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失身为妾〗第5部分

暖昧的模样,反而是让她觉得尴尬十分。
被他一答,倒找不出不妥的理由来。于是只好讪讪一笑,无奈之极。
何谓书生怕遇大兵,官家怕遇赖皮痞,可不就是这样。
看她嘴角一抹笑,凤孤忽然觉得她长得倒也不是极差。虽不算极美,可也算是清秀佳人一个,而且笑容,更是有种让人贴近的亲和力。
让人如沐春风。
至少,做起戏来,不至于那么辛苦!
晚清坐在那儿,他也不让她走,她便也不说,毕竟,主导者是他,他若不开口,她说了也是白说。
于是左右一看,见角落处堆了两三本书,于是就着拿了一本起来看,竟是一本武功秘笈。
想重新再拿一本,翻了一遍,却发现三四本都是武功秘笈。
于是作罢。学着他靠在马车上,眯着眼睛小睡一会,却发现左右翻转,怎么睡也不自在。眯着的眼皮子眨个不停,反而更心乱。
只好又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睡得安然的男子,只是微恼,却又无可奈何。只好拿起刚刚的秘笈看了起来。
是一部教人轻功步法的,晚清一看,倒也奇妙,她喜爱看医理的书,身上岤位都是清楚的,看着上面的心法,她暗自顺着那心法于身上的岤位游走,居然感觉混身轻盈不少。
觉得倒有趣,于是又细细地记着那些步法,想着那天可以试一下,说不定还能用上。
她看得津津有味,完全沉溺在书中,而忘记身边还有一个凤孤。
其实凤孤也并未睡去,他只是假寐了一会儿,却还是注意着晚清的举动,见她看着那本秘笈一脸入神的样子。
觉得很奇特,一般这些官家小姐大户闺女,个个都是讲究着文雅的,对于这些武功之类的书都是弃之以鼻的,他刚刚见她也是拿了之后又放下,可是这会竟然看得如此出神。
而且看她那样子,似乎也看得懂一般,这些武学术语可不是精通诗书便能懂的啊!
他凑到她身边,头都要触到她的肩上了,可是她竟然还是毫无察觉,依旧看得入神。她身上的味道是极淡的,没有半点胭脂粉味,有一股似乎是天生的女人香一般,能够激起人的感悟的。看得看得如此入神,于是随着她的眼睛看了一眼那里面的内容。
是一些内功心法的练习,教人行小周天的,他很奇怪,她看得懂吗?
于是在她耳边轻轻地试探问:“岤是那儿呢?”
就见她头也不回,手一指,在左胸处指了一指,口中喃道:“就这。”
答完又继续看下去,竟然毫无察觉。
过了好一会儿,晚清才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行紧,她经常觉浸在书中无法自拔,以前是双儿经常问她一些问题,她从来是不用想就答的。
可是刚刚那声音,又怎么可能是双儿的声音呢?这才惊讶地回过头,看到凤孤嘴角的含笑,脸然大变。
却只一刹那,又回复了冷静,轻笑而道:“相公醒了。”一句话,自然十分,就如所有平常的夫妻一般。
可谁也能看出这里面的做作。
“嗯。”凤孤喉中轻嗯一声,算是答她,而后又问:“看得懂?”
知他是问手上的轻功秘笈,她应道:“以前看过一些医理的书,岤位脉向,倒是懂了一些。”
听说她看过医理的书,他倒是有些出奇:“只听说上官小姐才高八斗,琴棋书画皆通,倒是想不到还会医理!”
他说得轻松,倒是听不出嘲讽的意思,晚清不清楚他今日是怎么回事,像是变了个人一般,不但让她与他同座,而且还跟她平和地谈起天来,一改往日的冷漠孤傲自以为是。
只听说女子最难让人看懂,她倒觉得,这男子,也是挺难读懂的,又或是,他的美,几近女子,所以才有了这份难懂。
她想完不觉莞尔而笑。
凤孤见她突然发笑,于是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晚清被他一问,有种被捉住的感觉,尽管知道他不可能会读心术,可还是不自觉脸红了大半,若是让他知道她竟将他想成是如女子般,怕是不掀开马车顶才怪。
看到他怀疑的目光,于是闪烁地转开话题:“若一味地看着诗经很容易生闷的,所以我有时会看些其他的书。”
凤孤自是知道她是故意支开话题,只不过他也并不十分感兴趣,于是也没有纠缠着那个问题不放,而且随着她的话又问:“哦?你平日里还看些别的什么书呢?”
