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失身为妾〗第59部分

能够任意胡来。
才走到席前,就听见身边慕容黔那熟悉的声音缓缓传来:“凤爷,我们可是来得刚刚好啊!”
凤孤一转头,凤眸一转,如流光飞转一般:“慕容庄主,大难不死,看来更是神采飞扬,气势胜人啊!”
“是啊,这次能够大难不死,还全仗着凤爷您呢?”慕容黔咬牙切齿地道,远远的,那狠得咬碎牙的声音也让人觉得森寒。
“哦?这话让凤某有些不明白啊!”凤孤故意明知故问道。
“因为一直惦记着凤爷,所以,我才能撑着活了下来啊!”慕容黔笑着道,只是唇角那一抹冷冷的森意,却是如毒蛇般缠着人的目光。
“哈哈哈,看来还是凤某起了作用呢!”凤孤当然听得出他那复仇的怨愤弦外之音,不过却也是故做不知。
既然大家都不挑明,岂非更好!
“那可不是!”慕容黔也跟着大笑了起来,而后似是才看见晚清一般,笑着打招呼:“凤二夫人,看来气色是越来越好呢?是啊,听说你不但解了那火寒毒,而且,还得到了凤爷的全数内功,可真是双喜临门啊!”
“也不过是同慕容庄主一般,大难不死罢了!”晚清只是微一福身,浅浅一笑,不着痕迹地道,却是并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毕竟,雪莲派的人,对于凤孤将内功传于她,也不过是猜测罢了,没有弄清真相,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的啊!
“那可不一样,你大难不死,回来了,还得了一身好内功,我可是回来了还落下了一身的病症呢!”他说着间眼睛盯着晚清,似乎想从她的身上看出点儿什么来。
可是晚清却也非那种轻易让人看出端倪来的人,只见她浅浅一笑:“什么好内功来着,我还不是我,只不过是这次回来,得了个好身子罢了!”
说着一个清丽的转身,裙摆飞过,旋成一个美丽的弧形:“慕容庄主,请落坐吧!这般干站着,怎好意思。”
说着又请向身后的几人:“还有白公子、雪莲门主、邪风少侠,请都落座吧!礊莫你辜负了厨子们忙碌了一天的成果啊!”
说着以眼神示意侍婢满上酒来。
心中,也放心了许多。
至少,今晚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刚刚慕容黔那咄咄相逼的话,是想探讨测出她来,可是,他却不知道,他的探测,反而让她们这方更加落定了。
至少,只要她与凤孤都不露武功出来,没人敢肯定凤孤的内功在她的身上,也就不敢轻易地进犯了。
“上官姑娘!”雪心缓缓地走到了晚清的一边,手一伸,就要去握住晚清的手。
一旁的凤孤只是那么一个顺势,将晚清轻轻一拉,拉过了自己的身侧,躲开了雪心的手,他看得出来,雪心是想要测晚清的内功。
“门主请坐!”晚清轻笑着做了个请的姿势,她今日穿得较为得体,是一件流光碎花如玉裙,一身一件长长的外罩,两袖宽大可招清风呢,只是这两袖宽大却也有个坏处,就是容易碰撞东西。
只见长长的拂袖只是做了个掬礼动作,手拂过桌角,却是一扫,将桌前的一杯酒生生地给扫倒了下来。
浓浓酒香扑鼻,伴着晚清一声清脆的惊呼:“啊!、、、”
清丽如花的面容微微地抬了起来:“对不起,请容我去换件衣物!”
说着间扶着婢女的手就要退下,走至一半,似想起什么一般,一个巧笑回头:“冷总管,今晚是盛宴,我之前的衣服全都太素色了,可否带我到库房挑件庄重的?”
冷森与凤孤都知道,她不是一个注重外表的女子,以前再怎样的场面,也总是素淡清雅,这时候忽然说起庄重,必是有目的的。
冷森向凤孤示了个意,而后就跟了去。只不过他尚有些不放心,四大婢女去探查情况还未回来,留凤爷一人在那儿,岂非十分危险,虽然有重重侍卫护着,终究那几人都是武功高强之人啊!
转入弯角,晚清见着离了远了,这才道:“冷总管不必担心,现下,慕容黔尚且不敢轻举妄动的,此时在我凤舞九天山庄,我们敢让凤爷一人在那儿,他们心里没底,不敢乱来。”
“二夫人说的是。”冷森应道,而后又道:“不知夫人召了我一同前来,是有何目的呢?”
