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失身为妾〗第41部分

“你竟然想杀我?”
“我、、我、、”晚清连说了两个‘我’字,可是却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才好,她确实已经伤了他,可是,全是因为他要杀邪风的原因啊!
看着他伤口处的血涌了出来,透过他那绸丝带般的黑色绸衣,如一条红色小蛇一般,缓缓漫了出来,沿着那青铜剑纹,一步一步地流着,似乎要流向她的手上一般。
她的害怕,自脚底缓缓地上升着,让她的手也抖了起来。
可是凤孤却笑了起来,盯着她,笑了起来,那笑,竟带着恐怖一般,让她也慌了神,只是无主地望着他。
“你刺啊!你刺进来啊,能死在你的手中,我也无悔的,哈哈。”他嘴角带着残酷的笑,那只修长的手,忽然一发狠,握在了他胸前的剑身上,用尽全力,刹那间,手上的血汹涌地奔了出来,沿着剑身,流到了晚清的手上,可是她的手,却如粘在了上面一般,连放,也放不开来。
身边的四婢已经齐齐地冲了上来:“爷,不要、、”
可是凤孤却连望也不望她们一眼,只是冷冷地道:“我的事,还要你们来过问吗?”
“可是爷、、、、、、”四婢女声音中已经带了微微的哭腔,她们何时,曾见过这样的爷呢?爷从来不会如此的,可是今日却…
“不当我是你们的主子了?”冷喝声乍起,四婢吓得退了回去。
而凤孤,却一直对着晚清,一眨不眨,似乎要望穿她一般:“你不是一定要走吗?好,只要你把剑刺进去,狠狠地从这里刺进去,我死了,你就可以离开了!”
他沉静地说着,手指着伤口处。
晚清摇了摇头,有些慌了慌神:“凤孤,你别逼我,我并不想杀你的、、”她的声音中,已经隐隐地带着丝丝哭腔,不明白,他为何要纠结至此!
不明白!
究竟是为什么呢?
“我没有逼你。”凤孤浅浅的笑了,月华下的笑颜,带着苍白,绝色倾城却让人心惊肉颤:“我说的是实话,只有你的剑刺进来,才有可能让我彻底地死心。”
人死了,心,应该也就死了吧?
他的嘴角浮起浅笑,握着剑身的手忽然一个用力,将那剑往胸口一送,长长的剑身没了大半,血,飞喷而出,溅在了她的身上,她的脸上,那种带着温热的粘感,让人想吐。
晚清‘砰’的将剑如扔开烫手山芋一般,直直地丢了出去,眼中,终于,留下了眼泪,她不明白,他为何要这么做呢?
为何呢?
……
情归卷 第三十五章 又起忧心
“怎么了?想着什么呢?”银面将一杯花茶轻轻地放在她的面前,在她一旁坐了下来,似不经意般问道。
晚清淡淡一笑,摇了摇头:“没什么。”
她只是想到了前天晚上。
那个疯狂的晚上,那个疯狂的男子,她不明白,为何他的爱,会如此炙烈,炙烈得让人无法忘记。
不明白。
当他的血喷在她的脸上的时候,她真的是十分震惊,他、、、、、太狂了。
她不知道他究竟在想着什么,这个人,是她唯一无法理解的,她根本不知道,他究竟是在想着什么?
那晚他用剑刺入他自己的胸口的时候,当真放了她与邪风离去。甚至当黄棋几人要拦住她的时候,他还一甩手,竟还吩咐了人送她回来。
只是他越是如此,却让她更感到心中不安。
他很成功,让她的心中,留下了他的印记。
“别想太多了,你从来不是那种喜欢多愁善感的人,看开点儿,随着心走便好了。”银面静静地说,却是一副了然的神色,那一夜的事情,他也听说了,确实,他也无法想象,凤孤居然做出那种举动,那该是一种何样的心情呢?
