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武侠世界里的空间能力者〗第15部分

庄主取笑了。梅庄四位庄主除了剑法之外,哪一门功夫都是当世无敌。我风云萧不过是个江湖无名之辈,如何与几位相提并论?”
  丹青生脸一沉,道,“你为甚么说‘除了剑法之外’?难道真觉得我的剑法不如你?”
  云萧微微一笑,道,“二位庄主,请再看这一幅书法如何?”将另一个卷轴打了开来,却是一幅笔走龙蛇的狂草。
  丹青生奇道,“咦,咦,咦!”连说三个“咦”字,突然张口大叫,“三哥,三哥!你的性命宝贝来了!”这一下呼叫声音响极,墙壁门窗都为之震动,椽子上灰尘簌簌而落,云萧心里微微一笑,又一条鱼要上勾了。
  只听得远处有人说道,“甚么事大惊小怪?”
  丹青生叫道,“你再不来看,人家收了起来,可叫你后悔一世。”
  外面那人道,“你又觅到甚么冒牌货的书法了,是不是?”门帷掀起,走进一个人来,矮矮胖胖,头顶秃得油光滑亮,一根头发也无,右手提着一枝大笔,衣衫上都是墨迹。
  他走近一看,突然双目直瞪,呼呼喘气,颤声道,“这……这是真迹!真是……真是唐朝……唐朝张旭的,假……假……假不了!”
  帖上的草书大开大阖,便如一位武林高手展开轻功,窜高伏低,虽然行动迅捷,却不失高雅的风致。这张率意帖,听向问天说是他从连云堡抢来的。丹青生道,“这位是我三哥秃笔翁,他取此外号,是因他醉心书法,写秃了千百枝笔,却不是因他头顶光秃秃地。这一节千万不可弄错。”
  云萧微笑应道,“是。”那秃笔翁伸出右手食指,顺着率意帖中的笔路一笔一划的临空钩勒,神情如醉如痴,对向问天和云萧二人固是一眼不瞧,连丹青生的说话也显然浑没听在耳中。
  耳听得那秃笔翁临空写字,指上发出极轻微的嗤嗤之声,内力之强,和黑白子各擅胜场,云萧不等秃笔翁写完,便将率意帖收起,包入包裹。
  
第六十六章 独孤求败
  
  秃笔翁向他愕然而视,过了好一会,说道,“换甚么?”
  云萧摇头道,“甚么都不能换。”
  秃笔翁道,“二十八招石鼓打丨穴笔法!”
  黑白子和丹青生齐声叫道,“不行!”
  秃笔翁道,“行,为甚么不行?能换得这幅张旭狂草真迹到手,我那石鼓打丨穴笔法又何足惜?”
  云萧摇头道,“不行!”
  秃笔翁急道,“那你为甚么拿来给我看?”
  云萧道,“就算是在下的不是,三庄主只当从来没看过便是。”
  秃笔翁道,“看已经看过了,怎么能只当从来没看过?”
  云萧道,“三庄主真的要得这幅张旭真迹,那也不难,只须剑法上胜过我。”
  丹青生道,“三哥,他们说来梅庄只为风兄弟剑法上求得一败!”
  秃笔翁道,“倘若有人胜了你,那便如何?”
  云萧道,“倘若梅庄之中,有人能赐我一败,那么在下便将这幅张旭真迹奉送三庄主,将那幅范宽真迹奉送四庄主,至于二庄主的礼物,”云萧转头看向问天。
  向问天道,“如果风兄弟达成所愿,我会将心中所记神仙鬼怪所下的围棋名局二十局,一一录出,送给二庄主。”
  秃笔翁道,“我们大哥呢?你们送他甚么?”云萧道,“在下有一部琴谱,说不定大庄主……”他一言未毕,黑白子等三人齐声道,“?”
  秃笔翁随即又摇头道,“自嵇康死后,从此不传,风兄这话,未免是欺人之谈了。”云萧微笑道,“我有一位长辈,爱琴成痴。他说嵇康一死,天下从此便无。这套琴谱在西晋之后固然从此湮没,然而在西晋之前呢?”
