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武侠世界里的空间能力者〗第14部分

  云萧将衡山城发生的事情一一告知了向问天,最后说道,“向大哥,小弟求你一件事情。任教主救出来后,一定会想要召集旧部夺回教主之位,希望你不要透露曲前辈的事情。为救我师兄,他耗尽了一身真气,如今不过是个废人。退出了江湖。”
  向问天点了点头道,“老弟放心,确实,任教主出来后肯定会对付东方不败,曲洋也是对任教主忠心耿耿,才不愿意留在教中,他既已退出,我们不会再去打扰。”
  云萧道,“广陵散是靠曲前辈才找到的。如果日后任教主真的追问起曲前辈,希望他看在这广陵散的份上,放过曲前辈!”
  “云兄弟似乎对任教主很了解?”向问天突然问道,云萧的年龄肯定不认识任我行,但他的每一句话都点出了任我行的行事风格。
  “咳咳!”云萧被向问天的话呛到了,不过很快想到借口,“是任大小姐说的,他怕我不小心触怒了任教主。”
  向问天还是有所怀疑,任我行对任盈盈完全就是一个父亲的角色,从未在她面前表现出这些心计,不过如同之前云萧回答的机缘巧合,向问天这次也没有再问。
  
第六十一章 梅庄
  
  云萧之前杀了玉面飞狐,从他身上不仅得到了财宝,还得到一本易容术的秘籍。飞狐三兄弟仇家无数,还能在江湖混的如鱼得水,主要就靠易容术。
  向问天擅长这些旁门左道,云萧将玉面飞狐的易容术秘籍给向问天看了看,向问天道,“这玉面飞狐的易容术的确有其独到之处,我正担心会不会被梅庄四友认出,如今这易容术解决了一个大难题。”
  一番易容打扮后,云萧和向问天里外变得焕然一新。出店后,小二给二人牵来两匹鞍辔鲜明的高头大马,是向问天买来的。二人乘马而行,缓缓向东。到了运河边上,直接弃马乘船,转而南行,那些追捕向问天的人早已消失无踪。一路上向问天花钱如流水,云萧看得羡慕不已。这些钱肯定来路不正,但自己是名门正派,多年来早已养成自律的习惯,普通人他是绝对不会去动的。
  过了长江,运河两岸越来越繁华,向问天衣食住行也越来越奢侈,就好像在诱惑云萧堕落,云萧确实心动了,暗道救出任我行后,是不是要跟着他混比较好。
  “嘿嘿,云兄弟,救出任教主后,你不如也加入我们日月神教,凭你的武功,就是日后教主传位于你也不是不可能。”向问天确实有心拉拢云萧。
  云萧笑道,“向大哥莫要说了,再说我怕自己真的忍不住。华山派于我有养育授业之恩,我不想有朝一日站到华山派对面。”
  向问天没有继续为难云萧,一路来,云萧虽有意动,却无心动。向问天讲起江湖上的逸闻趣事。他是个老江湖,云萧听的津津有味。白道上的人主要以规矩作为准则,**上的人更多以情义为标准,
  这一天将到杭州,舟中向问天将自己和云萧又刻意装扮一番,上岸后,买了两匹骏马,进了杭州城。杭州古称临安,南宋建都于此。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进城后,一路上行人比肩,笙歌处处。两人在杭州城大大享受一番,这才前往西湖。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杭州和苏州云萧上一世都去过,但数百年后的这两个地方,早已截然不同。
  没有人山人海的游客,没有各种叫卖,眼前就是一片自然风光。云萧如今才觉得这里有如人间仙境,碧波如镜,垂柳拂水。两人纵马来到一处所在,一边倚着小山,和外面的湖水相隔一条长堤,更是幽静。将马系在河边的柳树后,两人向山边的石级上行去。
  “这四人真是好享受!”云萧道,此处遍地都是梅树,老干横斜,枝叶茂密,难怪被称之为梅庄。可惜现在不是初春,否则就能看到梅花盛开,闻到梅香扑鼻。云萧更是想起一人,万梅山庄,西门吹雪,剑气中仿佛带有梅花的香气。云萧今天是来梅庄论剑的,又怎会不想起这位剑神。
  穿过大片梅林,两人走上一条青石板大路,来到一座朱门白墙的大庄园外,大门外写着梅庄二字,旁边写着“虞允文题字”。虞允文是抗金名将,题字之中带着勃勃英气。向问天上去敲门,门上铜环擦得精光雪亮,向问天将铜环连敲四下,停了停,连敲两下,再停了停,连敲五下,最后停了停,又连敲三下才放开铜环。
  过了半响,大门缓缓打开,走出两位家人装束的老者,目光炯炯,步履稳重。云萧发现二人都是内功有成之辈,却在此甘做杂役,想来这梅庄四友的武功必然更高,云萧对他们的兴趣微微提了三分。
  左首之人拱手道,“两位驾临鄙庄,有何贵干?”
