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失身为妾〗第28部分

的话,我们改日再来可好?”
  说话间,眉宇间现出几分倦色。
  凤孤档不给她拒绝,直接就道:“都已经到了半山腰,若是不上去,岂非可惜了,佛能静心,越是心烦气躁的,越当要礼礼。”
  说得倒十分在理,晚清本想不去,可是想想,倒是要看看他究竟要做什么,而且,看着一旁朱月儿那暗下的眼神,心中冷笑,于是便应了下来,她,会让朱月儿与凤孤,尝到失去至爱的滋味的!
  “既是如此,那晴天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说完转向朱月儿:“委屈夫人了,相信凤爷一定会找出真凶,还夫人清白的。”
  ……
  远山寺此时人烟渐渐增多,不过由于朱月儿经常来礼佛,倒是订下了雅间,而且还请了主持远空大师来讲经。
  雅阁中,干净而宁远,古朴之味浓重。晚清安静地坐在那儿,凤孤也变得好奇怪,自刚刚一直静静地在一旁,也没有什么过举的行为,倒让人有些猜不透他的居心。
  这时,就见一位四五十岁的大师走了进来,身穿上等袈裟,手持住杖,神色安然平静,定相庄严,进来便道:“两们施主久等了!”
  晚清轻轻行了一礼:“大师有礼,这片刻时间,正好让我们将心绪沉淀,才能更宁静地听大师讲解佛学经理!”对于佛家,她向来敬重许多,佛中之理,往往是深刻几分,当中为人处事道理,都是让人敬重的。
  听到这一番话,原本微垂着眼睛的远空大师抬起了头,充满智慧的眼睛直盯着晚清看,而后赞赏一笑,轻轻地点了点头:“施主深具慧根!”
  “大师过奖。”晚清只是浅笑地道,神色宁静许多,不知为何,来到这远山寺中,心绪,是当真沉淀了许多,心中的仇恨也放开了许多。
  “但是看施主心中,还是有许多难解!”远空大师宁静地道,声音平缓却沉凝,能够安定人的心一般。
  晚清点了点头,听到这话,心中的某一处被轻轻地翻了开来。
  却见远空缓缓地说起:“佛说缘是因缘,起是生起,世间万物皆是缘,缘是助缘,主要条件的因,必须藉缘的助力才能生起,故曰缘起。但是,缘也分良缘孽缘,但是良缘孽缘都是有因而起,因灭而失的。”
  “若是遇上的是孽缘又当如何?”晚清问道。
  “缘起缘灭皆由因而发,良缘孽缘其实都是一样的,应一世的因,结一世的果,生死循环,生生不息,这辈子你种下了什么因,下辈子便得了怎样的果。良缘孽缘都是相对应的,只需放开胸怀,便可得良缘!”大师缓缓地道。
  外面钟声洪亮响起。
  远空站了起来:“时间到了,我要去大堂讲经,两位施主若有兴趣,就来参听。”说着已经施施然站起而去。
  晚清却坐在那儿,静静地参悟着远空大师的这一番话,他的这一番话,并非无由而出的,所谓真正佛家,是能够瞧看透世间的。
  只需放荆胸怀,便可得良缘?这是何意思呢?
  却是难懂,转头望向凤孤,却见他一直坐在那儿,手中一杯香茗,轻轻地品着,脸上是一派闲散的笑意。
  眼睛,却是直盯着晚清看着,一刻也不放开。
  那眼神,就如同狼在盯着猎物一般,仿佛要将她整个人吞下一般。
  “凤爷有事吗?为何一直看着晴天?”她淡淡地问,声音带了几分清冷。
  凤孤却是摇头:“食色性也,秀色当前,看是人性使然!”他的语气中,带了几分戏弄。
  可惜此刻的晚清却拈不来那与他应对的心情,满满全是远空大师刚刚的一番话。
  缓缓地站了起来,心中思绪千回百转,对头凤孤淡淡道:“凤爷,这儿有些闷,我去后院走走。若是要回了,凤爷再唤人叫我。”沉沉的声音中,有着一丝浓浓的倦意。
  凤孤看着沉思的她,感受到了她那一份忧伤,没说什么,点了点头。
  顺着小路,向着寺的后院走去。后院中种满了菩提树,森天而立,棵棵株大。她让兰英在外面侯着,自己一个人向着林中走去。
  她,真的需要好好地静静了,如今的她,早失了当初的那一份从容淡然。只因为仇恨在心中发了芽。
  可是,佛说因果循环,岂非也正是这理,无因何来果,若无那些人的残酷无情,何来她的仇恨呢?