  秃笔翁等三人茫然相顾,一时不解这句话的意思。云萧道,“我这位长辈心智过人,兼又大胆妄为,便去发掘晋前擅琴名人的坟墓。果然有志者事竟成,他掘了数十个古墓之后,终于在东汉蔡邕的墓中,寻到了此曲。”
  秃笔翁和丹青生都惊噫一声。黑白子缓缓点头,说道,“智勇双全,了不起!”
  云萧打开包袱,取了一本册子,封皮上写着五字,随手一翻,册内录的果是琴谱。
  云萧道,“梅庄之中,倘若有哪一位高人胜得过我,我手上的这本琴谱便送给大庄主。”丹青生笑道,“风兄弟你酒剑双绝,但剑法不同于品酒,你年纪轻轻就想胜过我们梅庄之中所有人,未免有些太得意忘形了。”
  秃笔翁似乎没将二人的言语听在耳里,喃喃吟道,“‘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二哥,那张旭号称‘草圣’,乃草书之圣,这三句诗,便是杜甫在写张旭的。
  此人也是‘饮中八仙’之一。你看了这,可以想像他当年酒酣落笔的情景。唉,当真是天马行空,不可羁勒,好字,好字!”
  丹青生道,“是啊,此人既爱喝酒,自是个大大的好人,写的字当然也不会差的了。”秃笔翁道,“韩愈品评张旭道,‘喜怒窘穷,忧悲愉佚,怨恨思慕,酣醉无聊。不平有动于心,必于草书焉发之。’此公正是我辈中人,不平有动于心,发之于草书,有如仗剑一挥,不亦快哉!”
  提起手指,又临空书写,写了几笔,对云萧道,“喂,你打开来再给我瞧瞧。”云萧摇了摇头,笑道,“三庄主取胜之后,这张帖便是你的了,此刻何必心急?”
  黑白子善于弈棋,思路周详,未胜算,先虑败,有些讥笑道,“风兄弟是来梅庄是为了剑法上求得一败,如此看来了是为了扬名了!如果一剑连败江南四友,自是名动江湖。”云萧道,“前辈却是小瞧我了。我之所以来此欲求一败,和我的剑法息息相关。”
  三位庄主大奇,黑白子问道,“什么剑法?”
  云萧道,“独孤九剑!创此剑法的人名为独孤求败。此人纵横一生,但求一败而不得。师父曾跟我讲过,独孤九剑要想大成,需与各路高手切磋过招。
  对手越强,剑法精进越快!今日梅庄印证剑法,不论谁胜谁败,若有一字泄漏于外,我二人天诛地灭,乃是狗屎不如之辈。”丹青生道,“好,好!说得爽快!这房间甚是宽敞,我便和风兄弟来比划两手。风兄弟,你的剑呢?”
  云萧笑道,“来到梅庄,怎敢携带兵刃?”丹青生放大喉咙叫道,“拿两把剑来!”外边有人答应,接着丁坚和施令威各捧一剑,走到丹青生面前,躬身奉上。丹青生从丁坚手中接了剑,道,“这剑给他。”
  施令威道,“是!”双手托剑,走到云萧面前,云萧接过长剑。黑白子忽道,“四弟且慢。他既然要挑战梅庄之人剑法,丁坚也会使剑,他也是梅庄中人,倒也不必定要你亲自出手。”
  他越听云萧说得有恃无恐,越觉此事不妥,当下决定要丁坚先行出手试招,心想他剑法着实了得,而在梅庄只是家人身分,纵然输了,也无损梅庄令名,一试之下,这风云萧剑法的虚实便可得知。
  云萧道,“我只求与高手对决,无论是谁,都可以!”丹青生将长剑向丁坚一抛,笑道,“你如输了,罚你去吐鲁番运酒。”
  丁坚躬身接住长剑,转身向云萧道,“丁某领教风爷的剑法。”刷的一声,将剑拔了出来。令狐冲当下也拔剑出鞘,将剑鞘放在石几之上。丁坚昔年甚是狂傲,后来遭逢强敌,逼得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幸得“江南四友”出手相救解困,他才投身梅庄,甘为厮役,当年的悍勇凶焰,早已收敛殆尽了。
  此刻面对云萧的挑战,丁坚心道,“他们胆敢来向四位庄主挑战,自非泛泛之辈。我只消能和这人斗个平手,便已为孤山梅庄立了一功。”
  云萧微笑道,“丁兄请!”