  向问天道,“嵩山派门下,华山派门下,有事求见江南四友,四位前辈!”
  那人道,“我家主人不见外客!”说完便欲关门。
  向问天从怀里掏出一面令旗,展开后,珠光四耀,正是五岳令旗。上面镶满了珍珠宝石,纵然是不认识令旗的人,也会一时间为之夺目,两位仆人也不例外。果然他们脸色微变,齐声道,“嵩山派左盟主的令旗!”
  向问天道,“正是!”
  云萧对左盟主这几个字有些反感,左冷禅的名号居然谁都知道,暗骂一声,下次一定打的你满地找牙,敢用寒冰真气挑衅你爷爷,爷爷用独孤九剑虐死你!
  左首那家人道,“江南四友和五岳剑派素无往来,便是嵩山左盟主亲到,我家主人也未必……”下面的话没说下去,只是嘿嘿冷笑两声。云萧心中不停的点赞,左冷禅算哪根葱,说的好!
  向问天微微一笑,将令旗收入怀中,说道,“我左师侄这面令旗不过是拿来唬人的,江南四友几位前辈是何等高人,又怎么会将这令旗放在眼里。”
  听到向问天说左冷禅是师侄,云萧也想玩一玩,可惜左冷禅年龄不小了,否则一定要当他爷爷。云萧上前一步,拱手道,“左冷禅的令旗只能用来吓唬那些宵小之辈,不用说江南四友几位前辈,就是你们两位也不会将它放在眼里。我们想要拜见四位前辈,这面令旗其实只是证明我们身份的信物。”
  两名家人“哦”了一声,听云萧和向问天的言语中多有抬高自家主人身份的意思,甚至连他们也捧了捧,脸色便和缓下来。
  一人对向问天道,“阁下是左盟主的师叔?”
  向问天又是一笑道,“正是。在下童化金,只是江湖上的无名之辈,自然没什么人听说过,不过两位的大名可是传遍江湖。”
  云萧也一脸佩服的对那人道,“这位是丁兄吧,想当年你在祁连山下单掌劈四霸,一剑伏双雄,何等威风,小弟好生敬仰!”
  姓丁的叫丁坚,归隐梅庄前在江湖上行事狠辣,是以武功虽高,知道的人却不多。云萧说的这件事是他生平的得意之作,如今听人提起,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暗暗自得。
  另一位家人听到云萧只称赞姓丁的,微微不悦。云萧看了眼向问天,向问天会意,连忙道,“丁兄的武功自然是让人佩服的。不过我更佩服施兄的侠义之举。想当年施兄在湖北横江救孤,一柄紫金八卦刀杀的青龙帮一十三大头子血溅汉水江头,侠名传遍大江南北,在下也常记心头。”
  
第六十二章 品画
  
  向问天口中之人名叫施令威,施令威听到向问天的称赞,脸上露出喜色,那一战他以寡敌众,胜的也干净利落,而且的确是行侠仗义。他平常行事亦正亦邪,这件事也就没有大肆宣扬,但大凡做了好事,无意间又被人知道了,心中自然会窃喜。
  云萧和向问天都开口称赞了二人,那二人也开始回礼,丁坚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两位倒是见闻广博的很啊!”
