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失身为妾〗第7部分

几分嗔笑着冲她道。
“小姐知道双儿的原因的。”双儿听完只是嘟囔着一张嘴,说得不情不愿。她是真的不放心小姐,看到前面的那个人,她就想起他的可怕,小姐一人跟在他的身边,她如何放心得下。
可是小姐也说得没错,有她在身边,也是一样的,她只是一个普通的丫环,根本无力保护小姐的。
她多希望能出现一个人,像天神一般厉害,可以保护小姐,让小姐不必再受这些苦了。
“双儿,你别担心,二夫人有我照顾,只要有我红书在,我会保二夫人平安的。”红书在一旁也是大受感动,带着几分动容地道。
双儿看向她,却是半晌不说话。让人捉摸不透她是怎么了。
不过晚清却是明白的,双儿担心的,是她受到凤孤的欺凌,而红书,又是凤孤的丫环,所以双儿对于红书的保证,根本是无法相信。
果然,双儿沉了一会儿,才道,却是眼睛直盯着双儿问出:“那如果小姐是被你家爷欺负呢?你能保得住吗?你愿意为了小姐与你家爷对抗吗?”
这一番话,连晚清都有点吓到了,双儿怎么就这么直接地问了出来。看着她直勾勾盯着红书的眼睛,她当真是不知如何说才好。
只是心中有着千千万万的感动,像潮水一般涌了出来。
其实这个问题,不用问,她也能猜出来,红书,根本答不出答案来的,因为,在她的心中,此刻,还是她的爷最重。这个,只要是眼的人,都能够看得出来。
而她忠于主也是没有错的,况且,纵然她当真要与凤孤对抗,岂非也是螳臂挡车。
晚清拉住了双儿的手,轻轻地道:“双儿,我知道你是担心我的,可是,这样的问题,你却是为难到了红书了,你要她如何做呢?凤孤是她的主子,她是要忠于自己的主子的,你想想,若是你,有人叫你与我对抗,你愿意吗?”
她打着比方,只希望双儿能够明白。
“小姐,这不一样,你这么善良!可是、、、、、、”双儿一听,急急地道。
晚清素手伸出,捂住了她欲出口的话:“好了,还是管不住这张嘴,越说越过火了,什么话在这儿可以说,什么话不可以说都没了分寸了!”
晚清拉住了她的手,看着她那一脸不舍与担忧的面孔,徐徐地道:“记得我曾与你说过,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运,没有任何人能够帮助得了谁,唯有自已去对抗,才能走出自己的路来。红书也好,你也好,谁也不能真正地帮助到我,若有何难,也该是我去抗衡的,不管过程如何,不管结局如何,都是一个人的命与运,只有自己亲自去承下,才能品得个中滋味。你们也有你们自己的命运,都是要自己去品,自己去尝,才能尝得个中滋味,才算是走了一生。”
她的声音很轻盈,带着一种梦呓一般,是在说与双儿听,不如说是在说与自己听,是在叙着一种感概。
而不只双儿听得入神,连红书,也是听得入了神,她何时听过这样的话。
在她的思想中,她们身为奴婢,只是为了主子而生存,岂会想到原来自己也是有着自己的命运呢?还能去品?还能去尝?
“二夫人果然见解独特,难怪凤爷竟会带了您一同出来。”这时,那位刚刚一直与凤孤谈话的老翁忽然走了过来。
她刚刚说得入了神,竟是一无所觉,没想到那老翁竟然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还有凤孤,竟然也在一旁。
她的脸,一时煞白了一片,而后青白辗转,其实今天一整天,他们都是各自坐着马车,直到刚刚下车,也是遥遥相隔,是刻意而为,就是怕去面对他。
这个残暴的男子!!
她对他,是又惧又恨。
这只怕是她,在这个世上,最深刻的男子了!!
她甚至觉得他,不应该是这个世上的人,而应该是属于地狱的魔鬼。因为人,总是有着七情六欲,那会残忍到那种地步!
不!上官晚清,你绝不能在他的面前如此示弱!
永远,要记得勇于生存!
她脸色辗转反复,终是强忍着回复了一片清冷,也不再看他,而是冲着那老翁温润一笑,淡雅如菊般:“只是一番愚见罢了,倒让老伯见笑了!”
