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失身为妾〗第4部分


那名侍卫摇头。
“我想去看看。”
“二夫人,爷吩咐了,要保护好您的安全,这半夜更是多事之时。若是您实在有事,等属下禀了爷。”他话很简短,却已经表达了他的意思:若是想出去,除非凤孤首肯,否则怕是难了。
“那你帮我去看看?”晚清知道若是去请示了凤孤,只怕他是决计不肯的。于是只好退而求次,她只是担心吹萧之人。
似乎冥冥中,她已经将他当成是为知已了。
有时候,有些人,是可以为了同一个爱好而成为知已的。便是如此,她能够从萧声中,感悟到吹萧之人,是以有了些感。
“是。”侍卫点头,一个闪身,人已飞身而去。
晚清站在门口,一直等着,眼前剩下的侍卫却只是眼观鼻,鼻观嘴,静站不误,谨守本份。
过不久,就见去了的那侍卫返了回来,而这时外面的打斗声也停了。他对她行了一礼,而后道:“回二夫人,去的时候外面已经无人影了。”
晚清点了点头,没有问他可有什么情况。不过看来应当是没事的,毕竟,死人,总要见个尸的。
再者,若是当真有什么事情,侍卫如此回答,便是不想说明的,若是她问了,也未必能够得到结果。
于是关门上床睡下了。
隐忍卷 第十五章 春香毒
世纪 第二天早晨,双儿去服侍晚清起床洗漱。
在床头唤了几句,却不见她醒过来。这是从来不曾发生的事情啊!因为晚清向来浅睡,清晨从不贪睡,有时候心情一好起得比谁都早,可从未像今日一样唤了几句都不起床的。
双儿先还不觉得什么,只以为当真是连日赶路累坏了,见时间还早,于是隔了一会又叫了几句,这次还大声许多。
可是却不见帷幔内有任何声响,这时她才惊觉不对禁,赶紧拉开帷幔,就见晚清双眼紧闭,动也不动。
一时想起出门时晚清曾说过这一路行来必会有不少风险的。
一惊,冰冷的手就向她的鼻息处探去。
直到感受到那暖暖的气息一颗跳着的心才算是安了下来。
她轻轻摇了摇晚清,就见晚清微微睁开眼看着她,却是半晌说不得话,嘴张了张,又闭上了眼睛。
双儿知道不对,赶紧去找了凤孤来。
凤孤一脸难看地走进屋内,倒不是他担心晚清的身体,只不过,他保护的人出了事,这是对他能力的一种挑衅,而他的骄傲是万万不允许这种事发生的。一走进去,方感觉到屋内不寻常的香气,是一种淡幽幽的清香,吸得大口了,却是浓郁之极,是一种极好闻的香气,而这种香气,他恰恰认识,是一种毒香,他赶紧命了人将窗户打开。
双儿也是机灵之人,见凤孤的行动,知道必是有问题,可她却无法顿悟出问题所在,于是心更焦,直逼得两眼通红,只差那眼泪往下流了。
“爷、、、我家小姐没事吧?”她问,眼睛是直视着凤孤的,似乎只要凤孤说出有事,她也就跟着去了一般。
“没事!只要睡上一天一夜就好了。”凤孤轻描淡写地道。
是的,这香有毒,可是这毒却不是针对中毒之人,而是针对与中毒之人交合之人,与之交合之人过毒后无药可医,会慢慢地精神委蓑而死,不过中毒之人也并不是全然无害,中此毒睡上的这一天一夜之内,她会不断做梦,由美梦转为恶梦,而后会渐渐加重,刚开始美好得让人不愿醒过来,到后来梦魇中会变成中毒人最不愿见、最害怕的东西或事。
有些人,心中存了太多事,有时便无法从梦中醒来,那么会就此长睡下去。
显然下毒之人的目标不是晚清,而是他。这一招的确高明,借体过毒,让人根本无从可防。
只是对方显然没有对他的底查得很清楚,不知道虽说晚清是他的妾,可是他却从不碰她。
可是虽然此次没有对他造成伤害,但是他是决不容任何人在他的面前造次的,于是竟然在客栈停了一天,美奇名体贴晚清,要等她醒了再走,而事实上,是要等着下毒者落网。
外面也放了风声,说他二人竟然睡而不醒。
为了逼真,他竟然还将晚清抱到了他的屋内去。