  向问天道,“武林中沽名钓誉者甚众,然而身怀真才实学,做了大事又不宣扬的人,才是真正的清高之士。一字电剑丁大哥和五路神施大哥的名头,我们兄弟俩仰慕已久。”
  丁施二人听到向问天如此吹捧自己,极为高兴,顿时觉得眼前这秃头胖子虽然面目可憎,但言谈举止,颇有气度,不再怀疑他的身份,转而问云萧。“这一位是华山派门下?”
  云萧笑道,“正是。在下风云萧,风清扬是我师父,得蒙他收养,更收入门墙,自幼随他学剑。”
  丁施二人互望一眼,此人居然是风清扬的传人,两人都是使剑名家,自然听过风清扬的名头,此时也忍不住技痒。
  不再怀疑云萧和向问天的身份,丁坚道,“请到上厅用茶,待在下去禀告敝上,见与不见,却是难言。”
  向问天笑道,“江南四友和两位名虽主仆,情却兄弟,四位前辈一定会给丁施二兄面子。”丁坚微微一笑,让到一旁,示意二人进去。向问天便即迈步入内,云萧跟了进去。走过一个大天井,天井左右各植一棵老梅,枝干如铁,极是苍劲。
  来到大厅,施令威请二人就座,自己站着相陪,丁坚进内禀报。向问天见施令威站着,自己踞坐,未免对他不敬,但他在梅庄身为仆役,却不能请他也坐,说道:“风兄弟,你瞧这一幅画,虽只寥寥数笔,气势可着实不凡。”一面说,一面站起身来,走到悬在厅中的那幅大中堂之前。
  云萧会意,走过去一边欣赏,一边点评,品画云萧未必会,但品剑云萧最擅长,只见画上题款“丹青生大醉后泼墨”八个大字。丹青生就是梅庄四友排行第四之人,痴迷于画道。笔法森严,一笔笔便如长剑的刺划。
  云萧突然听到一个脚步声,用空间感知看到来人后,顿时笑道,“童兄,你懂画,我更懂剑。此人的剑意已经深深化入画中。古往今来,能将武功化入这一笔一画之中的,少之又少,无一不是一代宗师。”
  云萧听到那人的脚步停下了,似乎是在侧耳倾听,继续讲道,“想当年武当派张真人第三弟子被人重伤,张真人伤心之下,凌空写出二十四字,里面便蕴含一套极其高明的武功,之后他的五弟子曾以那二十四字吓退当时一位绝顶高手。依我看,丹青生前辈的这幅画,不亚于张真人那二十四字!”
  向问天听到云萧的点评很是诧异,张三丰的这段武林佳话,他也没听说过,如果云萧胡诌一番,不能圆谎,被人识破那可不妙。
  “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倚天不出,谁与争锋!”忽听门外一人朗声道,“这位兄弟你说的可是这二十四字?”
  众人看向门口,进来一人,来人髯长及腹,左手拿着酒杯,脸上还有醉意。
  云萧猜到来人身份,故意装作不知,惊讶道,“阁下也听过?”
  那人道,“我曾在一座悬崖上看到这二十四字,看出其中有一套高明的武功,可惜领悟不了。日后我打听了一番,才知道来源。想不到你居然也知。”
  施令威看到来人,连忙行礼,之后对着云萧和向问天介绍道,“这位就是我们梅庄的四庄主,丹青生。”之后对丹青生道,“四庄主,这位是华山派的风云萧先生,这位是嵩山派的童化金先生。”
  丹青生对二人的身份不感兴趣,反而对云萧的点评感兴趣,不过还有些自知之明,谦虚道,“风兄弟将我的画与张真人那二十四字媲美,却是太抬举我了。”
  云萧笑道,“四庄主作这幅画时,想来是酩酊大醉,尽兴挥毫,无意间窥到了剑道境界,剑意蕴蓄于内了吧。”
  丹青生抚掌笑道,“风兄弟果然是剑术名家,唉,那日挥毫之后,我却是再也绘不出如此佳作!”
