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失身为妾〗第54部分

旁的凤孤,也是亲热地将她拥在了怀中。
一抬头,看了看她,似想起什么,又似乎忘记了什么,那一又闪着亮泽的美丽凤眼,深深地望了晚清一眼,只道:“我们回来了。”
而后拥着木哈耳一同走了进屋。
晚清跟在他们后面,一路进了 屋内,却已经感到了不对劲了,凤孤,似乎像是中了邪一般,整个人都变了样了。
屋内的气氛一时变得十分尴尬了起来,对于晚清而言,应当是如此的,她静静地站在一旁,只见凤孤一进屋就倒了杯水递给木哈耳,一脸温柔:“喝口水热蓉樨子吧!看你,都冻得脸蛋儿红红的了!”
说着间修长的食指轻轻地抚过了木哈耳的脸蛋儿,动作十分亲昵,而木哈耳,那娇羞的脸蛋儿更是红了,只是一转眼间望向晚清的眼神,有些古怪。
虽然只道情况不对劲,可是此时根本分布清楚究竟是何样的一种情况,轻举妄动却是不妥。
晚清沉思片刻,只轻轻在一旁坐了下来,似无事一般,拿起桌上的茶壶,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起来。
水是刚刚烧开的,带着冉冉的热气,在冰冷的夜色中,缓缓地上升着,这种冷寒的天气,一杯温水,就是一份暖意。
轻轻地喝了一口,虽然是在喝水,可是,心思却全放在眼前的两个人身上,凤孤,自始至终,却没有回头看过她一眼,只是细心地为木哈耳扫去衣服上的雪花,还有理着发间的凌乱,那模样,亲昵无间,看起来,俨然一对小夫妻。
“外面的雪景好看吗?”薄唇檀口,轻轻地吐出话来,带着温软,带着不经意,目光却是望向了凤孤。
“还不错,雪山景致,染上艳丽红霞,是难得一见的美景。”凤孤点头应道,而后忽然冒出了一句让晚清吓一跳的话:“姑娘有空应当出去看看的。”
姑娘?
这是什么称呼,他的模样,似乎忘记了她是谁了。
望向了木哈耳,却见木哈耳眼光一闪,却不敢睁眼看她。
“凤孤!”她于是转头,直 接唤了凤孤的名字。
听到她的叫唤,他转过了头,再次望向了她,却是带着不解:“姑娘有事?”
“你不认识我是谁?”晚清问道。
“我应该认识姑娘吗?”凤孤薄唇轻轻一抿,含了几丝的笑,反问道。
“你确实应该认识我。”晚清一点头,清丽的眼眸,直直地望向了凤孤,似要望进他的灵魂一般。
她曾经在银面那儿的书中,看过一些书,里面记载着,一些少数民族的地方,擅用一些奇怪的巫术蛊术,能够迷乱人的心智,让人受其控制。
而当中,有一种蛊,与眼前的情形十分相似。
情蛊,中其蛊的人,会爱上下蛊之人,而且,记忆不会有大的变化,唯一有变化的,就是当他心中有所爱的人时,关于他所爱的人的那一整段记忆,就全部消失不见了。
“可惜我是真的不认识姑娘。”凤孤一笑而道,虽然他感觉眼前的女子十分熟悉,可是,他却是不曾有任何印象。
“木姑娘,这是如何一回事呢?”直接转问向木哈耳。
而木哈耳一愣,脸上露出了挣扎之色,看得出来,她似乎有着犹豫,于是晚清缓了缓语气,真切地劝道:“木姑娘,有些事情,强求不会有好的结果的。”
木哈耳望了望她,而后又望向了一旁温柔的凤孤,却还是眼睛一转,直接地道:“上官姑娘,我不清楚你在说什么。”
眸中一黯,晚清有些失望,终究,木哈耳还是逃不过一个情字,只是,用这种方法留住的爱情,真的有用吗?
