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武侠世界里的空间能力者〗第24部分

面十二掌已是当世一流掌法。如果真如萧儿所说,还有六掌,恐怕剩余的六掌才是这套掌法的核心所在。”
  黄钟公道,“此人的掌法如果连一起,有很强的意犹未尽之感。”
  云萧站在场上,看向白道众人,“这第四场我不想说自己赢了,反正还有一场,你们出人吧,最后一局定胜负!”白道一侧暂时还未决定好人选,云萧在擂台上发出邀战宣言后,擂台下众人议论纷纷。
  “这小子好狂妄!”
  “但他有狂妄的资本。”
  “盟主可真厉害,我看对面没人敢上台了,刚刚那位丐帮帮主,自己被自己打的吐血。哈哈,真是大快人心。”
  “没错,唉,如果那金光秃驴也上场就好了,看盟主如何教训他。”
  白道几位掌门的脸色很不好看,解风虽然输的难堪,但换做他们其他人,又能好的了多少。
  “解帮主的掌力在江湖上也是屈指可数的,难道那少年是金刚不坏之身?”定闲师太道。
  岳不群若有所思,他怀疑黄古箫的身份,一个证明的方法就是看其武功。然而云萧还未出手,就拿下了第四局,但云萧练的不是混元功吗?混元功有这么厉害?
  混元功做不到,但吸星*可以。吸星*源自北冥神功,有道是神功护体。真正的神功,的确具有护体之能。吸星*虽然是残篇,某些神功特性保留了。
  最重要的是,云萧刚刚心里状态发生巨大变化,入魔者功力会暴增,北冥神功的练法有正有邪,云萧练的就是邪道。很早之前就已经有了入魔的趋势。
  令狐冲对吸星*吸取他人真气有种厌恶,云萧不同,他有前世的思想,一度以为武功的好坏取决于人。练吸星*,他是出于本心的。如今云萧虽然没有完全入魔,却也有了三分魔性。
  余沧海道,“不管他是不是金刚不坏,最后一场谁敢上?”余沧海的语气有些幸灾乐祸,众人看他的眼神略带敌意。
  定逸师太脾气火爆,直接开口道,“余矮子,有种你就上,说什么风凉话!”
  余沧海自然是不敢上的,他只是看到有其他人在云萧手里触霉头,心里感到痛快而已。自己在云萧面前受到的屈辱,终于其他人也尝到了。
  “其实贫尼到有一个人选。”定闲师太道。
  冲虚道,“师太说来听听。”
  定闲道,“我的想法其实之前冲虚道长已经提过。有人可为我方一员大将。”
  众人的目光看向华山派一人,方证道,“不错,令狐少侠,不知你可愿意出手?”
  “有诸位长辈在,晚辈怎敢上台献丑。”令狐冲道,从小到大,他这个师兄就没赢过师弟。此时也不想与云萧交手,输赢都不好。
  岳不群也不想令狐冲上场,道,“小徒本领低微,诸位抬举他了。此战关系到我们正道颜面,他担当不了如此重任。”
  “这……”定闲师太想到,此一战确实非常重要。自己推荐令狐冲,是因为他剑法确实高明,先前救下他们恒山派时,亲眼所见。然而令狐冲纵然上场,也未必能赢,如果输了,这责任难道算他头上?
  方证大师道,“令狐少侠剑法高明,不亚于我们这些老家伙,而且对方也是一名弱冠少年,正道的未来同样要有人能站出来。”
  冲虚也道,“不错,这局比试的胜负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不能输了未来。任我行已老,他即使下山了,又能掀起多大风浪。而黄古箫不同,如果无人能制他,日后,必然是一个新的魔头!”岳不群见方证大师和冲虚道长如此称赞令狐冲,虽然心里高兴,却还是想要推辞。岳灵珊突然道,“大师兄,求求你阻止他。”
  令狐冲一愣,看到岳灵珊眼泪快要流出来,恳求自己时已经略带哭声,自己的妹妹如此伤心,哥哥难道不要为她出口气?或许自己应该打醒那小子。
  令狐冲道,“小师妹放心,我一定帮你教训他。”
  听到自己女儿与徒弟的话,岳不群心里摇了摇头,想要推辞的话也收回了,对令狐冲道,“冲儿,既然诸位前辈都推荐你,你便上场,好好教训那小子。”云萧当着众人的面称任我行是师父,他这个正牌师父的面子往哪搁?然而碍于情形,有些事情也不明,他还不能点破。
  令狐冲道,“是,师父。”
  白道人群让开,令狐冲走了出来,带着佩剑纵身上了擂台,“这最后一局,由我来打。”
  看到意料之中的人上场,云萧笑了,“你觉得自己是我对手?”