  云萧道,“世间又有几人能一窥那境界,便是我师父也在那道门前徘徊。”
  丹青生已经知道云萧口中的师父是风清扬,自己大哥就对风清扬钦佩万分,想不到自己无意间居然到达了那样的高度,一时间很是自得。
  云萧话中三分真,七分假,不过丹青生醉成那样,想来什么也记不清了。目光一转,云萧看到丹青生手上的翡翠杯,闻到杯中所盛的梨花酒,说道,“四庄主果然也是好酒之人!”
  丹青生听到云萧说了个也字,来了兴趣,“莫非风兄弟也好酒?”
  云萧道,“红袖织绫夸柿叶,青旗沽酒趁梨花。饮梨花酒当用翡翠杯,我说的可对?”
  丹青生听到云萧一语点出自己的杯与酒,以及二者搭配之道,顿时眼睛瞪得老大,突然一把抱住云萧,大叫,“啊哈,好朋友来了,走走,咱们去喝个三百杯,风兄弟,老夫好酒、好画、好剑,然而三者中酒居首,丹青次之,剑居末!”
  云萧对梅庄四友早已做足了准备,在绿竹巷的时候,绿竹翁曾给令狐冲讲解酒道,云萧也听了不少。至于酒杯与酒的搭配,就要归功于一款游戏了。
  云萧曾玩过一款武侠网游,剑侠情缘,其中有一段在龙门客栈的任务,老板娘金镶玉要他向一位公子敬酒。为了完成那任务,云萧仔细查了攻略,什么酒配什么杯,记得一清二楚,其中的内容和原著中祖千秋论杯别无二致。
  云萧跟着丹青生向里面走去,向问天和施令威跟在后面。穿过一道回廊,来到西首一间房中。门帷掀开,便是一阵扑鼻酒香。
  云萧回忆起绿竹翁所讲的辩酒之法,同时闭上眼用空间感知仔细查看,旁人看起来就像是在用鼻子闻,之后道,“三锅头的陈年汾酒,嗯,这百草酒有七十五年了吧。咦,居然还有猴儿酒!”
  丹青生拍掌大笑,叫道:“妙极,妙极!风兄弟还未进我的酒窖,便将我所藏三种最佳名酿报了出来,当真是大名家,了不起!了不起!”
  
第六十三章 论酒
  
  室内琳琅满目,到处都是酒坛,酒瓶,酒葫芦,酒杯。云萧想到一句话,有钱就是任性。这么多美酒,丹青生不愧是酒的疯狂发烧友。
  云萧继续道,“这里的名酿岂知三种。极品绍兴女儿红,咦,这葡萄酒莫非是来自西域吐鲁番的四蒸四酿,在当世也是首屈一指的了。”
  见云萧还能闻出其他,丹青生又惊又喜,问道,“我这吐鲁番四蒸四酿葡萄酒密封于木桶之中,老弟怎地也嗅得出来?”
  云萧微笑道,“这等好酒,即使是藏于地下数丈的地窖之中,也掩不住它的酒香。”令狐冲或许有这能耐,云萧却不行。他是用空间感知看到的。密封的木桶,挡得住眼睛,却挡不住云萧的感知。
  丹青生叫道,“来来来,咱们便来喝这四蒸四酿葡萄酒。”走进酒窖,丹青生将角落中一只大木桶搬了出来。那木桶已然旧得发黑,上面弯弯曲曲的写着许多西域文字,木塞上用火漆封住,火漆上盖了印,显得极为郑重。
  丹青生握住木塞,轻轻拔开,登时满室酒香。施令威向来滴酒不沾唇,闻到这股浓烈的酒气,不禁便有醺醺之意。丹青生挥手笑道,“你出去,你出去,可别醉倒了你。”将三只酒杯并排放了,抱起酒桶往杯中斟去。那酒殷红如血,酒高于杯缘,却不溢出半点。
  云萧看到丹青生这一手,心里暗赞“丹青生抱住这百来斤的大木桶向小小酒杯中倒酒,居然齐口而止,单凭这点,就做到了举重若轻!”
