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失身为妾〗第23部分

人。连他也不知道为何,只是那第一眼,就让他无法对她视而不顾了。
  也许这便是佛说的缘吧!
  “可是除了这一句话,我再也不知道能说什么了。”晚清低低地道,心中感叹,一直以来,她都是淡然处事,从不想与人争半分田地,只是在尽量不伤到任何人的情况下维持着自己,可偏偏,总有人,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来伤害她。
  幸好不管何时,她的身边,总还有着真心为她的人,若不然,这混沌之世,真不知道如何才能Yin立不倒。
  只是,人的成长,为何总要付出那么那么多的代价呢?
  难道蜕变,真的就那么那么地难吗?
  “好了,不要想得太多了,赶紧养好身体,我还等着教你御蛇之术呢!而且武功主要有好的身体底子才成的啊!”银面很少一口气说这么多的话,他为人清孤,少与人接触,说话也总是意简词骇,而安慰人,更是首次如此。
  “我会养好身子的,你放心。”晚清坚定地道。
  “这就好!”银面点头道,其实知道,晚清心中的痛有多深,似她这种倔强的人,若非伤到极深,又如何只露出刚刚那痛苦的表情呢。
  伸出手,对她道:“我为你把把脉。”虽然知道凤孤已经为她运功祛毒了,可还是不放心,觉得还是自己再脉一下方放心得下。
  晚清伸出手,银面沉神一脉,却是脸色带着冷青:“想不到江湖竟也有人有这致命火寒粉,看来,这朱月儿不简单啊!这种毒,莫说是江湖,就是西域之内,也是少见,此毒剧烈无比,也幸好凤孤及时为你运功祛毒,否则毒气攻心,必死无疑!”
  “朱月儿又如何会简单呢!”冷冷一笑,晚清虚弱地道。
  “那个女人,可真是心狠手辣!可惜还有余毒未能祛清,看来,这要以后慢慢疗养的,不过,你这身子,只怕往后,会经常受这寒热之苦的。”银面沉重地道。
  “至兴保全了我的命。”晚清凄楚不已地道。
  一时,二人沉静了下来,似乎那沉沉的忧伤,浓得月色也掩去了。
  忽然,晚清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抬头问道:“五日后便是武林大会了,莫说正常情况下凤孤就不会带我去,毕竟我不会武功,又不是正室,去了也只是添乱,而且我如今的身子这般差,他更是不会带我去的。”
  银面沉思片刻,而后道:“这个问题好办,我会以飞雪的名义胁迫凤孤带你去的,毕竟他今年对盟主之位势在必得,而飞雪在江湖人士的地位中却是占据力量不小,所以他一定会答应的。”
  银面想了一下又道:“不过你的身体如今实太差了,只怕到时候会撑不住的。”毕竟,中巨毒加上堕胎,是最伤女人的身子的,而晚清从前的身体就娇弱不堪,这次,只怕更是挨不住的。
  “不会的,我一定会坚持得住的,做人做事凭的是一口气,只要我想去做了,我就一定会坚持住的。”晚清道。
  瘦小而苍白的脸上尽是坚定,分明看起来脆弱得如一尊玉瓷娃娃,仿佛一碰就碎,可是那一双眼睛中,却如在刹那间,蒙上了纱布一般,带着坚定不能移的感觉。
  看似温柔娇弱,却偏偏是最坚强的女子,带着那一抹倔强,绽放着独特的色彩。
  “我该走了。”银面虽然不舍,但是也知道此地不宜多留,比竟是在凤舞楼中,侍卫众多,若非他武功了得,一般人也是无法进来的。
  “银面,你刚刚来了多久了?”听到银面要走,晚清才想起刚刚的问题还没有问,于是问道。
  “怎么了?”银面问,有些奇怪,晚清怎么忽然问起这个问题呢?
