓宴无好宴,这宴会,十来八九都不会有好宴的,尤其今晚这宴会,她在这儿坐着,根本就是备受煎熬的。
反抗卷 第八十二章 邪风夜闯
  晚清走后,凤孤的书房中响起了朱月儿柔弱而甜软的声音:“我这样做真的没事吗?”那双水盈盈的睛眸尽是担忧。
  凤孤一脸怜惜地道:“没事的,月儿,你何必担心这些呢!他如此对你,完全不懂得珍惜你,这样的男子你何须对他心软!!”
  “可是夫妻一场,尽管他对我百般不好,可是我如此对他,陷他于不义之中,我也不是好女人!!”朱月儿说着说着低声哭泣了起来。
  “他如此对你,你又何来不义之说呢!!”凤孤冷冷道,凤眼中一抹嫌恶:“你总是如此善良,才会让人如此欺负!”
  朱月儿眼底是一抹得意,可是抬起头来的时候,却是那样楚楚的善良无辜:“毕竟是一夜夫妻百日恩,这么多年来,尽管他如此对我,但总算夫妻一场,我这么做、、、
”朱月儿泣声道。看起来,当真就如她是如此善良而无辜一般。
  “你不要自责,我不想让你觉得为难,这件事就算了!”凤孤道,看着月儿柔弱而单纯无助的模样,他忽然心中不舍。
  不想她以后因为此事而一直内疚,若是她真的做不下来,那便算了。只他一人,也是能够扳倒慕容黔的,不需要假他人之手,只不过是时间长短罢了。
  “既然事已至今,说这些也是妄然罢了,我只是心中觉得难过罢了,一段夫妻之情沦落到如此地步,如何不叫人心中感伤。”朱月儿轻拭去眼角泪花,轻轻地道。
  而后一转身:“夜也深了,你早些就寝吧!”说完毫不犹豫地就走出了屋内。
  “月儿、、、”凤孤喊了她一句。
  朱月儿此时已经走至门口,于是一个温柔转身,美丽的笑容化在了烛火中:“怎么了?还有其他的事吗?”
  她以为他是要留下她来,却见他只是摇了摇头:“没事,你去吧!”他的心中,也是不明白的,究竟他是怎么了。
  一直不是希望能够娶到月儿吗?可是为何,如今快要得到了,他却是感觉不到那一份狂热呢?
  他竟是一点也开心不起来。他发现他已经很久不曾梦见月儿了,脑海中,那个倾城的丽影也渐渐地淡去了。
  虽然凤孤没有留下她,可是走出门外后,朱月儿的嘴角扬起的,是一抹奸诈的笑。
  凤孤喜欢的是娇柔而善良的朱月儿,那么她就得做一个娇柔而善良的朱月儿!!虽然一直伪装着自己很辛苦,可是比起要受慕容黔摆布控制,却是不知要好百倍。
  想不到凤孤对字还用情如此,这一次再遇上他让她终是下定了决心。当初只怪自己是瞎了眼,才会舍凤孤而嫁给慕容黔!!
  凤孤不但长得倾城之姿足以配她,而且他对她更是痴心一片,在她嫁给了慕容黔后仍旧如此,而且如今更是不管从财力还是江湖地位更是已经凌驾在了慕容黔之上,这样的男子,世上舍他求谁呢!
  反观慕容黔那只狐狸,奸诈狡猾,他根本就不是人!他哪里是真心喜欢上她。
  她在嫁他之后就后悔了,她如何想得到,当初他会费尽心思接近了她、招惹她、娶她,不过是一场阴谋而已,她,只不过是他用来招揽那些江湖人士的一个工具罢了!
  每次都要她用美色去引诱那些江湖人士,虽然只是巧笑应对一番,可是那种感觉,跟陪酒的女伶又有何不同呢!她如何说也是一个倾城美女,如何说也算是他的妻,却要受他这样摆布着,做这些如此低下的事情。
  只恨他在江湖中地位稳固,她虽然明白了他的真面目,却无力反抗。这次凤孤的到来,给了她一个良机。她无论如何,也要借这个机会离开他,而后铲除他,绝不让他有机会翻身!!