  丹青生将木桶挟在胁下,左手举杯,道,“请,请!”双目凝视云萧的脸色,瞧他尝酒之后的神情。云萧举杯后看了看,一直不喝,半响后叹息。
  丹青生听到云萧叹息,看到云萧不喝,有些担心,莫非这桶酒在云萧看来有问题,顿时问道,“风老弟怎么不喝?”
  云萧道,“刚刚看前辈喝梨花酒用翡翠杯,本以为是喝酒的大行家,没想到居然不通此道!”
  “你居然说我不懂喝酒之道?”丹青生有些气道。
  云萧笑道,“前辈好酒虽多,却没有相应的酒杯,你对酒具这般马虎,显然未明其中三味。此其一!”
  丹青生奇道,“还请细细说来!”
  云萧道,“其实我也是听一位酒国前辈随口讲了那么几种。关外白酒用犀角杯,增酒之香。汾酒当配玉杯,增酒之色。葡萄美酒夜光杯。高粱酒配青铜杯。状元红配古瓷杯。玉露酒陪琉璃杯。梨花酒陪翡翠杯。百草酒陪古藤杯。”
  丹青生神色惴惴,原来自己一直在糟蹋好酒,生怕这位酒国朋友瞧不起自己。
  云萧却不放过丹青生,继续道,“选好酒杯后,品葡萄酒前还需要醒酒。此其二。”
  丹青生顾不得自己的面子,连忙问道,“何为醒酒?”
  云萧道,“葡萄酒和其他酒不同,是有生命的。当你刚刚拔开酒桶木塞时,葡萄酒跟空气接触,会产生不可思议的变化。”丹青生问道,“什么变化?”
  云萧指了指杯中酒道,“你先将这杯喝掉再说。”
  丹青生不明云萧的意思,不过还是照做了。“现在可以说了吗?”
  “等!”云萧吐出一个字。丹青生有些急不可耐,偏偏云萧就是不说,一直在观察杯中酒。大约一刻钟后,云萧终于开口,“前辈,现在你再品尝下这杯酒如何?”
  云萧将自己身前的那杯酒递给丹青生,丹青生推辞道,“这是请你喝的!”
  “这一杯和你刚刚那一杯可是不一样啊!”云萧故作神秘道。
  丹青生大奇,将云萧的那杯酒喝下,细细品尝,半响后才恍然大悟,“哈哈,原来如此,酒也会呼吸,此刻才真正醒了过来!难怪你称之为醒酒!”
  云萧这才开始解释,“你这酒只怕已经有一百二十年了吧,之后肯定又酿过,而且是在十多年前。”
  丹青生竖起大拇指道,“风兄弟厉害,这也能辩得出来!”
  云萧继续道,“如此陈年美酒,长期密封储藏,当你今天第一次打开时,立刻芳香四溢。这正是酒在与空气接触,就好像我们人在呼吸。时间越长的酒变化越深,你再倒几杯,分别再过一刻钟,半个时辰,以及一个时辰后品尝,包你有不同的感觉。”
  丹青生连忙又去取了几个酒杯,觉得不是夜光杯有些遗憾。按照云萧说的,给自己和云萧分别倒了三杯。至于向问天,不懂喝酒之人已经被丹青生无视了,向问天笑呵呵的站在一旁也不打扰。
  云萧见丹青生一脸信服的看着自己,云萧笑了笑,终于端起第一杯酒,看了看,摇了摇,闻了闻,然后才喝了一口,仔细品尝,之后闭上眼开始回味。丹青生不敢有丝毫打扰。生怕再次犯错。
  片刻后,云萧睁开眼,丹青生问道,“兄弟,怎么样?”