  “在你来之前,我仿佛看到窗外有一抹黑影,可是又看不真切,只一眼望去,后来就仿佛睡着了般,一点印象也没有,也不知是眼花还是身体虚弱所致,所以问下。”晚清道。
  银面摇头,而后紧张地问:“我一来就进来了,也没见有任何人在这里。你有没有受到伤害呢?”这件事看来不简单。
  “到倒没有,醒来的时候还是如此,仿佛就是一场梦一般,可是,我却感到,那不是梦,而是有人来过屋内,而且我的被褥,还掖得整整齐齐的。”晚清道,心中的疑惑却是更深,究竟是何人呢?
  “总之万事要小心点儿,敌我不分的时候,尽量不要轻信他人。”银面道。
  晚清点头:“嗯,我知道了。”
  “那好,我走了!”银面道,而后飞身而出。
反抗卷第九十二章落日涯
推开窗扉,暖暖的晨光透了进来,还有那淡淡的花草清新的香气,沁人心肺,可惜,往日这最爱的情景在今时开来,却无法透入她晦涩的心底。
她的孩子,他并没有为她讨回公道。整件事,如同没有发生一般,只是静静地过去。仿佛一切都只是平常一般。朱月儿、朱柔儿,依旧快乐地过着每一天,而她,只能独自坐在屋内,舔着自己的创伤,一遍又一遍,而后,将恨意,一遍又一遍地增了起来。他也算是孩子的爹啊!
别人不清楚,他是最清楚的,可是,却居然无动于衷,连查找凶手的意思也没有?!就这么当成没事一般。若伤害的只是她倒也罢了,她从来不指望他会对她另眼相看,会为她做任何事情,可是那个人是他的骨肉啊!他竟然能够做到如此冷血无情,她当真是要佩服他了!不过,他不为他的孩子找回公道,她自己也会为孩子找回公道,她的亲人,不会白白地就这样死去的!她的心中,立下誓言。………………算算,都已经第七天了,今日,就是武林大会举办的日子!战城的人,想必全都赶了过去的。场面一定十分宏大壮观的吧!心中存着期待还有一丝焦虑,期待着离开,焦虑着是否能够成功。因为知道昨日,仍没听见凤孤让她一同前去武林大会的事情。不知会不会是不同意呢?如若他当真不同意,她便只能偷偷地去了,只是,若是那样,却怕害了红书,毕竟她出事,而红书又是凤孤派来保护她的人,只怕凤孤会怪罪红书的。望向红书,她正拿着一束鲜花在插着,看起来雅兴不错,似乎近日来她的颓废让红书十分忧心,所以这几天来,她天天一大早就去采了鲜花来插,似乎想让那活力可以让屋内可以不再那么伤郁。可是,心中的伤,又岂是外界所能抚得平的呢?她极少如此伤感的,可是当真伤感起来,却是会比任何人都浓重的。“今年的武林大会想必会比往年热闹得多吧!”它淡淡地道,毕竟,今年这一场大赛,人皆知道,是慕容黔与凤孤的决战。两大云国大人物的对决,想必是极精彩的。而且加之之前放出的那些关于慕容黔私恶的流言蜚语,已经有人放话会在武林大会上将证据公诸于世。示人对于这种拆别人的台,挖别人的底的是最是热衷关心了,再加上一些相关连得人要复仇,要讨公道,所以,更是热闹了。
“嗯。应该会很多的。今日落日涯上,必是十分热闹不已的,各大门派全部来齐,还有那些所谓的侠士之流更是多。”红书点头道。
“好想去看看啊!”晚清轻轻地道,说这话时,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愧意。
“我也是好想去看,可惜了、、、”红书心中也是十分想去看看的,可是此时二夫人身体如此虚弱,而且还处处有人在陷害,她是如何也不能去的,她一定要守在二夫人身边,保护着二夫人的。就在主仆二人心事重重的时候,门外来了个人,一脸严谨,表情客气而疏离。竟然是森管家。晚清心中舒了一口气,她就一直担心着,幸好还是成了。淡淡一笑,福了一礼:“森管家大驾光临,有事吗?”“二夫人说重了!”冷森望了晚清一眼,而后道:“爷吩咐了,让二夫人准备一番,一同前往武林大会。”晚清心中虽是明白,却故意装得不明白地问:“武林大会?