  可是,冤冤相报何时了?
  她的缘,这一段孽缘,是因为上辈子种下的因吗?才有了这辈子的果吗?
  乱了,她真的是乱了!
  树叶随风飘落,散了满地,乱了的,是她的心。
  轻轻地就着地上坐了下来,背靠在粗壮的菩提树干上,双手拢紧了双脚,以一种安全的姿势坐着,头,微微地低垂了下来,挂在了膝盖上,微微地闭上了那一双有着深深的烦乱与迷茫的眼睛。
  借着凉凉的风,思绪飘散而开。
  凤孤担心她有意外,一直在后面跟着她,一直跟着她走进了这菩提林中。看着她倦怠地靠在了树干上。
  他忽然有些妒忌那菩提树,能够被她依靠。
  看着她渐渐睡去,他轻轻地走到了她的身边,缓缓地坐在了她的一旁,其实她真的好瘦小,看起来,带着脆弱。
  手,轻轻地环过她的肩膀,在她的睡丨穴上轻轻一点,而后将她整个人,轻轻地带过了他的怀中。
  她的身上,有着淡淡的荷叶香气,随着清风,徐徐地送进了他的鼻中。
  他第一次,感到,拥着一个人,会有一种幸福的感觉。那是一种拥有一切的满足感,是他一直追求而未能得到的。
  他一直以为,拥有权利地位金钱就是满足,就能幸福,原来他一直错了,满足幸福,一度就在他的身边,却是他把她推开了。
  她的肩膀真的好细小,可是,却偏偏能够承下那么多的东西。
  睡梦中,她轻轻地呢喃了一句,听来含糊不清,却是头更是倾向了他的怀中。他,将她紧紧地拥住。
  一片落叶,顺着清风,旋舞着跳动两下,落在了她柔软而乌黑的青丝上。
  凤孤修长的指轻轻地拂过她的发丝,而后将落叶轻轻地拂去,可是手,却在她的发上缠绵悱恻,不愿离去。
  那柔软的感觉让他有种沉迷之感。
  她的青丝,柔顺三千,却是为谁而梳呢?也许,曾经,是为他而梳,可是如今,又是为谁而梳呢?
  不,她只能为他而梳!
  他不会让她有机会,为别人而梳的。
  嘴角邪气一笑,佛说因果论,他与她,就是一段缘,不管是良缘还是孽缘,不管这一世如何,她都只能与他纠缠,至死方休!
  细细的吻,落在了她微侧着的半边脸上,轻轻地,如蝴蝶戏水一般,一触而离。却是带了深深的迷醉,霸道的话在她的耳边轻轻地扬起:“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上官晚清!”
  睡梦中的晚清只感到耳边似乎有扰人的声音一直在响,可是她却又似乎无法醒来一般,而且,这个声音,还是那个冷酷无情的凤孤的声音。
  她恨的那个人。
复仇卷,第8章缓情-第9章落难凤凰不如鸡
复仇卷,第八章缓情
这个觉睡得好长啊!
