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失身为妾〗第35部分

这个神奇呢?”
  他的话刚刚说完,只听得树叶沙沙作响,暗夜中,忽然涌出了无数的侍卫,个个一身黑衣,张眼望去,至少也有上百人。
  “看来你倒是为了我煞费了不少苦心呢!”银面冷冷一笑,眼中杀气骤起,一时让人全身寒意尽生。
  “想要捉住我,那是决不可能的!”银面说着的时候,风无声,剑起如虹,只见一道光耀了众人的眼。
  晚清微微地闭了眼,再望去时,他已经陷入一片厮杀当中。
  一身雪白长衫,溶于那群黑衣暗卫中,显得十分明显,只不过刹那间,已经沾了斑斑血迹。
  晚清一声惊呼,猛地拉住了凤孤的手:“你让他们住手……”
  “他是个杀手,若不杀他,就只能被他杀!”想不到她居然还为他求情,心中一愤,更是铁了心要杀银面。
  “不会的,我知道他没有恶意的。”晚清急急地解释着。
  可是她却不知道她这一番话,只不过是让凤孤更生气,脸色一时间黯了几分,连皎月也难照得亮半分,他冷冷地道:“你又如何知道他没有恶意呢?你记得他吗?”
  “我不记得……”晚清一句话,让凤孤心中又开心了几分,原来她并不是记得这个银面,他还以为,她失了记忆,却还能记着这个人。
  可是晚清下一句话,却让他尤如当真泼了一盆冷水般,从头冷到尾,气也不打一处而来。
  只听晚清清亮的声音轻轻地道:“虽然我不记得他是谁了,可是,我却能感到对他的一种熟悉的信任感。”
  他冷冷地凝视着正在奋战的银面,脸色铁青:“谁砍他一刀,我赏银千两!”
  一句话暴出,那些暗卫,更加骁勇,更加疯狂,手中大刀使得更是用力。
  一人独对百余人,渐渐下来,银面已经感到有些吃力,毕竟这些暗卫都不是一些普通一般的侍卫,个个都武功不弱。
  纵然他武功胜出许多,此时也并未落势,可是对于他们这般作战法,功力消耗过大,就算能够消灭这些暗卫,可是凤孤的武功不容小窥,而且他身边还有四大婢女与那冷森。
  看来今天,想要救下晚清是不可能的,他心中一冷,却是怒火直升。
  晚清看着那些暗卫越来越猛,刀光剑影,飞影落身,一颗心提到了喉咙处。
  拉着凤孤的手中一紧,脸带乞求地道:“夫君,你就放过他吧……清儿求你了……”
  “你为何就非要为他求情!”凤孤的心中一痛,他就是恨,就是生气,她分明已经失去了记忆,却偏偏,还能对银面留有印象,这让他妒忌不已。
  “我……我……我也不知道,可是我知道不能滥杀无辜的。”晚清被他一问,却也不知道从何说起,只是她的心中知道,不能让他受到伤害。
  听到她的回答,凤孤却是更为之气愤,却偏偏,又无法发泄在她的身上,只能冷眼望着场中打斗的那一抹白色身影,狠狠地道:“他无辜,一个杀手何来无辜,被他杀的人岂非更是无辜!”
  “夫君……清儿求你了……”晚清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她知道,失去记忆,让她在这个时候,根本不知道如何说服凤孤,于是只能开口求他。
  正在应战的银面听到晚清的哀求,一个回剑侧手,对着她道:“不必求他这种小人!我自能应付。”
  说着一个纵身而立,雪白身影犹如直入皎月,身影一个快速旋转,雪白衣襟飘动,恰如天外飞仙由天而降,剑如花开,盘旋直下,待到人影立定时,那群暗卫,一时间只剩下不到十人,其他全倒在血泊下,不是死了便是受了重伤。
  这一招旋剑,他极少用,因为极耗功力,可是看到晚清在哀求着那个凤孤,他却是再也忍不住,也不管那些许多,仗剑而起。
  雪白的长衫被鲜血染得红艳,罩在他的身上,显得十分狰狞。
  她的心,却依旧停留在刚刚的那一招剑法当中,无法回复。
  不是震撼住了,而是那一剑法,她太过熟悉了,似乎曾经在哪儿见过,却是如何也想不起来,只有那模模糊糊的影象闪过,快得让人捉也捉不住。
  银面长剑指向凤孤,挑战的眼光不言而喻。
  晚清却是手将凤孤拉得死紧:“不要。”
  这一句‘不要’,却不知道是担心着凤孤,还是担心着银面。
  两人齐齐地望向了她。
  就见她道:“我不想看到你们打起来,银面公子,你走吧!”
