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失身为妾〗第64部分

屋子。
  她的耳朵,竖得高高地,一直等着那脚步声。
  终于,在一片寂静中,传来了细细的脚步声。
  她没有动,只是静静地躲着,背着外面,望着内墙,那淡淡的炉火,映出一个模糊的影子,可是她却可以清楚地勾勒出那个身影的每一个细节。
  带着邪气而倾城俊美的脸孔,狭长的凤眼微微地勾起,有时候看起来邪妄无比,带着狠绝,可是,真正懂他的人知道,那狠绝背后,也是有着最火热的情感的,高挺的鼻梁,立出他那高傲不可一世的自信狂妄,薄薄的嘴唇,总是那么抿成一线,邪气时微微翘起,却足以勾住任何一个女子的魂。
  人家都说薄唇的男子最是无情,可是她知道,清清楚楚地知道,无情之人却是最有情!是的,一旦他动了情,那情,是世人少能比拟的!
  只见他立于那儿,却也是良久没动,只是那么静静地站着,如定了一般,可是晚清,却能够感到他炙热的目光,就那么直直地盯着她。
  一时间,似乎有着千言万语一般,喉中,似堵了什么似得,紧得发慌,而眼睛,却如进了沙子般难受,于是,有些泪珠,就那么悄然无声地落于枕上,一滴而出,再难收起,于是润出了暗夜中的一朵花儿。
  从来不知道,原来思念竟是如此之苦的,之前轻愁淡忍着,不觉得极苦,一时间,真正地遇上了,却是有着千万的苦,全涌了出来……
  暧暧的室内,气流暗涌,闻之,却是极苦极涩的。
  凤孤,知道她醒着,在他踏进来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了,她的呼吸急促,尤其在他进来之后,就不曾平稳。
  他是极聪明的人,只一刹那,便明白了一切。
  她在等他。
 
  他不是不愿认她,他只是想等将一切都铺平,然后,给她一个极致的惊喜的。而且这个时候,他也不能出现,他的武功还没有练成,若是此时出现,以慕容黔对他的惧与恨,必是不会放过的。
  他尚且没有完全能力保护着她,所以,唯有让她等,等那个时机的到来,不过,也不会太久了。
  其实她苦,他何尝不苦。
  他比她,还要苦上百倍。
  可是,却只能忍着,为了未来,只能忍着。
  不过今晚,她忍不住了,他也是忍不住了。
  算了,惊喜留着,可是,他却不能让她这样苦着了,而且他自己也真是忍不住了。
  忽然,手一翻飞,正要关掉窗户,却听见晚清细细的声音传来:“你先别走。”
  原来她误以为他要走了,其实不然。
  “听我说完好吗?”
  凤孤没有开口,他忽然很想听她说。
  “我知道你不认回我们,一定有你的想法的,我并非逼你,可是你知道吗?那一种似是而非的感觉,让我的心中一点儿也不好受。以前,是真的死了心了,以为那样子,你必死无疑,虽一直说着没有找到尸首不能说明你死了,可是真的是心死了。可是当看到希望的那一刻,那颗心有多么的迫切,我日日夜夜受着煎熬。从前我是最能忍的,可是却发现,在这一刻,怎么也忍不了。若不能真真正正地证明了你,我的心,会被这猜测给逼疯的。”她明白地知道,若是凤孤,他不肯相认,必是有他自己的想法与苦处。可是,她却不能忍,也许,这是她这一生来最无法忍耐的一次了。可是,情至深处,又能如何。
  凤孤没有想到,会听到这一番话,只能那么愣愣地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其实,他确实是担心慕容黔,不过,不与她相认,只是想给她一个极致的惊喜。毕竟,不想慕容黔知道,他可以暗中想见的。
  只是他想不到,却能听到这一番深情的诉说,真是让他狂喜。
  一直以为,晚清纵然对他有情,必也是淡薄如纸的,这是他一直最对自己没信心的,却想不到,在这一刻,却让他充分地自信了起来了。
  原来,晚清是爱他的!
  原来,晚清是爱他的!
  心脏的每一次跳跃,都在强调着这个事实,他突然很想呐喊,大声地呐喊,一遍一遍地喊着!让全世上的人都知道!
