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失身为妾〗第53部分

过。
  “放心,要将武功传出,也不一定非要传给她的女儿的,雪莲圣女只以为只有她与她的女儿一直于阴潭中习练寒冰神功,已经是至阴之躯,却不知道,其实你如今,也是至阴之身了!”凤狐一笑而道。
  “什么?我的身体,何时是至阴之躯?”晚清有些错愕,她的身体,从来都不是至阴之躯的啊!
  “在之前也许不是,可是今天开始,你就是了,冰玉雪莲,至冰至寒至纯至阴,服下的人,血液能解百毒,而女子服下,更是能够益寿延年,而且还能冰玉其肤,化为至阴身躯,这就是传说中的冰玉雪莲!也许是雪莲圣女忽略了,也许是她根本以为我不知道这件事情,所以才会如此放心,给了我们如此轻松逃脱的机会。”凤狐一笑而道。
  “只是…”凤狐一笑而道,说完,脸色有些尴尬与几分为难。
  不知道为何,那表情看起来,竟有几分撒娇的味道,让晚清的眼珠子也瞪大了:“怎么了?”
  “只是我以后没有武功,只怕清儿会更是嫌弃我的…”他的声音,带着丝丝沙哑,听起来,当真有几丝忧伤的感觉。
  晚清一把捉住了他的手:“你当我上官晚清是何人,我岂是如此忘恩负义之人,你为了救我,不惜牺牲二十年的功力,我感动还来不及,又岂会嫌弃你!”
  “当真?”凤狐望向了她,带着强烈的气息。
  “当真。”晚清重重地点了点头,只是为了让他知道,她,不是那样的女子。
  “那清儿…以后可会保护着我不受伤害?……”凤狐又轻轻地道。
  只是这语气,听起来,倒像是女子在向男子寻求保护一般,寻求一生的承诺一般,晚清望着他一脸有些不知道如何回答。
  凤狐见她没有回答,轻轻地转过头,幽幽的声音带着沉重:“其实如我这般恶人,死了也是活该,要清儿护着我,实也是为难……”
  这一番话,入了晚清的心坎上,不知为何,酸酸地,于是轻轻地扶过他的肩头:“我会一直保护你的,直到你不需要保护为止。”
  “真的?”不敢相信的语气带着飘忽,只是男子背对着女子的脸上,却勾起了浅浅的浅浅的得逞的笑意,那样薄,却那样得意而掩不住。
  “真的。”他愿意为她这样付出,而且将来她的武功也是他所传的,保护他,本来就是很应该的。
  “谢谢你,清儿…”凤狐猛地转过了头,将晚清一把抱住,紧紧地紧紧地,不留一点缝隙。
  不知为何,在他将自己抱住的时候,晚清心中,划过一丝丝怪异的感觉,总觉得,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可是又不知从何说起。
  只觉得凤狐的话太奇怪了。
  他那样强势的一个人,又岂是那种会因为不识武功而变得软弱的男子??
  心中疑惑虽深,可是却被他的付出所盖住,不及细想。
  “对了,红书他们怎么办呢?我们逃了,雪莲圣女必会为难她们的啊?”晚清问道。
  凤狐一笑:“放心,她们等人,早在今日晨间就飞速下山了,只怕到了傍晚,已经能够赶到山下了。雪莲圣女一直暗中监视着我,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恰恰是她这一番监视,肯定是我心中的猜测。她以为我一直在她的监视下,却不知道,我早已经暗中命令黄棋安排好了一切。”
  “那我们赶紧下山去吧?”晚清催着道,尽早与众人回合,才能少一份危险,多一份安全。
  “不急,我得赶紧将内力传给你,若不然,过了今天,只怕真要出现异变了,今天催花时我用尽了全力,早就突破了第八层。”凤狐轻道。
  “可是在这儿?”晚清环顾了一番四周,无遮无盖的,若是传功到一半,雪莲圣女的人寻来可怎么办呢?