我不识武功,去了只会给爷添乱而已。”“二夫人不必担心,您去了,自然有人会保护好你的。这一次是飞雪姑娘出面邀请您异同前去抚琴助兴的。”冷森沉稳地道。其实心中也不甚明白,为何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飞雪,就独独喜爱二夫人,为了二夫人那是连连破例,又是请二夫人上台同台献艺,又是请二夫人去切磋琴艺,如今又邀了二夫人一同前去武林大会助兴,当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只不过这次武林大会,虽然有着十拿九稳的把握,不过,这个飞雪,虽说是风尘女子,可偏偏,在战城中,是这些武士心中的一个天女,她的一句话,顶得上半个武林盟主的话,所以爷衡量再三才决定同意了她的请求,让二夫人也一同前往。毕竟被她这种人欠一个人情,将来是不会亏的。“原来是飞雪姑娘。”晚清淡淡一笑,说不出的温柔动人。冷森看了一眼,忽然有些明白,为何二夫人总是能打动人,是的,便是这一脸的淡然轻笑,不管是以前的淡漠,还是现在的忧伤,都让人内心触动。“那么我们走吧!”晚清道。冷森却是看了一眼她身上那件素色的衣裙,而后道:“夫人还是回屋中换身华丽一些的衣服吧!毕竟大会来的人都是江湖中有名气的人,若是这样子去了让人看看不太好的。”晚清低头看了眼身上的衣服,赞同地点了点头。的确是太素净了,一身月牙无花长裙,长发也只是以丝带轻轻系着。看起来却是显得太过清素了,只不过刚刚失儿,却也不想穿得太过华艳。但是也知道森总管事一片好意,毕竟,肉食待到凤孤开口训斥,就不好了。而且也怕凤孤待会儿借机不带她去。所以还是换一身适中的好。“那我去整装一番,请森总管稍等。”晚清有礼地道。“夫人,爷在半个时辰后启程。”冷森轻道。“我明白了。”晚清点了点头,而后携了红书赶紧回屋中去换衣打扮。……长发盘起,挽了个垂月髻,一支和田白玉簪子斜斜插着,再无半点装饰,身上一袭双层修边翻叶荷摆裙子,织绣着春花嫩黄披披肩,看起来雅气而得体。即不显得花俏艳色,也不会太过素淡,雅而不艳。
点绛唇、画青眉、扫胭脂,淡淡妆容,研秀灵气的女子便出现在了镜子中了。她不会是最美的一个,却永远会是最让人记在心上的一个,红书心中想着。手拿玉梳,为她一遍又一遍地梳着柔顺青丝时,心中,不知为何,竟然生出了几分不舍与伤感,而且她从早上一直眼皮在跳,仿佛感到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般。此时听到森总管说让二夫人一同前往武林大会,心中的不安更是强烈。可是却又偏偏觉得也并无什么不妥,毕竟是与也一同前去,再不济也有爷自爱,不会有事的啊。可是心中就是不安,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去的妥,避开任何的危险才是正策。于是声音有些沉闷地劝道:“二夫人,不如不要去了,虽说去的都是些群雄豪杰,可是毕竟是江湖武林的大典,各色人物都会有的,自然也不乏一些粗俗武夫,只怕到时候那个若乱起来,会伤及其他的。”
“没事的,红书。”晚清安抚道,其实她也知道红书是为她好,可是若换做平日,她也是必不会去的,倒不是危险不危险的问题,主要是她本就不喜欢凑热闹的人。可是,这次是为了她的计划的,如何能不去呢?她的计划,就只差这一步了,离开的目标就要实现了。轻缓的声音道:“你不是也想着要去吗?这样的机会几年才一次,错过了多可惜呢!”“红书虽然想去,可是二夫人的安全更重要,那种地方,人蛇混杂,别说是不识武的人,就是识武的人,闹不好,也会没命的。”红书担忧地道,那一年武林大会不是闹的乱,一个位置,那么多人想坐,又岂会不乱,江湖武林,比的是武,又有多少人暗计使诈!一动起武来,就会乱。武林人士不比文人相士,武文弄笔,只费一张口腔子,那动起来,可就是拳头刀剑相对,而且常常会因为混乱而祸及无辜的。如果会武功倒也罢了,二夫人柔弱女子一个,到时候,她怕保护不了她的,因为混战的时候最是难挡的。晚清看着红书但有的模样,心中热流滑过,有这样一个人,全心地为着自己,这便是上辈子结的缘来着。
