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失身为妾〗第52部分

三个月武功,我不能想象,人都成了什么样子了!”晚清痛苦地道,刚刚跳下水的一刹那,她只感觉,全身都不归自己了,那一种冷,入了骨头。
“练功又怎么可能不受点儿苦呢?我没事的,没有我凤孤受不了的苦的。”凤孤感动地道,至少,晚清已经肯渐渐地接受他了,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极大的鼓舞与满足。
“凤孤、、、”晚清还想说什么,凤孤食指轻轻地点在了她的苍白的樱唇上,小声地道:“相信我,好吗?既然已经踏出第一步,我是不会退缩的,放心,还没有我受不了的苦呢、、、”
带着蛊惑的声音,轻轻缓缓。
  情归卷 第六十五章 是否如此
  最终,晚清还是没能拗得过凤狐,他还是坚决要练寒冰神功。
  心中除了感动,还是感动。
  走在回屋的路上,想着刚刚的情景,还有那跳下池中那一刹那有如冻化的感觉,她心中不由又打了个寒颤。
  真不知道,凤狐,如何能够如此忍受那样的折磨呢!
  …………
  茫茫的雪,没有尽头。天山上,似乎是常年积雪的,这雪,也不知道怎么生就出来的,就这么长长绵绵地下着,也没见一个尽头。
  染成了这一区雪白无暇。
  轻轻地拿起扫帚,扫过梨趤〗芟旅娴幕馐撬刻毂刈龅氖虑椋ㄗ叛醋盘炜盏钠酰坪跣囊簿统涫盗艘恍
  一个月时间,就这么在每天的等待中悄悄地过去了。
  中间,又发作了两次,不过,因为雪莲圣女独有的灵丹护心,比起之前的发作,竟是好了许多。
  不至于痛得揪心揪肺。
  抬头望天,凤狐的武功,也练到第六层了,他真的很用功很刻苦,日夜不停地练,只因为她。
  虽然她不是那种爱慕虚荣的女子,可是这种被男子如此用心护着宠着的感觉,却还是填满了内心。
  只盼着他赶紧练到第八层。
  也许,再次下山,她的心境,将是不同的。
  这些日子来,每日送饭,短短相处的时间,却让她感到了他不同的一面,人家都说凤狐的成就是因为残酷无情,但是她看来,他的吃苦,却也是常人所忍受不了的。
  而且他也并非如她当初所想的,那般冷酷无情,说起来,他这个人,却是比起一般人来着更注重情感。
  只是他太过骄傲太过霸道了,也太过偏激了,所以他只让人看到了他残酷的一面,当初她不能理解为何他的手下能够那般死心塌地地为他做事,曾经对于这一切的完全不能理解,直到这一段时间来的相处,还有静下心来思考,才发现,其实,有些东西并非眼能够看得全的。
  伸手接过雪花,忽然想起,这段时间,夜晚里,床头的他,就那么静静地望着她良久良久,而后离去,默然无语。
  他以为她背着墙睡不知道他的到来,其实她看得清清楚楚,之所以每次都背向着墙,是不想让他发现,她颤动的睫毛,还有装睡的气息。
  他每个晚上都会来找她,一站床头就是半个时辰,晚清不明白他在想着什么,只是,却似乎,心里,一天天地充实了起来。
  忽然,红书一脸震惊地从外面冲了起来,连她站在廊下也没有看到。
  “红书!”晚清看着她脸色大惊的模样,喊住了她。
  就见她看自己的脸色有些异样,有怀疑有慌乱,又于是问道:“红书,你怎么了?”
  “爷练功的事情,你知道多少?”她的声音,带着颤颤地问。
  只是说出来的话,让晚清有些莫名其妙,抬起清澈的眼睛,拉住了红书的手,问道:“什么知道多少?”虽然红书没有说出来,可是晚清看着她的表情,心中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难道凤狐练这武功,还有什么其他她们都不知道的弊端?
  “我糊涂了,怎么会怀疑二夫人是知道的呢!”红书说着居然哭了起来,失控地趴在了晚清的肩上,这个性情从来大大咧咧火火辣辣的丫头。
  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红书,究竟怎么回事呢?”
