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失身为妾〗第27部分

不是要收买姑娘,只不过是对姑娘的一些补偿!姑娘乃是天仙般的人物,自是世俗之物所不能买下的!这,只不过是希望得到姑娘的原谅罢了!”冷森慢慢的道,倒是镇静自如,似乎胸有成竹一般。
  晚清看着他的模样,却是心中更不舒畅。这个凤孤,倒真是阔气,居然一口气,就送了二十箱珠宝过来,而且箱箱都是贵物,就为了一句原谅?
  可是,他阔气,他富有,并不代表可以买到任何东西!
  “冷总管,这些你都全带回去吧!无功不受禄,这些东西,我是不会收下的,我要的东西,我会凭能力去赚,这些赠物,我是不会收下的,不管是以什么名义送来的都好。”晚清对着他静静地道。
  “姑娘,这事情我就不好做主了。”冷森却是一笑,带着几分为难。
  “冷总管,这事与你也不相干,你回去只需告诉凤爷,是我晴天坚决不收的岂不就成了?”看着冷森那为难的脸上带着几分狡诈,晚清有种不好的预感,冷森这只老狐狸,可是凤孤的军师啊!他沉着而狡诈是出了名的,看他的模样,就仿佛,早设下什么圈套等着她上勾一般。
  “我倒也无所谓了,就是身后这一帮抬着礼过来的人就麻烦了!”他说着侧了下身,指向了他身后那四十几名抬了箱子进来的奴才。
  就见几十人齐齐跪了下来,大声地哭了起来。
  你若当场见到一下子四十几个身高力壮的汉子猛然跪在面前那种景象,你便知道那情景是多么地吓人了,当然,晚清也是吓了一大跳,整个人猛地退后了一步。
  眼睛盯着这群痛哭着的大男儿,脸色却并不好看。
  心思百转,却是忽然间有些明白什么意思来,这个凤孤,果然是狠!不过却还是开口故意问出:“冷总管,这是什么意思?让几十个大男人在晴天面前哭,也是礼吗?这礼还真是让人觉得奇特啊!”
  “晴天姑娘误会了,这不是冷森叫的,而是他们自己的真情实感而发的。”冷森眼中闪过一丝赞赏,刚刚看着晴天的反应,他已经猜出晴天已经知道他的目的了。
  可是还能如此自如的模样,却是少见。
  “晴天姑娘,求您好人做好事,将礼物收下吧!”
  “是啊!晴天姑娘,求你好人做好事,将礼物收下吧!”
  “求您了……”
  冷森话音刚落,就听到那四十几个大汉齐齐地哭求了出来。
  她眉头一皱,却是心中软了几分,他们的样子,的确不是假装的,只怕是凤孤用什么威胁他们的。
  见晴天不语,那些大汉哭得更是厉害!
  “晴天姑娘,您就答应吧!咱们一家老小全指望小的了,若是无情不答应,凤爷一定会解雇了我们的,那里叫我们一家老小如何生存啊!”
  “是啊……是啊……爷说了,若是晴天姑娘没收下礼物,就将咱们全赶回老家……”
  ……
  一时间声音倒是声声刺耳,让人听得心也软了下来。以前看过一群女人大哭就已经感觉十分凄惨,却想不到,男子大哭的场面,更叫一个凄惨。
  幸好周遭被夏青微微清了场,若不然,这场面,才叫一个惊人呢!
  这个凤孤,可真是够狠的。
  晚清脸上怒气渐渐隐起,蕴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对着冷森,如清风般道:“凤爷以为晴天是心软之人?会国为如此而收下礼物吗?”
  “那倒没有,爷没这个意思,爷只是说了,若他们无法将礼物送到,这么简单的任务也完不成,那么留着也没有用了,就让他们全回了老家去!”冷森只一副从命的模样,应着晚清的话,倒是脸色如常,不起半分变化。
  晚清咬牙暗骂了一口,这个冷森,还真是狡猾!
