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武侠世界里的空间能力者〗第12部分

声对岳灵珊道,“师妹,今天我们来劫富济贫如何?”
  “好啊,夺回我的秋水剑,同时劫这群狐狸的富,济我们的贫!”岳灵珊作势轻拍双手道。
  “三位可是让我们好找啊!”云萧和岳灵珊从暗中走了出来,云萧边走边道。
  “是你们!”白发鬼和恶头陀一眼认出了云萧二人,在客栈吃饭的时候,他们也注意到对方了,不过那是出于职业习惯,看他们是不是值得下手的肥羊。
  “喂,你们这群死狐狸,赶快把我的秋水剑还来!”岳灵珊对着玉面飞狐大声道。
  “小姑娘,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这柄剑已经是我玉面飞狐的,凭什么还给你?”玉面飞狐一边上下打量岳灵珊,一边说道。
  “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白发鬼问道。
  “你们两个蠢货还有脸问,被人跟踪了都不知道!”玉面飞狐听到白发鬼的话,立刻用秋水剑敲了敲白发鬼和恶头陀的脑袋,骂道。
  “你骂他们蠢货,可知道自己有多蠢!”云萧缓缓走向玉面飞狐三人,边走边道,浑然不将对面三人放在眼里。
  “你什么意思?”玉面飞狐问道。
  “你偷谁不好,居然敢偷到我师妹身上,”走到三人面前,云萧停下脚步笑道,“何其蠢也!”
  
第五十二章 狐生末路
  
  “没错,你们居然敢偷本女侠!赶紧把剑还来,道歉!”岳灵珊神气至极的道,有云萧撑腰,她也不怕对面三人。
  “一个黄毛丫头,有什么偷不得!”玉面飞狐色迷迷的盯着岳灵珊道,“咦,白天没在意,这丫头居然是个小美人,哈哈,早知道我连人也一起偷!”
  “大哥,他们自己都送上门了,现在偷也不迟!”恶头陀咧嘴笑道,配合脸上的刀疤,在火光下显得凶神恶煞。
  云萧听到这些污言秽语,表面上看起来一片镇定,内心如何就不得而知。岳灵珊如果手上有剑,此刻已经刺出了。云萧拦住气急的岳灵珊,自己上前半步。
  “这样吧,我给你们一个活命的机会!”云萧突然道,
  “哈哈哈,兄弟们,听到没这小子居然说给我们机会!好,我倒要听听他给我们什么机会!”玉面飞狐指着云萧对两个兄弟笑道,白发鬼和恶头陀也跟着嘲笑起来。
  云萧听到他们的笑声,自己轻轻笑了笑,不知是嘲己还是嘲人,接着说道,“你们刚刚不是说去偷神剑飞景吗?只要你们将剑偷出来,最后交到我手上,我就饶你们不死!”
  “小子,你胆子不小,敢这么跟我们说话,这样吧,同样的机会我也给你,将你师妹留下,你去将飞景取来,什么时候剑拿来了,师妹就还给你!”玉面飞狐脸上露出**的笑容,玉面飞狐也被称为滛狐。
  “无耻,原来你们不仅是盗贼,还是滛贼!”岳灵珊骂道,秋水剑被盗,岳灵珊手里没了称手的兵器,云萧让其退后,“这三只狐狸不教训一顿是不老实的。”云萧道。
  “三弟,这小鬼要教训我们呢,你先去教训他。二弟,你去把那丫头抓来。记得轻点,别弄伤了小美人!”玉面飞狐道。
  白发鬼和恶头陀同时走向云萧和岳灵珊。恶头陀的手里是一柄大斧,白发鬼用的是根长棍。白发鬼准备冲向岳灵珊,云萧左掌凌空击出,“砰!”白发鬼顿时变成飞天鬼,整个人撞上了石壁。
  恶头陀看到二哥被打,大喝一声,立刻大斧劈向云萧,云萧不动,身形却整个左移三寸,堪堪避过大斧,地面被大斧砍出一道裂缝,延伸出去数米。
  “呸呸!”白发鬼爬了起来,吃了不少灰,云萧那一掌没用力,但撞在石壁上又摔下来,白发鬼还是受了不轻的伤,顿时怒道,“小鬼,竟然敢偷袭我!吃我一棍!”