他不愿去想。
“是啊,随心便好,想太多了,只是累了自己。”她软软一笑,手中拿起那花茶,轻轻品茗了起来。
只是那双清亮的眸底,依旧有着放不开。
她,不希望凤孤有事,昨晚那一剑,刺得太深了,虽然第二次不是她刺进去的。
昨晚她与邪风离去的时候,她回眼那一望。
他躺在血泊中,血,如冲破了牢狱的犯人一般,不顾一切地向外涌出,而他,却无动于衷,那双眼,只是那样带着痛苦与不舍地望着她,似在诉说着什么。
可是她不敢去揣测,因为怕看到他那绝望的心,而发现,原来自己也很残忍的。
“即说不想,就不要再想了!”银面望着远方,似不经意间,轻轻脆脆的声音,却撞入了她的心中。
他永远这样淡淡冷冷,可是却总是带着最温暖的光。
“我会的。”她淡淡地道,如轻风拂过绿野,清然自如,是真的要忘记的,若不然,只有令自己生活在痛苦中。
只是,这忘记,不会太容易了。
“你能如此我便也放心了。”银面淡淡地道,拿起花茶,轻茗一口,眼神却有些飘忽。
“你似乎也心事重重?”这两日看他总是一副心事重重,虽然他平日总是那样淡淡冷冷,可是明显地这两天有些烦躁:“可是那边出了什么事情?”
“嗯 。”银面点了点头脑,对于晚清,他从来不想隐瞒什么的:“如今风国与云国的关系日益严峻,风国总是借机要攻打云国,虽然有外使一直在周旋,可是前些天我去了一趟皇宫,听他说,只怕,挨不过今年,一定会起战事的。就是因为急于去皇宫,我才没有及时去救你出来。”
她知道他说的他是谁,云国当今的皇帝。
想不到,和平不过三年,又要战争了。
战争,最终的结果,就是生灵涂炭,风国国力十分强威,而且当今皇帝十分好战,这一场战事,其实这两年来云国一直在想法子施着。
可是,终究不审拖不下来。
轻叹了口气,心中十分抑郁,想到百姓又无一日安宁,心中有些凄怆。
“真的就拖不下去了吗?”至少,能拖得一时是一时。
银面摇了摇头:“拖不过了,你记得那个白云烟吗?”
晚清点了点头,她自是记得他,她可是连着两次,差点因他而出事。
“他是风国五皇子,目前在风国中威望还算不错,此人十分阴险,真正的笑面虎,只是行为输在不够光明,此次他来战城,据说是为了说服凤孤以其权利地位使得两国交战时候不让江湖武士介入,这样,风国的胜算就极大了,而且也不会损了太多的兵将。”银面淡淡道,只是脸上却是十分凝重,若然凤孤真的与他合作,只怕云国当真是陷入了大难当中。
凤孤虽说只是刚刚成为武林盟主,可是他在云国中的势力却不可小觑,毕竟他的财力十分雄厚,虽然众说是J商,可偏偏,受他恩惠的帮派却不少,所以这一次当上盟主才会如此简单。
所以他一直在忧心着这件事。
“那么他答应了没有呢?”晚清心中也是担心,可是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凤孤应当不是那种人,会做出卖国的事情。
“目前应当是还没有答应,因为白云烟目前还在战城中,如若已经达成了协议,他必是回国做准备的。”银面沉沉地道。
“那么,为今之计,就是要劝阻凤孤不要答应了。”晚清双眼盯着他问道。
银面脸上有些难为情,其实他原本此次回来,是打算让晚清劝劝凤孤的,因为他看得出,凤孤自这后来对于晚清,确实不像虚情假意的。
只是,当真面对着她,他却如何也开不了这个口。
而且,他私心地也不想,让晚清再和凤孤有所瓜葛。若是晚清开口去劝了他,他若答应下来,势必晚清就要欠下一份人情,总归是要有所牵连的。
晚清是何等剔透之人,如何看不出银面的为难,其实她自己,也是不想再看到凤孤,因为,他与她,实在是太尴尬了。
尤其发生了那天晚上的事,他已经伤至那种模样,她却还是坚定地走了势必是极伤他的心的,她仍记得,在转弯处,回首一望,他那双眼中,有多么地痛苦与绝望。
“我去劝劝他吧,相信他也是明理之人,叛国之事,十恶不赦,是决不可做出的。”其实她心中,也是没有底气的。
“让我想想看吧!”银面沉沉地道,心中十分烦乱,让晚清去,实是他所不愿的。
“不必想了,此时,根本没有别的办法。”若是在京城,尚可让太奶去劝凤孤,可是京城离战城这般远,太奶年龄已高,要来谈何容易。而除了太奶,她确实想不出还有任何人能够撼动凤孤的心了。
“但是你好不容易离开那儿,我如何能够让你再入狼窝呢?”银面轻轻地道,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滋味,可是他心中隐婚知道,不应该让晚清去的。
