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失身为妾〗第20部分

么这人就偏偏不吃这招呢?还真是有趣。
  红书在后面又拉了一下晚清的衣襟,晚清这才转头看她,却见她脸上一脸地忌惮,仿佛眼前这个男子有什么可怕之处似的。
  “那么这位大哥,我可否坐下呢?”晚清做了最后一次的请求,心想如果他再不答应,也就算了,看红书的模样,她也不想无端惹事。
  “想坐就坐,废话那么多!”男子沉哑的声音冷吼,一大碗酒直直地就倒进了喉中。
  晚清一听笑开了颜,一个旋身,坐在了他的对面,又唤来了两碗饺子。
  看起来包得不怎么精致,晚清轻咬了一口,居然肉厚汁甜,看着不怎么样,吃起来,可是比凤舞九天的厨子还要厉害得多,不由连连吃了几个,将碗中的饺子一口气吃了个大半,而后心满意足地抬起头。
  “真是好吃!”
  红书虽然有陪爷来过此处,不过从未吃过,此时一吃,也觉得十分好吃,见夫人也吃得随意,于是也无顾忌地大吃了起来。
  “是啊,我都不知道这家店的饺子竟然这么好吃!”
  “所以说什么东西都不能光看表面,这世间行行出状元,这吃的更是如此!”晚清一笑,拿起手绢轻拭了嘴角,耳朵却开始听着周围的谈话。
  “听到没,那慕容黔原来也不是什么好人啊!”
  “是啊,据说当年林家那惨案竟然是他指使的,证据都被供了出来。”
  “你就听到这些啊!我听说的可多了,不止这些,还有赵门当年的事情,也与他有关,看来是武林大会将至,有人开始泄他的底,只怕这次,这样下去,那案件一宗宗地出来,不但他的盟主之位,正派之名要丢,只怕还会一落千丈啊!”
  “是啊,我听说这次可是天天都在出呢!一天加一件,一天加一件,真让人无法想象,曾经看来那样道貌岸然的一个人,竟然背后如此虚伪啊!”
  “所以说人不可貌相!”
  “你们少说两句,他怎么说也是个盟主,若让人听到了不好的!”
  “怕什么!这些事这几天都传得闹哄哄的了,听说没,天山派那边已经派人来寻仇了,林家那事,没那么好解决的!”
.......
  原来如此!
  难怪慕容黔那夜会在听后如此变色,想来,是这些事情的证据被偷了啊!
  看来凤孤这次真的是使了狠了!只是这慕容黔也太不小心了,这样的东西,如何还留着呢?
  笑笑,而且还让他的那只小狐狸知道了。
  看吧,这窝里反才叫厉害,被朱月儿背叛一定极痛吧?难怪那一晚朱月儿不回去,难怪一时凤舞楼戒备如此严,只怕主要也是凤孤为了保护她吧!
  一转首,就见那沧桑男子双目直直地看着她。
  晚清回以一笑,淡如春风。
  男子看着她的笑,黑黝的脸上却是坚硬不动,仿佛无动于衷,只是一大碗一大碗地喝着酒。
  还真是千杯不醉,自刚刚坐下到现在,不算之前,也已经见他连喝了十几碗酒了,竟然面不改色,她轻凑鼻子闻了一下,可是那极烈的烧刀子啊!
  这样牛饮,可真是让人胆寒啊!
  忽然,眼前出现了一张笑颜灿烂的脸庞,竟是邪风。
  “清儿怎么也在这儿啊?”人未至,声已经先到了。
  “看着这饺子店生意好,于是过来吃。你怎么也来了?”晚清一笑。
  “嘿嘿,还真是有缘,木匠,你竟然跟我的清儿坐在一起啊!”说着径自就坐在了一旁。
  木匠?
  一听这名字,晚清心中轻笑,只怕是邪风给人家取的花名吧?
  果然见那男子脸色黑了大半:“别叫我木匠!”