  “放心,这个地方十分安全,我早就算过的了,你看…”凤狐指向了山脚处,那儿有一个小小的洞丨穴,若不仔细看,还看不出来,因为洞口被冰封住了大半,透过冰墙,才能看到里面:“我们进去里面,我用寒冰神功将洞口封起,外面自是看不出是洞丨穴,我们就可以放心地传功了,而且我也让黄棋她们做了手脚,让雪莲派的人误以为我们已经与她们会合了,那么她们的主力必会去追她们的。”
  “走吧!”拉过晚清的手,手轻轻一拍,拍碎了洞口的薄冰,而后拉了她一起走了进去。洞丨穴极深,黑暗中透着薄薄的凉气。
  凤狐在进去之后,双手一挥,寒气飞纵,只不过一眨眼间,洞口已经结了大量的冰块,完全遮住了外面的光线,只剩一片阴暗。
  走到了最里处,已经伸手不见五指,凤狐的声音带着暗哑轻轻传来:“晚清,传功的时候,我们要坦诚相对,你…可愿意?”
  黑暗中,女子的脸,煞时如点了火一般,热气直腾,声音轻轻地小小地,如蚊子一般低咛:“嗯。”
  “你放心,这么暗的,什么也看不见的。”凤狐轻轻地安慰道。
  只是他不知道,他不说还好,这句话一说出,晚清却是顿感更加脸红气躁,暗夜中眸光一转,微瞪了他一眼。
  而她却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皆在凤狐的眼皮底下,一个武功高深的人,眼力自也是不凡,能在黑暗中行动自如,晚清看不见的光线,他却能模糊睹得一二,刚刚就是怕晚清担心,才会说了那一句话,却不料换来她微嗔一瞪,心下有些摸灰鼻子之感。
  两人静坐了下来,而后开始脱去衣服,只听得悉嗦的衣服脱掉声音,晚清摸了摸身上那因为寒冰而生出的鸡皮疙瘩,身上不停地抖了起来。
  凤狐虽然很想制止一双眼不往她身上望去,可是两人紧紧相对,眼睛睁开便能看得见,还有她身上那淡淡的荷花叶香气,不停地飘入他的鼻中,捣乱着5他的每一根神经。
  忽然,心中佩服起柳下惠来,是如何能够坐怀而不乱呢?为何他已经凝心聚神,却还是无法聚集自己的心神。
  当真是美色惑人心乱啊…
  暗叹了一声。
  晚清听到黑暗中的叹息声,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凤狐尴尬一笑,而后问道:“你准备好了没有?”
  “我准备好了,要怎么做呢?”晚清问道。
  “你只须放松身心,全神贯注,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能分身,眼观鼻,鼻观心,气守丹田,我会为你打通任督二脉,将内力灌入你的体内,到时候你的身体可能会很疼痛,而且还有极冻之感,但是你只能忍耐,只要内功一旦传过,就会没事的。”凤狐慎重地道,不过对于晚清,他是放心的,晚清的忍耐力,可是一般女子难比的。
  “我会的。”晚清微微地闭起眼睛,而后按着凤狐所说,做到静心凝神,无人之境…
  凤狐见她领悟了,于是一运内力,手轻轻一拍,拍向了她的两肩胛处,肌肤相贴,却已经不敢再有半分遐念,凝心定神,手掌连拍她八大丨穴位脉向,打通了她的任督二脉,而后力气相推,开始将内功传输过去。
  情归卷 第六十九章 黑暗乱人心
  时间慢慢地过去着,黑暗中,两人传送内功,内气相融,幸好凤狐选的这个地方确实够隐匿,而且他设下的圈套也太精妙了。