  “若是我坚持不收呢?”她对着冷森问道。
  却未见冷森说什么,那群大汉,又哭喊了起来,窝囊的模样让人又气又无可奈何,因为她知道,许多人,为了生活,确实是无可奈何的。
  “晴天姑娘你都看到了!”冷森状带几分无奈地道。
  晚清看着他的模样,却反而笑了起来,笑得让冷森有些莫名其妙。
  他自是不知道,她心中已有一计了,这次的送礼,倒是让她的计划又提前了几步呢!倒是船到桥头自然直,柳暗花明又一村。
  “即是如此,看来晴天只能亲自走一趟了,可不能因为拒礼,而害了四十几户人家三餐不接啊!东西就放下来吧!待我去与凤爷说了再说。”说完素手轻轻拭了拭长发,妩媚一笑,让冷森更是莫名其妙。
  晚清却是看着暗自好笑,你有过桥梯,我有张良计,倒要看是谁算计了谁?
  ……
  凤孤也想不到,晴天竟然会亲自来到这凤舞楼,倒是十分吃惊,不过虽然吃惊,面上倒是不显示半分,依旧一派地慵懒,看到晴天来了,于是一笑:“想不到晴天姑娘竟然亲自来了!真是有失远迎啊!”
  晚清一笑,自有风情流转:“凤爷如此厚爱,送来那么珍贵的礼物,晴天若不登门拜谢,岂非失了礼节!”
  听到她的话,凤孤心中微微有些失望,到底还是那种爱财的女子,他看她清冷而高雅,只以为不会是这样的女子,可她却坦然收下,而且还跑来道谢,一时失望之色油然而生。
  他还以为她会拒收,还特意交待了冷森以那些工人的工作作要胁,看来倒是有些白费工夫了!
  到底,还是没有上官晚清那般清风傲骨!
  “那倒没什么,只要晴天姑娘喜欢便好!”不起兴致地道。
  晚清看着他那失望之色,心中暗笑,看来,凤孤,也没有传说中那么地厉害的,于是妩媚一笑:“只不过,这礼物实在太贵重了,无功不受禄,晴天又如何能够收下呢!可是全然不收又拂了凤爷的好意,所以晴天想了想,觉得当中那翡翠玉枕倒是极喜欢,便收下了,其他的,还望凤爷让人收回。其实凤爷也是因为思念令夫人心切才会如此而为,晴天也没有真的怪罪。”
  凤孤听罢她的话,心中暗赞,倒是处事极圆滑,处理地十分得体,即婉转地回应了他,又不会让两人都失了脸面。
  他也爽快,没有再说什么,只道:“好!即是姑娘开口了,凤孤也就不再强求,不过只要姑娘喜欢,随时可以来拿。”
  “多谢凤爷!”晚清轻轻福了一礼。
  “姑娘免礼!倒是凤孤今天的行为太过失礼了!”凤孤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却是一闪而过,快得让人以为是看错了。
  “凤爷客气了!”轻轻地道。
  凤孤一扬眉,身边的婢女会意,赶紧出去奉了茶进来,速度倒是十分快速,只不过一会,便奉上了上好的碧螺春。
  茶杯雪白晶莹,暗刻着一株兰花,看起来十分高贵得体,晚清轻轻拿起,细细地欣赏了起来,不由赞道:“这茶杯倒是好看!晶莹如玉,瓷薄而轻盈,却又不透温度,可是上好的锦瓷!”
  凤孤听完却不搭话,只是掬一抹邪笑,悠悠地轻抿了一口,等着她喝完茶再开口。
  晚清香檀微张,轻轻地抿了一口,而后缓缓闭上了眼睛,脸上尽现陶醉之色,半晌,才张开眼睛,却全是惊喜之色。
  “仙品甘露,茶香清淡,余味无究,带着甘甜,饮下后唇齿留香,这茶,极品,这泡茶的水,更是极品!”