帷幔下,凤孤与晚清同于一床,一人睡一人坐。
许是药效,晚清睡着并不怎么安稳,迷糊间双手竟然抓住了凤孤的手,而且抓得紧紧地,就像是溺水之人抓到了救命草一般。
凤孤想甩开,却谁知她是越抓得紧,连带着另一支手也抓了过来。
他也是坐着无事可做,于是也任由她抓着,她的手很细滑,而且纤细均匀,称在他修长而略显黝黑的手上,竟显得十分好看,也十分相配。
凤孤看她因为他没有再收回手,睡梦中露出了个满意的笑容。
脸庞上露出两个浅浅的小梨窝,竟是十分好看。睡梦中的她,少了平日里的正经婉约模样,清秀的模样,淡淡的笑意,竟让他生出她也是十分可爱的感觉。
而且,他还发现,睡梦中的女子,可是一点也不知安分两个字怎么写,拉着他的手似乎觉得还不够,竟然还将头抵在他的手背上,身子噌了噌,满意地发出一声呢喃,睡得更香了。
直让凤孤有点哭笑不得。
若是以他以往的个性,必是半分也不温柔地将她一把甩开,可是此时却不知怎地。
鬼使神差般任由她枕着。
也不知是否二人同处帷幔之中,迷乱了心神还是怎么的,凤孤竟然不舍收回手,只是任由她为所欲为,而且还暗自欢喜着。
看着眼前睡得正香的女子,红润朱唇小巧而美好,此时微微张开,露出里面那两排白净而整齐的小贝牙,当真是唇红齿白,诱人十分,鼻子精巧而细致,就是不够挺直,可是在此刻,又觉得十分可爱,细长的柳叶眉,眼睛眯着,昏暗中,只看到长长的睫毛投下一段青黑的影。
另一只手不自觉地抚上那闭着的眼睛,他恍然想起,这女子,似乎从来没有正眼色看过他,每每总是低眉敛眼,倒让人瞧不清那双眼是何等模样。
晚清被他一摸,似乎不舒服,脸往他那只被枕的手蹭去,几乎半个小脸全都贴上了他的手。
那柔软而细滑的红唇就那么无意识地贴吻着凤孤的手背,让凤孤,没来由升起了一阵燥热。
那薄薄的唇一扬,扬起了个轻笑,对着睡梦中的女子轻轻道:“可是你勾引我的,我也无法哦?”
说完,将晚清的脸扶正,那薄薄的唇一举侵袭向她的唇,一阵辗转思磨,却是越唇越上瘾,竟是再也忍不住,舌尖伸入她的檀口中,撬开了她的小贝牙,贪婪地吮吸着她。
晚清似乎感到十分不舒服,可沉睡中却又睁不开眼睛来,两手一挥一扬,想要挥开什么东西一般,可是一双柔夷却是全落入一双大手中。
晚清毕竟是初涉情场,而凤孤却是挑情的个中好手。
只见他连咬带啃,薄唇一路游走到她白嫩的脖子上,引来晚清无意识的一声呢喃。
似甜蜜又似痛若。
这一声呢喃,让凤孤猛地醒了过来,暗恼自己居然对着这样一个普通的女子把持不住,甚至忘记了她身上还中了春香毒气。
于是像甩什么一样,无情地推开了她,而后步至桌上,拿起一杯已然凉了的荼猛灌了数口。
隐忍卷 第十六章 刺客
世纪 窗台摇动,忽然一道强光闪入,人未到,剑已如蛇般袭向了凤孤。
凤孤嘴角扬起一道残忍的笑,右手一翻,轻柔如风,只是那么一拂,剑势横横地向着一边的房梁刺去。
那黑衣刺客武功也不弱,一个鲤鱼翻身,借力还力,剑弹房梁又站稳了,而后剑又急急地刺向凤孤,一剑接过一剑,越刺越急,越刺越凌厉毒辣。
堪堪剑剑都险中凤孤要害,而凤孤,却不紧不快,只是面带脸带笑意地,在剑将至的时候一个不经意般的移动身形,就将剑势化去。
不识武的人必是觉得危险十分,可是识武之人一看便知,这刺客与凤孤两人的距离很远,而凤孤,如猫在逗弄着老鼠一般,只是像与他玩玩一般,不还手却只是一招招化了他的剑势。
外面也与之同时响起了剑刃相交的声音,看来是外面的刺客与凤孤的侍卫打斗了起来。
一直过了数十招,刺客已然是累得气息不稳了,凤孤却依然悠闲应对,不久,似乎听到外面的动静小了起来,他手臂一伸一拉,将刺客连人带剑整个摔倒在地,动弹不得。
就在这时,门被人打了开,绿琴首先走了进来,看了看地上的刺客,脸色一冷,而后道:“奴婢失职了!!”