  雪莲派的人只以为他们是与黄棋等人一同逃跑的,于是在一批人马全追下了天山去了,而只有少数人马还在天山内搜罗着,不过也在傍晚的时候,全部返回派中了。
  时间一刻一刻地过去了,终于在午后时分,内功传达完了,凤狐虚弱地一手撑着地,另一只手,轻轻地扶着早已经因为过多承受内力而暂时昏厥了的晚清。
  只可惜他此时也是周身无力,连拾起衣服为她穿上的力气也没有,唯有轻轻地搂着她,带着暧昧,静静地等着她醒过来。
  靠在墙壁上,没有了内功的支撑,只不过一会儿,全身已经开始止不住地颤抖了起来,墙上结了薄薄的冰,肌肤贴在上面,犹如针刺一般,久了,就开始麻了僵儿,而后是剧烈的寒意从四面八方渗入体内。
  这时,昏迷中的晚清幽幽转醒,睁了睁眼,朦胧间望了四周,短暂地失神片刻,而后回忆起了昏迷前传功的事情。
  一抬头,就看到将自己抱在怀中的凤狐,黑暗中,他的眼睛亮如晶,那么两簇小小的火苗,让她吓了一跳。
  ‘噌’地一下子退开了一尺之外,而后又觉得自己反应太过激烈了,一时脸颊红热,这才想起自己是身无一物,赶紧拉过一旁的衣物,黑暗中,胡乱地穿着一通,也不知是否真因为太暗,还是自己太过紧张,居然左右穿不正当,两袖子半响找不到。
  越是急越是尴尬,越是拉扯不到衣袖,忽然一用力,只觉得熊熊内力直穿过血脉,直达手掌。
  于是,衣物应声而裂。
  看着眼前一切,自己竟是有些哭笑不得,抬眼望了望凤狐,又望了望衣服……
  她虽然拥有了他的内力,可惜她先前武功并不高,此时没经训导,根本无法自由地发挥,所以,她刚刚无意间用力去扯开衣服,却未想到弹及内力,内功一应而发,于是衣服才会应声而破。
  凤狐静静地看着她,这个时候,身上的力气总算是回来了,看着她一脸紧张尴尬的模样,又是气又是好笑。
  能看的地方他早就看透了,她这般紧张遮掩,已经为时太迟了吧?
  而且平日里如此淡定的女子,遇到这样的事情,居然会无措至此,让他心中更升起怜爱,温柔的眼眸,在黑暗中,凝视着她……
  黑暗中,她的脸看得并不真切,可是,他纵然闭上眼,此时也能感觉到她的美丽,那带着清澈泉水的眼眸中,珠子如小鹿斑紧张,小巧的唇角,一定是微微地轻抿,带着几分微恼…一定是极诱惑人的,那朱唇半点红,娇艳似水的模样。
  身上,腾起了不寻常的热气……
  手,轻轻地伸向了她……
  唇,带着几分期待…带着几分害怕…带着几分慌张…轻轻地…轻轻地靠向了她……
  晚清望着那越来越靠近的俊颜,心中,似乎有些明白什么,可是慌乱的心,不停跳动着,止也止不住,思绪,也开始一片空白了……
  是因为洞内太黑,还是因为什么?她,竟然,忘记应该拒绝眼前的男子的…
  见她没有推开他,凤狐心中喜悦犹如含了蜜般…温热中透着薄薄凉意的唇,试探地吻住了她的香檀,轻轻地辗转地…
  晚清有些慌乱有些无助,手,只是用力地拉着手中的衣物,却没有,推开眼前的人,只是任着他,在她的唇上恣意而为。
  凤狐见晚清没有抗拒的举动,于是渐渐地,加深了这个吻,如蛇般灵活的舌,是他一生寻觅的最终地点…
  一只手,轻轻地环过她的肩膀,扣住了她的后脑,加深着这个吻,心中的火,如被点燃一般,无法克制。