  “二夫人,您要劝住爷,让他别再练了,那个武功…那个武功…”红书说着说着整个人泣不成音了:“我刚刚听到那个雪莲派的门主在那儿练功时与她的贴身丫鬟聊到说…说那个武功男子练成之后,会变得不男不女的……”
  “什么!”想过各种情况,可是怎么想,也想不到,竟会有这样的武功,晚清一惊,将红书一拉,镇重地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哪会是假的,二夫人您也知道那个门主向来看着咱们不惯的,刚刚她在练功的时候,她的丫环就谈着说把独门武功交给爷的事,那个门主一声冷笑,而后讽刺地说出来的。”红书半带哭腔急切地道。
  晚清轻轻地放开了红书的手,心中,忽然有些凉凉地,忽然间,有些明白那一日,凤狐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前一日她去送饭,说起他练到了第六层了,他的声音中,有着开心,可是却有着一缕散不开的忧愁。
  而且还突然蹦出了一句:“看来上天总是待我太刻薄了,好不容易,你现在对我看法有所好转,可是却偏偏,还是注定不能在一起。你说我怎么活得那么痛苦呢!”
  她当时一直未能明白他的意思,她确实对他的看法有所好转,按理说,这应该是以后有机会才对的,可是为何他却说了句注定不能在一起呢?
  可惜当时一说起这个敏感的话题,心中就烦着,于是也没有去细想,此时一联想起来,似乎觉得,这一切,不谋而合了。
  匆匆地放开红书:“我去找凤狐,如若说冰雨雪莲,是以此为代价的话,这代价也太大了,纵然真得到了,我也不要!”
  “二夫人,您一定要劝住爷啊…”红书哭着喊道。
  迎着风雪,向着那雪莲圣地而去,晚清只觉得,前所未有的,通体遍寒。
  凤狐,你究竟当我上官晚清为何人,如果说我的命需要你来付出的话,那我又如何会愿意接受呢?
  直直走入圣地,寒意忽如其面而来,晚清轻轻地站在门内,看着那个在泳池中裸着上身,练着武功的男子。
  眼泪,就那么无止地流了出来,越流越狂,伸手去擦,却发现越擦越多越擦流得越急,汹涌如断了堤的洪水一般,似要把一切流尽一般。
  凤狐运完一周天,回过天,望向了晚清,本来还欣喜的脸,却在看到她泪流满面的模样是吓了一跳,一跃跳到了她的跟前,脸色阴黑如墨:“清儿,怎么了?是谁欺负你了!”
  咬牙切齿的模样,似乎若真有其人,随时面临着碎尸的情景。
  “凤狐,你告诉我,这个武功,男子练了,究竟有什么后果?”她的声音,带着哭腔,带着那浓浓的激动,散播了开来。
  凤狐一时没料到晚清竟然有此一问,一时,脸色变了又变,而后转为平静,只轻轻地道:“练成了此武功,就能成为天下第一高手,还能有什么后果呢?”
  凤狐一脸轻描淡画地道,可是他刚刚那变了又变的脸色,又怎么可能逃过晚清的眼睛呢!晚清冷冷地道:“凤狐,若然说我的毒解,是要用你的生命来换的话,我宁可不要,你总说了解我明白我,若然你真的是最了解我,就应该知道,这样得来的冰玉雪莲,我是宁死也不会服下的。”
  她郑重地对他道,这一番话,不是要挟,而是真真实实的。
  “你在说着什么胡话呢,哪里会有武功能将人练死的呢!傻了啊你!”凤狐一笑,手,轻轻地拉过她的手,可是心中,却在掂量着,究竟晚清知道了多少。
  分明这件事,他已经跟师傅说过,一定要保密的,绝不可让任何人知道,尤其是晚清,那么晚清又是如何行知的呢?
  这件事,是万万不能让晚清知道的啊!
  看着凤狐那故作调笑的脸,晚清眼眶又复润了起来,他究竟,还想瞒到何时呢!清清的声音,带着冷意:“没有武功会将人练死,可是却有武功,只适合女子练,纯阴内功,男子练就,会变得不男不女!”
  凤狐脸上一肃:“你听谁说的。”
  这一句话,也是肯定了一切,晚清只是坚定一笑:“谁说的根本不重要,而是你,不能再练下去了!”
  “这件事,我自有想法。”凤狐道,却同样是坚决的。
  “这不是你有无想法的问题,而是这个方法根本不可为之!”晚清气恼地道,想不通,凤狐为何就能如此执拗呢!