  令狐冲道,“独孤九剑,遇强则强,胜负未知……”令狐冲后面还有三个字,云萧看其口型认了出来。
  任我行看到令狐冲这小子居然敢上台,怒道,“萧儿,废了这臭小子!”
  “爹你闭嘴!”任盈盈看到令狐冲上场,居然是对付自己这方,心里也有些恼怒,但听到任我行的话,又担心云萧真的伤了他。
  
第一百零九章 十二降龙撼独孤
  
  云萧听到令狐冲的话,暗道,此刻自己不能用华山派武功,独孤九剑对面方证大师和冲虚道长肯定会认出,难道自己要用其他武功来给令狐冲喂招,变成他的经验提款机?
  令狐冲也想到了这点,露出笑意,用不出独孤九剑,你怎么赢我?
  云萧突然伸出双掌,一前一后,“我想到用什么功夫来对付你了。”
  “莫非师弟最近又学到了什么奇妙武功?”令狐冲心道,不过自己对独孤九剑有信心,不管你什么武功都能破!
  云萧一掌击出,突如其来。令狐冲想要寻找其中的破绽,然而掌刚到自己身前,立刻变招,双掌交替连拍,攻向自己头顶,密云不雨。
  独孤九剑还未使出,令狐冲就已经后退。发现自己竟然失了先机,之后云萧进攻连连,自己反而被打的不能反击,令狐冲醒悟,师弟虽然不能用独孤九剑,但其奥义早已在心中,用什么武功都会蕴含其中道理。
  云萧见令狐冲后退,嘴角微微扬起,我也拿你来练招。
  “这掌法不是刚刚解风用的吗?”台下突然有人道。
  “没错,刚刚他还说是降龙十八掌,解风只会十二掌,他难道会十八掌?”另一人道。
  任我行也看到了,笑道,“这小子果然厉害,看了一遍就学会解风的掌法。”
  云萧连攻令狐冲十二招,整个人宛若游龙,在场上翻腾,云萧的身法本就出神入化,虽然不明降龙十八掌的要旨,却也能将十二掌的招式威力发挥出三分。
  十二掌一气呵成,可惜缺了几掌,还是露出了破绽,令狐冲逮到机会,开始反击。令狐冲在剑法上的天赋胜过云萧,五岳剑法也如云萧一样熟记于心,众人再次看到岳不群对战任我行的一幕。泰山,衡山,恒山,嵩山,华山,每一派的剑招剑意不同,令狐冲都能将各自的剑意溶于剑法之中,五岳再现。一条云龙在五岳之间穿梭,渐渐壮大。云萧始终如一的施展十二招降龙掌,掌法由晦涩变得熟练,越来越快的同时,威力也越来越大。神龙摆尾伴随着一声龙吟,令狐冲幻化出来的五岳大山分崩离析。
  解风看到场上云萧使出的降龙掌,心里不甘,“凭什么他就能发挥出如此威力?”场上两人的动作停了下来,令狐冲道,“看一遍就能学会,难道你的悟性也和云萧一样?”
  云萧道,“学会?我还差的远呢?真正的降龙掌又岂是那么容易接下的?”
  降龙掌重意,重神,重势,这套掌法云萧每使一遍,觉得自身的精神高涨一分,甚至那一处关卡也开始松动,莫非自己的机缘到了?
  令狐冲道,“你总是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云萧道,“你为什么不用独孤九剑的破掌式?”
  云萧的话点中了令狐冲的痛处,风清扬教令狐冲独孤九剑时,就曾说过,他破掌式练的最差,只因他对掌法并不精通。如果遇到高手,千万别用出来丢人现眼。云萧此刻用的降龙掌也只是初学,我的破掌式未必不能破。令狐冲眼神一变,“如你所愿!”
  云萧连出两招,利涉大川,鸿渐于陆,令狐冲一剑挥出,剑气撕裂江河,第一掌告破。第二掌与剑气相互抵消。
  云萧又换其他招式,然而无论云龙如何翻腾,遇到独孤九剑都只能止步。降龙掌连连受挫,令狐冲的独孤九剑反而威力越打越盛。
  十二掌全部被破后,令狐冲剑指云萧,笑道,“你的掌法只不过是刚学的,你能做到,我也能。招式早已被我记住,循规蹈矩的破招,对独孤九剑而言,易如反掌!”