  “我就喜欢叫你木匠!”邪风却是一脸嬉笑,不依不饶地道。
  不由引得晚清轻笑,这个邪风!
  “对了,清儿,你们怎么在这儿呢?”邪风却不理会那男子,只是转头一个劲直问着晚清。
  红书却是在一旁绿了半张脸,手中的剑捏得死紧:“对我家夫人客气点儿!清儿也是你叫的!”不知为何,听到他唤夫人名讳,她心中极是不快,恨不得一剑刺去!
  “你个小丫头,我与清儿的事,哪儿轮到你来管呢!”邪风却瞟了她一眼,满是不在乎。
  看着他这副模样,红书更是一副要拔剑相对的样子,还真让晚清一片为难,于是轻笑解围:“红书,你别气了,邪风就是孩子气了些!”
  “什么孩子气?!”这话一听邪风可是不满了,整个只差蹦起来。
  “你这样子可不就是孩子气!”晚清一笑。
  红书在一旁,冷寒着一张脸,既然夫人发话了,她自是会谨守本分,不会多说其它,可是,这个偷子若是敢妄想夫人,她也是不会同他客气的!秀目一瞪,尽是怒意。
  “我只不过是因为对着你,才会如此,若是别人,我连一个笑也不会给他的!”邪风冷哼,对于晚清的孩子气之说,甚是不满。
  “好了,我知道你对我好。”晚清一笑,确实,邪风对她,真的是极好的,是用了真心在对的。这些,她都是看在眼中的。
  “知道就好!”邪风一歪鼻子,很不客气地道,而后又是一个灿烂的笑:“清儿,我刚刚问你你还没回答呢!你怎么会在这里,还跟木匠坐在一起?”
  看来他对于这个问题十分好奇,要是不说,只怕他是不肯罢休的,只是这个问题很奇怪吗?不过是碰巧撞在了一起罢了。
  “一直见着这饺子店门庭若市,想来一定十分好吃,所以就来了。可惜这店生意实在太好,座无虚席,碰巧见到这位大哥独自一人在吃饺子,所以就过来凑位子了,这有什么可奇怪吗?值得你这样一再追问!”晚清叙述道。
  “可能你是不觉得奇怪,可是这里,只怕大多数人都要觉得奇怪,因为啊.....”邪风故作神秘地眼睛瞟了那所谓的木匠一眼,而后才慢条斯理地道:“你面前坐的这一位木匠大哥,可是江湖人称黑面煞神的木天大侠啊!他啊,可是谁都知道的生人勿近的!他肯让你与他同桌,那只能说明,他太给你面子了!”
  “哦?原来大哥竟是大名鼎鼎的木天大侠啊!晚清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啊!”晚清想不到,眼前这人就是黑面煞神木天,难怪刚刚红书一直拉着她,原来如此。
  据说这黑面煞神木天正邪不分,总之是个中道人士,做事全凭感觉,只要他觉得是对的,他就做,从不理会别人的看法,向来独来独往,他十四岁出道江湖,十几年来,经历的大小战役就有数千之计,是一个真正在实战中成就的武士,到如今,他的煞刀,在江湖中,是无人能及的。
  “我不是大侠!”他那磨石的声音又缓缓地响起,手中的酒却是一下也不停。
  “木大哥。”晚清也不扭捏,直接唤了他,难怪他与邪风会如此相熟,这一看,就知道他们是同一种人,也许他们在江湖中无法称为正派之人,可却最是血性男儿,正值无比的。
  “清儿啊,我想不到你还挺能拉关系的,只不过一下子,这木匠就成了你的木大哥了啊!”邪风轻笑着道,一脸欢快。
  “别叫我木匠!”木天又说是一声怒吼,那声音,听起来就能让人胆寒几分。
  “我偏偏要叫!”邪风却是乐得无比,不但能够见到木天,还意外的见到晚清,这可是他最开心的时候呢!