  素手,捉过了凤狐的手,轻轻地道:“凤狐,我知道你对我好,也知道你想解我的毒,可是,解毒的方法有许多种,也许,并非一定要冰玉雪莲才行,你想想,如若你因为为我寻冰玉雪莲而当真变成那副模样,叫我情何以堪呢?”
  “放心,我与师傅早商量过了,以我的内力,练到七层就能催得冰玉雪莲开,只要不练到最后一层,就不会变得如此,你放心。”凤狐一笑而道,其实,不练到第八层,只是不会马上变而已,但是全身充斥着寒冰神功至阴的寒气,迟早一天,还是会冲破体限的。
  只是,那已经是将来的事情了。
  “真的?”听着他的话,晚清还是无法全信,疑惑地望向了他。
  却见凤狐脸上全部自然的笑,看不出半分破绽来,于是她又问:“那为何前日你会说出那一番话来?为何说我们注定不能在一起呢?”
  “我的武功即将练到第七层,冰玉雪莲即将可得,你这个时候,却还未肯完全接受我,待到服下雪莲之后,你必会去找银面了,那时候,我就根本没有机会了。”凤狐直逼着她,轻轻地道:“难道,你愿意接受我?”
  听到他的话,晚清没有回答,只是觉得脑中有些乱乱地,只觉得,他的这一番话,似乎存了许多破绽,可是究竟是什么,她却是一时捋不出来,也不再说什么。
  情归卷 第六十六章 谁陷谁计
  看着在雪地上练武的雪心,晚清心中暗自凛了凛,终于走了出去。
  不管如何,她都必须,得到确切的答案,而最准确的答案,莫过于从雪心身上得到,没有多余的时间让她考虑,只能如此了。
  淡雅的脸色一变,变得带了几分尖酸刻薄愤怒不已,直冲向了正在练武的雪心,一把捉住了她,语气火大气冲:“雪心,不要以为你是雪莲派的门主,就能够随意污蔑别人!你怎么会是这种蛇蝎心肠的女子呢…”
  雪心未料上官晚清有此一招,吓得一愣,不过只是那一瞬间的惊讶,而后脸上又复从前的冷清,一把手,扫过晚清的手,盛气地道:“上官晚清,你疯了,在这儿瞎说些什么!”
  “你还想狡辩,你诬蔑凤狐,说什么他练成了你们雪莲派的武功就会变得不男不女,你敢说,这话不是从你口中说出的?!”晚清的声音更是尖锐冷冽,带着低低的咆哮,有种泼妇骂街之感,手更是再一次捉住了雪心的衣袖。
  一下子,惹怒了雪心,她的脸色一清,手又是甩了一下,将晚清的手甩开,心中却是一震,她确实说过这样的话,可是只对贴身侍女秋儿说过,又怎么会传出去的呢?狠狠地道:“你别再胡言乱语了。”
  “有脸说你怎么就没脸承认呢!”晚清却不给她回避的机会,又追骂着道,这一番行为,只不过是为了逼雪心说出真相。
  “我怎么没脸承认,上官晚清,看不出你平日一副娴静雅致的模样,原来使起泼来可比市井女子还要吓人,我是说了又怎样,我又没说假话!男子练成寒冰神功,确实会变成女子!”雪心冷冷地道,说完,还望着晚清嘲讽一笑,她早就看不惯他们二人了,只是不知母亲为何竟是肯将独门内功交给他,可惜她虽然极力反对,但始终是拗不过母亲,只能算了,此时说出,当时吐了一口恶气。
  “谁说会的,只要不练到第八层又能催开冰玉雪莲,如何会变得不男不女!”晚清一口反驳过去,言厉词狠。
  “呵,这你也相信,笑话一旦练了寒冰神功,就注定他必须变成女子,是,不练到第八层,不会一下子变成女子,不过那也是迟早的事情,一旦练得至阴心法,还想做男子!笑话!”雪心一语道完,长袖一撒,人一纵而去。
  只留得晚清,愣在了当场,她早就感觉事情绝非那么简单了,果然,凤狐还是骗了她,这个笨蛋,为何要做这样的事情呢!
  一转身,泪水撒于空中,凝成了晶莹的冰块,迎风奔向了雪莲圣女的寝室前……
  只见雪莲圣女端然盘坐于正座,手做莲花状,正在闭目调息,只在晚清进来的时候说了声‘稍等’,而后静然无音。
  望着那炉中袅袅上升的香气,晚清发现,第一次,她无法安然静坐,心中,百思千转,只觉得乱成一团。
  情绪良久,还是无法平息下来。
  终于,雪莲圣女开口了:“上官姑娘找我有何事?”