晚清伸一伸懒腰,看一看天色,居然已经是傍晚了。
艳红的晚霞照得整片菩提林如沐浴在了一片佛光当中,景致美好而虚幻。
她缓缓站了起来,想不到这一睡,竟是睡了大半天了,倒从来不知道自己竟是如此能睡,靠在膝上,也能睡得如此沉。
原本以为全身都该酸麻的,可是一伸展,居然没有任何的不适,还当真是奇怪。
微微一吸,空气中,竟然有着淡淡的檀香气味,带着一丝丝暖气,传入鼻中,很好闻的气味,盈了满怀。轻轻走动,竟然还有檀香飞舞,晚清惊疑,伸出衣袖轻闻,却发现,衣服上,尽是檀香之气,也未及细想,只以为是刚刚在雅间被熏了。
走出林外,就见兰英她们守在那儿,严阵以待,轻轻一笑:“你们怎么那么紧张呢?”
“姑娘还说,你一进去就是好几个时辰,奴婢在外面等得都心焦了,可是您又吩咐了不让奴婢们跟进去,奴婢们可正在为难着摇不要冲进去看看呢!又没见你发出求救信号,在外面,急得可是团团转的。”兰英听她一问,急急地道。脸上那紧张的神色却还未消除。
“我没事,刚刚也不知怎么地,居然靠在树干上就睡着了,未来得及通知你们,让你们心急了!对不起!”晚清带着愧疚地道。
雪伶阁的人都是训练有素的,听命是从事重要的,之前有时兰英十分冲动,被夏青给训了几次,现在也能沉住点儿气,不过想想,估计她在外面真的急坏了。
兰英一听,赶紧道:“姑娘没事就好,奴婢等只是担心姑娘安危。”
忽然才想起还有一个凤孤也在等着她呢?
以他的性格,想必已经自己的回去了吧?
不可能会等她的。
本来想着就这么回去的,想想,还是看看吧!于是又重新回了雅间。
却见门口黄棋还站在那儿,侍卫们也都还在。
难道,他还没走,真的在等着她?
心中不无惊奇,想不到,只不过换了一张皮面,待遇却是变了个样。只是她不知道,其实,凤孤,只不过是因为她就是晚清才会对她如此,若不然,他甚至懒得一顾。
轻轻推开房门,便见男子正斜靠在炕席上,悠闲自得。
看来心情倒是不错,嘴角弯弯地上扬,凤阳晶晶亮地盯着她,也没有半分烦了之感。
原来他也有这样的耐心 的啊!等一个人等了几个时辰,居然还能如此悠然自得,连她都要佩服了。
脸上浮出歉意一笑,声音婉柔地道:“让凤爷久等了!”心中却是完全不见丝毫歉意。
“晴天姑娘客气了,天色也不早了,咱们起程回去吧?”他半带询问地道,心中却是暗自开怀,想起刚刚菩提林中的情景,一股欢快自上眉梢。
听着他带着欢快的语气,晚清有些出奇,总感觉,那个地方不对得紧,而且,他看她的眼神,也让她觉得仿佛自己的是他手底的一只小绵羊一般,那种受他掌握的感觉让她十分不适。
不过还是轻轻地点了点头:“好啊!”因为天色确实不早了,她可不想与他在这寺中过夜!
别了远山寺,便一路向着战城走去。
一路上十分安静,上香的人全都已经回去了,她们算是最后一批香客了。
要回战城,要穿过半山腰处的一座斜坡路,并不好走,而且旁边还有断崖,虽然没有落日崖凶险,可是人掉下去,只怕也难全。
她透着车帘观看着外面,沉默而不语。
就在这时,凤孤忽然猛地将她整个人拉向了他怀中,而后将她压在了身下。
心中一怒,太放肆了,居然如此对他,这个禽兽!
沉静的脸上怒容涨起,却在看到他头上斜斜飞过的箭时才缓了下来。
又有刺客?!
这一趟礼佛,还真是不平静,来时一趟,去时又是一趟,这次,又是针对谁呢?
