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失身为妾〗第22部分

是取笑道:“世上的人若都如你一样,那才叫一个怪呢!全都是偷儿,那皇帝老儿可就惨了!”
  轻松的话,化开了不少郁气、看惯了邪风平日总是笑脸灿烂,此时见他一脸不郁的模样,还真的是十分不习惯。
  邪风拉了拉嘴皮子,却是笑不出来,只长吁了口气,叹道:“也许各人有各人的造化吧!诚如清儿所说,他虽不好,可是毕竟他却对我是好的,那么我也不必去计较其他的。”
  晚清点了点头。
  邪风将手在后脑勺一抱,而后直直躺了下来:“不说他了,清儿,你到底有没有打算离开凤孤呢?!”
  “我想离开,可是却也要等时机的。”晚清淡淡地道,窗外月色美好,却无法照亮人的内心。
  “离开就离开了,还要什么时机呢!你若要离开,我现在就带你走!”邪风一听到晚清想要离开,整个人猛地又坐了起来,兴奋地道。
  “我若逃走,凤孤又怎么会放过呢!”晚清感叹道:“凤孤的性格我最清楚,虽然他不爱我,可是若是我逃了,,他一定不会放过我的,而且家中还有父母,不能因为我而连累了他们的。”
  想到母亲那柔善而慈爱的眼神,她忽然感到十分怀念,心中的感伤便更浓了,受尽不少的苦,忽然很想,在母亲那温暖的怀中歇一会儿。
  而这种念头,一发不可收拾,突然觉得心中酸楚万分,委屈万分。自己如何也是个娇娇女,却偏要承受着这么多的不堪。
  抱着膝盖,似乎只有这样,才不至于那么难受。
  看着她忽然神伤的模样,邪风很想将她拥在怀中,这个分明柔弱却偏偏又倔强坚强的女子。可是,手伸到一半,又收了回来。
  头倾向了一方,声音沉沉地道:“凤孤那个王八蛋!!总会想到办法的,你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的。”
  忽然,他灵机一动,而后道:“不如,你诈死,你若死了,他还能怎样?”
  晚清听完他的话却摇了摇头:“这个方法我也想过,可是以凤孤的为人,诈死又如何能够躲得过他的眼睛呢!”
  “那倒也是,诈死也要不见尸的!若是有尸体,只要一查便能够查得出来的。”邪风点了点头。
  忽然,就见他整个人飞身一跃,动作敏捷地向着外面飞奔而去。
  晚清也是一惊,怕是这番话被人听了去,若是凤孤知道了,以后的计划就更难了。赶紧站了起来,跟着邪风一起跑了出去。
  就见皎洁月泽下,男子一身雪白长衫,玉树而立,脸上戴一个银色面具,只露出那一双冷清的杏眼。
  邪风在他后面,怒火火地道:“杀手银面,你来这里干什么?!”有银面的地方,就有亡命的人。
  邪风忽然十分担心,银面,不会是谁派来杀晚清的吗?若当真是这样,事情就太严重了,因为银面的杀人之技与他的偷窃之技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从未失手过。
  “银面,你怎么来了?”
  谁知跟出来的晚清轻轻地问了一句,让邪风有些摸不着头绪,转头望着晚清问道:“你与杀手银面认识?”
  晚清轻笑着点了点头。
  邪风这才松了一口气,心中不再担心着,这个人,如果是晚清的朋友的话,晚清的安全就会多上几分。
  “你刚刚说的那件事当真?”银面清冷的声音在月光下缓缓响起,那双杏眸,盯着晚清,一字一字问着。
  他虽然问得突兀,可是晚清却清楚他在问着什么,于是点了点头:“是的。”
  “这件事情,我会帮你的。”他道。
  晚清望着他,感激地道:“谢谢!”本不想求助于他,却料不到还是要求助于他,不知为何,她总感觉,这件事,如果银面要办,一定能办得到的。
  因为他的不凡,不管是杀手的身份,还是雪伶阁的身份。
  “你我,不需言谢!”他道,眼睛,向着晚清凝神望去,那里面,有着一种感情,正在缓缓地升华着,而后一转身,飞跃而去,只道:“等我消息。”
  90《失身为妾》反抗卷 第九十章 风波又起
  可惜,一波又平,一波又起。
  当一个女人的怨恨达到极点的时候,便会变得异常疯狂,会不择手段,心狠手辣。而朱柔儿,大概就是这样的。
  被关于柴房也有两天了,每日就望着窗外的日出日落,月起月落,就是一天过去了。不知是因为武林大会在即,人手紧张,还是因为算准了她不敢逃跑,虽然被关在柴房,却没有人看守。
  不过这样却也有个好处,至少晚上的时候,可以到外面透透气,晒晒月光,换去一日间的沉闷之气。
  银针挑过清粥,又挑过馒头,确认无事后这才安心地拿起筷子食用了起来。
  频频遭人陷害,如今万事都要如此小心,想想,做人至此,也着实是累。
  红书此时正在外与那送饭的婢女交涉着,只因为这两天来,每日都是青菜白米饭,根本就没有营养,红书看不过去,非要去找那婢女。
  她劝了她好久,可是她却怎么也是不肯听,非要去找,其实吃什么都一样的,伸手抚了下腹部,心中温柔地对着腹中的娃娃道,再忍阵子吧,左不过这个月,她就要离开这里了,那时候她就可以好好地照养着她了。
  就见过了许久,红书笑盈盈地回来,开心地道:“搞定了!”