  她的心中,居然,更担心的是,银面的安全。
  这个认知,让她根本就无法说出口来。因为,若按凤孤所说,他是她的夫君,可是,她却反而担心银面,似乎这很难理解的。
  而她心中,其实明白,有许多事,只怕不像凤孤所说的如此简单,可是,此时情况紧急,却也不容她去细细想其他,先要劝下他们再说。
  银面面上戴着面具,看不清他的表情,可是晚清却注意到,他的呼吸,已经不似刚才那般平稳,显得有些气浮,若是再与凤孤打下去,只怕难有胜算,而且纵然打赢了凤孤,只怕后面还有许多暗卫出现的,那里他只怕无法应付。
  顾虑甚多,此时,唯有拦下他们的打斗方行。
  “你放心,我一定会救出你的。”银面此时掂量再三,也确实难有胜算,凤孤的武功,他上次在桃林中已经领教过一二,并不简单,是个狠角色,此时他元气大伤,再纠缠下去,只不过是逞强,倒不如回去后再思对策。
  “你快走吧!”晚清见他这般说,于是赶紧催促着道,手却是用尽了力拉住凤孤。
  银面眼一闪,深深地望了晚清一眼,而后就要离去。
  凤孤见状,哪肯让他离去,另一只手拉开了晚清的手,眼中狠决地望向了银面:“想走!凤舞九天,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说着间伸手于腰间拔出软剑,就要向银面刺去。
  晚清一惊,怕他们当真打起来,于是想也未想,整个人,自后面将凤孤抱住了:“别去!”
  一刹那,风停叶止。
  所有的人都静止了下来。
  凤孤,整个人僵在了原地,手中剑,缓缓地垂了下来,心中,骤起欣慰,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地抱住了他,虽然是因为要阻止他,可是至少说明,她不是那么地排斥着他的。
  这,总是一个好的兆头的。
  而银面,却是一脸不可置信地望着晚清,脸皮的表情变了又变,眼中,露出痛苦之色,他想不到,晚清居然会抱住了凤孤,清冷的声音透着一丝自己也没有察觉的酸楚:“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不是恨着他吗?却为何要抱住他!”
  晚清不解他意,她没有他们两人想得复杂,她的目的,只不过是为了阻止凤孤追赶银面,可是她的手根本就拉不住他,只能用抱的才有更多力气去拉住他。
  她,根本就没有别的意思。
  听到银面的话,虽然心中惑感更重,可是却根本来不及去想那些许多,只是催促道:“你说的我听不懂,也不知道,可是现下最重要的是你赶紧离开这儿!”
  “我不需要靠你的妥协来逃跑!我银面尚不至于那么窝囊!”银面说着长剑已经正向着凤孤刺去。
  凤孤也不好惹,手中的长剑一挺,伸手将晚清拉开,而后向着银面抵去。
  两人长剑对决,却全是高超剑术,剑起剑落,如飞星闪过,根本就看不清招式,只看到两个人一黑一白,身影不断换转。
  却是越看不见,心中越是急,于是晚清脸上一冷,冲着空中纠缠对决的两人厉声喝道:“住手!你们打够了没有!”
  可是那两人打得激烈,又岂会是她喊得停手的。
  于是她脸上怒意渐升,猛地自脚边一受伤的暗卫手中抢过一把大刀,横向脖子:“此事因我而起,你们若是再打个不停,我就自缢!”
  两人一听到这威胁,第一次,极有默契地停了下来,四目齐齐盯向晚清,喊道:“不许!”
  晚清却望向银面:“不许你就走!”而后又望向了凤孤:“你不要拦着他,让他走!”