“对了,上官姑娘,你的住处我安 排在隔壁的屋子里,你晚上可以在那儿休息。”木哈耳轻轻地道,眼睛,却不敢抬起来望向晚清。
晚清,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却是无可奈何,她深知这种情蛊的作用,更知道,这种情蛊的解法,唯有两种,一种是中蛊者自己能够醒过来,另一种,就是下蛊者能解蛊。
而以目前看来,这两种方法,也只有第一种尚且有可能了,因为木哈耳如今感觉到了凤孤的温柔,只怕更是不肯放手的。
深深地望了凤孤一眼,带着意味深长,而后缓缓地走出木屋,她如今,需要冷静地思考一下,如何,才能够,让凤孤忆起一切。
情归卷 第七十二章 雪夜
有些烦躁,她从未遇上过这样的事情。对于这种情蛊术,也是一知半解,若非之前在银面那儿曾经看过,或许还不知道是这样一回事。
这种,是比毒还要难解啊!
看来,唯有找机会跟凤孤谈谈,看看这情蛊到底让他失去多少记忆。
必是要先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望着天际,夜,来得很快,此时,已经是深秋了,只可惜这雪山之地,竟是没有春秋之分,若在城中,只怕此时能看到满天落叶飘黄,那种萧索的景致,也是极美的。
透过门缝,就见木哈耳走了出去,想也没想,轻轻一跃,跟在了她的后面,随着她一起向前走着。
她去的地方,晚清知道,是这个雪村的村长,也就是木哈耳的父亲的屋子,她们最初来的时候,曾经来过一次。
就见木哈耳在门口站了良久,似乎想着什么,最终似下定决心一般,一把推开了门。
晚清不敢直接跟进去,于是一跃,跳上了房顶,幸好夜深,倒是掩去了她的身影,若不然,以她的轻功,极易被人发现。
轻轻地趴在屋顶上,听着里面的对话:
“阿爹、、”
“回来了。”
“是的。”
“吃饭吧。”
“嗯。……阿爹…我有事想同你说。”
“什么事情?”
“阿爹曾经说过,女儿可以自己选择喜欢的男子。”
“嗯,你找到了?”
“是的。”
“那个凤孤?”
“阿爹如何知道?”对话中,终于有了起伏,刚刚一直平缓四平八稳,让晚清都怀疑,这两人,都是这么平静的吗?
“你的心思,阿爹又如何会不知道呢!只不过,那个凤孤,只怕不是个简单的人物,而且他身边的那个女子,似乎他很喜欢。”
老者轻缓地说着,忽然间,声音起了伏动:“你…你把狼牙用了?”
“是的,阿爹。”
“看来你是真的动心了,起来吧!既是如此,那就赶紧成亲,免得夜长梦多,一切只待生米煮成熟饭,一切都好说。”
“阿爹不气哈耳?”
“若是气,当初就不会把狼牙给你了,只是没想到,你终究还真是用上了。”
“谢谢阿爹。”
……
听着他们父女间的话,晚清只觉得冷汗淋淋,想不到,这个雪村的村长,看起来还正直善良,心里,比女儿还黑,居然有父亲,支持女儿做这样的事情。
心中更是烦透了几分。
如今的方法,只能马上带凤孤回国,之后再想法子解他身上的情蛊,若不然的话,事情会变得十分棘手。
而且,相信,他们,也不会让她留在这儿的。
飞速赶回屋内,直接一把,就推开了凤孤的门,就见他正坐在内里,正准备脱衣就寝,见到她进来,脸色变的阴霾,冷冷地道:“姑娘,你这是何行为?”
“能出去谈几句吗?”晚清声音带着清冷,透着夜色,如冰一般。
凤孤望了过去,本想说不的,可是不知为何,看着那个背着月光走入的女子,清冷的面容,皎洁如月的脸庞,清秀中带着一种熟悉与眷恋的感觉,他的心中,居然蠢动了起来,口中,更是不听使唤地道:“好。”
真是一件莫名其妙的事情。
“那就走。”说完直直地转过头,首当先前走去。
凤孤合起衣物,而后跟在她的后面走着,一路直走,却不停下来。
背后,离雪村越来越远,晚清只盼着,他不要开口问什么,只管继续向前走就成。
可是,他还是开口了,尽管他如今中了情蛊,可是却没有影响他的智力:“已经走得够远了,姑娘有什么话大可在这儿说就好。”
晚清转头,望向了他:“凤孤,你当真对从前我们之间的事情,一点儿也不记得了?”