  令狐冲说的易如反掌,其他人听了却觉得惭愧。云萧的掌法在他们看来威力无比,别说破招,挡都挡不住。
  任我行道,“令狐冲这小子资质确实不错,盈盈,看来你的眼光还是可以的。”
  “爹,你说什么呢!”任盈盈羞道。
  任我行道,“不过你也别高兴。他武功虽好,人品却不行。看到你在这里,居然帮着对面对付我们。”
  “他也是身不由己。”任盈盈辩解道。
  “那只能说明你在他心目中地位还不够高。”任我行道,“而且他是不可能赢的。”
  “没打完,你怎么知道?”任盈盈不服道。
  “你到底是不是我女儿,难道希望你爹被留在少林寺,吃斋念佛?”任我行气道。
  云萧听到令狐冲的话,心里也赞同。对普通人而言,一门高深武功很了不起,但对明白了独孤九剑道理的人而言,不过是一道数学题,独孤九剑最擅长破题解题。
  降龙掌早已残缺,它是否又像辟邪剑法一样有独门心法?自己只是从招式的形上面体悟到了一丝的神。云萧看向自己的双掌,龙给自己的感觉是什么?气势!看到萧峰的降龙十八掌,无论是小说里,还是电视上,都有一股豪气冲天的气势,这也是三位降龙十八掌的高手中,云萧最喜欢萧峰的原因。然而自己没有萧峰那样的气势。形与神不合,或许自己该变一变!云萧看向令狐冲道,“那你接下来再试试!”
  云萧冲向令狐冲,左臂右掌,令狐冲认出这招龙战于野,不管不顾,准备一剑刺向云萧胸口,云萧整个人却突然从眼前消失。令狐冲左右不见人,正游移不定,突然听到一声龙吟,立刻抬头望天。
  一条云龙冲天而起,云萧的身形立在空中。
  冲虚道长叹道,“他的轻功居然已经到了能够凭虚御风的地步!”
  龙吟云出,虎啸风生,云萧的周身开始聚集云气,一条肉眼可见的云龙渐渐形成。下方的令狐冲不等云萧的云龙彻底成型,也持剑冲天而起。
  云萧看到令狐冲仿佛也化身剑龙冲了上来,脸上露出笑意。
  右手横于胸前,左掌提起后一掌拍下,整个人从天而降,借天地之势,下落的过程中,云龙彻底成型,龙吟震天,浩浩荡荡。
  
第一百一十章 败招九剑
  
  龙与剑相撞空中,云萧的龙爪对上令狐冲的剑尖,两人相持不下。
  “咔嚓!”令狐冲脸色骤变,自己的剑在云萧的掌力之下,渐渐弯曲,已经出现裂痕。云萧也注意到了,真气爆发,重重的往下一按,令狐冲的剑彻底断掉,右掌紧随而至,狠狠的拍向令狐冲。令狐冲无处借力,弃了断剑,双手交叉,正面挡住云萧的另一掌,整个人被重重的拍到擂台之上。
  擂台是石板铺成的,令狐冲从空中摔了下来,石板出现龟裂。云萧从天而降,看着倒地的令狐冲,居高临下道,“你太自信独孤九剑了。有的时候,知道,未必能做到!”
  “咳!”令狐冲被这一掌伤的不轻,已经咳出了血。衣服破烂不堪,露在外面的手臂上也都是伤痕。
  宁中则看到令狐冲受伤,很是担心,“师兄,这么打下去,冲儿会出事的。让他认输吧。”
  岳不群道,“他的输赢不仅仅关系到他自己,也关系我们华山,关系整个正道的颜面。”
  另一边任盈盈看到令狐冲吐血,很是紧张,想要阻止,被任我行拦住,“令狐冲那小子是自讨苦吃,让他再吃点苦头。”
  曲非烟道,“盈盈姐放心,萧大哥有分寸的。”
  场上,令狐冲已经站了起来,道,“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将掌法变成自己的。”
  云萧道,“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你如果看不到这点,永远也别想追上我。”
  令狐冲笑了,“刚刚会输,只不过是你功力高过我,你还没能破了独孤九剑!”
  云萧嘲笑道,“你不服!觉得我在用功力压你?好,我非要让你输的心服口服不可!独孤九剑,当世至高剑法!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番,另一套独孤九剑!”
