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武侠世界里的空间能力者〗第21部分

曲小姐。”
  众人轰叫,有人道,“对,之前那么多好手前去救人,最后都身陷少林,就是因为单打独斗。所以我们推举盟主,武功确实不是最重要的,曲小姐,我们也支持你。”其身后是同一帮派的人,跟着附和。
  赞同曲非烟的人渐渐变多,曲非烟小脸兴奋的露出红晕,“没错,只要能救出圣姑,做什么我都不怕。”
  老头子,祖千秋,计无施几人互望一眼,祖千秋低声道,“曲小姐做盟主似乎也不错,至少这些人都愿意听他的。”祖千秋指了指场上正在附和之人,居然已经过半了。
  老头子道,“其实谁当这个盟主,最后还不是要大伙一起商议计策,曲小姐只要最后发号施令就可以。”
  计无施皱起眉头,道,“我不担心曲小姐,只是担心那个黄古箫,总觉得他另有目的。曲小姐看起来什么都愿意听他的,如果曲小姐做了盟主,和他背后操控有什么区别?”
  
第九十四章 五毒教主
  
  祖千秋道,“你为什么总是怀疑他?”
  计无施道,“他的来历有些奇怪,就像突然冒出来的。”
  老头子道,“那有什么奇怪,圣姑喜好音律,又到了及笄之年,认识这样的公子很正常。”
  祖千秋笑道,“说不定这位公子对圣姑有意,夜猫子也有同样的心思,所以……”
  “你胡说!在下对圣姑从来只有尊敬,并无其他念想。”计无施指着祖千秋气极道。
  老头子伸出双手想要阻止,可惜体宽手短,不过巨大的身体倒像一堵墙隔开二人,开口道,“好了,先考虑正事。黄古箫既然说曲小姐武功不错,要不要试试?”
  计无施本有此意,道,“没错,不过曲小姐身份特殊,又是女子,我们不方便出手。这姓黄的一定是故意如此。如果蓝教主在就好了。”计无施想到云萧的用心,将手上的折扇用力一合,有些恼怒。
  “谁在想我?”三人旁边传来一个女子细腻的声音。
  祖千秋看到计无施身后的身影,笑道,“原来蓝教主已经来了!想你的是夜猫子。”
  计无施听到身后的声音,又听到祖千秋的话,浑身发毛,像一只炸毛的夜猫,连忙跑开几步,回头看向来人,神情有些躲闪道,“蓝教主什么时候来的?”
  蓝凤凰看起来约莫二十三四岁年纪,双眼黑如点漆,身穿蓝布印白花衫裤,自胸至膝围一条绣花围裙,腰中一根彩色腰带为疾风吹而向前,双脚却是赤足。听到计无施的话,蓝凤凰笑吟吟道,“人家来的时候刚好听到有人对圣姑有非分之想哦!”
  计无施手足无措,连忙道,“你别听祖千秋乱说,他这一张嘴酒喝多了,说什么都是胡言乱语的。”
  “咯咯!”蓝凤凰娇笑几声道,“量你这只夜猫也没那胆子。”
  计无施道,“蓝教主,大家都是为了救圣姑而来,如今却为了盟主之位争夺不休,还请蓝教主帮个忙。”
  蓝凤凰睁大了一双圆圆的眼睛,奇道,“我只是一名弱女子,你们几个大老爷们不去争,却要我去争?”
  计无施道,“不是。我们只是想请蓝教主试一试曲小姐的武功。正因为我们都是大老爷们,所以多有不便。”
  “菲菲妹子也来了?”蓝凤凰眼睛一亮,似乎找到了好玩具。
  计无施对着场上人群一指,道,“她正被人围住,有人想推举她当盟主。”
  计无施话没说完,蓝凤凰已经走了,计无施握紧了手上的折扇,嘀咕道,“就不能听我把话说完?”
  群雄正将曲非烟和云萧围的水泄不通,突然好像炸开了锅,纷纷退散。
  有人惊道,“有蛇!”“小心,蛇有毒!”