她本想解释其实凤孤带她出来并不是因为她个人,而是因为凤老太奶,可是想想,还是作数了。
毕竟,这样的话,即不得体,说了出来,虽能够拉开他们的关系,可也显得太过于无意义的。
“那是愚见呢!老福我活了这么多年,才第一次明白,原来这一生的苦与乐,全是在品尝着人生啊!”老福便是这双福镇凤坊的当家,一个憨厚的老翁,头发花白,胡须留得极长,有点像老山羊一般的模样,可是却看来更是和蔼可亲。
他说完,又转头看向凤孤:“凤爷啊!你这个媳妇,我看着好啊!可要好好珍惜啊!!”其实老福刚刚看到晚清看向凤孤的脸色,就已经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必是不好的。
只不过,他当真是觉得这个女子很不错的,能说出那样一番话的人,是差不到那儿去的。
“老福,即是你说好了,我定是会好好地’珍惜’的!”凤孤嘴角微勾,对着老福轻笑道。脸上一片祥和,看来竟是温润如玉般的。
人若长得人俊美,连做起戏来,也是适得三分了,分明如此残暴无良的一个人,可是偏偏轻笑如风起来,却让人看不出半分恶意来!
他说到珍惜二字时,眉眼向着晚清看去,却是暗含了几分讽意的。
晚清岂有不明其意。却是没有表明,只是也顺着他的话捻了手中绢布轻扫嘴角,抿嘴一笑。似娇还羞,却同样是暗含了讽意的!
倒不清楚这个老福究竟是何人物,但是想来决不是红书说得那般简单,只是一个老农,能让凤孤如此做戏对待的人,岂有简单?
隐忍卷 第三十一章 典雅楼阁
世纪 晚清被安排在了一间十分雅致的阁楼里,进门处是梨花木桌,桌上一盆剑兰,幽雅的花朵正暗自开放着。
典雅的屏风上画着美人执扇望花图,百花开得艳丽,女子举扇轻摇,嘴角一抹浅笑,欲言还止。
画上题着:美人如斯,引人情思。
倒是切情切景。
她轻轻地推开阁楼的窗,举目一望,便可看到满眼的翠绿,那是双福镇上的棉花树,一排排得,在眼中,变得细小而整齐。
晚清最是喜欢这样的美景了。
朝可看日,暮可观霞,还有着满眼的翠绿可以释放心情。
老福走了进来,见晚清满意的模样,于是问道:“二夫人觉得可还满意?”
晚清点了点头:“这里清新典雅,而且家中摆放精致却不显得繁复而奢华,更重要的是,推门便有满眼青翠,清新绿意扑鼻更是引人陶酸,这地方可是没的说的好!!”
晚清连连赞着,是真的极满意的。
老福听到晚清的话,似也感到十分开怀,于是也忘乎所以地道:“这间雅阁本是为凤爷安排的,除了凤爷,其他人不可以入住的。”
晚清一听,脸上冷了大片,如被人当场泼了冷水一般,老福的意思,不会是说让她与凤孤住在一处吧?
想到此,她心中的喜欢顿时也淡了几分。
再是美好的地方,若是与一个自己极不愿见的人在一处,也是失了味道的。
而且他们虽说是夫妻,可是,却没有真正一次行过真正的夫妻之仪!
老福将晚清的脸色看在眼中,忽然更是明白了什么,于是只是接着道:“不过凤爷许是同二夫人闹了别扭,竟是不愿与二夫人同居,于是老福只好将他安排在西厢那里去了,至于这里,就留给二夫人居住。”
晚清听完,心中一颗大石顿时卸了下来,这样她就放心了!!
只要不是同凤孤住在一处,怎样都行,什么地方都行。
只是她想不到,老福竟然如此作为。
而凤孤,会肯吗?
他若只是一个凤舞九天分下的坊主,有这样大的权利吗?
