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失身为妾〗第3部分

越耻越擦,直想擦去一层皮。
红书一把夺过她手中的布,道:“二夫人,你不要这样,爷他、、、爷他、、、”她想为爷求情,可是却偏偏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因为爷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对于晚清而言,是何等的侮辱,她如何不知呢。
晚清看了她一眼,只道:“我没事,你放心,你去照顾他吧。”
“二夫人、、、”红书还想说什么,晚清回了她一个微笑。
“去吧!这不是你的错,你无须担着的,我也不怪你,现在他醉成那个样子,总要有个人照顾着的。”
红书听完这才放心离去。
就见双儿走了进来,默不作声,只拿着布巾为她洗着。
晚清知道此刻,她怕是要比她自己还要难过许多的,不想她担心,于是转身:“小丫头也不用点力,这样怎么洗得干净!”
双儿一听,再也忍不住,’哗地一声哭了出来,越哭越凶,越哭越厉害,晚清看看头顶,真怕让她哭出个洞儿来。
可是她却没有劝慰她,她知道,有些悲伤,如果没有宣泄出来,会更难受的。
而且,听着她哭,她的心,竟然渐渐地就安静了下来。似乎是双儿将她的悲伤也连带着哭出来一般。
事已至此,又能如何呢?
也唯有好好地活下去。
有时候,她都要怀疑,她,是当真太能忍了,又或者是,当真世间没有什么事可以真正撼动得了她了。
将眼慢慢闭上,惟有心,尚存一片清白明净!!
隐忍卷 第十章 醉态
世纪 也许当真未走到最糟的一步吧!
第二天醒来,凤孤竟是忘记了昨晚上发生的事,由于晚清托了红书要保密,而红书又去托了其他三名侍婢保密。
于是这事,竟是硬生生地掩了下来。
晚上,凤孤又来了。
一脸的倔傲不可一世,眉眼张扬中带着几分邪媚,却又含了更多的冷酷与阴鹜。
他一来,晚清就开始弹了起来,由于昨夜里身上被他揉吻了几处淤青,是以今晚她特地穿了一件暗红色繁花裙,复杂的花饰,暗沉的颜色,再加之夜的掩饰,只让人觉得黑暗而繁杂,倒是看不出任何破碇来。
不敢再弹那一斛珠,怕勾起他昨夜的回忆。而是又唱了那一曲柳梢青,声音清清软软,和着静寂的夜色,竟是比之那一夜唱得还要好上几分。
一曲唱罢。就见他仍不走,而是看着她,看得入了神,眼神也是闪烁不定,似乎想起了什么,又似乎想不起来一般。
晚清心头鼓跳个不停,一下又一下,一下重过一下,落在耳上,竟是极清晰,害她险些就想去掩住胸口,怕这声音让他听了去呢。只好使了心平息呼吸。
就在这时,凤孤抬起了眼看向她。
晚清的心又是一震,却是挺直了背脊,只装得端庄而大方。
凤孤原本一直在想着昨晚的事,昨晚他喝得太醉,竟是事情忘记大半,只隐隐地记得有个女子唱着一首一斛珠,声音清脆,如大珠小珠落玉盘,词语柔媚,让人心中升起了柔情万千,后来、、、后来、、、后来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却是记不起来了,只记得他撕碎了谁的衣服,而那个女子是谁,他却是想不起来,也不知究竟是梦还是现实。
抬头就见晚清临危正坐,那严阵以待的模样,使他显些忍俊不住,要笑将出来。
随即,一光束闪过,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可是再去想,却是徒然,望向晚清的眼,直要望入她的心间一般。
昨晚的人是她吗?
“可会唱一斛珠?”他故意问。
晚清看着他,虽然脸上表情不变,可是手心却是捏了一把汗,也不知他究竟是不是想起了什么来,若不然,又怎么忽然问她会不会唱一斛珠。
可是再仔细看下去,又不太像,以他的为人,若是想起来,那里还容别人欺骗呢?只怕此刻她早已经跪在地上了。而且他此刻脸上的表情带着疑惑,也不太像。
于是她缓缓地道:“妾身曾经看过这首词,只不过里面言词带着几分暖昧,所以并不怎么记着,此时也仅是记了两三句。”说完她还不忘故做几分羞怯,以证明她确实是觉得这词十分不堪,末了又加上一句:“若是爷想听,妾身可以去学。”
“不必了。”凤孤冷声道。其实想想也是,以她这种自持端庄的大家闺秀,又怎么可能唱一斛珠这等风情的词呢,是自己想得太多了。而且若昨晚之人是她,只怕她早就已经摆正身份了,那里可能掩着藏着呢!!
