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武侠世界里的空间能力者〗第13部分

在意,“师弟,如果我能活下来,你一定能多一位大嫂。”如果活不下来,令狐冲却不想耽误了任盈盈。令狐冲又道,“你不是还有其他办法吗?我可不想当和尚,清规戒律你知道我最受不了的!”
  云萧心道,你和尚是没当,尼姑派掌门却当过。还不照样喝酒吃肉!
  玩笑结束后,云萧伸出第二根手指道,“第二种神功名为九阳神功。武当创派祖师张三丰有一徒孙张无忌,十岁那年身中玄冥神掌,掌力在他身体内留有寒毒,和大师兄你此时的情况差不多。”
  “小小年纪就遭受如此痛苦,当真可怜。莫非是张真人出手救了他?”绿竹翁同情道。
  “张真人每天以真气为他续命,却也治不好他。是他另有机缘,学会九阳神功才驱逐了寒毒。”云萧道。
  “那九阳神功又在哪里?”任盈盈问道。
  “张无忌所学的九阳神功得自猿猴腹中,练成后被他埋在了原地,我只知道是昆仑山的某处,如今是否还在就不得而知了。不过还有一个办法。张真人曾说过,少林九阳功,武当九阳功,峨眉九阳功,三门九阳功只要得其二,就可能化解寒毒。”云萧继续说道,“你们去少林的时候,如果方证大师不肯传授易筋经,不妨退而求其次,如果能求到九阳功,大师兄有一定的内功根底,或许只凭一门就能驱除寒气。”
  “这个办法有一定可行,还可以在上武当派或者峨嵋派求其他两门九阳功。”任盈盈道。
  “不错,武当派冲虚道长还有少林寺方证大师都和风太师叔有交情,看在太师叔的面子上,能出手的,他们一定会出手。”云萧道。
  “云大哥,那你还有第三种办法是什么?”曲非烟问道。
  “至于这第三种办法却和大嫂有关了。”云萧突然话锋一转指向任盈盈。
  “我?难道你指东方叔叔的武功?”任盈盈道,他认识的高手,最厉害的自然是东方不败。东方不败对她很好,如果自己去求,东方不败或许会答应。但任盈盈心里有疙瘩,很少回黑木崖。
  听到任盈盈的话,云萧大笑起来,笑的气都快喘不上了,才道,“你如果让大师兄练了东方不败的武功,那你就当不成我大嫂了。”
  “为什么?”令狐冲不解的问道,东方不败武功天下第一,想练的人多不胜数,一本辟邪剑谱就能掀起腥风血雨,何况葵花宝典。
  云萧凑到令狐冲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令狐冲顿时爆笑,“你说的是真的?那门功夫真的要那样才能练?”
  “当然是真的。”云萧道。
  “你们在说什么?”其他几人看到云萧和令狐冲说了几句话,令狐冲就笑成这样,也想知道,不过任盈盈和曲非烟都是女人,不方便告知。绿竹翁则是没什么兴趣。
  “不提这个,我们来说第三门神功。”云萧道,“之所以和大嫂有关,你们听下去就会明白。”
  云萧伸出第三根手指道,“第三门神功名为北冥神功。乃是逍遥派三大神功之一。这套神功可以夺他人真气化为己用。”
  “吸星*!”任盈盈顿时出声道,“这明明是我爹的吸星*!”