晚清一摇手,身后的侍女纷纷退了下,她这才道:“冷总管,现下能拖得一时是一时,有何办法能让我身上的内力不被人测出呢?”
冷森抬头,却也是聪明人,只一句,他便清楚晚清的想法,一点头:“这个简单,只需一支金针,就能让夫人不让人查出点儿情况来。”
说着一笑,而后大声地道:“夫人回房等着,冷森这就为你取来盛装!”
“好。”晚清浅笑。
······················
再次出场,晚清一身紫色双边长尾裙,紫色丝绸是用上好的蜀锦所制,灯烛下,越发得看来柔亮出众,裙边处绣了朵朵红艳的牡丹,十分艳丽。
果真是庄重而华丽,倒真是称出了这一席宴席。
而场中的邪风,却是看了一眼,而后眼睛一瞪,十分不以为然,他不喜欢这样子的晚清,太假了,晚清应该是淡雅的青荷花的。
晚清看到邪风那嫌弃的目光,却只是一笑:“极少穿这样的裙子,行走间,才觉得十分不便。”
才说着,一个踉跄,却能险险地就要摔下。
凤孤正要起身扶她,却是慕容黔不知真假,也同时站了起来,正巧挡在了他的前面,两人一撞,却是错过了时机。
倒是一旁的雪心一个剑步,飞快地冲向了前,扶起了晚清,只是那握着晚清手腕的手,在扶起晚清的同时,微微一用力。
晚清一个吃疼,只故做不明她是在试探她,只喝道:“门主你弄疼我了!”
“对不起,练武之人,素来手劲大了些,倒是弄伤了上官姑娘了!”雪心轻笑着道,可是眉宇间却全是疑惑。
因为她测出,晚清身上的内力只是比寻常人好一点儿,却根本不像是身怀高深内功的人。可是凤孤若没将内功传给她,他身上的至阴内功怎么回事呢?他怎么不会变得不男不女呢?
深深的疑惑,让她的心更乱了起来。
抬起眼,看着慕容黔询问的目光,她摇了摇头,心中有些愤愤,这次下山,她不能无获而回的。
“没事,我们坐下来吧!”晚清揉了揉手腕,而后笑道。
一席人,却是各人心中各怀心思,一时,唇光剑气,飞来越去。
晚清如坐针毡,每说一句话,她都要在心中掂量个两三回才敢出口,就怕一不小心落了陷阱,慕容黔这只老狐狸,句句含针带刺,丝毫不给人喘气的机会。
好不容易才将这一场盛宴吃完。
不过幸好,慕容黔等人果然没有轻举妄动,吃过了宴席,当真就请辞离去了。
看着他们走远了的背影,晚清才敢偷偷地松了口气,面对这样的人这样的气氛,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她素来认为,自己算是镇定的,可是刚刚,她却分明感到底气不足,倒是凤孤,自始自终,一脸自信定然的笑,让她都不由怀疑他的武功没失掉呢!
“清儿今晚的计策果然是妙!”凤孤笑着对她道,眼中,却是带着感激,她肯如此为他,这比任何都来得让他开心。
“也算是慕容黔提点了我,不然我也还想不到能用上这一计!”晚清笑道,而后眉又皱了下来:“不过这也只是暂缓之计,总还是要正面对上的。”
“嗯,这个我会想出个妥善的方法的,你放心吧!”凤孤道,其实他心中也是烦乱,只是,不想让晚清再为此而忧虑担心。
  第八十九章 余留祸害
  “你当真有仔细测过她,她确实身上没有内功?”黑暗中,男子的声音带着阴狠,还带着深深的质问。
  “我做事还会出错!”女子那冰冷而高傲的声音缓缓地响起,却也是含着狠意。
  “我不是怀疑你,只是我觉得这件事十分蹊跷。”男子又道,不过语气缓和了许多。
  “这事当然有蹊跷!雪心说过,凤狐练了寒冰神功之后,身体会随着武功的加深而变成女人,唯一的方法就是将至阴内功传与其他人,那么他才会化去至阴毒性,不会有变成女子的风险,而且除此方法再无他法,当时凤狐逼得雪莲花开给晚清服下之后就携了晚清一同逃走,这很明显是有意将内功传给晚清,而按照当时而言,他喜欢上了她,传给她应当也是他最佳的选择。可是此刻晚清却没有承到他的武功,那么,究竟是中途出了什么意外,是凤狐找到其他的方法解去至阴之毒?还是说他的武功传给别人呢?”慕容黔淡定的声音缓缓地响起,他是个沉得住气的人,这一次,他要给凤狐致命的打击,所以,他要好好地盘算,必要做出最佳的把握。
  “不如我们就直闯进去,纵然凤狐武功再高,我们四人加在一起,他也未必是对手!”雪心怒道,她就不信,那个凤狐能有多大的能耐。
  “不可鲁莽行事,我比你们任何人都恨他,正是因为恨他,才要好好地计谋!”慕容黔道,凤狐的能耐,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落日涯那一场战役,他很清楚,凤狐与他对决,根本没有使出全身招数。
  而且加之他在天山上所习的寒冰神功,若然在于一身,只怕极难对付。
  所以唯今,只有弄清他身上的内功到底有没有失去!