  两人一听,四目相瞪,如龙虎争斗一般,眼光在空中激起战花来。
  却还是妥协了,银面深深地望了晚清一眼,一转身,飞纵而去,一身白衣消失在夜空中,却还不忘留下一句话:“我会救你的。”
  
  
  复仇卷 第二十二章 圆谎
  看到银面飞纵而去,晚清脸上一片清冷,手中大刀轻轻扔开,而后转首向着屋内而去。
  凤孤见状,跟了进去,却见她只是冷冷地坐在椅上,那双淡然的眼,直直地盯着他,不喜,也不怒,却带着一种探视,似乎等着他说什么一般。
  凤孤心中一颤,他与她之间,现在的相处,如履薄冰,稍有不慎,就是粉身碎骨的。刚刚银面的话,他知道,已经引起了她的注意的。
  所以,他要好好地斟酌好如何回答她的话。他不希望他们之间不容易的平静,被破坏掉。
  倾城面容上缓缓绽出一笑,带着三分邪气七分宠溺,问道:“怎么了?我刚刚不是已经按你的意思,放了他走了吗?怎么还一脸生气的模样呢!”
  说着间也不管她愿意不愿意,直接就走到她的身边,拉了张凳子挨着她轻轻地坐下,将她轻轻一抱,抱到了自己的大腿上。
  晚清脸上一红,他怎么动不动就来这暧昧的招式啊,妙目一瞪,三分羞七分恼:“我坐凳子就可以了!”
  说着间挣扎着要起身,凤孤却是手一伸,将她整个人抱得紧实:“凳子坐着哪有我抱着舒服呢!”
  说话间,头轻轻地靠在她脸庞边,那温温的气息带着一股炙热似火般要灼伤她了,耳根子,火辣辣了起来。
  “我觉得凳子还更舒服!”她轻轻地道,想要冷静镇定一点,可是却怎么也冷静不下来,耳际那温热的气息不断撩拨着她的每一根神经。
  “真的……“他暧昧地在她耳际问道,炙热唇,似经意又似不经意般地轻碰着她的耳垂子,引来她无意识地轻颤。
  晚清实在是受不了这诱惑,猛地整个人挺了一下,直直地站了起来。
  那肩膀,猛地就撞在了凤孤的下巴上。
  ‘砰’地一声。
  凤孤痛得眉也皱了起来:“清儿,你这是要了我的下巴啊!“
  晚清也没想到一时反应这般大,还撞伤了他的下巴,于是一转首,满脸歉意十足:“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很疼吗?”
  说着间雪白素手轻轻地揉向了他的下巴,看他呲牙咧齿的模样,似乎真的很疼的模样。
  “你没事吧?”她有些难为情地问,都怪自己太过粗鲁了,要是撞伤了可就不好了。
  凤孤却是摇了摇头,凤眼,却是直勾勾地望着晚清,一眨不眨地,那双眼中,渐渐升起了炙热的气息。
  晚清忽觉得不对劲,一抬头,就对上了他那一双含了欲望的眼睛,一时间,竟有些无措,不知如何反应。
  她,明白那种眼光代表着什么。
  可是,她却还是清醒着的,在事情没有弄明白之前,她是不可能与他发生任何关系的。
  她与他之前,究竟是什么关系?
  这个问题,太重要的。
  她缓缓地站离开了他,却见他双手一拉,那低沉的声音略带嘶哑地喊道上“清儿……”
  晚清脸色变了又变,而后脸微微一侧,带着尴尬地道:“你说过的,会等我愿意的那一天的。”
  这是她醒来之时因为弄不清楚原因,他应下给她的,只要她不愿意,他不可以强迫她做任何事情。
  就算他们真的是夫妻,只要她没有记起以前的事情,只要她不愿意,他也不可以胁迫她做任何夫妻之间应为事情。
  这个要求,虽然有些过份。
  可是,隐隐中,她对男女间这种事情,居然感到一种深入骨髓的害怕。而且,对于他,她实在是没有过多缠绵的情感,甚至,还有一种复杂到令她不明白的情感一直在作祟,似乎当中,有恨。
  所以,她无法坦然地接受他。
  轻轻地拉开他握着她的手,缓缓地在一旁坐了下来。
  凤孤心中的火热渐渐熄灭,带着一种憾意,却深深地无奈低下了头,看着她缓缓地拉开他的手,他的心,如被刀子割了一般,痛得无力去抵抗。可是,他,却不舍得对她发任何脾气,他知道,也许任何东西都能用强权夺得,可是独独她的爱,不是强权所能够夺回的。
