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武侠世界里的空间能力者〗第3部分

的衣服已经腐化为尘土,在骷髅的旁边有两柄大斧,火光照耀下灿然生光。“你拿住火把!”云萧一手被岳灵珊抓住,另一手拿着火把,不方便查看大斧。岳灵珊接过火把,火焰似乎给了她勇气,也放开了云萧的另一只手。云萧握住斧柄,想要提起,发现很沉,单手吃力,于是双手一起,终于举了起来,朝着石壁砍去,嗡的一声,落下一块大石。“好锋利!这莫非是前辈高手的兵器?这个骷髅会是谁呢?”岳灵珊惊讶的说道。被云萧砍过的地方一片光滑,就好像切豆腐一般。
  “没错,虽然不知道是谁,但可以确定至少是个一流高手!你看周围墙壁,似乎都是斧头砍出来的!”何为一流高手,都是那些名震江湖的人物,诸如五岳剑派的掌门,魔教十大长老。两人沿着通道走下去,墙壁都是斧凿痕迹。
  “云师兄,你说这通道是他砍出来的?”岳灵珊不敢置信的指着骷髅说道。
  云萧结合自己记忆中的内容说道,“这人可能被困在了山洞,想要砍出一条通道,可惜功亏一篑,只差几寸就到洞口了。”通道长十多丈,云萧暗自思量,换做自己要用斧头这么砍能做到吗?答案是做不到,至少现在做不到。双手挥斧他都感到吃力,打通十多丈可供人通行的通道,至少要挥出成百上千斧,魔教十大长老,江湖一流高手就这么强?
  两人又往前走几步,“小心地下。”云萧提醒道。地上又多出两具尸骨,岳灵珊感到害怕,“云师兄,要不我们出去吧,找爹娘他们过来,里面太恐怖了!”
  “你先出去,下山去找师父师娘,我继续进去看看。”这里肯定要告诉岳不群,是个提升华山派实力的宝藏,但不能让劳德诺这个二五仔知道,于是云萧又提醒了句,“千万不能告诉其他人,只能告诉师父和师娘。”
  岳灵珊点了点头,迫不及待的出去下山。以前云萧还烦恼怎么让这个山洞的秘密被岳不群发现而不怀疑自己,如果岳灵珊去说,再好不过,云萧第一次对这个丫头表示感激。
  岳灵珊出去后,云萧带着火把继续前进,很快眼前出现一个大的山洞,足可容纳千人,地上有多具骸骨。或坐或卧,身旁均有兵刃。一对铁牌,一对判官笔,一根铁棍,一根铜棒,一具似是雷震挡,另一件则是生满狼牙的三尖两刃刀,更有一件兵刃似刀非刀、似剑非剑,从来没有见过。五岳剑派都是用剑,这些兵器看来都是魔教十大长老的。混**的真是有钱,云萧暗暗想到,刚刚那把斧子削铁如泥,必然是神兵,地上这几件材质也不差,自己的青锋剑可就差远了。
  在往前走几步,云萧脚下出现数柄长剑。有重剑,有短剑,还有几柄华山佩剑。再看四周墙壁,果然刻满了各种招式。
  范松赵鹤破恒山剑法于此,刻有数百个小人,两人一组对招,斧法破剑法,想来最外面那具尸骨就是其中一人。
  张乘云张乘风尽破华山剑法,棍法破剑法,华山剑法被破的干干净净,云萧事先知道,所以心里也不吃惊,云萧看向华山剑法这一块,上面有的招式自己学过,有的没有,顿时看的津津有味。另一边,岳灵珊虽然没看到五岳石刻,但那些尸骨已经让她意识到事关重大,那是华山禁地,如果是华山前辈的,也必然要好好埋葬。急匆匆的赶回门派,华山弟子正在练功,宁中则也在旁指点,看到岳灵珊一脸急色,连忙问道,“怎么了,灵珊?”
  岳灵珊刚要开口,突然想到云萧的话,看到场上这么多师兄弟,顿时闭嘴,拉着宁中则回到后院,没人后才敢将在思过崖的事情说出来,“真是胡闹,上思过崖的路这么危险,你们两个小孩居然敢随便就去?而且那是本派禁地,看你爹这次怎么罚你们!”
