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失身为妾〗第60部分

于是走出屋外,大声唤道:“清儿……清儿……”
唤了几句,没有等到晚清的身影,倒是那暗藏的侍卫跳了出来:“禀凤爷,二夫人刚刚出去了。”
“出去了!”凤孤脸上一骏,黑了大半,神色有些发狂般极度阴郁,那模样,就像要吃人一般:
“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何没有禀报我就让她独自出去!红书呢?绿琴呢?她们就是这样办事的!”
那侍卫没料到凤爷会发如此之大的火,吓得有一刹那吱唔间回不出话来,而后才惊慌失措地道:“红书姑娘与绿琴姑娘带了四名侍卫随着二夫人一起去了。”
凤孤一听气得脸绿了大片,可也知道这个时候说这些已经于事无补了,深吸了口气,好不容易止住怒火,才缓缓地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二夫人怎么忽然间就说要出去?”
晚清时聪明人,她必是知道此时的情形,决计不可能冒险出去的,除非信中有什么重要的事或者是什么重要的人寄来的,使得她不得不出去。
“刚刚有人送了一封信来,二夫人看了之后执意要出去,红书姑娘劝业劝不住,于是就跟了去。”那侍卫如实道。
“可有说是何人送来的?去何地方?”凤孤问道。
那侍卫摇了摇头:“我们都隐藏在暗处,没有看到信的内容,也不知道是谁寄,又是约于何处。”
凤孤心中那不好的念头如水晕瘀斑,迅速地扩大着扩大着。
瞳孔渐渐收紧,凤眼中,伴过一丝担忧:“她们去了多久了?”
“回爷的话,二夫人去了大概有半个时辰了。”侍卫回道。
半个时辰!
凤孤叹了口气,如今要追也是追不回来的,只能再等等了,只希望是他多心了,一切都是平安,晚清根本就没事。
晚清带了红书与绿琴等人,来到了邪风约好的城外郊林中。
却见四周宁静,风吹叶动。
于是轻轻地喊道:“我来了。”
就见一个人影闪动,邪风掠凤而到,满脸笑容:“你来了。”
“是啊!你找我,我还能不来吗!”晚清一笑而答:“对了,找我有何事呢?”
“没事便不能找你吗?”邪风道,脸上,有着一丝怪异之色,似乎有什么隐藏着一般。
晚清秀眉一扬:“邪风,你不是一个会撒谎之人,究竟是怎么回事?忽然约我至此,肯定有事的。”她肯定地道,看着邪风的神色,她知道,他约她来肯定是有事的,可是究竟是何事,竟是连她也要瞒着呢?
“我就是想见见你而已。”邪风却是思了思,有接着道,他的脸上,矛盾之色渐浓,可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实话。
“那好,你若没有其他的事,见也见了,那么我就先走了。”晚清道,而后当真是转身就要离去。
邪风一惊,喊道:“清儿,算我输了你了,我告诉你好了!”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晚清一笑问道。
“义兄他们今日要攻打凤舞九天,他今早告诉了我,我不想你置身危险中,所以才会将你约了出来。”邪风道。
“什么?攻打凤舞九天!”身后的红书大惊失色地道。
而晚清,听罢邪风的话,却更是有些奇怪,因为,拖了两日,没有行动,此时却是下令于白日间攻打凤舞九天,在凤舞九天已经聚集了不少江湖人士的时候动手,未免失了先机,以慕容黔这只老狐狸,又怎么可能打这种没把握的算盘呢?
就在这时,忽闻得林中传来一阵清幽幽的香气,幽香无比,却来得怪异,这林中全是松柏之木,只有青草柏木之芳,却何来这花之幽香呢?
心中一个不好的预感才涌起,就见四周一时竟是聚了不少的人,而这些人,他们都是十分熟悉的。
慕容黔、雪心、白云烟还有那些江湖人士。
看来,这是一场精心布置的局啊!
是她大意了,只想着邪风不会害她,却不曾想过,慕容黔这只老狐狸也能利用邪风使计的。
邪风一转身,看着围上来的人,脸上露出了不解,而后,是恍然大悟,再来,是极大的愤怒:“义兄,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不是说你们要去攻打凤舞九天吗?此时应该在那儿,怎么会集结于此呢?”
虽然心中已经明白了,可是他仍不愿相信,义兄会如何卑鄙地利用他,义兄的为人虽说向来J诈,可毕竟于他有恩,而且对他也不是如其他人一般使计,向来对他极好,可是想不到,他还是利用了他!