“是。”晚清见他不再怀疑,这才又道:“爷还想听什么?”
“不听了。”他道,声音略显烦躁,眼神中透出一抹不忍的阴霾,让人望而生惧。
其实凤孤也不知道,他为何忽然之间心头就极烦躁动。
想起月儿,他的心头,便有着极痛极怒在燃着。
那个让他又爱又恨的女子,也不知道如今过得如何了。这几年来,他故意不去找她,不去寻她的消息,只希望可以淡忘,可是这些年来,看着成就越大,他越是寂寞,越是寂寞,他就越是想着她。
为什么?
为什么?
他想不通,他有那一点,比不上那个人,她宁愿弃自己而选他呢?
凤孤不想听,可是却又不走,只坐在那儿,脸上陷入一种沉思当中。
晚清看着他,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是。对他的情绪,连她自己也弄不清楚,是否有恨,有多恨,恨得多深。
今晚的月色比之昨晚还要明亮几分,带着晕出来的微黄光束,撒落在他的身上,竟是给他罩上了一层柔和的光环,让他整个人也软化了不少,不再那样拒人千里之外,不再那么冷酷着。
这个男子,当真是能够蛊惑人心。那个月儿,是何样的铁心肠,才能够拒绝他呢?
凤孤抬头,就见晚清正专注地看着他,见他看向她,一时慌了神,那双忽然间瞠大的眼,带着几分小鹿的可爱,竟是与她之前总是镇定温贤的样子大不相同,多了些变化,却又更是吸引人。
“过来陪我喝一杯。”他指了指桌上的酒。
没想到只是偷看了一下竟被他捉个正着,真是羞红了她的脸,幸好夜色朦胧,倒是将她的神色掩了去。
此时听到他的话,更是愣住了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因为平日里凤孤只是来听上两曲,而后话也不说就走。
今天忽然让她陪喝酒,着实让她反应不过。
不过,似乎他也不给她说不的机会。
于是,她坐了过去,为避免太接近,她择了与他对面的位置,轻轻坐下。
他对她说了声&39;干&39;便喝了下去,晚清一看,于是拿起他为她斟好的一杯酒,轻轻地抿了一小口。
这酒很淳很香,可是上好的竹叶青,干冽而爽口,入口极辣,而且后劲十足。一般人只需一两杯就要醉得一塌糊涂的。
幸好晚清虽是个闺中娟秀,可是偏偏是个闺中酒鬼。别看她平日里总是温婉纤纤,像是滴酒不沾之人。可是,她却偏偏独爱这酒,而且多年下来,还酒量不小。
记得第一次喝酒的时候,是因为拜读了李太白的诗,仰慕他的豪情壮志,于是也想学着。可谁知,只喝了一次,就上了瘾了,喜欢上喝酒后那松驰的心神,于是每每闲时无人都偷偷让双儿去买了在闺房中偷喝。
这些许年来,倒也是无人知晓。
这阵子到了凤舞九天,一是人生地不熟,二是怕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于是也忍下了。
今日喝了一口,只觉得是鱼沾了水一般,舒畅至极。
一仰头,竟是一杯直下肚。
凤孤看向她,起初还并不以为然,没想到她的酒量会如此好,因为竹叶青只是后劲大,刚喝时却是没什么太大的感觉的。
可是等看到晚清连连喝了五六杯却还神清气爽的时候才觉惊奇。
毕竟怎么也想不到,这样一个女子,竟然酒量如此好。
看着她微红的脸庞,是一种泰然的模样,于是他也不说什么,倒想试试她的酒量好到那儿去。
于是两人连连相敬,一杯接一杯,一壶完了又让人送上一壶。直有种不醉不归之感。
直到桌上送上第五壶酒时,凤孤才不得不惊叹,因为此时的他,也有些微熏了,可看那晚清,似乎兴致还极好。
不,应该说她的兴致比刚刚还要好,笑得一脸桃花盛开,妩媚多情,眉眼里都是笑,轻松如风,竟让他移不开眼睛。
可是下一刻,凤孤刚刚萌发出一些他想,就见晚清在他面前说了一句。
“我要睡了。”而后一头扎在桌上,竟然呼呼地睡了起来。
只留下凤孤一脸无奈的笑。
是的,晚清敢如此肆无忌惮地喝,不怕酩酊大醉,主要是因为她的酒品很好,出奇地好。
因为她喝醉之后,不会吵闹,不会瞎说话,不会惹事,只要醉了就睡,所以,她喝酒从不担心后果。
隐忍卷 第十一章 凤老太奶的怒
世纪 武林盟主选举大会两个月后举行。
而凤舞九天虽说如今已经涉足商业,可是却从未放弃过从武之流。
毕竟凤舞九天最初可是以武名天下的,其创始人凤霸,也就是凤孤的父亲,还曾经蝉联了几界的武林盟主,只是到了晚几年由于身体日渐不如以往才辞了去。如今凤孤参选也可谓是理所当然的。
当然,其中是否还有其他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只不过,凤老太奶却似乎极不赞成他去争夺盟主之位。可说是极力反对的。
这日。
凤老太奶、凤孤、水柔、晚清四人围了一桌正吃着饭。这是凤老太奶下的规定,每月至少要在一起聚上几餐。
就见凤老太奶开了口:“七儿,奶奶听说你要去争夺盟主之位?”