  “你爹的吸星*只是北冥神功的残篇所化,缺陷极高。否则你爹当年又怎么会走火入魔。完整版的北冥神功几乎是没有缺陷的。”云萧道,“不过如今能找到的也只有你爹的吸星*了。”说道后半句,云萧语气渐渐降低,有些不甘。
  “你怎么知道我爹的事情?你的意思是冲哥练我爹的吸星*可以将寒冰真气化为己用?”任盈盈连问两个问题。
  前面一个问题云萧没有回答,云萧道,“完整版的北冥神功自然能够轻易做到,但你爹的吸星*不行。吸星*缺了北冥神功很重要的一篇,化气篇,真气无法化为己有。救大师兄,要的是其中散功的法门。将寒冰真气从体内散去,虽然浪费了有些可惜,不过却能救回大师兄一命。”
  “这功夫太邪门了!”令狐冲听到世上居然有如此邪功,厌恶的说道,任盈盈听到令狐冲如此说自己爹爹的武功,不高兴,轻轻的打了令狐冲几下。令狐冲连忙道歉。“能救你命就不错了!”云萧道。北冥神功是道家逍遥一脉的嫡传神功,属于可窥道门的无上神功之一,练法有正有邪。
  “我爹早已不知所踪,吸星*也找不到。”任盈盈道,如果任我行还在,她肯定能求父亲传令狐冲吸星*。
  “你爹那里我有办法,我们兵分两路,大嫂你带着大师兄去少林寺求医,我去救你爹,求吸星*。”云萧道。
  
第五十七章 向问天
  
  任盈盈听云萧知道自己父亲的消息,很是激动,绿竹翁却一脸疑惑的看着云萧,他知道任我行肯定被东方不败关起来了,但这种机密的事情,教中都没几人知道地点,云萧又从何得知。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一定救出你爹。”云萧道,此刻他想起了储物空间里的溪山行旅图,看来自己要先去找向问天了。
  “菲菲,你爷爷手里的那份广陵散曲谱你有抄录吗?”云萧问道。
  “嗯,有的,我这就去拿给你。”笑傲江湖其中有不少就是借鉴了广陵散。曲洋一定有广陵散的曲谱。也许笑傲江湖真的能超越广陵散,但毕竟不是传世名作。要想打动梅庄四友,还是需要广陵散。曲非烟回到屋里取出一份曲谱递给云萧。要混入梅庄的四宝自己已然得其二。剩下的或许向问天那里已经有了。任我行被关在西湖地牢,牢里机关密布,如果硬闯,梅庄四友发动机关,地牢就会被西湖淹没,妥善起见,云萧决定通过四宝混入梅庄,用赌斗的方式见到任我行。
  云萧已经向任盈盈打听到向问天的踪迹。向问天叛出日月神教,如今正在被黑白两道的人追杀。这个世界的东方不败不是躲在闺房里绣花的那位,她如果出手,向问天绝对逃不了,以防万一,云萧必须尽快赶去。
  嵩县,当云萧赶到此地时,不时有人从身边经过,同时向他打听有没有见过一个身穿白袍的老头子,身材高瘦,腰挂弯刀。云萧没见过此人,不过已经猜到他们问的人是谁,日月神教光明左使向问天,江湖外号天王老子。云萧正要找他。
  前行数里,云萧看到人越来越多,都是江湖中人。穿过一片松林,眼前突然出现一片平野,立刻看到黑压压的一群人,少说有六七百。平野很大,人群不过占据了其中一小块,一条大道通向人群,云萧沿着大道走了过去。走近了才发现,这群人包围着一个凉亭。
  平野之中的这个凉亭,应该是给过路人暂时休息用的,何以会围着这么多人,只因这些人的目标只有一个,就在凉亭。一位白衣老者孤身一人,坐在亭中饮酒。闯荡江湖这么久,云萧第一次遇到有人像他这般临危不惧,豪气干云。天王老子的名号名副其实。
  再看周围的人,云萧觉得就像一群老鼠,围着一头猛虎。摄于虎威,谁也不敢上前,都寄希望其他人咬死了老虎,自己再上去咬一口。
  云萧渐渐靠近,终于看清向问天的模样,只见他容貌清瘦,留有一丛花白长须,垂到胸前,手持酒杯望向远方,对身边的人视若无睹,云萧心里称赞,忍不住想要上前与其喝上几杯。
  想做就做,云萧大步上前,朗声说道,“阁下一人独酌,岂非寂寞,我来陪你如何?”也不等向问天回答,云萧就坐到其身旁。向问天转过头来看向云萧,目光冷冷的扫过,见云萧一身华服,腰间插了一根竹萧,神光满面,心里暗赞一声,好个翩翩公子,不过此刻周围皆是敌人,云萧恐怕也不例外。“你要和我喝酒?”向问天觉得有意思,说道。
  凉亭外一条大汉大声道,“兀那小子,赶快出来,你知道这老头是谁吗?和他喝酒你是要找死吗?”