“邪风,这件事,是义兄对不起你,利用了你对我的信任,只是为了报仇,义兄别无选择,凤孤为人暴狠,不可饶恕!可是他并不好对付,我不想用众多兄弟的生命去换他一人的性命,那样不值得!所以,我唯有牺牲你对我的信任!”慕容黔故作痛心疾首的模样,深深地道,而眼中,竟似是已经隐忧泪花一般,倒是让人动容。
不过他向来擅长于人前这般虚假地正直厚意,这倒也不足以为奇。
只见他以袖附脸轻拭了眼角泪花,动容地道:“义兄对不起你,不管你将来要对义兄如何都好,可是今日之事,义兄却是非做不可!不过义兄答应你,不会伤害到上官晚清的,我们要的只是凤孤的命,其他无辜的人,一个也不会牵连!”
看着这样的慕容黔,邪风却不知是该信还是不信,可是他知道,不管信与不信,以后,这一场兄弟情是没有了。
转身望向晚清,只有深深的愧疚:“清儿,我对不起你。”
“这事与你无关,你只是太过直耿了,才会中了J人的计!”晚清道。
红书与绿琴两人一跃将晚清护在了身后,而后道:“二夫人,你等会只管逃,我们誓死也要护着你!”
却见红书话才说完,雪心一个冷冷的耻笑:“逃?你们以为你们还逃得了吗?别说就凭你们几人之力如何与我们抵抗,而是你们此时身中软香散,连走路都难了,还想逃!哈哈……”
原来,刚刚那一阵奇怪的幽香竟是软香散!晚清心中只能暗叹,连一丝丝的希望也没有了。
“你!”红书听了,脸也气得红了,可是果真一运力,才感到全身软绵绵地,就如一块棉花糖一般,根本就使不出力气来,她一眼瞪去:“你们好卑鄙!”
“对付你们这些人,不使点儿手段怎么能行呢!”雪心冷笑着道。
晚清,只是沉静地看着面前的一切,她知道,此时的她们,要逃,无疑是不可能的,她落入慕容黔手中倒也无所谓,只是怕,因此而连累了凤孤。
听得出来,慕容黔想借由她来威胁凤孤。
这个阴狠的小人!
“慕容黔,你究竟要干什么?”她冷冷地问道,眼睛直视,无畏无惧。
慕容黔只是一笑:“不干什么,只是想看一看,凤孤能够为了你,怎样一番付出呢?”
眉眼一冷,只在心中盼着凤孤,最好对自己绝情一点,不要真的做出什么来。
一旁的邪风,看着众人,乘人于不备的时候,忽然猛地拉起了晚清的手,一扫而过,急跃轻功,就要纵飞而去。
“义兄,请恕我不能让你这么做!”
说着时,人已经捉起晚清,施展绝佳轻功飞闪而逃了。
可是,飞了一段后他却发现,他不运功还好,可是这一运功,只觉得每飞跃一步,他的内力也随之消散一般。
他刚刚,分明没有吸进那软香散的毒气的,因为他虽然有时看来大哈哈,可是确实是处事小心细致之人,只一闻到那异味,已觉不对,早已经屏住呼吸了。
可是为何他的内力却在一步步地散去呢!
看着身后越追越近的人马,他的心更是慌。
晚清也注意到了邪风的不对劲,以邪风的轻功,一般人是追不上的,可是,他却在不断得变慢,望向了他的脸,只见他的头上大汗淋漓,此时深秋之际,又怎么会这样呢?
于是问道:“邪风,你怎么了?”
邪风暗运功强撑,边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觉得内功不断消逝一般,可我刚刚根本就没有吸进那软香散的。”
晚清一听,已经知道是何原因了。
慕容黔何等狡猾之人,他有怎么会不知道邪风的能力的,只怕邪风早在之前,就已经中了什么毒了。
看着身后那已经追上来的人,她暗叹了口气,看来,这一次,是真的逃不出去了。
第九十二章 痛心入骨。
看着时间一刻刻地过去,凤孤的心,焦虑不已。
不过,没有消息,应该就是好消息了。他刚刚已经令人去查探慕容黔的据点,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行动,若然没有,那么晚清就还算是安全。
就在这时,门外一名侍卫快步跑了进来:“禀报爷。”
凤孤凤眼一紧,握着笔的手不觉间紧了几分,却仍旧镇定地问:“有什么情况快说!”