  晚清却不知道凤孤的心思,依旧软语细说:“你不用说话的,我已经知道是你了,这样,我就满足了,你可以走了,我会等的,等你可以相认的那一日。”
  说完这一番话,她的心里,似乎平实了许多,觉得很开朗了,不再似这几日一般,慌着神。
  就见袖风扫动,窗台摇动。
  晚清以为是他走了,在那一刹那,匆匆地回过头,想见到他一面,那怕是背影也好,却是一转身,迎来了一个略带着凉意的怀抱。
  可是,她却觉得温暖,那淡淡的檀香夹着他特有的气息,让她每每地感动着。
  眼泪,于是扑簌簌地掉了下来。
  只见凤孤将她一搂,身子于床上一钻,粉红床帘落下,而后,床也开始摇动了起来,晚清只觉得一番天旋地摇,一晃眼,眼前的景物一变。
  看着那长长的石阶。
  有些错目。
  这是暗室。
  一直知道,大宅中人家,都是建有暗室的,却想不到,原来这凤舞九天也是,而自己的床下,就是通往暗室的门。
  望向一旁的男子,无声地询问着。
  “凤舞九天的地下,处处密道,只有我与冷森二人知道,至于四婢,却只知道有暗道的事,却对暗道并不了解。”凤孤道。
  不过,对于暗道,晚清倒不是极想了解,她只是很想知道,他是如何能够活下来的,这段时间,又去了何处,做了什么。
  可是听着他的声音,她却不想打断。
  凤孤知道晚清的心思,于是道:“我知道你对于这段时间的我究竟如何能够活下来,又在这段时间怎样急于想知,我都会告诉你的。”
  “走,我们找个舒服的地方坐下再说,你怀了身孕,虽说见红是假,可是这虚弱的身体也耐不住的。”说着轻轻地拥住了她,带着她往着内室中去。
 
  一路全是由夜明珠照亮,每二十步就有一颗硕大的夜明珠,不得不承认,凤孤,倒真是奢侈。这夜明珠,普通人家连见也未见过,而富贵人家能得一颗已经是极炫耀的,可是他却拿来当成暗室的路灯。
  一路通明,倒是彰显贵气。
  进到内里,却是另一番情景,这简直是另一个寝室,布置雅气华丽而不显得庸俗,檀木四柱大床,檀木茶具,檀木书架,简单而高雅。
  而且这寝室内,看起来十分干净整洁,似乎看不出是一直无人居住的模样,倒不知是派了何人来整理的。
  她在桌前坐下,这才道:“你都知道了?”
  “是啊。”他应。
  “既然知道了,为何还要来呢?”晚清问道,有些不明白,他既是已经知道她是诈病的,可是为何还是来了?
  凤孤揭过身上的外衣,轻轻地披在了她的身上,手,环过她细细的肩,轻轻地拥住。天寒地冻,这样的气候,室内的温度十分之低,而她只穿了单薄的内衣,容易着凉。
  “你如此聪明,用连环计,我是真的一时情急被你骗了,直到进了你的屋内,听到你的气息,才知道自己上当了!”凤孤轻笑着道,上她的当,让他很幸福:“不过,上你的当,却是我一生中上过最幸福的当了,若非此来,都不能听到你如此切切的诉衷,让我一生回味。”
  说完,甜蜜的嘴角尽是戏谑。
  晚清这才想起刚刚的话,一时脸上羞红一片,也是触了景才会说出,当时倒也不觉得难为情,这时经他重提,直觉脸上火辣辣一片。
  凤孤却是一笑,手下,拥得更紧。
 
  怕他在这个话题上纠着,于是晚清赶紧错开话题:“究竟,你是怎么活下来的呢?这段时间,你又去了那儿呢?”
  “其实整件事说来,要从那日接到慕容黔帖子说起,那时,我身上只剩两成的功力,而手下的人马,也只能与他敌对,若是硬着来,必是两败俱伤的,而且我更担心伤到了你,可是任何事情我都能放开,却是决不能让你受到伤害。于是我想,唯有使一招以退为进,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计了!”
  听至此,晚清的眼睛睁得极大,有些不可思议,难道说,落日崖上当时发生的事情,都是在他的计算之中?
  若真是如此,不得不佩服他的足志多谋了,可是,那日他分明自废武功,又自断筋脉,还是众人亲眼看见由冷森扔下了悬崖的,为何,这究竟是如何一回事呢?