“这一次也是凤孤自己让我出来的,若不然,我也是无法逃出来的,放心吧!大不了,只是回到原点罢了。”晚清淡淡地道,其实她心中何尝愿意再次面对凤孤。
不是担心他再一次地软禁她,而是因为那一夜的事情,她已经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他才好了。
“银面。”夏青从幽路里走来,冷冷地道,她与银面之间,似乎越来越冷淡了,可是,晚清却能够感觉到,她那冷淡当中的炙热情感。
可是她却这样压抑着。
“什么事?”他脸上恢复了往日那淡淡冷冷的面容,问道。
夏青眸中闪过一丝黯然,而后一转而道:“刚刚收到了皇宫来的加急密函,似乎事情十分重要。”说着她将一个蜡丸儿递给了银面。
只见银面接过蜡丸,放置在桌子上,而后自腰间拿出一瓶药水,倒在了上面,只见蜡层轻轻化开,里面现现一张小小的纸条。
他小心翼翼地披开来看而后对着晚清解释道:“这种是特制的蜡层和纸张,不能加热的,一加热纸化跟着化了,也不能用手掰,一掰那纸就成了碎片,一定要用专用的药水滴化。
这时小纸已经轻轻披开,里面只短短一句话:望吾能尽一切能力阻止凤风合作。
银面与晚清对望了一眼,俱没有说什么,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有很多,已经不是个人的问题了。
她不是一个博大爱的人,她虽然算得上善良,却从没想过要为国为民劳心劳力。这个时代,不需要女子的为国为民。
可是,此时事情已经摆在了她的面前,她却不能不去做。至少,做了,不管是否成功,将来,她不会后悔。
不会以后看到将来的战争时或许只因为她没有走这一趟,而导致更多伤亡,心中愧疚。
“我去吧。”她淡淡地道,可是言语中却是不容质疑的坚定。
有些事情,虽是个人的心思而为,但是不为,心中却不会得到安宁的。银面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
而后转首对着夏青道:“你安排一下,让人陪晚清一同去凤舞九天求见凤孤。”
“是。”夏青没有说什么,毕竟是江湖中行走多年的人,许多事情,她看得清楚,凤孤与晚清之间的事情,她也全看在眼中,她自是明白她所去的用意。
虽觉不妥,可是除此,却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凤孤的为人,众所周知,从来不是个好相与的人,从来没有人,能够左右他的思想的。
望了望天色,已经是辰时了,邪风应该差不多醒过来了吧!晚清轻轻地站了起来,道:“我进去看看邪风醒了没有。”
那一日,凤孤让红书送了她们回来,红书听了她的意,将她还有邪风送来了雪伶阁,因为目前为止,只有雪伶阁最安全了,邪风身负重伤,也需要疗伤。
…………
进去的时候,邪风已经辗转醒来,正大眼瞪着帐幔。
晚清走了过去,笑意盈盈:“醒了?”
望着自阳光中走入,带着盈盈笑意的晚清,邪风咧开了嘴,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意,灿烂如门外的阳光:“醒了。”
说着伸了个懒腰,可谁知和一伸,牵扯到伤口,那咧开笑着的嘴角一裂,却成了一个呲牙裂嘴的模样,眉头一皱:“哎呀、、、、、”
晚清却是好整以暇地瞪了他一眼:“你呀!忘记身上还有伤啊!”
“我这不是一看到你,连伤也忘记了吗!”邪风眉头虽然还皱着,可是嘴角却又扬起了笑,似乎不管何时,他的脸上,都少不了这一抹阳光笑容,带着几分小痞子地耍赖。
晚清瞟了他一眼,哭笑不得,他啊,是什么时候都不忘记耍贫嘴的。
“你呀,少贫嘴了!小心我给你伤上加把盐上去!”
“我才不信你舍得呢!好歹人家也是因你负伤的,这英雄救美的事,少不得你也得好好地感恩一番的。”邪风却是扬嘴笑个不停,似乎那伤都不痛了一般,可是晚清却知道,那伤口,伤得极深。
不过所幸凤孤手下留了情,伤口虽深,却并未伤到要害,所以只要安心养伤,并无大碍,看来当时也是她误会他了,其实他也是无意要杀邪风的。
只不知,他如今的伤情如何,他的伤口,并不比邪风的伤口浅,他自己用力刺进去的时候,可不是刺着玩的,那狠劲,让她的手都抖了。
“哎,真可惜!”晚清作势轻轻地叹了口气。
果然,邪风赶紧好奇地问:“可惜什么?”