  他的吻,越来越狂烈,越来越激荡,带着他一贯的霸道与傲气,如狂风般,似要吞食着眼前的娇颜。
  晚清怎堪他如此的挑逗,早已经瘫软在他的怀中,娇气轻喘,带着无助,如薄舟行于浪中,只能捉着他的手臂,让自己不至于完全溺毙…
  身体,不停地颤栗起来…
  娇吟声,轻轻地传出…
  忽然,这一声娇喘,吓了自己一跳,眼睛睁开,似乎出现了短暂的清醒,明白自己在干什么,也知道,自己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推开他的…
  于是手,轻轻地挣扎着…
  可是,此时的凤狐,欲火已经被点燃,又如何能够停得下来,右手,用力地按住了晚清的后脑处,左手,轻轻地贴向了她的背,唇间的吻,更是疯狂更是狂野…
  渐渐地,晚清也软化在了他的一片热情中…
  温热的唇,吻遍了香玉檀口每个角落,又缓缓地移向了她的眉她的眼,她的额间,而后轻轻地啃咬着她的耳珠子,那圆滑之感,让晚清,起了一种颤栗,身体不由自主地抖了起来…
  他的唇,却似有魔力一般,由着耳珠子处,缓缓地,吻向了女子敏感的颈窝处,她微微耸起的美人锁骨,均匀而纤细,让他沉醉无比…
  洞外,飞雪翩翩…
  洞内,激丨情无限…
  这是他与她之间,真正的第一次……
  真正的第一次,身与心的相交……
  ………………
  再次醒来,已经是夜晚时分了,晚清轻轻地移了移身体,却是全身燥热了起来,想不到,他与她之间,居然真的发生了…
  拿起衣物,缓缓地穿了起来,心,却无法平静。
  凤狐轻轻地拉住了她穿衣的手:“清儿…”
  “怎…怎么了?”尽管是黑暗中,根本就看不清彼此的眸眼,可是晚清,却还是不敢,直接面对着他,仿佛,自己就是那么赤裸裸一般。
  “我想,我这辈子,都逃不开你织的这一张网了…”带着磁性的声音,温柔地吐出,一双凤眼,在黑夜中,闪着光芒,如夜间的狼般,直盯着眼前的女子。
  良久,她却没有出声,忽然,有些不知如何回答才好。
  终于,轻轻地回道:“是吗?”声音,淡淡地,凉凉地,仿佛不带丝丝的情感一般,那么干净,让凤狐有些怀疑,刚刚与他激丨情欢爱的女子,不是眼前的这个女子了。
  分明,她刚刚还带着积分羞赧与娇柔,可是怎么一眨眼间,又回复了平日里那淡定的模样,虽然她淡淡如风的模样他喜欢,可是他更喜欢,她不胜娇柔的模样。
  摸摸鼻子,有些无趣,如此深情的话,居然换她一句如此淡漠的话,还真是碰了灰了,好,他就再加深一点儿,看她如此故作镇定:“是真的,这辈子,没有你,我怕是不下去了。”
  “这儿这么危险,我们还是要趁是天色昏暗赶紧下山,毕竟这儿无遮无盖,极容易被发现,这洞中又无食物,躲得一时,也躲不过几日,还是尽早下山安全。”她这儿深情地表达着自己的情意。晚清却已经穿戴好身上的衣物,幸好刚刚扯坏的是内衣,所以穿上,还不怎么样,她仔细地望着洞外的迹象,根本就没怎么注意着凤狐的话,只是紧张地道。
  凤狐一听,脸黯了大半,想不到,他如此深情的话,她却是听若未闻,只管着逃。一扭身,他沉闷地穿戴好衣服,却是一声不吭。您下载的文件来自:w w w.2 7 t x t.c o m (爱去)免费提供,更多好看小说哦!
  过了会儿,晚清终于发现了凤狐有些不对劲,于是回头问道:“你怎么了?”