  也许会很难,可是不管多难,他都不会退缩。
  因为,为她,值得,也甘之如饴。
  再抬起头时,又回复了一脸清邪气而美好的笑:“是,我答应过你的,只要你不愿意做的事,我都不会勉强你的。”
  “谢谢。”晚清软软一笑,心中感激他能够容忍她的行为,虽然他十分生气,却没有对她使强的。
  这对于一个男子来说,对于一个有可能是她夫君的男子来说,是极难做到的。
  “夫妻之间,是不必言谢字的。”凤孤笑着道。
  手,伸出。
  修长五指,握住了她的纤纤五指,交扣着,缠绕着,却是感到至少,握在手中,心里是满足的。
  “那么夫妻之间,是否也应该坦诚相对呢?”听罢他的话,晚清轻轻地问道,如水的眼睛莹莹地望向他,带着一种清澈无波的透明。
  对于刚刚银面所说的只言片语,她终究是难以介怀。
  虽说现在在这儿一切都好,凤孤对她孔明极至温柔体贴,可是她不喜欢如此不明不白地生活着,混混沌沌没有清明。
  听到她的话,凤孤眼中闪过一抹光芒,而后,轻轻地道:“夫妻之间,确实应该坦诚相待。”但是,有时候,善意的欺骗,只要是为了幸福,也是可以的,他在心中,又补上了一句。
  “对啊,所以,夫君不可以有事欺骗着我,我只想问一句,刚刚那银面说的话,可是真的?我们的关系,并非夫妻,而我,并非叫晚清,而是雪伶阁的头牌晴天。”
  他以前,面对商客时,尽管说着假话,可是,他却能直而无畏地望进别人眼中,不露半点疑惧之色,镇若泰山,让人摸不清他的真假。反而倒像是,对方才是说谎者,气势镇压了场面。
  可是此时面对着晚清,他却发现,望着她那一双清澈透明的眼,他竟是无法启齿那骗人的话。
  放开她的手,他姿态优雅地翻开架中两个干净的杯子,而后拿起桌上的茶壶,满满地为自己,也为晚清倒了一杯茶水。
  翠绿碧波茶水中,映着的,是他眼中的明暗不晦。
  借着这一系列的动作,他缓缓地道:“你是信我还是信他?”
  听到他的问话,晚清顿了一上,信凤孤还是信银面呢?
  这个答案,也许,她心中清楚,可是她知道,此时并不能说出来,于是只道:“我不是不信夫君,只不过,那银面说得有模有样,难免我心中,存了芥蒂,我只想弄清究竟是如何一回事。”
  凤孤却是不回答她的话,而是突然站了起来,向着梳妆台走去。
  晚清摸不清楚他究竟要做什么,于是只是睁着一双眼看着他,就见他一回头,手一伸:“跟我来。”
  “嗯。”她一手轻拾裙摆,另一手递给了他,由着他带她去梳妆台前。
  只见他将她带到铜镜前,而后将她轻轻地按坐在了台前,手缓缓地放在她的肩上,双目,直直地注视着镜中的她。
  晚清被他弄得有些莫名其妙,只是疑惑着一双眼,轻问:“怎么了?”
  “可曾觉得这一张脸不太自然?”他问。
  晚清手伸出轻轻一摸,确实,这张脸,她感觉一点儿也不自然,总觉得……总觉得,她灵机一闪而过。
  她一直觉得这张脸似乎盖了一层什么一般,完全没有触觉之感,不如身上其他肌肤一般,可是……
  可是,她也曾试着用手轻捏过,却又感到是相连的,并非是那种分开之物。
  究竟是如何回事呢?
  她抬起头,看着斜上方那张俊颜,却是无语轻问。
  凤孤望着她那一双清澈如溪水般的眼睛,轻轻一笑,温柔至极地,略带着粗糙的食指轻轻地在晚清那雪一般美白而倾城的脸庞上轻轻地打了圈圈,极度暧昧。
  晚清耳根子一红,却不知如何开口,只觉得他的动作十分轻浮,可是,若他是她的夫君,倒也无所谓,只不过此刻却是无法证明,而且她的心中,对于他的动作,总是带有微微的反抗意识。
  这也是她一直矛盾着的。
  “现在可感觉出不对劲的地方了?”他可不信,一张脸,分明盖了别的东西上去,触感还能如有的脸皮那般敏锐呢!