  “那你说应该如何办呢?”雪心一脸急躁地道,她就是不相信集她四人之力,还对付不了凤狐,这样的等,根本就是示弱!
  她最不喜欢如此!
  “这个自会有办法的,容我想想!”慕容黔道。这时才注意到,一直在一旁的邪风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于是问道:“邪风,你可是有什么想法?”
  “没…没有。”邪风道,有些事情,他不知道应不应该说,因为,雪心说没有测出晚清的内功来,可是昨晚他去的时候,分明感到晚清那外泄的精气十足,目中精光一现,是内功高深之相。
  可是,晚清是信任他才没有在他的面前隐藏,他又怎么能利用她的信任呢?!
  万万不可的。
  “你可是有什么事情?”慕容黔见邪风言语有些闪烁,心中飞过疑惑,却依旧笑着道,一派为兄之尊。
  “没什么,义兄。”邪风一坚立场,于是应道。他,不能利用晚清的信任的。
  “没事就好!这事明日咱们再从长计议吧!夜也深了,大家都早点就寝吧!”慕容黔道,可是心中却有着伎俩。
  看着众人走后,他忽然推开门,向着不远处厢房而去。
  那间厢房,是雪心的厢房。
  他才暗走至门前,就听见里面雪心的声音缓缓地传来:“谁!”
  “是我。”慕容黔应道。
  门打了开来,慕容黔走了进来,门又静静地关上。
  “什么事?”雪心问道,慕容黔在这个时候来,一定是有事的。
  “我想向你探清楚一件事情。”慕容黔道。
  “什么事情?你问吧!”雪心道。
  “你之前曾提到,凤狐为了晚清,竟然明知练了这武功会这样,还坚持练,倒是一个难得的痴情人?”
  “是的。”雪心应道,而后抬头看他,有些不解:“你怎么突然有此一问?”
  “他真的对她那么用情至深?”慕容黔又问道,似乎这个问题对他十分重要。
  “这个我敢肯定,你没听白云烟也曾说过,凤狐为他那女子,是如何如何,这我虽没看到,不过在天山上,他对她的那请,我倒是看得清清楚楚。”雪心笑着道,对于凤狐的那一份痴情,说真的,她当初倒是有点儿感动,只不过,他没将内功传给她,而是外泄,这便是罪大恶极了,她不能容忍。
  “那如果,为了晚清,他是否愿意舍弃生命呢?”慕容黔沉静许久,忽然轻轻地道,嘴角,却是阴毒至极的笑容。
  “你打算…”雪心错愕地抬起头,想不到,慕容黔竟想使用这样的手段。
  慕容黔长指摇过,止住了雪心的话:“门主,须知天机不可泄露,不过你我心中都明白了就好!”
  说着大笑着推开门扬长而去。
  凤狐,这个人,纵然变了。
  可是终究,还是个情痴种子,注定,为情而终!
  …………………
  夜色浓郁,桂香扑鼻。
  近日,凤狐命人搬了大量桂花摆置宴席,却也不忘记让人也摆置了大量进入南凤园中。静夜中,秋风送爽,带着一股干净而宁和的气息,伴着桂香,让人身心也松弛了。
  心中,对于曾经的事情,平复了许多,经历了这么多事情,遇事处事,她已经不再那么执意了。
  也许,有时候,人太过执意只不过是苦了自己罢了。
  如花般的唇扬起一抹浅笑,望着天空弯月。
  这时,她突然感到身旁似乎有着如矩的目光正在盯着她,如同盯着狼一般。
  警觉地凝了目,四周探望了一下,就在那绿中透白的桂花林中,看到那一抹粉红的身影。
  朱柔儿缓缓地走了出来,却在眼中含着极度的恨:“上官晚清,你怎么还不死呢!”