  “我只想求生女一件事,就是想法止住凤狐的练功我不要冰玉雪莲。”晚清坚定地道,其实,说出这一番话,她也不知道有用没用,可是,她却不能不一搏,搏在这个时候,仍是有办法止住这一场噩梦的。
  “你终究还是知道了…”雪莲圣女似乎半点儿也不惊讶,只是淡淡地说。
  不知道为何,晚清竟然有种她早就知道这一切的感觉。而且莫名,竟有种自己是陷入了什么圈套之感。
  抬起清眸,望向了她,眼中依旧明澈,心中,却存了个心眼,有些人,有些事,她看得开,并不代表,她对人毫无防心。
  “是的,我全知道了…所以,来求助于圣女,想求圣女,想法救凤狐,一个男子,若然变成女子,他这一生,也等同毁了。”晚清真切地道。
  “我知道,但是,现在已经晚了,有些事情,已经注定了,只怕我也是爱莫能助啊…”雪莲圣女缓缓地道,苍迈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倦意。
  “当真一点儿办法也没有吗?”晚清急切地问着,不知道为何,看着雪莲圣女老神在在的模样,她总感觉,她当中话中有话,并非如她所说的爱莫能助。
  雪莲圣女叹了口气,闭目良久,才似想起什么一般道:“也许,有一个办法,或许可行,只是这个办法,你们也许无法接受。”
  “什么办法?”晚清急问。
  “如果他将身上的至阴功力传出,由至阴身体的女子接收,那么他或许就没事了。”雪莲圣女缓缓地道,说完,睁开眼睛,望向了晚清。
  晚清心中终于明清了,原来,这一切,就是她的阴谋,为的,就是逼凤狐到这一步,然后,再将凤狐的内力,转为己有。
  至阴女子,除了她,就是她女儿雪心,很简单,只是一场小伎俩,不费吹灰之力,居然就得到凤狐雄厚的内力,她的如意算盘,打得果然是精妙。
  可是虽然知道她的目的,晚清却没有表露出来,以雪莲圣女这种如此富于心计的人,不得不小心应对。
  于是软软一笑,有些无力:“或许,这也只能是唯一的方法了,至少,能够救下他,至于武功没了,以后还能再练的。”
  对着雪莲圣女无力一笑,而后道:“多谢圣女的指点,晚清告退了。”
  …………………
  一路没有停歇,直接奔向了雪莲圣地寻找凤狐。
  静静地坐在了旁的石上,等着他练完。
  心思,却已经飘散不知何处,茫然地望着那一墙平滑,沉浸于一种无边的心境中。
  “怎么了?怎么一脸失魂落魄的模样呢?”凤狐一练完功,就见晚清坐在石上默然不语,两眼无神地注视着前方,于是牵住了她的手,问道。
  晚清无神的目光转向了他的脸上,那张俊颜,为何就看不出半分却步呢?
  实是她不明啊!
  “我最恨人家骗我,可是你还是又骗了我。”晚清轻轻地道,望着他的眼睛,不给他闪躲的机会。
  凤狐心中一抖,似乎明白了什么,不过还是僵持着道:“胡说什么呀你!”
  “寒冰神功,一旦男子练上,就算不练到最后一层,迟早也是会变成女子的!”晚清冷冽的声音怒喝道。
  “你听谁说的啊?”凤狐还想着要坚持什么。
  晚清却是脸一转,泪已经无止地流了出来:“雪莲圣女也承认了,你还想骗我到何时呢!”
  “清儿…我…”凤狐轻轻地抱住了她,却不知道如何说才好,他的一切,只是为了她好,只要能救她,什么他都无所谓。
  “你想说你是为了救我,可是你可曾想过,如若我的命是因此而得的,我活着,难道就能开心吗?”晚清扯着他的手臂,哭得无力:“凤狐,你永远都是这么霸道,不顾及别人的想法,自己想着什么就是什么,你就不曾想过,你的这一番牺牲,我如何又能够心安理得呢!”