  丁坚道,“有僭了!”长剑横挥,嗤的一声轻响,众人眼前便是一道长长的电光疾闪而过,他在梅庄归隐十余年,当年的功夫竟丝毫没有搁下。这“一字电剑”每招之出,皆如闪电横空,令人一见之下,惊心动魄,先自生了怯意。
  
第六十七章 败丹青生
  
  当年丁坚乃是败在一个盲眼独行大盗手下,只因对手眼盲,听声辨形,这一字电剑的慑人声势便无所施其技。此刻他将剑法施展出来,霎时之间,满室都是电光,耀人眼目。但这一字电剑只出得一招,云萧便瞧出了其中破绽。
  丁坚并不急于进攻,只是长剑连划,似是对来客尽了礼敬之道,真正用意却是要云萧神驰目眩之余,难以抵挡他的后着。
  云萧一剑即可破了丁坚的剑法,然而他没这么做,而是闭上双眼,似是听声辩位,实际却用空间感知更好的观察对手,同时不急不缓的与对手拆招。
  十招,三十招,一百招,丁坚的剑法已经发挥得淋漓尽致,然而云萧游刃有余,双眼也未睁开。百招过后,丁坚收剑后退,云萧睁开了双眼。
  “不用打了,你不是他对手!”丹青生道。三位庄主对丁坚的剑法很是了解,看到云萧多次剑下留情,心生好感。云萧的挑战原本很是无理,现在几人倒是对云萧刮目相看。丹青生斟满了一杯酒,说道,“风兄弟,你剑法精奇,我敬你一杯。”云萧道,“不敢当。”接过来喝了。丹青生陪了一杯,又在云萧杯中斟满,说道,“风兄弟,你本可十招内就胜过丁坚,却屡屡谦让,我再敬你一杯。”
  云萧道,“丁兄的剑法精妙,我也想一窥其全貌。”双手捧杯喝了。丹青生又陪了一杯,再斟了一杯,说道,“这第三杯,咱俩谁都别先喝,我跟你玩玩,谁输了,谁喝这杯酒。”
  云萧笑道,“恭敬不如从命!”
  丹青生将酒杯放在石几上,从丁坚手中接过长剑,道,“风兄弟,你先出招。”
  字如人,画也如人。云萧之前称赞丹青生的那幅仙人图,其中有三分却是真的。人有顿悟,什么时候最容易?忘我的时候。酩酊大醉之时,丹青生的确将一丝剑意融入了笔墨之中,剑道之门虽未打开,也露出了冰山一角。
  丹青生酒醒后就忘记了,云萧却从画中看出端倪,对丹青生的剑法后续变化心中有了雏形。走到场中,云萧躬身道,“四庄主,请多指教。”当即丹青生道,“不用客气,出招。”
  云萧长剑一起,第一招苍松迎客。丹青生见过华山派剑法,一眼认出,刚要挥剑破招,云萧的剑法顿时变成有凤来仪,丹青生先前的破招之法使了一半,立刻被反制。
  后退躲开这一招后,丹青生愕然,他既知云萧是华山派的,心中一直在思忖华山派的诸路剑法,及其破解之法。然而云萧的剑法前半招是苍松迎客,后半招却不是。
  云萧喜欢将招式完全拆分开使用,对手如果熟悉华山剑法,反而会更加头疼。独孤九剑最后讲究无招胜有招,然而云萧喜欢华山剑法招式的华美,就好似在指点江山,那种感觉,让自己深深沉迷。无招不局限于彻底无招,一笔一划是无招,两笔三划也是无招。一个字别人能认出,半个字就未必了。
  云萧一剑刺出,丹青生心中一怔,这次又是什么?华山剑法,白虹贯日。丹青生自创的泼墨披麻剑法中也有一招白虹贯日,看到云萧剑法后自己也跟着使出。云萧好奇丹青生剑法,顿时回剑招架,让丹青生尽情发挥。
  数十招后,丹青生仿佛回到那晚大醉后作画的感觉,剑法威力越来越盛,云萧双眼露出惊异的目光,丹青生居然此刻顿悟了,云萧对此人有好感,乐见其成,剑法越来越配合丹青生。丹青生脸上已泛起了紫红之色,舞动长剑,再次使出白虹贯日,跟着变春风杨柳,又变腾蛟起凤,三剑一气呵成,似乎没见他脚步移动,但这三招使出之时,剑尖已及云萧面门。