  晚清淡淡一笑盈于面,看得出,这,也许就是他们的相处方式吧。虽然吼吼喝喝,却又是最真的。
  “看刀!”木天凉字说完,那厚重的大刀突然在眼前一闪,一扫扫向了邪风,邪风却是一个错步闪,一闪,闪到了右边,还一脸嬉笑地叫喧着:“打不到!”
  “武功不高就别学人家出来混!只知道躲!”红书在一旁冷哼。
  “你说什么!凤孤手下的人,果然没一个像样!”邪风听罢她的话,脸上也是一冷,俊颜上那对眼睛冷酷地望向了红书。
  “你说什么!不许你说爷!”红书一听到邪风提到凤孤,脸上更是怒气冲天,手一扬,就抽出了剑来。
  “红书,别这样。”晚清赶紧拦住,才没让这一场刀光剑影在这儿展开。
  有点无奈,这两人!看红书一脸冷漠无情的样子,看来,是极讨厌邪风的。
  她也知道是为何,红书虽然心地善良,可是对凤孤,却是完全的效忠,看到她与邪风,想必是心中觉得有违了她的爷了,所以这般气愤。
  而邪风,却又因为凤孤的关系,对凤舞九天的人没有好感,当真是让她有些头疼。
  将愤怒中的红书推了推:“红书,你到门口等我,我与木天大哥他们道下别就去。”真是怕他们就在这里打起来,事情闹开了,彼此都不好的。
  红书看了看晚清,又瞪了瞪邪风,终于还是忍下了怒火,道:“是,夫人,你要保护好自己!”
  “放心,我说几句就去。”晚清含笑道。
  红书听完点头离去,晚清转头望向邪风,叹了一叹:“红书人不坏,只不过是对凤孤十分忠心,你以后别与她为难。”
  “她能好到哪里去!跟在凤孤那残暴的家伙身边,能好到哪里去!”邪风连连地道,好不容易因为看到晚清的好心情全没了!
  “算了,不同你说了!”晚清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而后转向木天:“木大哥,晚清先告辞了!”
  木天看了她一眼,对于这个女子,倒是有些许好感的,不造作,客气温柔又不失骨气,难为还是邪风的朋友,所以他点了点头。
  邪风一听晚清要走,脸上尽是不舍:“清儿,你要走了?我都还没有跟你聊过呢!”
  “天色也不早了,而且红书在外面等着,我是该回去了。”晚清轻道。
  “哦....那我们什么时候再见呢?”邪风不舍地道。
  晚清看着他,而后道:“这家店的饺子真不错,我明晚还想来吃!”说完笑笑地离去。
  站在原地的邪风笑得一脸开心。
  可惜,晚清不曾预料,身后,有一场大的灾难在等着她,要来赴约,又岂是那么容易呢?
  
  87《失身为妾》反抗卷 第八十七章 一石二鸟
  由于心事重重,怎么也睡不好觉,于是清晨时候便起了身,看着四处宁静,鸟语花香不胜美好,于是便走出阁楼,来到园子里散步。
  却不料看到朱月儿与朱柔儿二人也在场,似一红一白两朵娇花。她们两人正在荷花池边喂着金鱼,本想走开,避开她们,可是谁知朱月儿先看到了她,一个招手,笑颜逐开:“二夫人,一起喂鱼!”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如些热情,她若不过去打个招呼,却是说不过去,于是便施施然地走了过去。
  朱柔儿也转了头,一脸娇柔万分地笑:“妹妹好早?”
  “姐姐也能好早,这鱼儿可是有福,大清早便有两位倾城美人儿喂它们!”晚清轻笑着道。
  朱柔儿一听笑得娇艳:“这有了孩子就不一样,这日日吃不好,夜夜睡不好,每天天才刚亮就睡不下去了,只好早早起来喂鱼儿,妹妹也来凑着?”