  他却是一怒,忽然将她凑近的头狠狠地一揽而过,火热的唇,带着惩罚的性质,狠狠地吻住了她的玫瑰花唇。
  唇间啃咬不放,吻得晚清险些喘不过气来,以为自己快要昏厥过去了,这才用力地推开了他,素手,抚上自己被他吻得有些火辣红肿的唇,脸上薄怒:“凤狐,你当我是什么!”
  “你就是我的女人!”凤狐也气愤不已,恨恨地就喝了过去。
  晚清眸中闪过一丝难色,‘女人’二字,让她想起了她只是他的妾,想起了曾经的事情,怒容一转,冷如冰的声音轻飘飘地传过:“今天下午的事情,不代表什么,只不过是一男一女,干柴烈火,并不是什么大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我,也不是你的女人。”
  她的话,狠狠地刺伤了他的心。
  他以为,她已经接受他了,可是没想到,她居然还是没有真正地接受他,那么她下午为何…为何要与他…难道,真的只是一场情欲吗?
  受伤的眼,微微地闭起,再次睁开,已经淡去了许多情绪:“上官晚清,你真狠!”
  她没有开口。
  她真的狠心吗?
  或许吧!
  她必须保护好她自己,所以,她必须狠得下心来。
  心中,微微地酸楚…如长流,漫过了胸口…
情归卷 第70章小小心机-第71章居然如此
情归卷 第70章 小小心机
雪山的夜,带着一种深深的宁静、冷冽。
而一前一后行走的两人,身边笼罩的气氛,更是冷冽如冰,仿佛隔着一层不化的冰一般,形成了一股不寻常的气流。
凤孤一脸傲然愤气,只是走在前方,也不回头看一眼晚清,而晚清,只是缓缓地走在后面,什么话也没有说,看着凤孤一脸受伤愤怒的模样,她也觉得,自己刚刚的话,似乎说得太重了。
可是,不这么说,又能怎样说呢?
两个人的相处,需要 的东西,太多了,而他们,还没有拥有这一切……
而凤孤,是越来越愤怒了,却是无处可渲泄,只能瞪着一双凤眼,直望着前方,一路不停歇,一个只剩下两成功力的人,偏偏行走得这般快,而且还不停歇一会,却丝毫不感到一丝丝的累意。
倒也是奇事。
谁能知道,他只不过是因为心里赌的一口气,无处可泄呢!
…………
木哈耳日日于天山脚下等着,终于,在看到那黑墨长衫的男子时,红扑扑的脸上露出了喜悦的笑容。
撇开腿子,直奔向了凤孤,口中那甜甜的声音喊着:“凤大哥,你们回来了!”
凤孤看到木哈耳,薄薄一笑,应道:“嗯。”
差点儿答应了她,下山的时候要 来见她的,幸好是在这儿遇上了,若不然,他可能会直接回云国了。
对于不关心的人,他向来做不到用心。
可是偏偏,他用心的人,却偏偏对他不上心,眼睛移向了身后的女子,女子一身雪蓝长袄,却依旧显得清丽怡人,白皙而干净的脸上,永远那么淡定而沉默,为什么,她就不能为他而疯狂一次呢?
这样冷静淡定,真的好吗?
“凤大哥!”木哈耳看着凤孤转眼盯着上官晚清,心中不悦,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一把拉过凤孤的手,急道:“凤大哥,你们赶紧上我家里躲躲吧!最近雪莲派的人都在找你呢,莫在这儿让她们给看到了!”
说着间已经是拉着凤孤向着内屋而去。
晚清跟在后面,心中,居然有些不是滋味。
一种从未有过的滋味,在心中发酵着,只觉得,看着木哈耳拉着凤孤的手,十分不开心,心中竟有种冲动,想要去拉开那一只碍眼的手。
可恨的是凤孤竟是任由她拉着,也不撒开。
可是她,又为何要介意这些呢?
