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失身为妾〗第55部分

着,可是,他的理智却在告诉他,都是假的。
  因为,她拉着他的手,他感觉不到那种不愿放开的感觉,而刚刚他捉着晚清的手时,虽然是因为一时气极而捉的,可是他却有种不肯放手的感觉。
  那种感觉,太浓了,浓得让他无法去忽略。
  木哈耳看到凤孤那探究的眼神,心中‘咯答’一声,有些后怕,却还是被 爱所冲破了,她扬起灿烂一笑:“凤大哥,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没什么。”凤孤摇了摇头,而后神色居然奇迹般回复得一如正常,完全看不出上一刻还在暴吼的模样。
  “凤大哥,快来吃吧!看我为你做的早饭,有肉饺子,雪菜包子,还有一碗莲子清粥,早晨吃最好了!”说着对着一边的晚清与银面道:“你们也一起吃吧!我有带多过来。”
  说着已经殷切地把包子与粥摆在了桌上。
  而对于忽然出现的银面,她也没有露出任何讶异的神色,装得竟是如此地像。
  看着,还真是单纯而可爱无知的模样。
  晚清只是深深地望着她,一直望着她,她在想,自己如此看着她,她能够坚持如何的灿烂笑容。
  果然,见她侧过头望向了她:“上官姑娘,你也赶紧吃吧!这就你身子最单薄了,要多吃点儿,这莲子清粥,对于女子容颜保养极好的。”
  看她的神色,却不是那么灿烂了,而是薄薄的一种说不出的不悔之色。
  只是一转回去,又是那么地灿烂了,她,真是极能演的。
  晚清也没有说什么,有些事情,不能急于一时,慢慢地来,起码,凤孤已经开始怀疑了,那么,以他的聪明才智,要查出真相,并非难事。
情归卷 第七十五章 激起妒意
静静地喝着粥,一时间,气氛静下来了许多。
各人心中,各有心思。
而凤孤的心思,偏是最乱的。
他从来是自信满满的人,可是究竟这一次是怎么一回事,他却有些捉不着头绪,望向了对面坐着的晚清,他的眼神中,多了许多探究。
他与她,究竟是有过些什么呢?
若说他们之间没有什么,他现在可以很肯定,决不可能,因为他从来不是一个没有理智的人。很多人,能够看穿别人,却不能看穿自己,而他,恰恰有一点不同,他即能够看穿别人,更是能够透彻自己。
他相信,他的感觉没有错,那种熟悉而激动的感觉,不会是空丨穴来风的。
原本正吃着包子的木哈耳,一抬头,就见凤孤一直望着上官晚清,眼中一惊,一只手拿着的汤匙子就那么直直地掉在了桌面上。
‘咣’地一声。
把所有人的目光全集聚向了她。
脸上,飞起红云:“我不小心。”
“赶快吃吧!”凤孤道,而后埋下头,吃着碗里的粥。心思却百斗千转着。
晚清,只是看了木哈耳一眼,没有说什么,继续吃着,而银面,自始自终,动作飘然,似乎凌于人群之外一般,安然平静。
“我吃饱了。”木哈耳轻轻推开饭碗,小声地道,而后望向凤孤,一面似乎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开口了声音中,小小地叫了凤孤一声:“凤大哥、、、、、、”
“什么?”而凤孤,连头也没有抬起来,只是低着头喝着他的粥,似乎喝粥是一件多么认真的事情。
“爹爹想请你晚上过去一趟。”木哈耳望了他半天,终于道。一双如兔子般圆亮的眼珠子,透着期待与害怕,直直地盯着凤孤,似乎极害怕听到凤孤说不的声音。
凤孤的手,顿了一下,心中更是有些奇怪,他对木哈耳,似乎有一种非爱不可的感觉,可是对于她的父亲,似乎只是那种极模糊的印象,似乎只见过一次面,而且是极生疏的会面,脑中似有什么要浮起,可偏偏,居然想不起那时的见面情形,当真是奇怪。
“有什么事情吗?”他问,声音中透着一丝不愿,淡淡的漠漠的,似乎极不感兴趣。
“我爹爹他、、、他、、、他想、、、”木哈耳支支唔唔地说了半天,脸也涨得通红,终于是把话吐了出来:“他想见见你,然后确定一下咱们两人的亲事。”
亲事?!