“不定吧!父亲书库里的书不少,而且五花八门,平日里也闲暇无事,都是随兴而看,几乎是什么都要看过。”她的话倒没有夸大,她看得确实广,包括一些佛经、奇门盾甲、野史的书,她都是看过的。因为在家中真的很得闲,而她又不喜欢像一些闺中小姐一样串门子,也不喜欢女红,是以成天与书为伍。
晚清说完看向凤孤,却见他根本就不在意她的问题一般,只是自顾自又闭起眼睛假寐,心中有点堵得慌。
问也是他问,她答了他却反而根本不在意,摆明了全是他的意愿而为。这种人,究竟将别人当成什么了呢?!!
她平时极好脾气,可这一气,书也看不下去了,于是学着他闭了眼睡了起来。
隐忍卷 第二十一章 隐约
世纪 许是真的累了,她倒真一倒下就睡着了。{}
其实凤孤也并非有意要去摆低她的,故意忽视她。
他只是懊恼,只是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为何突然之间竟然能够跟她这样一个女人谈得如此投机而随意。
这样的变化,他并不喜欢。
他喜欢的人是月儿,除了月儿,他并不打算对别的女子有好感。唯有月儿,才能得到他的真心,得到他的善待,才能与他促膝长谈。
这个上官晚清,虽然颇具才华,可是论相貌论才华,如何比得上月儿。
可惜那个女子,却早已经不属于他了。
而他又那里知道,爱情,从来不是由得人选择的。
而且,执著于一人,也未必是好事。
唯有随着心走,随着感觉走,才能真正得到真爱,真正从阴影中解脱。
原本,他让晚清过来,是要对她刚刚的无视作以惩罚的,还有他刚刚发现外面一直有人在跟踪着他们。而且那些人看来极不简单,轻功与跟踪术极是了得,跟踪了这么久,竟然不被任何人发觉。
他也是刚刚在看向晚清的时候无意中一看,才发现林中有着不寻常的风吹动,而他刚刚刻意拉起了车帘,竟是感觉不到一丝跟踪的气息。
可见那人还擅长隐藏自己的气息。
而他怀疑这一帮人,与那一晚的刺客有关。
为了引出那人,唯有故意与晚清亲近,让他们更是以为上官晚清得宠,对她下手,他才有机会跟踪他们,找到幕后主使人。
可是当看到她清秀而平静的面孔时,竟然忘记了惩罚与整个计划,而只是想与她在一起。
就是如现在一样,他竟然也觉得十分心安,十分温暖。也许是因为她毫无半分心性,温和的性子吧!
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已经是睡着了,秀气的脸上有着婴儿的纯洁,他忽然发现,她的皮肤十分之好,吹弹可破的肌肤白嫩如脂,找不到半点暇次,只是略显苍白了些,不够红润。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的皮肤,难怪她从来不用脂粉,可真是天生丽质。
他的手不自觉地抚向那白嫩肌肤,细细地摩挲着。
果然,如他想象中一般,上好丝绸也不过如此。
晚清睡得并不沉,经他一摸,猛然惊醒。
睁开眼,却只看到他仍旧闭着眼假寐,有点怀疑地摸向自己的脸。
好奇怪,她刚刚,明明感觉有人在摸着自己的脸,那样地真实,可是这车厢内根本就无人,除了凤孤。晚清狐疑地看向他,他仍旧紧闭着眼睛,看来也不像。
细想一下,也不可能是他的,以他的眼光,何至于看上她,而且他若是看上她,也不必偷偷摸摸地啊!