  说着说着,哭得整个人趴在了他的怀中,手止不住地打向了他,似乎如此,就能让她好一点儿一般。她好乱,已经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是…是,都是我不好,以后,我不会再如此了,以后,不会再如此了…”凤狐将她挣扎着哭泣的娇躯拥在怀中,轻轻地安抚着,他就知道,她若知道了,一定会受不了的。
  “可是现在怎么办呢?雪莲圣女说过了,唯一的办法,就是你将武功传给至阴女子,这样,你就没事了…可是这样的话,你多年的功力,也就没了…”晚清哭着道,其实她更想说的是,虽然是中了雪莲圣女的计,可是她还是希望,他能够没事,就算没有武功也好。
  凤狐凤眼一转,忽然,望向了内室的一壁,只是匆匆一眼望过,似不经意闪过一般,可是眸间在转过之后,露出了一抹,只有在商场应对J商时才有的凌厉眼神,如一只充满了气劲的狼一般,带着反攻的凶狠与狡黠,不过很快就闪了过去:“这不是很好吗?用我的功力,能够换得你的一命,这应该算是很划算的了!只是你将来不要嫌弃我不识武功保护不了你才是呢!”
  听到他的话,晚清的心,忽然有种感动的无法自控,只是紧紧地抱着他,泪落泉涌,她想,一个男子,能为自己如此付出,也许,早就不是她能够控制得住自己的了。
  “凤狐…谢谢你…”晚清哭着道。
  凤狐却将她的身子轻轻地扳正面向了自己,而后又一次追问道:“那你可会嫌弃不识武功的我呢?”
  晚清轻轻地摇了摇头,不明白,都这个时候,他居然还注重着这个问题。
  “那就是说,你愿意接受我了?!”凤狐高呼一声地抱起了晚清,旋转了起来,心,开始飘扬了起来,不管如何,他总算,能够,再一次,打开她的心房,以后,他一定会用心地把她的心房填满的。
  情归卷 第六十七章 催得花开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一直陪着他练着寒冰神功。
  终于,在七天后,他微笑地站在洞外等着她。
  告诉了她这个既是开心也是伤感的消息:“我已经练到第七层了。”
  明日,就要去催冰玉雪莲开花了,心中,却开始乱烦了起来,那种强烈的不安,开始侵蚀着她的心。
  “怎么了,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我这么辛苦才练到寒冰神功,可不是为了看你臭着一张脸儿的呢!”凤狐轻笑着道,心中明白她的心思,可是她不必如此的,他都能想得开,她何必担心呢?一切,都是他甘之若饴的。
  “明天…”晚清欲言又止,一个身怀绝技的人,忽然一下子没了武功,他此时说得轻巧,当真那个时候,当真在遇上危难的时候,真的能不后悔吗?
  这一番话,她问不出口。
  可是,闷在心中,却哽得厉害。
  “明天,你就能解去那烦人的火寒毒了,再也不用受那发作的苦了,记住,这是我凤狐这辈子做得最不后悔的事情。”凤狐一笑而道,凤眼中,全是坚定。
  “对了,清儿近来的武功练得怎么样了?”凤狐不经意般问道。
  晚清弯眉而起,带着几分羞赧,虽然她已经很努力了,可是因为火寒毒的渗体,自己的身体情况已经糟得不能再糟了,尽管很用心去练,可是气力不足,内功薄弱,所有的招式,也只是花花招式而已,只能舞着好看,可是,却发挥不出真正的威力来。
  比起之前银在教她的时候,还要差得多。
  “红书教得很好,不过我资质太差,练得不怎么样。”婉约地道。
  凤狐却是一笑,似乎所有的一切他都了然于心一般:“你只是因为身体太差,又没有合适的内功心法练习,只习些拳脚刀剑上的花拳绣腿,自是不怎么样,待你的火寒毒解了之后,一切就会不一样了。”
  凤狐若有意味地道。
  晚清一点头:“嗯。”自从踏出江湖,她渐渐也明白了武功的重要性,她不求伤人,只求能够保护自己,不拖累到他人就足够了。
  轻轻地牵住了她的手,指向了天空中那一轮皎月:“看,这月色如此美丽,清儿这般忧郁的模样,岂非辜负了这良辰美景。”
  “不如,我们来吟诗如何?”凤狐忽然兴致将来,兴奋地道。
  晚清偏过头,清澈眸中带着月色,问道:“如何吟法?”