而后直直跪下。
身后已经有两名侍卫前去将那名刺客绑起来。
接着又有几名侍卫押了三四个刺客进来。
而凤孤却只是看了看他们,而后拍了拍手,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只是眼底却是冷茫万丈。
“只是这么几个小刺客,你们竟然用了这么长的时间,还让其中一个跑了进来,你们确实是失职了!出去莫让人知是我凤孤教出来的手下,免得让我也连着你们一起受人笑!”他言语虽轻,可是绿琴却知道,他是当真怒了。
于是只低着头:“奴婢愿受爷的惩罚!”
“来了几人,可知是何人下的手?”他问,却不提惩罚之事。
可是绿琴与黄棋却知道爷会大发慈悲的,他赏罚,从来是分明的。而他,没有说出任可要罚之意,就说明,她们有机会可以将功补过了。
确实,凤孤并不打算惩罚她们,只是要她们将功补过。
如今是正要去参加武林大会的路上,本就是多事之秋,他不想再多节外生枝,而且,这帮刺客看来都不简单。
只不过,纵然不罚她们,若她们无法将功补过,那便只能只认无能了。惩罚必是要加倍的。
黄棋接着应道:“这次总共来了二十四个杀手,只剩这四个活口,武功来路十分之杂,各具武艺,却无一相似,倒像是四湖五海聚合一般。说不出是何人下的手。”
凤孤看了看那几名黑衣刺客,后道:“查出幕后之人是谁。”
绿琴一听,放下了心,因为爷的惩罚,从来是不留情面的,让人生不如死的,他即是如此开口了,便说明是要她们将功赎罪,于是便答道:“奴婢一定查出幕后之人,将功被过!”
而这时,红书与蓝画走了进来,手中提了一代物品:“爷,您要的药买齐了。”
说完两人赶紧将药一包一包分开,整齐地摆在了桌子上,凤孤只是看了一眼,而后在其中的几包当中各抓了一把出来,或多或少,而后道:“拿下去熬了,剩下的放着以待不备之需。”
“是!”红书赶紧将一切收拾好,而后拿了出去。
江湖中人只知凤孤武艺不凡,而且商业手腕极高,却不知道,他药理也是极精通的。而且他的药理,全是针对江湖毒药所研究的。为的,就是以防中了他人的招。
所以,一般的江湖毒药,他都能解。
怕在路上再遇上这种事,而若在小镇上倒还好,若在荒芜林中,可就麻烦得多,于是就命人多买了一些可解毒的药,虽然普通,但遇上事,总能先撑一阵。
他不愿承认,这是他为了晚清顾虑周到。只认为,自己只不过是不想让人在他的手上出手,那只能让人觉得他的无能。
厌弃地望了帷幔内一眼,这个女子,最多也只能是算他一个侍寝小妾,比之月儿,差得甚多。
冷冷地道:“让她吃了药,咱们便起程!”
说完走了下楼。
红书在后面,想开口说点什么,可是看到爷冷冷的面容,却是开不了口。
红书不知晚清中的是何毒,她不知道所中之毒只是令人入梦,却没有其他的伤害,却只知她尚在梦中,这样一路奔波,怕她的身体受不住。
可是爷那样的面容,她却说不出其他的话来。
睡梦中的晚清并不安稳,由于这药虽只令人昏睡,可是却能够让人产生无尽的梦魇,一般人如果不能够抵得住,也许就会梦魇中无法醒来。
而这时的梦,往往是一些人们内心最怕的事情产生的,最不想面对的的事情全摆在了面前。
隐忍卷 第十七章 那一抹笑
世纪 晚清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中午了。
睡了整整快两天的,一醒过来,有种摸不着头绪的模样,拉了双儿就问:“我们何时上了马车,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双儿一见她醒来,双眼一红,竟是眼泪就那么直滚了下来。因为凤孤说了只睡一天,可是晚清却睡了将近两天,她急得不知如何是好,想找凤孤,可是他却根本就不理她,只说了若再不醒来,怕是醒不过来了,她又问了红书,红书也不清楚情况。
她不知如何是好,只吓得整个心魂也不依了,连哭都忘记了,这晚清一醒,她才似回魂一般。
“小姐、小姐,你可是醒了,你要是再不醒来,双儿都不知道怎么才好了!!”
