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失身为妾〗第8部分

倒是很大胆的!!”
她虽然心中微微颤着,手中捏出了汗来,可是脸上却是更冷静了,只是定定地盯着他看:“晚清不明白爷的意思?”
明知故问!!
凤孤脸上一阵冷森的笑:“你这般聪明,会不知道我的意思?!!这可不是太过谦虚了呢!你可还是云国有名的才女啊!才艺无双的!!”
“爷过奖了!在爷的面前,晚清何来的才女之称,岂非愧对。”她只是静静地道着,脸上平静,看不出来半分波澜。
但其实她的心中,却已经是隐隐刺痛着了。
她的才女之称,岂是她愿意要的。
“果然是牙尖嘴利的,过来侍候着。”他忽然一时间又缓和了下来,嘴角一抹笑,似乎刚刚那一抹冷森与暴戾全是她的错觉一般。
晚清不清楚他到底要如何折磨她,可是,她却感觉到危险在向她靠近着,她是极不想走过去的。
与他保持着距离,虽然这距离其实没有任何作用,但是她却还是感觉到了少许安全。此时要她走过去,她突然觉得那仅存的一点点儿安全也全失了。
却只是无奈,自己走过去,总好过让他给撵过去的好,以他那种冷酷而无情的个性,她不觉得他会任由她不过去,只怕她不走过去,会比走过去惨得多。
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个她懂得,于是一步步地走过去,腰挺得笔直,似乎是为了证明她并不害怕一般。
走至桌前,她轻轻执起那酒壶子,却是胆颤心惊地为他倒着酒。
是上好的竹叶青,看着那显着绿黄铯的酒液流进那雪白而剔透的酒杯中,竟然晕出十分迷人的色彩,清丽而娇艳。
她的手微微地抖着,竟然有几滴险些就要滴落在桌上。
幸好没有真的落下,不然的话,还不知他要如何借题发挥呢!!
凤孤却只是拿起酒杯,细细地品着,却也不开口说什么。
他这个人,有一个乐趣,就是看着别人在他的面前惊慌失措,却又弄不清楚他的想法的那一种恐惧。
人有时候能够去面对任何的事情,无论这件事情多么地痛苦,可是人却不能够面对透不透的不知的危险。
所以有很多人可以面对着利刀面不改色,却在那重重的疑团下崩溃。
这才是一种折磨人心的上好方法。
(看到有这么多亲亲如此支持月,真的好开心,这两天的郁闷一下子也消除了,谢谢亲们!!月的《贱女皇后》最迟下个星期就能结文的,到时候,就可以专心地来更这篇文了,一定不再慢拖拖的,让亲们等得急的,保证!!)
隐忍卷 第三十五章 竹叶青
世纪 “竹叶青,是酒名,也是蛇名!”他转动着酒杯,冲着晚清问道:“你可知道竹叶青这一种蛇?”
晚清只是思索,便大致知道了,虽然没有见过竹叶青这种蛇,却是在书上有看到过的。
是一种极毒的毒蛇,通体墨绿,从眼的下部沿着腹部两旁到尾端有黄白色条纹,尾端红褐色,颜色是十分好看的,却是越美越致命,它性喜热,一般,炎热的地方就会见到。
“看来是知道的。”他不待晚清回答,又接着道。他是聪明人,只看晚清的反应,就知道她必是知道的。
“书上曾看过,却不曾真的见过。”晚清点头道。却有点不明白他为何突然间提起这竹叶青蛇来。
若只是因为与这洒同名的话,未免他也太过废话了。
而她相信,他不会是这种爱讲废话的人,他这一种人,可是冷寒觉默阴森的人,一字千金,又怎么可能对她多说一些没必要的话呢?
此时的她,心中已经隐隐有点不安了。
隐约,仿佛有点猜出他要做什么事情来,神色不明地看了看他,却见他只是一脸不语,脸上一抹邪气,眼盯着那杯青黄铯的竹叶青入了神一般。
晚清的手扶在桌角处,不自觉间,握得死紧。
“晚清可想亲眼见见这竹叶青啊?颜色可是极美艳无双的啊!!”他忽然间猛地抬起了头看着晚清,那薄唇轻动,那温柔的话,便轻轻地吐了出来。
那样地无害,却偏偏,是最致命的。
晚清心中冷颤渐起,果然,是被她猜中了。
她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至于那么害怕,因为她知道,她表现得越害怕,只怕他越是会将蛇拿出来的。
于是只是轻轻地道:“晚清并不想看那竹叶青。”只是希望,他不要太过残忍的。
可是尽管她已经极力克制了,可是那微抿得发白的唇角,那眼神中藏不去的闪躲,还是泄露了她的害怕。她最害怕的,就是蛇了,只是她却不清楚他为何会知道这些呢?