拢了拢衣襟,晚春的天气带着微凉,这时刚醒来,竟然觉得有点冷。
左右一看,却只除他背上靠的一床丝棉被可取暖,可是又被他靠在背上。
本想忍忍的,可谁知坐着坐着,却是越发觉得凉,这深山林中,到了傍晚,却是越来越冷,而这一行人,似乎也不打算停下来歇歇。
是了,眼前的这个男子不开口,任谁也不敢停下来的。只是他未免也太无人性了,他自己在车厢睡得香甜,也不想想,外面的人一整天赶路,再是身体健壮的人,也是会累的。
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看向他,却没有醒来的迹象。于是她伸手拉了拉丝棉被一角,竟然拉出了一小角来,心一喜,赶紧又扯了扯,想将被子扯出来。
谁知才拉出一角,就见凤孤微微转了一下,以为他醒了,吓了一跳,却能只见他只是转了个身,双眼仍旧闭着,没有醒来的迹象。
想作罢,又实在是耐不住冷,于是又一次倾斜了身体去拉那被角。
谁知凤孤这次一个大的转身,原本斜着身子的她一惊慌竟是整个人趴在了他的一侧。
才想着起来,他却是身子一转,手自然一揽,将她整个人揽在了怀中。吓得晚清更是无法动荡半分,却斜眼看他根本就不是醒来的模样。
只能僵硬着身子,轻轻地挪一挪身子,却根本就挪不动,看不出来,他还真是重得紧,上面压得死死的,重得让她显些要喘不过气来。
想等他转回去,可谁知他却越拥越紧,最后竟然将脸靠在她的肩上。鼻息呼出来的气息带着微暖,如一条条虫子一般搔动着她的劲窝。
让她没来由全身泛起一阵鸡皮疙瘩,脸上,更是一片躁热,红得如抹了大块胭脂一般。
却又不敢太大动作,怕吵醒他,这样的姿势,未免太尴尬暧昧了。
可是她却不知,抵在她肩处的男子眼睛其实是微睁着的,而且还含了几分诡计得逞的J笑,长长的凤眼中邪气十分,嘴角微微地翘起,整个人看来更是邪媚十分,却又极尽诱惑。
他就那么靠在她的肩上,闻着她发际传来的似有若无的清香,幽幽扬扬,却是寸寸诱人心。她的发丝很柔软细滑,此时由于她的挪动,更是与他的头发缠在了一起。
分明是两人的发,却又如此契合,倒如是一人的发一般。
他的眼神一软,似乎,这漫漫一路,有个这样的软玉金香在怀,倒也是一件极不错的事情?
这么想着,心也安了,于是闭了眼,沉沉地睡去,只是手中却不曾松过。
隐忍卷 第二十二章 暗忍
世纪 他睡得着,晚清可睡不着。
这样尴尬地被压着,挣扎了半天根本就不起效。
佛也是有火了!!
原本还含羞带涩的心态渐渐转着,转得越来越怒。
她从来就不是一个逆来顺受,毫无脾气毫无主见的人,自从进了这凤舞九天,不想惹事才一度忍让。还将他对她所做一切的怨恨都封了起来。
只是想得一个清静。
可是清静没得到,却是落了个处处受制于人。
越想越恼!!
头一转,语气微怒地道:“爷,您压到妾身了!”
“爷,您压到妾身了!!”
连说了三遍,却见某人根本就无动于衷。
一咬牙,大喝了一声:“爷!你压到我了!!”
这一声喝,可不止凤孤听见了,就连全队人马都清晰地听进了耳中。
这是凤孤睡得最安稳的一个觉了,他睁开眼,看了看她,伸一伸脖子,竟了手一伸,将晚清整个人往一边用力一推,自顾自地坐直起来,冲着外面道:“晚上就在此处停下来歇息吧!”
而后竟似没有看到旁边还有一个人似的,在马车停下的一刻自顾自地下了车厢。
对于晚清,只如空气一般。
而晚清,身体被他压着,不得姿势又僵持了许久,全身已经是又麻又痹了,被凤孤一推,全身是一阵酸入骨头的刺痛。
只觉得是又怒又委屈。
这个凤孤,当真不是人。
想起外界对他的评价:半狼半狐狸,又狡猾又残忍!!果然是如此的。
刚刚还害怕着若是惊醒他届时两人都尴尬,此时一看,他那儿来的尴尬呢?
他根本就是冷血,那会尴尬与难为情呢!
刚刚心情好又无聊时就与你聊天谈地,此时够了,就不把你当人地扔在一边。
她忍着疼痛就那么伏在车厢上,等着麻痹过去。
就见车帘被掀起,双儿焦急而担心的眼神看着她:“小姐,你没事吧?”