  晚清终于是明白他的意思,原来他并非对她轻浮举动,倒是她自己多想了,于是一正神色,轻轻地点头:“确实,我也一直觉得,我的脸庞,似乎隔着什么东西一般,摸上去,竟似没有什么感觉。可是,若说隔着什么东西,可是我用手去捏,却根本就捏不出任何东西来,而且,天天洗脸,也未见有何异常。”
  凤孤听罢,心中暗自一笑,他就说,纵然易容术再高明,却也不可能能够将假皮的触感灌入人的意识中的。
  望了一眼她挽着三千青丝的玉钗子,他的手轻轻地在她髻上一拉,只见长发如绸般飞泄而下,三千青丝,带着三千情意,披就在了那雪白的衣背上。
  她的秀发,细长而柔软,黑如墨,韧如丝,亮如绸,让人只轻轻触摸,便不舍再离开,发中带着淡淡的清荷香气,环环绕绕间,他的鼻中,全溢满了这清荷的淡然香气了。
  “啊”晚清不料他的举动,轻轻一惊,手抚上那青丝,却是被他捉在了手心。
  只见凤孤手拿着那玉钗子,在她耳边部分的脸庞上,轻轻一点,竟是划开了个小口子,可是,却没有半滴血流下来。
  晚清吃惊地抚上那伤口处,却是更证明了,她的脸上,附上了一层皮:“可是,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为何我的脸上会有一层皮,而这又是什么皮呢?为何洗之不去,脱之不开呢?”
  凤孤却是摇了摇头,脸上一种叹息之意:“我目前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上了一层什么皮,都怪我!当时没有好好地保护好你,让你落入坏人手中,还沦落到这般田地!”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倒是说给我听听啊!”看着他叹息而为难的模样,晚清拉住了他的手,急急地问道。
  凤孤看着她,却是有些无语。
  人说,一个谎言要用无数个谎言来圆的,果然是没错的,此时的他,便是如此,可是如今已经是骑虎难下了,若是不骗她,只怕她心中的芥蒂是无法消除的。
  狠下心来!凤孤。
  这些年来,他早已经学会狠心了,可是此时,为何还要心软呢?
  虽然是在骗着她,可是他的心,却是爱着她的,这个理由,足够了,若然将来她知道了,也无悔的。
  于是不再犹豫:“你曾是云国有名的才女,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无一不精,而且还独有一把好嗓子,歌声有如天籁般动人。差不多在一个月之前,有一天,你与婢女一同前去市集采买物品,而后一直未归。我让下人去找,可是找遍了整个战城,却不见你的踪迹,直到十天之前,我听人说雪伶阁中来了一个艺伶,不但国色天香,而且独有一副绝好的嗓子还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无一不精,当时只是存于一时的侥幸,想去看看,也许是天怜我痴,在看到你的第一眼的时候,我便知道是你的,因为无论你如何地变,你的这一双眼睛,如溪水般清澈明亮见底,还有这一副清亮而美好的声音,是改不了的,可是你脸上的这张假皮却是如何也取不下来,我已经试过不少办法,却还是无用,无奈之下,我只好把你带回了凤舞九天。我决不能看着你在外受欺凌的!”
  “原来如此,那么那个银面,就是雪伶阁中的人吗?”她轻轻地问。凤孤说得声情并茂,而且那一双含了几分忧伤的眼睛,是不会骗人的。
  可是,隐隐,她又觉得似乎有某些地方不对,至少,在她看来,银面应当不是那种坏人的。
  凤孤心中虽然不喜那银面,可是他看得出来,晚清对他的印象不差,也许之前银面一直对她是不错的。
  若此时说银面是害她的人,只怕她不会相信,于是他只道:“那银面不是雪伶阁的人,他原告的身份只是一名江湖杀手,只怕是在雪伶阁中见到你的,所以一直以为你就是雪伶阁中的人。”
  “原来如此。”晚清点了点头,凤孤所说的,合乎情理,无缺可寻,倒是看不出有何欺瞒之感来。
  “那你还以为有其他呢!”凤孤一笑,轻轻地点了点她的鼻尖儿:“我对清儿的心,清儿以后自是会明白的。”
  至于从前,他宁愿,这失忆,能够是她一辈子。
复仇卷 第二十三章 带血的女子
  尽管一切看来如此宁静而美好,可是晚清却总觉心中十分不安,似乎有很多事情,都不应该是如此的。
  可是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她却还是不知道,因为那一份失去的记忆无法回到她的身上,可是,却又总是有某些画面模糊地闪现在面前,却偏偏让她捉也捉不住。
  停下了手上的弦琴,轻叹了口气,心不平,意不止,又如何能够弹奏出好的琴声呢?