“可是我却想看看,喝着竹叶青酒,看着竹叶青,那一定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的!!”他说着时带着轻笑,好整以暇地享受着晚清的惊恐。
晚清眼神一震,却是脸上微微起了薄怒的,手握在桌角已经拧得发白了。那一双明澈中透着恐惧,却又偏偏倔强的眼睛一直盯着他,一眨不眨。
凤孤却只是一笑,手掌一翻,再一伸出来,手中竟然一条通体墨绿的小蛇,只是两指来大,小小的身躯在他的手中轻轻蠕动着。
那一双眼睛,直盯着晚清,伸缩间,不住地吐了舌信。
晚清牙齿咬得嘴唇发白,才将那一句惊呼止于喉中。眼睛转而定定地盯着那一双蛇眼,就那样僵持着,对视着,一眨不眨,仿佛怕一个眨眼,那蛇就冲向她而来一般。
脸上已经是一片刹白,腿也发了麻,若非是一只手扶着桌角,只怕要软了下来。
她很怕蛇,从小就怕,却也不知道是如何回事,人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可是她从来没有被蛇咬过,而且,她从小到大,只有一次见过蛇,是一条水蛇,那时吓得半死,后来,娘亲才命了下人在院内各处撒了硫磺,于是,她就再未见过蛇的。
也许这是一种天生的惧怕吧!
她的另一只手在腰间摸索着摸索着,终于摸到了一个小小的荷包,脸上一阵欣喜,这荷包,是她一直随身携带的,是一包硫磺,专门防蛇用的。
她用力一扯,将荷包扯了下来,然后打开,就要往那竹叶青身上撒去。
她分明见凤孤手中未动,可是不知道怎么的,那一包硫磺,就那样落入了他的手中。
“还我!!”手上唯一护身用品被抢去,她顿时整个人惊慌了起来,手一伸,向他手中的荷包探去。
却只见他只是一个轻笑,手中一个转,让晚清一手落空:“这荷包倒是绣得精美,好吧!就送给我吧!!”
他说着间将荷包放入了自己的衣袖中。
其实她那里知道,凤孤之所以会知道她怕蛇,就是这荷包惹的祸,凤孤何等聪明之人,那日在马车中,无意中发现她的荷包中竟然是装着硫磺,他便猜出了她肯定是极怕蛇之人,因为这硫磺是最普通的药,而它最大的特点就是可以防蛇,只要蛇闻到这个味道,都会远远地避开的。
晚清脸色铁青,再一探身想去抢,可谁知分明那手是向着他的左手探去的,可是一触上,竟是一阵柔软绵黏。
不知怎的,凤孤只是一个眨眼功夫,竟然将右手递给了她。
看着手上那条墨绿的竹叶青,晚清脸色猛地失去血色。
“啊!!!”大喝一声,将手中的蛇向着他的方向扔了去,整个人跌倒在了地上。
突然,门被人用力地撞了开来,只见福伯领着几人冲了进来。
凤孤脸上一冷:“你们这是作何?!!”
“作何?!看你是做的好事!!”福伯看到跌倒在地上的晚清,一脸苍白,六神失主的模样,冲着凤孤大声喝道。
红书从后面跟来,赶紧向前扶起了她:“二夫人,你怎么了?”
“蛇、、蛇、、蛇!!”晚清却仿佛听不进他的话一般,只是手指着凤孤的方向失声地喝着。
红书只看一眼,于是了然,今天晚上,她是有听说爷命人抓了一条竹叶青的。她当时听到就猜测着可能是爷要来对付二夫人的,可是她见二夫人平日总是一脸地冷静坚定,不像是那种怕蛇之人的。
却想不以,二夫人竟然如此怕蛇,怕到了这般地步。
她将晚清轻轻地扶了起来:“二夫人别怕。”
晚清整个人附在了红书的身上,娇弱的身躯不住地颤抖着。
福伯看着凤孤,眼中一冷:“有你这样欺负女子的吗?!我看你终有一天要后悔的!!”
