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失身为妾〗第58部分

向晚清,脸上已经回复了平静,只是脸上的平静,又如何能够掩得去内心的不平呢!
想不到一回来就碰到了这样的事情.〃
八十五章 意外之人
一路奔波,马不停蹄。
这一路上,他们也没忘记顺带着到各地的凤舞九天所属的商店里去看看究竟是何情况。
事情,比想象中糟糕得多。
竟是有许多都是出现了内奸所致。
而且,连各大商店都出了事情,与老周所言相符,丝绸店上好的丝绸几乎大半都被泼到了其他染色,全然不成样子了,成了垃圾货。
而酒店、茶馆,所有有关吃的馆子,无疑不是同样被人砸场,而且还闹出食物中毒的事情,连官府也插手在调查着。
至于米粮却被人不知用何种手段,撒上了什么药物,居然全部腐了。
…………
所有的商店,没有一家能够躲过一场连坐的灾难。
看着这一切,她是心中焦急无比,只盼着能够尽快解决问题,一路上,也不断地与凤孤在讨论着要如何才能尽量地挽回损失。
毕竟,找出敌人对付敌人是个关键,可是这诺大的漏洞,若是没有找到好的办法去制止,只怕这么大笔的亏损,会让凤舞九天半垮而下。
就如同,已经把凤舞九天,当成是自己的家一般。
望了一旁一直紧抿着嘴,严谨赶路的凤孤,心中百感交集。
这个男人,曾让她痛、让她恨、让她生不如死,却也曾让她感动、让她欣慰、并且为她不顾一切。
他长得极其倾城的。
记得遥远时候,那时是听说自己要嫁与他的时候,那时的心中,怀的是好奇、惊异,听人说着他如何如何倾城,如何如何能为,在四年之内建造了一个富可敌国的凤舞九天,还有……听说他如何如何地暴戾狠绝。
那时就想,这该是个何样的男子。
后来真的见到他了,却是连连发生了那么那么多事情,多的让她承受不来。
风云变幻,人生如潮涌,走了一圈子,想不到,却还是走到了一起,说是缘,却是一段带着戾气的缘,才会有那么多的事情于中途发生。
他却好似是倾城的男子,俊秀无双的脸庞,一双凤眼狭长而冷魅,带着一种勾魂夺魄之感,微眯起来,却能让人心中生出寒意,高挺的鼻梁正如他的人般高傲自负,两边嘴角微微翘起,他的唇很薄,人说唇薄的男子最是寡情,可是偏偏他却是最痴情的男子,为了情,有种痴癫之感。那刀刻般的下巴带着他的刚毅让人倾然。
他也的确是能为的,四年之内,仅凭这那复仇的信念,竟能够于隐忍中一步步地将一个武林世家建成一个齐了武界与商界为一体的第一山庄。
至于他的暴戾狠绝,也许算是,也许可不算是吧!
他的暴戾狠绝,从来是针对人的,这里她直到后来,才缓缓地发现的们只是,他终究是戾气太重了。
“怎么一直盯着我看?可是觉得你家相公越看越是俊俏?”凤孤一转头,见晚清盯着他一直看,于是调笑着说道。
他的脸上,有着浓浓的倦意,这样的打击,并非小事。
不过,他却不想在晚清面前表现出来,因为他看的出来,晚清为了此事与赶路,已经极累了。
不过他不想让她再增添担忧。
朱唇微扬,是不管何时,总是如此,有时候真正的关心,也不会如正常人般表现出来,她自是直到,他是故意逗她的,这几日来连着赶路,又逢这些乱事烦着,人早就十分倦了。
“错!”凤孤却是忽然脸上又复一副严谨的模样,严厉地指着晚清。
“错?!”他一句“错”,倒是让晚清错愕,不知他是何意思,于是挑眉问道。