  “普通的葡萄酒都会带有酸味,纵然是好酒,也会微酸,然而前辈的酒却醇美至极,无一丝酸味,想来是这四蒸四酿的功劳了。”云萧道,“不过这酒还有另一种喝法,现在做有些难度!”
  丹青生忙问,“什么喝法?无论有多难都不是问题。”
  云萧道,“我曾听过一句话,早穿棉,午穿纱,围着火炉吃西瓜。这吐鲁番的温差一定很大吧。”
  丹青生道,“是啊,那地方与我们中原大为不同。我去的时候白天热的像夏天,晚上冷的像冬天。”
  云萧道,“冰镇美酒前辈可曾听过?能够让我们在夏天品尝到冬天的味道。”丹青生道,“我在西域之时,卖酒之人也说过冰镇美酒的妙处。老弟,那容易,你就在我这里住上大半年,到得冬天,咱们同来品尝。”他顿了一顿,皱眉道,“不行,如果等到冬天,又没了夏天的味道。”向问天道,“可惜江南一带,并无练‘寒冰掌’、‘阴风爪’一类纯阴功夫的人物,否则……”他一言未毕,丹青生喜叫,“有了,有了!”说着放下酒桶,兴冲冲的走了出去。云萧和向问天对视一眼,默契一笑,棋子要出现了。
  
第六十四章 黑白子
  
  过不多时,丹青生拉了一个极高极瘦的黑衣老者进来,说道,“二哥,这一次无论如何要你帮帮忙。”
  云萧见这人眉清目秀,只是脸色泛白,似乎是一具僵尸模样,令人一见之下,心中便感到一阵凉意。听丹青生叫他二哥,明白此人就是梅庄二庄主黑白子,他头发极黑而皮肤极白,果然是黑白分明。黑白子冷冷的道,“帮甚么忙?”
  丹青生道,“请你露一手化水成冰的功夫,给我这两位好朋友瞧瞧。”
  黑白子翻着一双黑白分明的怪眼,冷冷的道,“雕虫小技,何足挂齿?没的让大行家笑话。”
  丹青生道,“二哥,不瞒你说,这位风兄弟说道,吐鲁番葡萄酒以冰镇之,饮来别有奇趣。这大热天却到哪里找冰去?”
  黑白子道,“这酒香醇之极,何必更用冰镇?”
  云萧道,“吐鲁番是酷热之地……”
  丹青生道,“是啊,热得紧!”
  云萧道,“当地所产的葡萄虽佳,却不免有些暑气。”
  丹青生道,“是啊,那是理所当然。”
  云萧道,“这暑气带入了酒中,过得百年,虽已大减,但微微一股辛辣之意,终究难免。”丹青生道,“是极,是极!老弟不说,我还道是我蒸酒之时火头太旺,可错怪了那个御厨了。”
  云萧问道,“甚么御厨?”
  丹青生笑道,“我只怕蒸酒时火候不对,糟蹋了这十桶美酒,特地到北京皇宫之中,将皇帝老儿的御厨抓了来生火蒸酒。”云萧暗暗咂舌,吃货如此,酒货也如此。洪七公跑到皇宫里偷吃也就罢了,这位居然直接将人抓回来。
  黑白子摇头道,“当真是小题大做。”
  向问天道,“原来如此。若是寻常的英雄侠士,喝这酒时多一些辛辣之气,原亦不妨。但二庄主、四庄主隐居于这风景秀丽的西湖边上,何等清高,和武林中的粗人大不相同。
  这酒一经冰镇,去其火气,便和二位高人的身分相配了。好比下棋,力斗搏杀,那是第九流的棋品,一二品的高棋却是入神坐照……”
  黑白子怪眼一翻,抓住他肩头,急问,“你也会下棋?”