  
第十一章 五岳石刻(二)
  
  听到自己要遭殃,岳灵珊连忙将石墙后面有尸骨的事情也说了,通道好像是那人用斧头劈出来的。里面的尸骨还不止一具,宁中则意识到事关重大,让岳灵珊先别泄露出去,立刻去找岳不群。
  岳不群正在和劳德诺处理事情,看到母女二人走来,将劳德诺打发下去,岳不群笑道,“宁女侠不是在教徒弟吗?怎么有空来我这里。”自从宁中则收了女弟子后,经常与岳不群较劲,对弟子的督促也是分外严格。然而宁中则这次却没有笑,岳不群意识到有重要的事,示意宁中则先莫要开口,等劳德诺下去了再讲。
  之后宁中则和岳灵珊将思过崖的事说了一遍,岳不群很快意识到那些尸骨可能是魔教长老的。有些事宁中则还不知道,岳不群这个掌门却是清楚。魔教十大长老围攻华山,这样的事门派典籍上有记载,也是差点让华山派覆灭的大事之一。不过为了不让劳德诺起疑,夫妇两人不能同时离开,于是岳不群让宁中则留下,自己陪着岳灵珊上思过崖。
  岳不群赶到时,云萧还呆在有壁刻的山洞里面,不过此时整个山洞已经被他清理了下,每副石壁前都挂上火把,看到岳不群来立刻行礼。
  云萧刚想开口解释,就发现岳不群已经盯上自己身后的石壁,正是破尽华山派剑法的那处,岳不群神色凝重,云萧和岳灵珊都不敢打扰。许久后,岳不群突然开口,“萧儿,你觉得我们华山剑法是不是真的被破了?”
  “师父你用华山剑法,我用这上面的破解之法,我难道就能破了师父的剑法吗?”既然摸不清岳不群的心里想法,那么自己唯有以事实说话。
  云萧的话让岳不群一愣,刻下这些破解之法的人都是昔年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每一个武功都不弱于自己,如果他们与自己过招,用上面这些破解之法,自己未必是对手,但云萧功力不如自己,剑术修为也不如,即使学了也不是自己的对手。想到此,岳不群晒然一笑,“不错,所以本门讲究以气御剑,这剑是死的,人是活的。”
  暗中的风清扬听到这句话,顿时心里骂道,“真是狗屁不通,这么多年还执着于剑气之争,难怪功夫一直不行!”
  “爹爹快看,这里还有南岳衡山的武功,北岳恒山、东岳泰山、中岳嵩山的也有。”听到岳灵珊大呼小叫,连嵩山派的武功也有,岳不群顿时走了过去,盯着其破解之法眼神闪烁。多年来,左冷禅一直坐着五岳盟主的位置还不满足,多次提到五岳合并,他虽然努力壮大华山派,但心有余而力不足。自己若是学了这破解之法,能否胜过左冷禅?
  八年来,云萧一直观察岳不群,左冷禅曾多次召集五岳高手商议并派之事,每次回来岳不群的脸色都不好。八年前的岳不群还是个正人君子,如今却有些变了,变得将自己伪装起来,变得有野心,和云萧心目中的那个形象越来越近。
  第一遍看笑傲时,云萧深深唾弃他这个伪君子,但随着渐渐长大,云萧再次翻开笑傲,对岳不群多了一份同情。华山派祖上何等辉煌,然而刚到他这一代就立刻沉到谷底。岳不群还是普通弟子的时候,曾见过那种群雄俯首的情形。他以前为之骄傲,现在却只能缅怀过去。与此同时嵩山派还不放过他,想要将华山派吞并。岳不群要振兴华山,首先就要胜过左冷禅。每次五岳会盟,看到左冷禅高高在上,他总会想象自己在那个位置会怎样,这就是野心。
  十多年前,任我行来袭,五岳掌门只有左冷禅能与任我行过招,武功如何可想而知。不是岳不群不够努力,华山派的武功精要丢失太多,无论岳不群怎么练也比不上他们。
  这里的魔教十大长老为什么要来华山,怎么不去嵩山,因为那时候华山派是五岳剑派之首。这里现在刻有五岳剑派各门各派的剑招,仿佛也在预示华山即将崛起,五岳武学之精髓尽在华山。看到这些石刻,岳不群心里的野心之火熊熊燃烧。
  岳灵珊从未见过如此多的高深剑法,捡起地上的一柄长剑,试着学了起来,结果招式使了一半就停住。岳不群笑道,“珊儿,你修为尚浅,这石壁上的武功暂时练不得!”