晚清转首严肃地道:“可惜这一剑怎么不刺你这张爱耍皮的嘴呢!这样至少让别人的耳朵可以清静个几天啊!”
一说完,却是忍不住砰然而笑,笑声轻脆。
邪风却是脸上一臭,大嚷着:“好啊!你可是也学会捉弄人了!居然这样子说我!我可是生气了啊!”
“我的‘一阵风大侠’应当不是这么小心眼的人吧?”她轻轻一笑,自桌上倒了一杯清水递给了他:“喝口水吧,那里已经在熬粥了,喝完了再吃点粥,你都睡了一天一夜了。”
“我睡了这么久?”邪风满脸狐疑地问:“我虽然伤得不轻,可是也不至于要睡上这么久吧?”
“你失血过多,身体太虚弱了。”她轻轻地道,言语中带了几分愧疚感,邪风伤成这样,全是因为她的。
邪风一眼就看出她的心思,手粗鲁地抢过她手中的杯子,咕咚咕咚地喝了几口,而后道:“我才不是那么虚弱的人呢!你快去给我拿粥啦!我都饿死了!”
“你呀!”晚清一笑,这才转身去为他拿粥。
他遥遥望着她转身而去的背影,心中有些感叹,却又十分满足,这辈子,或许无法与她在一起,可是,能够保护她,逗她开心,他就觉得十分满足了。
嘴角扬起一抹甜蜜蜜的笑。
情归卷 第三十六章 想通了爱
静静地坐在凤舞九天的外厅中,等着下人去禀了凤孤。
只是不知,他是否肯再见她呢?
一直等着,直到一杯热茶喝下也凉了,却不见凤孤出来,也不见有任何人来招待她们。
与夏青对望了一眼,夏青询问道:“看来他是不肯见咱们了,先回去吧?”
“再等会吧!”晚清轻轻地道,此时是她们求人,需要的是耐心。
就在这时,红书走了进来,脸色却是平平淡淡的,看着她,带了一丝丝复杂的心情,却不再是从前那亲热的模样。
晚清明白,她是因为凤孤的事情,毕竟红书是凤孤救下的,而且一直跟在他的身边,是她的天。
那一夜的事情,红书必是无法原谅她的。
“爷让奴婢带夫人…姑娘进去。”红书沉沉地道,说道夫人的时候,似乎闪了一下舌,愣了愣,才转为姑娘,眸中闪过难为介怀之色,眼神闪烁间,却没有看向晚清。
是的,那一夜,也算是真的断了与凤孤的关系了。
“好啊!”晚清说着站了起来,却依旧笑意盈盈。
这时夏青与兰英等人想跟上来。
红书将手一拦:“爷正在静养中,不宜打扰,只请了晚清姑娘进去。”
“可是。”
夏青才想说什么,红书冷眸闪过:“没有可是,你们若是要跟来,就全部不要进去。”她的声音清冷,完全是她对外的模样。
晚清听着有些难过,只是手一拦,淡笑着道:“夏青,你们在这儿等我就好了,没事的。”
若当真凤孤要为难她们,就算她们一起进去,也是挡不住的。
…………
踏着这一块块纹了精致底纹的大理石,望着石面上那若隐若现的脸孔,静然不语。
很快就到了东凤园中,只见红书推开了凤孤的寝室之门,示意她进去,自己却站在门外。
晚清望了望她,没再说什么。
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踏入。
门外光明一片,屋内却是漆黑一片,所有窗扉全部关着,而且似乎还笼了一层暗布什么的。
一走进去,眼睛十分不适应,一明一暗,落差太大。
屋内有着沉郁的檀香气,徐徐扑鼻,只是香气中,伴着那淡淡的青草药味。
她摸着走到了墙边,依着刚刚进门时的一闪眼,寻着方向找到了屋内的窗,轻轻一推,推出了一条小小的缝,纵使如此,那灼热的光还是足以让人看清楚屋内的一切。
却原来是窗扉上都涂了一层黑油,以至于在屋内一片黑暗。
她转身望向床上的男子,绝美的脸上苍白寻不到一丝血色,雪白惊人,英眉进皱,凤眼微睑,薄薄的唇习惯性的抿着,带着一抹冷清。
“看够了没?”他嘶哑的声音带着戏谑轻轻地说道,薄唇轻扯,在昏暗的光线中,形成了一幅苍白却绝美的画面。
这句话,有些熟悉,却更多的是感慨,记得当初与他一起来战城的路上,那同在一马车的时候,他也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的。