“慕容黔那帮人,不知为何,突然齐齐集去了落日涯,也不知道是何目的。”侍卫一口气禀明道,虽未能探得原因,可是他也看得出来事情的轻重。
落日涯?
慕容黔究竟是要做什么呢?
落日涯,大概是他一生中最耻最恨的地方了,他选在那儿集合众人,究竟是何目的呢?
凤孤的心中,那不好的念头瞬间扩大无比,他已经可以肯定地知道,晚清此时已经落入了慕容黔的手中了!
果然,在这时,一名婢女跑了进来,手中,捧着一封信:“爷,刚刚外头有人送来了一封信,说要爷亲自打开。”
“拿上来!”凤孤道。
接过婢女手中的信,打开一看,只是简简单单两行字:今日,落日涯再见分晓!若想救晚清,必来!若不来,杀之!
果然,看到此信,凤孤的心,反而是稳了下来,至少,不再为她出去而臆测,可是真接肯定她在慕容黔手里。
至少,此刻她还是安全的,因为慕容黔要的是他,他即想用晚清引他去,用晚清逼他,那么他必不会伤害到晚清的。
知道这一点,他的心里也踏实了许多。
“冷森,备马,即刻如集众人前去落日涯。”
“爷,不先做一下万全的准备吗?我们这样对他们的居心尚未探得分毫,也不知道对方的情况如何,这样冒冒然地去,只怕……”冷森没有说下去。
“你难道看不出来吗?慕容黔会这么及时就‘请’了我去落日涯,就是怕我做好准备不好对付,所以他才会在捉到晚清的第一刻就来请我,我此时若不去,只怕晚清凶多吉少的。”凤孤道。敌人的心理,他摸得清楚万分,尤其慕容黔,这些年来,与他针锋的时间太多了,所以,对于他,他更是了解。
慕容黔的聪明不在他之下,他的那一份J诈!
“可是爷,你这样去,太危险了!”冷森道,他不能看着爷就这样去冒险啊!
“我凤孤若连自己的女人也救不了,还谈何笑睨天下呢!”凤孤道,自傲的脸上不见畏惧:“好了,冷森,你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难道还不明我吗?这些话,不必多说了。”
“是!爷!”见凤孤如此执意,冷森也不便多话,只得应道,而后下去安排。爷的主意已定,根本就是无人能够动摇得了半分的。
只是想不到,只这么短短数月,爷与那二夫人之间,竟已经投下了如此情感。
可惜,人一旦有了情,终究会成为一个缺口。
叹了口气。
……………………
落日涯上,千人聚集,倒是十分壮观。
两方对峙,凤孤一跃下马:“慕容黔,我即是来了,你有什么计俩就尽管使出来吧!”
对面的慕容黔只是一笑,十分得意不已:“其实我今日也不是怀了什么不好的心思,只不过,你与云国才女上官晚清的情感一波三折,从前你恨她无比,可是据说你现在对她视若珍宝,我只是十分好奇,突然今日觉得兴致十分,就想看看你这个人称冷面煞神的凤舞九天凤爷,是否真的会对一个女子动真情。”
凤孤一听,却是不怒反笑:“哦,这倒是有劳慕容庄主了,只是这事是我房中之事,怎好拿出来众人观之呢?”
“不不不,若是他人也就罢了,可偏偏是你这个名冠云国的第一首富盟主大人。所以大家都十分好奇,人说若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动了真情,能够为他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就不知道凤盟主能够为了您的二夫人牺牲到何种地步呢?”慕容黔轻幽幽地道,嘴角笑意不绝,倒是看起来不像是来杀人,而真的只是一时兴致起想看一场好戏一般。
只是她那一双狠毒的眼中,迸出的,如蛇般的毒意,却是让人无法避而不见。
说着间,他伸手将捆绑紧了的晚清拉到了自己的身旁。
“哦,那么慕容庄主要怎么试呢?”看着被捆成一团的晚清,凤孤的心中疼痛无比,却只能装得云淡风清般问。
“不如我们一项一项地来吧!”慕容黔笑得J诈无比。
“怎么一项一项地来,你说吧!第一项是什么呢?”凤孤问道,知道今天这一遭是避不开了,慕容黔,只怕已经谋了许久,不会让他轻易过关的。
可是不管怎样,他也要保护晚清。保护他这一生中唯一心爱的女人。
“这第一项嘛!其实说起来有些难,不过却也是极重要的!”慕容黔轻轻道,而后眼中出现了一种伪装般的害怕,接着犹豫着不肯说出。
凤孤只是冷静地看着他:“即是已经列好了项,就说出来吧!”