  “今日凤某就斗胆与云国才女比试一番,借着月色,我们吟带月的诗句,看谁能吟得多,一人一句接如何?”凤狐戏谑地道,薄唇弯起,映着明月皎洁,看起来竟是带了几分出尘,难能的笑意,让人目光留恋。
  晚清薄唇轻启:“好,那我就来一句,明月皎夜光,促织鸣东壁。”
  “我的是:明月何皎皎,照我罗床帏。”凤狐一笑而道。
  “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
  “更深月色半人家,北斗阑干南斗斜。”
  “尘中见月心亦闲,况是清秋仙府间。”
  ……
  晚清号称才女,绝非浪得虚名,一串串的诗,随着她玲珑的声音,缓缓地飘出,软软地,幽幽地,断不绝口。
  而凤狐,却也是不弱半分,看他平日商行天下,武霸群雄,可是吟起诗来,竟是才子之姿。
  狭长凤狐望着眼前的女子,俏眉弯唇,笑得薄然带味,那么清纯雅致,心中生出许多感叹,总算虽然错过一时,总不至于是一世。
  听到她吟一句尘中见月心亦闲,况是清秋仙府间,他轻轻地执起她的素手,缓道:“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目光温柔如水,带着浓浓的爱恋与情意,让人深陷于其中。
  晚清的心,开始不规则地跳动了起来,心中,腾起了一丝丝的热气,蒸得人也火了起来,不由庆幸此时是夜色掩盖,才能掩去脸上姿色,若不色,红躁的脸,必露无疑。
  凤狐心中狂马乱跳,有些絮乱,少年心情今时现,那种狂乱,让他,轻轻地,轻轻地,将薄唇,凑向了面前的女子。
  两唇相印,任这时是雪花飘扬,凉意无限,可是两唇梁身却是火热如潮的,那是心的力量,让他们火扬了起来。
  唇间辗转轻吻轻点,舌尖,不由自主地轻轻地滑入了女子的香檀中,汲取着她口中的温香,那么甜那么软,让他整个人也飘了起来。
  轻咬细啃,轻磨软吻,带着情投意合间的无可间替。
  晚清整个人,开始颤抖了起来,有些不由自主,有些慌有些乱,有些不知所措,还有着,害怕。
  这样的接触,从未有过,那样温柔地让她想靠近,可是从前的记忆又翻江般涌了出来,心中一惊,想也未想,双手一撑他的胸口,用力一推,将他真个人推了个踉跄。
  推过后却又有些不知所措,手停于半空,拉他也不是,收回也不是,就那么僵着。
  凤狐的心中有些受伤,不过却还是装的若不在意,轻轻地将她的手一拉:“我真是猴子心性!”
  说着将她轻轻地拉至怀中。
  温暖的怀抱。
  两人紧紧相偎,就是一个夜晚。
  破晓时分,温度最低,最是适合催花了,凤狐轻轻地拉起了晚清,向着圣地而去,此时雪莲派中人皆已经守在石门之外。
  见到凤狐的到来,雪莲圣女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只是领了他们二人就一路向雪莲圣地走进去。
  一时去,遍身的寒气空袭而来,比起凤狐练功的地方,还要冷得许多。那种刺骨的寒气,让人连皮肤也开始疼了起来。
  只见圣地四名雕琢了朵朵雪莲,或含苞绽放,或是初蕾嫩绿,或是开得灿烂美丽……各种姿态比比皆是。
  透出了一种雅幽精致的华丽的美,那么纯洁明净,让人似乎连呼吸也不敢大声了起来。
  圣地中间,有着一个小小的池子,池中水汽滚滚,如烧开了的热水一般,可是晚清却明白,这一定是极度寒气逼起的。
  一株雪莲静静地飘长于水中,翠绿的叶子敞开如扇,一个小小的花蕾树于当中,只是这雪莲的花期为时让人恼心,居然要极寒时分才能开放。
  “这便是冰玉雪莲,只是这花蕾尚且稚嫩,若无寒冰神功的催开,而又无极寒冰降天,百年不开。”雪莲圣女缓缓地道,而后轻轻一转身向外而去:“你自己运功吧!我到门外为你把守着。”
  “多谢师傅!”凤狐郑重地道。
  见雪莲圣女步出,转身对着身后的晚清道:“你先到一旁守着,我运功的时候,会极寒冷的,你会受不住的。”
  “嗯。”晚清轻轻地点头,而后撤向了一条大柱后面,避开了正面。
