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失身为妾〗第45部分

他最珍贵的宝物,他不能轻举妄动。虽说这崖并不算极深,可是,掉下去,还是会受伤的。
  捉紧了晚清的手,他做着最后的打算,如果还是无法顺利地跳在那一块突出的石上,他至少,也要把晚清扔上去。
  晚清似乎有感他的想法,双手,突然穿过他的肩,紧紧地搂住了他,她,不是那种为求独存的人:“此是,生死,同命。”
  简单的六个字,不是生死的誓言,只是告诉他,一定要活,两人,都要活下来!
  凤孤心中一暖,强烈的信念,让他一定要,让两人都平安,算准位置,直直而跃,快要接近的时候,单手翻飞一撑,捉住了上面的一块小石块,而后一个轻跃翻转,以自己向外,晚清向内的姿势落在了大石上面。
  方一落地,他踉跄间有些晃动,险些站不稳,可是心头涌出她的六个字来,眼神一凛,用心全身的力气,使劲直直往内一退,两人双双倒在了大洞口。
  都平安。
  他苍白的嘴角,扬起一抹笑,虚弱而无力,却是满足,他是骄傲的,不管何时、、、、、、
  而后,直直地昏了过去、、、
情归卷 第四十四章 他也撒娇  
  “凤孤?凤孤!你没事吧?”晚清坐了起来,看着旁边倒于地上的凤孤,叫唤着他。
  可是他早已经昏厥了过去。
  晚清一时慌了神,眼光流转,看到那黑色的长衫上那倒映着光线,呈出的不寻常的黑色。
  她的手颤抖地轻轻触了过去,刚碰到他的胸口,却如触电般急急地缩了回来,眼泪,直直地流了下来。
  那衣衫上,早已染上了一层腥红血艳,只轻轻一碰倒能碰到那令人心惊的鲜血,只不过是黑色的长衫,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他为何要做至此呢?
  非要让她内疚吗?
  他可知道,若是血流不止,纵然他武功再高,也是会死的啊!
  他为何做事总是如此狂执不顾一切呢!
  虽然心中难过,不过总还算镇定,知道此刻不是伤感的时候,他若再不止血,只怕真的会死的。
  她站了起来,使足了力气将他用力拖往洞里,如今上面追兵在追,绝不可大意半分。
  轻轻地将他扶到一处干燥的地方,而后素手开始为他解开衣襟处理伤口。
  当那黑色长衫解开的时候,晚清的喉咙,也哽咽了,那雪白的绷布,早染成了鲜红的颜色,还有着一些顺着两边正在渗着。
  轻咬着下唇,强忍住心中的翻涌,轻轻地解开了绷布。
  那伤口,血肉模糊,血流不止,而且剑的裂口已经由当初一个小口子,因为挣扎打斗,裂得更大。
  小心翼翼地拆开所有的绷布,这里地处深山,根本找不到任何的金创药,本来她总算还识得一些药草的,若是能出去,而且这个洞,以她个人的力气根本无法出去,更别提去为他找寻草药。
  心下有些黯然,可是,她却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有事。
  望了望那暗黑的洞内,咬一咬牙,站了起来,往洞中走去,只希望能够找出什么能够治伤的东西。
  一路走着,洞中黑暗无光,走得深了,竟是伸手不见五指,一步一步地走着,她不敢走得太快,只是慢慢地移着。
  忽然一个踉跄,脚下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
  她的手,试探的伸去摸了摸,却摸到一个圆圆的东西,很奇怪的感觉,她的心底,突然冒出了深深的寒意。
  可是此时却也顾不得那些许多,只得仔细地再摸了一下,当摸到那两个孔的时候,她再也坚持不住,“哇”地一声大叫了起来。
  声音尖锐中带着极度的恐惧。
  她虽然没有见到死人的骨头,可是却在书上看到过,而且,书中也曾有说,一些山洞中经常有些惨死的人。
  刚刚摸到的时候她就已经有些怀疑着,却心中还在暗自强做镇定地控制着自己,可是当摸到那人形的状,还有那两个孔时,她是再也忍不住了。
.......
  陷入昏迷中的凤孤忽然听到一声尖锐的叫声。
  带着极度的恐惧。
  让他的心也跟着狂跳了起来,心疼起来,担心起来。
  那声音,如此熟悉,如此牵动他的心,让他的心也跟着疼了起来。
  是谁的声音,是谁的?