  说后对上凤孤,换来凤孤的更深的赞赏之色:“晴天姑娘果然品味不凡,只这个口,倒品出了茶中的真味!”
  “凤爷过赏了,这茶,任谁喝了,也要赞赏不绝的!”晚清腼笑着道,却是又再喝了一口。其实这茶,她在以前,就曾喝过,一直也觉得是茶中之极品。只不过她如今是以晴天的身份品茶,自己要略称赞一番,才不会显得突兀。
  其实心中的心黑却是在家茶上,一直等着门外的声响。
  她刚刚来的时候,可是故意地大摇大摆,就是为了让凤舞楼主人知道她来了。
  想必,一定能够招到想招的人吧?毕竟,那派来了人,一定已经透了不少事情给朱月儿朱柔儿了,若是她如此大摇大摆地进来,她们还无动于衷,那也太能忍了吧?
  果不其然,听到外面那细碎而急促的脚步声缓缓传来,她心中暗自一笑,面上却是神色自如,不露半分余色,手中茶又轻轻地抿了一口。
  而坐在正位的凤孤,在看到门外渐渐走来的那两抹身影之后,却是脸色骤然变得难看,凤眼微微眯起。
  只见朱柔儿缓缓走了进来,倒是看来十分有礼的模样,轻轻一福身:“爷,柔儿来给您请安了!”
  “嗯!”凤孤冷冷地应道,却是脸色生硬,带着一丝厌烦。
  “孤,这位姑娘是?”朱月儿轻轻地开口了,那双含了水般的美眸轻轻地望向晚清,向凤孤问道。
  不等凤孤开口,晴天倒是先开了口:“奴家晴天,见过慕容夫人!见过凤夫人!”
  心中冷笑,这一声孤,叫得还真的亲热,只不过看凤孤的脸色,似乎并不怎么开心呢!
  她也让雪伶阁的人暗中查探了,似乎慕容黔死后,凤孤并没有要娶朱月儿的意思,而且还似乎对朱月儿十分冷落,不似之前那般深情。
  不明白是什么原因,不过心中倒是有些消恨。这样的朱月儿,要对付起来,就容易地多了!她会让她明白,真正的痛苦是什么的!
  她偏要叫她们一声慕容夫人,想必听到这个称呼,她一定十分生气吧?可是却又无可奈何吧?
  “原来了近来出了名的雪伶阁花魁晴天姑娘啊!当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晴天姑娘,比传说中还是美上几分呢!真真是让人看着心动不已啊!”朱月儿柔笑着道。可是心中,确实是怒火直升。
  这一句慕容夫人,直踩在了她的痛处上。
  她恨,她怒,可是她却不能表现出来,依旧漾着一抹纯真的笑容。
  她一定会嫁给凤孤的,任何人,也不能阻挡她的,她看得出来,凤孤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一般,自从那一日落日涯大会之后。
  对她,不同去如以前一般地痴爱着。她不愿承认,是凤孤在利用她。
  不管如何,她相信,迟早,她一定能够再重得他的心的。
  这个凭空冒出来的晴天,是最大的劲敌,凤孤从来不是一个会主动去追求女子的人,可是却连连寻了晴天两次,而且据说今日在船舫上,竟然还强吻了这个晴天,这是个不好的现象。
  她不会让她有机会阻止她的路的。
  “慕容夫人过奖了,慕容姑娘国色天姿,才是让人羡慕不已呢!”晚清灵动一笑,却是婉约动人。望着朱月儿眼底那一抹怨与怒,只作看不见,心中却是冷笑了起来。
  这,只是个开始而已!
  “晴天果然人美而且还有礼,真是的,让人难以想得到,雪伶阁风尘之地,竟也能出这样的女子!”朱柔儿,总是最不能掩好心中的怒的。
  看吧!
  刻薄的话立马就出来了,还真是可笑,这话,任谁也听出是在讽刺,这样说出来,不是失了她晴天的身份,而是失了她这个堂堂盟主夫人的身份。
  也太没肚量了!