  不由,勾起了她的好奇,睁了一双眼。
  “我心知慕容黔特意将地点约在了落日崖,必是要一雪前耻,当初我害他落入崖底,他必是要以牙还牙的,而他明白你是我的软肋,以你要胁,我必会妥协的。我当初原本以为,他会先重伤我再将我推入崖底,没想到,他的做法,倒是合了我的意。”凤孤想起当初的情景,不由得意一笑,邪气的脸上尽现一份自傲。
  “怎的如此说呢?”晚清不明,看着他一脸得意的笑容,好似是因祸得福一般,被废了武功被断了筋脉还说是合他的意,不过一想,她才想起,若是断了筋脉,他此时,手劲极好,又是怎么回事呢?
  想着便捉起了他的手,手上那剑痕还在,历历显示着当时那苦痛惊心动魄的一幕:“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说着时,心下黯伤。
 
  凤孤却是一笑将她一双玉手轻轻地拢入了掌心,以自身的暖气呵着她:“我当时确实是自废了武功,这是没错的,其实这也多亏了慕容黔,我曾得到过一本武林绝学,叫枯木逢春,这种武功虽然高深莫测,却不是一般人能够练的,必须是由一个武功高强的人自废全身武功,以练过武功的内筋骨重新修练方能成就,我一直将信将疑,毕竟自废一身武功,可不是一件小事情,那日剩两成功力后,我一直犹豫着,正巧慕容黔为我下了决心,也助我重新成就一身盖世武功,而至于自筋脉,却是假的。”
  “想不到真是机缘巧合啊!可是那自断筋脉怎会是假的?!”晚清有些惊奇,当时那么多人看着,她也是亲眼所见,怎么会是假的呢?
  “你可别忘记了,我不但是一个武功高手,还是一个医术高手,我曾经学过一种移筋错位,能将筋脉错位,当时众人看我挑断了手筋脚筋,一时血流无数,众人已经是惊呆了,自然不会看得仔细,而慕容黔,也是惊呆了,所以他也没有发觉,虽然血流得多,可是筋脉,却是没有伤到半分。”凤孤说着嘴角含一抹薄薄邪气之笑:“当时我特意让冷森扔我下崖,在落崖一半的时候,撒出腰间软带,缠住了一旁的树枝,没有摔得粉身碎骨。后来,冷森及时下崖救了我。”
  “原来冷森一直知道你没死。”晚清轻叹,只是不明白,他为何愿意告诉冷森却不愿意告诉她呢,让她一直为他而痛苦着,不由间,语气也透出一些怨怼。
  “我想着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于是没有告诉你,其实这些日子以来,我天天都陪在你的身边,只是你不知道而已,你看,我可是夜夜睡于你身下呢!”凤孤忽而暧昧地道,而后眼神瞟向了身后的大床。
  晚清一奇,难怪她刚刚一直觉得这儿不曾住人,却十分整洁,不染尘埃,原来是这段时间他都住在这儿啊!看着他故做暧昧的目光,她暗啐了一口,却是心下欢愉。
  纵然他再多不是,可是看到他平安,比之一切都好都值得的:“想不到你日夜在这下面,我竟是毫无察觉。”
  凤孤一笑:“这内室可是隔音极强,这下面的声音再响,上面都是听不到的,你若能听到,那才出奇呢!”
  “这些日子,你就一直在这下面?”晚清道。
  “是啊,我在这下面修练那枯木逢春,然后暗中派了冷森布置一切,直到上个月,见一切都已经布置得差不多了,于是自己亲自出面,以金不换的身份,以方便更好地破了慕容黔!”说到此,凤孤有些咬牙切齿,这一次,他要慕容黔永难翻身!
  惹他的人,就应该知道,决没有好的下场的!
 
  晚清暗自不可思议,难道她感觉冷森的一些计谋决策很是惊人,还想着他跟在凤孤身边,竟是学得一般雷厉风行,却不想,一直原来身后还有个主谋者在出主意呢!
  “想不到这么长的时间,我竟看不出半分端倪!”晚清不由叹道,想了想又问:“可是你为何不能暗中与我相认呢?”
  这是梗在她心间的一个问题,毕竟,暗中与她相认,她也能替他保密的啊!