  “另一套?”令狐冲疑惑,云萧会独孤九剑自己不奇怪,但他话中的意思很显然是另一套剑法,和自己的不一样。
  冲虚道长向岳不群问道,“岳先生,独孤九剑难道还有另外一套?”
  岳不群道,“岳某孤陋寡闻,只知道风师叔会一门独孤九剑,并不知道世上还有第二门!”
  方证大师道,“风老的九剑传了几人?”
  岳不群道,“只有我的两个徒儿,大弟子令狐冲,三弟子云萧。”
  冲虚道长道,“此人和云萧会不会有什么关系?或者说他们就是同一人。”
  岳不群道,“他们长的几乎一模一样,不过穿着打扮,武功路数截然不同。”
  方证大师道,“他自称姓黄,又来自江南。刚刚与道长比试的黄钟公是老衲的好友,他曾向黄古箫行礼,称他为公子。我这位老友一向心高气傲,不屑于作假,恐怕此人的身份是真的。”
  云萧的手向场边武器架上一招,两柄长剑出现在手上,将其中一柄扔给令狐冲。令狐冲接剑,他的伤势不影响行动,云萧说的另一门独孤九剑是什么,他要试一试!
  云萧道,“你先出招!”
  令狐冲诧异,独孤九剑讲究料敌先机,攻的对手不得不防,云萧却将先手让给自己。难道他的另一门独孤九剑原理也不同?
  令狐冲一剑快速刺出,担心云萧的反击,所以攻中带守,守中带攻。云萧一剑荡开,令狐冲看这一招处处皆是破绽,有些怀疑,又试探一剑攻向云萧的小腹。
  云萧剑身旋转,令狐冲的剑就像遇到了风车,被弹了开来。“莫名其妙,你这什么怪招!”;令狐冲问道。
  “荡剑式!”云萧道。
  令狐冲细细体味这三个字的意思,莫非也和独孤九剑一样,有九大式?看到令狐冲停手不攻,云萧道,“你的独孤九剑怎么不攻了?”
  令狐冲道,“你这剑法处处都是破绽,难道也叫独孤九剑?”
  云萧道,“你知道创出独孤九剑之人的名字叫什么吗?”
  令狐冲道,“独孤求败!”
  云萧道,“不错。求败,求败,我这套独孤九剑就是从败招中悟出来的剑法!”这败招九剑是云萧自创的,灵感来源于自己记忆中的另一个九剑版本。五岳石刻上所谓的五岳剑法,被人破的干干净净,可以称之为败招。梅庄四友的武功,也被云萧破的干净,同样是败招。世上什么招式最多?败招!
  独孤九剑最重要的一个特点就是攻敌破绽,即使是太极剑也做不到没有破绽,那么就给你破绽。
  败招九剑反其道而行,其实本质还是两个字,无招。
  荡剑式、离剑式、破剑式、
  撩剑式、落剑式、截剑式、
  挫剑式、平剑式、浪剑式。
  云萧取自己生平见过的招式中,破绽最简单,也最容易弥补的九招组合出了这败招九剑,对手如果攻其破绽,便会被云萧反制。
  “这些招式毫无精妙可言。”令狐冲看到云萧的败中九剑后道。
  “那你的独孤九剑破的了了吗?”云萧反问道。
  “这……”败招九剑,招式简洁无比,或者说根本不算招式。正常的招式,都是含有变化,这套剑法的变化连三流剑法都不如,可偏偏自己破不了。
  令狐冲想起风清扬的话,独孤九剑,最后无招胜有招。自己以前明白了,不过却没有真正做到。难怪云萧说,知道,未必能做到!
  “你和我之间有如天壤之别,云泥之差。回去好好练功吧,想阻我,你还远远不够资格!”云萧的话落,整个人身影消失不见,再次出现时,令狐冲的脖子下多了一柄剑。
  “又是这招!”冲虚道长和方证大师互望一眼,那日云萧就是这么消失的,完全看不透。
  幻眼云湮,云萧的独门神技,当世无解。
  云萧靠近令狐冲,低声道,“你知道吗,从入门第一年开始,我就已经能胜过你了。独孤九剑也是我求太师叔,他才传给你的。我把功力传给了你,本想给自己制造一位对手,可你却只有这种程度,太让我失望了!”