  她狠毒地想着,手中一片叶子被她狠狠地捏成了碎片,墨绿的汁染得白皙秀手也变了色。
  而凤孤,夜风中的脸却是一片疑惑。
  朱月儿走了之后,他缓缓地走出房门,向着后院而去。
  一身黑衣,修长的身体就那么溶在了夜色中。后院中种满了各色茶花,虽然夜幕降临,茶花已谢,可是那淡淡的香气却还是依稀可闻到。
  他脑海中不知为何,突然又想起了那一张清秀倔强的小脸,眸中那坚定与不畏惧,那淡然与冷漠、、、
  每一个一颦一笑,为何在他的脑海中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常浮现?
  他满是困惑不明。
  月儿还是善良着,还是单纯着,可是他对她的那一种深切的思念,却在这一次相遇后,渐渐地淡了。
  他甚至要努力地找,才能够找到那么一点点地痴情。
  也许是岁月的摩擦吧!终是将他炽烈的情感化淡了。此时的他,想到的只有这个答案。
  可是他想,他还是爱着月儿的吧?毕竟,一份爱,不会那么容易就散去的。
  ...............
  于是又平静地过了两天,在那一夜的宴会后,晚清总感觉这两日的平静有些出奇,凤孤每天还是照样出外办事,半夜而归,朱月儿朱柔儿二人还是天天聚在一起闲谈细话。
  而晚清,却是日日窝在茶香阁中,提笔练字,修心静气。
  这一晚,晚清觉得十分困倦,于是早早地就睡下了。
  忽然睡得迷糊,就听到外面有人在喧喊。
  似乎是有贼闯入,她的心中顿时起了不好之感,这几日来,凤舞阁中加强了戒备,她是看在眼中的。
  而且,时间刚好是慕容黔来赴宴之后。
  她不担心别的,就担心真有什么事,若是慕容黔自己来倒也罢了,可若是他让邪风来的话!!
  想到此,她再也睡不下去,和衣起来,在衣架上拿了一件披风披起,而后行至门口打开了门。
  却见远处烛火通明,有人在喊着捉贼。想想纵然是邪风,自己不识武功,也是难以帮得上他的,有些无奈地关上门。
  就在这时,远处一个黑影一闪,向着此处跃来,一身黑衣夜行装,身形如狡兔一般灵活快速。
  再近了些,一看,那身影分明就是邪风。
  晚清心中一急,将门拉得用力,“砰”地一声!!
  邪风听到声音,转身过来,见到是她,一跃跃入了她的屋内,晚清赶紧将门关上。
  一转首:“你当真是胡闹!”
  “什么胡闹!这次是因为凤孤派了人重重的把守防备,若不然怎么捉得到我呢!”他却不满地道,脸上隐有怒火:“都怪他、、、、、、”
  晚清见他还是说个不停,于是妙目一瞪:“这个时候你还有时间排遣别人的不是,还不赶紧躲起来!!”
  晚清对他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怎么有人就是这么不知死活地开心呢!都这个时候了,还能如此!
  “我才不怕他们呢!大不了大干一场,也好让我一肚子的火有处可发!”邪风却满是不服气,脸上傲气不减,当真一副要出去大干一场的模样。
  引来晚清又是一瞪:“好了!知道你厉害,不过也烦你先躲一躲,就当是为我行不?”
  “恩!”邪风嘟囔一声,却还是乖乖地躲进床底下去了。
  临下前,那俊颜还不忘记伸出来调笑一番:“哇,美人的东西就是不一样,连床底都是这么香!”