  “你对我有情,若是让你知道我还活着,必是无法做到那样忧伤的模样,那样极易让人起疑,而慕容黔从未放松对凤舞九天的监视,以防万一,我只能忍着与你不相认,其实,我比你更难受!”凤孤道,其实这个理由只是其次,可是他却不能全部告诉她。
  他要让她在最惊喜的时候,才将一切告诉她,当然,那一天不会太久的。
  “清儿,你就别再怪我了!”凤孤忽然语气一软,软软的气息呵在耳边,温热的唇,轻轻地点触在她那如珍珠般的耳垂上,软语细磨,却是深情无限。
  这么长的日子以来,他每时每刻不想这样拥着她,将她紧紧地锁在自己的怀中,与她缠绵……
  “好了!别闹了!”晚清最是受不住他这副撒娇样,又好气又好笑,被他呵得心底也发了软,轻轻一推,娇声怒道:“我该上去了,你也该赶回商城了,若不然,要让人怀疑了,一切可不都白费了!”
  “那你可还怪我?”他却不肯放过她,依旧紧紧拥着,拥着这个午夜梦回思着的女子。
  “我没有怪你,知道你平安,比一切都重要。”晚清轻轻地道,却是知道不能再呆下去了,她不在寝室,若让人发现了,还不将事情闹大了。
  别真因为她,而扰了大事。
  “嗯,你放心,三个月内,我必将一切搞定,到时候,我要夜夜与你紧拥而眠,再不分开!”他道。
  晚清一听,不只脸上一片通红,耳根子也红了大片,这个凤孤,这般害羞的话,竟能够如此说出口!
 
自那一日后,他们就在没有相遇,因为如今慕容黔在商城,若然金不换不在商城的话,必然会引起怀疑的,毕竟慕容黔不是简单的人,并不好对付。
所有的事情在暗中部署着,一刻也不能松懈,能够知道他平安,就满足了,万不能因为松懈而失败。
不过值得欣慰的是,事情进展的十分顺利,好到让人不得不心中欢喜,冷森每隔一段时间会派人送来账本,顺带着将暗中的事情以暗信方式传达。
因为知道他的平安,而生意上的许多事情既然有他与冷森两人去操心她也省了许多心,心情好了,人轻松了,身体,也渐渐地强健了起来。
这段时间,按时吃着大夫列的补药,孩子长得很快,八个月大,肚子已经圆得像个大球子,每日扶着他,便成了最开心的事情了。
孩子已经有胎动了,每日里,都会伸出小手小脚与娘亲做最贴心的相握,当握着那突起处,感受着孩子的活力,心中那一股为娘的母爱便如潮般涌着。
有时候靠在贵妃榻上,闭着眼,总会不自觉的幻想着一幕情景:
她坐在暖暖的冬日下扶一曲春日来,轻盈而美好,温暖中透着亲意,而他带着孩子,满园地玩耍,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最初最美的笑容,幸福而满足。
这便是她想要的。
简单的家,简单的幸福。
“小姐!你一个人坐着发什么呆啊!笑得像偷了蜜一般!”双儿一出来就见暖阳下的小姐一手抚着圆圆的腹,满脸笑得开怀,不由逗笑地问。
晚清一回头,看了眼双儿,是该时候了,待她生下孩儿,也是时候给双儿指婚了,课不能让那侍卫等得太久了,望向了远处正在园外的那名侍卫,轻笑着道:“我在想,时候给咱们双儿指一门婚事了!我这做小姐的已为人妇,也快要为人母了,怎能不替你着想呢!”
说罢一脸戏谑地望向了双儿,就见平日里大咧咧的双儿一脸羞红,尽现小女儿的娇态:“双儿才不嫁呢!说了双儿要侍候小姐一辈子的!才不嫁人呢!”
“你不嫁人有人可不肯呢!”晚清说着间若有所指道。
双儿脸上刹那更是红若番茄:“谁敢不肯啊!我嫁不嫁与谁有关呢!”