  曲非烟一直被包围,各种问东问西,虽有云萧帮忙,但很多问题都和任盈盈有关,曲非烟正头疼,看到毒蛇出现,人群退开,顿时笑道,“是五毒教的蓝教主来了!”
  云萧察觉到毒蛇的那一刻,心中第一反应也是蓝凤凰。人群分开后,蓝凤凰走了过来,一副苗家女子的打扮,加上驱蛇的本领,众人都猜到来人是五毒教教主蓝凤凰。
  “菲菲,想不到你也来了。”蓝凤凰笑吟吟道。“圣姑被困少林,我怎么能不来!”曲非烟骄傲道。
  “这位公子是?”蓝凤凰想要靠近曲非烟,却看到曲非烟的手被一人牵着,看向云萧,顿时美目盈盈。
  “黄古箫见过蓝教主。”云萧向蓝凤凰微微点头行礼。
  蓝凤凰的眼光在云萧身上上下打量,之后道,“公子果然一表人才,确实有资格追求圣姑。”
  云萧一头的黑线,想要解释什么,又听蓝凤凰继续道,“既然选盟主,公子为何不参与,这可是一个抱得美人归的大好机会。”
  云萧脑筋急转,自己怎么解释都可能越描越黑,说不定会激起众人的恼怒,看向曲非烟道,“菲菲你和她解释。”
  见云萧把问题推给自己,曲非烟有些生气,耳边又听到云萧的传音,顿时鬼点子来了,靠近蓝凤凰耳边低声道,“圣姑喜欢的人是……”
  曲非烟的声音越来越低,周围又有其他人的嘈杂声,云萧听不清后面,不过之后蓝凤凰没有在为难自己,顿时松了口气。武功高的人,云萧不怕,心计深的人云萧也不怕,唯有女人,云萧头疼。
  女子太过娇羞,如仪琳,太过风情开放,如蓝凤凰,都不是云萧喜欢的类型,被缠上了只会头疼。恶毒的女子云萧可以直接出手教训,但这种带着好意的女人,无论是对是错,都难对付,有时拒绝比接受难多了。
  蓝凤凰从周围人的谈论以及曲非烟的话中明白了眼前的情形,对曲非烟道,“菲菲,既然黄公子说你武功不错,不介意让姐姐试试吧。想当盟主,必然要拿出些实力来。”
  曲非烟想要拒绝,蓝凤凰是五毒教教主,武功不低,自己的一些三脚猫,肯定不是对手,然而耳边又听到云萧传音,同时手上传来一股真气。
  曲非烟道,“凤凰姐姐,请赐教!”云萧松开曲非烟的手退开,周围群雄也开始后退,给中间的曲非烟和蓝凤凰留下一片场地。
  蓝凤凰有些诧异,曲非烟真要和自己动手。对于曲非烟,蓝凤凰比较了解,虽然是曲洋的孙女,但武功上只是个普通少女,不过没事,自己的宠物不伤她就是。
  蓝凤凰笑道,“好,那我就来试试曲小妹的武功!”蓝凤凰手上出现一根笛子,横吹笛子竖**。蓝凤凰身上的毒物很多,但要不伤到曲非烟,还是驱蛇比较好,配合笛音可以将蛇操控自如,不伤曲非烟分毫。
  随着笛音响起,随蓝凤凰同来的蛇纷纷出现,群雄这才发现,原来自己身边还有这么多毒蛇,有的怪叫,有的流出一身冷汗。
  桃谷六仙,此刻最惨,被云萧点丨穴动不了,似乎早已被众人遗忘。刚刚蓝凤凰来的时候,有不少毒蛇缠上了他们。想要张嘴呼救,看到毒蛇缠着自己的脖子,深怕自己张嘴了,蛇就爬了进去,一直紧闭。此刻所有的毒蛇听到笛音,朝着曲非烟爬去,桃谷六仙这才送了一口气,不过看到其他兄弟还是闭着嘴,似乎有意比拼起来,于是所有人的嘴继续紧闭着。
  