脸上一片严峻。
到了这么近才发现,而且截杀竟然是弓箭截杀,只怕不简单的。因为江湖人士极少用到弓箭的,只有大门派或者官府才会用弓箭的。
只怕这些截杀的人,不简单的。
听着那‘嗖嗖’而过的箭破布声,心里却是焦急不已。
侧头一望,就见凤孤一面冷峻,绝美的脸上是一抹冷酷而嗜血的笑,看起来,十分惊人。
“别担心!”只听得他温柔地在耳边轻轻地道。而后他一个翻身,一手圈住了晚清的腰,一手一推力撑住车底,猛地带了晚清一跃而起。
晚清冷静地看了眼四周,密密麻麻,竟然有几百号黑衣蒙面人,而且个个手持弓箭,不停地向着他们射来,而地上的侍卫,也倒下了好几个,不一会儿,就见只有兰英与黄棋二人在孤军作战,手中长剑不停地挥开那些密密麻麻的弓箭。
兰英看到了她,赶紧喊道:“姑娘快跑,这些人来势不少,而且这些弓箭全部是沾了毒的,一碰就中,奴婢快顶部住了!”
原来箭上全抹了巨毒的,难怪那些侍卫会变得如此不堪一击。
那些箭手见到她与凤孤飞身而出,弓箭一半全对准了他们。
凤孤腰间一抽,一柄细薄如蝉翼的软件‘噔’地一声而出,长剑如虹如蛇,突然斜扫而出,将射来的箭全挡在了外面。
只是这样也不是办法,敌众我寡,根本难顾周全,而且他还带着她,想要脱险就更是难了。
却见凤孤眼中一抹冷冷的杀意,突然晴天向着黄棋兰英那儿一扔:“护住她!”
兰英才堪堪接过晚清,凤孤已经一跃向着那些刺客投身而去,手中软剑势飞快,形成了一柄打开的盾牌,将那些弓箭全都挡开在了一旁。
几个跃身,已经冲进了刺客的阵营,手中软剑一挑一次一削间,一下便见一个刺客血溅当场,只来得及喊出一声,人已经倒下。
刺客被他的闯入,一时乱了 阵脚,全都转身对付七他来。可是这些人又如何是他的对手,只见他一剑一个,不曾停过,一刹那已经连杀了几十个刺客了。
不过这些刺客看来全是经过强力训练的,一时的乱,只不过一会儿,便转了阵势,几百人分了两队,一队继续与凤孤作战,另一队已经飞跃而下,向着她们这方冲来。
一时刀起剑落,满天血溅,忽然冲来的一群刺客,让兰英与黄棋两个人无法再周全这晚清,只能奋力抗敌。
形势紧迫,晚清看着渐渐被困住的兰英与黄棋二人,知道此时只能自保。
但是她根本就不会武功,唯一的办法,就只有使毒药了,眼中一冷,看着那堪堪自眼前被兰英挡住的刀,刀势凶狠,只差分毫,她就命在旦夕,手中再不迟疑,弹指一点,一粒万里散自指间弹出,散出浓浓雾气。
而凤孤,也被那一刀下破了魂,手中软剑忽然间猛烈如狂风,一横扫,剑过之处,血溅四方,赶紧处理了近处几个刺客后,飞身向着晚清处奔去。却看她雪白素手轻轻一弹,一阵烟雾飞出,顿时她的周遭一片迷雾,一时间,那些人格格倒在了地上。
凤孤眼中露了欣赏,想不到她还深藏了这一手啊!
这下他大可放心,看来,她一人,足以抵过熟人的,于是忽然一个折返,手中软剑轻点地面,一招飞掠,一些应对不及的刺客尚未来得及反应,已经中剑直直地倒了下来。
原本形势大转,大局已经扳回,却不料这时,转身的凤孤听到晚清一声厉喝,一个转身,却见当中一名刺客忽然起身大刀向她刺了去,她根本闪躲不及,只能后退,可是身后却是断崖口。
凤孤吓得整心也停止跳动,却不料一个失神,身上便中了刺客一刀,他却根本来不及顾这些,而是急急向着晚清飞奔而去。
他!