他说完后,对着红书道:“扶着二夫人,就去我的院子里睡,我看谁敢欺负她!!”仿佛是挑衅一般,也不顾身后那暴怒的凤孤。
红书却是看向凤孤,却那里敢走,这里的人,只怕除了老福,没人敢去忤逆凤孤的命令的。
却见凤孤没有说话,对于老福的话没有说什么,她跟了爷许久,自是清楚他的意思,这才敢扶了晚清跟着老福走去。
当然,凤孤本来就没打算让晚清在这儿住的,他也知道老福一直在外面守关的,只不过是故意要吓她一番罢了,如今吓也吓够了,自是放她去了。
隐忍卷 第三十六章 一夜无眠
世纪 一夜无眠,一整个晚上,晚清都是睁着眼睛的,只要眼睛一闭上,就仿佛看到那条墨绿竹叶青向着自己爬来。
那是一种恐惧至心底的感觉。
双儿也一整夜未眠地守在她床头,心中内疚,看向她,却是无语。
双儿似乎知道她的心思,只是将她的手握得紧紧地,像是要尽所能保护她一般。
晚清心中安慰,总算她不至于是孤单的,她的身边,还明着温暖的。
头侧向内里,眼睛闭着,一滴泪珠,顺着脸颊,滴落在蓝色绣枕上,晕成一朵深蓝的花。
感动着这样的真情。
“小姐,咱们逃了吧!”双儿突然一语惊人,吓了晚清一跳,抬起眼,看向她,有点不敢相信,双儿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左右一看,才捂住了她的嘴:“双儿,别乱说话!”虽说这儿是福伯的院落,可是,毕竟都是凤孤的人,稍一不注意,若再让他捉到点儿把柄,只怕又不知道要怎样折腾了!
她凤孤都能如此狠心下手,若是双儿,只怕、、、她根本就不敢去想。
双儿却是将晚清的手拉开,急切地道:“小姐,我没有胡说,那人如此残暴无良,这一次是拿您最怕的蛇来吓你,那么下次呢?下下次呢?双儿实在不能看着您跟在他身边如此被伤害的!!”
她的声音小了许多,可是却十分激动不已。
“双儿别担心,我没事的。跑也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如今,只能先走一步算一步的。不过我答应你,实在是撑不住的时候,我一定会逃的,决不会拿命去碰的。”
其实双儿说的她何尝没有想过,可是跑岂是能够解决得了问题的,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她跑了,只怕一个惹怒了凤孤,他会对付家中两老的。
她怎么可以为了自己而不顾他们呢?
而且,想跑,岂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凤家产业遍布天下,而当中,最富盛名的,就是情报馆。
只怕她不管如何跑,也跑不出他的掌握的。
到时候,只不过将自己弄得更加不堪罢了!
如今,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走一步是一步了,只希望有契机出现,能让她得到解脱。
至于契机是什么,她如今也想不到,可是她想,总会有办法的。
“小姐、、、”双儿却还是十分担心,眼圈通红地盯着她。
晚清却是扬起一抹自信的笑,轻拍了她的手,坚定地道:“放心,你家小姐岂是那么容易就被人欺负去的!”
说完拉开被子,扯着嗓子叫着,轻朗而明快,:“快点快点,只怕他们是要起程了,要是等会迟去了,岂非又要惹上事端!”
急急分散双儿的注意力,不要她再在此事上纠结着。
毕竟双儿还是单纯些的,果然,一听也急了,赶紧道:“那双儿赶紧为小姐准备洗漱。”说着奔了出去。
、、、、、、
不过,虽然是为了分散双儿的注意力,可是倒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去的时候,真的是一行人已经准备就绪,就等她一人了。
凤孤站在队伍前端,尚未上车,晚清连看也未看他一眼,只是急急地就要往自己的马车走去。
却在经过的时候,被凤孤一把捉住了手腕。
一个吃疼,她抬起眼睛看向他,忍着疼,轻轻地问:“爷有事吗?”
凤孤却是眼神冷冽:“让整个车队在这里等你到现在,你还敢问有事吗?!!”