“我怎么了?”她问。
于是双儿便把事情向她说了一遍。
晚清越听越惊,她也是深懂医理之人,虽然极少真正触及,可是也是听说过这种毒的。
所以也知道这种毒并不是一般人所能得的,而且近年来,也是极少出现这种毒了,据说是当年一个江湖女子因为痛恨心上人的风流而研制出来的一种毒,说不至歹却又十分之歹毒的。
难怪自己为何觉得睡了一觉,反而累了许多。而且脑海一片混乱,总觉得杂乱无章,分不清真假事情来,原是如此。
轻轻地搂住双儿:“好了,别哭了,我这不没事了吗?”
“可是、、可是、、可是人家还是止不住哭啊、、、、、”说着抽搐着哭得越大声了。
晚清没说什么,只是搂着她在怀里,知道她是吓坏了。
也是感动,也只有这么一个人,能够如此担心她了。
就在这时,窗帘被人揭开,红书的头探了进定,眼神一惊一乍,而后一手拍了拍胸口:“我还以为出了大事呢!你个死双儿,二夫人都醒了,你还穷哭什么啊!害我以为怎么了!吓破我的胆啊!!”
“人家憋这么久,这会可不是喜极而涕,那似你这么没心没肝啊!!”双儿也不示弱,又与她斗起嘴来了。
“什么我没心没肝啊!你倒是说说我怎么个没心没肝法?!”红书见晚清没事,也是放了心,又与双儿闹起嘴来了。
“好了,你们两个这么吵着,都吵得我头疼了!”晚清笑笑着道:“我这会儿可是真饿了,快找些吃的吧。”
红书有些为难,晚清刚刚醒来,必须要吃些易消化而有营养的东西的,可是、、:“这一路行来前未着村后未着店的,也只有一些干粮、、”
“出门在外,还那来的矜贵啊!随便找些吃的给我,我快饿坏了,就算现在是一头猪,我也能吃下呢,对了,我想吃牛肉干片,上次吃着挺香的。”晚清说完故意露出一脸向往的表情,不想让二婢太过为难。
毕竟这一路上也只得一人说话算得数,何苦为难她们呢?
况且她也确实是饿坏了。
“好,红书这就给您拿去。”红书一听,赶紧跳下车去拿吃的。
不一会儿,就拿了大大小小十几袋吃的,堆放在晚清的车上。
“二夫人,快拿着吃吧!奴婢还帮你拿了几个水果呢,刚刚路上摘的,新鲜着呢,你吃完可以解渴!”
晚清一笑,拿牛肉干片吃了起来,她确实吃着好吃,以前在府中,那曾吃过这些干食,而且这牛肉干是厨子特意给凤孤准备的,确实味道很好,她一口气连吃了十来块,又吃了两个勃勃,这才解了饿。
看着外头,天色大好,于是拉开了车帘子,坐在了车前,好一览这大好风光。
四五月天,这林中却已经是处处青翠浓郁,天空万里无云,一片蔚蓝,照得人也豁然开朗了许多。耳边是小鸟儿叽叽喳喳的叫声,清脆而美好。
晚清闭上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叹道:“林中空气果然是清新!”
就见红书已经擦了一只山楂子递给她。
“这林中的果子才好吃呢!”
晚清接过,本想学着豪迈一点,大大地咬了一口,谁知才嚼。
整个小脸都皱成了一团:“好酸啊、、、”
春阳撒下,那表情,带着细致,带着粉嫩,说有多可爱,便有多可爱。
而这一幕,却是落入了前方马车中的凤孤眼中,只见他那冷漠而无情的嘴角此时却是扬起一抹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浅笑。
“红书好坏,这林中果子那儿好吃了?”她问。
红书见她表情也是不明:“我是没吃,可是刚刚黄棋同我说这果子十分香甜,叫我拿来吃,我才拿了几个过来的啊“仔细一想,才知道上了黄棋的当,于是脸上一怒:“好个黄棋,居然诈我,我去找她。”
说着便要起身,却被晚清拉住了:“算了,无所谓,你也知道,她们都不喜欢我,何必找麻烦呢!”