  恶头陀在前,白发鬼在右,云萧左移轻松躲开恶头陀的一斧,旁边又迎来棍击,右手掠过自己腰间,白发鬼的长棍停住了,原来已经被一根竹萧正面抵住。
  “什么!”白发鬼大惊,就连玉面飞狐也脸色凝重。盘龙棍重三十多斤,而且坚硬无比。白发鬼虽然身材矮小,但力量却不小,这一击足以裂石,如今却被一根小小的竹萧挡住,竹萧虽然只是普通绿竹所制,但此刻在云萧手里不亚于神兵利器。
  “三弟继续出手!”玉面飞狐让恶头陀不要停,帮助白发鬼,自己则仔细观察云萧的破绽,准备伺机而动。恶头陀的斧法招式威力很大,每一招都能在地上留下一道长长的裂缝,然而速度却不快,云萧轻易的避开了,反而是身材矮小的白发鬼,长棍越舞越快,几乎笼罩了云萧的四面八方。
  白发鬼再次连击三棍,封住云萧左中右三路,云萧唯有跳起方能躲避,恶头陀从后面当头一斧劈下,封住上方,云萧一招天绅倒悬,将白发鬼和恶头陀都震开,恶头陀体型巨大,身后一道人影突然出现,正是玉面飞狐。玉面飞狐不知何时已经移动到恶头陀的背后,被其巨大的身形挡住,让对手看不到。“师兄小心偷袭!”岳灵珊突然出声。她看到玉面飞狐出手,一剑直刺云萧。
  不需要岳灵珊提醒,云萧的空间感知已经察觉。云萧一脚踢起身前白发鬼掉落的长棍,同时整个人仿佛倒地,倒挂金钩,长棍正中玉面飞狐的脑门,飞狐变成了晕狐。云萧身体快要接触地面时,双手伸开,运起华山派身法,巨鹏亮翅,整个人贴地滑行一段距离后飘然起身。
  看到白发鬼和恶头陀要转身逃跑,云萧再次用脚跳起长棍,右手接过后横扫逃跑的二人,白发鬼和恶头陀也被击中后脑勺也晕倒在地。
  “师兄你可真厉害!”岳灵珊看到云萧解决对手,终于走了上来。走到玉面飞狐身旁,要去取他手里的秋水剑,突然玉面飞狐睁开眼,一剑刺向岳灵珊。
  “啊!”岳灵珊一声惊叫,整个人身体突然飞起后退,是云萧隔空将她抓了过来,放下岳灵珊后,云萧一个闪身,再次来到玉面飞狐身边,一脚重重踢出,玉面飞狐整个人撞到后面的台阶上。
  点住玉面飞狐的周身大岤后,云萧取过秋水剑,还给岳灵珊,同时关心道,“刚刚没事吧!”
  岳灵珊道,“没事,谢谢师兄!”岳灵珊走过去踹了玉面飞狐几脚这才解气。
  “先将这三只狐狸锁起来!”云萧从后面的屋子里找到一根长长的锁链,应该就是他们飞跃悬崖所用的,二人将飞狐三兄弟捆在一起。
  两人来到屋子里,看到满屋子的财宝,云萧顿时双眼变成金钱。华山派虽然家大业大,但云萧和岳灵珊一个月也不过才几两银子。
  云萧翻点财宝,突然看到一副字画卷轴,打开卷轴后见右上角题着“宋范中立溪山行旅图”几个字。“溪山行旅图!”云萧顿时惊呼,“这难道是真迹!”
  云萧仔细观察,只见画上一座高山冲天而起,墨韵凝厚,气势雄峻至极。岳灵珊也走了过来一同欣赏,“这幅画很可能是真的!”