  “大夫人。”晚清行了个礼,轻声地道,对于朱柔儿,她说不上什么,心底,还残留着一丝怜悯,其实,她也是一个极可怜的人。
  一个受尽别人利用与摆布的女子,付出了那么多,却是两头空空。
  “你为什么要回来呢?”朱柔儿的声音中,带着咬牙切齿的恨意,那一双从来美丽的眼睛,此刻闪着如狼如虎的杀意,那种杀意,带着一种失探般的狂。
  “我要杀了你!”说着间,她的手上,已经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匕首,在晚清还没有醒悟之前,狠狠地向着晚清刺来。
  月烛下,那刀光,闪着森寒的冷意,让人心惊。
  而朱柔儿的脸上,有着一种常人所无法理解的疯癫,一种痴狂的疯狂,带着笑,直向着晚清刺来。
  一惊,只能启开学过的轻功,施展妙步,这才急急闪开,只是她刚刚因为怕雪心测出她的内力,于是让冷总管以金针将内功封了起来,本为了怕出意外,她并没有叫冷森将金针拔出,此时内功正须用上时却偏偏一点也施不出。
  只能奋了力地捉着朱柔儿的手,使着本身的力气将那冷森的刀锋避开,可是,朱柔儿此时如同疯了一样,力气也大得惊人。
  她一人根本就不足以抵抗。
  不过幸好近来凤舞九天内侍卫加紧巡逻,这时已经有侍卫冲了进来。
  而自远处接了命令带了双儿回来的红书,才踏进南凤园,就看到这一幕,脸上一绿,手上长剑已经一飞而出。
  ‘铛’地一声响,剑击过匕首。
  只见匕首被大力一拔,掉在了地上。
  红书又是一招后擒拿,总算是将朱柔儿制住了。
  而被红书带来的双儿,看到这一幕,是吓得整个人呆住了,两眼发直,在看到小姐脱险的那一刻。
  忽然泪如泉涌,飞身了过去:“小姐!……”而后是泣不成声。
  晚清一转身,看着双儿那熟悉的面孔,也激动得无法控制,终于…终于,他又见到了双儿了:“双儿!”
  两人双双抱在了一起,心中有千言万语,却是一时均不知道如何开口,只能紧紧相拥,才能抚去长日来的思念。
  半晌,双儿扭捏地松开了小姐,而后抹着泪珠:“小姐,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双儿这阵子,可为您担心了,日日拜着菩萨,求菩萨保佑小姐平安回来!”
  “傻瓜,我这可不是平安归来了!好了,咱们都不哭了!”晚清拭去眼角泪痕,轻笑着道。
  而耳边的朱柔儿似还不罢休一般,仍旧大声地叫嚷着:“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那模样,变得不似一个正常人。
  晚清这才凝眉仔细地盯着她,终于发现,她的脸上,有着不寻常的狂戾与疯癫,而且,眼睛,也越来越红,似乎,就像中了邪的人一般。
  “清儿,你没事吧!”凤狐的声音中,有着微微的颤抖,听到声响,他飞奔过来,急急地将晚清搂在了怀里,他就怕晚清再次出个意外。
  他说过的,不能让晚清再受到伤害的了。
  “我没事。”晚清轻道,只是目光还是在注视着面前的朱柔儿。
  凤狐一看,竟是朱柔儿又来闹事,脸上一黑,狠狠地道:“竟是你,我本来对于你有所歉疚,不想对你太狠,你竟然敢生出杀意来!”
  朱柔儿却是听不进去一般,眼睛直盯着晚清,依旧摇着头狂号着:“我要杀了你…”
  半点也不正常。
  晚清按住了凤狐的手,只轻轻地道:“你仔细看她的神情,是否有些不正常?”
  凤狐原本心焦晚清的安危,倒不及去顾及其他,这时经她一提点,注意起朱柔儿,发现她的脸上,有着一种类似于中邪般的狂癫,于是眉一紧。
  伸出一手,拉过她的手,脉向脉处,随即将她的手一撒,脸上布满乌云:“竟然有人对她下了西域邪毒!”