  晚清却是眼底一睑,稍微带了几分黯然之色。等着别人为她出头。
  果不其然,凤孤声音冷冷地道:“你来,就是为了说这个的?!”显而易见的怒火人人听得出来。
  “夫君!柔儿……”朱柔儿委屈地道,却是娇美的脸上一派惊慌之色。似乎也未料到凤孤会为一个风尘女子而喝她。心中是又气又恨,却不敢表现出来,她知道,凤孤最恨这人善妒的。
  她虽然妒恨,却也只能强忍着。
  “好了!别说了!”凤孤狠狠地道,却是对她不留半分情面。见到这两个人,他就心中烦躁。连自己也不知道,当初,为何会如此喜欢她们。
  若非晚清的死让他清醒过来,他还会一直以为自己喜欢着她们,一直地盲目下去。
  这两个女人,心肠太毒了!
  他却一直纵容自己去忽视这一切!
  “是,夫君!”朱柔儿心中怨恨,却也知道自己什么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的。于是静了下来,也不再开口。
  倒是朱月儿,故做起善良好人来了。
  “晴天姑娘,你也别介意,柔儿也并无其他的意思,她的意思只不过是想说晴天姑娘您如清荷般出淤泥而不染罢了!”
  晚清心中冷笑连连,她倒是觉得朱柔儿虽然可恨,倒还不会故做娇态让人看了心中作呕,倒是这个朱月儿,心计深沉,分明歹毒之人,却又要故做善良纯真。
  “晴天本就是风尘女子,凤夫人说得也没错,不过晴天虽身在风尘,却也中存善,持一身清白,不愧对任何人!”晚清清冷地道,抬起的头,冷冽却是不屈。
  “当然,姑娘一身傲骨一看便知的。”朱月儿笑着和着。
  晚清却只是轻轻一笑。
  晴天说话的时候,凤孤一直注意着她,他越看,越发现,这个晴天,太像晚清了,尤其她刚刚说话的语气,那一番正义不屈的神色,更是像极了那时的晚清,眼神坚定,声音清冷,却是带着竹般的不屈不挠。
  他不相信,有人,能够相似至此,他心中的肯定,每看她一次,就加深一次。
  不过也快了,上官晚清,虽然聪明绝代,虽然清冷孤傲不屈不挠,可是她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亲人。
  她永远,无法割舍得下她的亲人的。
  所以,想要她承认自己的身份,说难,也并不难的。
  看着她们一来一往,他只沉默不语,暗自注视着。
  “谢谢夫人!”晚清笑着道。
  “说这些做什么!晴天姑娘如此女子,让月儿十分欣赏,真想结交晴天姑娘这个朋友!不知可否……”朱月儿忽然出乎意料地说道。
  可是晚清,也不觉得奇怪。
  朱月儿的心思,她虽不能全猜出来,可是有一点,她却猜得出来。
  她想与她结交朋友,只怕是为了方便除去她的。
  毕竟,她可是最擅于伪装的女子了,只要一个不小心,就要落入她的圈套中的。
  但是,她却是正在等着她撒网,而后,她再在网中布局,让朱月儿跳进来。
  所以,听到她的话,她只轻轻地说了一句:“承蒙夫人如此爱戴,晴天一介风尘女子,如何能攀得上夫人呢!”
  “胡说了!”朱月儿笑着啐了一口,而后道:“朋友又岂能分贵贱呢!若是分了等级,那可不就是失了真诚了!”
  “晴天妹妹!”朱月儿倒极会套近乎,话才说完,就亲热地叫了一声,唯恐人家不知她的心一般。
  晚清心中冷笑,可是面容却保持着淡然轻笑,不愠不火,浅笑如墨。
  凤孤却看出了端倪,却也不阻止,只是笑道:“看来,你们倒是挺投合的!”