“可是、、、”红书还是难解愤,脸也胀得红红的,称得红衣更美。
“快坐下来陪我聊聊天吧!”晚清却只拉着她的手。见晚清如此,她只好作罢,可是心中却想着回头再找黄棋。
“对了,你怎么不用侍候你家爷吗?”晚清这才想起,红黄蓝绿四婢可是凤孤的贴身侍婢,平日里都是在他身边的。
“没有啦,刚刚二夫人醒来,我便同爷说过来侍候您,他倒也没说什么,于是我就过来了。”
原来是同凤孤说的,晚清暗道。
不过也是,若是他不首肯,手下的人那个敢瞎自乱来,她可看得出,这些人个个对他是又敬又畏的。
隐忍卷 第十八章 尤放不下
世纪 双儿想了想,道:“不如咱们来玩词语串串连可好?”
说着看向她们二人,双儿自幼跟在晚清身边,对于词书,虽学得不多,可是多多少少却识得一些,而且最常玩的就是这四字词语串串连,而且是学得极精,还上了瘾,一得空总想着这玩意。
而红书,虽说未曾玩过,可是她们琴棋书画四婢女,那个不是饱读诗书的,这点可不成问题。于是跃跃欲试地问:“怎么个玩法?”
“就是第一人出一词,第二人要用第一人出的词的最末一字接下个词,如此类推、、、”
双儿话还没说完,就听见红书已经接下道:“我懂了我懂了,好,我就先来个一马当先!”
毕竟是女孩子,少时训练严格,那儿玩过这样的闺中玩意,一听就乐上了,还急急地就开了一句。
双儿也不甘示弱,道:“那儿就先发制人!”
说完笑笑看向晚清。
晚清一笑,这两个丫头,也不问问她是否要玩,就已经来了一招一马当先,先发制人了,含着笑道:“人多势众!”
暗笑她们二人以人多压制了她这个少数的发言权。
双儿与红书两人一听,脸也微红,却见晚清只是取笑模样,倒没较真,又于兴致上,于是也不理会,尤其红书,听到晚清这一句,早已经想到了一句让双儿接不下来的词,于是抓着机会就再念:“众目睽睽!”
果然双儿一听皱了眉头,抬头看向晚清求救。
晚清摇了摇头,以示她也不知何对,毕竟这睽字确实是无词可接的,红书这小精明倒是厉害,才三两句,已经压倒式地断了别人的后路。
不得不说,凤孤身边的人确实是厉害,只单这游戏便见一般。
双儿却是嘟着嘴:“不算不算,重来重来,那有这样断人后路的啊!!”
晚清呵呵一笑,这个双儿:“这就叫做人家比你技高一筹嘛!好了,这次由你先说吧,倒看你怎么难倒别人!”
她皱眉一想,而后舒颜一笑:“那我就顺着小姐,来个技高一筹吧!红书,该你了!”说完得意地看向红书,眼神挑衅地道。
晚清一笑,知道她们二人又要争吵一番了。
于是倚向车架,凝视着两旁呼呼而过的树木不语。
她从来不爱与人争吵,也讨厌看到别人争吵,可是看着这两个小丫头争吵,却又觉得很温馨,因为所争都是一些单纯的吵闹,无权无欲,于是变得十分家常美好。
可她不想参与,别人可不肯,就见红书拉了她的手:“二夫人,你看看双儿这丫头,年纪轻轻,却已经报复心这么强,这可怎么得了啊!”
晚清一笑,还没开口。就已经听到双儿吹胡子瞪眼地道:“敢跟小姐告状!小姐啊、、、你看看这人怎的就这么J诈呢!可是她先使的坏的啊!!”
晚清一笑,无奈地摇了摇头,实在是拿她们二人无法,于是道:“好了好了,全当我坏好了。”
那两人一听却异口同声道:“不行!又不是你的坏。”
晚清可就等着她们这一句话,一听,狡黠笑了:“不然就是你们的坏了,这样吧!罚你们各吃一个山楂子!”