晚清冲她一笑:“没事,这不好好的,只不过刚刚坐得太久,全身都麻了,还要再等一下。”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双儿在外面都担心死了!却又不敢上前来询问。”她说着间已经过去轻扶了她,顺便手轻轻地捏拿着她的腿,帮助血液循环。
晚清被她一捏,忍得脸也皱成了团,笑道:“你轻点。”
“小姐还笑得出来?腿麻成这个样子还笑得出来!还笑得这么难看,笑给谁看呢!”双儿看了她一眼道,根本就不理会她的打笑,而脸上更愁苦了。
被她如此一说,晚清脸上好不容易堆起的笑容就这样垮了下来。
其实她此时那儿笑得出来呢!只不过是苦中作乐,不想让双儿太担心罢了,没想到却还是让她看出来了。
“真的没事。”她轻轻地道。确实刚刚他的对待比之前,可算是好多了,所以,算是没事的。毕竟,她毫发无损。
“小姐,你不必再安慰双儿了,双儿无用,双儿没本事,纵然小姐有事,双儿也根本无能为力啊!双儿只是想小姐要是觉得委屈想找人说说就同双儿说。”她语气带着几分无奈的懊恼,说着说着声音哽咽,眼圈也红了。
“双儿!”晚清一时触动,将她拥住,是啊,到了此时,也唯有双儿能让她依了。
待到双儿好不容易止了眼泪,她们才向着安扎之地而去,虽说荒山野林,可是凤孤却从不朴素而行,一行人似乎皆是训练有素地扎起了两个简单却看起来极舒适的帐篷,看来是给他们两人睡的。
一大一小,不用说,她也知道,那个大的,必是凤孤的。晚清看了看,向关较小的一个走了进去。
掀帘而入,却见里面十分干净,倒是不怕脏,竟用一丝白毯铺在地上,她坐了上去,才觉舒坦了许多。精神一松驰,人也像要散了一样。
这马车虽说是上好的,路也算得平坦,可是多少有点颠,全身也给震得有极不舒服。
松一松筋骨,只道:“要是能洗个热水澡就好了!”她都两天没洗了,虽说也没流什么汗,身上也倒干净,可是总觉得不舒服。总觉得一身腻腻的,不够清爽。
“洗澡水便没有,不过现在可是有一只香喷喷热乎乎的烤兔子可吃哦!!”
人未至声先到,只见一袭红衣如火的红书手中提着一只烧得焦黄的兔子满脸笑容地走了进来。
刚刚倒还不觉得饿,给她手上的香味一吸引,肚子顿时打起了闹鼓来。
晚清一笑:“红书姑娘可当真是及时雨啊!知道咱们饿了!”
“什么及时雨,我怎么没感觉!”双儿却看也不看她,语气不好地道。
晚清看向她,打趣地道:“又怎么了?谁又惹了咱们的双儿姑奶奶了?!”
“没谁惹我!”双儿气呼呼地道。
“那哪能怪我啊!我也只是个奴婢罢了,爷的事情,几时又能轮到我一个奴婢插手。”红书脸色微黯,刚刚的兴致骤然失了,灰溜溜地道。
晚清一听,算是知道怎么一回事了!看来,又是因为她,祸及红书了,看红书一脸黯然,也觉得双儿似乎有点儿过份了。
红书能做到如此,已算不错了。
于是正色道:“双儿,你若是闹点小别扭也就罢了,若是当真,可就不像是明理的双儿了!”
双儿见晚清似乎有点生气了,也知道自己的行为是过份了,于是声音低了许多:“小姐,你别生气,是双儿不好。”
说完又转向红书:“红书,对不起。”
红书被晚肖这么一做,反而有点反应不过来,低低地道:“不怪你,其实爷这么做,我也觉得太过份了。”
“好了!咱们快点吃吧!我都饿坏了!”晚清打了圆场,几个人于是又开心地吃了起来。
隐忍卷 第二十三章 邪风
世纪 夜间睡得迷糊,忽觉身体肩部岤位被人一点,而后整个人被人残暴的腰抱了起来。
晚清一吓不小,想喊出人,嘴巴张了张,却发现根本就发不出声音来,而且全身竟是不能动弹半分。
黑暗中,摸不着边际,那一夜的记忆,又忽然袭向了她,她惊恐地全身止不住地颤抖,眼睛睁得极大,却看不清那人的模样。她知道此刻自己不能害怕,越是害怕,越失了分寸,只怕会白白错过了自救的机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唯有强迫自己渐渐地冷静了下来。
她发现这个人不是凤孤。因为他身上没有凤孤那种带着迷醉人檀香,而是一种如青松般的爽味。她还心存侥幸,以为又是凤孤,至少不管如何**,也不算极尽难堪。
怪不得人家总说祸不单行,真的是不假啊!