  云萧目光如剑扫了过去,冷声道,“一群鼠辈!他是天王老子向问天,我当然会记住他的名字。也只有他这样的人才有资格与我同饮。”
  听到云萧骂所有人鼠辈,人群顿时翻闹起来。云萧拿起桌上的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对向问天敬了一下,之后一饮而尽。酒很烈,有如刀割,然而胸中的豪气也跟着被点燃。
  向问天听到云萧的话,见他佩服自己,同时又先干为敬,他也将自己杯中酒喝掉,“好!小兄弟有胆色,却不知道是谁?”
  “华山派第三弟子,云萧!”云萧报出自己的名字,向问天微微诧异,云萧既然是五岳剑派的为什么要陪自己喝酒,难道只为敬佩自己?
  “这个瘟神怎么又遇到了?我们要不要赶紧离开?”一群青城派的弟子看到云萧,顿时心里阴影再现。“怕什么?我们是来对付向问天的,这里这么多人,还怕他们两个!如果他正好被人乱刀砍死,以后就不用再也见不到这个瘟神了。”另一名青城派弟子说道。
  “云萧,你是华山派弟子,你师兄和魔教妖人为伍,你难道也想学他?赶快给我滚,不然待会儿连你一起剁成肉泥!”一位泰山派道士说道。
  “闭上你的狗嘴!”云萧一眼瞪过去,那道士顿时身体不稳,摔倒在地。周围的人群也倒开一片。“日后让我在听到谁乱说我师兄的事,别怪我不念五岳同门之情!”
  那道士爬起来后怒道,“云萧,你今日是要帮这魔教妖人吗?好,今天这么多五岳剑派的同门在此,日后我们定要向岳掌门问个明白,是不是你们华山派已经彻底和魔教连为一家了!”
  “真以为我不敢动手啊!”云萧的声音越来越冷,问罪华山,左冷禅就是这样逼岳不群将令狐冲逐出师门的,云萧的怒火顿时爆发。右手隔空一拉,那道士被拉到了凉亭,周围人倒吸一气,隔空摄物!
  云萧跟着一掌挥出,老道士发髻被打散,牙也掉了几颗,整个人又飞出了凉亭,摔入人群中。周围无人敢去碰他。
  这一进一出,让场面一片安静,无人敢说话。云萧这一手隔空摄物,在场的就无一人能够做到,小小年纪,武功如此之高,同时说打就打,心肠也如此之狠,一时间在场的无人敢惹。
  向问天也无比吃惊,这突然冒出来的小子,居然是个绝顶高手。向问天亲自给二人各倒一杯酒,这次他敬云萧,“小兄弟,好功夫,向某佩服,这一杯向某敬你!”
  云萧笑了笑,将杯中酒跟着一饮而尽。
  这时,场外终于又有人发话了。“云萧,你武功确实厉害,不过咱们可是奉东方教主之命捉拿叛徒向问天,你难道真的要插手?要与我们日月神教,与东方教主为敌?”
  云萧向着话声来处望去,说话的是个脸如金钱的瘦小汉子,身穿黑衣,腰间系了一根黄带,后面站了三四百人,都是身着黑衫,腰间系了各色带子。云萧见过曲洋的打扮,认出说话之人和曲洋一样,明白其身份必然也是魔教长老。
  向问天不出声,他也想听一听云萧怎么回答。云萧哈哈大笑起来,“我会怕她?”笑声震动四方,凉亭也开始微微颤抖。笑声停止后,云萧道,“你知道她为什么叫东方不败吗?因为她知道打不赢我,只敢自称不败!”