  “晴天姑娘不但美丽多才,而且性情温柔,让人见了一眼就喜欢了呢!”朱月儿赶紧接着道,绝美的容颜上一朵纯真的花。
  “嗯!”凤孤嗯了一声,脸上似笑非笑,倒是看不出什么表情来。手中茶盏轻轻放下,修长的食指轻轻地托住了下巴,他倒是不介意朱月儿要结交晴天。
  他非愚昧无知,一直受她所蒙。他当然看得出她的居心。
  但是他却不介意她的居心,因为她若经常请了晴天过来,至少,少了他的一些事情,而且在他看来,只要他有心要阻,月儿也做不出什么太大的事情来,再者,如今的晴天,可不是以前的晚清呢!
  “倒都是倾城美人啊!若站在了一起,也是战城的一大美景呢!”说这话时,脸上凤眼微微而眯,带着一丝猜不出来的捉摸。
  虽然晚清不知他何意,但是想也知道,绝非好事的!
  可是不管如何,各人心中一把算盘,倒是看看最后谁将谁算计了!
  于是她也漾起一抹笑容,同样绝美,同样倾城。
  朱月儿听完却是腼腆一笑,软软地说道:“孤最爱取笑人了!这美不美景倒不知道,不过后天初一,月儿想去远山寺拜佛,不知晴天姑娘可愿一同前往?”
  她说完扬着笑询问晚清,晚清看着她伪而善良的面容,心知只怕这一趟拜佛之路并不好走啊!
  不过,她倒不介意一同前往。
  “好啊!晴天一直听说远山寺的佛祖很灵,一直想去只是没人陪同,倒是夫人圆了晴天的心愿呢!”
  “好,那到时要出发我就顺带着去接你一同前去?”朱月儿笑道。
  晚清没说什么,只是淡笑着点了点头。
  
复仇卷第七章,缘起何因
  晚清站在门口,看着这华丽而宽大的马车,倒是愣了一下。
  想不到,凤孤对朱月儿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居然连自己专用的马车也让给了朱月儿用。
  只见车帘拉开,朱月儿娇美的脸庞微微露了出来,只见她巧笑着唤道:“晴天姑娘,赶紧上车来!”
  晚清点了点头,按住兰英递过的手,轻轻步上马车。
  可是当看到车内的人时,却是大吃了一惊,脸色变了又变,最后才回复了一脸平静。
  浅浅一笑,微侧身行了个礼:“想不到凤爷也在车上,凤爷也要一同前往吗?”
  晚清轻轻地问道,心中却是心思细转。若是凤孤跟去,事情就要难办得多了!
  不过想想应该不太可能的,他不是那种信佛之人,又如何会去礼佛呢?希望只是顺路吧!
  可惜天不如愿,晚清才想到此,就见凤孤笑得邪气地道:“今日无事,倒与你们一同前往,也看看远山寺的风景!其实佛家文学,博大精深,有时候静心地参悟佛法也是一件好事!”
  看着她那略带几分为难的表情,凤孤暗中轻笑。
  他,就喜欢做一些让人出乎意料的事情,若是事事都让人猜得出来,便太没意思了!
  “想不到凤爷竟也是个喜欢佛法之人!”晚清轻轻一笑,却看得出他根本醉翁之意不在酒,倒不知道他究竟要做什么呢?
  马车缓缓地向着远山寺行去。
  一路的繁华街市渐渐远离,行入了一片宁静而闲雅的山间小路,不过远山寺素来香火旺盛,尤其今日初一,更是有不少人去寺里进香。
  一路上,朱月儿总是与她聊这聊那,倒也不算太闷。
  朱月儿毕竟还不算是草包美人,学识上倒还算是渊博,而且她总是装得十分纯善而温柔。
  只不过今天看来,她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的模样,几次三番望着窗外,似乎有什么事情,不过想必这件事情,对她极不利的。
  就在这时,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有些奇怪,透过车帘望去,不在半山腰处,却还没有到达远山寺啊?怎么突然停了下来?