  云萧顿时幸灾乐祸,挑起一柄长剑,将岳灵珊刚刚未使完的剑法演练一番,得意的看向岳灵珊,孰料突然听到岳不群又说了一句,“这些石壁上的武功,有的是魔教的,有的是其他五岳门派的,萧儿这些你也不准练。”这次换成岳灵珊幸灾乐祸。
  似乎看出云萧心里不满,岳不群打了个棒槌又给了个甜枣,“上面的华山剑法你可以自行参悟,另外我再传授你一门剑法,要学什么日后想好了告诉我。”云萧明白,这次寻宝之旅的奖励终于来了,石壁上的剑法虽然精妙,但不成体系,有的还不完整,不过岳不群手里还有几门完整的华山高深剑法。岳灵珊听到唯独自己没有奖励,老大不乐意,岳不群又道,“珊儿,你应该去求你娘,她的玉女剑法不比这石壁上任何一门武功差。”岳灵珊终于眉开眼笑。
  晚上岳不群将五岳石刻的事情告知宁中则,夫妇二人商议处理办法。宁中则说道,“这上面的武功绝大部分都是失传已久的绝学,还有其他五岳门派的,师兄你打算怎么办?”
  “五岳剑派,同气连枝,这上面的内容事关重大,决不可轻易泄露出去。明天我去将石刻内容拓印下来,之后把洞口暂时封闭。”岳不群说道。
  岳不群虽然不允许云萧练石壁上其他门派的武功,但是云萧过目不忘,早已全部记住,风清扬为何要引自己去五岳石刻,他一直疑惑不解。
  第二天,岳不群就将思过崖里的洞口封住,里面的武功却是全部拓印下来,整件事情最终只有他们四人知晓,令狐冲还要等以后面壁的时候自己敲碎石壁才能发现。
  
第十二章 养吾希夷
  
  那日岳不群承诺云萧可以向他学一门新的剑法,华山九功之中有五门剑法,第一为华山剑法,是华山所有剑法之根基,也是入门剑法,云萧已经学会。第二为玉女剑法,听名字就知道适合女子修炼。第三为养吾剑法,第四为希夷剑法,第五是朝阳一气剑。云萧决定从后面三门剑法选其一。
  希夷剑法,听之不闻名曰希,视之不见名曰夷。练到深处无声无息,无影无形,自己有空间移动能力,如果练了希夷剑法那就更加神鬼莫测,日后江湖中人恐怕要称自己为鬼影剑了,云萧跳过。
  朝阳一气剑,听名字很犀利,再听解释会让人觉得更加犀利。日出东方,其道大光,日东升而西落,实属天地至理。日为阳,月为阴,阴阳交替,昼夜黑白。朝阳一气剑讲究以气御剑,一剑化日月,是以剑道体味天象轮转的无上剑术。然而云萧还是跳过,为什么呢,这名字让他想起汽车牌子。而且如果真有说的这么犀利,岳不群还不秒了左冷禅。
  最后,云萧选择了养吾剑法。
  听到云萧选择养吾剑法,岳不群有些惊讶,以他对云萧的理解,应该会更喜欢朝阳一气剑才是。不过没有多问,这门剑法也是岳不群最擅长的。他的外号是什么,君子剑啊,虽然还有一门君子剑法,不过养吾剑法可以培养浩然正气,他平时像个儒生,正是如此。
  养吾剑法有四招,失勿快口,得勿快意,人定胜天,养吾浩然。这四句话也是这个时代的做人之道。笑傲江湖的背景是明朝,科举第一场就是四书五经。养吾剑法的立意取自孟子的吾善养吾浩然之气。
  对于这门剑法,一开始云萧兴趣缺缺,毕竟与他的性格不合,然而有一次用来与令狐冲对招后,发现居然有奇效。
  失勿快口,本意是失意时不要满腹牢马蚤,怨天尤人,然而剑法使出,总是能诱敌来攻,使其出错,就好像对手失意,满腹牢马蚤。
  得勿快意,原来的意思是得意时不要得意忘形,举动失措。用此招遇敌,可以招架对手攻击,使其在无意间露出破绽,自己化劣势为优势。
  人定胜天,当自身处于困境时,爆发出无穷潜力,以不可思议之势,扳回局面。
  养吾浩然,浩然正气,不惧鬼神,无论对手有多强,自己只会越战越强。
  凭此剑法,云萧在不以力压人的情况下,第一次逼出了令狐冲的希夷剑法,令狐冲明白,使出这套剑法后,凭云萧过目不忘之能,肯定很快就会记住,不过自己也不差,养吾剑法也记下了,相当于彼此交换剑法,至于岳不群的警告,哈哈,酒狐狸昨晚酒喝多了。
  希夷剑法有四招与养吾剑法一一对应。视而不见,对应失勿快口。听之不闻,对应得勿快意。搏之不得,对应人定胜天。忆之不忘,对应养吾浩然。
  云萧和令狐冲很快就发现两套剑法暗含合击之道,相辅相成之后可能威力倍增,“师弟要不要来试试合击?”令狐冲提议道。