不会让她在他的面前再出事的!
看着那失足而落的娇弱身躯,他想也未想,跟着一跃而下,手中不忘扯过腰间玉带,向着晚清坠落的身体一圈而去。
在玉带卷起她身躯的时候,他一个用力,将腰带回卷,将她整个人圈到了他的怀中。
耳边风声厉厉,呼呼而过,刮得耳朵也疼了,眼前全是怪石而立,飞驰地在她的面前掠过,以为她这次真的是要死了。这个断崖,虽然没有落日崖深,可是要摔死一个人,绰绰有余。
心中凄笑,想不到,终究有一日,她还是以坠崖而死的。
忽然腰间一紧,她一低头,看见一条黑亮油泽的丝带就那么缠在了她的腰间。这条腰带,她可谓是十分熟悉的,因为,她曾经因为这条带子上那奇怪的结子,出了个大丑。
只感到身子被用力一带,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而下降的速度,却只更快了,因为两个人的重量,坠落之势更猛了。
微扬起眼望向他,心中带了一丝温热,却更多的是感慨,想不到,他竟然会为了她而跟着跳下崖来。
只可惜,他所为的她,却不是真正的她。
她未得,是晴天的则个面相,却并非晚清这个人,只是换了个身份,换了一张面皮,居然就产生了这样的效果。
真是叹世人可笑。
可是她却不知,凤孤却是因为她是晚清,所以才会如此舍身相救的。
凤孤抱住晚清,感到心终于重新归了位,刚刚看着她跌落崖的时候,他的心,只差撒出血来了,那是一种,就像心被狠狠撕开的感觉,痛到了极点。知道此时,娇躯重归身体,他的心,才算是回复了跳动。
凤眼中精光乍放,盯着左右崖壁,虽然有怪石伸出,可是这些怪石都是细小而单薄,若是攀附,只怕支撑不了两人的身体。再望向崖下面,绿荫丛丛,有着森天大树。
眼中一喜,这下有救了。抱着晚清的身体用力一跃,一手推向崖壁,借着这一推握,缓和了下降的冲力。
眼光精芒暗射而出,忽然身体一个大力旋转,双腿左右连踢数腿,一个翻跃,跳在了树枝上,借着树力的缓和,翻身落在了地面。
这一落崖,可谓有惊无险,落下崖来,两人都相安无事。
晚清平复了一颗惊险的心,抬头就要言谢,却看到他绝美的脸庞紫中带黑,透着黑气,薄薄的嘴唇更是黑得可怕。
眼眸一惊,急问:“你中毒了?”说完望向了他的身上,终于看见他垂下的左手有着黑色的血,正一滴一滴地掉下来,那乌黑的血,触目惊心,由于他身上穿着黑色的长袍,刚刚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一看,吓了一大跳。
手伸向了他的左手,轻轻一拉,却被他拉了回去,只见他冷峻的声音严谨地道:“先离开此地再说,这崖极易下来,若是刺客跟来的话,我如今这副模样,只怕我们都别想逃得掉的!”
说这拉起她就要走。
看着他那不停留着黑血的手,还有那蹒跚的步伐,晚清眼眶有泪盈出,她看得出来,他已经坚持不住了。
那毒,只看那血,也知道是极深的,若是不及时处理,只怕。。。只怕。。。她都不敢想象结果。
凤孤走了几步,却见晚清没有跟上,于是回头:“怎么还不跟上,我此时这般模样,没法携你一起走!”
说完望向她,却发现她脸上一抹难过。是为他而难过吗?嘴角隐现一抹虚弱的笑意,却是转间即失。
声音反而清冷而粗暴地 喝道:“还不快跟上,真要等刺客来吗!”