说着就着身后取出两个山楂子,轻拭了一下,递给她们二人。
“小姐、、、”
“二夫人、、、”
“快吃啊!不然就我吃,随你们!”晚清故意道,还作势要往口中送。
双儿一看急了,拿过山楂子一口咬下,红书也不甘示弱,也抢过另一个一口咬下,结果二人是不约而同地皱起了眉头,引来晚清呵呵大笑。
这一笑,如林中精灵一般,在这静寂的林中竟是极其好听,增添了春意暖阳。
不由引得一路侍卫纷纷回问观看,不过他们不过全是训练有素之人,只是惊艳一顾后赶紧又回过神直视前方了。
可是晚清被人一看,脸顿时红如晚霞,左右一看,十分不好意思,看来她一开心,都忘了形了,竟然笑成如此。
于是急急收回眼光,却看到了前面马车中帘缝中,那一双狭长的凤眼微眯着看向她,倒着暗光,却是看不出是何神情。
尽管如此,还是让晚清一张脸由红转白,冷了冷脸色,掀起车帘,又回到马车内去。双儿一时莫名其妙,看着小姐忽然之间变色,以为是刚醒来身体不好,急忙就要追进去问。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
而红书,毕竟是习武之人,虽说玩得开心,却还是时刻注意着八方,自然也就看到刚刚车帘中的一幕了。
她只是想不到,二夫人对爷存着的间隙,原来这么深。
晚清扶了扶额头,将脸靠在了窗扉上,软软地应道:“没什么事,只是忽然有点不舒服罢了。”
原本,她以为她很能忍,能力忍人所不能忍;
原本,她以为她已经可以将事情看得很开了。至少对于发生的事,可以做到选择将不堪的遗忘在角落中。
可是当她看到黑暗中那一双美丽惊人却阴鹜的眼时,却是止不住心中翻腾的思绪。
那一双眼,似乎又让她想起那一个不堪的夜,于是,心又无法平静下来了。
“小姐若不舒服就躺着歇会吧,双儿为您守着。”双儿虽然没看到刚刚的一幕,但却跟在晚清身边多年,十分了解她,见她一脸郁然不解的表情,知道并非是人不舒服,但也不再问,只是拿起车上一条细毯子,轻轻地为她披上,而后静默不言。
隐忍卷 第十九章 计上心头
世纪 她的表情,自然是尽收入凤孤的眼中。
只见他眼神一黯,怒上心头。
他本就是骄傲之人,又如何能够容忍别人如此忽视他呢!还从未有女子,在看到她之后,可以完全忽视。
除了月儿。
可是月儿,那么特别,这个女子,又如何能够比。
这个上官晚清,竟然敢在看到他之后,就钻进马车里,想避开他,有这么容易吗?!他看向了车帘外林中的一处方向,而后凤眼一射,寒光乍出,却是一计上了心头!
他手一招,就见黄棋会意地跑上前。
“去请了二夫人过来。”
黄棋领命而去。
凤孤要找她,说真的,不只晚清觉得惊讶莫名,就是那些侍卫与婢女,也是个个觉得莫名十分。
毕竟自出门这数天来,凤爷对她,可是禀行了不理不睬,权当透明的行则。忽然叫她过去,真的是极奇怪的。
晚清步下马车,迎着众人寻视的眼光,缓缓走向凤孤的马车前。
“相公,妾身来了。”礼仪十足,与寻常人家倒是一样,可怎么听着,里面怎样的冷冰与疏离。
“嗯,进来吧!”只听到一声略带着沙哑却磁性十足的声音,透着睡醒时的慵懒,更显性感。
进来???
晚清只以为是她听错了,他竟然叫她进去,可是犹豫之间,看到黄棋与绿琴二人拉开的帷幔,她只有扶着双儿的手认命地慢慢上去。
毕竟,她听错,不可能其他人也听错的。心中苦笑,她可不清楚,这个凤孤,究竟是要搞什么名堂,忽然叫她上他的马车?