  岳不群对书画很有研究,岳灵珊受其熏陶,也懂一些,云萧觉得此画纵然不是真迹,也足已以假乱真。
  将所有的财物清点完后,岳灵珊道,“这么多东西,我们怎么拿?”近百平米的房间堆满了各种财宝,二人确实不方便搬运,即使云萧有储物空间,也带不了多少。
  
第五十三章 酒楼闹事
  
  “这个地方很是隐蔽,暂时不急着搬走,日后找师弟们来一起搬!”飞狐三兄弟几十年的积蓄都在这里。江湖行走,遇到这类移动宝库,拿了也没什么问题,想必左冷禅之所以要收留这三只狐狸,也是为了这一批财宝。
  云萧走到玉面飞狐三人身边,将他们弄醒,三人看到自己已成阶下囚,连忙求饶。
  “闭嘴!”云萧一句话,三人顿时不再出声。云萧道,“我问你们几个问题,都给我老实回答。”三人连连点头。
  “除了你们以外,左冷禅还收留了哪些**人物?”云萧问道。
  “这,”看到他们有些迟疑,云萧立刻折断每人一根手指,三人不停的求饶,白发鬼连忙抢声道,“黑云十五骑,白板煞星。”
  云萧听到十五骑,顿时想起那夜偷袭自己的,看来他们不敢说谎,“还有呢?”
  “大爷,我们只是刚要去投靠,哪知道那么多啊!”三人说不出来,云萧的脸色微变,玉面飞狐连忙开口。云萧又威逼了几下,没听到其他人的名字才作罢。
  “你们说的飞景剑是怎么回事?”云萧对他们口中的神剑念念不忘,自己这次来龙泉就是为了寻一把好剑。
  “最近沈家从剑池湖底发现了一批战国时期的宝剑。经鉴定,可能是昔年欧冶子所铸!其中有一柄飞景,传闻是龙泉剑的前身!”玉面飞狐将自己知道的消息全部说了出来,之后一脸赔笑的看着云萧。
  像云萧这种用剑之人,对名剑自然是喜爱至极。剑术修为练到无剑的境界难道就真的不需要用剑?简直瞎扯淡。只不过普通的剑对这类高手的作用已经不大,此时更显示出神兵的可贵。
  普通铁匠打造的兵刃,云萧手上附着真气,就能直接折断,神兵却不行。云萧清楚的记得当年在五岳石刻前面发现的那些魔教长老神兵,各个都削铁如泥,可惜都是奇门兵器,没有一件适合云萧的。
  飞狐三兄弟看到云萧对飞景很感兴趣,连忙说道,“大爷,您不是想我们帮您将飞景盗出来吗?我们立刻去办!”
  云萧仿佛有些意动,“我之前确实这么说过!”
  三人大喜,以为云萧同意,脸上正要露出喜色,不料云萧捡起飞狐的佩剑,走到三人身前,剑尖从三人脸庞慢慢掠过,三人冒出冷汗。
  “我更说过你们不该偷到我师妹身上!”飞狐三兄弟听完最后一句话,顿时看到一道剑光闪过。
  这三人不仅是盗贼,有时候还是强盗。**掳掠的事都会干,之前听到他们对岳灵珊的污言秽语,云萧已经动了杀机。
  飞狐三兄弟授首,岳灵珊的秋水剑找了回来,云萧二人回到客栈,岳灵珊兴高采烈的道,“劫富济贫可真过瘾,江湖上还有什么大盗?”