晚清适时也抬起了头,拿起绢子,轻轻地拭了拭嘴角,动作自然流畅,目光,却望向了凤孤,她也想知道,他的回答。
凤孤似乎能够感应到晚清的目光,同时抬头望向了她。
只可惜,凤孤有意不让人看穿他的眼神,极少有人能够看得穿。晚清从他的眼中,居然无法确定,他是答应与否。
只一眼,凤孤就望向了木哈耳:“怎么突然提起成亲的事呢?”
木哈耳眼神中,窜过一丝恐意,却一闪而过,桌下的手,微微地捏在了一起,咬着贝牙,轻轻地道:“咱们两人的事情如今村里的人都知道了,爹爹说了,即是情投意合,就尽早成亲,若不然,我进进出出,会让人说闲话的。”
她说着说着,头低垂了下来。
虽然看不清她此时的神态,可是凤孤,却从她刚刚说这番话时的眼神中,看出了端倪,只是他却没有表明。
只是想了想,而后点头:“也是,我也喜欢你,成亲是迟早的事情,拖下来了,只怕要让外面的人说你的闲话,好,我晚上过去。”
“真的?!”没料到凤孤会如此直接地答应,而且还说出了顾虑她的话,木哈耳整张脸扬了起来,带着不可置信的兴奋。
“当然,你这傻丫头!”凤孤薄唇轻轻扬起一笑,带着宠溺地道。
可是,坐在他对面的晚清,自始至终,在他的眼中,却看不到那真诚的宠溺,只是一抹若有所思与一抹不容别人欺骗的狠意。
看来,凤孤是有所举动了。
只是,他不拖下来,为何要答应去呢?
难道他想硬着来吗?
要想着,他此时还中着人家的情蛊呢!
而且,这个雪村的村长,以她看来,不是一般的山村村长,只怕不简单,一个女儿能够使用情盅的人,又怎么可能是个简单的角色呢!
“你们都吃好了?”木哈耳见大家都吃好了,于是动手收拾了带来的碗筷,而后放进食篮子中。
对着凤孤笑眼如花地道:“凤大哥,我先回去跟爹爹说了,下午再来找你。”
“嗯。”凤孤点了点头,走到门口送她。
再次转回屋里,望向了晚清,眼神中却是透了几分浅浅的笑意。
可是不知为何,晚清总觉得,他这笑意里,似乎含了许多让人莫名其妙的感觉,那种带着像是狼盯着猎物的眼神,她已经很久没有在他的眼中看到了。
缓缓地,他在桌上坐了下来,一时四人的局面,变成了三人的局面,只是这个局面,却是丝毫不比刚刚那个局面好得多。
倒是银面首先开了口:“晚清,一起去外面走走吧!很久,没有看到这样白茫茫一片的雪景了,实在美极。”
晚清还没有说什么,凤孤倒是先开口了:“她不能去!”
银面却是冷眸对上了他,两人的眼神地晨雪中碰撞,却是丝毫不示半分弱,一时间,两强相对间有种极速火花喷出一般。
“我问的是她,不是你。”冷冷的话,如天气般,一吐出,能结成冰。
“她是我的女人,我说了就算。”凤孤却是凤眼一凛,狠狠地道,带着咬牙切齿的劲儿。
“你的女人?”银面似乎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冷冷地一笑,而后又道:“是我听错了吗?你刚刚,可不是说晚上要去你未来丈人那儿谈着婚事的事情吗?何时,晚清又成了你的女人了?你不会是吃着碗里的,看着盘里的吧?”
冷讽热嘲,无所不用其尽。
这,不是银面平时的做法,他向来直截了当,从不会对别人解释什么,只是独行独为。
晚清知道,他的这一番话,是故意激凤孤的。于是也咐喝道:“银面,我们走吧!我可从来不是别人的女人。”
轻眉温温,却是望也不望凤孤一眼。
“不许走!”凤孤喝道,一把,又捉住了晚清的手。
看来,中了情盅的他,还真是变得与以前一模一样,霸道而无礼,让人心中有气。
晚清冷眼一瞪:“放手!”说着手用力一甩。
“不放!”凤孤却是凤眼瞪得更狠,直直望着晚清。
晚清暗一运力,一使劲,将他整个人甩了开去,毕竟他的内功大大不如她,打斗也许有胜算,可是想要钳制住她,却是难的。
“你!”凤孤有点狠狠地道,却也是心中沮丧,他从昨晚就一直奇怪,为何,他的内功,居然一下子,似乎少了六成左右,可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事情太过蹊跷了,他纵然再怎么没记性,也不可能连自己的内力如何消失也记不起来的,更何况,他从来不是一个健忘之人。
他过目不忘,记事超群的本领,才能使他经营着云国及风国两国中巨大的产业帐目而不乱半分。
这样的他,又如何会忘记事情呢!