  就听到外面嘶喊打杀声响起来。
  晚清心中明白,却只是装得不懂,脸露微讶地道:“难道有刺客?”
  余光却侧向一旁的朱月儿,只见她脸上乍青乍白,似乎脸色不怎么好看。
  想来,她应当不是那种如此愚蠢之人的,凤孤要跟来,还让人在半路截杀。
  突然心头一亮:难道是……凤孤是临时起意的?她尚且来不及通知那些暗手?
  这也是极有可能的,不过,她倒是要自认倒霉了,凤孤忽来的这一招,只怕把她的计划被打得极乱了。
  脸上浅笑而出,无辜地说了一句:“这刺客倒也真是大胆,连武林盟主的马车也敢来惹,倒是不怕死啊!”
  说完掀起车帘,向着外面望了去,只见外面二十几个黑衣刺客,但是武功看来并不怎样高深,只有三个武功比较厉害的,其他的都是一些普通的角色。
  只见冷黄棋与侍卫们正在与之搏斗,当中的胜负显而易见,缓缓放下车帘,轻轻地道:“别全灭了口,倒是留下个活口查一下是谁这么大胆才是!”
  说完问向朱月儿:“夫人说是吧?”
  “当……当然了!”朱月儿软软地道,脸上却有些僵硬,那倾城的脸上一片雪白,看来,这些刺客,只怕不是什么忠勇属下,只要不拿下来,势必能够问出个究竟来。
  “夫人不必担心,我看啊!这些人的武功也不是顶级的高,侍卫们会制服他们的。”晚清悠悠地道,状似一片关心。其实心中却暗自好笑,害人终害已,便是这个道理,人,若总是心存恶意,终究有一天,是要食到恶果的。
  “我……我没有担心啊!”朱月儿心中对这个晴天恨得咬牙切齿,却偏偏无法说出,只能恨得吐血。
  她也想不到,今天凤孤会忽然说要一同前往礼佛,她记得,他以前就是极讨厌礼佛的,从前她也曾经叫他一同前去拜佛,却被他回决了,想不到今天却主动要一同前往。
  只怕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为的只是眼前这个贱女人而去的。
  他忽如其来的决定,让她措手不及,根本找不出时间可以通知那些人不要动手,哎,白费了力气也就罢了,这些人,死了就死了,她不在意,她只担心这些人并非什么忠诚之人,只怕被凤孤这种强手段的人一逼,什么事情都会供出来的。
  那时候,她要如何是好啊!!
  “夫人还说没有担心,你看你,脸色苍白,都冒出冷汗来了!”说着体贴地用手绢轻轻地拭了拭她额角的虚汗,而后笑得妩媚:“看,手绢子都让你给拧坏了!”
  朱月儿气得全身颤抖,却是欲发不得,只能隐恨于心中,这个晴天,可不是一般的人!只不过,想跟她斗,她还嫌嫩了些,这一次是因为凤孤的忽然同行才搅了她的计划,若不然的话,她便知道死的滋味了!
  “是有些紧张!”她故做腼腆一笑。
  晚清却也不再戏弄于她,只是好整以遐地等着他们拿下这些刺客。
  而凤孤,却只是慵懒地靠在那儿,一身丝绸轻附在他那修长而结实的身体上,整个人看起来十分邪媚。乌黑的长发只系了一根黑绸,由于是直斜靠着,已经有些松垮,更有几缕落在了额头,凤眼微眯着,那身悠闲地望着前面的晴天。
  倒是个聪明的女子,越看,越是喜欢。
  手轻轻一摆,摇开车帘,对着窗外面冷森道:“叫人留下活口,查出背后主谋,看这些人,不是冲着月儿来了,就是冲着晴天姑娘来了,切不可掉以轻心。”
  其实他岂有不知道这些人的背后主谋,只不过此时尚且需要朱月儿来加这把火,所以,暂且留着她。
  “是。”冷森声音冷谨地道。
  晚清倒是未料到凤孤竟下了这道命令,看来真的让人拍掌叫好。
  闲闲地坐在那儿,看着身边的朱月儿紧张地地那儿淌着冷汗,心中快感渐升,原来,她也不是什么心存善良之人!