  她说得委屈,可却是一脸地开心得意,看来,这有了孩子再怎么样,也总归是幸福的。
  “不了啦!你们喂就好了!”晚清婉拒,她不怎么喜欢她们二人,在一起,虚伪以对,是最累人的,还是捡个清静的地方独自坐才是真理。
  “反正大清早也无所事事,一起嘛!二夫人!”朱月儿牵过晚清的手,而后将手中的鱼料递给了她。
  晚清不好拒绝,于是只好勉强答应了下来。
  “我去再拿些鱼料来,你们喂着!”朱月儿笑着道。转身时,脸上闪过一阵狠意,阴狠毒辣。
  晚清于是与朱柔儿两人开始喂着鱼儿,朱柔儿口中得意洋洋:“妹妹啊!不是我说,如今我不能再侍候着夫君,你倒是努力努力啊!别总是提不起半分劲呢!”
  “姐姐也知道妹妹无盐之相,比不过姐姐,夫君是怎么也难看上眼的。”晚清委婉地道。果然引来朱柔儿的得意。
  其实若说朱柔儿这个人,虽然极坏,毕竟是心机不重,什么事只不过是逞着嘴皮子罢了。
  既然她喜欢得意,便让她得意个够,晚清可不想与她争所谓的长短,那些都是无谓的。
  “哎呀,今日的鱼料带得少,倒是完了,红书姑娘,你轻功了得,劳烦你去帮我们拿些个过来吧?”不远处的朱柔儿娇声道。
  红书却是看也不看她一眼:“我要保护二夫人!”虽然爷喜欢她,可是她却最看她不过眼,这个女人,面善心恶,那心可毒着呢!连自己的丈夫都可以出卖,更别说其他了,也只有爷,太痴情才让她给蒙蔽了眼睛!
  可是她红书可不瞎,她可是看得一清二楚,这个女人,是彻头彻尾地坏着呢!
  “这个……”朱月儿娇美的脸上乍红乍白,微带着尴尬,就那么纯真无措地站在那儿,看起来,倒真像是晨露中不堪风雨的花儿一般。
  “红书姑娘,你可不要太不识相,月儿表姐对于夫君来说意味着什么我想你跟在爷身边应该最是清楚不过的!该怎么做,你心里可要有个底儿!”朱月儿故做可怜,倒是朱柔儿不满地轻扯着道,她是明眼的人,知道朱月儿迟早要得势的,毕竟自己还是要靠她的。
  “我只听爷的吩咐,爷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现在我在侍候着二夫人,二夫人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其他的人,休想指派我!”红书向来也不是好惹的料,听到朱柔儿的话,直接应了去,半分情面也不留。
  “你!你可真是嚣张!”朱柔儿气得直喘息,她如今怀有身孕,自持与往日身份不同,想不到,这四婢还是如此不把她当主子看,如何不叫她气怒呢!
  可是偏偏又不敢说得太过份,因为四婢的武功她是知道的。
  “柔儿表妹,算了,我自己去拿就好了。”朱月儿娇柔地道,看起来楚楚动人。
  晚清于是只得出面:“红书,去拿一下吧!”
  红书听到晚清的话,于是应道:“夫人让奴婢去拿,奴婢这就去拿。”说罢一个轻跃,直奔向茶舞阁。
  “姐姐,咱们继续喂鱼吧!”晚清说着这才又蹲下来喂着鱼儿。
  朱柔儿也跟着蹲了下来,却是心中不快,想不到自己一个有了身孕的正夫人,居然还无法使得动那红书,而上官晚清只是一个不得势的小妾,却能够使得动红书,越想心中越是气恼。
  她就是不明白,凤孤既然如此不宠爱上官晚清,却为何会派了红书去侍候她呢?若说一路没有奴婢可侍候,这来到了战城,奴婢奴才一大把的,却为何一直没有换人呢?红书,可是他的贴身侍女啊!
  越想心中越是气妒,捉了一把鱼料,猛地就扔了下去。
  晚清知道朱柔儿必是不满,也未说什么,只静静地喂着,心知有了身孕是她最开心的事情,于是便捡了这事情说道:“姐姐怀了爷的孩子,这生下来,可是凤家的长子呢!身份地位不得了啊!晚清可真是羡慕得紧!”