“那可不一定,人家齐侍卫指不定要怨我拆了一段姻缘呢!”晚清笑道,说时间玉手一指,指着门外那严谨的齐侍卫。
“小姐,你又来取笑人家了!这事与他何干,不跟你说了!”双儿说着头一扭。
晚清却是宽慰,那齐侍卫人品不错,双儿与他又是两情相悦,她也算是满足了,于是将双儿轻轻一牵:“双儿,你跟了我这么多年了,你的心思我还能不解吗?只是我明你心的,我从来只把你当姐妹看,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的妹妹到了婚嫁之龄,我如何能不理会呢?当初我以为没机会能给你指一门好的婚事,如今有机会了,又怎能误了你呢!再说了,你若嫁了齐侍卫,还不是照样可以照顾我。”
“小姐!……”双儿一听,两眼泪朦胧,一把就伏在了晚清的肩上哭了起来,能够侍候这样的小姐,是她这辈子的福气。
“傻了,哭什么,应该高兴才是!”晚清轻笑着道,看着圆外正在守卫的齐侍卫瞟过来的关怀目光,了然一笑:“你要再哭着,那齐侍卫莫以为是我欺负了你!”
“他敢这般想,我就不理他了!”双儿一听抹着眼泪怒怒地道。
那较劲的摸样把晚清也给逗笑了:“好了,看你这恶摸样,别把人家吓跑了!”
暖暖的阳光,一切渐渐变得美好了起来,叹了一口气,原来,是春要来了。
双儿,觅得心上人了。
慕容黔那个恶人,再过不久,也差不多要灭亡了。
那个曾经让她极恨,如今让她极爱的男子,也该回到她的身边了。
她的宝宝,下个月就要出世了。
她们一家,就要团圆了。
生下孩子,她就可以回京城去见见娘亲了,听双儿说,娘亲当初得知她落崖的消息后,晕过去了好几次。
心中酸楚,不知,她的白发又增了多少呢?
她,即将为人母,于是那念母之心,也更浓了。
……
本想着生了孩子养了月之后就回京城的。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有些时候,是事不由人的。
午时,晚清正捻一块桂花糕于口中,就见绿琴飞跑了进来,尽管是大寒的冬日,可是她额间确实泌出薄薄的细汗来。
而且脸色十分苍白,似乎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究竟是什么事情,让她急成这个摸样,晚清的心,没来由地狂跳个不止,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直冲向了脑门。
手上的桂花糕跌落了地上,仍不自知,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冬意太浓,只是颤着唇问:“绿琴,发生什么事了?”
“二夫人,京城那边传来消息,老太奶她……老太奶她……”绿琴说着间有些泣不成声,一双眼,早润了泪花,话才哽咽而出,泪已经是夺眶而飞了。
“老太奶她怎么了?”老太奶自从得知凤孤的事情后,身体一直不好,她一直担心着,就怕上了年纪加上丧孙,她要如何熬过去。
“刚刚那边传来了消息,老太奶身体日渐不行,前两日感了风寒,一直未好,只怕,过不了下个月了!”绿琴哭泣着道,眼睛也红肿了。
晚清楞坐在了椅上,有些失神,寒风未能入侵,偏让这噩耗给入侵了,只觉遍体寒意,冰凉的眼泪,就那么滴落下来,一滴、两滴,越来越多,直浸湿了衣裙犹不自知。
唇边呢喃“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这样呢?老太奶分明答应了,要见到曾孙儿出世的,她怎么可以就这么倒下呢?……”
“老太奶如今心心念念的就是夫人腹中的曾孙儿,所以……所以……”绿琴抽泣着道“那边说了,看夫人能否……能否赶到京城那边,在那边生下孩子,兴许老太奶能够见上一眼,也了了心愿。”
老人家这样的要求,她怎可以不答应呢?