  “别为难人家了,她也只是个送饭的小婢女,人家让送什么她就送什么,也是没法子的!”晚清浅笑着道。
  “二夫人以为我去为难她了?”红书看着晚清眼睛一亮,笑得很意:“我才没那么笨呢!我当然知道她无权无势,找她没用啊!可是她是自由身啊!她可以去给咱们买肉来吃啊!”
  “你这丫头的小心思就是多!真让人想不到!”晚清一笑。“不过我将就吃着就行,不必非要大鱼大肉的,你这样,总还是为难了那小婢的,让人知道,她少不得一阵罚的。”
  “二夫人吃得淡点无所谓,可是孩子却是不能这样子的。”红书看着晚清,轻轻地道,有身孕的人,若是吃得不好,将来的孩子身体也会差的。再者,若是二夫人决定了要打掉孩子,也是要先备好身子的,堕胎,对于女人来说,是极伤身的。
  “快吃吧!”晚清将红书的那一份递过去,其实心中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呢?可是这种环境下,又能如何苛求呢?
  红书点了点头,拿起馒头张口就咬了下。
  突然,晚清脸色大变,手伸向红书手上的馒头拍了去:“别吃!”
  说完这句话,整个人再也忍不住地缩成了一团,泪水,止不住地滑落。
  肚子痛,像是要抽了人的命一般,仿佛所有的肠子都揪在了一起一般。
  “痛!……”她咬着牙齿道,只不过一瞬间,已经整个人血色尽失,脸上隐隐透出黑气。
  红书大惊失色,将口中的馒头全数吐了出来,而后转身抱住了晚清:“夫人……您怎么了?”
  “毒……有毒……”晚清咬着唇瓣,一字一字地吐出来,却是用尽了全部的力气。
  腹中那灼痛感排山倒海而至,喉间一阵热甜,一口毒血便流了出来。
  “夫人!夫人!你要坚持住,红书马上带你去找爷!”看着晚清如此,红书吓得眼泪也跟着流了出来,一把将晚清抱起,直冲向茶月阁。
  遥远着就喊声着:“爷……爷,您快救救二夫人啊!”
  冷森正从凤孤屋内出来,才一碰面,就见红书抱着上官晚清飞驰而来,才到了半路,就让侍卫给挡了下。
  看着情况不对,于是他赶紧上前:“怎么了?”却看到她怀中的上官晚清脸呈紫黑,嘴角暗黑血迹,已经晕厥了过去,一看,便知是中毒。
  于是赶紧步上前,手点上晚清的脉向,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
  红书看着森总管那变色的脸,急怕地问道:“总管,二夫人怎么样?……”她不敢问,是不是没救了,她忽然感到好怕好怕……二夫人,是她这辈子来,第一个带给她亲人般感觉的人,也许也是这辈子唯一一个,她说过的,要好好地保护着她的,可是……可是……却还是没有保护好她!!
  她真该死!
  她真该死!
  只盼着老天不要太残忍了,不要伤害她善良的二夫人啊!
  “赶紧带进去给爷看吧!”冷森严肃地道。二夫人中的毒,只怕不是一般的毒,脉向凌乱不堪,忽冷乍热,而且她竟然还怀有身孕!这样就更加危险了!