  不料被云萧一口拒绝,“我不和男人双剑合璧。”令狐冲顿时晕倒。
  两门剑法合在一起,让云萧想起另一门武学,正反两仪,貌似华山派也有一套类似武学,不过失传了,现在看起来其中的部分奥义被祖师融入了养吾希夷之中。
  一人如果要同时使两门武学,很难做到,即使是左右互搏,真的能完全施展两套拳法或掌法吗?想想也不能。很多招式都是双掌或双拳同出。左右互博也只是取单掌或者单拳组合施展,当然仅是如此已威力大增。
  云萧做不到左右互博,却能将养吾希夷两套剑法连起来施展。两套剑法的招式截然相反,好似相克,正常人无法衔接,因为剑招去势太强,收招太难无法变招,云萧的空间移动却能解决这个问题。
  失勿快口,视而不见。得勿快意,听之不闻。人定胜天,搏之不得。养吾浩然,忆之不忘。经过云萧的空间能力变招后,八招连起来威力陡增。而且别人难以找其破绽,没人会料到他在最强之时变招。实招突然化作虚招,虚虚实实难以琢磨,这融合后的匪夷所思剑法云萧决定作为杀手锏留着,平时只用华山剑法和养吾剑法对敌。
  一套剑法练成了,不代表真正掌握。另一边岳灵珊终于求得玉女剑法,不过没学全,理由是功力不够,云萧听到后笑掉大牙。这套剑法变化繁复,专门克制别派剑招,要想练好,必须有人喂招,云萧记住了五岳石刻上的所有剑法,岳不群虽然嘴上不许其练,但还是指点岳灵珊去找他。
  令狐冲杂学很多,岳灵珊若找他喂招,令狐冲肯定多番想让,讨其欢心。那样没几天就玩腻了,最后还玩出一套冲灵剑法也说不定。云萧不同,从小时候站桩开始,绝不想让,反而激起岳灵珊的好胜之心。学了玉女剑法后,岳灵珊第一个要教训的人正是云萧。
  看到岳灵珊来找自己,云萧有些错愕,看了看令狐冲说道,“大师兄,你陪小师妹练剑法吧。”
  令狐冲有些意动,刚刚云萧说到不和男人双剑合璧,他也有此想法,如果换做是小师妹多好,不料岳灵珊说道,“大师兄你总是让我,和你对招几下你就挂了。”
  场上的师兄弟听到后大笑起来,令狐冲觉得这两人都喜欢让自己在师兄弟前面丢面子,于是不满的嚷嚷道,“我几时挂了,不正好好的站在这里!”
  云萧见岳灵珊执意要找自己,于是说道,“不如这样吧,今天我先给你喂招,日后你也可以找大师兄,毕竟玉女剑法专为克制其他剑法,灵珊你能见识越多,玉女剑法威力就越强。”云萧也想见识一番玉女剑法,等他真正见到后,终于明白为什么令狐冲会和岳灵珊创出冲灵剑法。
  云萧和岳灵珊一起离开,令狐冲开始发威了,“哼哼,刚刚哪几个笑的,都给我在练十遍!”
  “大师兄,是施带子,他笑你怕小师妹。”陆猴儿起哄道。
  云萧越走越远,还能听到场上传来的欢笑声,自己却没有加入其中。
  
第十三章 玉女素心剑法
  
  华山主要有五峰,北峰为云台峰,连通其他四峰。东峰朝阳峰,上面有朝阳台,是观日出的绝佳之地,据说朝阳一气剑就是这里悟出来的,如果在这练剑,事半功倍。
  西峰莲花峰,这里有个典故,宝莲灯中沉香劈山救母就是这里。南峰是华山元首,不仅是华山最高峰,也是五岳最高峰,这座山峰的名字知道的人不多,就是论剑峰,思过崖也在其之上。
  最后就是众人居住的华山中锋,玉女峰。云萧和岳灵珊来到玉女崖练剑。玉女剑法岳灵珊才记住六招,却已然颇具威力,剑锋所指,云萧也感到寒意,不敢过分逼近,而是与其游斗。失勿快口,得勿快意,岳灵珊虽然招式犀利,却总是抢着进攻,凌烈的剑招每次都被云萧挡住,
  云萧见她翻来覆去只有六招,而且人已香汗淋漓,终于看到破绽,于是一个向后急跃,岳灵珊攻过来时,云萧施展身法燕回朝阳,岳灵珊的剑突然被架住,紧接着云萧施展天绅倒悬,整个人持剑回旋而起,一连数剑打在岳灵珊剑上同一个位置,岳灵珊人被震开,长剑脱手而出。
  “可恶,你让我一下会死啊!”看到自己又输了,岳林珊开始撒泼,云萧早已见怪不怪。如果令狐冲突然打飞她的剑,呵呵,恐怕岳灵珊真要翻脸,毕竟令狐冲一直让着他。至于自己嘛,岳灵珊早已习惯,留下几句狠话,就像灰太狼一样,我还会回来的,下次还会来继续找虐。
  以前云萧或许会调笑几句,但见过玉女剑法后,云萧神思恍惚,“你这几招叫什么名字?”