第九十五章 萧与笛
  
  普通女孩怕蛇,曲非烟却不怕,她爷爷曲洋是魔教之人,各种阴暗手段见过不少。
  “菲菲,你和你爷爷学过音律武功,玉箫借你。”云萧见曲非烟没有趁手的兵器,将自己的墨玉萧扔给曲非烟,曲非烟伸手接住,有些诧异,自己几时和爷爷学过音律武功了?玉箫给自己,难道当剑使?耳边又传来云萧的传音,曲非烟将信将疑,暗道,等会儿如果说了大话,结果害我出丑,回去一定烦死你。
  曲非烟一副人小鬼大的样子,对着蓝凤凰道,“凤凰姐姐,你吹笛,我弄箫,也不伤了你我之间的感情。”
  “哦?姐姐我的笛声可以驱使我的宠物,菲菲你的箫声难道还能伤我?”蓝凤凰奇道。
  曲非烟故作神秘笑了笑,箫声渐渐响起。
  云萧的手脚微动,仿佛在跟着曲非烟的箫声打起节拍。在绿竹巷的日子,曲非烟不仅学琴,也学会了吹箫。天赋也许是遗传自曲洋,曲非烟进步很快,然而曲调中却包含了丝丝苦楚。
  云萧不了解曲非烟的身世,只知道她一直跟着爷爷曲洋,流落江湖。此刻听到箫声,只觉得这位平时天真烂漫的小女孩原来也有一段故事。
  周围的群雄虽然大部分都是粗汉,不通文墨,但萧声悲凉,还是有人听出来了。
  与曲非烟的箫声不同,蓝凤凰的笛音带着蛊惑人心的意境,虽然未能操控人心,却能操控群蛇。群蛇靠近曲非烟,成合围之势,仿佛只要一声令下,就会攻向曲非烟。
  “这萧音当真能伤人吗?”祖千秋站在远处不解的说道。
  “昔年江湖传闻,梅庄四友之一的黄钟公会一门音律武功,如果是姓黄的这小子,或许会,难道他传给了曲小姐?”计无施推测道。
  蛇的听觉迟钝,在常人听来清晰可闻的声音,蛇未必能听到。普通人的笛声根本影响不到蛇,空气传导来的声音,蛇是听不到的,对身体感受到的震动却很敏感。
  蓝凤凰常年与这些蛇相伴,笛音通过真气传递到蛇身,群蛇熟悉这种感觉,所以能接收到蓝凤凰的各种命令。
  蓝凤凰命令群蛇进攻,群蛇张开嘴,月光下,毒牙闪烁,万蛇啸天,看起来很是恐怖。曲非烟闭眼吹箫,没见到这恐怖的画面。
  最近的几条蛇刚要咬向曲非烟时,突然停住了,就好像人在思考,犹豫不决。蓝凤凰的笛声微变,有些急促,仿佛在催促下达命令。
  越来越多的蛇靠近曲非烟,最近的在其身前不过半步,蛇吐信的声音不时传来,曲非烟心中已经开始害怕,然而身体内一股暖流涌出,曲非烟觉得全身温暖,似乎被什么包裹着,再也不害怕身边的群蛇。
  云萧微微一笑,手指上微动的节奏发生变化。曲非烟的箫声陡然一变,不复悲凉,转而欢喜愉悦,似乎主人遇到了开心的事。
  曲非烟察觉体内那道暖流仿佛化作音符,不断从自己身上涌出,并且通过玉箫传递出去。想起云萧的话,“跟着感觉走,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手指不自觉的动了起来,换成另外一首曲子。
  群雄之中一人道,“你们听这箫声,有没有觉得自己真气有些躁动。”