凤孤有点惊讶,想不到奶奶竟然知道了这件事。
不过他倒也没有打算隐瞒:“是的。”
“不要去。”凤老太奶年迈的声音带了几分恳求,似乎有种沧桑的哀伤。
晚清吃了一惊,原本一直垂着的头抬了起来,看向奶奶,在她的印象中,凤老太奶一向都是雍荣华贵、处事不惊的,在她的脸上,她从未见过任何带着沮丧的神情,可此刻她的表情,却有一丝哀愁,淡淡地化在了空气中。
“已经决定了。”凤孤只是简短地说。其实他一早料到了奶奶会阻止的,可是他心意已决,谁也阻止不了。
“不要去。”凤老太奶又说了一句,语气中适出了几分坚硬。以乎未料到凤孤竟是如此果决地就回绝了她,一时竟夹了几分怒意。
她说完,凤孤却不开口,只是伸手夹了一块丛叶百花肉含在口中。
“真是老了,竟连你也不听奶奶的话了!!”凤老太奶叹了口气,眼睛却是直盯着凤孤的。
“奶奶!”凤孤似也被凤老太奶这样的话一说无可奈何,微微透着无奈地唤了她一声:“有些事,就让七儿自己做主吧!”
“你就是忘不了她。”不是问话,却是肯定地说了下去。
“没有,这事与她无关。”凤孤一听,脸色也变了,如晴天骤然乌云密布,脸色之难看,竟是极少见的。
晚清有点好奇,他?是那一个他呢?为何凤孤一听,竟像被人踩了尾巴一般。
只是尽管不明,也有几分好奇,可她是万万不会去插嘴的,有些事情,知道得越少,对她越好。于是她只是静静地吃着自己的碗中的饭,一口又一口,细细地嚼着。只禀着事不关自,高高竖起。
“这些年来,你为何就不能忘记她呢?那样的女子,当真值得你如此费心费神吗?”
“我都说了这事与她无关!!”凤孤的语气中有着熊熊的怒火在燃起,晚清感到,对面的水柔身体微微地颤抖了一下,脸色也变得极难看,白得惊人。
“若是无关,你何必如此恼羞成怒呢?!!”凤老太奶却也奇怪,见他生气,不见退让,反而是步步相逼一般。
“奶奶!你非要如此才好吗!”凤孤&39;啪&39;地一声将碗重重地放在桌上,脸色铁青无比。
晚清忽然头也开始犯疼了起来,若是此刻可以离开这个硝烟之地该有多好啊!!这样的气氛,别说吃饭了,坐在那儿都觉得是一种煎熬啊!!
“奶奶老了,奶奶所剩时间也不多了,可是看到你这个样子,你叫奶奶如何放心得下,你样样都好,偏偏这份傻痴,让奶奶不知如何说你才好,那个女子有那一点好,值得你如此,哎、、、”凤老太奶说着手扶在身边侍婢手上,似乎有点体力不支。
晚清与水柔同时站了起来,扶住了她:“奶奶,您没事吧?”