“爷也并未说几时起程,所以晚清才起得晚了些。”她依依地道,却是以理而论。可是说完才觉得不该,他未告诉她起程时间,却又如此早就起程,摆明了就是有目的的。就是准备要向她开火的。
她却还如此应下,不是偏偏让自己往这火坑中跑去给他烧。
而且他这个人高傲不已,最是不肯让人忤逆。她还如此直言顶撞,只怕他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果然,他脸色一转,眼神瞬间暗了几分,手一伸,拧住了她的下巴:“迟到了还敢如此顶撞,胆子当真是越来越大了,看来,昨晚的事情给你的警告还不够吗?还是说那样的惩罚太轻了呢?!!”
听到昨晚的事,晚清脸上猛我一片煞白,身体中的恐惧又流窜了出来。
可是却不肯在他面前示弱认输,咬紧牙根,她坚忍而明澈的眼睛盯着他,一眨不眨,而后一字一字地道:“爷,妾身说得可全是实话,而不是顶撞!”说到顶撞二字,她咬得尤其用力,像是从牙缝中蹦出来一般。
凤孤听完她的话,却是更怒了,他几时遇见过如此要强的人,竟然敢如此忤逆他的话。这个女人,看来是越来越大胆了!!
竟是小看了她,原本以为是个柔软而胆小的女子,可是却发现,她胆子何其大,竟然敢来挑衅他的权威!!
拧着她下巴的手一用力,拧得更紧了,而且将她拉至他的面前。
而后脸上忽然绽放出一抹绝美的笑,却是邪恶万分:“想不到,我还娶了一个如此能为的妻子啊!!”
说着间手上却是更用力了几分。
晚清只觉得下巴快要被他给拧碎了,却是强忍着不放出半点声音,只是眼睛倔强地盯着他。
老福实在是看不下去,就要走过去解围。
却见凤孤只是脸然一转,手忽然松开了,而后哈哈大笑,转身上了马车。
只是转身前,从晚清旁边擦身而过时不忘记再补上残忍一句:“下巴碎了的女子我倒没见过,不过可想而知定是不好看了!!真想见一见。”
而后一跃上了马车,扬长声音:“起程!”
晚清只觉得周体遍冷。
他已经走了,可是身上那暴戾的气息却仿佛凝在了空气中散不去一般,让她喘不过气来。
双儿却在一旁奔了过来,眼中含泪,拉着她的手:“小姐、、、”只叫出声,却是泣不成形了。
晚清藏起脸上的惊伤,扬起一抹笑,手轻轻地抹去双儿脸上的泪:“不要哭了,只是两三个月而已,到时候咱们就能见面了。”
“可是、、、”双儿双眼恐惧地道,说着间,那眼睛,闪躲瞄着的,是凤孤的方向。
晚清知道她是担心凤孤,于是将她轻轻一拥,只在她耳边轻轻道:“我一定不会让自己有事的。”
说完放开了双儿,向着福伯挥别,而后挺直了背,向着马车行去。
隐忍卷 第三十六章 刮目相看之破阵(一)
世纪 行至一半,突然,马车竟然停了下来。
“红书,怎么停了下来?”晚清十分奇怪,于是望向红书,却见她一脸神色严峻,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般。
“二夫人,咱们似乎遇上麻烦了。”她道。而后掀起了车帘子,向着外面看去。
晚清顺着好掀起的车帘向着外面看去,就见在车队前面,围了一群黑衣蒙面人,略略数下,就有二三十个那么多,而且个个看起来不简单,眼神中是冷静而狠绝的杀意,浓烈地凝结了空气。
晚清从未见过这种对峙中的场面,竟然有些骇住了。
红书将车帘放下,转头对着晚清道:“二夫人,这些人看来来意不善,而且看来武功都不差,等会可能会有点混乱,不过红书会在车上保护您,若是等会实在不行,您也尽量不要出去,只管呆在车中。”
“嗯。”晚清点头。她出去也救不了人,只会给牵连别人罢了,这一点,她是明白的。
只是看红书的神情,只怕这些人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你要小心些。”她叮嘱道。
“我会的,二夫人!”红书回头,感到十分安慰,她一生总是处于贫落中,直到遇上爷,才算是逃脱了那些三餐不济寄人篱下的生活。
可是从来,没有人将她当成一个人看待,也没有人,会关心她,真正地将她的生命看得很重。虽然现在身为爷的贴身女婢,沾了爷的光,人人都要敬重着。
可是,又有那几个是真心的呢?