  向问天道,“在下生平最喜下棋,只可惜棋力不高,于是走遍大江南北、黄河上下,访寻棋谱。三十年来,古往今来的名局,胸中倒记得不少。”
  黑白子忙问,“记得哪些名局?”向问天道,“比如王质在烂柯山遇仙所见的棋局,刘仲甫在骊山遇仙对弈的棋局,王积薪遇狐仙婆媳的对局……”他话未说完,黑白子已连连摇头,道,“这些神话,焉能信得?更哪里真有棋谱了?”说着松手放开了他肩头。
  向问天道,“在下初时也道这是好事之徒编造的故事,但二十五年前见到了刘仲甫和骊山仙姥的对弈图谱,着着精警,实非常人所能,这才死心塌地,相信确非虚言。前辈与此道也有所好吗?”
  丹青生哈哈大笑,一部大胡子又直飘起来。
  向问天问道,“前辈如何发笑?”
  丹青生道,“你问我二哥喜不喜欢下棋?哈哈哈,我二哥道号黑白子,你说他喜不喜欢下棋?二哥之爱棋,便如我爱酒。”
  向问天道,“在下胡说八道,当真是班门弄斧了,二庄主莫怪。”
  黑白子道,“你当真见过刘仲甫和骊山仙姥对弈的图谱?我在前人笔记之中,见过这则记载,说刘仲甫是当时国手,却在骊山之麓给一个乡下老媪杀得大败,登时呕血数升。
  这局棋谱便称为?”他进室来时,神情冷漠,此刻却是十分的热切。
  向问天道,“在下廿五年之前,曾在四川成都一处世家旧宅之中见过,只因这一局实在杀得大过惊心动魄,虽然事隔廿五年,全数一百一十二着,至今倒还着着记得。”
  黑白子道,“一共一百一十二着?你倒摆来给我瞧瞧。来来,到我棋室中去摆局。”丹青生伸手拦住,道,“且慢!二哥,你不给我制冰,说甚么也不放你走。”说着捧过一只白瓷盆,盆中盛满了清水。
  黑白子叹道,“四兄弟各有所痴,那也叫无可如何。”伸出右手食指,插入瓷盆。片刻间水面便浮起一丝丝白气,过不多时,瓷盆边上起了一层白箱,跟着水面结成一片片薄冰,冰越结越厚,只一盏茶时分,一瓷盆清水都化成了寒冰。
  向问天和云萧都大声喝彩。向问天道,“这‘黑风指’的功夫,听说武林失传已久,却原来二庄主……”
  丹青生抢道,“这不是‘黑风指’,叫做‘玄天指’,和‘黑风指’的霸道功夫,倒有上下之别。”一面说,一面将所有酒放在冰上,不久酒面上便冒出丝丝白气。
  云萧道,“行了!”
  丹青生拿起酒杯,一饮而尽,果觉既厚且醇,更无半分异味,再加一股清凉之意,沁人心脾,大声赞道,“妙极!我这酒酿得好,风兄弟品得好,二哥的冰制得好。至于你,”转而向着向问天笑道,“你在旁一搭一档,搭档得好。”
  黑白子将酒随口饮了,也不理会酒味好坏,拉着向问天的手,道,“去,去!摆刘仲甫的给我看。”
  向问天一扯云萧的袖子,云萧会意,道,“在下也去瞧瞧。”
  丹青生道,“那有甚么好看?我跟你不如在这里喝酒。”
  云萧道,“以这千古名局下酒,岂不妙哉!”说完跟了黑白子和向问天而去。丹青生闻言,觉得在理。挟着那只大酒桶跟入棋室。
  只见好大一间房中,除了一张石几、两只软椅之外,空荡荡的一无所有,石几上刻着纵横十九道棋路,对放着一盒黑子、一盒白子。这棋室中除了几椅棋子之外不设一物,当是免得对局者分心。
  向问天走到石几前,在棋盘的“平、上、去、入”四角摆了势子,跟着在“平部”六三路放了一枚白子,然后在九三路放一枚黑子,在六五路放一枚白子,在九五路放一枚黑子,如此不住置子,渐放渐慢。
  
第六十五章 求败
  
  黑白双方一起始便缠斗极烈,中间更无一子余裕,黑白子只瞧得额头汗水涔涔而下。
  云萧见状,心里暗暗鄙夷。眼见他适才以玄天指化水成冰,内功修为已经登堂入室,如今看这棋局却满头大汗。如果让他去下珍珑棋局,岂非立刻走火入魔。黑白子见向问天置了第六十六着后,隔了良久不放下一步棋子,耐不住问道,“下一步怎样?”