  前面几招云萧感到陌生,第五招时终于听到一个熟悉的名字,“扫雪烹茶”!嘴里喃喃道,“玉女剑法!玉女剑法!”连续几声后,突然情不自禁的大声喊道,“我明白了,是玉女素心剑法!”
  岳灵珊不明所以,云萧思考的时候,不喜欢别人打扰,这点和岳不群很像,岳灵珊站在一旁只听他一直自语不停。
  玉女剑法出自何处,或许有多个版本,但云萧脑中出名的是小龙女那套。为何师父师娘说玉女剑法会克制其他门派剑法,就连华山剑法也被克,云萧全部想通了。
  这个世界华山派承袭了全真教郝大通一脉,华山剑法很多都有全真剑法的影子,浪子回头,浪迹天涯。花前月下,金玉满堂。白虹贯日,冷月窥人。玉女剑法为什么能克,因为创出它的人本意就是要破尽全真剑法。
  全真剑法出自王重阳之手,武学一道早已登峰造极,全真剑法实为天下名门正宗剑法。古墓派祖师林朝英情场失意,在古墓中郁郁而终。因为她自己文武全才,琴棋书画无所不能;为了报复全真教的创教祖师王重阳,最后将毕生所学尽数化入一套剑法中,也就是后来的玉女剑法。
  玉女剑法破尽全真剑法,虽然流传下来后可能有所变动,不过本意还在,而且部分招式仍然保留。只不过岳灵珊所学尚浅,功力也不及云萧,所以轻易被破。“难怪岳灵珊会和令狐冲创出冲灵剑法啊!”云萧笑了起来。
  玉女剑法本身只是一门普通的一流剑法,但是如果和全真剑法双剑合璧,那威力就连媲美五绝的金轮法王也不是对手。令狐冲和岳灵珊幼时剑术修为尚浅,只能感悟两人练剑,好似情意绵绵,最后虽然创出冲灵剑法,但更多是玩弄之道。
  “这莫非就是冥冥中自由天意?”云萧抬头望天,华山派得全真教传承,然而又有古墓派武学遗留。杨过留下独孤九剑埋藏思过崖,玉女剑法为何传下,云萧也渐渐想到。
  玉女峰有玉女洞,玉女崖,玉女祠等名胜古迹,往昔的记忆渐渐清晰,云萧看新版神雕侠侣时,曾去回顾小说原文,结尾华山五绝再现,之后杨过夫妇游览了玉女峰,玉女祠有玉女神像,二人发现和古墓祖师林朝英的画像极像,杨过说应该是祖师婆婆当年行侠天下,后人念起恩惠,于是在此立祠供奉,祠旁为何要有石马,也是为了纪念林朝英的那匹坐骑。林朝英既然来过华山,很可能会在此留下玉女剑法,或是传给他人,或是留下壁画剑刻,最后被华山派流传下来。
  故事始终是故事,真正关系到云萧的,是这套剑法能否双剑合璧。云萧对着岳灵珊说道,“灵珊,不如我们两人一起练剑试试。你用玉女剑法,我用华山剑法,不是对招,而是合击!”岳灵珊觉得好玩,欣然同意。岳灵珊只学过六招,云萧选择能与之意境配合的华山剑法同时演练,大部分无甚威力,唯有四招能两两相对。青山隐隐,苍松迎客。扫雪烹茶,松下对弈。
  这两套合击威力远胜其他,两人自幼学剑,剑法的优劣自然分辨的出,只不过二人无法心意相通。岳灵珊觉得云萧很讨厌,但又习惯了在一起。云萧把她当作熊孩子,也从未有过其他想法。这双剑合璧的威力还不能发挥到最大。
  “本女侠果然是天才,能创出如此厉害的剑法!”见识了双剑合璧的威力后,岳灵珊鼻子翘上天,站在玉女崖前得意的说道。
  云萧也有心完善这套剑法,如果能如养吾剑法和希夷剑法那样连成一套,自己又可以多一张底牌,于是说道,“灵珊,你的玉女剑法和华山剑法双剑合璧才有这样的威力,后面应该还有几招可以做到。”