  思维一片黑暗空白的他不停地在黑暗中找寻着那一声尖叫。
  那声音....
  是了,是清儿的声音。
  他的清儿....
  他的清儿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从来都是镇定自如的,从不会如此惊惧的,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不行,他要救她!
  他一定要救她!
  强咬着牙根,似要用尽毕生的力一般,猛然,那双紧闭着的凤眼猛地睁开。
  眼前豁然一片明亮,望着洞外刺目的光,才缓缓想起身在何处,向着洞内望去,清儿在里面。
  虽然已经没有声音了,可是他知道,她一定是在里面的,这么暗湿的地方,蛇虫一定十分之多,她不会是遇上蛇了吧?
  她可是最怕蛇的啊!
  记得那一夜,他拿着竹叶青吓她的时候,她吓得花容变色,那时的他,其实,心中,已经升起了淡淡的怜惜之意了。
  可惜自己偏偏不能看透自己,非要在一切无法挽回的时候才恍然大悟。
  叹了口气,挣扎着向着洞内而去。
  可是只是一个翻身,就似要用尽他全身的力气一般,伤口,疼得撕心裂肺。
  苦笑了一番,想不到他凤孤,竟然也有如此落魄不堪的一天,连站起来,都做不到了,可是,他却不能放任清儿不顾。
  深吸了口气,将身上的衣服拉过伤口,而后反身一趴,向着洞内,一步一步地挪着,不管如何,他凤孤,也不可能放任自己的女人在危险当中的!
  凭着一股子信念,不顾着那还在渗着血的伤口,用着那用尽残破不堪的身躯,一步步地向着洞内移动,薄唇轻轻地对着洞内承诺道:“清儿,别怕,我会救你的......”
........
  晚清兴奋地拿着刚刚在那骷髅身边拿到的一个小包袱,向着洞外跑着,虽然看不清楚是什么东西,可是她刚刚有仔细地摸了一下,有两三个瓶子,而那死去的人身边,还有一把剑,这说明是剑客留下来的东西。
  那么,极有可能是伤药。
  跑到快接近洞口,却看见地上有个人在爬着,他爬过的地方,留下了一条蜿蜒的血迹,看起来,刺伤了双目。
  晚清无来由一阵愤怒!
  他不要命吗?!
  都这个样子了,居然还不要命地在地上爬,非要把血都流干了才行吗?
  却见他惨白的俊颜缓缓地抬起了头:“清儿,别怕,有我在,没...没什么可怕的....”那声音虚弱无力。
  可是却是让晚清的心底生出一股极酸极酸的酸楚来,他,为何要对她做到如此呢!
  她忽然很想逃开,逃开他的所有!
  原本满口愤怒的话也生生地咽在了喉中,感动,无声无息地蔓延着。
  眼眶通红,快步地走到了他的身边,将他轻轻地扶着躺正:“你伤成这样,首先要做的是救你自己,本来伤口就已经严重了,你还如此爬,吧伤口都莫伤了!....”软软的话带着哽咽。
  看着她伤感微带着泪的模样,凤孤心中不舍,修长的手伸出来,想要为她抹去泪痕,抹去脸上的脏物,却看到自己那有些血肉模糊的手指时,又缩了回来,怕让她见了更加难过内疚。
  刚刚爬的时候,他全身根本就毫无力气,只能靠着手捉着地面那不平的凸起,借力向前,所以十根手指,全都是破了皮,正有着血丝流着。
  晚清却是将他缩在半路的手轻轻一捉,平复了下自己的心情,而后道:“你看,把手也磨破了!只希望这包袱里有创伤药,若不然,你这伤,就不知道要如何是好了!”