  “嗯!”红书点头,急急地跑向凤孤的书房去。
  ……
  凤孤此时正在批阅着各地商号送来一帐务,忽然听到红书惊惶失措的叫喊声,脸上一怒,他最讨厌人动不动则大呼小叫的!而且是在他在处理正事的时候,最忌这样的吵闹声。
  红书也是他身边最得力的手下之一,也从来做事都是最谨慎而妥当的,今早是怎么回事,居然这般大呼小叫。
  才望过去,就见大门“砰”地一声被推开了,红书哭得一脸妆花发乱,手中抱着那个柔软的身体,一进来,红书便直直地跪了下来,哭着道:“爷!您快救救二夫人吧!快救救她吧!……二夫人就要死了啊!”
  凤孤面容虽然不变,同样冷酷,可是心中,却是陡然而升一股强烈的不安,还有一种,恐慌感。
  疾步向前,手点在晚清的脉上,只一刹那,脸上便出出冷森刚刚那样凝重的神情。
  噬血的目光望向红书:“怎么回事?!”
  “早膳中有毒。”朱月儿简骇地道。
  “下毒!我凤舞楼竟然有人敢公然下毒,看来是活得不奈烦了!”凤孤咬牙切齿的道,眼神冷硬如冰。想不到凤舞楼中竟然有人敢下毒,看来这个人不简单,竟然还是下了这种西域的奇毒。
  说完自红书手中一把抱过晚清,而后对着冷森与红书道:“现在若是寻救解药怕是来不及了,我现在为她运功逼出体内毒气,你们为我护法!”
  “是。”
  “是。”
  冷森与红书二人齐齐应道,而后凤孤就抱着晚清步入书房中的暗房中。
  她中的毒是致命火寒粉,此毒来自西域,无色无味,能无形中致人于死地,中毒者腹痛如绞,而且乍寒乍热,冷的时候犹如置身万年冰库中,快成冰人,热的时候犹如是置身火海,全身灼烧,冷热交替,可说是让人生不如死。
  这种毒他一时也无法解救,如今的方法,只能先逼去她体内的毒气,再想方法祛除余尾毒素。
  关上暗门,他将晚清的衣物尽灵长褪去,雪白中透着黑紫的娇躯便呈在了他的面前,看着她身上那渐渐转紫的肤色,他眼中一凛,赶紧又褪去了自己身上的衣物。
  将她抱在自己怀中,而后手上一发功,双掌对着晚清的背上推去,源源不断的内功逼向了晚清。
  时间一刻刻地过去,不只门外的人担忧无比,门内的人也是担忧无比。
  似这种毒,凤孤虽然听过,却未曾真正见过,究竟把毒气逼出来之后会如何,他也不能完全了然,而且,他刚刚脉出,晚清已经怀有两个月身孕。
  只是这个孩子,怕是保不住的了。
  心中不由酸苦不堪,这个孩子,他非常清楚,是他与晚清的骨肉。他甚至,比朱柔儿落胎时更加难受百倍。
  可是此时也无法想得太多了,至少,人能保住,就是万幸了。
  袅袅的气雾在两人身上散着,凤孤额头,一滴滴汗珠划过额际,流入眼睛,再由着眼角,缓缓滑下,已经辨不清究竟是什么流出的水了。
  他不敢分神半分,终于在最后一刻,凝尽内功,发力一推,只见晚清连呕三下,口中吐出几口乌黑的毒血,而后整个人,软软地倒了下来,落在了凤孤的怀中。
  凤孤将她轻轻抱住,拉过一旁的衣物,将她嘴角的毒血拭去,而后自一旁拿出一颗通体洁白似雪的雪玉丸,喂着她吃下。
  晚清幽幽在吐出毒血后,幽幽转醒,朦胧的眼睛看不真切,只依稀看到那男子乌黑长发披肩,一身古铜色肌肤纹理分明,倾城面容,狭长凤眼,高挺鼻梁,微翘薄唇,刀削般凌利的下巴,额角汗水不断,带着足以让人迷醉的蛊惑。
  这个人,怎么看来如此像那凤孤呢?
  可是,只一眼,晚清便否决了。
  凤孤看她的眼神,怎么可能会带着怜惜,带着心疼,带着深情呢?
  他除了对她冷酷无情外,决不会出现其他的表情的。
  这个人,只是长得与他相似罢了。
  不,或许是她临死前的幻影罢了,却想不想,竟然幻想起他来了,当真是奇怪万分。
  难不成,她对他,还存有着希冀?