  “嗯,这是自然!”果然,朱柔儿心机不重,一听到晚清这一番话,果然心中顺畅了许多,脸上阴转多云,娇笑了起来。
  “妹妹也别羡慕,迟早,也是会有个孩子的。”朱柔儿笑着道,心中却是冷冷的暗笑,一个不得宠不受寝的女子,如何怀上孩子呢?!
  真的以为她羡慕吗?
  晚清看着朱柔儿的样子,却只是感慨,她若是羡慕,大可直接拿了腹中的孩子去找凤孤,由不得他不认,滴血认亲,是谁的孩子错不了。
  可是她却是最怕这个的,朱柔儿最爱的宠,在于晚清来说,是最不想要的,她要的,是一心一意的爱,情投意合,琴瑟合鸣,而不是这些需要用所谓的美貌、孩子去巩固的宠。
  “希望如此吧!”她淡淡地道。望着绿波盈盈的池水,荷叶已经开得大片大片了,像一个个碗一般,摆在了水波上。
  只怕再过了两个月,便可看到满池的荷花,还有那一个个香甜美味的莲蓬,浅尝起来新鲜而美味,可惜那时,只怕她是尝不到了。
  朱柔儿见晚清忽然一片沉思,于是又呼呼地道:“哎哟,这有了孩子就是不舒服,人只不过蹲了一会儿就腰酸无力!”说着,她轻轻扶着腰缓缓站了起来。
  晚清顺手虚扶着她:“姐姐倒是小心些儿,有了孩子,凡事都要注意点儿!”
  “嗯,妹妹说得……”一个是字还未说出,朱柔儿忽然如掉了线的风筝一般,一个踉跄,猛地直向前面的荷花池倒去。
  晚清吓了一跳,正待用力去拉她,她已经直直地向着水池中扑掉而下。
  只听见水声扑通,若大的水花溅了晚清满面,惊了她的心,可惜她不识水性,想下去救人也无法,只得拉开嗓子直呼喊道:“来人啊!快来人啊!大夫人掉到水里面去了!”
  朱柔儿在水中拼命扑腾着双手,一沉一浮着:“救命……救……命啊……”
  晚清伸手去拉她,却是发现朱柔儿越沉越远,她的手根本就够不着,她整个人都趴在了地上,却还是够不着。
  “姐姐!姐姐快拉住我的手啊!”晚清艰辛地道,看着朱柔儿在水中挣扎着,早失了魂了,眼眶也红了。
  “救……救我……”朱柔儿伸出一只手来,一够,却够不着,反而是整个人都沉了下去。
  “姐姐!”晚清忽然狂呼了起来,她的心,在看到朱柔儿沉下的一瞬间,犹如掉到了沉湖中一般。
  那一种感到生命消逝的感觉,太过可怕了!
  幸好这时巡逻的侍卫闻声而来,扑通下水,终是把朱柔儿救了下来。
  …………
  此时的朱柔儿已经晕厥了过去,众人赶紧请了大夫,连凤孤,也是及时赶来了。
  他走到门外,看到一脸失神落魄的晚清,却是冷然地走开,走向了泪水满面的朱月儿身边,轻声问道:“怎么了?”
  “孤……柔儿妹妹她……她……她掉到水里面去了!”朱月儿一句话说得哽咽,泣不成声,泪水,流得更是猛了。看起来,伤心无比。
  “不会有事的。”凤孤将朱月儿轻轻一拥,手抚着她的背,安慰着道:“别担心了,大夫不是也来看她吗?”