  说着自旁边将那包袱打了开来,将里面的瓶子轻轻打开,置于鼻间轻轻一嗅,却是极欢喜的,虽然那药已经有些陈年已久,稍稍变了质,可是,却依旧可以闻得出,是金创药,而且,应该是不错的金创药。
  看着她露出开怀的笑,凤孤靠在地上,看得有些痴了,她真的是一个很容易就能够满足的女子。纵然他曾经那般对她,纵然她现在没有原谅他,可是她在此刻对他,却还是用了心的。
  嘴角弯弯扬起,很是满足。
  “是金创药!”晚清兴奋地道,这一瓶金创药,在此时而言,犹如是救命的金丹,是他们的希望,怎能不让她欢喜万分呢?“快来,我为你止了血。”
  说着将他的衣襟轻轻地拉开,而后想了想,似乎觉得不妥,忽然站了起来,只对着他道:“你等会儿。”
  而后向着洞内跑了去。
  凤孤有些不明白,不过却没有问什么,对她,他有着从未有过的信任,那是一种可以以命相交的信任,这辈子,也只有她能让他如此了。
  过了一会儿,就见晚清跑了出来,手中拎着一件雪白的亵衣,走得临近,似乎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站在那儿半晌才道:“实在是找不到什么可以包扎的布,也只有这件衣物尚算干净,你的伤口需要擦,需要包扎。”
  “嗯。”他轻轻地点头,没说什么,只是含着笑微微地闭着眼睛,知道此刻他说什么,只会让她更加尴尬,不说,她反而能够从容一点儿。
  只是她不知道,他的心中,已经满满是温暖了。
  晚清见他如此,心下放开了许多,跪坐在一旁,将那衣物撕开来,撕程了十几条片子,而后剩下的一小块轻轻地擦着他伤口的表层,看着他身体一紧一紧的模样,知道一定十分地疼,可是他却不吭一声,倒是个能忍之人!
  心下暗自佩服,擦得差不多的时候,她拿起一旁的金创药,倒了一些在他的伤口处,终于看到他那俊颜上露出呲牙咧齿的模样。
  却不说什么,利落地拿起一旁的绷布为他包扎了起来。胸口的伤口包扎好了之后,她又以手沾了点儿金创药敷在他的指尖,只可惜药无多,也不敢乱用,只粘了点儿。
  一切就绪,她缓缓地坐在了一旁,忽然觉得,心下,舒畅了许多,虽然没有能够逃离风国,可是他的伤能够治好一些,她也就放心的多了。
  忽然,裙摆被人拉了一下,她转首一望,就听到他略带着撒娇的语气道:“你还欠我一首歌儿呢!”
  是不是受了伤人的心也跟着脆弱了呢?
  看着凤孤那撒娇着无辜的脸庞,晚清心中有些想笑:“现在上面全是追兵,你是想引得追兵跟来啊!”
  “不怕,要是追兵来,我听得到,这儿可是地面下,上面的声音,咱们可是听得清清楚楚的,而且我是身体受伤,耳力可是不曾受伤,风吹草动我也能清楚地听到的。”凤孤自信地道,一脸单纯的欲望。
  如何看,也无法与那个冷酷无情的凤孤联系在一起。
  “快唱嘛!清儿....”凤孤继续撒娇着,凤眼带着希翼,那么单纯,让人难以抗拒:“这可是你在路上的时候答应我的,可是你当时都没有唱,我好想听啊....唱啦....要不你就小小声地在我耳边低吟就好了!”
  晚清终于拗不过他,轻启檀口,轻声地低吟了起来。
  一曲《一斛珠》,低婉而凄迷,柔软而暧昧,她的声音放得很低,却更是把这首歌的韵味诠释了出来。
  仿佛那美妙女子在眼前妩媚辗转,柔眸带水一般。
  崖边、洞中,缓缓地弥漫着这动人的声音,如山间精灵的浅语低唱。
  连风也止了动,云也止了行,鸟也止了唱,只为了停下来,一饱这低迷柔软的歌声。
  凤孤听得如痴如醉,十分美好,可是词不长,正听得入迷之时,歌声已经止了下来,他带着遗憾与不舍地望着她。
  眼中带着浓浓的期盼,无声地告诉她:“他还听不够。”
  可惜晚清平日虽然样样好办,可实则是个不好相与的人,淡容笑颜逐开,轻轻地道:“你伤得这么严重,要好好地休息一下,不然身体如何能够好得了呢!”