“是的,近日风餐露宿,又怎么会使我失去本色呢?只是在我俊秀的面容上增添了一抹历尽沧桑的真男人之感罢了!我看清儿也不是真正懂得欣赏之人!”凤孤装的正儿八经地训道,说完,居然还真的一苟不笑。
倒是将晚清惹得大笑了起来,这一笑,化去了近日不少的烦躁之气。
“你该多笑笑的,本来就不怎么好看,还不多笑笑!”凤孤忽然又道,面容依旧那般严谨,还真是当回事一般地说了出来。
晚清一嘴的笑,一时竟是有些错愕的收不回来,不多一会儿,她浅笑而正经地说道:”可是有些人,是因为长得丑,所以才更不能笑。”
“不可能,人只要有着笑容,都会添滋色的!”凤孤道。
“晚清却是摇了摇头,故作神秘地道:”比如说,那人长得一嘴黄牙,一嘴龅牙,或是嘴唇有些欠缺!“
一说完,两人相望,齐齐笑了。
一路上,便是这般相互间一些只言细语,却是解了不少烦。
看着战城就在眼前,双双舒心,却是一舒而后,心中更紧。
他们都知道,前面,还有着一场未知的仗要打。
…………
正在账房中头疼着的冷森,一听到下人禀报凤孤回来,整张脸如同长居黑暗中遇上了光,光彩忽然间焕发。
冲冲撞撞地跑了出去。
看着园中缓缓向他走来的凤孤,他突然有些落泪之感,这些日子,他一个人撑着着凤舞九天,已经累不堪言,而且一直担心凤爷,心中更是盼着他能早点回来。
这一见,才知心中的焦是多浓。
“凤爷……”略带着哽咽地唤了一声,而后是常常的无语。
“冷森,你这是怎么了!可从来不见你如此儿女情长的时候呢!你可是铁面黑人呢!”凤孤看着他,也是感动,冷森在他身边多年,与其说是主仆的关系,不如说是知心的关系。
“我……我……”遭凤孤此一说,冷森那常年冷酷的脸上晕出一抹淡淡的红,而后缓了神色才道:”让爷见笑了!”
连晚清也十分吃惊,想不到冷森为人竟然也有如此情长的一面,她还以为他是一个冷酷而一丝不苟的木汉子呢!
倒原来才是有着真性情啊!
“冷主管好!”晚清轻轻说道。
冷森望了晚清一眼,带着复杂,却还是恭敬地道:“二夫人客气了!”
说完又转向凤孤:“爷与二夫人一路奔波,我命人赶紧准备好洗漱用具还有准备好接风宴,为爷和二夫人接风!”
“不必了!”凤孤道,“近日的事情我一路都听说了,沿路来各城镇中的凤舞名下产业也全部都去看了一番,此事重大,以大事为重,接风的事情以后再说,我们进屋内去说吧!”
说着三人通行进了屋内,冷森又命了暗卫在外守着,这才放心地谈起事来。
“究竟是何人所为,竟然敢公然挑战凤舞九天!”凤孤一进屋,却已经是按耐不住,暴喝着问道。
“爷必是料不出这个人来的,只怕世人皆是料不到会是这个人的!”冷森叹了口气道,目光中有些愤意。
“哦……如此神秘之人?”凤孤一听来了兴趣,不过他不必想得极多,却已经猜到:“不会是慕容黔不死,继续作乱吧?”
因为如此短的时间内,能够作出这个的行为,而且手段如此高深毒辣,在战城中,他还是真想不到有第二个人,而且冷森还说此人是世人想不到的,那么就是一个不该存在的人!
〃爷是如何知道的?“冷森一听,惊讶地抬起头来望向了凤孤。
他惊讶的目光,也证实是凤孤猜的没有错。
慕容黔居然还没有死!
“看来我猜的没错,竟然是他!”凤孤薄唇微勾,勾起的是一抹狠绝的笑,一抹玩味接受挑战的笑。
而晚清,更是错愕不已,一个落入那非死不可的落日崖的死人,居然活了过来,而且还施出如此报复的计谋来!