  又有人人出声道,“我也有这样的感觉。”
  周围谈论的声音越来越多,却阻挡不了箫声的清晰传来。
  “这真的是音律武学,隔了这么远我的真气也微微颤动。”祖千秋惊讶道,他们几人相距曲非烟有十多丈,中间还隔了一层人群。
  “七弦无形剑!不对,这是箫声。难道黄古箫说的是真的,黄钟公只不过是其家仆,武功造诣自然不如主人家。”计无施暗自思量。
  群雄只是觉得真气躁动,但都是顺着箫声,反而有一种跟着助兴的感觉。蓝凤凰不同,她的笛音被箫声严重干扰,群蛇居然开始不接收自己的命令。
  “这门武功难道是我五毒教驱蛇术的克星?”蓝凤凰心里凛然。高手凭借深厚的功力可以不惧群蛇,但那不代表驱蛇术被破解了。曲非烟的箫声是以音律破解音律,能影响到自己对群蛇的控制,必然是理解了驱蛇术的原理。普通的箫声,群蛇是不理会的。
  曲非烟玩心大起,睁开眼,看到群蛇全然不怕,自己心中怎么想,嘴里怎么吹,这些蛇就跟着怎么动,群蛇围绕曲非烟开始起舞。
  曲非烟转向四周,群蛇跟着爬动,就像是仪仗队,在恭迎公主。蓝凤凰发现自己的笛音已经对群蛇完全没效了,放下手中的笛子,摇了摇头。自己体内的真气也跟着躁动,继续吹下去自己保不准会吹出什么曲子。
  受到箫声的影响,蓝凤凰身上的毒物开始不受控制爬出,除了毒蛇外,还有蜘蛛,蜈蚣,蝎子,蟾蜍。云萧一直在观察曲非烟的对手,自然注意到了,身体感觉发毛。这种女人太恐怖了,身上带这么多毒物,谁敢碰她,难怪嫁不出去!
  似乎察觉到了云萧的目光,蓝凤凰瞄了云萧一眼,同时举起一只蜘蛛对云萧示意,很有挑逗的意味,云萧觉得自己白天喝的酒忍不住要吐出来了。他想起了令狐冲,这些毒物在令狐冲看来,说不定都是酿酒的好材料。
  曲非烟注意到蓝凤凰已经不再吹笛控蛇,箫声也渐渐消散。得意的说道,“凤凰姐姐,小妹的箫声如何?”
  蓝凤凰笑道,“菲菲果然家学渊源,音律上的造诣自然是远胜我这竹笛了,姐姐我甘拜下风!”蓝凤凰在音律二字上加了重音,菲菲听出其话中含义,心里吐了吐舌头,自己确实是作弊了。
  见曲非烟收回得意的模样,蓝凤凰目光扫向群雄,不失豪气大声道,“菲菲当这盟主,诸位还有何不服?她还年幼,不适合与你们这群大老爷们一一动手,如果有谁要挑战的,先过本教主这一关。”
  “唉,曲小姐这盟主是当定了!”远处的计无施摇了摇头。蓝凤凰先前会愿意出手,不是因为她要针对曲非烟,而是想保护她。如今看到曲非烟有自保的力量,自然不会继续阻止,反而相助她当上盟主。
  
第九十六章 萌主曲非烟
  
  曲非烟的箫声,在场的上千人都感受到了,单凭这一曲引动人的真气,武功可见一般。如今又有蓝凤凰出面为其挡驾,再也没人出言反对。
  本来盟主是一件大事,如今却仿佛变成了儿戏。云萧看来,这些人与其当曲非烟是个盟主,不如说是萌主,吉祥物。不过这也符合他的意愿,只要能达到某些目的就成。
  曲非烟一脸兴奋的回到云萧身边,低声道,“萧大哥,刚刚是你在帮我吧,你怎么做到的?”
  云萧笑眯眯道,“我什么也没做呀!”