雪白素手轻轻地握住她的手:“红书,如果真的乱起来,你就先要保护好你自己。你不想我出事,我更不想看到你有不测。记住,不论何时,都要保护好自己,好好地活着!”很想对她道出自己要离开的事情,可是,最终,还是忍了下来,这件事情,还是不让任何人知道的好。
“二夫人,您怎么说出这样的话,奴婢是那种只顾自己的人吗?!”听了晚清的话,红书手上一顿,急急地道:“就算奴婢没了命,也是要保住二夫人您的性命的!”
“我、、、”晚清开了开口,却终还是没有说下去,是真的不知道如何说才好,如何说才对,只好低头作罢。红书很奇怪,晚清说话从来不会这样欲言又止地,于是问道:“夫人怎么了?”“没什么,时间也差不多了,赞美赶紧过去吧!免得跟不上。”晚清淡淡地道。“嗯。那就走吧!”红书应道,心中却总觉得二夫人今天十分不对劲,仿佛心事重重,有什么事要说似的。可是看了时间,却是不早了,怕耽误了时辰爷会生气,于是没有再问,只想着等回来了再问。可是,她却怎么也没料到,已经没有回来问的那一天了。……凤孤坐在马车中,狭长而深隧的凤眼,却穿过那车窗帘子的细缝正盯着不远处一个路口,带着丝丝的期满,却又复杂无比。直到看到那转角处,缓缓走出那娇柔而婉约的女子走来的时候,他的眼睛似夜空中被点亮的萤火一般,闪泽了起来。那女子素雅淡妆,淡然微笑的脸容清丽宛若秋菊,一身嫩黄长裙称得人如三月里的春花般温暖照人。她不是别人,正是梳洗一番后的晚清。看着整装待发的车队,晚清加快了步伐,走到了森总管跟前,有礼地道:“让大家久等了!”“不会,夫人来的刚刚好,我们正准备要出发。”冷森也同样有礼地回道,心中十分赞扬晚清的性情,永远那样淡然而有礼对待每一个人的女子,毕竟是少的,他见她不管是对待任何一个丫环奴才,永远是笑意盈面,客气有礼,从不会去看轻任何一个人的。所以,红书才会在跟了她之后变得那么死心塌地。晚清注意到,这个车队,只有一辆那车,就是凤孤坐的那一辆黑而大,华丽无比的马车。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冷森却是手一扬,指向凤孤所坐的马车:“二夫人,快上车吧!”“好啊!”晚清点了点头,脸色,却是一下子清冷了许多,想到要与凤孤同车,心中多了几分感慨。记得那一次,也是同车,那时候刚刚嫁与他为妻,那时的心情,却还是带着几分天真的幻想,此时,却仿佛已经沧桑了许多,那些暇思,仿佛都如一场梦一般,那么地不真实。手一拉,借着红书的力,跳上了马车,掀帘而入,选了个离他最远的角落端坐下,淡漠的眼没有看向他一眼,只是微睑下来,静静地坐着。听着马车轳轳之身、声缓缓响起,终于,她人生的另一段旅程开始了。凤孤看着她那淡漠而疏远的模样,忽然心中有些发疼。可是,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想不到他堂堂商界奇才,却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了词穷。“去了之后安份点儿,别给我添乱子!”冷冷的语气冲出了口。可是说完,他便后悔了,为什么就是没办法拉下面子对她温柔一点呢!分明他就不是这个意思的,他只是想告诉她,去了要注意自己的安全的。可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又如何能够收得回来呢?