那时的她,虽然淡然处事,却还是少女娇羞十分,可是短短不过数月,却已经是物是人非了。
嘴角弯起一抹笑意,经他这句话这么一说,从初进来的时候那一份尴尬感顿时消去了许多。
“你如今这幅模样,绝没有人会认为十分垂慕的。”其实不然,他的美,似乎太撼人了,纵然病态中,却依旧彰显不凡。
“你可不就看的不眨眼了!”他轻笑着道。
从来没有看到过他笑得如此单纯,原来病痛,也可以使人写下脸上的面具的。
那样的无忧。
那样笑,清澈入山间溪水,透入心间。
其实这样的笑,更适合他的。
凤孤见她一直盯着自己的笑颜,脸上渐渐僵化,有些转不过来一般。
他,已经四年不曾如此无心捂肺地笑了。
他,忽然觉得十分地不自在。
晚清却是轻轻一转身,在桌上倒了杯茶递给了他:“你这样笑很好看。”
“如果你喜欢,我以后对着你,就这样笑,可好?”他的眼睛,带着亮地盯着她。
其实经过前晚,他已经想开了许多,不再那样执拗,可是,他却是依旧不会放弃她的。
听到他的话,晚清有些不知所措,经过了前天晚上,他竟是不死心?
轻轻地将茶水递了过去,道:“喝口水吧。”
却不回答她的问题,这个问题,对于此时的他们,太过敏感了,
凤孤也没有强求,只是接过茶水轻轻地喝了一口,眉却皱了起来:“这茶水好难喝!”
“是吗?我让人在泡一壶进来。”晚清有些疑惑,凤庄中的下人,侍候主子最得手,尤其是凤孤,按理说这茶应当是不难喝才对啊?
“不用了,我不喝茶。”他轻轻地道,眼睛却带着炙热的凝视着她。
“嗯。”她点头道,而后在他床边坐了下来。
一时间,屋内回归一片静默,她寻思着如何开口同他说起,看似,他并不怎么生气,应当不会太难说服的吧?
她还未想好要如何开口说起,他已经替她先问起来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呢?”
“听说白云烟来找过你?”她对上他的眼睛,而后问道。
只见他轻轻地点了点头,脸上却露出了显而易见的失望,虽然他一直觉得她不可能是因为担心他的伤特意来看他的。
可是心中难免存了小小的希望,希望她就是为了他的伤而来。
此时听她一问,最后一丁点的希望也落空了。
心中有些痛,却自我安慰:不过还好,能见到她,岂非已经不错了?
轻轻地点了点头:“他确实有来找过我。”
“他是凤国五皇子的身份,你应该知道吧?”她不想拐弯抹角,直接地就开门问山地问道。
凤孤点了点头,示意他知道。
晚清又接着道,却是有些忧心忡忡:“他想让你支持风国攻打云国,是吗?”
“是。”他开始清楚她的用意了。
看来他之前的猜测应当是不错的。
自从那一夜银面来凤舞九天找她之后,他就感觉银面与飞雪这两个人十分相似,同样的白,同样的夜来香香气,同样的冷冽气息。
只是他一直无法确定他们究竟是兄妹二人还是同一个人。
前几日探子来报,银面潜入宫中,可惜他进去的时候十分慎密,连宫中的探子也无法获悉他究竟是去做什么。而似乎宫中的其他人,也都不知道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
看来他与皇宫之间,确实紧密相连的。
那么晚清此时来的目的,他也就十分明确了。
“我想你应该没有答应的。至少现在不会?是吗?”晚清淡淡地道。
“你又如何知道我没有答应他呢?”凤孤轻挑起眉头问道,嘴角一抹乖舛的笑。
“莫非你已然答应了他?”晚清反问道,却是心中明白。
“暂时没有。”他应道,而后一笑。
晚清也跟着笑了:“这可不就结了。”
一笑过后,她严肃地对他道:“不要答应他。”
他却不回答她的话,只是拿一双好看的凤眼盯着她。
可是晚清却明白他的意思,他只是在无声地问她,以何种身份来劝他。
可是他这个问题岂非是在为难着她!