凤孤似乎也觉得自己语气太过份了,于是缓了缓,才道:“奶奶,有些事情,总要做个了断的。这次之后,不会再有下次了。而且我此次也并不全是因她而去的,凤舞九天自爹创建以来,以武为生,我当然要继承下来的。”
“当真?!”凤老太奶一听,似乎有了几分高兴,眼也亮了几分。
“当真。”凤孤道。他原本就不完全是因为她的原因,当然,不可否认,他确实是存了私心的,还有要让她后悔,后悔她当初的选择。
“那就好。”凤老太奶一听乐了,于是又缓缓地坐了下来。
“七儿,你即是已这么说了,奶奶也不再阻你了,只不过有件事情想让你签应。”凤老太奶笑笑着说着,眼底,是一抹别有居心的笑。
“奶奶您说。”
“此次前去,带晚清一起去。”凤老太奶道。
凤孤看向奶奶,又看向一脸不明的晚清,有点明白什么,想也不想地拒绝了。
“不行,她不会武功,此行同往会牵拌着。”
如此明显的话谁会看不出凤老太奶的用意呢,只是她如此撮合晚清与凤孤,也是枉然,只要凤孤心间有人,又怎么可能接受她呢。
晚清倒也不尴尬,只是如常地坐在那儿,淡然着一张脸,说不上高兴,也说不上愤怒,不发表任何想法,仿佛一个极其听话的小媳妇,长辈与夫君说了什么就是什么一般。
“你若连一个女子都保护不了,还去夺什么盟主之位呢!”凤老太奶那里容他拒绝呢。谁叫她实在是太中意晚清了,看到凤孤对她竟然无动于衷,心里本就急着。所以才这么无时无刻不为他们制造着机会。
她相信自己的眼光,若是日久相处,七儿一定会喜欢上晚清的。
这样的女子,她还真想不出有人会不喜欢呢。
凤孤看了看奶奶那坚持的眼光,不想再惹她生气,于是点了点头,应下了。
而水柔一见如此,心中早是怨气冲天了。
她就是如何也想不清,这个上官晚清,那儿比她好了,论长相,差得远了,论温柔妩媚,更是不用比,看她总是一脸冷淡淡的正经样,怎么看怎么没兴趣。
可偏偏凤老太奶却是极喜欢她。
而且她也探听到凤孤最近一段时间总是到雪阁听她唱曲,虽然觉得自己不输于她,可是这样的情形,仍旧让她不免有些担心。
可她又不能怎么做,因为凤舞九天耳目众多,一举一动都会跑到凤孤耳中,而凤孤,最不喜欢的就是女子善嫉。所以尽管再恨得咬牙,她也只能柔笑着将之藏在心里。
隐忍卷 第十二章 起程
世纪 十日后。
一行华丽的队伍整齐排成两列,中间有两座马车,宽敞而高贵,一架以丝质纯黑,可看出主人的冷烈与无情,刚硬果然。一架以丝质天蓝,倒是称着这阳春三月明媚天气,让人看了心里暖洋洋的。
若不仔细看,还只以为是大户人家趁着春末要去游山玩水呢。
可仔细一看,才看出贵气里面透出的不同寻常。
因为随行的护卫个个身形矫健,步代轻盈,身形挺直,人人脸上是冷肃的表情,耳听四方,眼观八方,太阳丨穴微微凸出,目中精光放射,显出个个是武功好手,不是一般的家丁护卫。
晚清此时便坐在那一架蓝色的马车中,身边的双儿随侍着。
真是想不到,那凤孤当真让她跟了来。
能出来外面转转固然好,可是毕竟不是游山玩水,也不是商场交易,而是武林选盟大会,江湖中向来鱼蛇混杂,而个个都自持会武会艺,只怕一路并不轻松。
看着眼前的双儿,虽说平日里为了管制一些丫环总是装得老练,可毕竟是小女孩,从来不曾出来外面行走,也是东张西望的,好不兴奋。
反观晚清,就凸显出十分安静。一路只是安坐于位,手中一本册子便打发了许多时光。
不是她不喜外出游玩,只不过,这样的方式,她不喜欢。
双儿见小姐总是盯着书看,于是一她手中的册子:“小姐,这些医经药册有什么好看的,整天盯着看,你不嫌闷,我看着都觉得闷极了。这样的好景色,你可不要错过了,错过了这一次,下次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再赏得到了。”
晚清一笑:“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小姐,纵然书中当真有黄金屋,当真有颜如玉,你也是一样都用不上的,更别提这书中根本就没有这些个东西呢!”双儿一脸小恰北地道:“我只知道你这样看着,会把自己闷坏了的。虽然双儿知道你心情并不好,可是,也不用这般闷着自己的,这样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的!”