  凤孤看着她眉眼中散着淡淡的笑意,忽然也觉得十分暖和,于是便任着她玩着去。
  不一多会,二十几个刺客,二十个被杀,还剩几个已经被制服。
  冷森面前请了命:“爷,刺客已捉,你是要亲自审讯还是押后待处置?”
  朱月儿一听却抢先地道:“还是押后待审吧!何须为了几个刺客而误了拜佛的圣事呢!”朱月儿心中想着,若是押后,她自有办法可以封住这些人的口,让他们永远也供不出她来。
  凤孤却是看向晚清:“晴天姑娘以为如何?”
  “我觉得还是现在审讯为好,毕竟夜长梦多,这可是危及性命的事情啊!早点知道早点做好防范,若又拖得久了,只怕误事,礼佛之事贵在心意。只要咱们有心,早去迟去都是一样的,佛本慈心,自己也希望我们先要爱惜生命的。”晴天依依地道。
  “也不必急于这一时半刻之间,待回来后再处置也可以的。”朱月儿赶紧接道。
  而凤孤,却是懒懒地道:“就依了晴天姑娘的意思,当场给审讯一番。”凤孤却是看也未看朱月儿,直接就道。
  “是!”冷森应道,而后转身去办。
  晚清想了想,轻笑地道:“我下去看看吧!从未遇到这般事情,倒是有些好奇!”说得明快,其实她就是怕凤孤应得爽快,只怕等会问出去朱月儿搞的鬼,又掩了下去。
  而她,可不给他们这样的机会的。
  说完拾起衣裙,缓缓地走出,在临下马车前,忽然转头冲着凤孤与朱月儿展了一抹甜甜的笑容:“凤爷、慕容夫人,是否要一同来看?”
  朱月儿猛地摇头,脸色却十分不好看:“不了,你去就行。”
  “那好,晴天去去就来!”说着握了兰英的手跳下了马车。
  就见冷森正在审问着当中一人,那人倒是看起来还有几分傲骨,他的头微微斜着,冷森冷刀般的眼眸盯着他喝问,他也不开口说什么。
  晚清走了过去,倾城面容上浅浅地笑:“你们的目的是什么呢?”
  那个望着她的脸有一刹那地困惑,而后头一扬,却是咬口不说。
  一旁的黄棋冷眼一瞪,手中剑轻轻一挑,只那么轻轻击去,便刺中了那人的脖子处,只见那细小的伤口处有血珠子飞溅而去。
  剑口不深,未伤及要害,却是吓得那个破了胆,大声嚷了出来:“不要杀我啊……我什么都说出来!”
  晚清嘴角一抹弯笑,毕竟是禁不住打的,只不过那么轻轻一划而已,就吓成了这副模样!不过黄棋果然也是狠的,专挑了他的脖颈处,那地方,要是再深个半寸,这人就得去见阎王爷了!
  “那还不快说!是谁指使你们来行刺的?你们的目标究竟是谁?!若有半句假的,我就杀了你!”黄棋冷冷地喝道,眼中一抹杀意立现,让人无法怀疑她会下了不手。
  “我说……我说……是……”他尚且犹豫着,黄棋手中的剑已经又逼向了他,吓得他赶紧大声地道:“是前盟主的夫人朱月儿!”
  “胡说!”
  “胡说!”
  想不到,她与黄棋两人竟然齐齐地喝了出去。
  那人却是丧了一张脸:“小的没有胡说,是真的,她给了我们一人一百两银子,要我们杀了晴天姑娘您呐!”
  听他说话,身旁其他那几个小喽罗也连忙点头附合道:“是真的,是真的!”