慕容黔,想不到能奈倒是不小。
“正是,慕容黔联合邪风,带着一棒子与凤舞九天为敌的人,组成了一只杀风队伍,势以除去爷为目标!这一次的事情,全是他们搞出来的。”冷森缓缓的说道,说着的时候,不经意间,望了晚清一眼。
这一眼,晚清是知道他在介意着什么的,她与邪风之间的关系本来就极好,想必冷森是顾及此,只不过他没有在她面前隐瞒,也算是对她的信任。
或许更该说是他对凤孤太忠了,所以凤孤信了她,他也只能选择信。
“嗯,说下去。”凤孤眉头一皱,却是冷冷的森寒之意。
“是。本来我们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准备随时应战他们,毕竟他们的实力尚且不足以与整个凤舞九天为敌的,只是,近日来,起了些变化,不知何时,白云烟居然也混入了他们当中,而且还领了雪莲派在内,事情就变得十分棘手了,不过我已经派了四婢暗中查探跟进事情了,最为紧心是是,这一遭我们凤舞九天的损失太惨重了,一时只怕难以修复。”冷森长长地把话说完。
而后愧叹道:“爷才将这产业交与冷森经受几个月,却弄出这么大的事情来……”
“冷森,这件事情,不是你的错,你应该知道的,不必自责。”凤孤道,而后伸了伸腰。
优雅得如一只豹子般,彷佛刚刚冷森说的那些重大的事情根本没入他的耳一般,只是吩咐道:“事情我知道了,这我也累了,清儿也是累了,让人准备侍候洗漱还有备下晚宴吧!”
情归卷 第八十六章 再遇邪风(一)
“你怎么听了反而不担心了呢?”晚清看着桌上的美味,却是兴致缺缺,有些不明白,为何凤孤在听了冷森的汇报后反而变得镇定至此,完全没有路上的焦虑,有些不同寻常。
  这件事情,怎么看来,都是不简单的啊?
  “为何要担心呢?”凤孤反问,薄唇翘起,是自信一笑:“在敌暗我明的情况下,会让人紧张,如今敌明我明,根本就无需担心的,慕容黔纵然再是有本事,我凤孤也不会怕他的,我凤孤,若是轻易就那么怕一个人的话,又怎能撑起凤舞九天呢?”
  看着他自信的模样,晚清不由有些吃惊。
  这个凤孤,真不知道他是自信过头还是说他本就天赋才能,可是怎么看,这样的事情,本就是不简单的啊!
  至少不是怕,也该有些忧心的。
  “放心,明日我便去会会慕容黔,看看他到底存何居心,至于凤舞九天这次的损失虽然惨重,但是离倒下来的时候,还远着,不必担心。”凤孤手持一杯酒,轻轻置于鼻尖细闻,凤眼中,却是透出满满的斗志。
  “人活在世上,有对手,才不会闷的!”
  “你能这般自信,我也就放心了!”晚清淡笑道,倒是她自己过于忧心了,看来,这件事于凤舞九天而言,也决非大事的。
  “可是我却喜欢你为我忧心!清儿、、、”凤孤的手,忽然伸过来,牵住了她的手,动情地道,却也是真心的,晚清会为他忧心,就说明她是将他放在心上的,这对于他而言,是最开心的事情。
  月光皎洁,烛光映红,却不知是红烛映红了脸,还是羞赧红晕,她的脸上,渐渐浮出温软的粉红,却是更加勾魂。
  轻轻地抽回自己的手,故做镇定地道:“赶紧吃吧!奔波了这么多天,晚上要好好地睡上一觉。”
  “好!你要多吃点儿。”凤孤听了她的话,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松开了她的手,而后连连夹了好几样菜在她的碗里。
  晚清望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地吃了起来,身后那些侍候的丫环都退到了屋外。
  屋内,只余了他们两天。
  尝着口中的青菜肉丝,不知为何,晚清忽然有种,回到家的感觉,这样两个人静静地坐在一起,于烛光下,共聚晚膳,曾经是她,最希望的事情。
  看着她忽然吃着吃着停了下来,凤孤狐疑地问道:“清儿,想着什么?”
  “啊?”晚清经他一问,恍醒而起,连连摇头:“没、、、没、、、没想什么。”脸上,一片燥热,她近来似乎,太过思家了,才会连连想起这些闺中时候的事情。
不过,她已经有大半年,不曾见过娘亲了,还有双儿,也不知道她们,现在情况怎么样呢?