她活像一个管家婆子一般,罗嗦着道。
一句话,惹得晚清咯咯直笑:“什么叫做亲者痛仇者快?说得好像是什么大事情一般,你不是早知道你家小姐我就爱不释手这书吗?只不过是你觉得闷,也不用说得好像天下人人都觉得闷一般。”
“小姐可是笑了,小姐不知道你自上了马车,都没笑过一个!”双儿看了开心地道。
晚清一摸脸。
她自上车真的是没笑过吗?
看来是真的想太多了,憋得紧了。
于是浅浅一笑:“好像是笑得挺少的。”
“就是!”双儿狠狠地点了下头,以表示肯定。
谈话间,就见马车停了下来。
有人掀起了车帘,恭敬地道:“二夫人,这天已不早了,爷吩咐了今晚就在这儿过夜。”
这人是凤家的护卫总管屈进,为人严谨而正派,一直以来,对晚清都是一种恭敬而疏远的态度,说不上什么好与不好的。此次出行的一切事务,全权由他在处理。
不过能够当上凤家的护卫总管,肯定是不简单的人的。
晚清对他点了点头:“多谢屈总管。”
“二夫人客气了,请下车歇歇吧!”
晚清挽了双儿的手走出车外,正要借了双儿的手步下,就见有两个护卫双手互握成一个台阶。
她看着,也不知如何是好,虽说这马车比平常马车高了些,可是也不至于要踩着人的手下车吧?
左右一望,有点不知如何是好,这样的架势,她可是从来不曾试过,忽然觉得十分别扭着,于即知高,就备一板凳便可,那里需要踩着人的手臂下车。就见一行队伍所有人都齐刷刷向她看了过来,包括凤孤,似乎也注意到了,眼睛不经意地瞟了一眼。
而后,竟是嘴角略带了几分嘲讽。
晚清眼神一凛,咬一咬牙,转身从另一边跳了下车。她当然看出了他眼中的歧视,就因为她刚刚在上马车的时候费了一大番折腾罢了。
她知道,她跟着,只不过是他的累赘罢了,其实他不愿意,她又何尝愿意呢?若非凤老太奶硬逼着,她才不愿跟来呢。
幸好跳下来的时候只是跄了一下,倒也没有摔着,若不然,她肯定要为自己忽然间的小孩子气感到后悔!她缓缓地向着客栈走去。
这座小镇虽然看起来并不繁华,不过,许是来往客人多吧,这客栈却是格外地清雅贵气,一点也不输给大城里的客栈。
而且,生意还出奇地好。好到了爆满的程度。
左右一看,竟然已经没有空的位置了。
屈进在前面领着,一看客栈满座也是有几分为难。
爷吃住向来习惯一人独自,这两日与二夫人出来也是如此,可此刻根本找不到位置,于是他向爷看去。
晚清也向他看去,希望他能够让她同桌。
可是他却是一脸冷漠傲然,连看也不看这边一眼,劲自吃得香。
就在这时,旁边一针名身着白衣的男子唤住了她:“这位姑娘,若不介意,可同在下同桌?”
声音不同于凤孤的清冷孤傲,而是十分地温暖柔和。
晚清向他看去,果然人如其声,白袍整洁干净,发戴冠玉,英俊的脸上是儒雅的表情,迎着窗台透进的晚霞,竟能迷离了人的眼睛。
“谢谢公子!”晚清才扬起笑容道谢。就被一声愤怒的暴喝吓了一跳:
“不许过去!!!”
声音阴婺中盛满了极怒。
晚清转首看向凤孤那愤怒的表情,有点儿无法理解他的行为。
当然,不管如何,她也不会以为,他是因为吃醋。
因为他看向那温玉般男子的眼中,喷射出的,是一种怒恨至极的可怕光芒。连她,都觉得害怕了。
那温玉般的男子却只是一笑,站了起身,对着凤孤的怒火,不但不怒,反而是扬起了一抹极其灿烂的笑容:“好久不见了,凤庄主。”
“想不到在此遇上慕容盟主,真是有幸了!”凤孤一转怒颜,换上一抹带着几分玩味而更显阴邪的笑容,看来却更让人害怕。
隐忍卷 第十三章 慕容黔
世纪 想不到眼前这个温和如玉的男子,竟是当今武林盟主慕容黔。
倒是极让人吃惊!