  云萧的这句话比他的笑声更加让人震动,这句话不亚于在向东方不败挑战。向问天再次倒酒,之后举杯,“只为云兄弟这一句话,老夫再敬你一杯!”
  那魔教的汉子说不过云萧,也打不过云萧,话锋一转,对着向问天说道,“姓向的,你现在和我们回去,教主说不定会从轻发落,未必没有生路,真动手了,肯定会斗个血肉纷飞,你是本教英雄,难道要让这群所谓的名门正派看笑话?”
  “哼,东方不败的教主之位怎么来的,你们心里清楚,我要见的教主只有一人,他老人家不在黑木崖!”向问天说完一拍桌子,整个人站了起来,脚下突然发出呛啷声响,原来他的双腿上还有锁链。
  
第五十八章 群战
  
  “说的好!”云萧鼓起掌来,“不忘旧主,忠义可比关圣!”说完给向问天和自己各倒一杯酒,“这是在下敬前辈的第二杯酒!”说完一饮而尽。
  向问天接受云萧的称赞,因为他自认对方没有说错,也将酒一饮而尽。“云兄弟,你我相见甚欢,可惜道不同,接下来你不要再插手了,相信他们也没胆子惹你!”
  “谁说我们道不同了?”云萧笑道。
  “哦?你是五岳剑派之人,我是日月神教之人,虽然我已叛教而出,你却还有大好前程!何以与我成了同道中人?”向问天道。
  “你看眼前这些五岳剑派之人有资格与我同道吗?”云萧道,
  向问天仰天大笑,“没错,他们不过是一群蝼蚁鼠辈,哪有资格与云兄弟这样的人中之龙同道!”
  “我的道在天上,他们只配仰望!”云萧好似想起什么,傲然说道。向问天听出了云萧话中之意,惊讶的看着云萧,之后仿佛有所明白道,“不错,以小兄弟的资质,日后的确有望那一步!”向问天有些羡慕,道是何物?那是所有习武之人梦寐以求的境界,东方不败如此,风清扬如此,如今云萧也是如此,只有他们才有资格追求。纵然是向问天,也只能仰天长叹。
  亭外众人听到云萧瞧不起自己,之后又是一堆莫名其妙的话,顿时群情激奋,靠亭最近的一些人忍不住出手,十余件兵器同向云萧砍去,云萧不躲,反而迎了上去,身形变换,这十多人的兵器瞬间被夺走,顿时吓得后退,云萧瞧也不瞧一眼,而是挑了一把剑,其余的扔在地上,也无人敢去捡回。云萧对着向问天道,“向大哥将你的铁链伸出来!”
  听到云萧一声向大哥,向问天微微一愣,很快笑了起来,同时露出手脚,原来他手上也有镣铐,“云老弟,这镣铐可是精铁所制,你手上的那柄剑恐怕砍不动。”
  “剑不行,我行!”云萧运起真气附于剑身,叮叮叮叮四下,向问天的手脚镣铐顿时全部裂开,“好厉害的剑罡!”向问天赞道。云萧凝聚剑罡斩断镣铐,不过手里的剑也完全粉碎,承受不了剑罡的压力。云萧转头望向四周道,“你们这群鼠辈,还有谁要来试试!”
  凉亭四周的人顿时后退,中间又空出不少地方。
  “云萧,你真的要护着向问天吗?”魔教长老说道。
  “不,向大哥又哪是需要我保护之人。”云萧道。向问天大声道,“云兄弟说的好,不需要你出手,这群鼠辈也休想想留下老夫!”之前带着镣铐,一身武功十成最多能使出七成,加上受了长久的牢狱之苦,更是连一半也发挥不了。如今他解开了束缚,有如猛虎出闸,豪气冲天,仿佛功力到了十二成。
  “向问天你如果是条好汉,就出来与我们斗上三百回合!”刚刚被云萧打的那位泰山派道人此刻已经起身说道,不过却不敢看向云萧。
  向问天大笑一声,白影一闪,整个人冲向白道群豪,有如虎入羊群,时而拳肘,时而以铁链做兵器挥舞。泰山派道人被向问天一脚踹向胸膛,顿时口吐鲜血,狂喷不止。
  那边魔教之人彩声如雷,就连那位长老也是,仿佛不是来抓向问天的,数十人大叫,“向左使好身手!”