眼瞳渐渐收紧,想到在他们面前丢了这个脸,他的脸上,忽然有些挂不住。可是却也知道,再急执下去,只是让自己更无颜面。只是想到晚清与银面两人卿卿我我的场面,他却如何也做不到任由他们去。
他心里那浓浓的愤意与妒意,让险些气出内病。
踉跄地站在那儿,看着晚清,却是心中又疼又痛,一种想将人生吞的念头都有了。
修长十指掐入手心,直至温热的血丝流出,他却感不到一丝丝的痛意,只有被妒意冲昏了的头脑,一直盯着他们。
晚清心中,忽然有些不忍,凤孤,毕竟是为她付出那么多的,她这样做,似乎太过狠心了,这样的伤害,让不明不白的他,一定极其痛苦的。
不知从何时开始,她的心,对他的时候,已经开始软了下来,做不到一丝丝的狠劲。
银面似乎看出了什么,一把捉过了她的手:“走!”
说着,已经拉着她飞纵而出,向着村外而去。
而凤孤,只是站在门外,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眼中,邪狠之意尽现,如狼一般凶狠。
只要是他的女人,任何人,都休想从他的身边夺走!
晚清,注定只能是他的了,不管他与她,是否有着过去,可是他清楚地知道,他,不喜欢她与别的男人在一起,那么,她就只能属于他。
他凤孤,从来只能左右别人,没有人,能够左右他的。
还有木哈耳与他之间,究竟是如何一回事,他也会弄清楚的,他,决不允许被人戏弄!情蛊,也不能左右他半分!
属于凤孤专有的一股狂野而霸道的宣言,随着雪花,飞扬而下、、、、、、
那一双美丽而邪妄霸道的凤眸,直盯着天,向天挑战一般、、、、、、
情归卷 第七十六章 聪明对决(一) 
  晚上,木哈耳来找了凤孤,而后二人一同前往木哈耳家中。
  推开门,却见木哈耳一家人全在等着了,凤孤薄唇扬起浅笑,走了进去:“村长,村长夫人好。”
  木哈耳的母亲亲热一笑:“哎呀,凤孤,还叫什么村长夫人呢!都快成了一家人了,还说这些客气的话,若是不嫌早,早一声岳母也都成了。”
  凤孤一笑,却只是贴心地道:“岳母。”整个人,仿佛完全融入了一种即将成亲的准新郎角色中。
  只是,当真如此吗?
  而一旁的木哈耳,一听这话,扭捏地一甩头,粉红小脸低了下来:“阿娘,你这是说着什么呢!真是的!”
  小女孩的娇羞尽显出来,偷瞄了凤孤一眼,而后就躲到了木母的后面去。
  倒是木父开口了:“凤孤啊,我也不说什么了,我就小耳这一个女儿,从小惯着宠着,总也不能是一辈子的事情,今后,这个任务也就交给你了。只希望你能够真心地待她。” 
  “岳父您放心,我会好好地对待小耳的,她天性纯真善良,是个好女孩,今后我一定会宠着她爱着她,给她最好的。”凤孤微微一鞠礼,而后道,只是低下的头,那俊颜上一双眼睛,却看不到至情至爱,只是一派的淡漠平静。 
  “嗯,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木父一笑而后道。
  木哈耳抬头望向凤孤,娇羞一笑,却是幸福十足。
  凤孤也回她一笑。
  “好了好了,快坐下来吃吧!这饭菜都凉了!”木母慈爱地道,说着拉着凤孤往一旁坐下,倒是一副丈母娘疼女婿的模样。
  于是一家人坐下来吃得欢欢喜喜,不亦说乎,只不过,木父凌厉的目光,始终盯着凤孤看,他的眼里,多了几分的探究。
  毕竟是经历了许多事情的人,对于一切,也比较仔细,可是他心中虽总觉得哪个地方不对,可是偏偏,仔细探究,却偏偏探不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凤孤的表现,处处恰到好处,也确实让人感觉十分疼着木哈耳,一直浅颜而笑,又是为木哈耳夹菜又是为她擦去嘴角,十分恩爱的模样。
  年迈而睿智的老脸上,是极度不解。总感哪儿有些假却说不出来。
  凤孤适时抬起了头,凤眼直直地望向了木父:“岳父,可是女婿脸上有何不妥,为何一直盯着我看?”