“我们从前有过什么吗?”凤孤冷冷一笑,望向了眼前的女子,带了几分轻讽。
晚清眼底一黯,他这模样,似乎又回到从前那一个不近人情的冷血男子了,凤孤,果然,除了对他喜欢的人之外,其他的人于他,一概是可以冷酷到底的。
“我们从前,有过许多。”声音中,有些黯哑,一句话,勾出的,不但是从前的过往,更是从前的辛酸苦楚。
不知道为何,听到她那黯哑中透着心伤的声音,莫名的,凤孤心中,只觉得被人狠狠地揪了一下,疼痛得不得了。
凤眼,深深地凝向了暗夜中月光下的女子,他理应不识得她的,可是偏偏心中却有感觉,他应该是认识她的,而且,似乎,正如她所说的,他们之间,有过许多过去。
可是,为何他却无半点印象呢?
心中,多了一份探思,只不过,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他的脑中,又浮出了木哈耳那一张俏颜来,是的,他喜欢的人,是木哈耳,决不可能是眼前的女子。
“无稽之谈!”凤孤一甩长袖,转身就要走回,可是晚清的话,却已经进驻到了他的心里了。
他总感觉到,对于晚清,他有一种,很深很深的情感,只是,似乎被什么东西禁锢了一般。
“你是因为中了情蛊,才会如此!”见他转身欲走,晚清呼道:“凤孤,你向来是聪明之人,有许多事情,我不必多说,你仔细想想就该明白一二的。”
情蛊?
凤孤心中一震,他是知道这种蛊术的,只是无法相信,自己也会中蛊。眸中一冷,若当真如此,他一定会杀了那个让他中蛊的人,他平生最恨,就是受人控制!
“我会查清楚此事的,任何人,也休想骗我!”凤孤冷森地道,邪魅的唇微微勾起,却不带半分笑:“此刻,我要回去了。”
是明白地告诉她,不要妄想骗他。
这个狂妄的男子,看来,本性上,根本就没有变到的。
只是,她又怎么容得他回去呢?
他若回去了,事情就棘手了!
虽然看得出来他已经有少许怀疑,可是,她却难保木哈耳父女不会使出什么计谋逼婚,所以,他们必须离开此地。
“你以为我骗你?”晚清的语气,缓和了下来,带着微微的娇纯,微微的委屈,揉着夜色,竟是显出了十分的旋旎。
缓步走到了他的跟前,手,轻轻地托在他的肩上。唯今之计,只能点了他的丨穴,带着他走了。
心中,暗暗思着当时邪风点了她的丨穴位在哪个丨穴上,乘着夜色,缓缓地倚了进去,仗的,只是赌他并非完全没有了对她的情感,毕竟感情的东西,不是任何东西能够控制的住的。
谁知,她的手才轻轻一用力,已经被凤孤按住了。
凤孤脸色不变,只捉了她的手,冷笑:“想跟我玩?你似乎还太生嫩了些!”
说完,他的唇,带着夜的冰凉,吻上了她的唇,带着惩罚般的,粗暴而不含情感,狠狠地蹂躏着。
而后,缓缓移开,冷唇轻笑:“味道不错,可惜,我看不上你!”
冷冷地撇下话,而后将她的手一撇,转身就要走。
晚清站在夜风中,气得直喘气,这个凤孤!
暗运内功,飞追了上去,既然软的不行,就只能来硬的了,就是绑,也要将他绑离这个是非之地。
一抬落地飞花,手起雪飞,直袭向凤孤的背,凤孤虽然只剩下两成的功力,可是武功招数却极佳,而且他天生灵慧,耳间只感到风声,手已经一转迎向了招数。
飞雪之夜,两人搏打了起来,可惜晚清虽然内功了得,可惜招数不多,又不敢用全部的内力,怕伤了他。
缚手缚脚之下,反而笨拙无比,落了下风。
脸色,也急了起来,一撒手,手扫了过去,凤孤却是一个弯身将她整个人一带,带进了他的怀中。
晚清想要挣扎开,却发现,手脚都被他给制约住了,气得直咬银牙,却是心中暗急。
“不要再闹了,不然的话,难看的人是你!”冷冷地扫出这样一句话,他的眼中,扫出冷茫来。
“我都是为了你好!你信也好,不信也罢吧!我能做的也就是如此了,若然你将来醒来知道这一切,至少我也是尽力了。”晚清的手被他捏的吃痛,脸也煞白了大半,咬着雪白的唇,一字一字地道。
看着她吃疼的模样,他心中,居然不舍地放松了手,有些怀疑今日的自己是怎么回事了,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容忍着这个女子,若换在平日里,只怕她早已经不死也剩下半条命了。
“或许你说的有理,不过,不管如何,我都要弄清楚情况的。”他轻轻地道,而后放开了她。
“真的?”晚清问道,只要他能够秉持着一颗疑虑的心,相信,任何人,也休想逃得过他的眼睛的。
毕竟,凤孤的才智,是众所周知的。只要他能够半信她的话,那么他就一定会去查清楚事情的,他一定不会让自己蒙在鼓里的。
凤孤听到她的问话,狭长的凤眼一眯,似乎有些愤意,他的话,何时有人敢质疑了?