“即是凤盟主要说,那我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其实我也只是为了我日后着想,谁都知道凤盟主不只家大业大,而且武功更是举世难寻,我只怕今日之后,你会找我们报仇,所以,你先自废去身上的武功,这样我们才放心啊!”慕容黔轻轻地说着,眼中露出了嗜血的光芒。
同时,他的心中也在担心着,凤孤,是否会为了这个女人做到这一点,他在赌,一场生死之赌。
“爷!不可啊!”冷森劝道。
身边四大婢女及侍卫也同时喊道:“是啊,爷!不可啊!”
“不要,凤孤!你若为我废去自己的武功,我宁愿死!”被捆成一团的晚清,嘴上被塞了布,根本说不出话来,她只能用着那一双泪眼模糊的眼睛,传达着自己的心思。
唯一能够转动的头不停地摇着,摇得如一个拔浪鼓一般,眼泪,也随着头的摇动,撒落了一地。
慕容黔看着凤孤,怕他不肯,于是忽然手一伸,拉住了上官晚清的头,手,在她那纤细雪滑的脸上滑动:“这张俏颜,不如能否让你家相公为你付出武功呢?”
看着慕容黔那双手,凤孤眼冒火光,恨不得将他的手剁下来,剁成肉碎喂了野狗:“不许你碰她!”
慕容黔听到了他的话,心中信心大增,于是手一举:“我不动,可是你也要有所行动啊!若不然,这么美的人儿,若然掉下了我身后这落日涯里,可不知道能否有我的好运还能活下来呢!”
凤孤眼中一狠,再不迟疑。右掌一扬,拍向了自己的三大岤位,只见真气如潮般散去,在他周遭,凝成了一个真气球。
身后众人大惊:
“爷!”
“爷!”
众人的声音如雷般声声悲愤,让人动容!
晚清,只能无力地瘫在了地上,失神的两眼,她好恨自己,她更恨凤孤。
她恨他为何要如此对她呢!
明知道慕容黔不安好心,这第一步让他废去武功,接下来还不知道是什么花样,他如何受得了呢!
为何,为何他要为她至此呢!
若要证明他对她的情,她全都看见了,全都领悟到了,不必他再付出了,真的,够了,够了,一切已经够了!
他非要让她内疚一世才能心安吗?
凤孤,不,她不要他而这样毫无保留地付出!
在这一刻,她清楚地感受到了她的心为,早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沦陷在了他那一道又一道的感情符中,只是她不愿承认罢了!
眼泪,如倾巢而出的洪水般,再也止不住了。
真气雾散开,凤孤那张绝代倾颜再次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依旧那么高贵,依旧那么邪妄,足以动了无数少女的心。
可是,他那双总是孤傲的眼,却是带着深情,带着满足,望向了对面那个清丽的女子,满足一笑。
是的,为了她,他愿意。
这也许就是所谓的一生一世宿命缘吧!
他们之间,需要的,是磨难,有了这些磨难,于是才能成就这一段绝美姻缘。
晚清,看着他的模样,伤痛地,闭上了眼睛,不忍再看过去。
而凤孤,只是一笑。
慕容黔看着凤孤,想不到,他竟真的为了一个女人而做到如此地步,有些吃惊,更多的,是无法理解。
他没有情,所以,他永远无法领悟到,这情之一字的力量。
凤孤望向了他:“说吧!你的第二项是什么!”
虽然在赌,可是当真正看到,慕容黔还是有些无法收敛自己惊讶的心,这个凤孤,行事总是背经而行,让人无法理解:“第二项也是同第一项的目的相同,虽说你废去了武功,不代表你不能再练起来,毕竟你根底好,什么都是有可能的!”
“那么你要我怎么做呢?”凤孤问道。
“唯有挑去你的手筋脚筋,我们才能真正地放心!”慕容黔道。
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了,想不到慕容黔竟然想出如此毒招,这挑去手脚筋脉,这人就等于是废人了,完全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凤孤纵然再是爱着这个女子,想必也不会为她至此的。
“爷,大不了咱们冲上去,与他们对决,就不信救不下二夫人!”冷森道,所有人都以为凤孤不可能,可是他却清清楚楚地明白爷的心,爷会的,为了二夫人,爷会这么做的。
可是,他却不能看着爷这么做啊!