  一旁边的婢女见状问道:“夫人怎么了?看来似乎心情不好。”
  “我出去走走,你别跟来。”晚清忽然脸色清冷地道,意只为阻止这丫头跟来,她必须想办法弄清楚一切,若不然,心中有事,是无法平静的。
  “可是爷吩咐了奴婢要时刻跟在夫人身边……”那奴婢在晚清清冷如冰的眼光下渐渐地小声了起来。
  晚清见状才道:“我只是出去透透气,天天闷在这屋内,会闷坏人的。”
  “那让奴婢陪您一同去?”小丫头还想试图争取点儿什么,晚清却是冷冷地道:“我想一个人静静,不想让人打扰。你其实不必担心,这凤舞九天的暗卫众多,我不会出事的。”
   说着拾起裙摆,向着门外而去。
  凤舞九天只分了四个院子,还有一个后院,是给下人的住处,而这四个院子,却不是普通的大。
  就她所住的南凤院,从她的屋中穿过园子,穿过小阁长廊,就足足用了半个时辰,而且她的速度还是不慢的了。
  凤舞九天里面倒还算是十分安静的,听说凤孤为人不喜欢吵闹,所以平常这些奴婢奴才们走路都是轻步慢跑的,而那些侍卫,全都是躲在暗处的,整个山庄,看起来,就像是没有几个人一般。
  可是真要有事,跳出来的,何止上千呢!
  走出南凤园,一路往西边走去。这是她刚刚偷听到的,凤孤住在东凤园,而西凤园是大夫人还有一位据说叫慕容夫人所住的地方。
  穿过一片长长的林道,总算是看到了西凤楼的名字了。
  从怀中抽出一条丝帕,轻轻地拭去额角豆大的汗水,理了理衣襟,这才轻轻走了进去,就有守园的一名嬷嬷多疑地看了看她,而后问道:“这位姑娘是?”
  这话问得奇怪,不由让晚清心中的疑惑更重了,她既然是凤舞九天的二夫人,下人又岂有不识得之理。
  手抚向脸庞,还是因为自己被易了容的事,凤孤没有对外说起?
  这也是有可能的。
  于是不再多想,只轻笑着道:“这位嬷嬷,我想找凤大夫人,可否引去一见?”
  嬷嬷看了看她,一身华衣,气质高雅,面容倾城,想必不是一般人物,而且能够在凤舞九天走动的人,又岂是一般。
  于是她轻轻地点了点头:“姑娘请稍等片刻,容小的去通禀一下。”
  晚清点了点头:“有劳嬷嬷了。”
  于是站在门口,顺便理了理有些粘乎乎的发鬓,幸好走的林荫小道,处处也还算凉快,若不然,走到这儿来,只怕她都已经成了个“湿人”了。
  不一多会,就见那嬷嬷回来了,笑着对她道:“姑娘,夫人有请。”
  她点了点头,随着那老嬷嬷走了进去。
  这西凤园可不如南凤园,至少在她的眼中,大大的不如。
  或许这是个人的品味问题吧!
  这西凤楼,显得太浮夸了,满园全是花朵,而且全是奇花异草,只不过在这大热的天里,那姹紫嫣红的,看起来,只觉得心烦意躁。而且花分种类,分色系,如果都是一团乱地全摆在了一处,就有点像是所有的色料全倒在了一起一般,杂乱无章了。
  走进屋内,却是让人更加眼花缭乱。
  镏了金边的桌椅凳子,古玉流苏帘子,各色花瓶插了各色花朵,大红牡丹花就那么张扬地大开在了正门对门窗上,一眼望去嫣红了一片。
  屋内坐了两人,乍一看下,两人竟是有几分相似,再看仔细,只觉得还是差之很多,其中一人长得极其美丽,国色天香也不足以形容她的花容月貌,而且她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看起来,十分贤慧而美好。
  她,看起来好似十分熟悉,只是一时想不起来是谁。她居然对她有一种恨意,如狂魔一般,要脱身而出。
  那种恨,震得让她的心也跟着疼了,似乎有什么事情,呼之欲出,渐渐地清晰了起来。她才想仔细地再想下去,却见那人迎了上来,打断了她的思绪:“晴天姑娘,你怎么来了,我可是一直挂念着你呢,本想着要去探望你,可是他们说你受了伤在疗养,所以不敢去打扰你,如今可是好些了?”