  云萧道,“最出名的就是玉面飞狐和田伯光,不过田伯光是个滛贼,想要再发一次大财就不可能了。”
  “滛贼更可恶,如果被本女侠抓到,一定阉了他!”岳灵珊恨声道。
  “不用你出手,恐怕他就被人阉了!”云萧心道。
  第二天,云萧将消息传回师门后,和岳灵珊继续前往龙泉剑庐,他决定亲自盗剑。论起偷盗之术,世上还有什么能比得上自己的空间移动。十丈之内,无物不移。
  三日后,云萧和岳灵珊终于来到龙泉剑庐。剑庐地处郊外,来往的都是一些江湖中人。发现战国宝剑的是沈家,准备拍卖的也是他们。
  昔年天下第一首富,富可敌国沈万三,云萧不知道这个沈家是不是沈万三的后代。他们商号开遍大江南北,涉足各行各业。云萧和岳灵珊装作普通买剑之人进了沈家店铺。在剑庐附近开设的店铺,自然就是兵器铺。剑庐里的人负责打造兵器,兵器都交与沈家售卖。
  云萧和岳灵珊看到店内陈列的兵器,每一件都价值不菲,如果没得到飞狐的宝藏,一件也买不起。不过云萧没有一件看上眼的,最后问掌柜,“听说这里最近发现一批古剑,可是在你们店里售卖?”
  掌柜上下打量云萧,看他不像是个有钱之人,但这里来往的更多是江湖中人,也不敢小瞧,心里虽然不欢迎,嘴上还是说道,“没错,不过那批剑要三天后才开始拍卖!”
  云萧听到三天后才开始拍卖,暗道自己来的时间刚刚好。和岳灵珊暂时在附近住下。酒楼里,二人听到周围人谈论。
  “听说了吗,华山派大弟子居然勾结魔教妖人,被左盟主亲眼看到!”一带斗笠的男子道。
  “前段时间还听说是衡山派的刘三爷勾结魔教,怎么现在又变成华山派大弟子了。”同桌的赤膊大汉道。
  “千真万确,如今华山派掌门岳不群已经将大弟子令狐冲逐出了师门!”斗笠男子再次说道。“啪嗒!”云萧手里的酒杯被他一把捏碎。“怎么可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不信!大师兄怎么会勾结魔教?爹又怎么可能将他逐出师门?一定是那两人在胡说,我过去问个明白!”岳灵珊一脸气愤的站了起来,云萧此时无心拦阻。
  “你们凭什么污蔑人!”岳灵珊走到那桌,将秋水剑一拍桌面,说道。
  “我们说什么关你什么事?谁污蔑你了!”赤膊大汉喝了不少酒,此时满脸通红,看到一女子在自己面前找茬,顿时也一拍桌面说道。
  “我就是华山派弟子,你们刚刚污蔑我大师兄!”岳灵珊道。
  斗笠男子阻止赤膊大汉发飙,同时对着岳灵珊道,“姑娘你若不信,可以到处打听打听,这事情已经传遍江湖了!令狐冲为了那妖女,还杀了嵩山派十三太保之一的丁勉!”
  “给我把话说清楚!”一声怒喝传来,斗笠男子突然被人一把抓起,正是云萧。“赶快放下金兄!”赤膊大汉大声道,同时一拳挥向云萧。
  “不自量力!”桌上的一根筷子飞起,云萧手指屈弹,击中赤膊大汉攻过来的那只手。
  “啊!”赤膊大汉捂住右手拳头,痛苦的尖叫,指骨简直快要被云萧打断。十指连心,他这四指之痛,痛彻心扉。
  云萧一掌拍向桌面,掌力击穿桌面,桌子却未散架,下面地板上也留下一个深深的掌印。“如果你敢胡言乱语,下一掌就是你们脑袋!”云萧威胁道。
  附近之人看到这边动手,立刻远远躲开。
  “好高明的掌力!”酒楼里的一位伙计看到云萧留下的掌印,低声说道。
  “包打听,你能认出这少年是谁吗?”一位酒客听到小二的话,顿时问道。
  小二对着这位酒客伸出右手,同时手指搓了搓,意思很明显,想知道,付钱。
  “老子天天光顾你们店生意,这点消息也要钱啊!”酒客笑骂道,不过手上还是递过去一些碎银。
  店小二道,“刚刚那位少女说自己是华山派的,这少年和他同桌,如此紧张令狐冲的事情,十之*也是华山派弟子。
  再看那掌印,咱们酒楼里的桌子,便是你也能一掌拍烂。但他不同,掌力直接打穿桌面,桌子其他部分却完好无损。速度和力道缺一不可。地面那道掌印反而微不足道了。
  此人的内功必然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前段时间衡山城刘正风金盆洗手的时候,有个少年震断了青城派余沧海手中的长剑,那个少年恰恰也是华山派的。我所料不错的话,他们应该是同一人,华山第三弟子,云萧。”
  
第五十四章 伤势
  
  包打听,虽然只是个店小二,但江湖消息灵通,众所周知。周围人经常从他手里买消息,相信他话中的真伪,有人想上前去阻止,如今停下了脚步,谁也不敢接云萧一掌。
  “他小小年纪,怎么就这么厉害?”有人好奇的问道。
  店小二道,“我要是知道,就不在这里当伙计了!”