直至今日,她也只能看到二夫人却能如此地关心一个奴婢。有时候,她很羡慕着双儿的,因为,同为奴婢,她却能够得到二夫人如亲人般的爱护。
“怎么了?”晚清见红书突然脸色有些哀伤,于是问道。
红书摇了摇头:“没事。”
而后移到了车门外,一直观注着外面的情况。
这个时候,侍卫已经与刺客们打斗起来了,场面虽然混乱,但是看来还能够得到控制,因为,四婢女还有那个森总管都没有上阵,只是在一旁看着。
大概是阵容还不至于需要他们上场吧。
可是才这么想着,就见那些刺客阵容一变,竟然布下了一个阵一般,所有人都以背向内围成了个圈子,而且是双层圈子。
而后二十几个刺客迅速地转动着,越转越快,越转越快,而后形成了一片黑色的烟雾,似一团龙旋风一般。
晚清知道,这是一种众人合作的团阵,需要的是众人的默契配合,若是配合得好,像这二十几人,至少可以发挥出百来人的威力。
一时能猛增力量。
其实对于这些阵法,晚清以前也是曾经小有研究的。因为那时候书房中正巧有着这类的兵法书。当时只是觉得神奇,只是一个阵势,竟然可以让威力连增几十倍。
于是有一段时间痴迷了一般研究着这种兵阵,所以明白眼前这阵法应当是旋风阵,一种利用旋转速度来伤害敌人保护自己的阵法。
此时真正看着这阵法,才觉得震撼无比,那威力,远比她想象中要神奇得多了。
有一侍卫才近身向前,还未近那旋风阵三步内,就见阵中忽然刀光闪过,侍卫的手已经硬生生地被切下来了,顿时鲜血直流,看得让她捂嘴想吐。
这样活生生血淋淋的场面,让人心寒。
红书注意到晚清的不适,就想拉下车帘,却被晚清拦住:“没事,我看着比较安心一点。不至于摸不透情况来得害怕。”
“二夫人不怕担心,这贼人再是厉害,还有爷在呢,只要爷一出马,这些人那时还能活命呢!”红书十分有信心地道。
若不是凤孤真的是厉害无比,就是红书这些丫环太忠诚了,奉为天神了。
就在这时,森总管站了出来,总是那么清冷而严肃的一张脸,站在那儿,像个黑面包公一般。
“退下!”他喝道。领着黄棋,绿琴二人向着旋风阵而去。
而后腰中抽出一条鞭子,往地上狠狠一甩,甩出了浓浓的烟土,而后那鞭子朝着旋风阵挥去,分明看着那鞭如蛇一般而去,可是快到阵前,突然一个回拉,又直直地鞭了过去。
来回间,只不过是眨眼不到的功夫,就见鞭子抽过,鞭尾带了血珠子回收回他的手中。
果然是厉害,这个森总管,平日也不见如何,可是却是真正厉害之人,不动声色,可是当真动起手来。
却是狠、辣、绝!!!
这一招使得出奇不意,让敌人意料不到。
而且他也不给敌人任何喘息的机会,只一鞭得手,一鞭又凌厉而去,招招致命,步步惊人。
左右间,已经沿着敌人的旋风阵扫过一圈。
只不过,那些人看来也是训练的素的,而且这个阵法只怕演习了千百遍,早就配合默契动作纯熟了。
只一招被得手,就变得更严密防范了。
对着森总管,只守不攻,步步为营。
红书越看心越焦急,她们还从未遇上过这样的事情呢,以往的时候,只要森总管一出手,敌人根本就无还手之力。
可是目前看来,却是怎么也看不出森总管有任何优势。
晚清看得仔细,这个阵,决不是武功厉害就能得胜的,这个森总管,虽然看起来招招狠辣,可是,只要那些黑衣蒙面人能够配合得好,防守得当,他根本就占不到半分优势。
这样打下去,只怕是极难分出个胜负的。
其实,这个阵法,说难破,也难破,说不难破,其实也不难破,所谓阵法,百密必有一疏。
这个旋风阵,防攻并重,而唯一的破绽,就在头顶,他们两圈对乱,轮番换阵,而且一前一后,一挡远一挡近,可谓不给对手半分喘息的机会。
可是,他们的防守,只限于前方,而头顶,却是一个大空岤。
于是她轻轻拉了红书:“你若此时一跃,可有办法倒立而刺呢?”