只听得她冷漠的声音轻轻地应道:“爷放心,妾身一定会谨守本份的。”“嗯。”他应了一声。而后,又是一阵沉默、、、、、、周遭只听到马奔车滚的声音源源不绝于耳,还有着十分热闹的打招呼声,想必整个路上,都是人烟。晚清的心,忽然开始漂移起来。车外人流似海,喧闹无比,车内,却隐入了一种诡异的沉寂中一般。两人沉默不语,晚清一脸清冷淡漠,而凤孤,一脸阴害。这时,马车停了一下,似乎有人在打着招呼,凤孤眼中一冷,怒意迸出,冷森应该知道他最恨这些寒暄了,居然还让马车停了下来。却在这时,听到外面有人朗声到:“可真巧啊!在路上也能遇见凤少爷!”是慕容黔的声音,只是想不到,竟然在半路遇上了,真不知当真是缘分还是蓄意的呢?有这巧的事情吗?听到他的声音,凤孤脸上地阴冷一转,带了几分冷森森的笑颜,而后撩开车帘,对着马上的慕容黔道:“真是巧!想不到在这儿还能遇上慕容盟主!”“是啊!想不到啊!今日这场盛会,可是比往年要热闹得多呢!”慕容黔接着道,而后才望向晚清:“凤夫人,你也要一同去参加武林大会?”晚清正好坐的位置是在门边的,所以,他们的寒暄,她看得一清二楚,只是脸容一片清静,做出事不关己的冷漠样,却不料慕容黔还是要扯上她。抬起头,淡漠的语气轻道:“是啊。”慕容黔对于晚清的语气也不尽然在意,似乎目的也不在此,只是由转向凤孤:“看来凤爷还是对二夫人较为喜爱的啊!携美同往,确是增加了许多乐趣的。”凤孤冷冷一笑,却没有回答。就知道慕容黔一人在哪儿说的欢快:“身边有个女人确实是好的,我这阵子因为月儿不在身边,许多事情都少了贴心的人照顾。”晚清听完慕容黔的话,有些奇怪,他怎么忽在说起这样的话,这不太符合慕容黔一惯得作风,他的寒暄,从来不会是没目的的。而且她也一直奇怪,为何发生那样的事情,慕容黔就没想过以朱月儿来作令箭呢?却在这时,看到慕容黔后面跟着的那一辆马车,心头冷冷一笑,原来不是没有想到,而是在寻着时机捉回罢了。看来,凤孤这一盘算盘,还是打得不够亮的。马车中的人,必定是朱月儿的。想来,凤孤也是察觉到了吧,他脸然一凛,望了过去。而慕容黔只是脸上一笑,十分自得:“所以刚刚特意去了凤舞楼,将内人带来了,而且此事还要向凤爷你说明一下,以免误会。去的时候正巧凤爷不在,那些吓人不长事,还有阻止,可是为了不误了大会的时辰,所以我便用抢的,相信凤爷不会怪罪的吧?”他说完哈哈一笑。凤孤心中震惊,他留下的人,全是精兵强将,而且还特意将月儿安置在密室中,却想不到还是被慕容黔找到了。开来,是凤舞楼有内奸了。脸上却反而回复了一脸镇定,笑得兹意:“是那些下人不长事,如何怪得盟主呢!我回去还要教训他们一番呢!”“那可就好,慕容这就放心了,那咱们赶紧赶路吧!以免误了时辰就不好了!”慕容黔大笑地道,而后一策马,先行走了。凤孤放下车帘,脸色却变得铁青,晚清心中想笑,却还是没有笑出来,只是沉静地坐在那儿,一语不发。不过她倒是奇怪,以凤孤如此聪明之人,又如何会想不到这一点呢?居然没将朱月儿藏起来,弄得让慕容黔又给带了回去,这回不是麻烦大了?看着凤孤阴沉的脸,晚清只是敛下了眼,静静地坐着。凤孤看着晚清自始至终连看也不看他一眼,心中生气。落胎一事,他心中也有气,伤他的孩子,他如何会不报仇呢?只是目前时机未成熟。而且,晚清也不过问半句,自那一天后,从未主动找过他,如果她开口,他会向她解释一番的。“你就没什么要问?”他语气冷硬地问道,但是,这已经是他最难得的让步了。晚清抬头看了他一眼,眼中的淡漠,让凤孤心也寒了。