  “嗯……可是我好怕啊……”朱月儿声音本就柔软轻细,此时这般泣泣而道,当真听着扣人心疼。
  “不用怕,我进去看看。”凤孤道,脸上,也带着丝丝的焦急,原来,也并不至于冷血到无动于衷的。
  风很轻,云缓缓地散开了,太阳明晃晃地挂在半空,已经入了夏,那阳光,带着一种火辣辣的热气,站得久了,只感到皮肤开始热痛了起来。
  汗珠子一小滴一小滴地顺着背脊梁缓缓地滑下着,内衣粘粘地糯湿了大片。
  这天,是一天比一天地热了,让人有些受不了。
  许是怀有身孕,只那么站了不到一个时辰,已经有种耐不住之感。
  看着那一进一出的奴婢,一会儿端水一会儿端药,只不过一个时辰不到,已经连连端了两次药进去了。
  只是掉下水而已,为何却诊了快一个时辰也没有结果呢?而且,竟然还请了两个接生的嬷嬷进去,还让人准备了一大桶的热水……
  难道是……晚清不敢想,只觉得全身十分冷,有种感伤漫延了全身,朱柔儿将腹中的孩子看得必樨命还重,若当真是保不住,只怕那伤心……
  红书站在一旁,见夫人已经香汗淋漓,于是劝道:“夫人,您找个地方歇歇吧!这大太阳下站得久了不好,等会儿大夫出来了奴婢再叫你。”
  晚清摇了摇头:“没事,我就在这儿等着。”
  凤孤也进去了许久,怎么也没有出来呢?都怎么了啊?
  心中焦急不已。虽然她与朱柔儿并不相熟,甚至关系根本就不好,可是,那毕竟是一条人命,一个幼小的生命,她无法坐视不理。
  朱月儿已经哭得两眼通红,那小巧而妩媚的脸庞儿尽是憔悴。
  她喃喃地自责着:“柔儿妹妹可别有事!都怪我,没事干嘛让她喂鱼呢!”
  晚清其实自刚刚一直觉得十分奇怪,因为,刚刚那掉水的一刹那,太过奇怪了。
  她当时虽只是虚扶着朱柔儿,可是,分明她站起来的时候虽然直喊着腰酸无力,可是却是站盘极稳当,并没有踉跄之感,可是为何却在站起来的时候忽然一个猛烈地倒下呢?
  仿佛背后是被人推了一下。
  可是,却觉得不太可能,因为当时,只有她与另一个侍婢在她身边,若说是另一个侍婢,也不太可能,因为她也只是扶着她的一只手,想要推朱柔儿下去,必是要有大的动作的,可是她当时虽然紧张,可回想起来还算清晰。那侍婢当时根本没有什么举动,当时朱柔儿一个踉跄,她就只是拉着她的手尾,所以才会拉也拉不住。
  所以说,那侍婢也是不太可能的。
  那么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也许只有朱柔儿才是最清楚的。
  晚清其实心中也在担心着一个问题,只怕有人是要一石二鸟,借刀杀人。
  当时她就站在朱柔儿身边,朱柔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她的嫌疑是最大的,而且不得宠的小妾谋害有身孕的正室,这样的话,也让世人很容易地就接受了,这一招,若真是有心人而为,那真的是手段太高明了。
  终于,那缕花门缓缓地被推开来,四五个大夫鱼龙而出,却都是垂头丧气地。
  朱月儿第一个冲了上去,拉着当中一名大夫,急切地问道:“大夫,怎么样了?怎么样了?”
  那大夫摇了摇头,一脸遗憾:“哎……”哎了口气,却还是说不出来。
  还是身边另一名大夫轻轻地道:“我们已经尽力了,可是凤夫人的身体本就十分脆弱,胎位又不正,本这个胎儿就难养,这会儿落了水,呛了水,又晕厥了过去,虽然人是无恙,可惜腹中的孩子却是无法保住。”
  “那她现在怎么样了呢?怎么样了呢?!”朱月儿拉着那大夫又急急地问。
  大夫又接着道:“已经喂下了堕胎的药,先把孩子流掉,孩子没了可以再要,主要还是要补好身体,身体好了什么都好说,刚刚不只开了治病的药,也开了几剂强身的补药,有助于强身将来怀孩子的。凤夫人醒后可以吃的,至于她,刚刚情绪十分激动,服了安睡的药,现在已经睡下了,只怕要到傍晚才会醒来。”
  “什么!!孩子就这样没有了?柔儿妹妹如何接受得了,这孩子,可是她的命根了啊!”朱月儿软在了当场,泪流满面,看来凄楚万分。
  凤孤此时走了出来,脸色也不怎么好看,看到朱月儿软瘫在了地上,于是走过去扶起了她:“月儿,你也别太伤心了,人没事就好!”