晚清知道他的性情,也没再说什么,只道:“我知道,你向来说话算话!”心中只沉思着,若是在他还是无法忆起,那么,只能用毒了,幸好,她对于迷幻的药草,认识的还不少。(明晚,银面又将隆重出场了~~~~~)
  
情归卷 第七十三章 银面断心
  推开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整夜,睡得并不好,她本就是个浅眠之人,加之心中存了事情,如何翻覆间也睡不踏实,而且这时的环境,让她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窗外一片静寂,甚至,雪,扬扬撒撒地飘着。
  风很轻很轻,但是,足以托起雪儿,在空中旋舞一番。
  天才微露出白,可是,如此静寂的景致,不梁半分尘埃,却让她分外喜欢,披上外衣,推开门扉,向着雪地而去。
  手,轻轻地伸出,接住了一朵雪花,凉凉的感觉,让人为之清醒,神清气爽,似乎能在一时间忘记烦恼一般。
  心中在感而发:
  谁说冬日不飞花
  色绝佳
  玉无瑕
  漫天飞舞
  天女撒奇葩
  无限晶莹谁可比
  临窗望
  落轻纱
  所谓景美,也要配上美人美。
  天人合一,是为极致。
  银面,第一次,深深感到了这样的话的深意。
  远远望着,那个女子,一身青绿的袄子,萧然站在茫茫的雪景中,仿若天地万物只唯她一人一般。
  如玉般的素手晶莹地接住了那雪花,清脆的声音,带着一种清澈的纯致轻轻地吟着诗句。
  他,远远地站在那儿,却不敢走近,似乎怕这是一场梦境,怕,打破了这一个景致。
  于是,他,就那么远远地站着,远远地望着。
  心,却已经满足了。
  晚清忽然莫名地有一种感觉,促使她轻轻地转过头,于是便看到了雪地中,那一身雪白长衫,玉树而立的银面。
  脸上,飞扬起淡淡的笑,轻轻地,向他走了过去。
  “你怎么来了?”问道。他此时,不是应该在京城赴命,并且准备对付皇后一帮子人吗?为何会来到这里呢?
  这,应当不是她的梦境的。
  “担心你,于是来了。”清清冷冷的声音,缓缓传来,却带给她温暖。
  “京城的事情?”她问。并不想他,为了她,而误了自己的事情,因为他,为了这一刻,已经筹备了很久了,她知道,这是他长久以来一直的念头。
  “京城那边,我已经安排妥当了,这一次,把你带回到安全的地方,我的计划就可以实施了。”银面轻描淡写地道。
  只是晚清那里知道,为了赶这个时间,他已经,很多天,没有真正地睡过觉了,夜不停歇地赶路回到京城。
  交赴了战事的情况还有各种部署,又与皇上一起安排下了朝中的各项密案,还有江湖中那些线人各安排好了任务,他又马不停蹄地赶往了雪山。
  他曾经承诺会照顾好她的,可是,却因为各种情况,一直未能好好地保护好她。
  他,只能尽所有地做到自己能做的一切。
  幸好,她平安无事。
  也许她不知道,刚刚看到她的那一刹那,他那一颗一直跳动未能平静下来的心,忽然,有了一种踏实而安静的感觉,似乎,寻到了温暖的家。
  “谢谢你。”晚清知道,他不想听到这句话,可是除了这句话,她还能说什么呢?“虽然你说过不用,可是,我却不能不说,因为,我承你的恩,太多了。”
  “你不需要承我的恩,我愿意如此为你。”银面淡淡地道,银色面具下的脸,有些动容。
  “怎么大清早就出来 了呢?”银面问道,说着间宽下自己的披风,轻轻地披在了她的肩上,为她拢紧了披风,手强而有力,心中带着疼惜,虽然在路上遇见了凤孤四婢已经清楚了她的情况,知道她受了凤孤的内力,此时的内功一定不弱,必也不会再如从前那般弱不禁风。
  可是他却依旧,不愿看她单薄的身子在寒意中。
  那是一种,长久存下来的心疼。
  “你知道我向来浅眠,而且心里存了事情,实是睡不下,于是便早早起来了。”晚清轻道,清眸望向了他。
  不过此时,似乎心中一思,想到了一个办法,或许能够激起凤孤的记忆,让他忆起她来。
  只是这个方法,不知银而否愿意。
  “什么事情呢?对了,为何没有看到凤孤?你们,怎么还不赶紧回云国呢?”银面问道,只是觉得蹊跷,按理说,他不应该到了这儿才遇到她们的,而且看晚清的样子,也没有半分赶路的模样,在这雪山脚下,毕竟没有真正脱离安全,为何他们还在此地逗留呢?