  “贫嘴!”晚清真被他逗得无法,又是想板住脸,却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而后拢了拢披风,这才缓缓走去开门。
  时间刚好,那些侍卫正好追到这儿来。晚清故做不知状,轻退开门扉,素手掩口打可个呵欠,带着几分初睡醒的慵懒声问道:“怎么了,半夜里这么吵闹?”
  侍卫左右相望,似乎不敢直言而说,于是只道:“刚刚有贼闯入阁中,我们正追着呢!”
  晚清对于他们的欲言又止也不在意,他们不敢声张的模样,她更放心许多,至少这样她更能够将他们骗开。
  “什么?!!有贼?”晚清故做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直盯着侍卫们问:“这些贼人可真是猖狂,竟然连这儿也敢来光顾,你们赶紧要捉住,杀一儆百!我是最讨厌这些贼人的。”
  “夫人放心,我们会捉到那小贼的!”侍卫抱剑而道,一脸郑重。
  晚清于是淡笑,假装不知地问:“那就有劳众位大哥了!一定要捉住那贼人。对了,那贼人是为财而来的吗?”
  “那贼人的目的现在暂且不明,待我们捉住后审问便知。”那侍卫郑声道。
  “恩,那你们赶紧去追吧!有你们守着,我也可放心许多了。”晚清说完笑着送他们离去,直到看着他们全部跑开,她才缓缓地关上门。
  一转身,邪风已经蹦到了她的面前,脸上的黑布已经摘去,露出他那得意又开心的笑颜。
  晚清本就惊出了一身冷汗,冷不防一个回头就看到了他,吓了一跳,猛一乍,脸上也失了好脸色:“你想吓死我啊!”
  “我谁都吓,就是不会吓你的。”邪风转身在床头一坐,笑笑着道。其实他刚刚要逃走完全易如反掌,可是看到她之后,他又改了主意,不想跑了。
  不知为何,就只是想与她说上几句,只是简单几句也觉得十分满足。
  这些天来,他一直想着要来找她,可是却又怕在凤舞楼中让人发现。
  他倒无所谓,只怕是害她又要遭凤孤那个王八蛋的迫害。
  “这不就连连吓了我两次!”晚清没好气地道,而后又问:“你跑来这儿做什么?要偷,你去凤舞九天偷才偷得到值钱的东西!”
  晚清故意道,其实已经料到他不是为了偷窃而来,必是慕容黔让他来做什么事的。
  “凤孤那个王八蛋,居然偷了慕容大哥的一本传室武功秘笈,我这次是打算为他找回的。”邪风怒火冲天地道,满口的火药味!
  晚清倒了杯茶递给他,他看也不看一口就喝下,而后又怒吼着:“当真是我大意,居然让他们在我这个神偷的眼皮底下将慕容大哥的秘笈给偷了去,我若是不将秘笈找回来,难消这口恶气!”
  幸好他气归气,虽然语气冲,倒还知道控制好音量,不至于一吼全阁楼的人都听见了。
  晚清却只是一脸平静,不喜不怒:“秘笈是那一晚宴会被偷的?”
  “就是啊!那一晚慕容大哥正好出了庄,庄里就出了事,我当真是气死了!所以才要我来一雪旧耻!”看他那模样,倒不像是为了慕容黔的秘笈,更主要的恐怕是因为自己身为神偷,东西却被人在眼皮底下偷走了,所以觉得没面子吧?!
  晚清心中不觉偷笑,但是却不敢笑出来,怕等下他只怕更是气愤不已了。
  “你这样盲目得来是找不到东西的,凤孤既然有心要偷,自会放在一个妥当的地方,决不会让你轻易找到的,而且如今凤舞阁戒备十分严密,根本不可能让你能够顺利得手。”晚清劝道。
  邪风却是不听:“就算再难,也难不倒我神偷一阵风,我就不信,我会偷不回那本秘笈!”