  “嗯,我好多了。”晚清点点头一笑:“可是,却失去了记忆,对于以前的事情,一无所知了。”
  朱月儿一听,脸色忽然变得十分惊讶,带着关切地问道:“晴天妹妹,这,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啊!怎么会这样呢?”
  可是在晚清眼中,却怎么看怎么觉得十分虚假,因为她的眼中,虽有惊讶之色,却是无半分关怀之情。
  “我也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她略带几分歉意地道,而后问向了朱月儿:“想问一下,姐姐如何称呼?”
  听到她的话,朱月儿这才笑开了:“你看,你刚刚说忘记以前的事,我都还没有多想,都忘记你不记得我了,我叫朱月儿,是凤大夫人--也是我身后这一位的表姐。”
  她,不愿说出自己是慕容黔妻子的事。
  “原来是月儿姐姐,还有凤夫人啊,晴天这儿有礼了。”微微侧身行了个礼,却见朱月儿十分温柔而热情。
  可是座位上的朱柔儿,可就并非如此了,只见她一脸阴郁,双眼直直地盯着她,似乎看着什么敌人一般。
  不过也难怪,她若是将她当成了是情敌也是有可能的。
  朱月儿却是将她轻轻一个虚扶了起来:“妹妹不必多礼了,你身体好了吗?”
  对于朱柔儿的冷漠无礼,晚清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地站直了起来,笑笑应着朱月儿的话:“多谢姐姐关心,我的病已无大碍了。”
  “那就好,坐下来歇会吧!看你累得一身汗,怎么没有让人用轿辇送你来呢?”
  “在园中十分闷郁,于是想要出来四处走走,没想到就到了这儿了。”晚清一笑,轻轻地道。坐轿辇,她可不敢想,凤孤不肯让她出来,谁敢用轿辇带她来呢。
  “原来是这样啊!”朱月儿的眼神转了又转,而后又道:“娃说以前的事情全部不记得了?”
  “是啊。”晚清笑道。
  坐在了旁边的朱柔儿忽然冷笑出声:“不管记不记得都是一样的,就算你不记得了,也改变不了你青楼女子的出身!”
  听着她嘲讽的话,晚清抬头望去,却是眼睛平静不见半分怒意,她确实没什么好发怒的,她何必去为一些没有教养的人发怒呢。
  “夫人这话让人不明白,夫人可否直言对我道出,我从前究竟是什么人,我确实是不记得了。”晚清轻轻地说道。
  朱月儿却是将她的手一拉,故做亲切地道:“其实也没什么的,身为女子,有许多事情也不是自己愿意的,谁愿意卖身青楼呢?再说了,你也只是卖艺不卖身,不要想太多了。”
  她那儿有想得太多呢?晚清心中好笑,不知为何,听着朱月儿这一番劝解的话,她却只是越听越想笑,怎么听着,都不像是在劝解着她,倒像是在说着她一般。
  不过,她却也不能直接将心中想法说出来的,至少,现在是不成的,她还想着要打探一下关于她以前的事情呢。
  于是也不介意,轻轻拉着朱月儿的手,半含娇弱地问道:“月儿姐姐,可否告诉我,我之前的一些事情呢?”
  朱月儿点点头,倒是不加隐瞒地对她说出了以前的一些事情。
  晚清听着她说的事情,倒是与凤孤所说的十分吻合,当然,凤孤所说的她其实是她的二夫人上官晚清一说就无法查证了。
  于是听罢朱月儿的话,晚清一笑:“原来是如此啊,原来我从前竟是如此的生活着啊!”
  说完假装似想起什么一般:“对了姐姐,我听说凤爷仿佛不只一位夫人的,还有另外一位夫人呢?我想去拜访拜访,免得人家说我没有礼貌,来了这么久,病也好了,也不去打声招呼。”
  朱月儿一听,脸色也变了,连带着,原本一脸兴致缺缺的朱柔儿,也是脸色变了又变,而后还是朱月儿接了口中:“这倒不必了,因为妹妹纵然想去,也去不成了,因为凤儿夫人已经离世了!”
  “离世?可是她还很年轻的啊,怎么会去世了呢?”晚清故做不知地惊讶问道。
  朱月儿的脸色尴尬地不能再尴尬了,雪白了许多,言语也有些闪躲,似乎对于此事,也不想多提:“她是死于非命的,早死了一个多月了。至于什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