  “此事说来话长……”晚清缓缓地道着自银面走后,他们在雪山上发生的事情。
  “凤孤居然中了情蛊?”银面问道。
  “是啊。”晚清点头。
  银面睑眸沉思,心中,忽然起了个自私的念头,他很想让晚清,就这样放任凤孤在此与那名木哈耳成亲,而他,便可以带走晚清了。
  这一次再见到她,从她刚刚的话中,他已经深深地感到,晚清,已经离他越来越远了,她的每一句话中,不自觉中,都带了凤孤。
  而且若是在以前,凤孤中了情蛊,她未必会为他而留下来解救他。
  可是如今,她为了他,放心不下,非要将他带走,这样意味着什么,他很清楚。
  可是最终,他还是没能让这个自私的想法达成。
  他很明白,爱情,不是一个人的事情。
  他是骄傲的,他不想通过任何手段来得到晚清的心。
  他需要的是两心相投,或许,是他自己没有足够的努力,所以,才让晚清的心,一步步地倾向了凤孤吧!
  “那你有什么想法?”银面道,情蛊并不好解,除非施蛊人愿意解蛊,若不然,只有中蛊人能够自己醒过来。
  “我如今也是一筹莫展。”晚清缓缓睑下了眉眼。
  “你非得带他离开吗?若是实在无法,就将他留在此处,也未尝是件坏件事?”银面试探问道,眼睛,直直地望进了她的清亮眸中,他想得到,她最真的回答。
  从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她只是一直觉得,她必须与凤孤一起离开,所以,她的心中,从未有过留他下来的念头。
  毕竟,木哈耳只是喜欢他,并非要伤害他,留他下来,也并非不可的。
  可是,曾几何时,她已经不再恨他了,而且居然,把他,放得如此重要了。
  心中,带着丝丝的惑然,丝丝的不解。
  只叹了口气,也许,是因为他是为了救她才致此的,她不是无情无义之人,不能放任他在此的。
  看着她带着丝丝迷茫 的眼睛,银面心中,暗暗地叹了口气,发现,眼前的女子,离他越来越远了。
  “他毕竟是为了我才弄得如今的境况,无论如何,我也不能放任他一个人留在此处。”晚清轻轻地道,只是当真只是因为如此吗?
  也许,她与银面心中都明白,不仅仅是因为如此的。
  “我有一个办法,也许可以激起他的记忆。”银面轻轻地道。
  “什么方法呢?”晚清抬头问道,不知道为何,她心中隐隐地知道,也许,银面的这个方法,也许正是她心中的那一个想法,因为目前而言,唯一能激起凤孤的,也就只有这个了。
  “这个方法,不只能够救 得了他,也能看得出来,他对你的情,到底有多深。他如今看来,十分爱你,一个人当真爱着另一个人的话,是一种由内心存着的感觉,是任何药物都无法抹去的,我与你,就演上一场戏,看看究竟是情蛊厉害,还 凤孤的情深。”银面缓缓地说道。也许,当凤孤的情深更重时,让晚清看清了他的情意时,也是他真正失去晚清的时候,可是,能看到她幸福,他也满足了。
  若然凤孤当真深爱着晚清,那么凤孤比他,将更能带给晚清幸福,毕竟,凤孤,比他,少了许多牵绊。
  想不到,当真银面提出的方法,与她心中所想的如出一辙。
  只是,想到必须让他与她演这样一出戏,对他,是否,太过不堪了?