  “我如何能够不伤心呢!都怪我!若不是我提议要喂鱼,她也不会喂鱼,不会喂鱼就不会站在池边,不站在池边又怎么会掉下水中呢!都怪我!都怪我……”朱月儿边说着边扯着自己的衣裙,自怨自弃地哭着。
  凤孤脸上一痛,将她的手拉住:“月儿,听着!这事与你无关!这件事,如果是意外还好,若是有人蓄意而为,我会让她付出代价的!”
  凤孤说着眼睛盯着晚清。
  他这眼神是什么意思?怀疑是她推了朱柔儿下水的?
  可笑!!
  晚清眼神清冷,既然知道了结果,她也不多作停留,于是携了红书,就要离去。
  凤孤恶狠的声音响起:“这件事究竟是怎么回事,当时你就在旁边,你应该是最清楚的!”
  “爷想要问什么可以直接问,晚清无知而不答的。”晚清回过头,眼神幽冷,如含了深冬霜冻一般,凝视着凤孤,直直地道。
  “孤!柔儿妹妹还未醒来,待醒后再问明白吧!月儿觉得二夫人决不是那种心狠手辣之人的!”朱月儿轻轻地道。
  倒是好人全让她做尽了。
  “好吧!暂且听你的,等晚些柔儿醒了问明一切再说,若不是倒还好,若是的话,我会让她付出代价的!”凤孤冷冷地喝道。
  晚清一个旋转,是一种凄楚,心中却也是解脱,他越恨,才能越坚定她离开的决心。
  这样也好!
  这样也好!
  轻轻地转身,语气轻飘而冷冽:“是非公道自在人心,黑白自有定论,孰是孰非,待姐姐醒后自然明白。”
  
  《失身为妾》反抗卷 第八十八章 反口咬定
  凤孤眼神复杂地看着晚清那萧瑟瘦弱的背影缓缓走去,这才回眼扶了月儿起来:“起来吧!别再哭了,哭久了伤身!”
  “嗯……”朱月儿点点头,还是止不住那泪直流。头低垂着,心中却是百思千转,刚刚凤孤看上官晚清的眼神,太过不一样了。
  那种眼神,交织着一种不解、一种又爱又恨的感觉。
  “我送你回房休息一下,去睡一睡,睡醒了就会好了!”凤孤温柔地道。
  “不要!我要在这儿等着柔儿醒来,她失了孩子,必是十分伤心的,若是醒来没人在身边,我怕她会更难过的。”朱月儿依依地道,眼中泪花欲落,柔弱而温善无比。
  “你也累了,去休息一会吧,让奴婢守着,醒来再通知就行了。”凤孤又道,微叹了一下,手轻轻地拭去她脸颊的泪珠:“别再哭了,哭坏眼睛可就不好了!”
  其实他的心中也是十分的乱,今日的事,看起来并不简单,好好一个人在喂鱼,如何说掉下就掉下呢?
  他刚刚问了当时在朱柔儿身边侍候的那名小丫环,说当时只有上官晚清与她两人在朱柔儿身边,那么,若说是推下水,便只有上官晚清嫌疑最大的。
  可是他心中,又隐隐觉得不太可能,他竟是觉得她的为人,不是那种会做这样的事的人,可是,究竟是什么,让他能够这样信任她呢?
  其实,对于她,他真的是很复杂,一开始,他讨厌这样一个女子,长得不美,却利用太奶的关系要攀上他。
  以为她必是一个功于心计、侍才而骄的女子,可是渐渐,又发现,她并非这样一个女子。他是越来越矛盾了!