  云萧嘴角微微一笑,华山身法燕徊朝阳,丹青生的剑尖一直跟着云萧,然而始终触及不到。
  三招去势已尽,丹青生收剑蓄势,突然须髯俱张,剑光大盛,脸上笼罩一层青光。使出最厉害的杀手,叫做玉龙倒悬,左手捏个剑诀,右手长剑又攻将过来,这一次乃是硬劈硬砍,当头一剑砍落。
  看似避无可避之下,云萧使出之前丹青生的三招,白虹贯日,春风杨柳,腾蛟起凤,同样是一气呵成,比起之前丹青生还要快上三分。三招合一,居然破了丹青生的玉龙倒悬。云萧能胜过丁坚,黑白子和秃笔翁虽然暗赞他剑法了得,却也并不如何惊奇,心想他既敢来梅庄挑战,倘若连梅庄的一名仆役也斗不过,那未免太过笑话了,待见他用丹青生的剑法破了丹青生的绝招,无不骇然,这套剑法是丹青生自创的,绝不会外传。
  丹青生的玉龙倒悬被破,立刻后退两步,云萧也未乘胜追击。此刻丹青生还在似醉非醉的顿悟之中,丹青生长剑已在身前连划三个圆圈,幻作三个光圈。三个光圈便如是有形之物,凝在空中停得片刻,缓缓向云萧身前移去。这几个剑气化成的光圈骤视之似不及一字电剑的凌厉,但剑气满室,寒风袭体。云萧长剑伸出,从光圈左侧斜削过去,那正是丹青生第一招力道已逝,第二招劲力未生之间的一个空隙。丹青生“咦”的一声,退了开去,剑气光圈跟着他退开,随即见光圈陡然一缩,跟着胀大,立时便向云萧涌去。云萧手腕一抖,长剑刺出,丹青生急跃退开。如此倏进倏退,丹青生攻得快,退得也是越快,片刻之间,他攻了一十一招,退了一十一次,一声断喝,数十个大大小小的光圈齐向云萧袭到。那是他剑法中登峰造极之作,将数十招剑法合而为一。这数十招剑法每一招均有杀著,每一招均有变化,聚而为一,端的是繁复无比。云萧暗自摇头,丹青生一味追求剑法的精妙,招式中加入的变化越来越多,破绽也越来越大。看在你请我喝酒的份上,再帮你一把!
  “大巧若拙,大繁若简!”一道声音在丹青生耳边想起,整个人有如醍醐灌顶,此刻收剑已经来不及。云萧当头一剑,有如泰山压顶,数十个光圈摧枯拉朽一般破碎,云萧的剑不止,直劈丹青生脑门。
  “四弟!”旁边传来两声惊喝,秃笔翁和黑白子准备出手,然而已经赶不上。
  
第六十八章 裴将军诗帖
  
  丹青生长剑在身前上下旋转成一个新的圆圈,紧接着凌空一掌推出,自己的剑撞上了云萧的剑,云萧微微一笑,居然已经收住了剑,原来即使丹青生最后没这一招抵挡,云萧也不会伤到他。
  然而此时丹青生临危悟出的一剑却已经成了云萧的致命之剑。云萧的剑收了一半,又立刻刺出,点在了丹青生剑圈的某一处,整柄剑在云萧的剑尖旋转。等到旋转停止了,才看清云萧的剑尖抵着剑柄的一处剑孔。
  丹青生看到云萧安然无恙,哈哈大笑起来,说道,“风兄弟,多谢你的指点,让我回想起那夜醉酒后的剑法。不用再比了,我认输,你的剑法的确胜过许多!来,来,来!敬你三杯酒!”丹青生斟了酒来,和云萧对饮三杯,说道,“江南四友之中,以我武功最低,我虽服输,二哥、三哥却不肯服。多半他们都要和你试试。”
  云萧道,“四庄主的剑法也让我获益良多。”
  丹青生摇了摇头道,“我的剑法你看一遍就能学会,最后还是你指点了我,才明白大繁若简的道理。应该是我获益良多。”
  云萧笑道,“其实真要说起来,破你剑法的不是我,而是我师父。”
  众人奇了,丹青生问道,“何出此言?”