  “我再想想看吧!”晚清轻轻地道,她不能,这样利用银面的。
  “难道跟我演戏,你不肯吗?还是你觉得我所说的这个方法不好?”银面故意激道,他知道晚清的心思,可是,唯今,也只有这个方法最可行了。
  “不是的,银面,你误会了!”晚清急道:“这个方法极好,我也不是不愿意与你演戏,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银面轻轻地道:“就这样决定了吧!走吧,一起回去吧!这个时候,他们也应该起床了。”
  她可知道,当说出这一个方法的时候,他的心中,是如何的痛。
  可是为了她,他却愿意。
  也许人生,便是如此吧!
  “银面……”晚清跟在后面,轻缓的声音带着感伤地道:“谢谢你……”
  一直以来,她似乎对他说得最多的,就是这两个字了……
  他对她,总是如此付出全心全意。
  她知道,他喜欢她,可是她的心,却偏偏,一直未能够接纳下他,是憾事吧!
  
情归卷 第七十四章 醋意大发
  当晚清与银面两人重新再走回到雪村的时候,这儿,已经开始热闹了起来,各家各户,已经有着浓浓的炊烟在冉冉升起了。
  晨饭香气,扑鼻而至。
  一转头,带着俏皮:“吃了没?”
  “还没呢!”银面轻道,银色面具下的脸庞,带着温笑。忽然觉得,其实两个人之间,这样静静地相处着,也是极幸福的。
  “我去做早饭吧!还记得当初在谷中的时候吧?还是你教我做饭的呢!都没能好好地报答一下你这个师傅!”晚清娇柔一笑。
  在谷中的那一段时间,是她最低迷的时候,婚姻之痛丧子之痛让她整个人都失去了生存的斗志,只为着复仇而存着。
  是银面一直陪在她的身边,虽然他没有过多的言语,可是,却在每一个细心的时候,呵护了她,让她,没有真正对世间失望透。
  他教她的东西,太多了。
  武术,毒术,易容术,还教会她如何独立地生存,如何勇敢地面对生活。
  记得他教她煮出的第一碗粥,糊成了一团,用勺子拔开,黑白成一团,看着想笑,却更多的是一种难言的喜悦。
  那一碗粥,是她吃过的最难吃的粥,却也是她吃过的最幸福的粥,因为,是她亲手做的第一碗粥,是她走向独立的第一步,她,再不是千金之向躯了。
  “是啊,自从出了谷,还没有尝到你做的饭呢!都忘记了那味道了!”银面一叹,忆起那一段时间,心中却是满满 的。
  “走吧,我给你做一顿丰盛的早饭!”说着已经引先而去了。
  幸好厨房中什么都有,做起来十分轻便,她在谷中,早练得一手利落了,煮个早饭,只是易事。
  不多一会,一锅肉丝粥,就散出了浓浓的清香了。
  端了出来,放在桌上,为自己与银面各舀了一碗。
  银面接过肉丝粥,淡淡一笑,鼻间轻轻一闻,却是十分欣足:“这味道,果然香极!还是一如从前的手艺,看来数月未碰羹匙,你的手艺倒是没有退步啊!”
  “我记得当初可是一路被你嫌着过来的。”那个时候,银面总是冷着脸,每每说她煮得难吃,才硬是把她一口倔气逼出来,成就了现在的好手艺呢。
  银面淡淡一笑,已经开始吃着热乎乎的粥了。
  小屋的门,是敞开着的,而凤孤,就住在隔壁的小屋,风吹草动,都是能够知道的。
  她想,他此时应该已经知道了吧!