晚清也知道此时不是难过的时候,若是让那些刺客追上,他们确实是连命也没有了!于是拉起衣裙,也顾不得什么礼数,急忙跟了上去。
可是,才没走出几步,就听到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在他们的身后响起:“凤爷,这么急着走做什么?咱们还是好好地聊聊吧?”
晚清转头,就见白云烟手中玉骨扇摇得悠悠,脸上是一抹令人生厌的笑,狡猾十分。他的身后,跟着一棒子黑衣刺客,原来,这些人,就是他派来的。
看来,他的目标是凤孤,只是他,究竟是什么人?又究竟有什么目的?
只见凤孤缓缓转过头,虽然身中巨毒,可是却丝毫不能减去他身上的半分骄傲,只见他高扬着头,凤眼冷冷地射向了白云烟。
冷冷如冰的话缓缓地透出:“白公子,我说了,我们没什么好谈的!”
“不不不!”白云烟手中折扇 轻轻地摇着,声音带着几分轻笑地道:“凤爷,我们需要谈的可多了呢!再说了,凤爷如今这样子,还是先到寒舍疗养,咱们再慢慢地聊吧!”
“你这是威胁我?!”凤孤暴戾地问道,眼中杀意尽现,他从来是骄傲之人,何曾被人威胁过。
白云烟,摆明了就是用他的中毒威胁他!
“不不不!凤爷您是误会了,我可没有半分威胁之意啊!”白云烟又轻轻地摇了摇折扇,笑得悠然,确实是可以让他得意的,此时凤孤身中巨毒,根本就无能为力,他是看轻了眼前这两人,所以注定,不会得手。
轻敌,往往是最致命的弱点。
凤孤脸上坚硬冷酷,望着白云烟的眼,杀气浓烈,可惜他中的毒实在是太深了,而他自己知道,此刻的他,根本无力与白云烟对抗,因为他的身体,此时只怕要走上几步,也是艰难!
可是他却也不会低头认一句服的。
晚清轻轻一笑:“原来是白公子,倒不知道公子与凤爷有何过节,以至于下如此大手笔,居然派了如此多杀手前来追杀呢?”轻柔的话中温软美好,却带着一丝冷静地质问。
绝美脸上,是一抹冷静却带着一处嘲讽的笑。
“晴天姑娘说错了,我与凤爷,不但没有过节,而且我还要仰仗着凤爷呢!”白云烟也笑眯眯地道,眼睛,盯着晚清不放:“姑娘是越来越美了,几日不见,让人更加神往了!”
“白公子这话可真让我怀疑是真是假,刚刚晴天,可是差点儿就死在你们的手下了!”晚清冷笑着道,眼睛,瞪向了白云烟。
“那是这些下属不知情况,刚刚烟叶氏吓了一跳,幸好晴天姑娘完好无缺,若不然,烟只怕要伤心了!”白云烟说着间微微低了头,他刚刚,确实是十分担心的,其实,他也不想伤害晴天,可是,计划却一定要进行,他虽然喜欢这个女子,却不可能为了这个女子而放弃整个计划。
看着他低头的一刹那,晚清眼中一紧,手忽然猛地伸出,然后一弹,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只见又是一阵浓雾飞出。
却见白云烟只是手中折扇轻轻一摇,将毒雾一扫而开,皱起眉头,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对着晚清,肉麻地道:“晴天姑娘,烟为你黯然之时,你竟然对烟暗施杀手,这叫人情何以堪呢!……若非烟警觉性高,只怕此刻,已经成了你手下的鬼了。”
晚清脸上却绽开一朵美丽的笑容:“可是你却也没事啊?不是吗?”