  云萧道,“早年我学剑的时候,也犯了前辈这样的错误,是师父点醒了我,让我明白剑术至理。”
  “风老境界之高,吾辈望尘莫及!这一杯敬风老!”丹青生叹声道,说完一饮而尽。
  秃笔翁向施令威道,“施管家,烦你将我那杆秃笔拿来。”施令威应了,出去拿了一件兵刃进来,双手递上。
  云萧一看,是一杆精钢所铸的判官笔,长一尺六寸,判官笔笔头上缚有一束沾过墨的羊毛,恰如是一枝写字用的大笔。
  寻常判官笔笔头是作点丨穴之用,这兵刃却以柔软的羊毛为笔头,云萧知道秃笔翁的武功另有家数,加上真气浑厚,真气到处,虽羊毛亦能伤人。
  秃笔翁将判官笔取在手里,微笑道,“风兄,请多指教!”
  云萧躬身道,“应该是晚辈向前辈请教!”
  秃笔翁举起判官笔,微笑道,“我这几路笔法,是从名家笔帖中变化出来的。风兄文武全才,自必看得出我笔法的路子。风兄是好朋友,我这秃笔之上,便不蘸墨了。”
  秃笔翁临敌之时,这判官笔上所蘸之墨,乃以特异药材煎熬而成,着人肌肤后墨痕深印,永洗不脱,刀刮不去。当年武林好手和“江南四友”对敌,最感头痛的对手便是这秃笔翁,一不小心,便给他在脸上画个圆圈,打个交叉,甚或是写上一两个字,那便终身见不得人,宁可给人砍上一刀,断去一臂,也胜于给他在脸上涂抹。
  秃笔翁见云萧和丁坚及丹青生动手时出剑多次剑下留情,是以笔上也不蘸墨了。云萧笑道,“多谢前辈笔下留情,否则我这张脸日后就见不得人了。”
  云萧明白,琴棋书画,古往今来,每一道都有宗师,这些宗师境界上完全不亚于风清扬等武学高手。是以很多人能从他们的著作中悟出高深武学。
  北冥神功出自庄子的,这梅庄四友和逍遥派函谷八友有些像,走的也是此道。秃笔翁使的是笔法,笔法取自唐朝书法大家颜真卿的诗帖。云萧没见过诗帖,但诗却知道。整首诗气势雄浑,融入了颜真卿的伟大人格后,更展现出了雍容伟壮、雄浑朴厚的盛唐气象。
  云萧苦笑,他想起了原著中令狐冲是怎么破秃笔翁笔法的。比对牛弹琴更倒霉的就是好字遇到目不识丁之人。令狐冲诗词歌赋全然不懂,秃笔翁一字未写完,就被打断。便如一个善书之人,提笔刚写了几笔,旁边便有一名顽童来捉他笔杆,拉他手臂,教他始终无法好好写一个字。
  云萧上一世九年义务教育,唐诗宋词小学就开始背诵,大学后更是选修了大学语文。以前不解其意,如今却是懂了。
  裴将军
  大君制*,猛将清九垓。
  战马若龙虎,腾陵何壮哉!