  薄唇,浅浅地笑。
  看起来,十分温善。
  可是不知道为何,木父的心中,却总有种对上狐狸的感觉,总有种身陷陷阱之感,那一双凤眼,让人太难以捉摸得透了。
  “没有,我只是在感叹,小耳能找到你这样的好男儿!哈哈....”木父一笑而道,而后是几分感慨:“也算我是了了心愿了。”
  “阿爹,你怎么忽然说这些话呢!”木哈耳轻轻一嗲到。
  “女大不中留啊!”木父听罢又添了一句。
  凤孤却只是含了一口香菜于口中,唇边浅浅的笑,只是神情有些让人摸不透。
  一顿饭,确定了二人的关系,也将婚事确定了下来,就在十天之后,虽然显得太过于匆促,可是奇怪的是,双方竟然都觉得好。
  真是一场奇怪的婚事。
  夜色中,木哈耳送着凤孤回去。
  凤孤一路走,却不开口说什么,走了一半的路,他忽然道:“回去吧!天色这么冷,早些就寝。”
  “没事,我送你回去。”木哈耳轻声道,她只是,想多一点儿的时间与凤孤在一起罢了。
  凤孤却是将她的肩处一按,体贴地道:“等一下你送我回到屋里,我能让你一个人回来吗?还不得亲自送你回来,这番折腾,我可是累了!听话,快回去吧!”
  木哈耳听了他的话,脸上升起粉红,而后点了点头:“嗯,那你一路小心。”
  “好。”凤孤点头,而后目送着她一蹦一跳地向回跑去。
  一跑三顾,终于在看不见她的背影的时候,他才缓缓地转身,却不是向着屋子的方向而去,而是向着村外的小道而去。
  一路走着,待走出村外,他阴邪的声音轻轻地道:“可以出来了吧!”
  暗处的晚清听到他的声音,只掂量了一下,而后轻轻地跳了出来:“竟是被你发现了!”
  “你这种轻功,不被发现,实在是难!”凤孤薄唇扬起一抹笑,缓缓地道,却是自傲无比。
  那狂妄的模样,让人一看心中就能有气。
  这个凤孤,只要中个情蛊,倒是跟以前一样能够将人活活地气死的。
  “见笑了,也无所谓,我本就没打算瞒着你,你知道根本就无所谓。只要木家的人没有发现那便好了。”晚清淡淡地道,浅笑如花,衬着月泽明朗。
  “那倒是。”凤孤点了点头。
  “只是你为何在木哈耳走了之后还一直隐身呢?不是说没打算瞒着我吗?”一语,点出了她的语错。
  若不怕他知道,也就不必一直偷偷地跟着了。
  好一个凤孤!
  晚清也不紧不慢,只是缓缓地道:“即在之前已经隐身了,又何必在这个时候还现身呢?现身出来,岂非要得一番解释,还更麻烦,不如就一直偷隐到底。”
  “好!我喜欢跟聪明人说话!”凤孤一笑,他极少遇到如此灵舌聪慧之人,而且她这一份淡定镇静的模样,更是让他不由地欣赏。
  “说吧,有什么事情?”他负手问道,倒是一副唯我独尊的模样。
  他分明知道自己要说的事情,还要装得一副非要她说出的模样,晚清却不给他装,只是清冷地道:“你知道我要问你什么事情的。”
  “我不知道。”他却是直截了当地道,眉眼盯向她,却是含了几分戏谑的笑,就像是一只猫在逗弄着一只老鼠一般。
  “你!”晚清有些气闷,她发现,要跟凤孤这种人逞口舌之快,是件极难的事情,商场多年,他早练就了一副看人对事说话的本领。
  什么都是一语直中心脏的。让人气而无奈。
  算了,谁让她欠他人情,无法对他视而不顾呢?