  云萧将斗笠男子放下,对方喘了几口气,说道,“少侠,你先息怒,这不关我们的事,我说的都是事实。”
  “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出来,我就放了你们!”云萧冷声道。
  “是,我这就说。”斗笠男子连忙说道,“一个月前,左盟主收到消息,说有魔教妖人聚会,商讨对五岳剑派不利之事。让五派都派弟子前去历练。华山派由大弟子令狐冲带领。
  事实上聚会的都是一些三山五岳的**中人,并非魔教之人。然而他们似乎也得到了消息,五岳剑派要对他们出手,于是事先有了准备,反而伏击了五岳剑派。
  孰料左盟主早有料到,居然亲自去了,更擒住了对方的一个重要人物。”
  “什么重要人物?”云萧问道。
  斗笠男子继续说道,“左盟主称那人是魔教妖女。事后大家才知道原来那人居然是日月神教圣姑,那群**众人对她极为尊敬,想要救出妖女,可惜不敌左冷禅。
  华山派大弟子令狐冲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倒戈,杀了看守妖女的丁勉,救走妖女。此事被左盟主亲眼所见。立刻通告天下,捉拿令狐冲,并且问罪华山派。没过多久,岳掌门就公告江湖,将令狐冲逐出华山!”
  “左冷禅!”云萧咬牙切齿的说道。令狐冲肯定是认出了任盈盈,所以才倒戈相救,结果被左冷禅拿住把柄。如果令狐冲死了,我让你们嵩山派从五岳除名!云萧心中恨声道。
  “我大师兄后来怎么样?”岳灵珊急切的问道。
  “逃跑的时候,令狐冲被左盟主打伤,左盟主念及五岳同门,暂时饶了他一命,结果令狐冲被魔教妖女救走,如今五岳剑派到处都在找他!”斗笠男子说道。
  “他们最后是在哪交手的。”云萧问道。
  “五霸岗。”斗笠男子说道。
  “我们立刻赶去!”云萧已经顾不上盗剑了,令狐冲恐怕命在旦夕,他必须抢在其他任何人前面找到他。
  “师兄,我们这是要去五霸岗吗?”岳灵珊问道。
  “不,我刚刚想了想,他们应该会去另一个地方。”云萧想起平一指,任盈盈肯定会想办法治好令狐冲的伤,只要找到他,应该就有令狐冲的消息。
  云萧和岳灵珊打听到平一指的住处,准备立刻前往,却收到师门传讯,让他们二人立刻返回华山。云萧让岳灵珊先回去,并转告师父师娘,自己去找令狐冲。
  云萧快马加鞭,三日后终于赶到开封。
  杀人名医平一指,医一人,杀一人。杀一人,医一人,医人杀人一样多,蚀本生意绝不做。
  云萧向当地人打听清楚平一指的药庐位置后,立刻赶去。路上经过一座杨将军庙,云萧明白不远了。沿着一条小道转入山坳,顺着山路没走多远,就遇到几棵柳树,前面是一条小溪,小溪边上就是平一指的药庐。“请问平一指大夫在吗?”云萧来到药庐门口朗声问道。连问三遍才出来一个矮胖子。
  矮胖子脑袋大,留着一撇鼠须,走路摇头晃脑。看到云萧后上下打量,“你无病无痛的,来我药庐做什么?”