  才这么想着,就看到他的屋门被推了开来,一张臭得要命的俊颜望向了她们,而后缓缓地走了进来,也不打招呼,不说半句话,端过晚清面前的粥,就喝了起来。
  “你这是做什么?”晚清气愤地道,想不到,他居然做出如此霸道无礼的举动。
  “你没看到我在喝粥吗?!”凤孤瞪眼道,心里却是气堵得慌,刚刚在屋内,隔壁的对话,他听得一清二楚,却是越听越气愤。
  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只觉得一股酸意直窜上了脑门,于是再也忍不住,推开门就走了进来。
  听着他那一脸不可一世的傲气样,真与当初那一个凤孤没什么两样,还是一样地让人心中来气。
  只是中了个情蛊,倒是把本性又全给带了出来了,霸道而无礼,狂妄不可一世。
  “我自是知道你在喝粥,可是这粥是我煮的,而且这一碗粥也是我喝的。”而且她刚刚还喝了两口了,他居然就直接拿过去喝,脸上,晕起薄薄的红晕,是羞更是气。
  “你不是说过,我们从前有过许多吗?所以,共喝一碗粥,应该不算什么 的。”凤孤却是凤眼一挑,轻呼地道,倒是一语堵住了晚清的话。
  让晚清气却不知如何回答,她早该知道,跟凤孤这样的人狡嘴皮子,是难胜得过他的,他根本就是一头混了狼血的狐狸,又狠又狡猾。
  “但是那一切都被你否决了!”晚清又道。
  “你也说了,我是中了情蛊,既然你想让我恢复从前与你的记忆,就要表现出点儿什么来的。煮了粥,却不叫我来喝,而是和一个男子在这儿卿卿我我的地吃着,把我落在一旁,要我如何相信我曾经与你有过什么?又是因为中了情蛊才忘记了一切的呢?”他道,语气薄薄中带着怒火,让人似乎能闻到那里面的酸劲儿。
  那一双狭长的眼,直直盯向了晚清,带着邪妄地道。
  晚清还想说什么,却看见银面面具下传来的眼神,了解他的意思,于是语气一转,轻轻地道:“或许,在今晨之前,我还想着要让你脱离情蛊的控制,不过如今,我觉得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
  “什么!”凤孤听罢,心头一把怒火,直想掐向晚清,可是毕竟还是没有动手,他居然觉得不舍,只能拿着一双凤眼,狠狠地直瞪着她,似要把她瞪出千疮百孔一般。
  她居然这般说!
  是因为眼前的这个男子,他想起来了,他是银面,武林第一杀手。
  他发现,当猜到这个的时候,全身就快要炸开了!
  一双眼,火红地就要喷出火苗来。
  “是因为这个男人?”阴森森的语气咬牙切齿传出。
  “是与不是这个问题根本就不重要,你如今也喜欢上了木哈耳,即是如此,顺理成章也算是一件好事,也许是情蛊的作用,也许不是,但都不是重要的了,大家各得其所,岂非也是一件好事。”晚清淡淡地,清眸中,看不见一丝丝的起伏,似乎对于他的问道,并不在意一般。
  那般的语气,那般的淡薄,让凤孤的怒火,升得更腾了。
  而这,正是晚清要的效果。
  只有将他逼到极致,他才能忆起事来。
  “你想得美,你若曾是我凤孤的女人,任何人,也休想从我的手中夺走你!”凤孤一把捉住了晚清的手,掐得用力,都晕出了一条薄薄的红晕来了,眼,更是狠狠地瞪向她与银面:“就算是武林第一杀手,也休想夺走我的女人!”
  而一直静静地喝着粥的银面,终于抬起了头,清冷而美好的眼眸中,只透出一股至寒的冷气,缓缓地道:“你的女人,究竟谁才是你的女人,你还没有弄清楚吧!一只愤怒中没有理智的老虎,并没有威力!”
  轻轻的一句话,四两拔千金,却是自底挖出了凤孤的所有怒火。
  就在这时,身后响起了木哈耳那带着甜甜糯米般的柔软声音:“凤大哥,你起来了,我给你送早饭来了!”
  说着间已经一只手搀住了凤孤那只没有捉晚清的手,而后一脸可爱而单纯的笑容如花:“凤大哥,你怎么捉着上官姑娘的手呢!快放开啦!你这般粗鲁会捉疼人家女孩子的啦!”
  说着已经自动自发地去拉过了他的手。
  而凤孤,只是静静地站在那儿,没有说什么,可是心中,却开始估算了起来,昨晚晚清的一番话,本就让他思了良久,而今晨的反应,更是让他明白一件事。
  不管他是否中了情蛊,但是他确实对上官晚清,有着别样的情绪,这一点,刚刚已经深刻地体会到了。
  只是整件事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探究的眼,望向了一边拉着他的木哈耳。
  她,真的是他所喜欢的人吗?
  虽然他的心一直肯定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