  真难明白。
  只感觉腹中的疼痛感还没有消失,而且又开始剧痛了起来。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撕裂着她一般,一阵一阵地。
  只觉下体一片温热,有什么东西,在缓缓流出。
  眼角一行清泪,终于不受控制地划落,而后,成串成串地滴落,如断线的珍珠一般,咚咚地落下来。
  心中明白,孩子,终究是保不住了……
  想不到,无论她如何小心,终还是难保住这个孩子。
  她的孩子,只有两个月而已,还未成形……却已经随风而去了……
  紧闭住眼睛,却还是止不住那泪水泄落,这种痛,是那种毒发的痛所无法比的,是一种心灵的痛,刻在了心中,凝在了血中的痛。
  凤孤看着那雪白贴身的亵裤上,那红得刺伤了眼的血色,如一朵正在缓缓绽放的玫瑰花般,正顺着雪白色的裤子,渐渐展开……
  那……是一种生命的消逝……
  是他与晚清,两个人的结晶。
  凤孤的心中,终于开始升起了一种叫作痛的东西。
  将她搂住,头抵在她的颈窝处,默然不语,可是若晚清看得到凤孤的眼,便知道,那双凤眼中,含着泪花。
  “别哭了,孩子没了,我们可以再要一个的,现在最主要的是将你的身体治好。”低低而暗沉的声音带着怜惜道。
  晚清却听不下去,那虚弱的声音凌厉无比:“这是再要一个的问题吗?这是我的孩子!还没有出世,他还没有见到东方升起的太阳,还没有看到皎洁的月光,还没闻到花香,还没淋到雨雪,还没……”
  她说得激动,一遍遍地陈列着。将凤孤的心,更是刺得伤了,他暗哑地道:“别这样子!求你!”
  求她?
  这是他第一次开口对别人说出这一个字。
  可是,这个求字,在晚清此时听来,显得多么地可笑啊!不过,她却还是止住了叫喧,闭上了双眼,而后沉重的声音缓缓地道:“我累了,想休息一会儿。”
  凤孤圈住她的手,忽然间僵硬了起来,她的声音,太过陌生、太过疏离了,仿佛,他,只是一个不相识的人一般。
  这种感觉,让他疯狂。
  忽然一发力,将她整个人纳入怀中:“不要这个样子,没了孩子,我也难过。”
  晚清心中暗笑,难过?
  他会难过吗?
  想必是开心的吧?他一直就不喜欢她的,百般折磨,不过也就是为了不让她嫁入凤家,如今可遂了他的愿了,就算是嫁进来,也受尽折磨。
  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隐入了自己闭眼间的黑暗之中,那里空阔的只有自己一人,那里,能够承载着她沉重的忧伤。
  凤孤抱着她,只感到她身上那种沉郁的忧伤,如一张网一般,不只网住了她,也网住了他,他忽然有些喘不过气来,他突然很害怕,很害怕她就这样沉郁下去。
  而若想让一个人,从沉郁忧伤中脱出,除了用温暖感化她,不然就是用刺激,让她因为愤恨而忘却一些忧伤。
  她必须振作起来!
  于是脸色一变,猛地站了起来,拿起地上的衣服,劲自穿了起来,待到一切穿戴整齐,才捡起她的衣服:“穿上!少在这儿悲冬伤秋!只是一个孩子而已,弄得鬼哭狼嚎似的,让人烦死了!”
  晚清抬起头,望了他一眼,那一眼,恨意浓烈。
  虽然身体虚弱而无力,却还是强撑着缓缓地拉过衣物,一件一件地穿起来,刚刚因为悲伤,没有发现,这时才发现,原来刚刚,她除了穿一件亵裤外,居然连肚兜也没有穿,可是此时,却顾不上那些女性的羞怯了。
  待穿戴好一切,凤孤将门打开,直直地走了出去。
  91《失身为妾》反抗卷 第九十一章 这一个夜
  红书看着凤孤大步走出门来,脸上神情不郁,看不出是伤还是怒,看了冷森一眼,而后道:“冷森,过来拿药方,命个妥当的人亲自去煎,煎好了送去茶香阁!红书,你进去唤她回茶香阁!”