红书看向晚清,不明地应道:“自然是可以的。”
晚清听了一笑:“要破这个阵很简单,只要飞身倒立一刺,即可破阵。”
红书听完晚清的话,向着黑衣蒙面人的阵看去,却是一经点拔,果然看来阵中最大的破口就是头顶。
她会意一笑,应道:“二夫人好厉害。”
而后一个飞身,如一只火红凤凰一般,一跃向黑衣蒙面人而去。一个倒立旋转而刺,黑衣人如被捣了的蜂窝的蜂一般。
哄地全散了开来,而且还有不少都受了伤。
(不太会写这样的打斗场面,写得不好,亲们不要见怪哦、、、来,群么个、、、)
反抗卷 第三十七章 残忍无视人命
世纪 红书的那一剑,刺得正中蒙面黑衣人的旋风阵死岤。
只见他们哄地散开后,林总管的长鞭不停不歇,如蛇出洞,飞射而去,扫招毒辣,一起一落,就有一个黑衣人受伤,一拉一卷,就有一个黑衣人被卷起摔倒在地。看得晚清不禁想要拍手叫好,她见过别人使刀使剑,却从未见过有人使鞭的,而且还使得这般出神入化。那鞭到了他的手中,竟如有了生命一般,而且还有着百变功夫,时而坚硬如枪,时而锋利如剑,时而又柔软如绳。
这森总管武功尚且如此了得,这凤孤的武功又会是怎样一个出奇惊人呢?晚清忽然有点不敢想象,难怪红书刚刚会说有他在,万事不惊,可见不一般。
森总管起了个头,四大女婢在其身后也不甘落后,四剑齐发,刹那间,如四色花朵在黑衣群中绽放开来。
刀剑相碰,映着日光,闪出耀眼的光芒。
四大婢女的剑法虽不及森总管,却也丝毫不差,招式凌利轻盈,剑起如虹,一个飞身一个跳跃,攻得黑衣人无力反击。一时间,激打遍飞,黑衣人直落下锋,只不过是眨眼片刻,就见二十几个黑衣人,已经只剩下四五个了,而且全被身后的侍卫制服住了。
晚清何时见过这般的打斗场面,已经由刚刚那血腥场面的惊惧转为一种震撼了,震撼于这些人的实力太强了。
直到一切打斗停止,晚清才想起,那刚刚失了一条手臂的侍卫,于是寻眼望去,就见他立于一旁,虽然已经因失血变得脸色苍白,可是却腰背挺直,不曾哼吟半声,只是以着左手一直握着断了一半不停地滴着血的右手。
那样凛然的样子,让她,不禁要肃然起敬了。
想不到,在凤孤的训导下,手下的人,都是这样的不同一般。
拿起福伯为她准备的止血药,扶了车架,一跃跳了下车。
那个侍卫,再不止血是不行的。
她冲到那侍卫面前,看着那血肉模糊的手臂,红艳得惊人,那血腥味直窜入鼻间,让人想反胃。
她咬紧了牙关,救人要紧。
手一伸,拉住了那侍卫断了一半的手,对着他,坚定地道:“你的手要尽快止血!”
也多亏了福伯,因怕她一路上遇上不测,为她准备了不少的备药,而当中,恰巧就有一瓶是用来止血的,在这时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那侍卫未料到她竟然直接就捉了他的手要为他处理伤口,被她一拉,又使劲想拉回来。
晚清脸色一冷,对他喝道:“别拉,再拉伤口会弄得更疼的,这血要尽快止住。”
说着间挑开他手臂上的衣料,只见那伤口处,白骨森森,让她的手也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
脸更是煞白了一片。
可是她一咬银牙,只当做不见,咬开瓶盖,就要为侍卫上药。
就听见后面传来一个慵懒的声音,带着一种显而易听的怒意:“什么时候,沦落到我的小妾也需要去为一个侍卫止血了?”
带着几分讽意,让那侍卫原本就发白的脸更是苍白一片,映着那冷汗,他的手猛一拉,不顾着伤口,从晚清的手中强拉了回来。
砰然一声跪在了地上:“求爷处罚!!”
晚清见到如此,心也冷了大半,她就不明白,凤孤竟然做到如此。
他没有看到侍卫的手断了,血正不停地流下来吗?