  云萧没有打断秃笔翁的笔法,不是秃笔翁字写的好,而是敬重颜真卿,每一字飞来,云萧都以剑身将字弹向一面墙壁。秃笔翁见云萧配合默契,心中笔意越来越盛,自己也越写越得意。
  二十三字写完秃笔翁顿时收笔,仿佛忘记这是一场比剑。回头看向那堵墙,只见右侧一块空白处从右至左,从上至下,留下了二十三字,正是秃笔翁所写的裴将军诗。秃笔翁哈哈大笑起来。
  “三哥,你该多谢风兄弟,是他将你的字刻在墙壁上的。”丹青生笑道。
  “谢谢风兄弟,如果是一目不识丁之人,如何能有你我这般配合默契!”秃笔翁道。云萧道,“颜公的裴将军诗帖我也曾有耳闻,却未能一见。只不过为何三庄主只写前面二十三字?”以前看到这一段时,就有人提出疑问,这秃笔翁难道是文盲?
  秃笔翁道,“风兄弟果然也是懂书法之人。老夫曾亲眼见过颜公的送裴将军诗碑,可惜只余三分之一,上面所刻的只有前面四十字。如果将后面一句也写上,总是意犹未尽。”
  裴将军诗帖全文共九十三字,由三块碑石组成。世人常见的碑石是后人翻刻的,不同版本书写内容无异,但书法体势差别很大。
  云萧道,“那么前辈还继续打吗?”秃笔翁的笔法对云萧全然无用,云萧内功高深,真气浑圆如意,任秃笔翁的笔势如何变化,他都像是批改作业的老师,一一驳回。
  秃笔翁有些尴尬,讪笑道,“还打什么?我的字写的好,兄弟你的剑法好!”云萧来此名义上就是比剑,秃笔翁此言算是比试上认输,武功上却不承认。云萧笑道,“没错,我们是不相伯仲,谁也没胜谁!”
  秃笔翁走到墙壁上欣赏自己的字,不停的赞叹,“好极!我生平书法,以这幅字最佳。”之后转头对黑白子道,“二哥,你这间棋室给我住罢,我舍不得这幅字,只怕从今而后,再也写不出这样的好字了。”黑白子道,“可以。反正我这间屋中除了一张棋枰,甚么也没有,就是你不要,我也得搬地方,对着你这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怎么还能静心下棋?”
  秃笔翁对着那几行字摇头晃脑,自称自赞,“便是颜鲁公复生,也未必写得出。”
  听到秃笔翁这句话,云萧心里忍不住嘲笑,颜公是书法家的同时还是一代名臣。他刚正、耿介,最后死前亦是大义凛然,书法之中包含了他伟大的人格,你秃笔翁有何资格与其相提并论?
  
第六十九章 棋斗
  
  黑白子道,“我这个三弟天真烂漫,痴于挥毫书写,倒不是比输了不认。”黑白子伸手到石几之下,抽了一块方形的铁板出来。铁板上刻着十九道棋路,原来是一块铁铸的棋枰。他抓住铁棋之角,说道,“风兄,我以这块棋枰作兵刃,领教你的高招。”向问天道,“听说二庄主这块棋枰是件宝物,能收诸种兵刃暗器。”
  黑白子向他深深凝视,说道,“童兄当真博闻强记。佩服,佩服。其实我这兵刃并非宝物,乃是磁铁所制,用以吸住铁制的棋子,当年舟中马上和人对弈,颠簸之际,不敢乱了棋路。”
  向问天道,“原来如此。”云萧听在耳里,暗道好险。如果不是向问天出言提醒,自己长剑不经意间被他棋秤吸住,非要出丑不可。不过已经事先知道,应对之法很快想出。
  云萧当下剑尖下垂,抱拳说道,“请二庄主指点。”
  黑白子道,“不敢,风兄的剑法高明,在下生平未睹。请进招!”