  于是冷着一张脸:“你为什么要答应她呢?你不是说了会去查清楚的吗?你如今连婚礼的事都答应下来了,不会还是认为是我在骗你吧?”
  “其实那都已经无所谓了!”凤孤却是脸色一转,变得淡了起来,有些忧伤之感,让人更是莫名其妙。
  “什么叫做那已经无所谓了呢?”晚清对上他的眼睛。
  “你说过的,你与我之间的关系如何如何,可是你现在却与银面如此相处,叫我情何以堪,若当真我们曾经有过什么,倒不如不要想起来的好,木哈耳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起码,她倒是真心地喜欢我的。那我不如,就如此算了.....(图片不明,20字左右)情,只是语气中,透着淡淡的神伤。
  本来,他是想装装的,博得晚清的同情,可是谁知道,一想起她与银面在一起的画面,他的心,却不由自主地酸楚了起来,带着感伤。
  声音,是连装也不用装得半分,已经是真情而出了。
  他对于她与银面,是极度的在意的。
  “总而言之,是你亏欠了我!”他忽然还觉得不够,又狠狠地加上了一句。
  晚清望着他伤神的模样,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她不知道,他怎么忽然之间,变得这个样子,只是,她确实是亏欠了他的,所以,他的话,让她,不知道如何解说才好。
  抬头望了望他,却是抿了唇。
  看着她黯色的模样,凤孤心中暗笑,却没有显露出来,而是接着又道:“晚清,你告诉我,我真的是因为情蛊,才会误以为喜欢上木哈耳,才会忘记最爱的你吗?”
  看着他,晚清轻轻地点了点头:“你的确是中了情蛊。”
  “若是我情蛊能够解开,你是否会离开银面,而选择我呢?”凤孤道,目光如炬,直直地盯着她。他今晚所做的事情,要的,就是她的这一句话。
  “我会离开银面的。”晚清说道,她本就不会与银面在一起的,会做出亲呢的事情,也不过是为了激起他的妒意,既然已经达到目的,她自是不会再与银面在一起。
  她与银面,将不会再在一起的。毕竟,她与他之间,隔的东西太多了。
  银面,那样一个出尘的男子,适合更好的女子,而她,早就不属于那个范围了。自从认识银面以来,她从来没有想过爱上他这个问题。
  也许,这么长的时间以来,她根本就没有时间可以去忆起这个爱字的,因为,当他陪在她身边的时候,她都是在舔着伤口过日子。
  虽然听到她会离开银面很开心,可是凤孤没有忽略到,她没有说到选择他,挑眉问道:“只是离开他?”
  “至于我能否选择你,我想,与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关系的。凤孤一向自负,不会没信心去夺得一个女子的心吧?”晚清轻笑着道,话音一转,却是将问题抛回给了凤孤。
情归卷 第七十七章 聪明对决(二)
聪明的女子 !
凤孤眼中赞赏之色越重,只不过轻轻一句话,四两拨千金,倒是把问题推向了他,真让他佩服。
凤孤忽然凑向了她的耳际,低柔而暧昧的语气伴着男子的气味缓缓在耳边搔挠着:“我的确有信心能够夺得你的心!”
“这可不就结了?”晚清因为他忽如起来的靠近还有那暧昧的语气,心里猛地‘咯’地一声,是心的蠢动。
暧昧的红潮直冲向脑门,不过幸好她还没有失掉应有的镇静自若,仍旧一脸淡定地回了他,只是脚却不自觉间后腿了两步。
“你脸怎么红了?”凤孤却偏偏不肯放过她,见她退后,他更是凑上了前,修长的食指轻轻地拨弄着她鬓间的一缕青丝,而后轻轻地问道,语气邪妄而含着挑逗。食指更是似有若无般地轻轻滑过她香滑的脸颊。
“我没有脸红!”晚清脸上一冷,有些不知如何应敌这样的凤孤,若在以前,她可以冷颜相对,可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她如今,没法做到像以前那般冷淡冷情。
“还说没有,看你脸红得像个苹果儿一般,让人好想咬上一口。”薄薄的唇,轻轻启开合起,动作却是越发地暧昧,口中暖暖的酒气,更是似有若无般,吹拂向了她的颊间。
晚清一惊,又是连退了两步,忽然觉得,自己有些窝囊,只不过被他这般挑逗一二,居然就连连后退。
于是脸上凛然许多,立定了脚步,倒是沉静了许多,此时的她,应该比他更有优势才对的,她若非为了解救他,早就走了,任他自生自灭,哪里需在这里容他这般恶意挑戏。
“这般夜色浓郁,你的颜色倒是极佳,居然能看得出我的脸红?”晚清轻声地道,这般夜色,纵然近身,也是难看得出对方的脸色的,他分明就是猜出来的,倒是她自己没沉住气,给他猜出来了。
“呵呵,我闻就能闻到你羞怯的气味了!”他的语气,带了几分薄薄的轻挑,邪魅而恼人。
“看来你的鼻子,倒是跟狗儿同路呢!居然连羞怯的味儿也能闻得出来,真是让人佩服!”晚清轻轻地道。
凤孤却是脸色一转,有些不悦,她的这一番话,摆明就是在说他是狗。
不过转而,他又不气了,而是一笑,狭长凤眼中含了几分浅然轻笑:“错!错!错!我非与任何同路,也非嗅觉惊人,而是你的气味太浓了,深深地吸引住了我而已!”