“烟只是伤心罢了!”白云 烟凄凄地道,说的温柔。
“我怎么看不出来白公子有伤心的模样呢?”晚清冷冷地问,声音中尽是冷冽。
“我如此伤魂吗,姑娘居然说看不出来?我。。。。”说道‘我’字,白云烟忽然脸色一变,原来慢柔柔一副玩猫的表情忽然冷了起来,望向了晚清。
却见晚清脸上一抹动人心魄的绝美笑容,轻轻幽幽,如深谷兰花,可是那双眼中,却是一抹得逞的快意的笑,带着几分冷狠,如此的反差,却拼出了一副倾世面容。
只见她檀口微微张开,而后缓缓地道:“我刚刚忘记告诉白公子了,刚刚我撒出的这种毒雾,毒性浓郁,可是不会自行扩散,一般,遇了风才会扩散,而扩散后的威力,却比不扩散前还要大上几倍。还亏了公子刚刚那急扇风力,才将这毒雾散了开来,这不,毒雾散开,连后面的那些个小哥也都闻到了。”
她刚刚早料到白云烟如此警觉之人,在得知她有毒雾后,会有所防备的,适巧她身上有这种新配制出来的毒雾,当时就是为了防止有人挥开,才特意制出来的,想不到却是派上了用场。
看着白云烟那气得七孔冒烟的模样,她就觉得心中快意皱升,真讨厌看到他那一副得意洋洋装模作样的模样!
凤孤看着此景,虚弱的脸上呈出一抹笑意,望着晚清的眼中,更是炙热。
“你!。。。想不到今日竟然败在了你这个弱女子手里!”白云烟咬牙切齿的表情一变,又带了几分笑:“你的才智,倒是不可多得啊!真是让我想放手也放步开了,呵呵。。。”
“放不放手是公子的事,不过眼下,只怕公子是非放手不可了,因为我这毒雾,毒性虽不是致命,却能让人足足睡上三个时辰。”嘴角一抹淡淡的笑,看着白云烟等人缓缓地倒了下来。
她赶紧跑到他的身边,伸手往他的怀中搜去,此时凤孤已经不能再等下去了,他身上的毒已经扩散,若是没有解药,只怕难以逃生的。
却在手伸向白云烟的怀中 之时,原本晕过去的白云烟忽然眼睛一瞪,手猛地向着晚清的手捉去。
晚清吓了一跳,以为中计,他只是诈晕,手反射性地收了回来,却听到他强忍的声音用尽全力地说道:“我会得到你的!”
说完两眼一瞪,又晕了过去。
忽然来上这么一句,真是把晚清吓得不轻,定了定神,赶紧往他身上搜去,连连搜了几个瓶子,一个个打开来看,最后,闻到一个气味十分浓香的瓶子,不能确定是否是解药,可是,此时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凤孤身上的毒,看起来已经越来越重了。
想想,白云烟只是有事要寻求凤孤的相助,并非是真要杀了他,所以,他让凤孤中毒,必是身上带有解药的。
如今,也只能相信自己的猜测了。
叹了口气,拿着那一瓶药重新回身走回凤孤身边,对着他道:“不能确定这一瓶是不是解药,不过想来应该是的,因为他身上的其他几瓶,我已经确定过了,全是毒药,只有这一瓶无法确定究竟是何物,不过想来他要的是你的人不是你的命,所以他身上必带有解药,你看。。。”
有些为难,虽然恨着他,可是却不至于要他死,而且他还是因她而落崖的,一事归一事,她不是那一种冷酷的人。
凤孤却是脸上一凛,想也未想,直接抢过那瓶子,往口中一倒,而后将瓶子扔到了一旁:“没什么好犹豫的,这毒,根本没办法坚持到出这断崖!”