  刚刚她转身那一刹那的眼神,让他的心里竟是十分地不安,像是有什么,正在不知不觉地离开他一般,可是伸手和捉,却捉不出任何来。
  “孤,你怎么了?”朱月儿见凤孤竟然在发呆,感到十分奇怪,又带着隐隐地害怕,于是轻轻一拉。
  凤孤被她一拉,回了回神,轻摇了下头,将脑中那些奇怪的想法放在了一边:“没什么!”不愿多说,凤孤只冷冷地道了一句。
  朱月儿有些奇怪,却又不敢细问,于是只体贴地道:“孤,你先去休息会儿吧!我想守着柔儿,等她醒来。”
  “如果累了就去歇会儿,她不会有事的。”凤孤淡淡地道,以朱柔儿的为人,自杀这种事,是不会做的。顶多只会歇斯底里罢了。
  “嗯。”朱月儿柔柔地道。
  凤孤见她坚持,也没再多说,武林大会逼近,许多事情等着他筹备着,这一次,他一定要登上盟主位置。
  …………
  傍晚时分,夕阳西下,那嫣红的光暖暖地撒进屋内时,朱柔儿才缓缓转醒,双眼无神,只是那么直直地望着前方,失了魂儿一般。
  口中喃喃地含道:“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朱月儿赶紧凑了过去,面带忧伤地劝道:“柔儿妹妹,你没事吧?”
  朱月儿的话,朱柔儿似完全听不进去一般,只是那样愣愣地望着前方,而后,泪水,顺着眼角缓缓流下,她的孩子,就这样没有了,那不但是她的骨肉,更是她幸福的寄托,是她所有的希望,却想不到,就这样没有了……
  “柔儿,你这么年青,孩子没了可以再要,你不要这样伤心,这样会伤了身子的。”朱月儿柔软地劝道,一脸的善良殷切。
  “表姐!是有人害的,我不是不注意掉下水里的!”朱柔儿忽然狠狠地道,那双眼里,迸出的恨意,让人望而生寒。
  “有人害的?柔儿,你说什么?”朱月儿惊呼道:“是谁如此心狠手辣呢!竟然如此伤人?”
  她低呼完,声音突然小了下来:“难道是……难道是……上官晚清?是她推你下水的?”
  “我不是被推下水的,我是背后被人击中,才会掉下水的,不过也有可能是她。”朱柔儿心里的恨意排山倒海而至:“她原本是可以嫁入凤家为正室的,却因为出了那等子的事情而只能屈身为妾,她一定是恨我的,因为我做了正室,而她,只是个小妾,而且自从嫁入凤家后一直不得夫君的宠爱,夫君连瞅她一眼也不瞅,而且对她极其地坏,她一定是恨在心中,所以才会如此残害我的!对,一定是她!一定是她!她让人做的手脚的!”
  朱月儿掩下的嘴角微微弯起,是的抹奸诈的笑,再抬起时,却又楚楚无辜:“不太可能吧!上官晚清好歹也是官家小姐,书香门第出身,而且看起来平日里虽然有些冷漠,但也应该不是那一种人的?”
  “官家小姐?书香门第?就是这种人才最是会伪装,表面纯善,内心却狠毒!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就这样被她给杀了……”只说了不到几句,朱柔儿就在心中认定了晚清就是凶手,她恨恨地道,眼泪又开始流了出来。
  “我总是不太信她会是那一种人?”朱月儿却还是如此说着。
  朱柔儿嘴角冷笑:“表姐,除了她,还会有谁呢?只有她,她不但只是个小妾,还是个没有宠的小妾,她怕我占了夫君所有的宠爱,所以她设心处虑地设计陷害!连我的孩子也不肯放过!她这个蛇蝎女子!人不可貌相,她上官晚清,表面看来温良无害,其实才是最毒的人,读的书,全用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