且不说年少有为这四个字,毕竟有了凤孤的年青与成就在前,倒也不显得慕容黔十分了得了。
只是这一身白衣,这一脸的温润,只让人感觉儒雅至极,那儿有半分江湖中人的气息,若说是个文者书生倒让人更易相信。
果真应了那一句:人不可貌相!!
似乎感觉到她的注视,慕容黔回过头看向她,温柔一笑:“这位想必就是云国有名的才女上官晚清小姐吧?”
虽然他面含浅笑,仪容得体,可不知为何,晚清就是感觉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可是又不知道究竟是那儿不对劲。
“慕容公子夸奖了。”谦虚一道,而后并不再与他说什么。
她自是懂得识人眼色,又如何看不出凤孤是极厌着眼前的慕容黔呢?
“黔这可是说的是实话,上官小姐的大名,云国上下,谁人不知呢!”
“慕容盟主,我们要吃了。”凤孤却不给上官晚清答应的机会,直接切断了他们的对话,而且很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
晚清有点反感他的做法,她本就没打算再与慕容黔说什么的,他何处说得如此不客气呢!!
“那在下就不打扰了,咱们以后有机会再聊了!”慕容黔道,而后又忽然加了一句:“对了,凤庄主,想必此去是为了参加武林大会吧?”
凤孤只拿了一双看的凤眼瞟了他一眼,却不作答。
慕容黔似乎也不是等着凤孤回答,又接下去道:“若不介意,路过时到慕容山庄一聚,月儿也是极挂念着凤庄主的。”
听到&39;月儿&39;两个字,晚清惊讶地抬起了头。
却在看到慕容黔投来别有用意的浅笑的面容后低了下来。
只不知,此月儿是否就是凤孤那魂牵梦萦的月儿呢?
应该是的。若不然,何以凤孤看到慕容黔会如此愤恨。
而那月儿又为何会弃了凤孤如此人才而择他人,若是几年前的凤孤,的确是比不过慕容黔的。
毕竟年纪轻轻就已经是武林盟主,武功心智可见不一般,又兼有如此风采,确实令女子着迷。
凤孤的眼眯成一线,看着慕容黔的那一张百年不变的笑脸,十指捏得发了白。
看着僵住一般的场面,晚清微叹,也许人心总是很奇怪的吧,心中虽然恨着凤孤,可看他如此,她却是隐隐不忍。
“相公快坐下来吃饭吧!这一路都没好好歇着,吃了好早些睡,至于去不去慕容山庄之事,到时再说吧!而且慕容公子也未必是真心实意让咱们去的,若是相公,相公会想要自己妻子惦着的男子去家中坐客呢?是吧?”她笑容温善,看以无害,却是一语双雕。点破了这两个男子的心。
“上官小姐这话说得有点小瞧了在下了!”慕容黔显然未料到晚清会说出这一番,话也说得有点儿急了。
“慕容公子这话说生了!男人可不都一个样吗?难不成,慕容公子还当真希望自己妻子想着的男子去家中做客?”晚清却只是轻轻一笑,温婉中透出几分凌利来,可是他刚刚自己说月儿记挂着凤孤的。
“上官小姐好利的嘴!”慕容黔一笑,倒似并不在意一般。
晚清没有答话,倒是凤孤有点意料不到地看着她,而后对着慕容黔道:“这是自然,我凤孤的女人,还有普通的吗?”