恼怒的心里让她只能冷着颜,跟在他们后面,却不能做任何的事情来。
又一次,他们回到了上次来的那间小木屋内,只是这一次,坐在木屋内唯一一张床上的人,不再是她,而是凤孤。
看木哈耳,一把将他按坐在床上,而后体贴地道:“凤大哥,你一定饿了吧?雪上上没什么好吃的,看你都瘦了,我去给你弄点儿吃的来。”
说着已经一蹦一蹦地跑了出去,而从头到尾,她却只是像一个透明人一般,立于一旁。
看着木哈耳的模样,心中有些暗叹,凤孤的魅力,还真不是普通的大呢!她也没见凤孤对木哈耳如何一副情意,倒是小姑娘,已经神迷颠倒了。
只是不喜欢就应该拒绝,可是凤孤这幅模样,迟早是要害了人家小姑娘的啊!
“你喜欢她?”不知为何 ,这句话,突然就从口中说了出来,一出口,自己也给吓坏了,这是怎么了,怎么问出这样的话来,可是话已经出口,要收回,似乎已经太难了。
凤孤狭长的凤眼望了她一眼,意味深长的模样,薄唇轻轻勾起,分明听出她语气中带着淡淡的酸味儿。
心中狂喜,可是脸上却是纹丝不动的模样。
只是一双眼睛,如有所思地深深地望着她,却不开口。
晚清一时骑虎难下,于是接着解释道:“我只是想说,若是不喜欢,就别招惹人家小姑娘,伤害人家。”
这话,似乎有些越描越黑之感,她似乎没有什么理由去过问他的事情的,
尴尬之色渐渐升起。
谁知凤孤却是薄唇一笑,居然也不为难她,只轻轻地道:“我知道了,今晚在这儿住上一晚,明日我们就赶路。”
“嗯。”晚清微微低下了头,却是心里头暖暖的,只因为他的这一句话。
如此莫名其妙的感觉,让她有些错愕,却并不反感。
这时,木哈耳正好端着一碗热汤正要走进来,才到门外,这句话就直直地飘进了她的耳中,脸色变了又变。
凤孤,是她长这么大以来,第一个爱上的男子,她不懂得其他。她只知道阿爹说的,喜欢,就要努力争取,所以,她不能让凤孤离去,因为这一走,只怕就是永远没有机会了。
可是,应该怎么办呢?
掂量再三,终于,狠下心来,在胸口处,陶出了一个像是野兽的牙一般的东西,而后从里面轻轻地,拨开来,到出了星点儿的粉末,而后,倒进了汤里面。
脸上的神色,稍作平静,而后缓缓地走了进去,一笑,直接拿给了凤孤:“凤大哥,这是兽肉汤,味道有些腥,不过却能暖身子,你赶紧喝下去吧!”
“让晚清喝吧!她身子单薄。 ”凤孤转眼看着晚清一眼,一笑,而后道。
木哈耳一听,脸色微微一变,知道:“我这个是做给你喝的啊!”
“不必了,我喝不惯腥味的东西,等会让木姑娘陪我去厨房,我煮点儿清淡的东西来喝。”晚清与她同时说起。
凤孤听了晚清的话,知她确实不爱喝这种腥味太重的汤,于是接过了木哈耳手中的汤,轻轻吹了下,喝了一口,味道,有些古怪,一抬眼皱眉:“这味道?”