他当真就冷血至此吗?!!
她更想不通,这样一个人,为何这些侍卫却还如此忠心于他!!
一转身,眼睛盯着那辆黑色的马车里的人,愤怒的话就直冲出了口:“你没有看到他的手正不停地流着血吗?难道,你的面子,竟就比一个人的性命还重要吗?!!”
忽然如强风刮过一般,身边的人,个个都抽起了冷气。
只见马车的车帘子一闪动,一抹黑影飞掠到了晚清面前。
他的手,直掐住了她的喉咙,眼神中,一抹狠意就迸射了出来。
愤怒中的晚清,早就不顾其他了,只是双眼直盯着他,虽然脖子被他掐住。
她却是愤然地道:“别说你是他们的主子,就算你不是他的主子,也不能这样无视一个人的性命啊!上天有好生之德的!!”
“我还需要你来教我如何对待下属?!!”凤孤咬牙切齿地道,想不到,这个女人竟然如此不怕死,竟然敢在众手下面前跟他对峙!!眼中幽光一闪,掐着她脖子的上更是用力。
晚清因为惊惧的苍白脸颊一时涨得通红,似要滴出血来,肺中的空气仿佛一时全被夺了去一般,完全无法呼吸,脖子上一阵猛疼,有种骨头就要被拧碎之感。可是,她却依旧不肯开口求饶,只是咬紧牙根强忍,一双冷倔的眼直盯着他。
好一会儿,直到晚清全身飘忽,觉得自己就快要死了的时候,凤孤忽然松开了手。
周围的人冷吸了一口气,刚刚那场面,仿若箭在玄上,所有人都紧张地不敢呼吸,尤其是红书。
眼睛直盯着凤孤那双手,已经急得快要跳出来了。
若非以往训练严格,早就练就了唯命是从的忠诚,只怕是真要去拦阻了。
也幸好没有上前,若不然,只怕以爷的性子,只怕她与二夫人都要性命堪忧的。
晚清大口地吸着新鲜的空气,手抚着脖子处,猛烈地咳了起来。
凤孤却毫不怜惜地挑起了她的下巴,冷酷无情的话自那薄唇中轻吐了出来:“我不管上天有无好生之德,在这里,我就是天,我要谁死,谁就得死,包括你!!”
说到&39;你&39;字,凤孤语气加重了几分,托着她下巴的手伸出两指,滑过晚清那已经被他掐得通红的脖子处。
引来晚清一阵惊颤。
感到她惊惧的颤抖,他才满意地道:“这条脖子如此白皙清嫩,断了,可就可惜了!!”
说完,他甩开她的脸,向着马车走去。
晚清冷冽的眼光直逼着他,是怒,强烈的怒,抚着脖子处,虽然怕,可是,却反而是激起了她强烈的反抗之心。
害怕懦弱,从来不是她。
她可以隐忍退让,却绝不是害怕!!
(亲们,票票啊、、、来点票票动力啊、、、)
反抗卷 第三十八章 可笑的赏
世纪 看着凤孤进了马车,红书赶紧冲到了晚清面前,拉住了她的手:“二夫人,您没事吧?”
晚清摇摇头,眼中一片清冷。
只要不是死,再大的折磨,也不成问题,她也能承受!!
转身又要走去那名断手的侍卫旁,红书却拉住了她:“二夫人,别。”刚刚已经如此了,二夫人怎么还要去冒险呢!
刚让爷发现,还不知又要闹成什么样子呢!
晚清却只是冷冷地道,眼中全是坚持:“他的血要止的,不然再强的人,也会没命的。”
那名侍卫也是人血所做,自是懂得感恩,看到晚清的关怀,让他更不愿意她为他再发生任何问题。
他只是跪在那儿,对着晚清道:“多谢二夫人如此爱戴,二夫人赶紧上车吧,我没事的,这点伤,不成问题的,我自己处理就好。”
“二夫人,你放心吧!这儿有我处理便可。”这时,还是森总管上前说了话,他为人从来是冷静自制的,难得会多说一句无谓的话,可是看到晚清如此,不知为何,心中也是略感欣慰的。
这样的女子,有情有义,配着爷,也是好的。
他在凤孤身边已经多年了,对于当年的事,也是知道得很清楚。
朱月儿虽然美丽出尘而且性情温柔,可是却已经嫁与人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