只听见她冷若冰的声音轻轻地回道:“没有。”而后冰冷的眼朝着外面望去,不再看他。凤孤凤眼一冷,幽光乍现,黯沉如墨的眼如万年寒冰,手猛地拉住了晚清的手,喝道:“你就非要这样子才满意吗!”晚清却冷冷地看着他捉住她的手,而后深深地网络他一眼,眼中却更是淡漠,语气柔软谦恭,却听不出半分感情:“爷,是妾身不对,妾身惹您生气了!”硬是让凤孤一口气发不出来,将她的手用力一甩,而后转过脸不再看他。整个马车,一时间,如凝了冰霜一般。…………很快的,落日涯就到了。步下马车,晚清当真被面前这惊人的场面吓了一跳。
她一直知道这个大会一定是十分庞大的,可是没想到会如此盛大,几乎整个战城的人都集合在了一处般。人山人海,黑压压一片,只看到成片
的人群,还有成片的旗贴,当真是十分壮观。幸好秩序还好,看来战城城主费了不少苦心的,不至于乱成一片,各派各帮都画地为界,各占一方。凤舞九天的位置在正台的前方第二排里,相隔的位置竟然是雪伶阁,而第一排,是慕容山庄还有战城城主。看这样子,全是有经过安排的,由强至弱,由大至小的排列着。只是想不到,雪伶阁,居然与凤舞九天并驱,在江湖上的地位,倒真是不简单的。跟在凤孤身后,晚清只是沉静着一张脸,安娴而行,来到位置上,她也是拣了一处做下,而后沉默不语,等着大会开始。抬眼望去,只见银面也已经坐在那儿,一身雪纱飘渺轻纱,面附轻纱,依旧那般绝代风华,清傲神秘。不知为何,分明他是男子之身,可是看着他的女子装扮,竟感觉不到一丝丝的冷硬。那种男性的冷酷,被他诠释成了一种女子的冷傲。绝代风华的人,大概就是如此吧!此时大会还未开始,人群除了焦急地等待着外,还有极大多数不忘一览佳色,直朝着银面张望,不过她却至始至终只是静静地坐在那儿沉然不语,目不斜视,却自有一身绝姿引人望之。
晚清向着一旁望去,断崖口处,无人走近,看来,众人就极惧这一处断崖的,涯口不大,却依稀可见那涯底雾气缓缓而升,让人一望脚底也生了寒意。抬眼,就见凤孤朝她看来,她对上后,眼色一冷,而后移开。这样喧闹的地方,永远与她,格格不入的。看着旭日扬扬升起,武林大会终于开始了。
战城城主站到台上,致了大片致词,到底说了些什么,晚清没听进去,大不了也就是一些寒暄客套之类的话,只是他的那一句正式开始她倒是听进去了。她如今的心思全在如何去到落日涯处。原本以为人们是拥在落日涯旁的,可是此时一看,那一边是隔了不段距离没人靠近的。若是他贸然走过去,必是会让人阻止的,除非能够有封号的吸引力,可以前去众人注意力,她才有机会走到落日涯口。
可是目前看来,是不可能的,只有静候时机了。……大会比赛分五轮,以抽签而定,抽到谁就对谁。今日是首轮,对于那些武功高强的人来说,犹如轻拈花儿,轻而易举,所以一番下来,慕容黔与邪风二人都轻轻松松三招之内战胜对方,下了场来。一切都那么有条不续地进行着,只有晚清,心中开始焦虑了起来,因为冷森与四大婢女都守在四方,更别说周围的其他侍卫,她想走去落日涯那儿,并不容易。终于,在凤孤上场的时候。心中掂量再三,只有这个时候最适合行动了,因为凤孤上场。必是会吸引不少人的注意力,毕竟,对于凤孤的实力,许多人只是听说,却并未真正见过。而且凤孤上场,她做事业方便了许多,因为虽然她再不济,却还是个二夫人,别人是不敢怎么阻她的。