  “听着你唱歌,我的伤才能好得快!”凤孤的一双凤眼星亮地望着她,听着她唱歌,让他觉得十分舒服,其它的一切,似乎都可以放一边。
  晚清却是将刚刚拿出来的包袱里的两件破旧的衣服撇了撇,撇去些灰尘,然后温柔地将他的衣襟合拢,将那两件破旧的衣服披在了他的身上,虽说如今天气不冷,可是洞中寒气重,而他又身负重伤,身体虚弱,还是不能大意的。
  “你快睡会吧!”轻轻地道,自己坐在一旁,望着洞外,有些黯然。
  凤孤心中感动,伸出手,轻轻地捉住了她的手,而后,又放开了,只道:“放心,我们很快就能出去的。”
  其实她想的不是这些,只不过她却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地笑了笑。
  崖口,风很大,夜,暗的很快,不一会儿,已经处处一片黑暗了,她坐在他的外面,为他挡着风。
  可是那风却越来越大,挡也挡不住。想想,唯有往洞内移去了,伸手想去推醒他,却惊讶地发现,他全身,烫得惊人。
  心下大惊。
  他在发烧!
  看来是祸不单行,这烧要是今晚不退,只怕....只怕....她有些不敢想象,可是,此处没有任何取暖的东西,连起火的一些柴火也没有.....
  
  
情归卷 第四十五章 相依而存
她突然,生出了无尽的恐惧来。
原来,她一直都不是坚强的女子。
她,也有害怕的时候。
她,害怕眼睁睁地看着一条生命在自己的面前消逝,而这个人,还是因为救她而死的。
眼眶红了起来,泪,便无止地流了下来。
在这样一个前不着独立的空间,她甚至不敢去想吃的东西喝的东西,只怕越想越饿,因为她们从上午,一直没有吃东西的,肚子,早就饿扁了。
可是她想,只要两人都活着,就一定有希望的,可是现在他却...
不!
上官晚清!你不能如此懦弱,你要想办法,天无绝人之路的!
盘腿打坐,将银面曾经教她的打坐方法又重新地运行了一周,心,渐渐平息了下来。
如空虚的身体注入了力量一般,她突然觉得,身上顿时弃满着力量。
是的,她不能放弃!总会有希望的!
一步一步地将身边全身滚烫的凤孤向着洞内移动着,虽然身上早已经没有力气,饥渴与疲累早已经将她折磨得憔悴不堪,可是坚韧的信念却让她充满了力量,直到移到一块大石后面,挡住了洞口的强风,这才停了下来。
软软地瘫坐在一旁,也是全身虚脱了。
可是却不敢停下来,怕一停下来全身的力气就都用尽了,于是向着洞内爬走着,再一次爬到了那死人的地方,跪在那儿,郑郑重地拜着。
“这位先人,晚清下午时候冒犯了,因为害怕,都没有给先人拜下,小女子这次来给您请罪了。借去的东西,晚清一定会还回来的,若晚清能顺利逃出,一定会再次回来安葬先人的。”说着虔诚地叩了三个响头。
而后在那古人的身边摸索着,只希望能够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傍晚的时候因为心里害怕,仓促间也就只拿了那个包袱。
再仔细一摸,居然发现有一堆子柴火,心下暗喜, 是了,这古人在此,必是需要借火取暖的,有柴堆必是也有火石的,她不放弃地摸索着,果然在那骨堆边摸到了一块火石,心中暗喜,拿着火石敲了起来。
不一会儿,便点起了火来了。
一时间,黑暗的夜火亮了起来,一切,似乎转现为美好。
来不及看其他,她整理好火堆,赶紧去将凤孤拖过来这儿取暖,毕竟柴火无多。
好不容易,将凤孤拖到火堆旁,她已经是耗尽了气力。
靠在石墙下,借着火光,端详着这个洞,这个洞不深,差不多到这儿就封了。
望了眼前的古人,呵呵,心中有些不好意思,似乎他身上的东西,都被她给拿来用了,唯一剩下的,就只有他骨堆中的一把剑。
看来这位古人,是个侠士呢!
旁边还有一块小小雪玉牌子,火光下,十分润泽,应当是上好的凝脂白玉所制,已经被掉在了一边,想必这玉与那剑是这位侠士最爱之物,想了想,将剑与玉收好,放在了那堆白骨的上面。
却在一旁,发现了一块小小的布,她拿起来一看,上面的字还算清晰,竟是以血写就的,血书。
只短短几个字:请将此玉交与天...,最后一个天字最后一笔长长一划向一边拉去,一看就知道是因为用尽最后一力而写的,望了望那堆白骨,他的意思,可是要交给一个叫天什么的人呢?可惜他没能坚持写完,就已经去世了。
拿起白玉,仔细一看,上面刻了个“良”字,雕的是一朵雪莲花,十分美丽,雕功十分精细,玉体温润,有着莹莹的光泽。
不知为何,只一眼,晚清便感觉着,这应当是女子之物,想必,这位大侠,临终前,是想让有缘人将这块玉还回给玉的主人吧?