  想上前去询问,却见爷直直走去书房,脸色极难看,终还是没敢上前去问,因为听来,应该是无大碍了,至少,命是保住了。
  因为,虽不知道爷怎么了,可是她却看得出,爷的心情,此时必是不好的。
  她没有问,直接奔向了内室,却见晚清一脸虚弱地靠在石墙上,体下,殷红一片,那红,刺目不已。
  她站在门外,不知如何是好,眼睛,望着那片血红,又望向晚清,而后,泪水如洪而出。
  她知道那意味着什么,那意味着,孩子没有了。
  她一直看得出,二夫人想保着孩子的,那时候,她还天天想着,怎样才能劝二夫人打掉这个不该有的孩子。
  可是当真正面对着这样的结果,她却感到心里十分十分的痛。
  缓缓走过去:“二夫人,红书抱您回屋里休息。”说完后,轻轻地将二夫人抱起,沉默地向着茶香阁走去。
  一路上,繁花未谢,却失了它的美好。
  一路上,阳光直照,却照不去心中的悲伤。
  晚清眼中再不见累,她只是那么直直地盯着头顶那艳阳,盯得眼睛发红,眼睛灼热,却偏偏不让泪水再滴落半点儿。
  任何人,可以伤害她,却不可以伤害她的亲人!
  这时,迎面朱月儿与朱柔儿走了过来,朱柔儿脸上一抹得意的狠笑,带着浓浓的怨恨,而朱月儿,依旧一脸纯真妩媚,仿佛永远是那么无辜的模样。
  见了红书抱着晚清,甚至一脸关切地喊着:“二夫人,您怎么了?您受伤了吗?怎么一身是血?要不要请大夫?”
  连连一口气就问了好几个问题。
  晚清望向她,终于第一次,那双淡然无波的眼睛,在望人的时候,出现了恨意。
  朱柔儿其实也觉得很奇怪,她给晚清下的毒,说是西域奇毒,会让人置身水深火热之中,在煎熬中死去,却不会流血啊?
  除非……
  除非上官晚清有了孩子,想到此,朱柔儿心中一凄,想起了自己的孩子,可是只一刹那,就被她心中满满的怨恨冲了去。
  她冷冷一笑:“上官晚清,滋味不错吧?”只可惜了,刚刚得来消息,红书竟然带着她去找爷,而爷,竟然亲自为其发功逼毒。
  上官晚清竟然没能死去!
  晚清望向她,虚弱无比的声音带着深深的感伤,缓缓地对着朱柔儿道:“姐姐,我说过的,事情不是我做的,只希望你莫要轻信了恶毒之人的谗言,这样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的。”
  晚清知道是朱柔儿下的手,可是她却没有恨她,其实朱柔儿也是一个可怜的人,她做了别人的替身,却不能得善果,又失了孩子,如今还被真正害她的人蒙在鼓里,她,才是最最可怜的人。
  “你不要再狡辩了,整件事,就是你做的。”说这话的时候,朱柔儿心中,却忽然少了许多底气。
  心中也开始存了怀疑,因为,若是上官晚清做的,她何必在这个时候还要来辩解呢?她应当是十分恨她的啊?
  她还想着,至少她死不了,也要看她嘶叫痛苦的模样,却见她晕着那浓浓的忧伤,却是越发地平静。
  她心中的快感,突然不知道哪儿去了。
  其实,整件事,再彻头彻尾地想想,似乎,真的是没办法确定当真是上官晚清做的。可是事已至此,下毒的事做也做了,她想后悔,也找不到回头路了,只能强行认定是上官晚清了。
  晚清看着朱柔儿脸上一变一变,知道她是把她的话听进去了,那么便好了。
  而后又转向朱月儿:“你很厉害,善于伪装,扮猪吃老虎,借刀杀人,却还是心至狠心至辣,我是小看你了。不,我小看这人心了,才会落得这般田地,我自认栽!”
  晚清缓缓地说着,忽然眼神一利,忽然一发狠:“不过,朱月儿,你听好了,该还的,总是要还的,你欠我的,我一定会全数要回来的!!”
  她上官晚清,什么都能忍,可是,任何人,也不要动她最亲的人,若不然,她全不会放过的。
  朱月儿心中一冷,想不到,上官晚清竟然会知道一切是她所为的,而且还反应如此激烈,居然如此直接地就说出来。
  看着柔儿望着她时有些疑惑的眼神,朱月儿绝美的脸上忽然扮得眉眼惊慌,颤颤地道:“二夫人,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你知道的,朱月儿!”晚清却不受她这一套,满心的恨已经浓得掩不住了。她的语气,如含了冰霜一般。
  “夫人,看来你对我是有些误会了……”朱月儿还想狡辩,红书却是眼神如刀般瞪了过去:“走开了啦!解释什么,谁是谁非最是一目了然,你的真面目,迟早是要被拆穿的!”