她由着黑衣人将她扛着,而后一个跳跃,就消失在茫茫的林海中。而凤孤的那些侍卫队,竟然无一人发现她的不见,当真是可笑。
不过不得不赞,这个黑衣人似乎有备而来的,算准了侍卫们的换班时间,而且轻功不同寻常,竟然在他们换班的短短不过眨眼时间,就已经一跃而走,更是不惊动一片叶子。
她连一丝丝的空隙与机会也没有看到。就被他带离了原地。
待到他停下来的时候,已经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
晚清不想,也知道,离凤孤一行人,必是很远了。
因为这个黑衣人的轻功十分好,跑得比任何人都还快,又跑了这么长的时间,她估量了一下,少说也有几十里远了。
那黑衣人将她往一堆稻草堆上一放,而后劲自摘下了脸上的黑布。
露出了一张年青嘻笑的脸,浓眉大眼,鼻子挺直,看来少年阳光,俊气十足。此刻正一脸得意笑容的他,看来却一点也不让人感到讨厌。
晚清想,这人竟就是捉了自己的人,为何她在他的脸上竟是看不出他有何恶意呢?当真是奇怪。
就见他往她的岤上轻轻两点,解了她的岤道。
她还没问他什么,就见他已经道:“放心,我不会对你怎样的。”
晚清好笑,不会对她怎样,都已经将他捉来了,还说不会怎样?
这是什么逻辑呢?
于是问:“你捉我来何事?”
他笑:“有人出了银子,让我将你偷来。”
偷?
晚清想起曾听说过的一个人物,倒是蛮符合他。
江湖侠盗一阵风,来无影又去踪。
轻功了得,而且从不失手,想偷什么就偷什么。而且做事向来由心情而为,不过他有一个好习惯,就是偷富不偷贫,偷恶不偷良。
所以那些为富不仁的人个个听到他的名字都是痛恨至极,而且上官家,也曾经被他盗了两样宝物。
不过上官弘因怕被人知人说他为官不仁,被捅出了乱子,所以尽管心痛,却把被偷的事掩了下来。
此时一想,应当是他了,于是试探一问:“一阵风?”
那黑衣男子被一头回过头来,带着几分惊讶:“你认识我?”
晚清原还不敢确定,见他这样的表情,肯定就是侠盗一阵风了,而一旦确定了,她也就放心多了。
“我不认识,只不过是猜测罢了。看你这样的表情,一定就是一阵风了。只是想不到,外界都说一阵风是侠义之士,却不想竟做起了这劫持良家妇女之事来!”说完故意叹了一口气,而后偷瞄了他一眼,看他是何表情。
就见他一笑,还以为侠义之士最重的就是这名声,谁知这一阵风却似根本不在意一般,依旧笑嘻嘻地道:“我可从来不自认是侠义之士,那些不过是自以为是的人封的罢了,我即是小偷,那还能称上那名号呢!只不过劫持你一个女子确实不好,不过谁让你是凤舞九天少庄主的女人呢!而我的恩人又恰恰好想要你这么一个人呢!”
他摇头晃脑的说着,表情时而凛然时而惋惜,倒是振振有词的模样,当真是比那荼馆里的说书的说得还要生动百分。
只可惜他说的话晚清一点也不喜欢听。
只见他说罢又加了一句:“不过你放心,我那恩人是个好人,不会将你怎样的。”
“你那恩人?你那恩人是谁?”晚清有点好奇,这个要捉她的人是何人?不过决不是一阵风所说的好人,因为好人就不会想出劫持她这样的事情来,就算是为了对付凤孤。
“这个我可不以告诉你,不过三天后就会见到他的。”一阵风虽看起来嘻笑模样,却是半点也不含糊。
他不说,晚清也没有再问,而是静静坐在草堆上,看着那破窗透着的夜空,黑如泼墨。
倒是一阵风首先忍不住了,他这个人最要不是静,平时只一人倒也罢了,此刻身边还有个人,这样静静地半句话也不说,他只觉得难受。
于是先开了口:“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虽说是问着的,可是晚清没回答,他已经有模有样地开始讲了起来,显然是并不打算要晚清点头的。
“话说从前有三个人去杂货店买东西,老板就问第一个人说:“你要买什么?”