  听到他的话,在观其身材,云萧顿时明白他就是平一指。“平大夫,晚辈华山派弟子云萧,请问我师兄令狐冲可曾来过?”
  平一指听到云萧的话顿时不悦道,“赶紧给我滚,我这里从来就没有什么令狐冲!”
  云萧之前已经用空间感应,没发现屋里有令狐冲的踪迹,只有一个妇人,不过云萧还是不放弃,继续问道,“那任盈盈有没有来过这里?”
  “你居然知道圣姑的名字,还直呼其名,好大的胆!”平一指突然眼露凶光,冷冷说道,同时手里出现几枚银针,射向云萧。银针直刺云萧胸口几处大岤。
  云萧右手一掌挥出,几枚银针全部反射回去,从平一指的脑袋旁边飞过,钉在其身后的门上。“平大夫,我好言想问,还请你老实回答。否则看看是你救人快,还是我杀人快!”云萧的声音也渐渐变冷。
  平一指的脑门出现冷汗,云萧只要再偏那么一寸,自己就睁眼瞎了。这时里面的妇人也走了出来,妇人道,“他不敢说,我来说。你要找的令狐冲前几日确实来过这里,不过伤势太重,他救不了,已经离开了。”
  “他的伤势怎么样?”云萧急切的问道。
  平一指顿时神色衰败,说道,“令狐冲受的是内伤,他体内有一道寒属性真气,极其强烈,已经侵入其五脏六腑。他的病与真气有关,非针灸药石所能奏效,我治不了他。”
  “知道他们去哪了吗?”云萧问道。
  “令狐冲本来想回华山,结果你们华山派居然将他逐出师门,他还有何面目回去。”那妇人是平一指的夫人,平夫人此时出言为令狐冲打抱不平。令狐冲得知自己命不久矣,想要返回华山,结果江湖上传来消息,自己已经被逐出师门了。那伤心欲绝的凄惨模样,平夫人至今牢记在心。
  令狐冲和日月神教之人相交,这是事实,如今的五岳剑派还和日月神教是死敌,左冷禅携其他四岳之人问罪华山派,岳不群将令狐冲逐出师门也是无可奈何。岳不群对令狐冲感情深厚,但他更爱华山。
  “你们如果知道他在哪,还请告诉我,他的内伤我或许有办法。”云萧诚恳的对平一指夫妇道。
  平一指目光诧异的打量云萧,说道,“你内功修为不错,难道想要以自身的真气给他续命?”
  云萧道,“这种方法相信平大夫也知道,治标不治本。”
  平一指点了点头道,“不错,其实如今就有人给他用真气续命,但真气也会刺激他体内的寒气加重。你既然明白,还有其他办法救他?”
  
第五十五章 后悔
  
  云萧道,“没错,所以当务之急就是找到他。”
  “他们去洛阳了。”平一指终于肯说出令狐冲的踪迹,“圣姑带着令狐冲回洛阳,那里有人暂时以真气为他续命。”
  云萧立刻想到绿竹翁,向平一指二人致谢后,云萧立刻离开,赶往洛阳。
  平夫人见云萧走了,开口道,“你为什么要说出令狐少侠的踪迹?圣姑也在那,万一这少年对圣姑出手怎么办?”