于是抹一抹泪珠:“这是理应的事情。”
“可是小姐您的身体?”一旁的双儿听罢惊道。
“没事的,只要马车赶得慢点儿,一路别太赶就没事的。”虽知道一路上也许有一定的危险,毕竟临近了产期,可是,她却不能让老太奶含着未了的心愿而去。
“绿琴,你去安排吧,安排一辆比较宽的马车,铺厚点儿的毯,把一些必备的药材全带上。只要一路上不要太赶,慢着点儿走,应当没什么问题的,我现在的身体也比之前好了许多了~!”晚清吩咐着,虽然要去,可是她却也要保得自己与孩子的周全。
双儿想说什么,却也不知从何劝起,因为这样的情况,她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哎,有些时候,小姐一旦倔起来,十头牛也拉不了。
而且那凤老太奶也着实可怜,一把年纪,而且她当初待小姐,真的是极好的,小姐是不可能不去的。
绿琴领了命而后去安排了。
晚清回到屋内,想了想,老太奶如今情形,不管怎样,凤孤都应该回去看看的,说不定,冲一下喜,她或许就能好起来了。
于是唤来信使,让他把消息传去给冷森,她知道,冷森知道了,必会通知凤孤的。
而凤孤,应该会回去的,以他对老太奶那般在心,不可能会不去见上一面的。
只是心中不免黯然,其实当初走进凤家,全是仗了老太奶的喜爱,她与老太奶,虽然是长幼孙媳的辈分,可是,在她未嫁入凤家之前,与老太奶,也算是忘年之交的。
想起那一张睿智而慈祥的面容。
…………
第二日,交代好了一切事务,晚清便起程了。
天虽冷,不过这马车却相当地舒适,比晚清相像中要舒适得过了。连她都不得不佩服绿琴的细心周到,还有办事的神速。
宽大的马车,外在看来只是觉得是比一般马车华丽而且宽大,比不觉得那儿奇特,可是坐上去之后才发现,这马车,可真真是为了她而专门做的。
厚厚的车厢布,外层全部都是用了上好的防雪尘布织的,内间夹了薄薄却极好的暖棉,内里又称着一层软丝绵,风雪不侵。
车厢内铺了一层厚厚的软绵,踏上去,就像是躺在了床上一般,暖和而舒适。
而更奇特的是,马车行走起来,一点儿也不颠簸,晚清不由惊奇,四下看了才知,原来是她细心地在车轮上都裹上了一层厚厚的麻布,而且由汗血四驹齐拉,于是根本不觉得半分颠簸,只怕在马车中,还能稳稳地喝一口暖茶呢!
而绿琴,更是细心地还清了一名妇产大夫随行,每日照看她的身体。
一切,都是那么体贴细心,不由得想,她自己也不曾想得如此周到,这个绿琴,看来,倒是个细心地丫头。
只是只半日的时候,她是如何做出这样舒适得马车的呢?
真让晚清惊奇,于是问道:“绿琴,你是怎么办到的,只不过半日的时候,居然能够想到,还做了出来,这样的马车,比坐在家中床上还要舒适呢!”
绿琴一回头,却是神色有些恍惚:“因……因为在乎着夫人的身子,所以几个人凑在一块儿想出来的,而且让了众人连夜赶……赶出来的!”
绿琴的回答有些支吾,她言语从来是干净利落的,何曾如此,可是晚清却也没曾细想,只以为是因为老太奶的关系,也没去注意其他的。
一路行来,一切都十分顺当,天虽冷,便是躺在这暖暖的车厢内,却依旧温意十足,而且手中的暖炉一直燃着,温温烫烫的。
只是这随行的妇产大夫有些奇怪,她分明没有什么不适感,可是行至一半路程的时候,他为她把脉,却说她气脉有些不畅,似乎有些动了胎气。
于是一行人吓个不小,正逢当时临了一个小村镇,于是一行人马仔小村镇停了下来。又是熬药又是炖补汤,忙得人仰马翻。
唯有晚清一脸蒙蒙,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因为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她都一点儿不适的感觉也没有。
可是偏偏那大夫说她只是稍微胎气不顺,所以自己没有大的感觉,等到有感觉事情就严重了。
而双儿跟绿琴更是紧张地什么也不说,总之一句话,就是休息,待身体好些再走。
晚清畏于他们的那一双双强烈要求休息的眼神下,唯有从命地在这小镇上休息了起来,因为这天大地大,如今是她胎中的孩儿最大,而这一休息,就整整停了三天。
再次启程。
却是行走间慢了许多,慢得让一向好脾气的晚清都有些焦烦了,这速度简直不行走间还要慢,她坐在马车中,都感觉不到马车在动,手中端一杯暖茶,茶水的波纹都似是不动半分。
若是照此速度,只怕再过一个月也到不了京城的,她倒无所谓,可是老太奶身体却不知道能够撑得几时。