挑去手脚筋脉,这比要了人命还要惨啊!
“是啊,爷!”黄棋等人也劝道,手中佩剑已经半出鞘,只等着令下而冲去。
而对面的慕容黔手中,更是捉紧了上官晚清:“你们可以冲过来,大打一场,但是要救下上官晚清,是决不可能的,因为,在你们冲上来之前,她已经掉进这个深不见底的落日涯中了!”
慕容黔指着离他不过三步的涯口,笑着说。
凤孤却是越发地安静,只是右手一扬,示意众人勿动。
冷森看着他的指示,一惊:“爷!”
“冷森,忘记我刚刚来时跟你说过的话了吗?”
“可是爷……”
“没有可是!”凤孤道:“拿剑来!”
听到凤孤的话,晚清的心,顿时凉了大半!
不!
她不能看着凤孤如此自毁自己!
突然间,她不知道从何而来般地,使出了全身无穷的力量,扭动着自己的身躯,挣开了错愕的慕容黔的手,向着落日涯口滚动而去。
就差一步了!
就差一步了!
只要她掉下涯底,就再没有人能够威胁得到凤孤,他也就不必为了自己而毁去四肢。
是的,这一刻,她唯有死!
愤尽全力。
可是,却终究是迟了半步,她的身体,在凤孤的惊慌失喊中,被慕容黔重新擒了回来。
想不到,想死,竟也是如此之难的事情啊!
而凤孤,此时不再犹豫,长剑破空而起,刺过双腿,只听得衣帛破裂之声,而后是血肉破开之声,两足间,血,如泉般涌了出来,刹那间,染红了地上的泥石。
众人惊恐之下,他又剑指左手一刺而去,一挑而过,反剑一刺,又刺向了右手。
四脚只在众人错愕的刹那间,全部废去。
那一个高高在上,名冠天下,以才貌与家财著称的凤舞九天庄主武林盟主凤孤,就这样,在众目之下,自废四肢。
连慕容黔,也看得错愕了。
那一刻,鸦雀无声,所以,那血流动的声音,也听得如此清浙。
晚清的眼,顿时红成一片,有一种,疯狂般地慌乱无主。
他怎么就这么傻呢!
为了她,值得吗?
他的目光,投向了她,应道:值得!
没有想到更多,有一种爱,叫做义无反顾。也许便是如此吧!
而周遭的众人,莫不为其动容地眼眶含着泪花。
这,是一种震天地的情,只要是血肉之躯,都不能无视!
良久,才听到慕容黔那带了几分颤抖的声音拍手道:“好!好!好!腽主果然不愧为英雄啊!为红颜,无所惜之!令人惊叹!”
“那么盟主是否能够为了红颜,而做出最后一件事情,跳落这落日涯呢?”
慕容黔这一番话说出,众人都有些惊恨地望向了他,想不到他竟然狠毒依旧能够这般坚定地说出这一番话来。
慕容黔看着众人的眼神,有些慌了神,可是他的仇此时才能得报,他决不会手软的:“当初,是你害我落入涯底,今日,就让你尝尝落入涯底的滋味,若你还能活下来,证明你真是天人!那我也就认了!”
凤孤咬着牙道:“我若跳下涯,你能信守承诺放了晚清?”
“这是自然!我慕容黔岂是言而无信之人呢!在场众人皆能作证!我与上官晚清规范性来无怨,又如何会杀她呢!”慕容黔道。
“好,我信你!”凤孤道,他知道慕容黔孤名吊誉,即在众人面前答应下来,必是不会伤害到晚清的。
其实到了这个地步,不死,于他更是痛苦,他乃傲世之人,若然以这残废之躯活着,倒不如死去来得好!
只是死之前,他一定要给晚清活下去的理由,因为他知道,晚清,绝对会因为这一次,而自谥的,看着她那内疚、痛苦、绝望的眼神,他清楚地知道。
于是,他笑着对晚清道:“清儿,凤舞九天是我的心血,不能没了,你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为我打理好凤舞九天,那是我的心血!切记!”只有这托付,能让她,必须活下去。
尽管她将来也许会活在痛苦中,可是,她能活着,他就开心了!