只是这玉的主人不知是谁,又不知是否还尚在人间,心中感慨,临终如此痴念的人,一定相爱极深吧!
不由间,对于这位过世的大侠,又油然生出更多的敬意,古往今来,能够至死不渝的爱并不多的。
其实女子真正崇敬的,是那种能够为爱付出的人,能够把女子,放得与生命同等重的男子。
想了想,将玉收了起来,轻轻地道:“大侠,晚清会尽力为你找到这一位天姑娘的,为你送去玉佩,若然将来找不到,晚清便将此玉还会给您。”
“冷!”忽然,耳边响着了极痛苦的呻吟声,晚清转首,就见凤孤蜷缩成了一团,全身止不住地抖着,火光下,脸色苍白如纸,而嘴唇,却映出怪异的嫣红,一白一红,映出一副惊人的画面。
晚清的手轻轻地触到他的额头。
光滑的肌肤烫得惊人!
他的烧,居然有增无减,手下又开始慌了。
凤孤的呻吟声声仔耳,“冷...好冷...”
这两个字,重复地念着,极痛苦极痛苦的模样,晚清急得眼也红了,着烧,比刚刚还严重得多啊!她都已经尽力了,这洞中别无他物,除了这一团火,根本就找不到取暖之物,而眼看着这一堆火堆,也维持不了多久了!
喉中酸楚不堪。
凤孤的模样十分脆弱,看起来,身体微微地颤抖着。
他好冷好冷,身体卷缩着也无法暖一点点,忽然,额间传来柔软而温暖的触感,让他额间的燥寒骤然减少了许多。
忽然,那柔软温暖离他而去,他的心,除了不舍,还带着惊慌,忽然伸出手,捉住了带给自己温暖的源点。
将那温暖的源点藏进自己的怀中,忽然,满足地一笑,虽然身上的冷仍然不止,可是不知为何,潜意识心中,却是那么满足。
晚清看着捉了她的手往怀中揣的凤孤,有些错愕,张大了眼,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忽然想起,曾经,娘亲跟她说过,人的怀抱,是最温暖的,比任何的东西都要暖和许多,所有,冬天的时候,只要爹爹没有过来,自己都是躲在娘亲的怀里睡觉的,全身暖烘烘地。
坐在那儿,看了他许久,心中有些挣扎,有些事情,她不能一时忘怀。可是,她更不能见死不救、坐视不理。
终于,不再犹豫,将他的头,轻轻地拉向了自己,而后,缓缓地将他搂在了怀中,这不是爱,这无关爱,这只是一场,与死亡做的比赛,谁能够心越诚,谁能够狠得下心来,谁就能够胜利。
凤孤似被人忽然从冰水中抱入了暖被中一般,温暖而舒适,昏迷中的他,不顾一切地往那暖源处拥着抱着,似乎想将自己,与那暖源融在一起一般。
晚清没有抗拒,只是任由他将她搂得紧紧地...紧紧地......
夜深了,夜浓了......
一切,四处安静,都开始沉睡着。
她,却无法安睡,望着那渐渐熄灭的火堆,心,却慢慢地平静了下来,闭上眼,淡淡地睡去。
怀中的他,由最初的不安稳,到渐渐睡得安稳,不再颤抖得厉害,身上的烧,也开始退去了。
半夜,她辗转醒来,火堆已灭,只感觉他将她搂得紧紧地,没有推开,只是将他身上的那一件衣服为他盖上。
其实深山的夏夜,依旧寒冷,透着一种静寂的凉意。
饥寒中衣裳单薄的她,若然没有与他拥抱着睡下,也是忍不住的。
想不到,她与他,居然有一天,要如此相依为命,相偎着取暖,相偎着生存。
这四个字,曾经在她的脑海中,是多么多么的温软的四个字。她曾经以为需要多么多么真挚的情感,多么多么情深的爱意,才能够相依相偎,可是谁想到,原来,相依为命,也可以是如此简单地发生着......
失笑于暗夜林风中,无语淡漠......