光是看着凤孤对他的不同,她就已经觉得十分奇怪了。这时听到这话,更是觉得惊奇不已。
“福伯,我在哪儿睡也一样,不必非要如此雅阁的,其实西厢房也是很好的。”不管什么原因,她都不想让福伯因她而有所为难。
“二夫人不必担心!二夫人只要来了,这雅阁就得您住,其他人想住,我老福都不让住!”老福却是笑眼眯眯地道,一脸地憨厚,话听来竟是有几分带着孩子气一般,却让人很是喜允许。
晚清冲着他甜甜一笑,是真的极喜欢这个老翁的,倒不是因为他如此地维护,而是他这种开朗却又平和的性子。
“谢谢福伯。”
“谢什么谢!这坊子,本就是凤家的东西,二夫人住在凤家的地盘上,那里需要说什么谢字呢!只要不住着觉得不好就行了!!”起初他说得客气,声音也平和,可是越说越激动了起来,嗓门竟然也大了起来。
听来,洪亮如钟。
只是这话,怎么听着也觉得怎么个好笑。既然他说这是凤家的地盘,那么,为何却不让凤孤那个正主子睡呢?
不过,这她却是没有问出来。
人家对她这么好,她是看在了眼中的。
这个老福,是难得一个一眼就对她好的人,而且是好得那么真那么诚的。
“可是若非福伯如此贴心安排,晚清也是住不上这样典雅的阁楼的啊!”晚清带着几分轻快俏丽地道。
难得,在这样一个长辈面前,微微地露出属于她这个年龄应有的明快的少女心情。
“就是,若不是福伯的安排,小姐只怕只能住在那最偏远的西厢房中的!”跟在一旁的双儿搭腔道。
口中满满是怨气,极不服地道。
“二夫人,属老福问句逾越了的话,二夫人与少爷,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老福听了只是难为地捋了捋他那发白的老羊须,两眼却是射出不一样的神采,带着浓浓的好奇与趣味。
十分对于这个问题,十分热衷。
看那眼睛,倒有点像是那些妇人午间八封时那种神色。
晚清不由想发笑,但还是适时地忍住了。
“整件事情说来话长,只是福伯虽然住在双福镇上,离京城也远,可是不可能没有听过晚清以前发生的事情吧?”毕竟是同属凤舞九天的人,就算不能尽知国中事,但是凤家的事,总是多多少少知道一些的。
而且,当初那事闹得如此沸沸扬扬,只怕是有人的地方,都有听过这件事情的。
想至此,她几分黯然地低垂了眼帘。
虽然明知这错不是她,也已经告诫自己不要去在意这些莫须有的风言风语,可是一想到自己的经历,却还是难不免心中一片酸楚的。
晚清想得没错,老福自然是听说过这件事情的,可是他的看法却是与人不同的,只见他睿智的眼睛盯着晚清,而后道:“二夫人其实不必为这件事情去伤心,本身这错就不是你,你也只不过是一个受害者罢了!”
晚清想不到老福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这是她发生了这件事之后,第一次听到,值得欣慰的话,就是娘亲,虽为她伤心,却也不曾说过这样一句话。
所有的人虽然同情她,可是没有人会觉得,这错不是她,她只是一个受害者而已。每个人只会从此,将她看成是一个不再清白的女子。
这便是**女子最大的悲哀!
她眼眶一红,泪,险些就要流了出来。
“谢谢、、、、、、谢谢福伯,您的这一番话,让晚清觉得,好感动。”她微微一笑,眼睛眨了又眨,才将那泪珠子好不容易地逼回了眼眶中,不至于在人前落下泪来。
“傻丫头!”老福叹了口气,才道:“其实这件事情,在我看来,决不简单,也许,事情,并不像肉眼看来那么简单的。说不定,这兜了几圈,其实只是以另一种形势走到原地罢了,当然,过程也许会很辛苦,可是若能挺下去,必是会幸福的。”
他一直觉得这件事决不是那么简单的,那有那么巧,刚好她三天后要大婚,就遭了人强Bao?
那人也未免太大胆了吧!连凤家的媳妇也敢动?他觉得极少有人如此的,当然,也许有可能刚好那人是凤家的仇家,那也许另当一说。
可是,为何事情发生后,凤孤无动于衷呢?
纵然他不喜欢上官晚清,可是,这种行为,已经不仅仅是伤了晚清一人,更是伤了凤舞九天的面子的。以凤孤的傲气,势必会找出那人的。
可是,他却什么也没做?