  “你果然是!”令狐冲听到云萧的话,有震惊,有疑惑,更有愤怒。握剑的手青筋绽出。
  云萧再也不看令狐冲,对方证大师道,“大师,这第五局不需要在打下去了吧。”
  “黄公子住手吧。我们认输!莫要再伤了令狐少侠!”方证道。
  
第一百一十一章 定计
  
  听到方证大师认输,云萧将手中之剑高举,对着众人放声道,“诸位,这一战我们赢了!”云萧的话传遍整个少林寺,整座少室山,以及整个江湖。
  黄古箫率领群雄上少林救任盈盈,正邪两道大战五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任我行重出江湖,黄古箫名动天下。
  令狐冲输的一败涂地,然而无人敢小觑他,输在云萧手上,日后将会变成他的荣耀。
  华山派众人在少林寺停留了一晚,第二天准备启程回山时,发现岳灵珊不见了。
  宁中则问一名女弟子,“小玉,你昨天和灵珊住在一起,她什么时候不见的?”
  被称为小玉的女弟子道,“昨晚入睡前灵珊还在房中的,不过今天一早起床的时候,就没看见她人。”
  宁中则很是焦急,“珊儿到底去哪了?”
  令狐冲听到岳灵珊不见了,心中有不好的预感,“师娘,小师妹会不会去找他了?”
  宁中则听令狐冲一说,惊道,“糟了!她一定以为那是萧儿。”
  “师妹,你想做什么?”岳不群拦住宁中则。
  宁中则道,“我不放心珊儿,要去找她。”
  岳不群道,“你去哪找?”
  宁中则道,“不管去哪,我也不会放任她不管。”
  岳不群道,“我是她父亲,也担心她。但不能乱了阵脚。这里是少林寺,我们先去找方证大师帮忙。”云萧等人当天离开了少林寺,一起来少林寺的江湖群雄,以前是任盈盈的手下,如今更听命云萧。云萧将各帮各会的首领召集,任盈盈和任我行也一起出现。
  云萧道,“此次少林之行,诸位齐心合力,终于逼的少林寺放人,相信很快此事就会传遍江湖。各位回去后也会名声大振。”
  祖千秋道,“我等只不过是给公子助阵,如果没有任教主,黄钟公,以及公子的出手,又怎么能胜过正道这么多高手。”
  老头子道,“是啊,以前我们对公子多有不服,如今心服口服。”说完老头子推了推一旁的计无施。
  计无施站了起来,对云萧躬身道,“以前都是在下自作聪明,误以为公子别有用心。计无施向公子道歉。”
  云萧摆了摆手道,“我从未放在心上。今天召集各位来,是为了商议一件事。”
  任盈盈已经救出来,难道是为了庆祝?众人看向云萧。
  云萧道,“你们应该都知道我师父的身份了,他不仅是我师父,是圣姑的父亲,也是日月神教真正的教主。”任盈盈也站了起来,道,“我爹本是日月神教教主,十二年前中了东方不败算计,被其篡夺教主之位,困了起来。如今他老人家重出江湖,希望各位能再助我们一臂之力,帮我爹夺回教主之位。”
  “这……”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惊疑不定。
  任我行道,“不错,老夫誓要夺回教主之位。如今教内十大长老已经有六位归顺于我。你们虽然不是正式教众,却也臣服日月神教,只要助老夫一臂之力,日后老夫必然重谢。”
  众人还是无人开口。云萧道,“东方不败给你们吃下三尸脑神丹,你们难道想要受制于他一辈子?”
  听到三尸脑神丹,终于有人开口了,海沙帮帮主道,“公子的意思是,肯赐予我们解药?”
  三尸脑神丹才是众人臣服东方不败的真正原因,然而这种手段必然让他们有反叛的心理,云萧点了点头道,“本公子承诺,只要你们助我师父夺回教主之位,必然给你们彻底解除三尸脑神丹之毒。”
  不少人纷纷眼前一亮,任我行所谓的重谢没人放在心上,但云萧说给他们解开三尸脑神丹之毒,却是充满了致命的吸引力,终于有人投效,海沙帮帮主道,“海沙帮愿为任教主效犬马之劳。”
  陆续有人站了起来效忠。任我行看到众人投效自己,心里大悦。其他人退去后,屋内只剩下任我行,云萧,任盈盈,向问天以及黄钟公。
  云萧道,“虽然有他们的帮忙,但硬拼的话伤亡恐怕会很大,到时候日月神教元气大伤,那些正道中人说不定会捡便宜。”
  任我行道,“不错,老夫已经计划好了,擒贼先擒王,直接杀了东方不败,教内有六位长老助我,教外有他们,必然不会掀起太大的震动。”
  任盈盈道,“黑木崖地势险要,想要刺杀东方不败很难。”
  云萧皱起了眉头道,“奇怪,这几年东方不败似乎没什么动作。以他的野心怎么会如此蛰伏?”