  向问天微笑道,“这是关键所在,以二庄主高见,该当如何?”
  黑白子苦思良久,沉吟道,“这一子吗?断又不妥,连也不对,冲是冲不出,做活却又活不成。这……这……这……”他手中拈着一枚白子,在石几上轻轻敲击,直过了一顿饭时分,这一子始终无法放入棋局。
  丹青生见黑白子的脸色越来越青,说道,“童老兄,这是,难道你真要我二哥想得呕血不成?下一步怎么下,爽爽快快说出来吧。”
  向问天道,“好!这第六十七子,下在这里。”于是在“上部”七四路下了一子。黑白子拍的一声,在大腿上重重一拍,叫道,“好,这一子下在此处,确是妙着。”
  向问天微笑道,“刘仲甫此着,自然精彩,但那也只是人间国手的妙棋,和骊山仙姥的仙着相比,却又大大不如了。”
  黑白子忙问,“骊山仙姥的仙着,却又如何?”
  向问天道,“二庄主不妨想想看。”
  黑白子思索良久,总觉败局已成,难以反手,摇头道,“即是仙着,我辈凡夫俗子怎想得出来?童兄不必卖关子了。”
  向问天微笑道,“这一着神机妙算,当真只有神仙才想得出来。”
  黑白子是善弈之人,也就精于揣度对方心意,眼见向问天不将这一局棋爽爽快快的说出,好救人心痒难搔,料想他定是有所企求,便道,“童兄,你将这一局棋说与我听,我也不会白听了你的。”
  云萧心道,“终于上钩了!”
  向问天抬起头来,哈哈一笑,说道,“在下和风兄弟是知己好友,知道他遇求一物,所以邀他来梅庄一试。”
  黑白子道,“哦?不知是何物?”
  众人看向云萧,云萧道,“求败!”
  黑白子道,“哦?是琴棋书画哪一项?”
  丹青生也道,“如果比酒,恐怕梅庄中还真无人是风兄的对手!”他已见过云萧对酒道的见解,梅庄中论酒他当第一,却也自愧不如!
  云萧道,“剑法但求一败!”
  黑白子和丹青生一齐转看云萧。黑白子神色漠然,不置可否。丹青生却哈哈大笑起来,说道,“风兄能看出我画中的剑意,自然也是酒剑双绝,却不知是剑居前,还是酒居前?”
  云萧道,“和前辈相反,晚辈是剑居首,酒居末!如果梅庄之中,有人能让我求得一败,必有厚礼相赠四位庄主!”
  说完云萧取下一个包袱,打开来,里面是两个卷轴。他打开第一个卷轴,正是得自玉面飞狐的溪山行旅图。同时说道,“如果有人赐我一败,这一幅图送给四庄主!”
  丹青生大叫一声,“啊哟!”目光牢牢钉住了那幅图画,再也移不开来,隔了良久,才道,“这是北宋范宽的真迹,你……你……却从何处得来?”
  云萧道,“数月前,晚辈不巧遇到玉面飞狐,教训了其一番后,得到这幅画。”说完云萧就将画卷起。丹青生道,“且慢!”在他手臂上一拉,要阻他卷画,岂知手掌碰到他手臂之上,一股柔和而浑厚的内力涌将出来,将他手掌轻轻弹开。云萧却如一无所知,将卷轴卷好了。
  丹青生好生诧异,他刚才扯云萧的手臂,生怕撕破图画,手上并未用力,但对方真气这么一弹,却显示了极上乘的内功,而且显然尚自行有余力。他暗暗佩服,说道,“风兄好功夫,难怪如此自信。你武功如此了得,只怕不在我四庄主之下。”
  云萧道,“四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