这一切的一切,看起来,都太诡怪了,仿佛内里藏了许多的内情的。
晚清听到老福这一番话,有点吃惊,她事实上是被凤孤强Bao的事情,除了凤孤与她,是无人得知的。
可是老福的话中,却隐约间似乎知道些什么一般。
老福误以为晚清不解,可是他却此时也不知道如何解释方好,于是只能尽量解开他们之间有间系了:“二夫人,虽然凤爷表面看来是个不善之人,可是事实上,他却是个、、、、、、”
话到一半,就听见一个冷清而带着几分邪气的声音插了进来:“老福,看来多月不见,你这张嘴,倒是变得罗嗦了啊!!”
隐忍卷 第三十二章 竟要同住一阁
世纪 晚清向门外望去,就见凤孤一脸冷清地站在那儿,背向着光,他的脸,隐在了光中,脸上只是一片阴暗,看不真切。
她看到,看着老福的时候,他的嘴角仿佛带了几丝笑意,只是她也非常分明地看到,他那双狭长的凤眼中,也藏有着的,是一抹怒意。
当她向他看去的时候,他向她射来一道警告的目光。
只是警告?警告什么呢?
警告她不要向老福说出真相吗?
除了这个,她倒是想不出他究竟要警告她什么。
他也怕吗?
也怕让人知道这整件事情吗?
还当真是可笑,她还以为他是百毒不侵的呢?原来,他也不过如此而已呢?
她冷冷地想着,回以他一个,更冷的笑容。而后不再看他,就当是挑衅吧!
她就是向他挑衅!!
她已经极忍了,对他,一再容忍,可是,人善人欺,她不想,由着他,这样一再地欺下去。
她也有自己的骄傲的,她也有自己的尊严的。岂容他如此一再地贱踏!而且,他如何伤害她都可以,可是她却不能容忍他这样对待她生边的人。
一起到昨晚的事,她的心也冷了。幸好双儿没事,若不然,要她如何是好?
原本以为,毕竟是要一辈子相处着的人,所以她隐忍着,将他对她所有残忍的事都置于箱中,不去揭开,对他和颜悦色,当那些事不曾发生,而且还替他找借口,只是因为他的深情才造成了他这个残暴个性。
一心想着尽量不让彼此的关系太过僵硬,想让彼此关系不至于闹到不可开交。
毕竟,她们的关系,也直接影响到娘亲的,她想着,家和万事兴,这话总是没错的。
可是谁知,如此隐忍,只是让他更是肆意伤害。
如今,她没必要,再给他任何好脸色,大不了,也就是一死。
“凤爷怎么地就过来了?”老福也不在意他的话,似乎是习惯了一般,也似乎知道不管他怎么说,都不会真的怪他的。
“你这般罗嗦,我要是不来,只怕你是扯得天黑也不记得来向我禀了一些帐务的。”凤孤对着老福道,虽然用词还是那般刻薄,却分明是语气中多了些暖意,没有那种冷清与残酷之感。
“呵呵、、、”老福打着呵呵,捋了捋花白的山羊胡须,笑笑得道:“凤爷也知道,老福是已经一大把年纪的,这人一旦上了年纪,多了几岁,就总是爱唠叨个没完,这不,爷你不爱听,我可不就找二夫人来唠上两句,解解谗呗!”
“是吗?”凤孤看向他,虽然语气却还是没有太过尖利,可是慧智的眼中带着不信与几分迫协。
可是老福却全然不放在眼中,只是照样笑呵呵的模样:“就是如此了!”
说完还故意一脸笑得憨厚,抬起那双笑得微眯的眼望着他:“不然凤爷还以为是什么?”
一句话,倒让凤孤不知如何回答了。
他以为的事,既然是不想别人说出来的,自然自己,也不会说出来的。
此时若是换成别人,只怕被他大掌一扫而开,可是却是老福,所以他只能笑着不去计较里面的较劲。
“我并不以为是什么,只是刚巧过来听到,随口一问罢了。”凤孤却是二两拔千金,轻轻松松一句话,将这个问题带过。
眼睛盯着晚清,嘴角一抹邪笑,似有若无般,似在打算着什么,一身白色锦缎长衫,站在那儿,负手而立。
晚清却不去看他,而是安静地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她看得出他眼中的一抹计算,虽不知道他究竟想干什么,可是想来,绝不是什么好的事情。只是他不说,她也不理会。
于是端起桌上早已经有丫环送上的茶水,轻舔一口,淡淡地品尝,原本只是用来掩饰掉心里的一些毛慌,却不曾想到,这荼水,竟是甘甜轻润,只浅尝一小口,却有着浓浓的轻香留在了口中。
她的眼睛一亮,看向福伯:“这茶、、、”
她还未道出,老福已经一脸兴奋地问道:“这茶好喝是吧?”