  “不可能,慕容夫人纯善之人,如何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呢!”晚清故意道,心中却暗笑,朱月儿派送这帮人,未免太多软脚虾了,只不过吓唬一下,就什么都说了出去!
  “晴天姑娘,你以为她是好人,你们被她骗了!那女人可厉害着呢!你的美貌威胁到她了,所以她才会想尽办法要铲除了你!”那人赶紧解释道,看来是边的黄棋吓破了胆!
  就见朱月儿缓缓地下了马车,快步走到了那个人面前,柔美的脸上尽是委屈:“是谁让你如此陷害我的!我何时让你们来杀害晴天姑娘了!我与晴天娘娘只不过是一面之缘,我为何要杀害她!你们……你们……”
  她说着说着居然如语塞一般,盯着那些人,眼泪就流了出来了!转头就望向了晚清,而后泪眼婆娑地解释着:“晴天姑娘,我当真没有做这个事情,我有什么理由去杀害你呢?就因为你长得漂亮?这个理由,未免也太牵强了吧?晴天姑娘,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她说着间拉住了晚清的手,那模样,楚楚可怜,动人十分。
  晚清却是淡下几分冷意,而后看着她,又看看那个刺客,似乎有些不信任,又说不出什么来。
  朱月儿见状,眼中泪珠更甚,拉着晚清的手,只差大哭了起来:“晴天姑娘,我真的没有害你的心!”
  晚清这才缓缓转了神色,轻轻地道:“夫人,晴天信你,晴天也觉得此事蹊跷,夫人也应该不是这样的女子的。”
  说这话的时候,凤孤已经下了马车,就站在她们的一边,冷眼旁观,看着晚清的举动,他却是沉默不语,好看的眉头舒展而开,嘴角暗带几分邪笑,眼中,是一抹算计,他,自有他的一番心思。
  “嗯!谢谢姑娘的信任。”朱月儿听罢才缓缓地擦去泪花儿,却已经哭得满脸通红了。
  地上的几个刺客听了晚清的话,都是大声地叫了起来:“晴天姑娘,我们说的全是真话,确实是她让我们来行刺你的!”
  “就是啊,晴天姑娘,你可别被表面给欺骗了!”
  “你们说是慕容夫人所为,可有证据呢?”晚清于是问道,不过她知道问了也白问,这种杀人行为,想必也只是金钱直接交易,以朱月儿那样精明一个人,又如何会留下证据在别人手中呢!
  果然,几个刺客一听丧了气,头也耸拉了下来。
  “这件事情……”晚清想了想,像这样的事情,已经很明显了,她不必再说许多,而且,渐渐地来,才有味道,再者,也不能太便宜了凤孤的,于是转头:“凤爷,这事您说如何处理呢?”
  “这件事情,双方各说一词,却只是欠缺一个证据罢了!还是用证据来说话才是真理,毕竟若是我说与月儿无关,却怕让人说我徇私,而且也对晴天姑娘不好,依我看,先将他们押了下去,待查到证据再做定夺!晴天姑娘以为如何?”凤孤缓缓地道,声音略显沙哑,说出的话,却又让人纵想反驳也是无法反驳的。
  晚清一笑:“凤爷果然有一代盟主风范,处理果然公正!”
  听罢晚清的话,凤孤也笑了起来,而后又天外飞出一句:“冷森,你押了这些刺客回去,务必查出幕后真凶来!还有,将慕容夫人也一并带了回去!我陪晴天姑娘一起去礼佛便成!”
  晚清听罢一阵错愕:“凤爷,如今根本没有定慕容夫人的罪,为何连她也要带回去呢?”
  “晴天姑娘,既是她有嫌疑,我自是不能让她再一同前往的。”凤孤却邪笑着道,看着她,眼中带着算计。
  晚清忽然有种中计之感,这个凤孤,根本就是算好的,她可不想与他一起去礼佛,于是淡淡地道:“哎,出了这趟子事,我也没了什么兴致,不然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