一想起,心中又开始忧心了起来,心想着,自从来到战城,她已经有两年多没见到太奶了,也不知道如今老人家增了几根白发。
掀开厚厚的车帘,她轻声道:“马车可以快点儿,照这样走,只怕再过一个月也到不了京城的。”
“不行!”却见绿琴突然急急地回头道。
那坚持的摸样,倒有些吓到了晚清。
绿琴也觉得自己语气有些急,于是缓和了一下才解释道:“夫人,咱们都是为了您和孩子着想,慢点儿就慢点儿吧,要不我让侍卫先去探一下情况,看看太奶情况如何。”
“其实我真的没有不舒服的。”晚清还想解释什么,可是想想,看着他们个个一脸凝重的摸样,于是也不再解释了,估计怎么解释他们都不肯听的,于是道:“行吧,你让人先去看看太奶的情况,如果好的话,咱们就慢着走,如果不好,咱们就加快点儿行程。”
…………
一路晃悠,本来从战城到商城只需半个月的时候,却足足用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才到达。
那日探子得来情报说太奶身体还算能撑着,于是速度只慢慢地加快,却依旧十分地慢,不过幸好中途那大夫没有再说什么胎气不顺的话,只是每日补汤不断地喝。
还未进城门,似乎已经能够感觉到那一份京城独有的繁华气息,带着喧闹的人气,公子哥儿手持拂扇,摇摆声威,而梨花女子手中丝绢轻轻摇着,嘴边笑意总是绵绵中含着情意。
大街小巷都是人山人海,那暖暖的肉香包、清香的香草糕、腻的让人口水流的羊肉烫,每一种味道,似乎都一直存在着自己的脑海中,不曾忘记一般。
进了城门,她迫不及待地打开车帘子,看着周围的一切,一切如故,一点儿也没有变,还是那么亲切,那么熟悉。
让人心中暖洋洋一片。
只是众人看她的目光,却有些奇怪,每个人,似乎都认识她一般,为什么,她们都看着她,嘴角笑笑,窃窃私语间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可是隔得远,她也听不清楚,只是奇怪,于是问了身边的双儿:“为什么那些人看来有些奇怪呢?个个都猛盯着我看,我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啊!”
她都被街人看得有些心慌慌了。
双儿跟着望出去,也觉得奇怪:“这些人看起来是挺怪的,似乎小姐是什么人一般,算了,咱不看他们了!”说着放下车帘,她也不明白这些人是怎么回事。
可是晚清却还是想弄个明白,于是唤来绿琴:“绿琴,外面的人是怎么回事,怎么竟往我这儿看呢?”
绿琴看了一眼,竟然没有过多的惊奇,只道:“大概是咱们这马车奇特,这阵容十分强大吓到他们了吧!”
“嗯。”想想也极有可能,于是也没在意。
终于,马车在一处停了下来,晚清以为到了凤庄,正要下车,却见那熟悉的府门,不是凤庄,而是她上官府第。
有些不明白,于是望向了绿琴:“怎么在这儿停下来呢?”
“绿琴心想夫人也两年多没回家中,必也是想念家中双老,咱们这行程顺路,而且现在天色也晚了,不如夫人就在家中住上一夜,明早再回凤舞九天。”绿琴道。
晚清心感她的体贴细心,只是她初回,又是特意回来看老太奶的,怎好先在这边住下呢?于是摇了摇头:“还是先回凤庄吧!待看望了老太奶再过来。”
“夫人,就不必拘这些小礼节了,只是顺道,而且现在天色也不早了。”绿琴说着,已经下马去敲门了。
晚清只得不再说什么,而且她也着实是十分想念着娘亲,那种思念,已经漫过了心口了。只是她总觉得一切很怪,尤其是绿琴。可是究竟怪在那里,她却又说不出来,只觉得绿琴的行为与她往常极不相似。
而这时,娘亲已经在丫鬟的搀扶下迎到了门外了,远远地,泪花儿已经逼出了眼眶。
晚清一时情怯,竟然是愣在了车上,只有泪珠直落,两眼直直地望着娘亲,那一张苍老的脸,在这两年半里,又增添了不少皱纹,而那一头发,也添了半边白。
匆匆地擦去了泪痕,抚着双儿的手,跑向了娘亲的跟前,激动地唤道:“娘亲,女儿回来了!”
而后,是长长的哭声,再无其他。
这番相遇,不由让周围的人眼眶也红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娘亲连连地道,却是欣喜无比,而后拉着她:“外面冷,快进屋里去,你爹爹也快回来了。”
“嗯。”晚清轻轻地点了点头,尽管将为人母,可是在母亲面前,她却永远显得还是个孩子,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