  看着他一脸自信满满的模样,晚清却是心中有着思量。
  只怕是慕容黔丢的,不是一本秘笈那么简单。
  虽然武林中人大多将武功秘笈看得比金银珠宝、权利地位,甚至性命还重要,可是,在她看来,凤孤却是最没有这个必要的人。
  虽然她从没有真正看过他与人决斗,可是她却看得出来,他的武功深不可测,决不需要一本小小秘笈的。
  而且若只是丢了一本秘笈,慕容黔也不至于在听后变了脸色,试了常态。
  不过这一切,纵然跟邪风说了,他只怕也是不肯相信的,依她看来,他因着慕容黔的恩情,早已经将心也贴上了。
  “偷回自是要偷回,可是也不能急于一时啊!如今凤孤有所警戒,你想偷回岂是易事!”晚清镇静地道,眼睛盯着邪风。
  邪风也是知道这个道理的,可是他就是咽不下那一口气啊!
  “好了!”晚清当然看得出他的心思,于是规劝道:“你只是神偷,又不是神守,只擅于偷,被人偷去,也不能说明什么啊!”
  “我就是气!这个凤孤,我是越来越恨他了,真恨不得把他大卸八块!”他咬牙切齿地道。
  
  而后脸色一转,又一脸嬉戏:“不说他了,一说这个王八蛋,我就气堵,尤其一想到他居然那样对你,杀他千次也不能解恨!”
  “好了!都说不说他了,你看、、、转不到一句,又说到他了!”晚清看他的模样,心中一阵暖意,笑意盈然。
  一个人的关心,如此不经意间总是流露出来,怎能让人不动然呢!
  “不说了不说了!”邪风一撇嘴,而后笑道:“清儿、、、你刚刚骗人的样子好真哦、、、我都想不到你居然怎么会骗人!”
  “什么叫很真?”晚清没好气地问,这个邪风,这样肉麻的叫法!真让她是受不住:“还不是因为你,若不是为了你,我何苦做个说谎的人呢!”
  “我知道清儿对我最好了!”邪风撒娇地道。
  “你啊!少贫嘴!”晚清一笑,眸眼含笑地瞪着他,就不明白,他怎么什么时候都这么不正经呢!
  这样肉麻的话,他也不觉得羞!
  而她,竟然也给他练就得麻木了,竟然也不再那般羞。
  “难道清儿不是真心对我好吗?”他眨着一双眼睛,如孩子般故做可怜地道。
  那模样说有多好笑,就有多好笑。
  晚清不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看吧!你就应该多笑笑,我每次看到你,你都是一脸郁郁不欢,淡漠着一张脸,就算那嘴角弯着,也是像个苦瓜一般,看起来让人心疼。女孩子就应该多笑笑的,这样才会一直年轻着!”他道,忽然脸上出现了短时间的认真与心疼。
  只不过一会儿,又复那一张嬉笑的俊颜。
  他不想让自己的情感流露得太明显,怕吓坏了晚清,也怕让她为难,日后见面尴尬。
  “我会多笑的,至少,看到咱们的一阵风侠士,也要笑上一笑的。”晚清灿烂笑着道,脸上一脸欢悦。对于他刚刚流露出来的表情,只能作视而不见,这样,彼此才不至于太过尴尬。
  “这才对吗?!看吧,这一笑,可是连月儿也躲起来了!”邪风说着指向月亮道。
  “什么时候也学得这样花言巧语了!”晚清没好气地道。
  邪风手往背上一负,自作风流状地道:“都说了我是风流无敌的一阵风侠盗了!”
  晚清实在是忍俊不住,捧腹笑了起来。
  这个邪风,永远让人无法悲伤,见了他,是连不想笑也难!!!
  忽然,他脸色一变,转身道:“有人来了!我先走了!”