  曲非烟以为云萧不想说漏嘴,一副我明白的样子。云萧哭笑不得。
  那日在梅庄论剑,云萧从黄钟公的七弦无形剑上学到了不少,自己曾无意中以空间之力发出了箫声,事后经常研究其中的原理。
  黄钟公的七弦无形剑是门不错的功夫,云萧问其要来了秘籍。黄钟公曾言道,“公子能以箫声破了老朽的七弦无形剑,其实彼此的原理都一样,要学会七弦无形剑不难。”
  云萧翻阅秘籍,发现其中居然大部分都是讲解乐理,真正涉及到真气运行的,只有寥寥百字。
  琴棋书画,每一项都可入道,虽然那日与云萧交谈,黄钟公谦虚自己不曾看到那层境界,但云萧看过七弦无形剑的秘籍后,却觉得黄钟公不是不曾看过,而是已经错过了。
  太过偏门的的东西,如果得不到人的认同,纵然是对的,自己也会有所怀疑,很可能放弃。带着一部苹果手机回到古代,人们只会将它当板砖,开发者还有兴趣研发吗。音律武学,无论在哪个武侠世界,都非常稀少,和精神类武学一样,十分冷门,无人问津。普通人遇到了,可能会将其误以为仙术,妖法。
  云萧在曲非烟的体内留有一道真气,已经离体的真气一般人都没法操控。云萧的这一招模拟了电脑的远程操控,作为连接媒介的就是自己的空间能力。如果比拳脚功夫云萧控制曲非烟的身体还有些麻烦,所以将玉箫借给曲非烟,哪怕曲非烟只是拿着玉箫装模作样,自己也能让它自动吹出箫声。
  云萧朝曲非烟伸出手,曲非烟装作不知,云萧道,“将墨玉萧还给我。”
  曲非烟撒娇嬉笑道,“这么好看的萧,你就送给我嘛。”
  云萧不理会,任曲非烟如何卖萌也全然不答应,看到萧在其身后,手影虚闪,萧已经出现在云萧手上。
  曲非烟察觉到自己手上空空如也,气得跺脚,“小气!”
  云萧观察萧身,很是爱惜。千金不换墨玉萧,别说千金,就是万金,云萧也不会换。自己又不缺钱,武侠的世界,黄金万两,对自己而言不过是一堆石头。
  墨玉萧吹口处原来就有点朱斑,此刻却多了一道唇印。两相结合,就好像美人痣在佳人的朱唇旁边。云萧叹了口气。日后难道叫你美人萧?
  盟主已经选出,群雄开始商议如何救出圣姑。有人提议大张旗鼓,除了在此的千人外,**上还有更多的豪杰前往少林寺,江湖上此事传的沸沸扬扬,难怪原著中少林寺会选择避让,云萧心道。这千人才是其中的一小部分,真到最后,岂不是接近上万人,方证大师如果不想血流成河,必然会退让的。
  这些人说是豪客,更是好事之徒,对于这个提议很是赞同,天下英雄齐赴少林救圣姑,必然是一件轰动武林的大事,将此事闹的越大,他们越是兴奋,整个山谷欢呼声不绝于耳。即使有一些老一辈的人,老持沉重,见众人想要如此胡闹,也不阻止,捋须微笑而已。
  曲非烟对这个提议也很赞同,最后在她这个盟主一声令下,众人分头去采办旗帜,皮鼓,一路上举着旗,敲着鼓,在加上群雄的呐喊,好不威风。
  云萧一直在曲非烟身边,保护她安全的同时,也让她不经意间约束这帮人。最有效的办法莫过于管理上让人信服。
  云萧不是军事迷,但看过足球的人都知道一些基本布局,群雄分属不同的帮会。云萧将一些本土的帮会作为前锋开路,附近的帮会在左右两侧护卫以及殿后,其余人是中军大队。负责每个位置的帮会,云萧都让他们带上一副袖章作为区别,之后轮流值班。
  各个帮会的首脑见曲非烟当盟主居然能将事情分配的井井有条,本来只当她是个吉祥物,如今也渐渐信服。
  队伍浩浩荡荡朝着少林出发,途径一些名门正派的山头时,云萧让曲非烟下令避道而行,他们的目标只是少林寺,谁也不想无缘无故惹那些名门正派。
  一路上汇集的群雄越来越多,两千,三千,五千,快到嵩山时,已经接近八千。中途也曾经过武当山脚,云萧看了看武当山,冲虚此刻应该还在少林寺,如果这群人改道找武当的麻烦,啧啧!幸好他不是任我行。
  人多了,麻烦也多。人总是要吃饭睡觉的,这数千人睡觉还好解决,露天席地,都没问题。麻烦的是吃饭喝酒,云萧跟这群人在一起,才见识到了江湖的另外一面。
  接连数日,都是将沿途城镇上的饭铺酒店,吃喝得锅碗俱烂,桌椅皆碎。群豪酒不醉,饭不饱,恼起上来,自是将一干饭铺酒店打得落花流水。
  这些人出手或许豪爽,但也凶横暴戾。为了约束这些人,云萧只想到一个办法,以暴制暴。由他出面将这群人全部揍一顿,曲非烟再出面安抚。一个黑脸,一个白脸,总算都老实了。各帮会的首脑也开始约束手下,因为云萧每次第一个揍的就是他们。他们暗自纳闷,这人看起来是个大家公子,怎么下手这么狠!