  向问天笑道,“兄弟有所不知,东方不败三年前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如今一直在闭关,不问教务。否则我也逃不出来。”
  “闭关吗?也不知道他武功怎样了。”云萧担忧道。
  任我行道,“东方狗贼一定是在苦练葵花宝典,哈哈哈,练那种邪门功夫,也不知道他如今变成什么模样了。”
  云萧道,“可是他闭关,要把他引出来很难。”
  任我行道,“不需要他出来,我们亲自上黑木崖找他。黄钟公,去梅庄的人是谁?”
  黄钟公道,“鲍大楚,秦伟邦,王诚,桑三娘。秦伟邦不肯投降,已经被我们击毙,其余三人服下向左使带去的三尸脑神丹,已经答应效忠任教主。”
  任我行笑道,“你们做的很好。萧儿,这四人去梅庄是为了查探我的消息。必然要回去复命,可以利用他们带我们上黑木崖。只要能见到东方不败,我们几人联手,肯定能能杀了他。”
  云萧点了点头,表面上同意,心里却知道,任我行算计好了一切,唯独算漏了东方不败的武功。东方不败闭关三年,武功又到了何等地步?
  然而云萧只有兴奋,没有害怕。练了吸星*后,他的性格已经发生变化,以前觉得东方不败太危险,避之不及,如今却有些期待。
  独孤求败的寂寞云萧不想体会,所以他要给自己制造对手,令狐冲是一个,但成长的还不够。可以留到未来。风清扬已老,分不出胜负,只能分出生死。其他人潜力太低,永远也追不上云萧,眼前最好的对手,唯有东方不败。到底是云萧求得一败,还是东方自此改名?
  
第一百一十二章 入魔
  
  商议完计策后,时间已到半夜。今日正是十五,月圆之夜。云萧独自一人出门。下少室山的路上,云萧静立,感觉到来人,云萧道,“你果然追来了。”
  “你是云师兄对不对?”熟悉的声音让云萧回头,看到熟悉的容颜。
  岳灵珊,你还是一点都没变。
  云萧道,“你回去吧,不要在追了。”
  岳灵珊坚定道,“你跟我一起回去。”
  云萧摇了摇头,“现在不行。”
  岳灵珊道,“为什么?华山不好吗?你为什么要离开?”
  云萧不语。岳灵珊继续追问,“你为了救那妖女,带这么人围攻少林寺,你难道喜欢她?”
  岳灵珊怀疑自己,云萧心中有些苦涩,道,“我的心,从来没变过。”
  “那你和我回去,好吗?”岳灵珊哀求道。
  见云萧沉默不语,岳灵珊抱住云萧,“师兄弟们很想你,师父师娘很想你,我也很想你。”说到最后,已经夹杂着哭声。岳灵珊越哭越伤心,云萧胸口的衣衫已经被泪水浸湿,时值寒冬,夜风吹过,很冷,然而有的人,心更冷。许久后,云萧将岳灵珊一把拉开,“现在我是黄古箫,已经不是云萧了。”
  岳灵珊的眼睛红肿,还有泪光闪烁,“那你带我一起走!”
  云萧凝视着岳灵珊道,“我身边不方便,你先回华山,日后我就会来接你。”见岳灵珊不放心,云萧做了个亲昵的动作,捏了下岳灵珊的鼻子,轻笑道,“到时候,一定会让全江湖的女子,都羡慕你岳大小姐!”
  许久后,岳灵珊终于破涕为笑,“好,我等你。但你也别让我等太久,否则无论你在哪,我都会去找你。”云萧最后道,“不会让你变成老姑娘的。”
  云萧走了,天色微亮,已经能看到早晨的云,岳灵珊不再伤心,心中只剩下期待,一点也不怀疑云萧是否欺骗自己。
  回到少林寺时,看到众人都在找自己,岳灵珊心里吐了吐舌,向岳不群和宁中则请安,看到岳灵珊没事,宁中则终于松了口气,众人启程回华山。回到华山后,令狐冲又被罚到思过崖去面壁了。思过崖上,令狐冲看到了风清扬。
  “太师叔,请你指点我武功。”令狐冲跪下沉声道。
  风清扬奇道,“你的独孤九剑败了?”