晚清点头:“这茶味浓而不带苦涩,气香而不扩散,浅尝于口,便有着淡淡的香气窜出,入喉清爽,回味甘甜,可惜晚清却只知道是用了君山毛尖,却猜不出究竟是如何泡制的。”
她想过是用隆冬雪水泡制或是用清晨花瓣露水泡制,可是这些方法她都曾经试过,却怎么也难得有这样的清甜香味。
这种香,不是带了花的香气,而是一种源于毛尖却溶于毛尖的清淡甘甜。
“你自是猜不出来,这茶,可是用了双福镇独有的棉花泉水所泡,这棉花泉的水清甜回味,捧起便可喝,那可是叫个清甜啊!”老福说得一脸开心,而后若有所思地看着一旁一直不说话的凤孤,才缓缓地像说书一般神秘地道:“话说这一口泉眼,还是有来头的呢!这一汪泉在后面棉花山顶,平常少有人上前,还是咱们的凤爷最先发现的呢!”
他说完故意瞟了凤孤一眼,而凤孤,却依旧那一副表情,似笑未笑,若有所思。
晚清听到此,却是脸色变得平和,虽还是嘴角含笑,可是眼中原先的热衷全部褪去,只留下一片冷漠。
只淡淡地回应:“想不到双福镇还真是个神奇的地方呢!竟有这样的泉水!”
说完而后拿着手中的茶,细细地品着,不再开口。
一时,连福伯也觉得十分尴尬一般,却又是个耐不住寂寞的人,才想起一旁的凤孤所来原因还未提起,于是便问:“凤爷来此有事吗?”
“西厢房太吵了,我还是来这阁楼睡。”他道。
简短的一句话,却像是雷一般轰在了晚清的头上。
她抬起不明的眼睛,看着他。
他要来阁楼睡,那她呢?
想到若是与他单独相处,她便混身不自在。
不过往回想想,以他对她的厌恶,是决计不可能与她住在一处。
想到此,总算是放心许多。
老福一听却来了兴致,只是左右看看二人,像是看不到两人都是脸色不善的样子一般,急急地就道:“我说了,二夫人来了,这阁楼就得给二夫人住!”
他倒说得斩钉截铁。
凤孤冲着老福倒是一个邪笑:“我也没打算不让她住的。”
言下之意,就是要与她同住在一起。
隐忍卷 第三十三章 冷然应对
世纪 “我不要跟他住在一起!”晚清听完他的话,急急地就否认掉,语气直接而坚决。
只是这话说得显得十分忽兀,她一说完,所有的人都看向了她。
她才民惊觉自己太过激动了,竟然一时就这么直接说了出口。
于是缓了缓心神,才依依地道:“我知道爷喜欢一个人独居,为了让爷能够睡得安稳,不受打扰,我还是去西厢房睡便好。”
“哦?想不到爱妾还知道要体贴我呢?”凤孤挑起眉头就问,语气中却是极不善的,带着几分显见的怒火。
他原本就不打算与她同睡的,只不过是想待老福走后才让她自行去西厢房睡。
却不想她竟然如此急切地就想撇开,这可是大大地伤了他的面子,那个时候见过有女子会如此急切地想撇开他的。
这个上官晚清,看来是越来越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她只是他的一个小妾罢了,竟然敢在人前如此直接地拒绝与他同屋。
可是她越拒绝,他却是越要反其道而行。
他倒要看看,她究竟是在玩什么把戏?!!