  “我说夜猫子,你还想找黄古箫的麻烦?”祖千秋和计无施几人围在一桌喝酒吃饭,祖千秋道。
  “看到那些八帮十会的人了吗?被揍的那叫惨啊,晚上都能听到有人做噩梦发出惨叫。”老头子心有余悸道。
  “谁说我要针对他了。”计无施郁闷道,“不过这人的武功是不是高的有些过分?我就觉得他有问题。”
  
第九十七章 拜山
  
  “砰!”一只酒碗出现在三人桌上,三人闻到一股香气,不用看就知道来人是谁。
  “夜猫子啊,夜猫子!人家年少多金,武功又高,所以你嫉妒了吧。”一句带着几分醉意,又带着几缕风情的声音传来。
  “蓝教主,你不会也看上那小子了吧。”计无施酒喝多了,有些肆无忌惮道。
  “老头子,你有没有闻到一股醋味。”祖千秋醉笑道。
  “夜猫子恐怕是真嫉妒了,不过嫉妒的不是别人的武功,而是女人缘。”老头子道。
  云萧的身价如何,看那一根墨玉萧就知道了。加之他出手几次,将八帮十会的人几乎揍了个底朝天,部分人敢怒不敢言,也有部分人佩服他。蓝凤凰对他也颇有好感。
  “小猫咪,你是不是真的吃醋了?”蓝凤凰凑到计无施耳边,吹了口酒气,不知道是酒喝多了还是其他原因,一脸通红。
  “我吃哪门子醋!”计无施打了个酒嗝道。
  蓝凤凰一把搂住计无施,脸颊几乎贴上去了,醉声道,“小猫咪放心,他心有所属,姐姐是不会喜欢他的。”
  “看起来你的魅力还不够啊。”不远处另一桌,云萧和曲非烟对坐。云萧不允许曲非烟喝酒,一是年龄太小,二是作为盟主,必须时刻保持清醒。是以整座酒楼其他人都喝的醉醺醺的,唯有他们几乎滴酒未沾。。
  云萧一粒花生米弹向曲非烟额头,曲非烟吃痛,娇怒道,“你又欺负我!”
  云萧又拿了一粒花生米威胁道,“下次你再敢胡说,我就把你门牙打掉。”
  看到曲非烟立刻捂住嘴,之后又换上惨兮兮的表情,云萧笑了起来,花生米弹向自己嘴里。
  “萧大哥,接下来怎么办?马上就到少林寺了,难道真要杀进去?”曲非烟担忧的问道。这么多时日来,她当这盟主,成长了很多,和很多人的关系也不错,就算是为了救圣姑,也不希望死伤太多。
  云萧明白曲非烟是同情心发作了,作为一名年轻有为的江湖少侠或者侠女,多少都会带有一些同情心,这无关黑白两道,只是有的人显露在外,有的人已经隐藏到了内心深处。云萧道,“我们一路上如此大张旗鼓,就是为了造势。明天我们先礼后兵,先去拜山,少林寺好歹也是佛门,不会希望为了一个人而导致生灵涂炭。”
  曲非烟道,“那如果他们不放呢?”