  令狐冲握紧双手,不甘道,“败给了一个叫黄古箫的人。”
  风清扬一把抓住令狐冲的手腕,把了把他的脉息,道,“你的内功变了,而且强过以前数倍,配合独孤九剑,江湖上能胜你的人屈指可数,对方多大,什么样子?”
  令狐冲道,“十八岁左右,和云萧长的一模一样。”“你说什么?”风清扬脸色微变。
  令狐冲道,“事实上他就是云萧,不过如今已经变成另外一人,黄古箫!”
  风清扬神情变得严肃,道,“把你们下山后的经历跟我说一遍。”令狐冲从自己受伤一直讲到少林寺大战,风清扬没有打断半句,整个人一直在沉思。
  片刻后,风清扬道,“虽然他为什么这么做我不知道,不过武学上,我推测他已经入魔了。”
  “入魔?这是什么意思?”令狐冲疑惑不解。
  风清扬道,“每个人都可能遇到心魔,尤其是我们练武之人,心魔更盛。你知道创出独孤九剑的那位前辈外号是什么吗?”
  “徒孙不知。”令狐冲摇了摇头。
  风清扬吐出两个字,“剑魔!”
  “怎么会……”令狐冲惊讶,“难道他也入魔了?”
  风清扬道,“无敌的寂寞,何尝不是一种心魔。”
  “这……”令狐冲想起云萧对自己说的话,他要塑造一个对手,难道云萧也有类似的想法,“师弟也是这样的心魔?”
  风清扬摇了摇头道,“不,每个人的心魔都不一样。萧儿,是我最看不透的一个人。我先问你,你觉得他练功天赋怎么样?”
  令狐冲想了想道,“师弟天赋极高,任何招式,看一遍就会,而且一学就精。内功修炼速度更是远胜常人。”风清扬道,“不错,这种资质,我生平从未见过,也从未听过。你知道他传给你的这身功力有多强吗?”令狐冲道,“能抵我三十年苦修。”
  风清扬摇了摇头,道,“论深厚或许只抵你三十年,但论精纯已经不亚于老夫了。”
  令狐冲苦笑,“原来如此。和他一比,我总觉得自己资质愚钝。”
  风清扬道,“你若愚钝,那世上其他人都是蠢牛木马了。萧儿天赋太高,这本是好事,但也是坏事。太早遇到了心魔。他十年时间,到达了常人百年才能到达的境界,然而他没有这百年的经历,心魔来时,如何抵挡?
  遇到心魔,有的人止步不前,天赋高的人就会另辟蹊径,然而左道最容易入魔。萧儿应该是练了其他邪门功夫。”
  “吸星*!”令狐冲突然想到这门功夫,“师弟说过,他将一身功力传给我,就是为了练这门功夫!”
  风清扬来回徒步思考,“这门功夫老夫曾听过,应该不值得萧儿放弃自身苦修的功力才对。萧儿有没有说过其他什么关于这门功夫的?”令狐冲想了想,最后道,“他说吸星*是北冥神功残篇所化,还说北冥神功是直窥道门的神功。徒孙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直窥道门!”风清扬反复念叨这几个字,“原来如此!他是想要赌一把!”
  “太师叔知道其中缘由?”令狐冲问道。
  风清扬点了点头,“我大致猜出了萧儿的想法。他自己也料到了可能的情况,担心入道不成,反入魔,所以把功力传给你,希望你日后能阻止他。你确实需要认真练功了。从明天开始,你随我上论剑峰。”
  “谢太师叔!”令狐冲欣喜道。
  “你别高兴的太早。要想弥补你和他之间的差距,接下来一年,你每天除了三个时辰睡觉,其余时间都用来练功。”风清扬道,“不行,还不够!”
  “啊!”听到只能睡三个时辰还不行,令狐冲苦着脸。
  风清扬道,“臭小子,对你来说是好事,多少人求也求不来。你下山找你师父,是时候让他传授你紫霞神功了。”
  听到紫霞神功几个字,令狐冲有些迟疑,“紫霞神功只有掌门才能修炼。”
  风清扬劈头骂道,“蠢货,你是华山派大弟子,那小子都快入魔了,难道还有人比你有资格接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