  云萧突然开口,“向大哥,你是日月神教的光明左使,对付我这些五岳同门,天经地义。而我这个华山派弟子,对付这边的魔教之人也是天经地义!”
  向问天明白,云萧是要帮自己解决另一边的敌人,他们虽然要捉拿自己,但毕竟是昔日的同袍,自己下手确实有些不便。
  魔教之人听到云萧要对自己出手,顿时戒备。云萧纵身飞出凉亭,腰间竹萧作剑,整个人出现在魔教人群上空。魔教中人连声呼喝,各种武器攻向云萧,叮叮当当一连数十声想响起,云萧借力打力,整个人再次腾空,紧接着华山派剑法使出,无边落木萧萧下,整个人在空中飞舞,剑气笼罩四方,气劲扫到之人纷纷兵刃脱手,有的倒地痛苦哀嚎,有的捂住手腕咬紧牙关。
  云萧嘴角微微扬起,整个人站在场中看向四周,神情很是挑衅。
  魔教长老看到如此情况,立刻大喊,“八枪齐上!”八名黑衣汉子同时持长枪攻向云萧,东南西北每个方位都有两柄枪。云萧闭上双眼,独孤九剑破枪式,四周的枪未至,云萧的剑已到,一连八声落地,地面出现八个枪头。
  云萧的剑速极限有多快,配合空间能力,一丈之内,心到即剑到。周围无一人看清云萧的剑法。
  然而魔教来的都是悍不畏死之人,不等号令,一起涌向云萧。刀,剑,棍,鞭,锏,拐,刺,匕,各种兵器有如潮水一般扑向云萧。云萧精神高度集中,双眼保持紧闭,剑光连闪,敌人涌上一批,就倒下一批,周围的空地越来越大,兵器落地声不绝于耳。数个呼吸的时间,地上已经倒下数十人。
  “住手!”魔教长老立刻喝止众人,照云萧这个打法,他带来的三百多人,不消片刻就可能被全部解决。魔教长老走上前道,“云少侠好剑法,不过后面几招看起来不像华山派剑法!”魔教长老仔细观察云萧,然而发现云萧的呼吸平稳,似乎到目前为止都消耗不大,如果不死伤百人,恐怕还看不出他的虚实,先用言语试探。
  向问天和五岳剑派那边也跟着停手。云萧的剑法太过惊世骇俗,所有人都想知道他剑法的来历。
  云萧看了看四周,已经无人敢动,将竹萧别回腰间,转身走向凉亭,众人让开一条道。酒还有,云萧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润了润喉,这才说道,“这门剑法确实不是华山派剑法,是风太师叔传我的独孤九剑!”
  “独孤九剑是什么剑法?”
  “华山派什么时候有个太师叔了?”
  周围知道这两个名字的人没几个,刚好魔教一个,五岳剑派一个。
  魔教长老脸色不定的说道,“是那门传说中能破尽天下所有武功的独孤九剑?”