  “西域邪毒?”晚清有些吃惊地抬头问道,却是未听说过这种东西。
  凤狐一点头:“其实这种毒我也未曾真正见过,只是曾经听一位商人曾提及,当时记在心里,这种毒没有大害,只是会使人短暂内失去控制,而受人唆使,做出疯狂之事,就如同摄魂大法一般。”
  “竟有这样的毒!”想不到,这让,竟是连连出现这种奇异的西域邪毒,莫不让人心惊。
  “嗯。”凤狐点头。
  “那会是何人下的毒呢?难道这凤舞九天内有慕容黔的人?”一想到这个可能,晚清就更是忧心了,若真是如此,只怕更是防不胜防。
  “不是慕容黔的人。”凤狐肯定地道,同时,凝重的心头终是下了决心。
  这毒,虽然没亲眼见到是何人下的毒,可是,他心中却清楚是何人所下,西域的毒,曾经,只在一个人的身上见过,那就是月儿,而也只有她,会想到利用柔儿来除去晚清。
  若今晚的事情得逞,而柔儿的毒散去,只怕是死无对证,谁也无法证明柔儿的清白。
  月儿,何曾变得如此狠心!
  只怪他那一日没有狠下心来,终究,在给了她一剑之后,在她的哀求下,还是不忍看着她死去,念着旧情,救下了她的一命,并安置她于后院。
  可是谁知,她还是死性不改,依旧如此蛇蝎心肠!这就不能怪他容不得她了。
  幸好晚清没事,若是晚清当真有个意外,要他如何以对!
  眸中渐冷,眼一闭,带着果决,狠意渐增:“冷森,把那个贱人杀了!”
  虽不说出名字,可是冷森确实明白是谁人,于是领了命,正要去执行。
  晚清手一挥:“且慢!”
  晚清心中虽然不是十分肯定是何人,可是心中,却敢猜出几分,难道是她吗?当日她还没死吗?
  心中疑虑,直接问出:“是朱月儿?”
  “只怪我当日一时不忍,没有杀了她,想不到竟惹来今日的祸害,现如今,是万万不能留她了!”凤狐厉声道。
  晚清知道,凤狐虽然表面看来很绝,可是却是最痴情之人,当年他与朱月儿毕竟曾相恋过,虽做出这个决定,想必心中也是极难的。
  而她,直至此时,也想开了许多,心头的恨,早已经散去许多。
  于是只道:“就将她武功全数废去,而后,赶出凤舞九天罢了。”
  凤狐听到这样的话,望向了晚晴,却见她只是浅浅一笑,他感到心中十分感动,只是握紧了她的手。
  冷森听此,望了凤狐一眼,凤狐点头示意,于是他领了命而去。
  第九十章 邪风相邀,licoby
  “谢谢你!”众人退下后,凤狐这才真挚地道,谢谢她的理解。
  “谢我什么?”晚清抬起头,浅浅的笑,却晕着月泽,绕着桂香,能让人醉倒的。
  “谢你的善解人意。”凤狐薄唇一笑,只是轻轻地握住了她的一双玉手,心中是暖暖的感激,他清楚,刚刚晚清会愿意放过朱月儿,是因为他的原因,因为那一眼,他看得出来,她是在观测他的表情。
  虽然早已经没有那些情了,可是曾经少年的情谊,却依旧是脑海中的东西,不是一时能够忘记的去的。
  他与朱月儿,毕竟曾经美好过。
  他并不希望她死的。
  晚清回了他一笑:“我只不过是遂了你的愿罢了。”
  “知道吗?我发现,我是越来越不能没有你了,这么善解人意又多才多艺的人儿,要去哪儿找啊!”凤狐不嫌肉麻地道,伸出手,就想要抱住晚清。
  晚清轻轻一个闪身,闪过了他的手,而后轻轻一福礼:“凤爷,这夜也深了,我也困了,想早些睡了,即是谢我,能否让我睡个安稳好觉?”虽已经不再抗拒他,可是她尚且没有打算两人的关系进展得太快。
  凤狐看着空空失落落的手,有些失望,不过,至少他们两人的关系,已经在进步了,看得出来,晚清已经不再刻意地拉开他们的距离了。
  以他凤狐,迟早能掳获美人心的。
  “你早些休息,我明日再来看你!”凤狐道。
  走了两步,又回过头道:“我帮你把金针拔去吧!此时乃是非之季,你的武功封住了不安全。”
  说着就走向晚清。
  “不行,正因此时是是非之季,所以更不能大意,看得出来,他们对于你你内功究竟是否还在你身上,十分介意,所以晚上才没有行动,能缓得一时是一时。至少要缓到想到应付的计策为止。”晚清沉静地道,她知道凤狐是为她好,可是这个时候,她不能为了一己之私而为之。
  “但是你的安危!”凤狐急道。
  晚清却是婉约一笑:“今晚的事情只是一个意外,你只要加派人手保护我就没事的,以前我不识武功不也照样活得好好的。”
  “但是…”凤狐还想说什么,却见晚清一脸主意已定的倔样,于是不再勉强:“你的倔意一上来,真是没人撼得动啊!”