  见曲非烟忧心忡忡,云萧道,“放心吧,即使那样也不会打起来。我另有安排。”
  群雄吃饱喝足,当晚养足了精神,第二天众人终于来到少室山上,少林寺外。从山上往下看,黑压压的一群人将少林寺正门堵住,锣鼓震天。
  或许是察觉到有大事要发生,少林寺这几天已经谢客,所以到少林寺的这段路上,云萧等人没看到一位香客。看到少林寺大门紧闭,云萧心道,难道这次少林寺真的又人去寺空?
  就在云萧以为少林寺已经变成空寺的时候,大门开了。数十名拿着长棍的武僧快速走了出来,分列两旁,云萧有些诧异。
  “阿弥陀佛!”一声佛号响起,云萧看到锣鼓手并未停歇,但惊天动地的锣鼓声居然被这一句压了下去。佛号的主人内功修为恐怕已经登峰造极了。少林寺有如此修为的只有一人,云萧看向大门内走来的一群人,为首的正是方证大师。
  “这是在向我们示威吗?”云萧的嘴角微微扬起,一声指响,群雄的锣鼓声瞬间停止。之前云萧将八帮十会的人全部揍了一遍后,众人对云萧很是畏惧。商议到如何发号施令时,决定由云萧出手。所以这联盟名义上的盟主是曲非烟,实质上的盟主已经变成了云萧,也就是如今的黄古箫。
  万人队伍长达数里,云萧的一声指响,队伍末端的人都清晰可闻。白道众人也听到了,心里震惊,这群**贼子,本以为是一群乌合之众,想不到居然也有如此高手。
  云萧道,“菲菲,拜帖。”曲非烟从祖千秋手里接过一个拜盒,里面装的是群雄首领的联名拜帖。群雄分开一道,曲非烟和云萧从中间走了出来。云萧在右,曲非烟在左,不过她故意在云萧身后半步。
  这意味着从这一刻开始,云萧是实至名归的盟主。方证大师为首的白道众人看到走过来的一对少男少女,只是眼露诧异。然而有几人却大吃一惊。
  “萧儿!”宁中则看到云萧,发出一声惊呼。岳不群脸色微沉。令狐冲看到云萧和曲非烟,顿时暗道要糟,不明白云萧一向聪明,怎么这一回做这种傻事。同时担忧的看向身旁少女。
  白道以方证大师,冲虚道长为首。五岳剑派除了左冷禅,各派掌门都来了。其他还有丐帮,峨眉,昆仑,青城等派的重要人物。这一次白道各派几乎有一半都来人了。
  曲非烟既紧张,又兴奋,跟着云萧走到大门前,云萧接过拜盒,取出里面的拜帖,右手一伸,拜帖自动飞向方证大师,方证大师接住拜帖,手微微一震。
  云萧道,“方证大师,我们又见面了。这是小子黄古箫以及群雄的联名拜帖,所为何来,大师应该清楚。”
  “黄古箫?”认识云萧的人纷纷奇怪,令狐冲也猜不透云萧心里卖的什么药。华山派众人露出怀疑的神色,上次见面是在福州城,但那也是匆匆一别,之后云萧一直没回过华山。黄古箫看起来和云萧长的很像,不过穿着打扮却大不相同。眼前这位怎么看都是一位贵公子,难道真不是云萧?
  方证大师打开拜帖,看到上面数十个名字,都是江湖有名之辈,双眼微微眯起。看完后将拜帖递给冲虚道长,之后又传阅了几人。
  方证大师道,“黄少侠先前多次驾临敝寺,老衲都未曾好好招待,如今又带了这么多江湖豪杰前来,都是为了那位女施主吗?”
  云萧道,“然也。我先前就说过,如果你们不放了她,这件事情只会越闹越大。”
  “黄口小儿,大言不惭。你们一群乌合之众,也敢来少林寺撒野。”另一位身披袈裟的和尚不屑嘲讽道。
  云萧好似疑惑道,“阁下是谁?”
  那人一脸傲然道,“峨嵋派,金光上人。”
  云萧笑了,“这个秃驴说你们是乌合之众,你们觉得呢?”