说完后他盘腿而坐,手上一翻,运起功来。
只见不一多会,他的头上冒出阵阵白烟,脸上的黑气散去不少。
晚清终于放下心来,看来,这瓶,确实是解药。轻轻地坐在了一旁,静静看着他运功。
崖底的风,很凉很凉,头 顶的太阳渐渐面斜,不注意间,原来,月亮也悄悄地爬了出来初一的月亮,如一把弯刀一般,却盈亮闪着光。
她已经有酗酒,不曾这样用心地望着皎月了。
过了一会,就见凤孤回力一收,放下双手,缓缓地睁开了眼睛,道:“我们走吧!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她点头,没有说什么,站了起来,拍拍衣裙。
“那他们呢?”晚清指了指地上的人。她知道凤孤素来最是残忍,心怕他会杀了这些人,于是想着看如何制止他。
却不料他摇了摇头:“这个人不能动,就由着他们去吧!”说完后缓缓站了起来,只是站得有些艰难,脸上的茏纤淙煌嗜チ耍墒怯匙旁略蟮牧常床园椎镁恕
“你没事吧?”她轻轻问道。
凤孤苦笑着道:“你说我这样有没有事呢?”
想了想,却还是开口了:“我扶你吧!”虽然心中恨他,可是见死不救,却不是她的为人。
凤孤并未反抗,手伸向了她,依着她而行,风很轻,带着她身上那幽幽的荷叶香气,让人沉醉。
其实,他的身体,并不至于连行走也难,可是,他却使了心眼。
心中暗笑:想不到他凤孤,还需要装弱来依偎一个女人。
可是这种感觉,他却喜欢。
微侧着嘴角,一抹笑意扬起,心,飞扬了起来。
轻轻地开口问:“你不恨我妈?我当初那样对你,你刚刚其实可以杀了我的。”
听到他的话,晚清顿了一下,心中惊疑,却还是镇定了下来:“晴天不明白凤爷说什么?”
“你明白的。”凤 孤轻轻地道。
受了伤的他,声音失了那份冷峻,倒是听起来十分温柔。可是,却化不开晚清心中的痛,只听她声音清清冷冷:“凤爷是中毒糊涂了,话说得也糊里糊涂让人一头雾水。”
他却不再应她,只是那头更低向了她的肩上,鼻间,汲取着她的芳香。
总有一天,他会让她承认她的身份的。
他以前,确实对不住她,可是他会一一偿还她的。
她,注定是他的女人!
复仇卷,第九章 落难凤凰不如鸡
一直向着战城而去,由于凤孤身中巨毒,虽然解了毒,可是这毒极之霸道,他的身体却还没有恢复,柔弱而不堪。
若是她一个人,尚且能够走得快些,可是身上扶一个人,却是另外一番情景,只不过走出几十里路,她已经累得满身大汗,全身如脱力一般,脚步也不知觉间放慢了。
这一道路,是他走得最开心的路了,四年了,他已经有四年,不曾感受到这种单纯的美好了。
鼻间香气坏绕,看着她香汗淋漓,他不知觉间已经将全身的重量收回,可是她却还是支撑不住,终于在翻过一片树林的时候,停了下来。
晚清清冷的脸上倦意浓浓,放开凤孤,自己拣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她有些愤恨自己,哎,居然如此辛累地救一个曾经那样对待自己的人!
可是她终究不是那种心狠手辣的人。而且,如果现在杀了凤孤,岂非太便宜他与朱月儿了,她要让他们,尝到那种至痛的感觉。
凤孤看着她坐在那儿手不停地拭着汗水,晶莹的眼中时而愤恼,时而狠厉,时而舒缓,变换无穷,只是不知道她究竟在想着什么,居然如此多变的表情。
“晴天姑娘在想着什么?”于是问道 。
晚清一抬头,清冷绝美,却带着一抹似有若无的笑,带着疏离,带着暗讽,带着一抹深深地狡黠:“凤爷,晴天只是在气愤刚刚那些人的行为!凤爷刚刚为何不狠狠地捅他们一刀的话。”
看来这一路队她来说,太过辛苦了,居然激起了她的愤意。
可是她却不知道晚清的用意,只见晚清眼角一笑:“不管他是什么身份,可是害得咱们这么惨!这种人,就这样放过他,岂非太便宜他了!”
“当然,我凤孤从来不会轻易放过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