  此言一出,众人无不哗然。好大的口气,破尽天下武功。然而这话却是出自魔教长老之口,他必然不会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一时间,羡慕嫉妒的目光纷纷看向云萧。
  这就是实力的不同,带来的效果也不一样。福威镖局有本辟邪剑谱,同样是当世绝学,结果人人争抢,林家三口都是别人眼中的肥肉。但云萧的独孤九剑更加吸引人,又有几人敢打其主意,活剑谱可比死剑谱危险多了。
  
第五十九章 单打独斗
  
  “难怪云老弟的剑法如此之高,居然是风清扬老前辈的传人!”向问天惊叹道,他虽然自号天王老子,但也不敢对风清扬有丝毫不敬。别人不知道,他却清楚的很,风清扬相当于是几十年前的东方不败。如今既然健在,修为肯定更上一层楼,说他是当世剑法第二,恐怕也无人有资格第一。
  云萧是风清扬的徒孙,徒孙的剑法尚且如此,这太师叔的剑法又高到何等神鬼莫测的境界。“风清扬老前辈嫉恶如仇,你为何却要帮这魔教妖人?”说话的是嵩山派之人,云萧却不认识。
  “你是嵩山派哪位师伯?”云萧虽然对嵩山派厌恶,但听他言语里对风清扬很是尊敬,云萧还是称了他一声师伯。
  说话之人五十多岁,两只手掌又小又厚,那人道,“我是孝感乐厚。论辈分我确实是你师伯。风清扬老前辈我更是敬仰万分,你既然是他的传人,我问你,你为何要帮向问天?”
  “大阴阳手,乐师伯。”云萧笑道,“请问你看到了什么?”
  乐厚一愣,自己看到什么,云萧在屠杀魔教之人,虽然也打伤了泰山派的人,但与魔教相比,却微不足道。
  看到乐厚愣住了,云萧继续道,“今日我是帮了向问天,但这是助他叛出魔教,我为五岳剑派减少了一位大敌,又有何错。我杀的也是魔教之人,便是左盟主也不能说我勾结魔教了吧!”最后一句云萧的声音有如寒冬,令狐冲的事情他永远不会忘记。
  “我说不过你,不过要我退去,你必须先胜过我的双掌!”乐厚道。
  云萧看这么打下去也不是办法,乐厚的提议不错,于是道,“我也想领教下大阴阳手!”
  听到群殴开始变成单打独斗,向问天走回凉亭,一时也无人阻止,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云萧和乐厚的身上。刚刚没人看清云萧的剑法,如今却是要仔细观看,到底这门独孤九剑是什么样的剑法。
  乐厚双掌一高一低,摆出“嵩阳手”的架势,云萧再次抽出竹萧,同时道,“独孤九剑其中有一式名为破掌式,我用这一式对付乐师伯,不算不敬吧。”
  “能领教独孤九剑,是我一生的荣幸!”乐厚道。
  所有人都凝神以待。
  乐厚左掌一提,右掌跟着出手,登时全身有如渊停岳峙,气度凝重。
  气势不错,云萧心里称赞了句。下一刻开始,竹萧化剑。
  一剑刺出,看起来只有一个方位,但乐厚发现无论自己的手掌往哪边移动,都会撞上竹萧,他可不敢小觑竹萧的威力,地上还躺了几十个魔教之人。乐厚双掌只拍出些许,就收了回去,整个人跳开后,双掌凌空击出,阴阳掌力,一道攻击,一道护体。
  云萧不敢托大,运起真气,连续两剑十字交叉斩出,乐厚的掌力顿时被破,同时云萧紧跟着第三剑飞身刺出,直刺前面两剑十字的交叉点,追上前面两道剑气的同时,刺中了乐厚的左手掌心,乐厚的左手血流不止。
  乐厚连忙后退,右手一掌挥出,云萧旋转萧身,一把反握竹萧,好似匕首一样,划破乐厚的又一道掌力,紧接着将竹萧掷出,整个人的身形跟着快速移动,乐厚运起真气举手格挡,岂料云萧的竹萧上并未附力,只是一记虚点,掌上的真气顿时松懈。
  “承让了!”乐厚突然听到一句话,紧接着右手传来钻心刺痛,竹萧已经回到云萧的右手,此刻云萧的另一只手化作剑指,点中自己的右手掌心,掌心被真气贯穿。自己的一双大阴阳手被暂时废掉了。
  “乐师伯放心,我没伤到你的经络,立刻回去包扎,你的双手还有的治!”云萧道。
  “我输了!说话算话,这就带人离开!”乐厚道。他身后上百嵩山弟子听到乐厚的命令,顿时散开,临走前,乐厚道,“云师侄,你有如此剑法,本是武林正道之福,希望你不要坠入邪道!”