脸上,浮出了深深的思念与惆怅。
“想起你娘亲了?”凤孤看着她思念的眼神中浓浓的怅意,知道她必是想家了,这些日子来,她其实时不时会无意识提起闺中的事情,他知道,她是在思家了。
“嗯。”微微低下了头。
凤孤的一句话,似乎将她心底的所有愁思全都勾了起来,而且是一发不可收拾,那酸酸的愁意如一张巨大的网一般,将她网住,让她喘不过气来,眼睛,湿湿地,泪,倒那么顺着两行滑了下来。
凤孤看着她的模样,心中却是比她更痛得多,都是他,才让她如此长的时候没有见到亲人。
缓缓地走到她的一侧,在她的旁边微蹲了下来,抽出手帕,轻轻拭去她低垂脸庞上那两行泪珠:“别哭了,是我不好,害你如此长时间不得见你的娘亲,明日,我便让人备了马车,送你回去见你娘亲。”
她抬起哭得红肿的眼睛,望向了他,却是轻轻地拭去自己的泪珠,摇了摇头:“不行,你现在正遇危险,你的内功又传给了我,我必须在这里保护你的。慕容黔为人阴狠,我不能放你置身危险中。”
“傻了!我现在身边有冷森与四大女婢的保护,还有着凤舞九天的侍卫,谁能够伤害得了我呢!没事的。”凤孤其实也是存了别样的心。慕容黔做事从来不择手段,几乎是狠辣而阴毒,无所不用其极,晚清在这儿,他反而不放心,本来还想着用什么办法将她先支开。
这时看她思家,于是便起了让她先回娘家,这样,他才能放心。
“多一个人便是多一份保护,而且我答应过发保护你的,我就要做到。”晚清轻轻地道。
“可是你这么长时间没回家了,难道不想你娘吗?”凤孤轻笑着道:“我你就大可放心吧!我可是凤孤,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让人给暗算了呢?”
“我虽然极想娘亲还有双儿,可是却也不急在这一时,等这边的事情处理好了,我们再一起去吧,你也应该回去看看老太奶了,她想必也是想你想疯了!”晚清淡淡地道,眸中却是执意。
她平日里虽然什么都好说,可是执意起来,却也是没有人能够拗得了的。
凤孤看着倔意上来,知道怎么劝她也是不会听的,于是只得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不过心中却也在想着要如何才能保证好她的安全。
缓缓地站了起来,经过她的脸庞的时候,一时戏谑,唇,轻轻地,在她洁白光滑的额头轻轻一点:“谢谢你。”
轻轻地一个吻,却带着他无限的情意。
晚清眸眼瞪了他一眼,却也没说什么,只是低下头继续吃着饭。
.................
躺在床上,如何也不能安睡。
再次回到战城,回到凤舞九天,心境,却是大不相同了,她与凤孤之间的关系,也是大不相同了。
这段时间,她静静地想过,不得不承认,她早就在他一次又一次的感动中,原谅了他,并爱上了他。
虽然口中没有承认,可是她的心中却是由着摇摆不定,渐渐变得明白。
她知道,会执意留下来保护他,其实不单单是因为她答应过要保护他的,更重要的是,她已经在乎他了,怕他有意外,怕他出事,所以才会那般执意地要留下来保护他。
忽然,窗外树枝一阵摇动,她全身警觉起来,一双眸在黑暗中,紧紧地盯着窗外。
这个时候,是不可以大意的,一点风吹草动也要小心。
就在这时,一个黑影,翻身进了她的屋内。
借着月光,看清那身形,一身的紧张才松了开来,取而代之的是欣喜不已!
是邪风,虽然看不清楚他的脸,可是她却能从他的身形中,看得出,就是邪风。
脸上笑容变得灿烂,轻轻地唤道:“邪风、、、”
“清儿!”邪风一站起来,也是激动不已:“你可回来了!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呢?那时候听说你被风国捉了,我担心得无一夜好眠,可是等我赶去的时候,却听说你已经被救出来了,我本想跟去天上找你的,可是正巧我义兄忽然传来未死的消息,而且催我回来,所以我、、、”
说到此,他的脸上出现了浓浓的惭愧,他当时一直左右为难,一是义兄的消息太震惊,而且一直连催着他要赶紧回去,他当时不明情况,还以为是最后一面,所以就赶了回来,才错过了去寻晚清。
他一直为了此事深深地自责着。
“没事了,我这不是好好地回来了吗?”晚清一笑地道,她明白邪风的为人,知道他是真心地关心着她的,至于究竟当初是什么原因,她想,以慕容黔那种人,要逼他回来,必是有办法的。
“可是我却没有尽到自己的责,没有去保护你!”她一脸懊恼地道。
“你也不可能永远一直就在我的身边啊,你也有你的事情要做的啊!我没有怪你,你就更无谓怪自己了!”看着他自疚的模样,想必这段时间,他一直没有好过过,必是天天为了这事一直自责中。
“我就是知道你不会怪我,所以我才怪我自己啊!”邪风激动地道:“清儿,这段时间,你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晚清一笑:“没有啊,你看我气色可是比以前好了很多,我身上的火寒毒也解了,以后就不会被毒发作折磨着了!”