“任何一个云国人,都不应该答应他的要求的。”思来想去,她却反而说出来这样一句话。
凤孤却用失望的目光望着那绣着松柏的帐幔,语气有点闷闷地道:“那只是你一厢情愿罢了,我是商人,我只以利益为重。”
“可是若然亡国了,又何来的利益可寻呢?”晚清有些焦急,语气不由急了很多:“你要三思而后行,叛国骂名,万古遗臭的!”
“你是在为我好呢?还是只为目的而来?”他听完她的话,双眼直直地望着她问道,那样认真那样慎重,似乎这个问题十分重要。
“都有。”晚清道。确实,她是为目的而来,可是同时也是希望他不要陷入这样一个局面中。
“你当真有为我好的心?”听了晚清的话,凤孤脸上又笑了起来,带着开心,似乎十分开怀,凤眼闪着光直直地盯着她又重新问了一句,似乎要更确定一般。
晚清点了点头:“是的。”
“只要是你说的,我都会答应你。”凤孤轻轻地道,却是回答了晚清的话。其实他本就不打算答应白云烟的话,他虽然是个J商,却也绝不可能做出叛国之事的。
“谢谢你。”晚清轻轻一笑,却是释怀,凤孤说话,从来说一不二的,只要是他答应的,他是不会反悔的。
“你不必谢我,要谢,就谢你自己。”他双目含情地道。
晚清转了转头,不敢直视他那炙热的目光,轻轻地问道:“你的身体,好点没有?”
此言一出,一时间气氛又有些僵化。
过了良久,才听到凤孤那低哑的声音缓缓地道:“已经好多了,其实你不必存在任何内疚或是在意,整件事情,只不过是我一个人而为的,不过,也多亏了这一剑,让我终于可以静下来好好地想想了。”
“想什么?”有些不明白他说的像是想什么事情,她带着疑惑问道。
凤孤轻轻一笑,却是带着一种坦然的释怀,那样清晰,那样地自然:“让我想明白,爱情这么一回事。”
“爱情这么一回事?”晚清重复着他的话,却是带着疑惑的,爱情,究竟是什么东西呢?也许,所有的人都说明白,可其实,却也只是一知半解。
人生百态,人生百爱。谁又能真正地明白呢?
至少,她就从不明白过。
“让我明白,爱一个人,从来不能是强迫的,因为强迫,只是将你所爱的人越推越远,唯有真心实意付出,才能让那个人靠近。自然,在这前提之下,还是要有缘分的,有些人,有缘无分,有些人,有份无缘,有些人,有了缘分,却不知道珍惜。”说到此,他忽然停了下来,然后双目直直地盯着晚清,缓缓地接着道:“而这个人就是我,所以,我只能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有我所有的真心所有的诚意,去努力!”
“是吗?”听着他的话,她心中不无震撼,凤孤,竟也会说出如此的话来,他从来,是不屑于同人解说任何东西任何事情的,永远那么霸道以自我为中心,可是今天,竟然说出如此煽情的话来!
只不过,她的心,太冷太淡了,尤其在受了伤之后,若说原谅,并不容易。
“你且拭目以待。”他自信地道,眉眼一瞬间似乎都飞扬了起来一般。
面对他的热情高涨,她却有些沉重,也有些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凤孤,对于感情,似乎从来不隐瞒的,这般直接,却更是能打动人的心。
…………
走在路上,一直想着他的话,思绪有些混乱,对于凤孤,她永远弄不懂。
而且,越是去想,只觉得越是混乱。
甩了甩头,心中暗笑,怎么就被他三言两语扰乱了头绪呢?
其实都不用想的许多,唯心而行才是正道。忧心,从来不是件好事的。
“在想着什么?”夏青问道。
晚清摇了摇头:“没有。”
“我见你自凤舞九天出来后就一直心思沉重,一会叹息一会又甩头!怎么可……”夏青说着说着,话至一半,忽然整个人紧张了起来,向四周望了一眼。
晚清也察觉到了不对劲,于是小声地问道:“怎么了?”