说完竟然出乎意料地将晚清搂入怀中,状似亲昵。
晚清余光见到他那略带着几分挑衅的眼光时,不觉想发笑。
想不到,这个总是冷傲的男子,竟然会做出如此孩子戏的一面。
慕容黔似乎觉得脸上无光,于是告了声而后就走了。
他方一走,晚清赶紧从他怀中挣出,这样做戏的温存,只是让她觉得混身不自在得紧。
还有一丝丝、、、悲哀,毕竟,眼前这个,可是她的夫君,可笑却是连这样普通的拥抱,也显得太过亲昵。
凤孤却不知她的心情,只是看着忽然空了的怀抱,他心中竟然衍生出了几分不舍,一种连他也不明了的情绪已经在渐渐地发芽了。
隐忍卷 第十四章 香气
世纪 幸好这客栈虽然吃饭的人多,可是求宿的人还不算多,所以晚清得以单独睡一间屋子。{}不必与凤孤同房,虽然心中知道自己早是他的人了。可毕竟两次都是如此地不堪,根本算不得什么,若当真要光明正大地住一起,总觉得不自在。
匆匆地梳洗了一番,就让双儿先退下休息了,毕竟这长途跋涉,若是不好好休息,身体是吃不消的。
独自走到窗前,推开窗户,只觉一阵桃香扑面而来,还夹着一种不熟悉的香气,软绵绵的,清幽而又不浓郁,极好闻,有种让人十分舒爽想一闻再闻的感觉。
晚清当时也没有在意,只以为可能是那个住客栈的客人的胭脂香气,因为只一会那空气中就没有了那味道了。
这客栈倒是建得十分好,每一间屋子都有一面临了后院,而后院,又种了满园子的桃花,这个时节,便可闻到桃香了。
倚在窗台上,看着那一颗颗小小的嫩绿桃子,忽然感到十分亲切,以前在上官家的时候,她的后院也种了几株这样的桃树,每逢四五月,桃子便熟了,她就会与双儿一同摘了桃子,腌制桃儿酸。
自家种的桃子不比外头的桃子好吃,总是带着酸,极酸极酸,还带着涩,记得第一年结桃子的时候,她就吃过一个,至今还后怕,那种酸涩,使得舌头整整一天吃东西没感觉。
后来院子做事的嬷嬷见着了,便教了她腌制的法子。
倒也简单,将桃子一个个洗干净,将上面的细毛丝用粗布刷干净,而后放在烈日下晒,将表层水份晒干,而后夹了大把盐巴,还有甘草一起放在瓮子里密封起来,放在地窖里存起来,过了两个月便可以拿出来吃了,味道是极好的,饭后开胃消食。
只是今年怕是没人会去理睬它了。
忽然,清风吹过,桃园中,竟然响起了清脆的萧声,幽幽扬扬,听起来应当是出自男子的,那当中带着豪迈,气壮山河的雄心壮志随着萧声而出,初春之夜,竟然让人听了心中为之振奋,似乎心中也有着雄心壮志一般呼之欲出一般。
忽而曲风一转,婉约细腻,柔情万千,似女子在徐步河边,又有清柳拂面,佳人迎面,动人万分,柳叶上水珠未凝,经风一吹,晶莹玉露滴落红尘,扰了千万善男信女的心、、、、、、
晚清听得如痴如醉,忽然心痒,若旁边有一琴,当真是情不由已与之合奏,这大概就是惺惺相惜吧!
起身想去寻那同音人,可是方站起来,想想不妥,倒不是因为深夜出外有违妇德,毕竟她从不在意这些,而且在外人眼中她都已经不是清白的了,又岂在这一次呢?只不过此次是与凤孤一同是去参加武林大会,中间必是有不少风波的,还是不要自找麻烦!只好做罢。
只是眼睛却是不放弃地搜寻着园中人影,只见夜色中风吹桃叶,婆影娑娑,那有什么人影。
而萧声,也在此时停止了。
晚清仍不放弃,又等了许久,还是不见人影或是萧声,唯有遗憾地关上窗户,准备就寝。
可是窗才关好,就听到林内响起了打斗声。
晚清一惊,也不知是怎么回事,竟是直直就要前去寻找,才推开门,就见门外站了四名侍卫,笔直而立,夜色中,一身黑,却是把她给吓了一跳。
“你们怎么在这儿?”她问,有点儿白痴的问话,毕竟,站在这儿,除了保护她,那里还有别的事情呢?
“二夫人,我们在保护您。”其中一名侍卫道,声音平板,却并不显得无礼。
想了想,没说什么。
是自己迟钝了,四个大男人站在门口,她可是一点知觉也没有。
可是她若知道,这屋上还站岗着四名梁上君子,而且就在她居睡的屋顶,那时她会更惊讶的。
这凤孤虽不喜欢她,但是也不想一路惹了麻烦,所以防护上,也是没有怠慢。
只是她却不曾想,这些人个个武艺不凡,呼息均匀平低,又岂是会闹出什么动静的。
“林中发生什么事了?”她问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