  平一指道,“不说出来,我们一定会死,说出来我们不一定会死。那少年刚刚已经动了杀心。况且他既然是令狐冲的师弟,未必会害他。圣姑你就更不用担心了,令狐冲未死之前,不会让任何人伤到她的。”
  开封到洛阳不远,当天晚上云萧就赶到了洛阳绿竹巷。果然看到令狐冲,旁边还有一白衣女子在照顾他。看到令狐冲还活着,云萧心里松了一口气,推开门走进院子。
  “看来你现在生活很滋润!”白衣女子正给令狐冲喂粥,云萧顿时一阵气结,我担心的半死,千里迢迢赶过来,你却这般舒服的躺在这里,还有佳人服侍。
  “师弟,你怎么来了?”令狐冲看到云萧有些吃惊,不过随后化作苦笑,“呵呵,如今我却是没资格叫你师弟了。”
  “云萧,你还来做什么,嘲笑冲哥吗?还是要抓他回去!”白衣女子怒声道。令狐冲本来伤势就很重,听到自己被逐出华山后,很是伤心,伤势跟着恶化。白衣女子每天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此刻看到云萧,满腹怒气顿时都爆发出来。
  “师父这次也是逼不得已。左冷禅联合其他四派问罪华山,你是大师兄应该明白师父的处境。”云萧听到了白衣女子的话,无言以对,只能对着令狐冲说道。
  “冲哥救的妖女就是我,你也是五岳剑派的弟子,要不要也杀了我!”白衣女子就是任盈盈,任盈盈走到云萧身前,一脸寒霜的问道。云萧已经有所猜测,但听到她亲口承认,还是有些震动。
  “我对日月神教的人没有偏见。”云萧平静的说道,“菲菲的爷爷是日月神教之人,我又怎么猜不出你们和日月神教有关?第一次到这里的时候,我就已经有机会对你出手。”
  听到外面的谈话,曲非烟从屋里走了出来,见形式不妙,连忙走到任盈盈身边劝道,“姑姑,你误会云大哥了,他是好人,和那些正派伪君子不同,当时知道爷爷的身份,他还出手救了我们。这次肯定也不是来抓你的。”
  “师弟,原来你早就知道一切。”令狐冲神色复杂的看着云萧。师弟为什么没有阻止自己,如果那时候就阻止,自己就不会认识任盈盈,也不会爱上她。左冷禅要杀她的时候,自己就不会出手相救,沦落到今天的地步,身败名裂!
  云萧不知道自己是对是错,听到令狐冲的话,云萧心情十分复杂,不自觉的问了句,“你……后悔吗?”问自己,也问令狐冲。
  “呵呵!”令狐冲凄惨的笑了几声,说道,“我很后悔!”听到令狐冲后悔两个字,任盈盈身体浑身僵硬。
  空气凝结。无一人说话。
  半响后,令狐冲语气变的轻松,笑道,“但如果不这么做,我会更加后悔!”
  令狐冲后悔自己对不起师父师娘,对不起华山,但如果不救任盈盈,他更会后悔一生。有些事情就算背上骂名,也可以弥补,有些人,失去了就再也救不回。
  “你果然还是我认识的令狐冲!”听到令狐冲的回答,云萧道,自己心里的一些迷茫也终于看清。
  “你没有对不起华山!”云萧接着对令狐冲道,“你知道吗,劳德诺是嵩山派的卧底,嵩山派其实早就想对我们华山下手,即使没有你,左冷禅也会找其他借口。”
  劳德诺居然是叛徒,令狐冲听到这个消息,很是吃惊,“师父知道吗?”
  “当然知道。”听到令狐冲还叫岳不群师父,云萧笑了起来,“你虽然被逐出了师门,谁说就不能再回去了。华山派还是你家!师父师娘也许会怪你一时,难道会怪你一世不成?剑宗都能再回华山,何况是你!”
  听到自己有机会重回师门,令狐冲非常激动,不小心牵动了伤口,任盈盈连忙让他躺下,任盈盈道,“你伤成这样,平一指都治不好,回华山又有何用?”
  想到自己命不久矣,令狐冲眼神又暗淡下来。“师弟,谢谢你来看我,可惜我是喝不到你和小师妹的喜酒了。”
  “谁说你的伤治不好。我的喜酒你也一定会喝到。”云萧一脸自信的说道,“我从平一指那里听过你的伤势,你其实是中了一道寒冰真气散不去。这是左冷禅留下的吧,我偏偏有办法破他寒冰真气。”
  “师弟,看来我这身伤真和你脱不了干系。”令狐冲神色古怪道,整个人仿佛哭笑不得。
  云萧一愣,“什么意思?”
  令狐冲道,“那日你打伤陆柏,向左冷禅示威,可还记得?”