  云萧不懂围棋,原本想来黑白子的招数只是将棋子化为暗器,独孤九剑之中的破箭式就是针对暗器,然而此刻看他却是用棋秤做兵刃,一时摸不透他的招式。
  云萧不急着强攻,和梅庄四友对战,每个人的招式都很怪异,云萧获益匪浅,他也要试试这棋秤兵器。下棋讲究一个先手,比武过招也讲究一个先手,黑白子精于棋理,自然深通争先之道,当即举起棋枰,向云萧右肩疾砸。这棋枰二尺见方,厚达一寸,乃是一件甚为沉重的兵刃,倘若砸在剑上,就算铁枰上无吸铁的磁性,长剑也非给砸断不可。常人知道棋秤是磁铁所化,必然会避开棋秤,云萧偏偏反其道而行,一剑挡住棋秤,运气反震黑白子。长剑一触即退,不受棋秤丝毫影响。
  磁铁为什么会有吸力,常人不明白其中原理,云萧却知道。以前云萧是个偏科生,物理学的不错,虽然几年后已经忘的差不多了,但一些基本原理还是记住了。
  要避免棋秤的吸力很简单,只需将磁场屏蔽。云萧有空间能力,要做到这点很简单,而且即使不用空间能力,混元功也可以做到。
  华山混元功虽然不是神功,但那只是没有自己的神功特效。云萧并不在意。他已经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真气浑圆如意,不仅能凝聚剑罡,也能将其化作护体罡气。
  云萧不需要做的那么夸张,只需在剑被吸住的时候,瞬间爆发,棋秤吸不住被罡气笼罩的长剑,云萧即可抽剑。
  罡气完全凝实,压力会将长剑压碎,为了避免剑毁,云萧的罡气威力没有完全爆发,否则黑白子的棋秤早已报废。
  黑白子很快发现问题,自己的每次攻击,都被对方接下,长剑多次触碰自己的棋秤却没被吸住,更糟糕的是,棋秤的吸力还在,反而加强了云萧剑上的力道。
  黑白子连忙后退,与云萧拉开距离,经过石几旁边时,顺手将一盒黑子取了,对着云萧道,“风兄弟,小心,接下来我要用棋子作暗器了。”
  云萧伸手一吸,另一盒白子顿时到了手上,隔空摄物,.众人无不大骇。向问天已经见识过云萧的这手,是以并不吃惊,反而抚着胡须笑了笑。黑白子此刻发现自己骑虎难下,此人既然有如此能耐,打下去自己未必能赢,但话已出口,不能收回。
  云萧道,“前辈,你既执黑子,请先出招!”
  黑白子心里有些恼怒,你莫非要和我比暗器不成,我的棋秤可是磁铁,虽然不知你怎么使剑不被吸附,难道这么多棋子你也能做到?
  三枚黑子顿时射向云萧,攻向云萧的左中右三路,云萧以剑挑起三枚白子,白子到了空中,被云萧一剑击出,正中飞来的黑子,三枚黑子倒飞出去,被黑白子用棋秤吸住。白子则倒飞回云萧身前悬浮,好似也吸附在什么上面。
  “好功夫!”丹青生赞道。云萧以真气控制住白子,悬浮在身前,首先需要真气深厚,其次对真气的操控能力也要求极高。
  “你能接住三枚黑子,我这里还有百多枚,看你能接下多少!”黑白子心道。
  围棋的路数,总计为三百六十一。万事万物的数量,总是从一开始。所谓一,这是其他数产生的依托,把握了这个根本,也就是天元的一子,才能控制四方。所谓三百六十,这是模拟周天的数目。分成四个角,这是模拟四季的数目,每角各分九十路,这是模拟每一季的天数。周围七十二路,这是模拟时令的变化。
  黑白子手指连动,继续从棋盒中取出黑子从各个方位射向云萧,棋子连绵不绝,十枚,百枚,
  云萧的嘴角再次露出笑意,长剑一挥,棋盒之中的白子,有如白龙出渊,在云萧的一剑令下,与黑子交战。空中好似一条黑龙与一条白龙相杀,观战的众人啧啧称赞。
  渐渐的,黑白子棋盒之中已经再也无子,云萧明白玩得差不多了,一连数剑挥出,白龙顿时占据上风,眼看就要将黑龙蚕食殆尽。
  黑白子见状,连忙将棋秤掷出,所有的棋子瞬间被吸附到棋秤之上。“晚辈班门弄斧,还请见谅!”云萧笑道。
  所有的棋子都在黑白子的棋秤之上,被牢牢吸附住。他确是没脸从上面取下棋子在与云萧交手。黑白子道,“风兄剑术精绝,在下是一败涂地!”早已明白自己不是对手后,乘现在看似不分胜负,及早认输,反而更有风度。
  云萧虽不耻黑白子的人品,表面上却不露半分。
  秃笔翁只是挂念着那幅张旭的,求道,“风兄,请你再将那帖给我瞧瞧。”
  云萧微笑道,“只等大庄主胜了我,此帖便属三庄主所有,纵然连看三日三夜,也由得你了。”
  秃笔翁道,“我连看七日七夜!”