  叹了口气,他忽然脸色凝重地道:“不过,我一定会保护你的安全的,不会让你出意外的。”纵然是舍弃自己的性命也不例外。
  听了他的保证,晚清温柔一笑,点了点头。
  桂香中,飘过的,是人与人之间的真挚,不容置疑。
  看着凤狐离去,一直在一旁的双儿这才飞扑到了晚清的面前,泪,已经流得满脸满脸都是,袖子不停地擦着,可是泪却是越流越多:“小姐,双儿再也不要离开你了!”
  “这不是说笑人吗?双儿迟早要嫁人的,那时,不就得离开我了!”晚清取笑道,见她嘴角一挂傻傻的笑,心中只感温暖百倍。
  这便是简单的亲情,这份互相挂念的情意,就是世间最美好的东西了。
  “双儿才不嫁人呢!双儿要一辈子守在小姐身边,那儿也不去!”她撒娇一笑而后道。
  后面的红书却是扑哧一笑,带着一双得意欢快而不怀好意的眼神取笑着看着双儿。
  双儿见状,脸猛地红成一片,娇目瞪向红书:“你笑什么笑!”
  “我不可以笑吗?我笑有的人是口是心非,一颗心也不知道是否还在二夫人的身上呢!”红书经她一说,于是逗笑着道,将长剑捧于胸口,自得如鱼。
  “你胡说什么啊!”双儿被她一糗,言语不觉间也扭捏了起来,尽显小女儿的姿态。
  晚晴一看,恍然间明白了什么,原来是自己错过了什么精彩的事情哦!于是盯向双儿那羞红的脸,笑得一脸开心:“可是我这段时间错过了什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双儿你可不能瞒着小姐我哦!”
  “哪里有啊!小姐!你别听红书在那儿胡说八道,没有的事啦!”双儿一听,脸红得更躁,尽管月色朦胧,依旧看得出如烧红了一般,红得要渗血丝儿了!
  “还说没有,看你的脸红成什么模样,一副小姑娘的娇羞!”晚清玉指划过双儿那红得娇羞欲滴的脸庞儿,笑着道。
  双儿头低得更低,一转眸,瞪向了红书一眼,暗示红书不要再说了:“你别老瞎说了!”
  “我哪儿有瞎说啊!双福镇上的人可是个个皆知呢!”红书一笑而道,半点也不理会她的暗示,故意道:“这还是多谢了二夫人当初的善意救人之举呢!给咱们的双儿留了个好夫婿!”
  “你是说?”晚清听罢一惊,想不到机缘竟是如此巧妙,她自是记得那个被断了一臂而被自己救下的侍卫。
  当时,他是被留在了双福镇上疗伤的。
  想不到啊想不到!
  竟是与双儿两人……
  看着双儿扭捏的模样,晚清轻轻地拥住了她的肩:“这是好事,有什么好害羞的,女子迟早都是要嫁人的,那侍卫为了倒是正直敢当,是个可靠的人。”
  “我才不离开小姐呢!”双儿闹道。
  晚清只是感激一笑:“傻瓜,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纵然你们没有相爱,我也是迟早要为你觅一门亲事的,我可不想让你做个老姑娘陪我一生呢!”
  “小姐…”双儿一听,忍不住,竟是又哭了起来。
  晚清将她轻轻一搂:“不要哭了,今晚,你就与我一同睡吧!同我说说你们之间是怎么开始的。”
  想不到双儿也有了自己的归宿,这样,她也就放心了。
  ………………
  接下去的两天,一切都那么平静。
  而平静的背后,却必定是不简单的。
  凤狐知道。
  晚清也知道。
  所以,他们的警觉性没有降低,而是更加提高。
  慕容黔这两天来居然没有所行动,而这暴风雨前的宁静,又是在蓄谋着什么呢?