清晨,当天空还是蒙蒙黑的时候,她就醒来了,她向来浅眠,而且肚子也开始叫了,口中也渴,这个洞中,连一滴水也没有,她想来想去,唯一的办法,就是洞外面那些大堆的草上清晨的露水尚且能够止渴,而且她昨日有看过了,那些草上,还生有一些红色的小果实,只是深山多毒物,也不知道那种小果实是否有毒。
她虽然能制毒,毕竟对于毒草还是不够了解的。
只是到了这一刻,也别无他法了。
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一切正常,看来是烧退了。
这样她也就放心了,只要烧退了,就不会有事了。
轻轻地将凤孤的头往一旁移,却发现,自己双腿被他睡得有些麻了,稍一动,便有钻心的痛。
深吸了一口气,不只双腿,她的下半身,全麻成了一块了。只能以手,轻轻地揉着,让血液流通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终于能够站起来了,踢踢腿,发现已经不再麻了,赶紧拿了一旁一个破了的瓦盖子,赶紧走到洞口去接露水,若是等太阳一出来,这露水一蒸发就什么也没有了。
幸好山中露水多,不一会儿,就接了一小盖子,只可惜只找到这么一个破了的瓦盖子,若不然,就可以多接点儿,只好赶紧喝完了再接了。
于是赶紧走了回去,伸手推着凤孤:“凤孤,你醒醒...凤孤,你醒醒啊!”
只见他那长而卷的睫毛微微抖了几下,在暖光中,终于缓缓地睁了开来,望向了她,有一刻的混沌不明,而后渐渐清亮了起来。
“你醒了?”晚清大喜,将露水递给他:“快喝些水吧!你也一天没进水了,嘴唇都有些干了。”
说着轻轻地将他扶了起来。
凤孤接过瓦盖子,正想喝,可是看了看四周,而后,到了唇边的瓦盖子停了下来,只是抬起眼问她:“这水是从哪里来的?”
晚清淡笑:“我刚刚在洞外的草叶上接下来的露水。”
凤孤将瓦盖子移回给她:“你自己先喝。”她的嘴唇,也干枯无血色,她自己没感觉到吗?给他喝做什么?先照顾好自己才是重要的事情,这个傻瓜!他曾经还是伤害她那么深的人呢!
“你快喝吧,喝完了我再去接点自己喝。”晚清没想到他竟会让给她喝。
“赶紧喝下去,然后再去重新接给为喝。”凤孤却道,外面的草有多少他还不清楚,那么点草叶,能接多少露水呢?
只怕除去这一瓦盖子,就剩下不了多少了!
他却将头一偏,脸上又出现了那一脸的傲样:“我凤孤从来说一是一,说二是二,说了你喝你就喝,别老爱倔着!”
他只是心中不舍,这个女子,为何要如此善良呢!
“你...”叹了口气,不知为何,看着他一脸傲样,她却知道,他是故意的,也不想再争,看他样子,是铁了心不喝的。
拿起瓦盖子,赶紧喝了起来,若不赶紧再去接些,等会真的太阳一出来,什么也没有了,而凤孤这样的伤势,根本就没办法去找吃的喝的。
不过心间,却又些暖意渐增。
其实,许多时候,很多感动的东西,不需要多么地华丽,就是那么地普通,那么地细微,却能让人感动的。
这个凤孤,或许没有想象中那么残暴不近人情的。
经此一事,想必,她对他的恨,是真的淡去了。
不再有恨,至于爱,却也不可能会有的吧?
微微一笑,其实,少了恨,心, 又开始与从前那般淡然了,世间,也变得美好了。
她,需要重新地活起来。
一个淡然而坚强面对一切的女子!
缓步朝着洞外而走,步伐也轻松了起来。
凤孤看着她行走的步伐,不知为何,竟似也能感受到她那一份释怀。
凤孤,带着痴与情,望着那渐渐向着洞外而去的女子,心中,开始,欢快地跳跃了起来。缓缓地坐正了身体,将内功心法运练了起来。
运了一大周天一小周天,整个人也清爽了许多,忽然,双眼暴开,双耳闪动了起来,山上,似有马动之声。
猛地要站起来,却是颓然而倒,才发现,自己的身体,糟糕成什么样子。
可是晚清正在外面,他不能让她暴露在危险中啊!