  云萧道,“好,便连看七日七夜。”
  秃笔翁心痒难搔,问道,“二哥,我去请大哥出手,好不好?”
  黑白子道,“你二人在这里陪客,我跟大哥说去。”转身出外。
  丹青生道,“风兄弟,咱们喝酒。”说着倒酒入杯。云萧举杯干了。向问天在旁陪得两杯,就此停杯不饮。丹青生和云萧却酒到杯干,越喝兴致越高。
  
第七十章 求道
  
  两人各自喝了十七八杯,黑白子这才出来,说道,“风兄,我大哥有请,请你移步。童兄便在这里再喝几杯如何?”
  向问天一愕,说道,“这个……”眼见黑白子全无邀己同去之意,终不成硬要跟去?叹道,“在下无缘拜见大庄主,实是终身之憾。”
  黑白子道,“童兄请勿见怪。我大哥隐居已久,向来不见外客,只是听到风兄剑术精绝,心生仰慕,这才邀请一见,可决不敢对童兄有不敬之意。”
  向问天道,“岂敢,岂敢。”
  云萧放下酒杯,没有携剑,两手空空,跟着黑白子走出棋室,穿过一道走廊,来到一个月洞门前。月洞门门额上写着“琴心”两字,以蓝色琉璃砌成,笔致苍劲,当是出于秃笔翁的手笔了。
  过了月洞门,是一条清幽的花径,两旁修竹姗姗,花径鹅卵石上生满青苔,显得平素少有人行。花径通到三间石屋之前。屋前屋后七八株苍松夭矫高挺,遮得四下里阴沉沉的。黑白子轻轻推开屋门,低声道,“请进。”
  云萧一进屋门,便闻到一股檀香。黑白子道,“大哥,华山派的风少侠来了。”
  内室走出一个老者,拱手道,“风少侠驾临敝庄,未克远迎,恕罪,恕罪。”
  云萧见这老者六十来岁年纪,骨瘦如柴,脸上肌肉都凹了进去,直如一具骷髅,双目却炯炯有神,躬身道,“晚辈来得冒昧,请前辈恕罪。”
  那人道,“好说,好说。”
  黑白子道,“我大哥道号黄钟公,风少侠想必早已知闻。”
  云萧道,“久仰四位庄主的大名,今日拜见清颜,实是有幸。”
  黄钟公道,“听说风少侠是华山派前辈风老先生独孤九剑的传人,剑法如神。老朽对风先生的为人和武功向来是十分仰慕的,只可惜缘悭一面。前些时江湖之间传闻,说道风老先生已经仙去,老朽甚是悼惜。今日得见风老先生的嫡系传人,也算是大慰平生之愿了。不知风少侠是风老先生的子侄么?”
  云萧道,“前辈被人骗了,师父一直安好,我离开华山的时候还精神矍铄。至于在下,确实是他的剑法传人!”云萧没有撒谎,风清扬辈分上是云萧的太师叔,二人无师徒之名,却有师徒之实。岳不群是云萧的剑法启蒙之师,风清扬则是授业解惑之师。
  黄钟公叹道,“我听二弟描述你们的比斗,你剑法好,人品更好,多次剑下留情,老夫先谢过了!”
  云萧道,“晚辈前来挑战,已是不敬,若非剑法上欲更上一层楼,也不会冒昧前来。”黄钟公点了点头,皮包骨头的脸上露出一丝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