于是她缓缓地站了起来,向着飞雪那儿走去,只能如此了,先转移了注意力再说。红书起身就要跟来,晚清摇了摇头:“我只是过去一会儿,不会有事的。”红书心中焦急着爷的作战,又不放心二夫人,于是心中犹豫了一番,却是顾这又顾不上那的。晚清却淡然地道:“不必担心,我只是过去雪伶阁罢了,这儿这么多人,不会有事的,我去一会就回来了。”红书见二夫人是去雪伶阁,想想雪伶阁虽说是艺阁,却也是高手如云,而飞雪又想来待二夫人不薄,在她身边,想来是不会有事的,而且如今各路豪杰芸集,量来也不会有人敢使坏的,于是也没跟去。而且此事台上也打得激烈。
当真是巧,凤孤抽中的对手,竟敢是黑龙帮的帮助黑林,黑林在江湖中也小有名气,一把大刀使得虎虎生风。所以凤孤上去后并不急于一下子解决,刚刚连着几场紫都是强弱太多,两三招之内就结束,台下的人看的一点兴致也没有。而此时,那黑林虽不灵活,却胜在一身蛮力,还有那拼劲,倒是招招杀招,一时倒是可以应付一番。台下的人哄了起来,总算看到比较热血的场面,时机难得,趁着这档口,晚清冲着银面使了使眼色,而后趁着人群哄乱,缓缓地向着落日涯旁移去。而当红书发现的时候,她已经站在了涯口处了。红书刚刚因为爷打得激烈,而且二夫人在飞雪姑娘身边,她也放心,一时不察,只顾着台上的爷,等她回眼再要去找二夫人的时候,却是人群中寻遍,只见那一抹淡黄直直地站在了落日涯口,在看到红书转眼看来的时候,微微一笑,带着解脱的快感,轻轻一跃,跳下了涯底。吓得她整颗心也跳到了喉口,大声呼道:“二夫人,不要啊!、、”那一声喊,肝肠寸断,带着万分的惊恐惧。
黄棋想不到红书反应竟是如此激烈,其实她刚刚就注意到了上官晚清向着涯边而去,只是她摸不清她的目的在何,本想提醒,可是心中却有一个反声音在阻止着她,最终,她还是没有开口,任由上官晚清一路向着涯边走去。红书这一声呼喊,乱了凤孤的心,本在台上打斗的凤孤,只是与那黑林过招盘旋,也没下杀招,本想是先扬起对台下的热情,毕竟,这样单调的打法,只一招就将人扔下台,太没趣了。可是,他如何也想不到晚清会跳涯,听到红书的呼喊,他心中大惊失色。一转身,只看那一抹淡黄在演变直直跳下,又是大惊,手一扬,就要追去,却见黑林大刀紧追着不舍,一怒之下,不愿恋战,一个盘旋腿,直直地将黑林踢落台下。可是那时已晚,他再转望去的时候,那一抹娇颜,已经是了踪迹,直直消逝在了那一片无底的涯中。他忽然感到,整颗心,一时间,似乎落了空一般,口中那一声“晚清”就深深地断在了喉处,如果也发不出来了,只能愣在当场。他怎么也想不到,上官晚清,会是用这种方式离开他的。可是,她为什么要在他开始渐渐明白自己的心的时候,却如此绝烈地离开呢?不只如此,在场的邪风,更是如狂了一般,直直奔了过去。却只来得及看到那黑暗无底的涯底,却哪里还有那一抹芳香的存在。邪风本性情中人,不似凤孤,纵然心中再是深痛也不会哭起来。他却不同,就那么直直地跪在了涯边,泪水直直而下。什么男儿有泪不轻弹!什么男儿膝下有黄金!他什么也不管,他只是要他的清儿!他的清儿、、、完全不顾形象地就在那儿大哭了起来,边哭边哭着他的清儿。
可是,涯下雾气腾腾,却哪里有人回应他呢!