  “乐师伯让我对嵩山派的人稍稍改观。”云萧道。嵩山派一贯行事霸道,蛮横无理,乐厚的表现却不同。
  五岳剑派来的人主要以嵩山派为首,如今看到乐厚离开,不少人也跟着离开。泰山派的道士见云萧恣意的站在那里,自己留下也扳不回颜面,叹息一声也跟着乐厚走了,五岳剑派的人很快走得差不多。白道剩下的人以青城派为主。
  云萧玩味的看着青城派众人,说道,“几位是不是也要与云箫动手?”
  “岂敢,我们立刻就走,云爷您千万别送!”青城派为首的弟子看到云萧看向自己,立刻低头陪笑,转身就跑,其他青城派的人见势不妙,也跟着逃跑。整个平野的人顿时走了一半,还剩下魔教之人。
  魔教众人刚刚死伤在云萧剑下不少人,斗志减了三分。此刻见他三言两语就吓退了正道中人,心中斗志顿时又减三分。魔教长老看到手下之人斗志不足一半,云萧和向问天还完好无损,此刻他们如果要逃,肯定拦不住了,如果要打,自己这边恐怕也讨不了便宜,顿时转身要走。
  “站住!”向问天大声喝道。
  “向问天你想怎样,今天我们放你一马,你别不识抬举!”魔教长老道。
  “哈哈哈哈!”向问天大笑起来,“明明是一群龟儿子看到云兄弟的剑法想要落荒而逃,还说的这么冠冕堂皇!我要你给东方不败带一句话,窃来的位子,永远坐不稳,只要我活着一天,他休想永远安宁!”
  “哼!”魔教长老带着手下立刻离开了平野,顿时平野只剩下一个孤零零的凉亭,还有两个人。
  “多谢云兄弟为我解围,若非云兄弟相助,我还真没把握完好无损的闯出这阵势!”向问天道,“来,今天我再敬你第三杯!”
  “等等,这第三杯我们互敬!若非向大哥你虎威犹在,他们之前又怎么会迟迟不动手,之后又岂会如此轻易退去!”云萧笑道。这数百号人先前围着向问天已经半天了,云萧不过是打破僵局。最后一杯酒,两人同时一饮而尽。酒壶里也滴酒不剩。
  向问天道,“今天真是痛快,我们不如找地方在继续大吃大喝一顿!”
  云萧道,“我也正有此意!区区三杯又岂能尽兴!”
  
第六十章 合作
  
  一家酒楼的包厢里,云萧和向问天两人一边喝酒一边畅聊。
  “云老弟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想说?”向问天一杯下肚后道。
  云萧手上的动作不停,给向问天和自己的酒杯满上,之后说道,“向大哥何出此言?”
  向问天道,“你虽然说的不错,也只杀魔教众人,但毕竟救了我,回去后肯定会被你师父责罚吧,岳不群这个伪君子我还是知道的。”
  对于向问天骂自己师父,云萧不以为意,他也觉得岳不群是个伪君子,但伪君子就一定不是好人吗,只要他对自己好就可以。云萧道,“救你确实是出于一时意气。不过我本来就是要找你的。”
  “哦?云老弟找我所谓何事?”向问天惊讶的问道。
  云萧将酒杯里的酒摇了摇,喝了一口后说道,“去一个地方,我想与你合作救一人!”
  “云兄弟这样的高手都救不了,我去了恐怕也未必有用!”向问天玩味的说道。
  “不!”云萧挥了挥手指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如果有你相助,或许能避开那些暗箭。”
  向问天的双眼眯起,云萧想要救的人肯定不简单,连他也感到棘手的地方,关押的必然是大有来头之人,向问天道,“云兄弟要救的人是谁?”