晚清一扭脸,也不再与他纠缠着这个话题,他不正经,她可不能陪着他一起瞎言,这夜色已经深了,大好夜色不入睡,站在这儿吹风,可是极不开怀的事情呢!
“既然你已经决定要查出是否自己中了情盅,那么木哈耳那边如何是好?你可是已经答应她婚事了,而且居然还那么匆促,居然定在十天之后!”对此,晚清是极有言词的,这样子猴急,真让人难相信他没完全的心要成亲呢!
“这件事情,就是要快斩快决!不能拖着,若然我当真是中了情盅才会喜欢上木哈耳的话,我在这儿,就是在浪费我的时间,我凤孤,决不能让人无端戏弄的!他要跟我玩,我便奉陪到底!看谁输得最惨!”他眼神一紧,狠狠地道。
“你准备如何办呢?”晚清问道。
“这件事情,我自有主张,你不必担心,三天内,我必要让真相大白!”凤孤凝眉而道,倒是一副信心在握。
看着他信心十足的模样,晚清知道,他的心中,一定是运筹了一个极佳的对策,而且这个对策,只怕是会让人意想不到,重重作及害他的人的对策。
只是木哈耳……
终究也是一个可怜的女孩子,不过是因为太爱了,才会做出这样疯狂的事情,她的心,毕竟不是极坏的啊!
“其实木哈耳也不是极坏的女孩子,她也只是因为喜欢你,若真是查出事情了,也别伤她太深了。”晚清忽然有些不忍地道。
女人,总是容易为情所困,深陷泥沼不可自拔……
他望向她,点了点头:“即是你替她求的情,我自是会听在耳中的,到时候只要她不要太过痴迷而不悟,我不会伤害她太深。”
“嗯。其实一切也只是因为你!”晚清理了理衣襟,不经意间道。
凤孤抬头不解:“为何是因为我呢?”
“红颜祸水,自古如此,不单单是用在女人身上,男子也是有这种本事的。”晚清轻轻地道,说完,不觉委婉,不知为何,她刚刚,就想起了这么一句话来,仔细想想,却是极端 有理的。
“清儿这话,我不知道应该理解为赞美还是理解为讽刺呢?”凤孤也不怒半分,只是轻笑地问道,口中不自觉滑出的‘清儿’这个亲昵的叫声,惊了他自己,可是他却不感到一点儿突兀,似乎他本来就是这么叫着她的。
这样叫着,他只觉得十分开心。
一种从未有过的开心。
甜到心坎上的一种感觉。
“你若认为是赞美,那么它就是赞美,你若认为是讽刺,那么它就是讽刺,着骑士全凭你的心中所想。”晚清模棱两可地道,而后浅笑,想想,凤孤虽然还是一如以前那般霸道不讲理,不过,似乎没有以前那么残忍狠戾了,至少,若是以前的他听到这一句话,只怕手已经掐在她嫩脖子上了。
而此时,他却还能迎笑地这样问道。
看来,并不是完全回到以前的模样的。
“即是清儿对我的赞美,那我就只能收下了,虽然这听起来极不入耳,不过也能原谅清儿也许是极少赞人的,或许,我应当是第一个把!”他自我下着结论。
这个人,倒是时刻不忘记托高自己呢!