“爷路途奔波,难得可以找个清静的地方可以休息,身为爷的妾,妾身是一定要懂得体贴的。”她说得合情合理,倒是看来十分恩情切切一般。
只是谁又知道,这一番话,唯一一点真的,就是她不想与他同屋而居。
至于那些体贴,全都不过是推脱之词罢了。
“晚清如此情深意重,我又如何舍得让你去住那吵闹而简陋的西厢房呢!”凤孤却是一直笑,一直笑得残忍地看着她。
那话说得轻,却是一字一字如魔般缠着人不放。而且竟然第一次,唤了她的名字,那两个字,由他的口中出来,竟然带着几分骇然。
她看向他,不明其意,他不是总是与她隔得远吗?也从不与她同房的吗?她已经如他的愿了,自动请求去西厢住,他却反而是要留她下来
而且,看起来,并不像是作作样子的。
他究竟要做什么呢?
还是她刚刚的话伤了他的面子,所以他故意反而为之呢?她刚刚一激动说完后,确实是看到他铁青着一张脸的。想想他若是因为那个原因,也是极有可能的,毕竟他这种人就是喜欢看到别人痛苦他才开心的。
只是不管他是何想法,她都不愿与他同居一室。
她冷冷一笑,却是更轻柔的话从檀口中吐了出来:“爷如此深情厚重,妾身就要更明理才不负了爷的一片深情。”
老福在一旁,听着他们二人你来我往,虚情假意,只看得头直摇如拔浪鼓一般。
这二人,那儿有点儿夫妻的样子,原先他还以为是闹了别扭呢,可是这一看下,也根本就不像是小两口闹别扭。
只是若是凤孤既然不喜欢她,为何还带了她一同出来参加盟主大会呢?
倒是奇了!
只是苦了他这个老头子,看得心里就不舒服,谁让他一看,就喜欢上了这个上官晚清呢!比起他之前的那一位朱柔儿,这晚清从品性还是才学各方面看来,都是个好媳妇。
他怎么看怎么个喜欢。
可是这下子看来,事情可是大大的不简单啊!
他们二人,根本是在暗斗着呢!
此时若让他们当真住在一处,只怕只会让彼此的关系变得更差,看凤孤那模样,晚清留在此处,只怕是要被他折磨一番的。
于是他打着哈哈,想要缓一缓他二人的情绪:“既然是如此,不如就二夫人先去西厢房将就吧!老福赶紧让人去给置点一番!”
凤孤却是冷眼一瞪:“不必了!我们两人同睡才能好眠,何须那么多烦事呢!就这么定了,我与她都睡在这凤阁中!”
老福见凤孤竟然是不给面子,直不知如何是好。
“可是二夫人坚持、、、”老福看着晚清极度抗拒的眼神,知道自己帮错了忙了,只能想法子看能不能挽救。
凤孤却又岂是由着他做决定的人。
只挑眉一笑:“老福,你刚刚不是才在说两夫妻不在一块住不像话吗?我这可不都是全照着你的说法办着呢!要跟她同室而寝了,你怎么又来阻了呢?”
老福这险些是要咬了自己舌头,刚刚这话就是他说出口的,此时再要说什么却是不能自圆。
于是只好左右一看,不敢再随便开口,免得又说错了话。
晚清却是冷寒了一张脸,只站在那儿,明晦不定。
看着他眼中的残忍之意,她知道,今晚,怕是难过了。
可是,不管如何,她也不能露出半分害怕之情,让人小看了去,既然不管如何也无法让自己过得好点,那么,最起码的尊严她却是要拾起的。
“福伯,既然爷非要晚清侍候,晚清便住在这阁楼中便好了。爷这样的深情厚意,晚清若是还再推却,只怕是怎么也说不过去了。”她说着,’深情厚意’四个字尤其说得重,仿佛是从肺腑中传出的一般,咬牙切齿地。
说完,她抬起头,敛了一抹绝美的笑,似也不在意一般,又轻柔带笑地道:“福伯,晚膳准备好了没有,我饿了。”
“晚膳应该是好了,二夫人请。”老福一听晚清的话,眼中露出了赞赏之色。
凤孤的残忍与冷酷,天下没几个人不怕的。
可是晚清,却能够如此倔强的面对,脸上不露半分害怕之色,这只怕是男子也少有能够如此面对的。
只不过,越是欣赏,他越是担心,看着凤孤脸上那残忍的神色,他知道,今天晚上,晚清是要受罪的了。
抬头看向晚清,却见她脸上一片光明澄清,眼神坚定地看着凤孤。
凤孤是嘴角一抹冷笑,眼神中一抹残忍,让人望而胆寒!