  只匆匆留下这句话,而后就走了。
  
           反抗卷 第八十三章 验证
  邪风前脚自窗台才跳走,她才将那打开的窗门关上,回到桌前,她的门就被人用力一把推开了。
  只见凤孤一脸阴郁地望着她,而后黄棋与几名侍卫冲进屋内就左右搜了起来。
  直到把床底、柜子、屏风后全部搜了个遍,这才停下来。
  晚清只是冷眼看着,并不说什么,这个时候首先要做的就是沉得住气,才能够沉稳地避过这一关。
  “人呢?”凤孤冷声道,那一双眼,直盯着晚清,似乎要将她吞入腹中一般。
  “妾身不明白爷在说什么?什么人呢?”晚清只是轻轻地道,而后左右一望,以眼神示意一番后又说:“爷半夜里领人直闯入妾身的屋内,又对屋内大加搜索,还问妾身要人,妾身真是感到十分莫名其妙。”
  凤孤脸色一凛,一只手直掐住晚清的脖子,阴狠地道:“上官晚清,不要惹怒我!惹怒我没有好果子吃!快说,人在哪儿?”
  “爷,我、、、我真的不知道。”晚清语气不由软了几分,怕因此而动了胎气,只能委屈求全、低声下气地道。
  “看来你是真的不见棺材不掉泪!”凤孤凤眼微眯,里面迸射出恨意,手中更是用力。
  “爷、、、妾身真的是不知道的啊、、、”晚清软软地道。眼角一滴泪顺着脸颊滑落。
  那犹带着温度的泪水就那么直直地滴在凤孤掐着晚清脖子的手上,他忽然如触电一般,猛地松开了手。止不住心中狂跳,他竟然因为那一滴泪,而心生不忍,这是第几次了,第几次对她心软了!
  脸色更是阴郁不明,又重问了一句:“真的不知道?”
  晚清猛地吸着气,边喘边急着摇头:“妾身真的不知道。”
  “暂且信你一次,若是你敢说假,我定不饶你!”凤孤狠狠地道。
  “谢爷。”晚清却是低着头,眼中一派清然。
  而一旁的黄棋,只是冷眼看着,眼底一抹狠毒,也许爷不知道这已经是他第几次对上官晚清手软了。若是以前的他,是从来不会听别人的狡辩的!
  “啊、、、、、、”忽然远处传来一阵女子惊人尖叫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朱柔儿的声音,晚清脸上一惑。
  可是黄棋等人手脚更快,只一眨眼功夫,全往那儿奔了去。
  只是凤孤竟然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竟是没有跟去。
  朱柔儿有事,他竟是理也不理吗?
  她一直知道他对朱柔儿只是因着与朱月儿相似的面孔所以喜欢着,却想不到,他竟然无情至此。
  不论如何,朱柔儿也是怀了他的孩子的,纵然薄情不管朱柔儿的死活,可是她腹中还有他的孩子啊!他竟然可以冷漠至此!
  难道就只有朱月儿一人才是他关心,别人的命都如此不堪吗?!
  她很想问他,却终究还是没有问,是因为答案早在心中了。垂下了头,静静地等着他离去,却见他还是那样动也不动地站在那儿,似乎要化古了一般。
  好不容易终于看见他动了一下,晚清以为他要离开了,正要抬头恭送他,却见他不是往外走,而是直接往她的窗塌走去。
  她完全是楞在了当场,不明白他要作何,可是看他脸色不快,在烛火中显得更是清冷,不敢去问,只好站在一旁,看着他究竟要做什么。
  却见他只是走到床前站定,而后两手一伸:“为我宽衣,我要睡了。”
  “睡、、、要睡?在这儿吗?、、、、、、”晚清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究竟他是怎么了,怎么突然之间竟然要睡在她这儿。
  这是多么吓人的事情啊!
  她张着一张嘴,完全失了正常的反应。
  “听不懂人话吗?!”凤孤冷冷的声音又传来:“还不快点!”
  
  从没设想过这样的情景,晚清当真不知道要如何是好,是去宽衣,还是拒绝他呢?