可是却由不得她选择。
、、、、、、
雪白丝棉铺就的马车中,看着简单,却其中透中华贵,毕竟那丝棉可是上好的丝质,正合适这初春用,透着微凉,却又柔软十分,又很透气,一般人家怕是想要做件衣裳也难,可是他却拿来当垫子,极尽奢侈。凤孤正紧闭着双眼,一脸慵懒地斜靠在雪白狐皮上,阳光透过掀起的马车帘子一角射了进来。
照在他的脸上,竟然夺目地让人移不开眼睛。
晚清一直知道他的极美,可是在这一刻,她发现,他的美,是可以勾住人的魂的。
而此刻,不说勾住他的魂,却也是勾住了她的眼睛,让她的眼无法动移半分。
这时才想起红书曾经说过的一番话:只要你仔细看过我家爷,你就是为他死也愿意,他可是天生的勾魂人啊!那种华贵绝伦的美丽,透着冷酷阴狠,凝成的,是一种嗜血的美。
果然,红书形容得一点也没错,确实是一种嗜血的美啊!!叹为惊人。
就在这时,凤孤睁开一双好看的凤眼,戏谑地道:“对你相公可还满意?”
看来他的心情还不错。
晚清脸上微红,想想又似乎不必要的,这可是她名正言顺的夫君,纵然无情无义,但看一下也不过份的,于是强自镇定。
凤孤看着她的脸色面时红时白,神情变了又变,只觉奇特。大凡见过他的人,受惑凝神无法转眼是正常的,可是像她这么多表现还是头一次见。
大凡人的表情都逃不出几种:羞怯、惊讶、恐惧,若是大胆而老练的,却是会大方地直视下去。
可是她倒好,一会羞一会又定,蛮奇怪的。
他问她话,她也不回答,而是自顾自沉浸在自己的思潮中。
不甘于被她忽略,他挑高眉角,抬高音调:“不满意?!!”
“满意!”晚清还未回过神,听到凤孤如此问,只是自然地应下。
应完才觉不妥,脸上又飞起一片红霞,头低垂了下来,再不敢视去,心中极是懊恼。
她这话是怎么答得啊!竟然毫不婉转就直直应了去,与轻浮女子无何不同。
谁知凤孤听完,却是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直笑得惊飞了林中鸟儿!
红书四人在外面听到凤孤的笑声,都是大惊,两两对望,却是更加不明了。
可是,她们跟在爷身边多年,自是听得出爷的心情是极好的。他很少能够如此开怀大笑的,所以,几人均是露出了开心的笑。
因为,爷的开心,就是她们的开心。
但是,晚清可就没有那么地好心情了,杏眼怒瞪着眼前这个笑得嚣张而轻狂的男子,胸膛起伏不定。
脸上更是乍青乍红,辗转了几遍,却是无可奈何,毕竟,打也打不过人家,斗也斗不过人家,她可是知道何为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句话。这荒山野林的,要是他一个气愤,扔下了她,那可怎么办呢?她自己倒无所谓,只可惜会害了双儿,还有家里的娘亲的。
于是只好忍了下来,她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在他面前,竟然会连连出丑,全然没有平日的镇定自如。
越想越气,气他,更气自己。
转过脸,不再看他,慢慢平息自己的情绪。
一静下来想想,忽然觉得,他的态度,变化太大了,总觉得有什么问题,可是自己却又说不上来是那儿出了问题。
眼微斜又看了他一眼,却是毫无破绽,倒显得十分合乎情理一般。却是想不出那儿不对劲,于是只好搁了下来,不再想他。
隐忍卷 第二十章 做戏也不错
世纪 过了许久,凤孤似乎觉得也笑够了,于是静了下来,看着一直盯着外面的晚清不语。
一眨不眨地看着,似乎直要将晚清看透一般。
而晚清,虽然想让自己集中精神看外面不去看他,可是他一直盯着的目光,却像是针芒一般刺着她的侧脸,让她全身都不自在。
过了好半晌,似在是无法去忽视。
忍功宣告失败,她转头迎向凤孤的目光:“相公有事吗?”温柔得体,却隐含着几分冷然与微恼。
他那样盯着她看,倒也不会觉得难为情,只是一脸愉悦地道:“没事。”
“那为何一直盯着妾身的脸看,可是脸上有异物?”晚清故意问,明知脸上没有东西,却还是用绢子作样地轻拭着。
“没有。”他的回答倒也简单干净利落,有一句回一句。
“那为何一直盯着妾身的脸上看呢?”她说得轻柔,倒是要看他如何回答。
却不知他答得竟是理所当然:“我看我的妻,还用得着有原因吗?”说完还一脸暖昧地看着她。
全然不似以往的冷漠。
可是晚清倒希望他能像以往那样冷漠,倒还好相处。如此时这般不清不楚,半带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