  红书说完,抱着晚清赶紧就要走,晚清的身体此时十分虚弱,必须静休。
  “我真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是不是因为我一个外人呆在这儿,碍了你们,所以你们就要这样……这样……”朱月儿说着说着引泪而泣,倒真像是被人冤枉了一般。
  红书看着她那帮做柔弱的模样,更是大怒,吼着道:“你不要再装可怜了,扮什么扮!迟早,你的直面目会公诸于世的,你这个心肠毒辣的女人!”
  “红书姑娘,你不要血口喷人,任何事情但凭证据,这样诬陷人是不好的。”朱月儿柔柔地道。
  晚清却是眼神一凛,对着红书道:“我们走吧,不必与她在这儿争执。”虽然此时腹痛不止,她却未显露出半分伤痛之感,而是咬了牙根一脸镇静。
  这是她为人的一种倔强。
  朱月儿欠她的,她会全部要回的,不急于这一时的。
  …………
  夜凉如水,晚清却睡不着。已经赶了红书去睡了。她想一个人静静地缅怀她那未出世的孩子。
  原本以为,人生终于有了寄望了,她在这个世上又多了一个亲人,却不料,会出了这样的事情。
  只怪她一直心软,一直处处容人,处处不计较,却害了孩子。
  黑暗中,她的眼睛睁得极大,盈着泪光,那泪,湿了枕边,伤了人,这无声的哭泣,只有窗外那一轮明月,才能明白。
  忽然,眼前一闪,只看到窗外一个黑影一闪而过,再想看去,却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黑暗中,一个男子飞身而入,身形修长,一身黑衣溶于夜色中,一个转身,那张倾城面容,不是凤孤还是谁。
  他缓缓走到晚清的床头,手轻轻地抚上了她那昏迷仍然皱着的沉痛面容。
  他从未见过她如此沉痛的时候,以前的她,不管何时,总是一脸冷淡镇静,纵然你将她伤得多深,她也没有露出痛苦的表情,反而是一脸倔强无比。
  可是今天,他看到她,眼中那掩不去的脆弱与痛苦,还有那,从不曾见过的怨恨。
  看着这样的她,他竟然不知如何面对,因为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的,她没有发现,他在窗外已经立了很久,他本想等着她睡下了再进来,可是看着她双眼圆瞪,对月落泪不止,他再也忍不住,只得隔空点丨穴,点了她的睡丨穴。
  手抚过她的额际,将那凌乱的发梢轻轻地理顺,她的肤色本就是偏白,十分净白的那一种,今日更是显得苍白得找不出一点儿血色来,白得,比那一轮月还要皎。
  轻叹了一口气。
  轻轻地拉起锦被,为她掖好。
  却发现,睡中的她,泪水还是不止。
  看着那紧闭着的双眼中,泪水缓缓地滑落,浸湿了枕芯,他忽然感到心中闷堵得慌,痛苦无比。
  这个女人,竟开始占据了他心中的一份位置。
  修长食指轻轻划过,想接起那晶莹玉泪,可是却发现,那泪,似成串的珍珠一般,无论你如何接,也接不完的。
  缓缓地低下头,冰凉的唇,吻在了她同样冰凉的眼角,原来,泪竟然是咸的……
  他突然猛地抬起了头,看到晚清如此伤神的模样,他只觉得感伤漫延了全身,一直扩散。
  终于,再也无法忍受,手一扫,点开她的睡丨穴,一纵而去。
  …………
  晚清只觉得忽然之间似做场梦一般,分明,她刚刚看到一个黑影的,可是,却在眨眼之间竟然晕了过去。
  难道是因为身体虚弱而导致精神不振才会看错了,可是,这种感觉,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在之前,曾经也发生过一次。
  如果一次是偶然,那么第二次,便不会再是偶然了。
  可是她身上,却没有任何的伤痛损失,而且,被褥被掖得整齐,显然,是真的有人来过,只是这个人,对她而言,是善不是恶。
  只是这人究竟是谁,为何不肯当面见她,要如此偷偷摸摸?她如何也想不出,印象中有人必须如此来见她的。
  忽然,窗前又是一个影子一闪,晚清赶紧张眼望去,却见一雪白身姿背着月泽缓缓跃入。
  是银面。
  晚清扬起虚弱的笑容:“你怎么来了?”