“这是山上打下来的猎物,也不知道是什么肉,我在厨房里看到一块肉,于是煮了汤水来,是否太腥了?”木哈耳一笑,心中直打着雷儿,却是强撑着笑,所幸她天生圆着脸儿,平日里对凤孤又带几分羞然。
“不会。”凤孤竟是看不出什么来,而且心想她对自己的心意,不会做什么手脚的,而且这味道虽怪,却又不像是毒药的味道,于是一时不察就那么喝了下去。
见凤孤喝到一半,突然感到,木哈耳看着他喝汤的眼神十分不对劲,那一种强烈的意图感,让他心中一时鼓起警戒,只恨自己一时大意,竟然将汤已经喝了大半。
木哈耳盯着他喝汤的模样,就像是,怕他没有喝下去一般。
眼中一黯,却没有吭声,只将碗推了开:“这味儿实在太怪了,喝不下去了。”
“凤大哥,喝不下就算了,我等会另给你煮一碗清淡的。”木哈耳见凤孤喝下,眉眼带笑,似乎很是高兴,而后又转首对着晚清道:“我也为你煮碗清淡的,你们等着。”
可是那模 样,又不像是一副害人的模样,让人难解。
一旁的晚清,从凤孤的神色中,似乎也看出了些许什么不正常的情况来,可是究竟怎么回事,看木哈耳,不像是那种极恶的人啊,而且她对凤孤的情意,也不像是装的,一个女子,若对一个男子有情,是决计不会害他的。
要除,也是除掉自己才是。
而她刚刚那碗汤,却是执意要给凤孤喝的,令人费解。
待到木哈耳走远,晚清才小声地问:“汤里有问题?”
凤孤点了点头。
“你没事吧!”晚清紧张地走向了凤孤:“我带你赶紧离开。”
“不行。”凤孤轻轻地抚住了晚清的手,道:“现在不是时候,究竟是什么问题,我还不清楚,因为不像是毒,一般是毒,我都能闻出来,更何况是喝到口中,可是刚刚我却喝不出事什么毒来。至少要弄明白是什么问题。”
“嗯。”晚清点头,只是面露担忧:“希望她不会是歹毒之人。,你若感到哪里不舒服,一定要及时说出来哦!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虽然,这一句话由一个女子对自己说出来,觉得自己十分没有霸气,可是凤孤,还是觉得很窝心。
至少,证明晚清时关心他的。
偶尔,受她的关心保 护,似乎也是不错的。
不过,他可不希望这辈子就这样依附着她的,他要做的,是保护自己的女人,所以,武功,一定要赶紧想法重练。
不过,不符合他个性的话, 却幽幽而出,既然此时没有武功,那么适当的柔软啊,也能激起她的关心的:“若我有事,你就一个人赶紧走吧!你虽然得到我的内功,但是武功招式上毕竟还欠缺修炼,不过逃跑,你一个人还是可以应付得来的。”
“我上官晚清怎么会是这种人,莫说是普通的人,更何况是你……你……”你什么,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你后面意味着什么呢?
凤孤一双凤眼,热切地望着她,可惜晚清还是没有说出口。
淡淡的容颜,只露出一抹可疑的嫣红。
“谢谢你,晚清……”凤孤轻轻地道,手,借热拉住了晚清的手,而柔弱的语气中,微低的凤眼眸中,却是一抹狡诈之色。
情归卷 第71章 居然如此
夜入黄昏,一切,都如是正常。
凤孤,也没有感到身体有何异常,于是终于是稍微放下了心来。只是尚且不敢太过大意,毕竟木哈耳的表情太过于奇怪了。
以凤孤多年的经验,不可能没有问题。只是 问题究竟出现在那儿呢?若是中毒,他的确是,感觉不到任何不适,刚刚也以针验血,也验不出问题来。
“凤大哥!”这时,木哈耳冲了进来,嘴边甜笑如花。
凤孤一笑,却只有一旁的晚清注意到,那笑意虽好,却是达不到眼中。
“怎么了,木哈耳?”
“凤大哥,我可不可以……可不可以……”木哈耳说着说着耳根子开始红了起来,头微微低垂了下来,扭捏了半天,却是一句话怎么也说不完整。
那模样,竟与平日大不相同,倒是带着大姑娘的娇羞。
怎么看,也不像是那种会下毒的女子!
凤孤与晚清两人同时心中浮出这样一句话来。
“怎么了?木哈耳,你从来不适这样扭捏的女子啊?”凤孤轻轻地道,眼睛却鼓励着她说下去。
木哈耳望向了他,脸上露出喜悦,欢喜地道:“凤大哥,我想请你出去走走?”