夏青双目直盯着四周,沉重地道:“这儿有人埋伏,而且人马极多。”
可惜她话才停下,就见路的两旁忽然涌出大批黑衣刺客,将她们十几人围成一团。
夏青暗叫了声‘糟’,想不到如此隐密还是被人给发现了,她自己倒也无所谓,可是她答应银面要保护好晚清的。可是依着眼前的情势,似乎并不好对付。
晚清也主要到了一切,而且她敏感地发现,这些刺客,身上,都有一种奇特的味道,心中只觉不对劲。
“不好!”她大呼一声,终于是闻出了这味儿是一种迷幻药的成份。
可惜她闻到的时候已经太迟了,只觉得头十分沉重,眼皮也睁不开来,再来,就陷入一片黑暗当中。
是去神智的最后一刻,似乎听到有人隐隐在说着:“想要劝他,却不料正好给我当了筹码…………”
情归卷 第三十七章 错过
翌日午时。
有人送来一封书函,指名要交给凤孤。
凤孤接过那信函,打开一看,脸上刹时黑青一片,怒火直升,猛然喝道:“送信的人呢?”
“早走了,只是一个城中百姓。”冷森站在一旁,看着凤孤的脸色,只知道情况十分严重,可是却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刚刚那人拿来给他,却只是说是一个叫风白五德人送来的,一定要凤爷亲启,他只一思量,猜测着极有可能是白云烟,也不敢耽搁,就赶紧拿来了。
有细问过,那人只是一个普通百姓,只是有人出钱让他送来的,根本就不知道事儿。
凝眉问道:“爷,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自己看。”凤孤将信递给了他。手捧着伤口,那儿包扎的伤口处,因为他的剧烈气愤,已经是一片猩红。
冷森打开信已看,里面的内容十分简单:只说了晚清夫人被他带去了风国,若想她平安无事,就必须答应他之前提出的合作。
脸上凝重。
在爷身边已经多年,对于爷的事情,他是极清楚的,爷对那晚清夫人的情,他看得一清二楚,只怕白云烟也是看中了这一点,才会胁持她做人质的。因为,爷不会坐视不理的。
“爷要怎么做呢?”冷森问道。
“白云烟太不明白我了,我凤孤,又岂是那种受人威胁的人呢?他敢动我的女人,我会让他尝到厉害的!”他的眼中,迸出一抹狠绯的肃杀之气。
“去吧雪伶阁的夏青主事请来。”他对着冷森吩咐道,冷森听命,赶紧就去。
一旁的黄棋这才走了上前:“爷,您的伤口又重新渗出血来了,奴婢为您重新包扎一下。”
“不必了。”凤孤脸上依旧冷若冰霜,带着雷霆怒火,一双凤眼,暗藏血腥。
“可是····”黄棋眼中一抹心疼,还想说什么。
却听得凤孤道:“去将赛老儿叫来。”
却见他话才说完,就听见有人推门而入:“老儿我这不就来了?”
说着,那一张笑嘻嘻的山羊须脸就闪了进来。
原来刚刚冷森出去请夏青的时候,已经让人清了赛老儿过来了。
“凤爷寻了老儿有何要吩咐呢?”赛老儿望着他伤口处那一片腥红,却依旧笑哈哈,装的不知一般。
凤孤却是冷冷地道:“不要耍腔子!我让你来,是让你准备好我的伤药,我要出去一趟。”
“出去一趟,你的伤口···”赛老儿趟大了眼,有点不可置信,凤孤的伤口那么深,虽说他武功深厚,这点伤对他造不成什么大的伤害,可是没有休息个十天八天,哪儿能够到处乱跑的,那伤口还没结痂呢。
“你没听懂我的话?”凤孤不耐烦地瞪着眼睛,却是心中焦急。
他心里明白,晚清此刻,只怕早已经被带离战城很远了,白云烟,必是捉了她的第一刻,就已经启程回风国了。
因为若他不会风国,根本无法再囚住晚清的。
“我怎么听不懂,只是你这伤口···”赛老儿真弄不明白他怎么就这么不怕死呢?都这样了,还要到处去,真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几天也不能等吗?
不过看他那表情,又确实应当是十分严重的事情的。
于是一反平日的嬉笑,正经的道:“你这伤口,至少要五天才能够结痂,而且还是不能再扯到的情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