  云萧点了点头,陆柏被自己在其身上留下百道剑伤,就是要告诉左冷禅,自己已经将嵩山派的武功破的一干二净。
  令狐冲道,“左冷禅当日可以直接杀了我,却故意打了一道寒冰真气在我体内,说是还你当日对陆柏所做的一切。”云萧破了嵩山派的剑法,但左冷禅还创出了寒冰真气,他要看云萧还有没有能耐再破掉。
  “原来冲哥是因你才受了这样的折磨。”任盈盈冷冷的看着云萧。
  令狐冲连忙阻止,“这不怪师弟,如果不是师弟,左冷禅也不会暂时留我一命。”
  “你们有没有遇到陆柏?”云萧好奇的问道。
  “陆柏没去,左冷禅亲自出马。十三太保只遇到了丁勉,丁勉如今也死了。”令狐冲道。自己和云萧还真是十三太保的克星,连续几个都是栽在他们手里。
  “你用独孤九剑和左冷禅交过手吗?他剑法怎么样?”云萧问道,那日在福州城,最后盗走辟邪剑谱的人会不会是劳德诺?劳德诺又会不会将剑谱交给左冷禅。左冷禅又敢不敢练那玩意儿?云萧很想知道答案。
  “当时我带着盈盈逃跑,后来被左冷禅追上。”令狐冲回忆道,“我确实和他交了手,但他的剑法似乎有所变化,和我所知道的嵩山派剑法不同,以前的破绽已经不再是破绽!可惜等我找到新的破绽时,已经真气耗尽,无力回天了。”
  云萧皱眉,令狐冲知道的嵩山派剑法自然是五岳石刻上面的,难道左冷禅连剑法也改进了?
  事实上,自从左冷禅知道岳不群精通其他四派的剑法后,就开始修改嵩山剑法,辟邪剑法还未敢练。
  
第五十六章 三门神功
  
  “你刚刚说有办法治好冲哥,是什么办法?”任盈盈看二人话题越扯越远,连忙打断问道。
  云萧听到任盈盈的话,笑道,“没错,是有办法,而且还不止一种,我知道的一共有三种办法。”
  “老翁也想听一听云兄弟的办法。”外面传来一个声音,绿竹翁回来了,刚好听到云萧的话,他手里是给令狐冲抓的药,平一指虽然不能治好令狐冲,但却有办法缓解他的伤势。加上绿竹翁每日以真气给令狐冲续命,他才能活到现在。但无论平一指还是绿竹翁,都对寒冰真气束手无策。云萧对绿竹翁拱手致谢,“谢谢竹翁为我师兄耗损真气续命。”
  “我和令狐少侠是忘年之交,功力没了还可以练回来。”绿竹翁笑道。“不知云少侠所说的三种办法是什么?”
  云萧道,“这三种方法其实对应了三门神功。”
  何为神功,内功心法拥有不可思议的神通功效,才有资格被称为神功。华山派的紫霞神功攻击威力不是很强,但疗伤效果极好,而且真气后劲极强,连绵不绝。这只是最普通的神功。
  “第一种神功是少林寺的易筋经。”云萧伸出一根手指说道。
  任盈盈连忙追问,“你怎么知道易筋经能救冲哥?”
  云萧笑道,“北宋年间,曾有一人被千年冰蚕所咬,那寒毒比大师兄此刻的还要厉害数倍。然而当时有本易筋经摆在他的面前,生死关头,他破解了易筋经中的秘密,稀里糊涂的就练成了。身体不但完全康复,而且拥有了一身极其强悍的功力。”“那我们现在去少林寺求易筋经。”任盈盈听到易筋经能救令狐冲,想要立刻带他去少林寺求医。
  绿竹翁听完云萧的第一种办法,低头沉思后道,“易筋经是少林寺的不传之秘,恐怕要他们传授,很难。”
  云萧点了点头道,“方证大师应该会出手相助一二,但要他传授大师兄易筋经,恐怕还需要大师兄遁入空门。这一点就怕大嫂不同意。”云萧最后一句却是在调笑任盈盈。
  任盈盈被云萧的一句大嫂给羞的满脸通红,令狐冲却浑然不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