带着期盼的大眼睛直望向了凤孤。
此言一出,晚清与凤孤都是大吃一惊,想不到,她要说的,竟是这个。
晚清猜测着,凤孤,究竟会不会同她一起去呢?
黄回樨霞,想必,称着雪景的 晚霞下散步,必是极美妙的事情吧?不知为何,想到那红霞下的一双影子,心中泛了丝丝酸味。
见凤孤望向了她,那双锐利的眼睛,让她似乎有种赤裸裸的心思全暴露在他的面前一般,于是那带着介意的脸色一变,便是淡漠与不在乎。
凤孤的眼中,流露出失望之色,于是点了点头:“好吧,我陪你出去走走,来雪山这些日子,倒真是没有一刻能够真正赏一番雪山景致。”
说着站了起来,首当其冲走了出去。
而他身后的木哈耳,脸上露出了不一样的笑容。
天山的黄昏,确实是极美,那红艳的霞光,映在白染染一片的雪山上,显得十分壮丽却带着一种秀雅飞扬之气。
只是景致虽美,他的心思,却只是放了一分在景致上,木哈耳约他出来,绝不是单纯的只是为了与他散步这么简单。
也许她对他是有情意在当中的。
可是正是这份情意,让 他更是担心,女子的情,可以是最甜蜜的,也可以是最毒辣的。他从来知道这个道理。
凤眼轻轻瞄向身边的木哈耳,虽然她看起来十分单纯可爱的模样,可是越是单纯的人,有时候做起事情,更是让人无法预料。
她不开口,他也不先说话。
终于,木哈耳还是先开口了:“凤大哥,跟我一起出来,你一定很不开心吧?”
“没有的事,你想的多了。”凤孤道。却是直直向着前奏,也不转头看她,让木哈耳,也猜不出他的心思。
凤孤,从来是一个能够深深地隐匿自己心思的人。
“凤大哥,如果……如果……让你一辈子留在雪村,你会不会觉得十分不开心?”木哈耳小心翼翼地道。
而凤孤,听了她的话,却是直截了当地点头:“会。”
木哈耳听罢他的话,那红扑扑的脸蛋儿煞白了一片,圆圆的脸蛋上露出挣扎之色,却是垂下直望着脚跟。
凤孤一转身,轻轻地对 她道:“有些时候,勉强是得不到幸福的,你是个好女孩,应该明白这个道理的,雪村很美,你也很可爱,可是我有自己的路要走的,懂吗?”难得,他没有对她狠下心来,而是耐心地劝道。
此时的他,早没有当初那么强烈的戾气,不会,动补动就去伤害一个人。他的心,早被爱所填满,脑海中,浮起了那个清丽的女子。
听到凤孤的模样,木哈耳脸缓缓地抬了起来,带着几分后悔之色,轻轻地张开口,想要说什么,却发现,凤孤已经整个人直直地,就那么倒了下去。
有些事情,一旦做了,就很难去改变了,木哈耳却是害怕地大哭了起来:“凤大哥……”
…………
坐在木屋中的晚清,心中忽然感到十分不安,眼皮不停地跳着,似乎有什么事情发生一般。
难道是凤孤有事?
再也坐不下去,果断地站了起来,不再犹豫,直接推开门就要出去找他。
却发现,他与木哈耳两人, 相依着走向了她来。
那模样,眉目含情,春意似水,可是怎么看,怎么也不像是平日里的凤孤,因为那含情的眼中,少了邪气,少了霸气,显得十分空洞的感觉。
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
却是没有表露出来,只是一笑,淡淡地,掩去眼中的防备:“你们回来了啊?”
“是啊,上官姑娘。”木哈耳一点头,而后温柔地躲进了凤孤的怀中,娇羞无比,而一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