“我听说了!也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了,这也该是因果循环啊!”邪风一脸激慨地道,在雪莲门主那儿听到凤孤与她在天山上发生的事情后,他是大快人心,兴奋地不得了。
这一激慨,连声音也不觉间大了起来,竟是引来了外面的巡逻侍卫。
“二夫人,您没事吧?我们听到你这儿似乎有声响,于是过来看看。”门外传来巡逻侍卫的匆匆跑来的脚步声,不一会儿就到了门口,而后是轻轻地询问声音。
晚清听到侍卫的话,指了指梁上。
邪风一见,脸上一皱,有些不悦,不过还是轻轻一个跳跃,跃上了房梁上,晚清只憋了憋嗓子,似刚刚睡着醒过来一般带着沙哑应道:“我这儿没事,外头没什么动静吧?”
“没事,二夫人放心睡吧,我们会加紧巡视保护好这儿的。”那侍卫回道。
情归卷 再遇邪风(二)
待到听到侍卫的脚步声远去,邪风这才跳了下来,一脸地不解气:“看到凤孤的人,我就生气!”
晚清看着他的模样,一笑置之,邪风从来是这么直性子的,从来不会对信任的人藏着话。这也正是他能让人喜欢的可爱之处。
“对了,你怎么那么快就知道我回来凤舞九天了呢?”晚清抬头问道,好与凤孤傍晚时才到的,怎么他晚上就来了。
“义兄派了人一直守着凤舞九天的一举一动,可不就在等着凤孤回来。你们前脚一到,我们后脚已经知道消息了。”邪风道,对于晚清,他从来不隐瞒事情的。
“原来如此。”不过想想也是,以慕容黔的为人,这一次大难未死,生还下来,肯定是要报仇雪恨的,凤孤就是他最大的目标,他一定是将他放在首位的,又怎么可能不派人来监视呢?
“邪风,这一次凤舞九天发生的事情,你没有参与在内吧?”晚清问道,并非为了凤舞九天或是为了凤孤。
不想让邪风涉入其中,全是为了邪风,她不想看着邪风因为曾经受过慕容黔的恩,而为了报恩,跟在他的身边,染成了黑色。
邪风,应该是侠盗,而不是贼。
她更不想邪风涉入这些江湖恩怨中,邪风,应该是自在的。
“没有。”邪风道。这件事请,他一直是不赞成的,他虽然也想收拾凤孤,可是他要的是光明正大的,而不是背后使手段的,这样一点也不光明,而且义兄的手段,也太过阴毒了,这一着来,不只害的是凤孤,而且是害了其他不少无辜的人。
“我就知道你不会是掺在其中的。”晚清释怀一笑。
“那件事毕竟太欠光明了,而且手段也十分毒辣,我做不来,不过接下来义兄若是正面找凤孤报仇,我势必要助他一臂之力的。”邪风想了想又道。
“这个我知道。”晚清笑道,邪风的为人,她是清楚的,为慕容黔复仇的事情,他是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的。
滴水之恩,他从来是不忘报的。
“你要报慕容黔的石力,这个我清楚,会有此问,只不过是不想你因为报恩,而将自己陷于不义之中,毕竟你为人磊落,若然之前的事你参与其中,只怕将来只会是自己悔恨的,我只是怕你因此而有了污点。”
“嗯,我就知道清儿对我是最好的了!”他一脸嬉皮笑脸地道。
而后手中一变,自身后,拿出一个竹桐子来。
晚清一看,有些不解,他却是变着戏法般一打开瓶盖子,便有着甜甜的香气扑鼻而到:“是什么呢?”娇气地问道,心中却已经隐隐猜了出来。
“你猜猜看?”邪风故意不说,只将竹桐子放于鼻间轻轻一嗅,而后做出十分吸引陶醉的模样。
晚清不由扑哧一笑,却是已经猜出来了:“炒红果!”