  “任我行!”云萧一字一句的说出这个名字,向问天的脸色骤变。这小子什么意思?难道是在试探我?不对,他没必要这么做。向问天问道,“云兄弟,你知道他是谁吗?居然敢去救他!”
  “我当然知道,魔教上任教主任我行,如今正被囚禁在西湖地牢。”云萧低声道。
  “咔嚓!”向问天手中的酒杯顿时出现裂缝!向问天道,“你怎么知道的?”
  云萧看向酒杯中自己的倒影,说道,“机缘巧合。”云萧不想说,向问天也就没在追问,而是换了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救他?”
  云萧叹了口气,说道,“为了救我那师兄,救出任教主后,希望他传授我师兄吸星*治好他的内伤!”
  “你师兄就是他们口中勾结魔教妖人的令狐冲?”向问天若有所思的说道,在凉亭的时候看到云萧发怒就是为了他师兄的事情。
  “没错,他也是你们日月神教圣姑,任盈盈的心上人!”云萧得意的看着向问天道,“怎么样?老丈人救女婿应该会答应吧。”
  向问天顿时一口酒喷出,还好云萧身手敏捷,及时躲过,不过桌上的酒菜就遭殃了。
  “咳咳!你说大小姐喜欢令狐冲那小子?”向问天不敢置信的说道。
  云萧叫小二进来重新换了一桌酒菜后说道,“江湖上可都传遍了啊,你以为我师兄为什么会受伤,还不是为了你们大小姐!”云萧将令狐冲的事说了出来。
  “好!令狐冲这小子有资格配我们大小姐!”向问天一拍桌子说道。
  云萧笑嘻嘻的道,“怎么样,现在我的理由你还满意?”
  向问天道,“实不相瞒,其实这次我逃出来,就是准备去救任教主,只是还缺几样东西!”
  “可是琴棋书画四宝?”云萧笑道。
  向问天惊讶的看向云萧,说道,“莫非云兄弟的想法和我一样?”
  我都知道你们怎么做了,当然一样。云萧道,“那地牢机关重重,又是在西湖湖底,稍有不慎,就要喂鱼。所以必须想办法混进去,让他们主动带我们见到任教主。”
  向问天点了点头,道,“不错,看守地牢的是梅庄四友,他们喜爱琴棋书画,只有这些才能打动他们,骗他们带我们进去!”
  “我手上有一本广陵散的曲谱,还有一副溪山行旅图的真迹!”云萧道,“至于其他两样就要看向大哥的本事了!”
  “哈哈,我手上刚好也有两样至宝,呕血谱和率意帖。”向问天笑道,“如此以来,就差不多了。”
  “还缺一块敲门砖!”云萧道,“梅庄四友,自命清高,普通人恐怕也不会接见。”
  “不错!”向问天道,“我们得换个身份,日月神教的身份太敏感,他们会警惕,这个不行。如果是五岳剑派的人,哈哈,他们一定想不到!”
  “我虽然是华山派弟子,但在江湖上名声不显。”云萧道。
  向问天道,“凭老弟的能耐,迟早会名震江湖的。其实我们只要弄到一些代表身份的信物,是真是假无所谓,那四个家伙一直与外界隔绝,不会去查的。”
  “五岳令旗!”云萧道,“这是我们五岳剑派代表盟主发号施令的令旗。我手里刚好有一面,说来也巧,嵩山派的费彬是我杀的。我看那令旗镶满了珠宝,就留在了我手里。”
  “云老弟你可真是黑白通吃啊,连嵩山派的人也杀了。”向问天赞道。
  云萧想起一些往事,喝了杯酒,说道,“嵩山派一直想对付我们华山派。至于费彬,那次是为了救曲洋前辈才杀的。”
  “你认识曲洋?”向问天和曲洋是日月神教以前的光明左右使,地位相当。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