  凤狐见晚清走开,走近雪莲,而后在一旁盘坐起来,手一翻一覆,开始运起功来。
  忽然,寒气由他的身体漫向四面八方,晚清只觉得全身有如置于冰窖当中,想不到,这寒冰神功竟是如此神威,难怪后来凤狐一直不肯让她随意进去内里看他练功,原是这般地冷。
  冰气四起,如凝了天地间的寒气一般,凤狐猛然暴睁,如魔令一般,忽然,暴喝一声,手挥开向四面八方一挥,再凝回来的时候,只见两手之间,凝成了一个小小的如风暴般的气团。
  凤狐大汗直淋,咬牙紧齿间,那风暴球体越来越急越来越急,终于,在看着快要顶不住的时候,凤狐又喝了一声,将那雪风暴球向着雪莲池中一推而去。
  只听得轰地一声响。
  冰块破裂之声响起。
  颤抖的晚清向着内里望去,只看到了一幅绝美的情景,自凤狐的双手推去,凝成了一条长长的冰柱,直连接着那冰玉雪莲,而冰玉雪莲,融于一团透明薄冰当中。
  那小小的花蕾,开始缓缓地绽放着,一寸一寸,每一个变化,竟是与墙上所雕的一模一样,那般美妙而神奇。
  不过一刻钟的时间,雪莲花已经开放得灿烂美好,凤狐缓缓回功,而后手轻轻一招晚清:“快过来服下。”
  晚清跑了过去,看着那雪莲半响,却没有伸手去碰,只觉得这一份圣洁,让人心生怜惜。而凤狐,却是眸光一闪,修长的手似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摘过雪莲,直接送入了晚清的口中,雪莲离体即成了一朵通体透明的冰一般的花朵,日莹如玉,果不愧冰玉之美名,一入温口,即化成了一流幽香而清凉的水气,直达腹中。
  晚清还未恍惚过来,雪莲已经进了腹中。
  这时,身后响起雪莲门主冷冽的声音:“手脚倒是挺快的!”
  凤狐冷哼一声,却不作答,又盘坐调起气息来。
  晚清总算明白,他为何那般迅速了,只怕若是迟了,这雪莲就难入腹了。
  一番调养气息之后,凤狐忽然拉起了晚清,直奔向外,雪莲圣女不及他忽然而来的举动,有些错愕,可是在错愕之后,才惊呼道:“凤狐,你要去哪儿呢?!”
  凤狐的声音扬长而道:“我要陪着晚清去踏雪寻梅……”
  声音中,带着飞扬,带着畅意…那样地动人那样地美好……
  情归卷 第六十八章 美色惑人
  穿过一片片白茫茫的雪景,一路飞驰,也不停歇半会。
  那模样,哪像是踏雪寻梅,怎么感觉,都像是在逃命一般,晚清心里想着,脸颊冷冽的风刮得微带着疼,不过她却没有吭声。
  刚刚整个过程她回想了一番,隐隐间,似乎明白了什么。
  一直在穿过了不知几个山头之后,凤狐终于停了下来,脸上笑意如花,似是得了什么便宜事情一般。
  晚清轻嗔:“你这哪像是带我踏雪寻梅,怎么感觉都是在逃命呢!”
  “本来就是在逃命!”凤狐一笑而道。
  “哦?”果然应了心中所想,晚清一笑,难怪他怎么感觉也觉得凤狐不是那种会让人赚便宜的人,果然如此。
  那一日见他应得顺当,原来也不过是在骗人的啊!
  只是…只是转而一想,他的至阴内功若不传出,他的身体……
  脸色刹时变得雪白,担忧地望着他。
  而凤狐只是一笑,手,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柔荑,掌心相贴,是心灵的交汇。
  “放心,万事我早做好了打算了!雪莲圣女以为我练了寒冰神功,无奈之下,必是要将全身内功传给她的女儿的,可是她却是机关算尽太聪明,算错了一步,我凤狐是何等人,若也是当真诚心教我武功或许我还能将武功传给她,只可惜,我最恨的就是别人在我身上使心计,当我是白痴般使!我就非要让她常常一无所得的滋味!”凤狐薄唇微微弯起,带着邪魅带着丝丝的J诈,让人不由心底也发了毛。
  晚清有点替雪莲圣女感到悲哀,什么人不好骗,偏偏撞上了这个云国一号J商,岂非是班门弄斧。
  “可是,你的身体…”虽然他逃出了雪莲圣女的计谋,可是终究难逃得开啊!难道他真想变成女子?她心底有些难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