“你怎么一猜就中啊!”邪风闹闹着道,嘴角却是甜甜的笑意,自从上次晚清说这炒红果极好吃,想吃,可是后来发生这样那样的事情,一直没有机会做给她吃,这一次,见她回来,于是第一时间便想起了炒红果。
“看你的脸上全挂着答案,我若是猜不出来就真的是愧对一阵风大侠了!”晚清倜促一笑,而后手一伸:“还不快拿来我尝尝,我都馋死了!”
邪风一笑,却是极开心地:“给!”说着将炒红果递给了晚清。
借着月光,映着那后红果晶莹似一块红玉一般,带着艳红呈着半透明状,诱得人舌尖也开始乱动了起来。
那酸中带甜的味儿,更是让喉头一股口水直直流着。
这炒红果,是既养眼又美味的。
轻轻地勺了一口,含了下去,眉眼中全透出了满足之感。
那酸中带着甜,甜中含着酸的味儿,就是让人喜爱,而且那软软黏黏的口感,入口即化,柔软得让人全身的毛孔也敞开了。
笑得幸福:“这炒红果,就是好吃。无论吃几次也不会厌的。”
邪风一听,得意一笑:“这是当然的,你也不看看这是谁人下厨做的!”说着间头一倾,却是一股子好笑的模样。
晚清人均不住。
“是啊是啊,咱们‘一阵风’大侠的拿手好菜,是肯定无人能及的,这味儿就是,还带着侠盗的味儿呢!”晚清故意糗道,眉眼里,全掩不住那甜甜的笑。
跟邪风在一起,她永远能够这样开心,不用去想其他的事情,仿佛世界上只有开心一般。这个开心果!
“哦,你糗我啊!也不看看人家这么急巴巴地深更半夜里为你送来拿手好菜,你居然还这样说我!我实在是太伤心了!”邪风忧忧地道,只是那脸上,怎么看,也不看不出伤心的模样。
晚清一笑:“你可不就是夜猫子一般,夜里行动的!”
“清儿现在是变坏了,居然这样说人家、、、”邪风语气更是忧忧、、、
晚清终是大笑了起来,却又不敢笑出声音来,怕又惹来那些侍卫,却是自己憋得厉害:“好好好,感谢‘一阵风’大侠如果用心良苦。”
“这还差不多!知恩就要图报的啦!”邪风这才满意一笑,看看月色,似是不早,于是道:“你一路奔波,赶紧睡吧!我改日再来看你!”
“嗯,好。”晚清点头。
邪风走了一半,又回过了头,他想起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清儿,你想办法离开凤孤吧!现在这个时期凤舞九天危险重重,你在他身边太危险了!”
“这个时候,我是更不能走的。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晚清道,她这个时候,是不可能离开凤孤的。
“为什么?”听到晚清的话,邪风有些吃惊,她与凤孤,在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使她竟是如此坚决地要跟在凤孤身边,与他共历苦呢?
“凤孤是因为我才失了内功的,而且他的内功都给了我,早在天山的时候,我就答应过,要保护他的安全的,承人一诺,必完其事,这个时候,我是更不能离开的。”晚清道。
“对他这种人,你何必信守什么诺言呢!”邪风愤愤地道。
“不管对谁,我即是应了下来,就要办到,因为我是晚清,不是吗?”晚清说着,眼睛望向了邪风。
邪风看了她一眼,却是明白地点了点头:“即是如此,我也不能勉强你,只是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至于凤孤,不必真的为了他而较劲。”
“我会的,你放心吧!”晚清给了他一个明白的笑容。
“那便好,我走了!”邪风说道,而后一转身,望了四周,而后身形一闪,向着院外而去。
晚清轻轻地一笑,却是极甜、、、
手中再次勺起那炒红果,吃了个底朝天,这才笑着睡了下来。
……………………
一夜好眠,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天色大亮了。
才推开门,就有侍女备下了洗漱用具进来,想必是等了许久了。
看着天色,似乎是不早了,她极少睡懒觉的,每次都是天色微亮便醒过来,时间比晨间打啼的公鸡还要准时。