(对于不喜欢本文的人,没人要求你一定要看,你可以不看,但是没必要出言来中伤人,我能够接受别人的批评与建议,但若是恶言的话,)例如什么写文的人怎么怎么,看文的人怎么怎么没素质之类的话,请记住,说这话的时候,你也在看着本文,是否你就是在以你自己人而概论别人呢?)我会直接删除的。)
隐忍卷 三十四章 面对(一)
世纪 一顿饭吃得是索然无味,一想到吃完了就要回去凤阁中面对那个男子,她就什么胃口也没有了。
提着筷子,却怎样也无力将饭扒进口中,无奈地只好放下筷子。她极少有什么好的胃口,吃得也清淡,这时心中一装了事,却是更难下咽了。
红书在一旁看了只是心中一发酸,劝道:“二夫人,再多吃点吧。不管如何,也要吃的。”爷与二夫人刚刚发生的事,她自然是看在眼中的,可是她却也是无能为力。
她可以照顾二夫人,保二夫人一路平安,可是,她却做不到去做任何忤逆爷的事情,所以,今天双儿问她的话,她无法回答。
她们四婢的命都是爷给的,她们也已经立志,一生只效忠于爷,纵然爷下的是地狱,她们也要随爷入了魔道。
其实爷本心也不是坏的,只是当年的事,使他变得太过冷酷了,有时候,会因为个人的喜恶而做着一些极残忍的事情。
“不吃了,我胃口也小,你们赶紧吃吧,吃完了收拾一番。”晚清站了起来,是真的吃不下了。
其实有些事情,总是要去面对的,他是魔也好,是鬼也好,是屠手也罢,都无所谓。
她已经忍得久了,想得多了,一味逃避隐忍,根本就不起作用的。
有些人,有些事,是迟早都要面对的。
拉开裙脚,就要走,却听到后面双儿带着哭腔的声音:“小姐、、、”
那样凄楚,倒像是她是一个要赴断头台的人了!
晚清回头,微微地扬起头,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笑:“这是怎么了,叫得这么凄楚,都让我起鸡皮疙瘩了!”
她却只是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只是泪水却流得更汹涌了,滴在地上,竟然也有了响亮的声音。
啪嗒啪嗒地,敲打着在场每个人的心。
晚清刚刚一直不敢去看她,便是怕她难过,这个丫头,一颗心全是她,她此时只怕是极难受的。
不想让她太担心难过,也是为自己打气,她笑得飞扬:“别哭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有过不去的关卡的,相信我。”
她说完看着双儿。
只见双儿抹了泪水,似一时间长大了许多,坚强了许多:“小姐,忍不下去了就不要忍了,你也该为自己想想的了。不管你做何决定,双儿都会永远在你身边的。”她如是说着。
不要再忍着?
是啊,连双儿也是知道的,她一直是在忍,从很小很小的时候,一直到现在,还是在忍。
似乎,隐忍处事,不与他人计较,已经是她潜意识中的一种生活了。
“放心吧,是时候的话,我会做出选择的。”晚清推门而出,向着凤阁走去。也许有一天,她真的会做出选择的,但是现在,她尚且割舍不下。
、、、、、、
凤阁中,凤孤正倚窗而坐,修长而劲葱的手持着一杯佳酿,白玉杯子称得他的手更显得目地好看,他微扬着头,正似有若无的轻品细尝那杯酒。
晚清进来,他也没有看过去,只是自顾自地细饮着,优雅的姿势映着圆月,竟生出一种月中人的感觉。
晚清也没有说话,只是寻着一张椅子坐下,而后一直沉静地等着他发威。
“来一杯?”他忽然转头,眉头一挑,举杯对她道。
“不了,晚清不胜酒力。”晚清轻道,看他的意思,知道他根本就是无意让她喝的。
“不喝可就呆惜了,这酒可是香得很啊!”他说着,将酒凑近鼻处,深深地嗅了一下,而后轻叹了一声。
眉间松开,眼睛微闭,一副陶醉自得的模样,仿佛那酒就是天上的佳酿一般。
只是晚清分明看到他的眼底那一抹醉翁之意不在酒。只是她也不开口,只是静静地看着,看着他究竟要做什么。
好一会儿,他才睁开眼睛,却是一脸的暴戾,冷眸一转,射向了晚清:“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