  可是想来想去。拒绝他是不太可能的,他这种人,又岂是容人拒绝的。
  磨了许久,她才柔柔地道:“爷,姐姐刚刚、、、”
  “她不会有事的!”她才说到一半,凤孤就冷冷打断了她的话,他就是烦闷着究竟为何自己会一再对她心软,不明白,还有刚刚那被那温热的泪水滴到的地方,此时分明已经干固,可他却仿佛还能感觉到那泪水滴滑在手背上的那一阵灼热之感。
  烧的不是手背,而是他的心,他的心竟然为那一滴盈泪而心疼不舍!
  他不明白为何,可是他却一定要弄明白,究竟是为何,所以刚刚他才决定下来,要留下来。
  晚清终于知道凤孤不是开玩笑的,他是真的要留宿于茶香阁的,可是,她却不愿,不愿与他同床共枕。
  两次、两次都是不堪的回忆,已经足够了,她不想再有第三次了。而且此时她初怀身孕,又加之之前动了胎气,是不能够与男子同房的。
  可是,究竟要如何才能拒绝他呢?
  此时,她多么希望朱月儿能够来到这里,因为此时,唯有朱月儿的到来,能够阻止凤孤的行为。
  “还不快点!连宽衣也不会吗?”凤孤冷冷的声音喝道,似乎浓火就要冒出。
  晚清咬了咬牙,缓缓地走了过去,走到他的面前,手颤颤然地要去扯那腰带,却发现那腰带看似简单,可是此时要解下,却比应着七巧绳还要困难。
  她何曾为男子宽过衣呢!
  原本苍白而毫无血色的脸上渐渐晕红一片,越是解不开越是心急,越是心急越是解不开,手又不敢去触及他的身体,只是那么隔着距离轻轻扯着。
  越扯越乱,也不知道他这个结子是谁结下的,竟然如此繁复。偏偏又不敢凑近去看仔细,只那么隔着段距离却看得不仔细。
  凤孤却立于那儿,动也不动地看着她笨拙而紧张地为他解着腰带,他当真想不到,看她平日里做事灵巧聪慧,原来也有难倒她的机会啊!
  只见她的脑袋瓜子越垂越低,长长的青丝一缕缕地向着下面滑下,那发黑如墨、细如丝,在烛光中还闪着幽幽的光泽,不时还散发着淡淡的香气,竟然是茶花香气。
  想来,必是用了后院的茶花去洗的。手不自觉地轻青抚向那一头青丝:“是用茶花洗的?”
  被他一触,晚清整个人如触电般,微垂着的头连动也不敢动上一下。本就紧张着,神经全绷紧了,被他这样一抚,整个人就像是被定了一般,动也不敢动一下。
  “被冻结了啊!”凤孤没好气的声音从头顶闷闷传来。
  晚清一个激灵,完全是失了平日的镇静了,猛地抬起头,就这么直直地撞在了凤孤的下巴上。
  砰地一声,凤孤脸也绿了大半:“你找死啊!”
  晚清一吓,却是镇定了许多,颤颤地道:“爷、、、爷恕罪!”
  凤孤怒叹了口气,难得缓下的怒火又是升了起来,冷冷地道:“还不快点为我宽衣!”
  晚清无奈,只好低下头继续为他解那难解的腰带,可是这腰带实在是结得太奇怪了,她是怎么也解不下来。
  脸上冷汗淋淋,却是许久不见那结子打得开,而且似乎是越解越打得死金。凤孤却是眼底一抹笑意。
  这个结子,可是黄棋独创的,只要第一个解法解错了,便会一直错下去,而且会越解越成死结。
  这个叫连环反锁结,一般人根本解不开,以晚清的聪明,如果刚刚一开始不是太紧张,有仔细地看一下,兴许能够打得开,谁知她刚刚隔得那么远,一副防狼的模样,而且还紧张成那副模样,自是没有好好地去仔细看,所以第一步就错了,才会越解越成了死结。
  谁让她这个倔样,他便是要让她小吃点儿苦头!
  过了好一会儿,他觉得惩罚得够了,这才慢条斯理地将她的手粗鲁地拉开:“好了好了!等你解完结子,这觉得还用得着睡吗?!只怕天都亮了!”