不!
不!
不!
晚清摇着头,痛得刀割。
泪,早已经流尽。
众人只看到,那张雪白日莹的脸上,那一双清澈的眼中,流出了,血。
那一滴滴血泪,顺着雪白的脸颊,缓缓地流着,滴在了青色的裙花上,晕出了,最痛最苦的花儿。
让人心,也随之碎了。
转首:“冷森,还有黄棋、绿琴、红书、蓝棋你们几人,一定要辅佐二夫人,一同将凤舞九天撑起来!”
“不,爷,你不能死,你不能死啊……”众人泪奔喊着。
“生有何哀,死有何惧呢!你们眼中的凤爷,会是那种怕死之人吗?这是我最后对你们命令了,你们若当我还是你们的爷,就好好地活下去,辅佐二夫人!”他,临死前,还是不能放心的,就是那个女子。
众人跪了一地,只能抽搐着,点下了这艰难的头。
都是跟了爷这么多年的人,对于爷的性格,也明白清楚,爷做的决定,从来不是他们能够左右的。
更是知道,爷已经废去四肢,纵然活着,只怕更是痛苦的煎熬!
凤孤满意一笑,而后望向冷森,眼神坚定:“将我投入涯底吧!冷森!”
冷森沉重地点了点头,含着满脸的泪,抱起了凤孤,在众人的哭泣下,一步步,向着涯边而去,站在涯口,他深深地吸了口气,眼一闭,手中一松。
只听得物过逼风,而后,是无穷无尽地静谥……
重生卷 第一章 有了宝宝  
  看着凤孤落下悬崖的那一刻,晚清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做死心。
  她此刻便是心死了!
  那一种愧疚、痛恨的心情,如一张巨大的网,将她网住,而后一寸寸地、一寸寸地收紧再紧,直到将她,束得再也无法呼吸为止。
  一双空洞的眼睛直直地望着那崖口,失去了所以的光泽,她还没有告诉他:她其实早就已经原谅他,并且早就已经被他打动,早就无可自拔地爱上了他,他怎么可以就这么撒手而去呢!
  她甚至还没来得及告诉他,她腹中,早有了她与他之间的孩子,那一个迷乱的夜,种下了他们之间爱的结晶。
  可是一切地一切,都没来得及啊!
  忽然,只觉得腹中一阵绞痛,如揪心一般,一阵一阵地,咬着她的腹,咬住她身上的每一条神经,全身顿时,冷汗遍布。
  头上,金星闪烁。
  大腿处,一片温热。
  她一惊,那一种可怕的感觉,如狂澜一般向她袭来。
  她的眼睛,带着深深的恐惧地望向了下身,却见那嫩绿裙上,迅速地染出了一朵血红的花朵来!
  她的瞳孔,不停地放大着,不停地放大着!
  不!
  她的孩子!
  她与凤孤的孩子!
  苍天啊!不要这样对她啊!她究竟做错了什么,要这般对她,难道她这一生,当真注定不能育有一儿吗?
  空旋袭来,她再也支撑不住。
  人,直直地倒了下来。
  只听到周围那渲染的声音正在哭喊着她,说着什么,说着什么啊?
  不,她不想听,她不想知道!
  她不想知道,她的孩子就这样没了!谁也不要告诉她这个残酷的事实!
  她情愿,这样,一睡不醒,黄泉路上,她们一家,可以走在一起,不会寂寞!
  ................
  不过幸好果然凤孤的猜测不错,慕容黔估名吊誉之人,那日千号人物于崖上看着,而且个个看得悲从中来,他自是不敢反悔.
  放过了晚清。
  莺啼鸟鸣,在众人的期许中,晚清,缓缓地醒了过来。
  睁开酸楚不堪的双眼,眼前模糊一片,只依稀见到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是红书、绿琴还有冷森等人,还有那刺目的阳光。
  她以前极爱暖阳,可是,此刻,她却感到害怕,那么刺目的阳光,不适合,她这般阴暗的心情。
  她竟然没有死!
  手,带着害怕地,小心翼翼地轻轻地轻轻地抚向了那尚且未隆起的小腹,而后,望向了众人的目光。
  那小心翼翼的模样,让人望之心疼。
  红书泪眼模糊地望着晚清,而后手一伸,拉住了她的手:“二夫人,你可是醒过来了!”