第一个人说:“我要买一包花生。”
老板就搬弹子,爬到仓库拿了一包花生给他。
老板又问第二个人:“你要买什么?”
第二个人说:“我要一包花生。”
老板就说:“你怎么不早说?”
这时老板有点不爽,但还是要去拿,所以又搬梯子爬到仓库上去拿。
爬的时候他就问第三个人:“你也是要一包花生吗?”
第三个说:“不是。”
老板就拿了一包花生给第二个人,然后把梯子收好。
然后他便问第三个人说:“那你要什么?”
说到此处,一阵风转头问向晚清:“你猜那人要买什么?”
晚清本就不想理会他的,于是缚着口,头一转,并不答他的话,谁知他却是一点也不怒,而是脸往她前面一扬,而后道:“那第三个人说:‘我要两包花生。’”
他一说完,晚清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对着这样一个人,说实在的,真的是无法做出愤怒的表情来。
而他见她一笑,也满意地一笑,而后极臭美地道:“我说的笑话没人能不笑的。”
晚清见他的得意状,于是微微收了收笑意,冷清着一张脸,故意道:“我可是怕如若不笑,你的笑话成了冷笑话,呆会一恼,就拿我出气,所以才配合你的。”
隐忍卷 第二十四章 勾起好奇心
世纪 “都说了我不会对你使坏,你大可放心的啦!!”他说完看了晚清一眼,哀声叹气地道:“像我这等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潇洒不凡的翩翩公子,又怎么会对你怎样呢!!你放心了啦!!”
他如是自吹自擂地,还不忘手足并貌,只差手中一把玉骨扇,当真装得十分之像。当然,除了那一双滴溜溜直偷瞄着晚清的那一双眼睛不算,真的极像一名风流公子哥呢!
晚清几时见过如此趣逗的人,长得好还会耍宝!再也是忍不住,扑哧一笑出声。
月色下,那张脸干净明亮,倒是比那月亮还要皎洁上百分,笑容亮丽如星星一般,一时,竟让一阵风看得呆了半天。
好半天,直到晚清轻咳了一声才反应过来。
不过脸皮也实是厚,一点也没有难为情,又道:“就是应该这样的啦!女孩子应该笑才会显得美丽动人的!你看,你看,你这一笑,月亮也害羞了,我也迷倒了!!”
这人还当真是贫嘴得很,说来说去,倒是句句在他的理一般。让人想辩也辩不得一句。而且还嘴巴子甜,贫嘴间还不忘记赞上人一句,让人心也甜了。
“我怎么没见你被我迷倒了呢?”晚清故意问,嘴角含笑地问他。
他脚下一滑,扑通一声,竟是直直地往晚清旁边的稻草堆上倒了去,引得晚清更是一阵大笑。
笑声轻脆,却当真是极开心的。人生的事真的是让人摸不清也猜不来,谁能想到,这个被劫的晚上,只怕是她十六年来最开心的一个晚上了。
从前,虽然也算是锦衣玉食的,可是种种原因,只觉得从未真正宽心过。也没有一个人,能像这个一阵风一样,如此逗人呢!
这个人,可真是一个开心果呢!
他倒下后,脸朝向晚清,那双大大的眼扑闪扑闪地眨着,而后可爱至极地道:“这可不就迷倒我了!!”