  凤狐不知道慕容黔究竟要做什么,可是他知道,必定是击中他要害的,而他的心,也开始不安起来,不是为了自己,而是担心晚清,人无软肋必胜,而一旦人有了软肋,必是会让敌人攻其软弱之处的。而晚清,此时便是他身上的弱点。
  他已经加派了人手保护着晚清,而且将两大婢女红书、绿琴留在了庄内,贴身保护着晚清。而他这些日子以来,也以盟主之令,拢起了江湖人士。
  只可惜慕容黔这次出来笼络下来的人太多,而在加上白云烟与雪莲派,并不好对付。
  不过他想要对付他,却也不容易。
  薄唇扬起一抹很戾的笑意,手中墨笔一转,白纸上,扯出了一划长长的横划。
  ………………
  晚清悠闲地坐在庭院中,手抚玉琴,心境也平复了许多,倒是有种回到了闺中时候之感,那时候,也是如此,望着绿树翠鸟,轻抚玉琴,却是十分惬意。
  其实担心是有的,可是,担心却也同时是多余的,因为她们此时,未能明白慕容黔究竟是存了什么样的居心,多虑也不过是白费,倒不如静观其变。
  看着身边一直紧紧盯着的红书与绿琴,劝了许久,她们两人却是半点不听,依旧是那样地进步紧跟,半分不离三步。
  抬起头,忽然看见天空一朵烟花般的信号,她记得起来,这是信号,而且是当初邪风给过她的信号,当时她也是在凤舞九天,他同她说,一旦有事,就打出信号。
  难道是邪风有事?
  心中一急,手中琴‘咯’然而停,她站了起来,若当真是邪风有事,她又怎么当成没有看见呢!
  于是转身道:“我要出去一下。”
  红书一听有些愣了:“二夫人,万万不可,此时这般危险,你若出去,只怕就…”
  就在这时,一名小婢匆匆地走了进来:“禀二夫人,刚刚有人送了一封信,说是要给夫人的。”
  信?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向了那封信。
  红书更是一脸警惕,手中长剑一挑,挑过那信,而后刷刷两下,信封被她以剑打开,里面一张信纸扬扬洒洒飘落。
  晚清伸手接下。
  红书一紧张,只怕信上有毒,大喊一声就要隔开,晚清却是转头一笑:“红书你太紧张了!”
  而后打开信纸一看,只有六个字:“城中林中一见。”
  字迹,是邪风的字迹。
  想必是这几日来凤舞九天内人手加倍,而且凤狐还将庄中的七门八卦重新地摆了一番,重摆出方阵来,所以邪风不易进来,才会用这种方式找她。
  只是他找她有何事呢?
  转身对着红书道:“我这次是非出去一趟不可了。”
  红书也看到了心中所写,只是她却看不出是何人所写,于是问道:“二夫人,是何人约你?”
  “一个故人。”晚清轻道:“而且是非见不可的故人。”
  “可是这几日这么危险,你在凤舞九天已经担心得不得了了,若是出了庄,只怕更加危险,还是容我禀了爷吧!”红书道,她不能让二夫人暴露在危险当中的。
  “不必了,我去去就回来,不可能那么巧就出事的,最多,你们两人,再叫上几个侍卫陪我一同前去。”晚清道,却已经是主意已定。
  邪风忽然以这种方式找她,必是有事,她不能放之不理的。
  红书等人见劝之不过,于是只得叫了四名侍卫,与她们一同前往。
情归卷 第九十一章 陷入敌计
在书房中正审着账本的凤孤忽然间眼皮子跳得厉害,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般,心头慌慌得,这种感觉,他从来没有过。
那般强烈,就如临了敌一般。
自己的一切,他倒一点儿不担心,唯一不放心的,就是晚清。
越想越不对劲,总感觉,有什么他最害怕的事情,正在发生着,终是按捺不住,站了起来,向着南凤园而去。
越是逼近南凤园,心中那种不安就更重,眼皮子跳得厉害了。
踏入南凤园,却见安静得惊人,他直接推开屋门,却见里面空空,根本就没有晚清的身影。
惊慌让他有一刻的失常,不过还不至于完全失去理智,园中屋多,院子也大,也许她是去了其他地方,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