晚清无奈一笑,抬头望着天空那皎洁的月儿,轻道:“夜也深了,该做的事情,我也已经办妥了,是该早些睡了,这几日都没有睡过一个安稳的觉!”
说完自行踏步向着雪村而去。
凤孤跟在后面:“这样的夜色,秉烛夜游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啊!”
晚清当真服了他,一转首:“或许,这个主意不错,凤公子,你不妨去请了木姑娘一同夜游,想必她会极愿意的。”
说完自己飞身一纵,使了轻功向着村里而去。
雪山的夜,到了深夜,是极冷的,她此刻,只想着那暖暖的被窝儿。因为此刻看来,凤孤并没有完全受情盅所控制,那么一切她都不必担心了,只须安静地等着三天后,他将真相揭开。
推开屋门,却见灯火依旧亮着,银面正端坐于桌前,修长的手执一杯茶盏,虽只是那么简陋而平凡的一个茶盏,可是在他的手中,却偏偏散发出一种孤冷而优雅的感觉。
那样雪白一身,让人有些感到孤冷无比。
心中,有些不知是何滋味i,银面,从来给人的感觉,都是那么冷,那么孤单,仿佛从来,天地间,他就只是那么一个人,那么寂寞地坐在那儿,连烛火,也只投出了一抹孤单的影子。
见她进来,只是望了她一眼,而后执手翻出另一个空杯子,自茶壶中, 又倒是一杯茶水出来:“喝吧!这么冷的夜,喝杯暖茶,不会太冷。”
“好的。”晚清点头,而后接过茶水,轻轻地喝了起来,这茶,暖暖的,果然,慰热了她的身,忽然这样清冷的感觉,让她不知如何开口。
倒是他先开了口:“事情怎么样了?”
他永远,总是在清冷背后,带着一种让人不易察觉的体贴。
“凤孤已经在策划着要查出真相了,大概在三天后就能真相大白。”晚清依着凤孤所说的道。
“那就好。”银面点头。
不知为何,她总感觉,此时的银面,太过清冷了,让她有些感伤。
“睡吧!夜也深了。”银面道。
而晚清,终于想到了这个问题,因为木哈耳根本没有安排住处给银面,所以今晚,他们必须睡在一起。
可是,与凤孤同睡的时候,她尚且感不到这样的窘迫,想起要与银面同睡,她却感到一种十分窘迫感,似乎无法接受与他同屋而眠,虽然知道,他是个正人君子,不会做出什么的。可是她怕的,却连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
银面似乎看穿了她在想着什么,于是道:“你在床上睡,我在地上打坐。”
“不必了,床还挺大的,两个人谁没问题的。“他的一句话,倒是让晚清自己觉得自己太过小心眼儿了,毕竟,银面于她不是外人,是一个比至亲还要亲的人。
“其实……“不必介意那么多的,晚清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推门而入的人打断了。
“其实男女有别,就算是没有同床而眠,同屋而寝,纵然你们是清白的,人家也是要闲言碎语的,我只能牺牲自己了,今晚我与银面同睡一屋,清儿你到隔壁去睡吧!“凤孤的声音轻飘飘地飘了进来。
真是让人始料未及,他这是做什么啊!
凤孤自是有他的想法,着这两日,他早就确定了他对晚清的感情,即是如此,他又怎么能够让晚清与银面两人同睡一屋呢!
要真如此,只怕他这一夜也别想好睡了。
为了大家都好睡,他只能想出了这个折衷的办法了,虽然对于他有些丢面子,不过,权衡之下,却还是得如此而为。
而凤孤的这个主意,对于现在而言,也是解了晚清的尴尬,于是她也没有多说什么,对银面说了句,而后出了屋。
情归卷 第七十八章 夜谈起妒
银面自是举起手中的茶杯,继续喝着茶,举止静安而优雅,如一尊美好的华玉一般,温凉如水,对于凤孤的到来,一直没有吭声说什么,一脸沉静而冷清。
其实他的心潮也在翻滚着,只不过,这个时候,他不能说,他只能静静地坐在这儿,因为只有这样,才不会让晚清感到尴尬与难为。
而且,他也不是那种会为了任何事情而大加谈论的人,他极少与人谈话,或许,除了晚清,他从未与人谈过任何的心事的。
“一个独饮,岂非无味?”凤孤将被褥放在了床上,而后坐在了银面的对面,一笑而道。说着间,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