“孩子呢?”晚清却是轻轻地轻轻地问,为什么,红书不说起孩子呢,可是孩子已经、已经、、、、、、
  “二夫人放心,孩子没事!孩子没事!”红书哭着道。
  “当真?!”带着极度的欢乐,那种从极哀中转化而出的欢喜,她捉紧了红书的手,颤抖地问道:“可是那落红、、、、、”
  她分明记得,晕倒前,那嫩绿中绽开的,可怕的红花。
  红书肯定地点了点头:“真的,大夫看过了,说孕妇初期落红并无大碍,夫人是因为过于激动引起胎动所致。”
  莹着泪花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丝欣慰的笑,望向了那窗外,那无边的空际,呢喃着道:“孤,你可听到了?我们的孩子没事,他没事,一定是你在天边保佑着他的是吗?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他生下来,好好地抚养他成丨人的、、、、、、”
  呢喃下,泪珠串成不停、、、、、、
  “二夫人,这孩子,真的是爷的?”红书带着紧张问道。
  这个问题,夫人昏迷的两日来,他们众人都在猜测着,可是却无人能过得知,因为没人看到,爷与夫人有同房。
  可是所有人又都在期待着,因为至少如此,能够留下爷的命脉!
  晚清点了点头,眼睛,缓缓地闭了起来。
  心,痛地无法控制!
  “夫人,您要何重好身子,就算不为了自己,也要为腹中的孩子,还有爷临终的托付啊!”冷森到。他是最明白爷的心的,他知道,爷的一门心,就是为了保护好夫人不受伤害。
  其实那一日,依爷的才智,并不需要做那么样的牺牲,只要智中生机,还是有其他方法的,可是他明白,爷是怕其他方法虽然有,但是都非万全之策,难保极重报复心的慕容黔会被激怒,所以,爷才会做出最后那样的事来。
  也许,有人以为,那是爷糊涂了,可是唯有他明白,爷从来没有糊涂过,他只是尽最大的可能,万全保护好夫人。
  而爷现在不在了,可是他依旧会依着爷的心做的,保护好夫人。
  “我会的。”再次睁开眼睛,心,已经稍微平静了几分。
  手,轻轻地抚向了小腹,带着满满的珍爱,真是她与凤孤的珍宝。
  “冷总管,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照顾好胎儿,这是凤孤的唯一血脉,我不会让他有闪失的,而且,我还要撑起凤家,要让凤舞九天永翔语九天!:郑重地对着众人道,也是对着自己说。
  ”这样冷森就放心了。”冷森听完手轻轻地拭去那眼角一滴泪道:“那冷森先去办事了,夫人要好生休息。”
  休息了几日,按时喝药,尽管心情不好、胃口不好,可是还是命令自己必须吃东西。
  收拾起那一份哀伤的心情,重新振作。
  再次走出房门,她去的地方,就是凤孤的书房。
  推开门,只闻得一阵清幽的檀香之气,古木之香,却已经少了那人倾俊面容和那邪魅薄笑。
  心中,思思伤彻。
  冷森正在里面处理着事务,见她进来,问了声好。
  晚清点头示意他不必行礼,而后在一旁坐了下来:“冷总管,现在生意如何?”
  “回夫人,如今一切已经恢复正常的营业了,只是因为之前所受的损失不少,一时之间,资金周转不来,我正在想着是否要关掉一部分店子,以维持正常营转。”说着他将那账本的总算与一些得益总表递给了晚清。
  晚清结果细细一看,除了连续半月无法正常营业外,最糟糕的是米粮店与丝绸店,不知无法正常营业,而且仓库存货全部出了巨大的问题,虽然已经暗中自风国调来米粮与丝绸供货,不致失信于买家,但是仓内存货无法售出,就是一大损失,这才是极重要的。
  因为凤家最大的产业就是丝绸与米粮生意。
  凝眉深思片刻:“冷总管,这些米粮与丝绸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能卖出?”
  冷森摇了摇头,带着几分无奈:“因为当时连着几家米粮店面连续失火,我感到事情不对,于是加派了人受保护,可是谁料那慕容贼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居然让人暗中不知撒了什么药熏,不过是在远处传进仓内,那些稻谷,全部都变成黑色了,而那些丝绸,全被人泼了其他颜色,根本就不堪一睹,如今这些还堆积在仓库中呢!”
  “你这儿可有那些受损的米粮及丝绸?”晚清问道。
  “有。”冷森应道,而后自身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