  “你看你,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到底怎么回事?”银面冷冷的语气说道,那双杏眼中,满满是愤怒的杀气。
  这个样子,倒真的极像一个杀手,银色面具带着刺骨的寒意,一身白衣,再加上这杀气腾腾的眼神,一身森冷,让人见了都有些心寒。
  “中毒了。”她嘴角一抹冷冷的笑,带着感伤。
  “谁下的毒?!”他眉眼一紧,仿佛只要晚清说出是谁,那个人,当场就没命一般。
  不过,银面,也确实有那个能力,江湖中从不失手的第一杀手,一剑毕命,根本无人能够挡得住的。
  “整件事,都是朱月儿在背后使的鬼。”晚清缓缓地道。
  银面冷道:“朱月儿?慕容黔的妻子?”
  晚清点了点头,而后接着道:“就是她,她使计让朱柔儿掉了孩子,又利用朱柔儿想要杀了我,可惜杀我未成,却……却……却让我的孩子没了!…………可是,我不会就此罢休的,朱月儿,千不该万不该,害到我的孩子,任何人,也不能伤害我的孩子!我一定会叫她血债血偿的。”
  银面从未看到如此狠厉的晚清,可是,这种丧子之痛,确实是让人难以平复的。
  “我去帮你杀了她?”他问。
  “不要!”晚清轻轻地道:“这件事情,我会自己找她报仇的,不假任何人的手,我要让她知道,人命不是儿戏,不是她想杀就杀的。”
  “嗯。”银面点头,他能够理解晚清这种心情,亲人被伤害的痛,是最让人难忘记的:“我会做你最有力的后援的。”
  “银面,我要离开凤舞九天。”晚清淡淡地道,中有离开这儿,她才能得到真正的强大,才能不受限制,才能复仇。
  “我今晚来找便是为了这件事情的,我已经安排好了,以你的想法,唯有诈死,才能够真正地摆脱凤孤,而诈死,又要让凤孤那么精明的人不发现,唯一的方法就是死不见尸,而武林大会那一天,刚好有这么一个契机。”
  “什么契机?”晚清迫切地问。
  “武林大会是在落日涯边举行,而落日涯处,却是一个死涯,每年掉死在下面的武林人士不在少数,却无人能够探得下去的法门,可以说,只要掉下去的人,没有一个活口,都是必死无疑的。而恰巧,落日涯中间,有一个石口洞,到时候,你想法借机会跳下涯去,我令了夏青在石口洞等你,只要你掉下,她会及时接住你,你们在洞内等到散会后,我自会去接你们上来的。这样,从此就没有上官晚清这个人了,你就可以真正地重生了!”银面细细地道。
  “谢谢。”她一直知道,银面若出手了,必定能够想到好的办法的。
  果然,这个方法妙不可言。
  “我说过,对我,你不必言谢!”银面又道。
  “银面,我想学武!”她道,眼中是坚定的。只有习武,才能够真正保护好自己,保护好身边的亲人,真正立足于江湖。
  “学武?为什么?”银面问道,有些不明白晚清为何突然说起这个。
  “只有学武,才能够保护好自己,保护好自己身边的人不受到伤害。我不想再看到,另外一个亲人受到伤害了!”晚清带着一种决绝的感伤道。
  孩子的打击,对她太大了,她一生中,真正的亲人没有几个,所以,每一个,她都视若珍宝,只想尽了全力去守着,去护着,不让她们受到伤害。
  可惜她的力量太薄了,所以,她要让自己强大起来,才能够保护好自己身边的每一个人。
  她不能,让她的亲人再受到伤害了。
  “我说过的,我会做你最有力的后援,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会帮助你的。”银面沉着地道。
  “银面,谢谢你!”除了这句话,晚清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银面对她的发了,让她无以回报。
  “我说过多次了,你不必谢我,当我愿意对你好的话,你只管接受,可是当我不愿意对你好的时候,不管你如何做,我也不会对你好的。”银面道,他从来,是独立于人群之外的,以前,除了夏青,还有那人之外,他极少接触其他人。
  而晚清,是他第一个想接近想主动对她好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