  
第九十八章 真假双萧
  
  云萧此时面向白道众人,然而声音却清晰的传递到了身后**群雄的耳中,顿时各种谩骂之声不绝于耳。
  “什么狗屁金光,从来没听过。”
  “嘿嘿,兄弟你孤陋寡闻了,峨嵋派美女如云,这金光可是曾羡煞旁人呢。”
  “原来是个六根不净的秃驴,哈哈哈。”
  “和尚尼姑是一家呗。”
  污言秽语,不绝于耳,偏偏说这些话的人都是大嗓门,恒山派都是尼姑,有些话连她们也骂进去了,定逸师太气的快要爆炸,被定闲师太阻止。
  “你……你们……”金光上人变成了红光上人,怒气冲上脑门,结果想说什么都不知道。
  云萧轻笑一声,这金光上人第一个跳出来还敢嘲讽,不是找喷吗。云萧举起右手,一声指响,场面顿时安静下来。
  白道众人这才明白,原来这位少年就是发号施令之人。令行禁止,这少年难道真的是这些人的首领。未及弱冠的少年,就有如此功力,来历必然也不简单,众人纷纷开始回忆江湖上的高手。然而和眼前这位贵公子看起来相关的寥寥无几。
  “黄公子,在下有一事想请教。”云萧看向说话之人,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是余沧海。
  余沧海道,“阁下真的姓黄,而不是姓云?”
  不少人目光转向余沧海,他为什么会问出如此莫名其妙的话。然而华山派的人却明白原因。
  这个问题云萧早晚要面对,已准备好答案,云萧故作惊异道,“你为什么这么问?”
  余沧海道,“华山派的人比在下更清楚。”
  华山派有的人恼怒,余沧海这是要把他们推到风浪尖上。岳不群准备站出来说话,不料被宁中则抢先,只能心里苦笑,这件事情恐怕师妹最关心了,不对,还有一人。岳不群看向自己的女儿,露出怜惜的目光。
  宁中则惊疑不定道,“你是不是萧儿?”
  云萧的神色有所变化,仔细打量宁中则,比起一年前在华山的时候,宁中则消瘦了很多,云萧心里说了声对不起,之后道,“岳夫人,在下的名字里确实带有一个萧字,但恐怕不是你口中的萧儿。”
  宁中则不放弃道,“可是你和我的徒弟长的很像,简直一模一样。”宁中则的神情有些苦楚,就像一位母亲在想念自己的孩子。
  云萧听到宁中则的声音,心里一阵酸楚,眼泪也想夺眶而出,最后这一切都被自己压了下来,神色不动道,“岳夫人想来是认错人了。黄某出身江南,自幼也在江南长大,从未拜入过华山派门下。”
  “不是萧儿吗。”宁中则很是失望,令狐冲身旁的少女也神色暗淡。看到师妹和师娘如此伤心,令狐冲有些恼怒,云萧这么做过分了。岳不群将师妹扶回,之后对着云萧道,“在下的夫人对小徒视如己出,小徒失踪多日她很是担心,看到黄公子的样貌有些失态。如果黄公子日后遇到小徒,还请转告他,他的师娘很想他,希望他尽快回来。”
  师父猜到自己了吗?云萧心里摇了摇头,将这些念头暂时驱散,对着岳不群拱手道,“岳掌门客气。尊夫人在江湖上是女中豪杰,想不到对待弟子更是一片慈母之心。相信你徒弟听到了一定会感动的。”
  “哼!”余沧海见岳不群和云萧之间的问答很是客气,有些不屑,真是伪君子。突然云萧的眼光扫过,余沧海正好与他对视而过,一片凉意浸透全身。这种感觉,这小子一定是云萧。然而他却再也不敢开口。
  衡山派的时候,余沧海曾被云萧狠狠的扫了颜面,之后又听到门下弟子汇报,云萧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救走了向问天,其展露出来的武功简直惊世骇俗,余沧海那时就明白,自己绝不是云萧的对手。刚刚自己也是一时口快,如今后悔莫及。
  听到云萧和华山派的对话,冲虚道长神色微动,他和方证大师二人曾与云萧在立雪亭一会,当时云萧展露出来的身法,的确有几分华山派的影子,余沧海说他姓云,宁中则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