于是挣扎着站起来,一步步,艰难地向着外面而去。
(有读者夸偶能够顶压,真是汗颜,月其实没那么能顶压,只不过,不想使文变了味,所以,努力忽略一切,只因相信,月,一定能够写出一个令大家都满意的文来的,后面的精彩,还在不断哦,大家不要走开,呵呵...)
  情归卷 第四十六章 又遇追兵
  晚清方一转头,就看着不顾一切向着他爬来的凤狐,脸色一绿,他的伤口,又开始渗出血丝来了!
  这个人,就真的以为自己是不死的吗?
  伤得如此,还总是这般任意妄为,看着那触目惊心的血迹,她的心整个吊了起来,张开口就要斥责他。
  却见他抬起的脸一脸严肃,心下知道有点不对。
  就听凤狐一只手轻轻地举了起来,指了指山上面。
  晚清忽然明白过来,赶紧向着洞内轻跑进去。
  只不知,上面的,是追兵,还是救兵呢?
  轻轻地将他扶了起来,轻手轻脚地拿过那金创药,解开他的绷布,重新为他上药。
  心思却在跳转着,也不知道上面的情况如何。
  只听到那马蹄声踏踏地响着。在涯边,却一直没有离开,寺在盘旋着,似乎听到有说话的声音,可是却听得不清晰,不知道他们在说着什么。
  抬头看凤狐,就见他双目紧闭,聚精会神地凝眸。
  武功高强之人,通常能耳听八方,而且听得很远,希望他也是如此。
  只是静静地为他上着药,却不开口说一句话,不去打扰他的思维。
  过了良久,便连那模糊的对话声也听不见了。
  不过凤狐没有吭声,她也没有说话,知道有些时候,静下来,也未必是真的静。
  在一旁坐了下来,将露水递给了他。
  凤狐接过,轻轻地喝完,而后放在一边,却至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
  让晚清更加明白,危险,还没有离他们而去。
  又过了许久,似乎又听到什么声音,似在讨论着什么,左右一句,争执得厉害。
  当中有一句说得大声,晚清给听了清楚:“大帅,请以战前军事为重!这里交由臣等,你赶紧先回营地吧!”
  晚清听了心中一惊,想不到,竟是白云烟来了!不过幸好,有战前之事拖着他,若不然,事情就棘手得多了。
  忽然间,自己不由间的呼吸也开始放缓了,有些担心,有些害怕,分明知道只要不动不发出任何声音的话,他是不可能会知道他们就是此的,可使还是忍不住一颗心狂躁着。
  忽然,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咬紧牙根,不让恐惧使自己乱了阵脚。
  不多一会,就听见马蹄声又响了起来,这次,这声音却是离她们越来越远,终于,一刻挂着的心,是落了地了。
  而凤狐,却依旧没有吭声,沉沉地坐在那儿。晚清正待开口,他却将手轻轻一比,眼神示意她不要出声。
  晚清虽不尽明白他的意思,可是知道,必是有原因的,极有可能是白云烟的人马没有真正离去,或者说没有全部离去。
  又如是坐了良久,就重听到马蹄声响起,似有两三匹之多。
  这一次,凤狐才开了口:“全走了。”
  “你果然是厉害,居然感觉得到她们没有走光!”毕竟从刚刚到现在,都是没有声响的,可是凤狐居然那么肯定他们还有人没有走。
  “来时八十三匹马,去时却只有八十匹,自是有的没走,不过白云烟倒是聪明,居然还留了一手,看来这地方也不宜留的太久了!”凤狐听到晚清的赞赏,细细地解释道。
  心下也有些欢喜,虽然这只是小事一桩,而且他自始以来从不缺的东西就是被人夸,不管是虚情假意还是真心实意,可是他从来不会因此而觉得开心,可是被她一夸,他居然心中会由生出开怀之意。
  突然,有种很想在她面前,将所有的才华所有的能耐都展现出来的感觉。
  不由想起一句话:女卫悦己者妆,记得娘亲就曾说过,她总是很不得每天呈现出一种风采给父亲看。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爱。
  薄唇嘴角,轻轻弯起,是幸福的笑。
  “想不到你竟是如此细心之人!”这倒是出乎晚清的意料之外,想不到他竟能够如此细心地听出来时马匹量与去时马匹量,虽然这大多数人能够做到,但是却极少有人会去注意这一点的。
  而且还是忽然而来的,他当时还急着来告诉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