“贫嘴!”晚清一笑,瞪了他一眼。而后靠在稻草上,仰望着屋粱。直到此刻,她才惊觉,她的一生,原来不是从那一夜遭遇开始变坏,而是一直就没有好过。
在上官家,她努力做一个最乖最巧最听话的孩子,总是高雅而矜持,在别的孩子还在睡懒觉的时候,她却是学着画画,在别的孩子在玩耍的时候,她在学着弹琴,在别人在吃饭的时候,她在看着书。
其实她那儿是湘琴所说的天才,这个世上,那儿有真正的天才呢,若是不用心,又怎么可能做好事情呢。
只因为她不是正室所出,想要得到重视,想要做一个能让父亲认同的女儿,她唯有拼命让自己给喜爱脸面的父亲争光。
也许她多多少少希望得到父亲的爱,可是她早就看破了那爱只能是建立在对父亲有益的基础上的,所以更重要的还是她不忍让善良的母亲因为得不到父亲的眷顾。
而她唯一能做的,是母以子贵。
所幸她本就是一个喜静之人,爱书之人,虽有时觉得闷,觉得有点苦,倒是大部分时间也还不觉得太难熬。
“你怎么了?”一阵风见晚清忽然间愁容满面。
那轻轻的愁,莫然让他也感染了。
“没什么。”晚清收拾了思绪,也不知怎的,怎么忽然之间竟是如此感概良多。
“这个样子还说没事?!!”一阵风将脸凑向她,而后学着她做出一个皱成一团的模样道。
“那有如此?!”晚清啐了他一口,轻轻笑道。
“就是有。”他说着极自然地挨在她身侧,小声地问道:“你到底想到什么了,说来听听,说不定我还能帮你解决。”
晚清看向他,那双眼里,除了好奇外,那有真要帮她解决的意思啊!
“你肯定无法解决的。”她故意神秘万分而又肯定无比地道,仿佛这真的是一件极困难的事情,他也解决不了的。
“这个世上,还有我邪风解决不了的问题?!真不知是你把事情夸大了,还是将我看扁了呢!”邪风一脸地不信,自信满满地自夸了一番之后。
脸色一转,一脸更是好奇地凑上前:“快说来听听啊!是什么事情呢?”
“不说。”晚清故意不理会他,只是眼一眯,靠在草堆上,假寐了起来。可是心知邪风一定不会就此罢休的。而她,要的就是他的不肯罢休,一究到底。
这样,她的计划才好办啊!!
“喂,你先说完再睡也不迟啊!这样勾起别人的好奇心,又不给人家解惑,是很没有道德的事情的。”果然,邪风一脸好奇,晚清越不肯说出来,他心中越是想要知道。
可是晚清却不应他,依旧眯着眼睛睡着。
当然,这不是真睡,而是假睡。
“你真的不说啊?”邪风见状,又问了一句,声音半带着一种孩童讨不到糖吃的撒娇。晚清虽闭着眼睛,可是却能清清楚楚地想象出他现有的模样。
“不说。”她又干净利落地应了一句,还不忘翻了个身,以着背影对向他。
“晚清、、、、、、”他忽然直呼起了她的名字,还故意叫得亲昵。
晚清从未让男子这般真呼她的名讳,还叫得这般亲昵,一时全身的鸡皮疙瘩全长了起来,寒毛也竖得一根比一根直。
这个邪风,还真是个让人受不了的人。他这样地唤,也不觉得半分难为情,别忘记了,虽然如今处得太平,可毕竟他们两人可是对立地。
还叫得这样亲昵!!
眼一睁,狠狠地瞪了眼前笑若灿花的俊颜一眼。
故做恶狠狠地道:“别直呼我的名讳!”
“那叫什么?”他却装得无辜,一双眼还扑闪扑闪地对着她眨着,仿佛他叫得十分天经地义一般。
晚清有点无奈,苦笑了一番才道:“你可以叫我上官晚清,或者是凤二夫人!”
“上官晚清?!叫个名字叫得这么长,那我不是很吃亏?我叫邪风,左不过你就叫我一阵风,也就三个字而已,我却要叫四个字?至于叫凤二夫人,那听着更别扭,我才不那样叫你呢!”不知为何,他就是不想叫她凤二夫人,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极抵触这个称呼,可却也解释不清是为什么。
所谓秀才遇大兵,有理说不清,大概便是如此吧?
看他用歪理,将这一切解说得如此顺当,还真是让她佩服不已。
隐忍卷 第二十五章 亲昵一声唤
世纪 “好吧,若不然,你就叫我上官吧!这样,你就不吃亏了啊!”上官也是两个字,而且叫起来不会显得太亲密。
“上官?!”他带了几分愕然般地问道。
“是啊。”晚清点头。
他于是摇了摇头,又摇了摇头,直摇得像个拔浪鼓一般,才缓缓地道:“这恐怕不行,虽说这上官复姓在云国内也不算多,可是!、、、却也是不算少的,若是我叫你上官,等下刚好旁边也有个上官,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