复仇卷 第一章 物是人非
话说这边从涯边坠落的晚清,掉到半空,便被一线翠青长绫圈住,卷入了一旁的石洞里。 望向夏青,就要说出感谢的话,夏青却是用手将她一捂,而后另一手指着上面。 晚清会意地点了点头,上面全是武林高手,个个耳听八方,此时就在这个石洞口离涯口不是特别远,而且又四处空旷,只怕出了声音,容易让人察觉。 于是静静地坐在一边,刚刚红书那凄厉的声音,犹如回声一般,盘旋在耳边,久久无法散去,红书已经是将她视为亲人了,看到她跳涯,必是十分难过的。她却只有狠下心来,残忍地不去告诉她真相,让她以为她死了。 还有邪风,他想必也是那最难过的人之一的。 才想着,就听见涯上响起他那朗气的声音,带着哭腔喊着:“清儿、、清儿、、、”一遍遍地在涯中与回声重叠,而后绕成一首伤感的歌。 她低下头,无声的眼泪划落而下,是她对不起他们的。 是她是他们如此伤心,可是,如若不如此,她却如何得到重生的。 夏青一直看着面前这个女子,却忍不住,似也被感染了那郁愁得忧伤一般。 其实她一惯来最讨厌看到的就是女子哭哭啼啼,女人应当做的是自强自立,任何时候,以柔弱博取同情是最不可取,最无能最虚伪的。可是当看到上官晚清落泪的模样,她却感不到半分厌恶感,只是感到那深深地亲情浓郁。 其实刚刚,当上官晚清跌落的那一刹那,她其实有瞬间的分神的,无言望天,她守在银面的身边已经多年,可是,银面却只是将她当成一个共同进退的搭档,从不曾将她当成是一个女子看待,她一直以为,银面生性冷漠,对人本就是如此,毕竟一直以来,他除了她以外,根本就没接触其他的女子。 而且他又身负血仇,不动情感,可是当她看到银面看着上官晚清的时候,她才知道,她错了,一直都错了,他那里是不想动情,只不过是不对她动情罢了。 他喜欢的人,是上官晚清。他为了上官晚清,破了多少例,只是一个认识不到一个月的女子,她就不明白,为何他就那样地爱上她了。 她想过的,如果上官晚清死了,那么,就没有人与她争了。 可是在那最后一刻,那黄身身影闪到眼前的时候,她还是撒去了她的绿绫。 只因为,她是骄傲的,她不愿枉做小人。她的情,要公平地去争取,如果上官晚清当真更适合他的话,她也会,放手祝福他们的。 上面的声音很乱很乱。 只听到一遍一遍呼喊着她的声音,是邪风,还有红书。 可是,纵然心中不舍,却还是要做下这个决定的。既然做下了这个决定,就不能再回头了。 ………… 一个月后,已经物是人非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