今天看来,似乎是拖久了:“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回二夫人,辰时刚过。”那侍女轻轻地应道。
晚清有些吃惊,想不到,这一睡,倒是比平时多睡了一个多时辰呢?而且中途还不曾醒过来,睡得还十分舒服。
吃过了早膳。
晚清便赶去了凤孤的书房,据说他一大早已经在书房里忙着了。
走到门外,见有人守着,正想让人去通报,就见冷森正巧走了出来,见了她,轻轻地道:“二夫人来了。”
“嗯,爷在里面?”晚清问道。
“是的,爷吩咐了,二夫人来了就进去,不必打招呼了。”冷森道,而后作了个请的礼。
晚清点头一谢,而后推门而入。
凤孤正埋头整理着账务,见他目不转睛,聚精会神的模样,想象得出,经营这么大一个凤舞九天,也是要十分刻苦的。
她静静地在一旁坐了下来,为他将茶添满,又自己倒了杯茶,而后缓缓地喝了起来。
过了良久,就见凤孤抬起了头:“让人等久了。”
“没的事,你正事需忙。”晚清应道,却是不介意。
“气色不错,昨晚看来睡得极好?”凤孤笑道。
“嗯,昨晚确实睡得极好,睡到刚刚才醒了过来。”晚清轻轻地道,却也是觉得今天起来神清气爽,连一些杂心的事也似乎不那么压着心头了。
“那就好。”凤孤一笑而道。
晚清看着桌上那厚厚一大叠的账本,问道:“这些账本,都要看完吗?”
“是啊,本来这段时间有冷森整理,我是极放心的,大可不必去看的,不过真是不幸,这次的事情,太过棘手了,我必须亲自过目一番账本,整理出损失盈亏还有所存的底子,好作出最恰当的决定。”凤孤伸了伸懒腰道。
“休息一下吧!”晚清道,说着拿起一旁的茶递给了他。
“好。”凤孤接过茶,却是满足地一笑,有晚清在一旁,他就觉得幸福,怎样的阻碍都不成问题。
“我晚上设宴请了慕容黔。”凤孤说着。
“为何?”晚清问道,纵然要请,也不应当是这般急啊?
“我不请他,他这两日必会来请我,与其我入他的虎丨穴,不如让他来我的凤丨穴,我喜欢事情由我主导。”凤孤薄唇一扬,轻笑着道。
晚清一听,果真是有理,凤孤,果然是想得极周到的,倒是一切尽在胸中。
他这样,她也就放心了,至少他有信心,就必能打胜仗。
情归卷 第八十八章 好一妙计
凤舞九天庄内。
东园中,丫鬟们手中举着盘子,进进出出,好不忙碌。
园中换上了时令的菊花,各色彩菊,争相斗艳,叫得出名字的叫不出名字的,让人眩了眼,而后一排,还有着那沁香的桂花,散着香气。
这模样,望去,满园桂香飘散,还传着那阵阵的宴席香气,让人是饱了鼻福了。
只是,今晚只怕要辜负了这些美食佳肴还有良辰美景了,这般美丽的布置还有厨房师傅这些用心的菜式,只怕是没人会真正地去欣赏的。
转首望向凤孤:“他们真的会来吗?”不知为何,她的心里总是慌慌的,即是怕他们不来,又怕他们来,因为,不管来与不来,都将是有着大大的麻烦的。
现在慕容黔联合了雪莲派还有白云烟,并不好对付的,而凤孤的内功又只剩下两成,而她自己虽拥有他八成的功力,可是毕竟没有武功底子,根本就不能够发挥出来全部的威力的,甚至连一半也没能发挥出来的。
望了四周,这里,凤孤设下了阵法,可是,真的能够挡得住他们吗?
“放心吧!对我,你难道还不信任吗?我既敢请了他们来,我就是心中有把握的。”凤孤的手,轻轻地搭在了晚清的肩上,用眼神,以示让她放心。
“嗯。”晚清一笑,虽然心中焦急,却也不想造成他的困扰,于是淡淡一笑,要来的,终究是要来的,只是早与晚罢了,过多的忧虑,不过是多余的,倒不如多给自己一些信心。
“走吧!过去看看今晚的菜色。”轻轻地拉过她的手,向着宴席而去,凤孤的神情却是轻松的。
其实,他的心中,也是有所顾虑的,毕竟对手太强,他不可能真的无所顾忌,只不过,他是最重要的人,若是他乱了阵脚,那其他人还不得更乱。
而去,他相信,在凤舞九天内,尚无人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