  
  晚清却是脸上一冷,解不开,她是越挫越勇:“就快要解开了。”她可是刚刚摸清了这结子,不解开,只怕她也是睡不着的。
  说着手已经又伸去开始解了,这次可是照了刚刚着摸出来的窍门,慢慢一个结一个结地解,终于,那结子,她慢慢地摸索中,终于是解开了。
  她脸上一阵开怀地笑,扬起头:“解开了!”
  却在看到那张倾城冷颜时忽然凉了下来,一时兴奋,竟然忘记了面前的人可是凤孤,竟然一时在他的面前失了态。
  脸色一时冷了下来,恭敬地侧身开始为他脱去外衣。
  凤孤看着她那开怀无忧的笑颜在见到他时猛地冷了下来,一时心中一阵气闷,他就那么可恶吗?一见到他她就笑不起来吗?!
越想越气,可是连他自己也不明白究竟是在气些什么!只是感到一股无名火在烧,而且烧得沸腾不已。
忽然将她褪去了一半的衣服用力一扯,又重新穿了回来,声音愤怒地道:“被你这么折腾,什么性质也全失了!”
说完冷冷转身,消失在夜幕中。
看着凤孤离去,晚清心中却是舒了口气。
可是她却不知道,这一夜,凤孤还是来到了她的屋中与她同床而枕。
反抗卷 第八十四章 夜深沉
不知是否天气忽然闷热起来,难以入眠,回到阁中,凤孤却是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脑海中全是晚清刚刚突然抬头间绽放的那开怀无忧的笑容,那样灿烂,那样地单纯而美好,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
  他从不知道,只是打开一个结子,竟也能开怀至此?是她的幸福太简单,还是他的幸福太复杂了呢?
  仔细想了想,似乎她在他面前,从来没有真正地笑过,每一次笑,都是淡淡地冷冷地,就如附着一层面具一般。
  风吹过隐隐开着的窗扉,传来那淡淡的茶花香气,忽然想起了那一头柔顺而光滑,也是带着这种茶香的气味。
  .............
  起了身,穿上外衣,打着腰带的结子的时候,结子打到一半,不知为何又想起了那一张脸,带着不服输,为他解着结子的模样。
  避开门口那些侍卫还有黄棋,不让任何人跟上,独自一人,踏着月光来到了茶香阁中。
  晚清忽然感到门被推开,却在要睁开眼的时候,闻到一阵香气,于是陷入了一阵沉睡中。
  凤孤缓缓走到她的面前,借着那微薄的月泽,仔细地端详着那一张青秀的脸庞。
  不美!
  真的是一点儿也不美,在他的眼中,甚至还可以用丑来说。
  可是偏偏,为何就是钻进了他的脑海中呢?
  手不由自主地抚上了她的脸庞。白皙细腻,不带半点儿胭脂水粉的油粉,干净而明洁。
  修长的食指轻轻地点上了她的红唇,引来她的不满,脸也微皱了起来。可真难看,本就不美,还皱得这副模样。
  凤孤眼中闪着一抹嫌弃,却分明更深处流露出的,是一种怜爱。
  他的手,放肆地更是点在了她的睫毛上、小巧鼻子上,引来晚清更大的不适,脸越皱越苦。
  凤孤却是乐此不疲,而且满是欢喜。看着这张皱成苦瓜的脸,不由想起了“可爱”二字。
  他竟然会将上官晚清想成可爱?
  可真是好笑得紧。
  手却开始不由自主地向着颈窝处伸去,温暖的气息不同于闷热,带着那清新的香气,袭卷了全身。
  他缓缓地在一旁坐下,忽然觉得十分困累,于是将头一抵,与她相抵地靠在一起。
  手穿过她纤细的腰,紧紧地拥住了她。
  夜里万物寂静,她的呼吸平均有规律,与他的呼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