  “我这就回去求娘,教我后面的。”突然想要成为一代宗师的岳灵珊兴匆匆的回去了,可惜结果让两人很失望。
  宁中则没有答应,岳灵珊前面几招尚未纯熟,不能一口气施展,再练后面的有害无益。无论岳灵珊怎么央求,宁中则都不同意。云萧只能怪岳灵珊不好好练功,日后给她喂招时下手更狠了。
  十年磨一剑,云萧入江湖,时间过的很快,两年时间转瞬即逝,云萧来华山已经十年,本以为还有一年时间辟邪剑法才会现世,没想到自己要下山了。
  
第十四章 青城派
  
  这一年,云萧十六岁,岳不群终于允许云萧下山历练。一袭青衫,长发微微卷起,身背长剑,这就是云萧的江湖造型。发型是模仿李**,至于青衫,云萧只能吐槽,“剑神西门吹雪那一身白衣如雪很贵的。”万梅山庄,富贵荣华,丝毫不下于江南花家。白色最容易弄脏,西门吹雪每次出场都要沐浴更衣。无奈云萧只能选择青色。
  云萧下山一部分还要归功于令狐冲。令狐冲三年前就开始在江湖上闯荡。上个月在汉中酒楼喝酒,令狐冲遇到青城派的侯人英,洪人雄,听到二人的名字后一边喝酒,一边大声道,“狗熊野猪,青城四兽”,二人不是对手,被令狐冲一脚踢下酒楼,令狐冲打的爽了,回来后被岳不群打的更爽。
  余沧海写信给岳不群,说是道歉,但言语中更多的是问罪。岳不群写信一封,找人送上青城山,原本想要劳德诺去的,宁中则无意间说道云萧已经十六岁了,是时候下山历练,最后把送信的差事交给云萧。
  青城派位于四川境内,可惜比较倒霉,和嵩山派差不多。嵩山派隔壁是少林,武林泰山北斗,人家要拜师大部分都首选少林,武功好,名声也好。说的难听点,嵩山派只能捡一些进不去少林的徒弟。这就是同业竞争,你一家杂货店旁边是大超市,生意怎么能好呢。难怪左冷禅要五岳并派,这是要开连锁店了。否则怎么和少林争锋。
  四川境内还有一个名门大派,峨眉。百年前,峨眉就已经和少林,武当,华山同为中原六大派之一。华山已经没落了,峨眉却没有。值得庆幸的是,郭襄所传下的峨嵋派武学偏向女子,收徒也以女弟子为主,否则青城派要被压得喘不过气。
  云萧到青城派后,接待他的人是青城四秀,侯人英和洪人雄,令狐冲打的就是他们。门派是有校服的,不过云萧没穿,侯人英和洪人雄第一眼也没认出云萧是华山派的,等云萧表明身份后,立刻冷嘲热讽。
  云萧表面上忍耐,心里已经在想怎么狠狠的教训二人,但不能明着动手。用空间能力移动一颗石子到洪人雄脚下,而且还是滚动的,顿时洪人雄摔了个狗吃屎,更奇葩的是他想要抓住侯人英使自己不摔倒,不料云萧用空间能力使侯人英的腰带一松,结果刚好裤子被洪人雄抓了下来。
  云萧充满恶意的笑了,并且故意咳嗽几声,“两位还好吧,摔的痛不痛?”这次云萧前来明面上的说辞是看望二人,并且代令狐冲赔罪,这一句话刚好戳到二人痛楚。那一天洪人雄就是这个姿势摔下酒楼的,当日在场的还有其他华山弟子,也说了这么一句,语气极其嘲讽。侯人英更是恼怒无比,裤子居然被洪人雄扒了,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侯人英和洪人雄立刻爬了起来,穿好裤子,看起来似乎刚刚做了某些不雅之事,被人撞破。
  “你等着,师父闭关,这几天没空见你。”两人带着云萧来到客房,扔下一句话立刻就跑了,觉得云萧身边晦气,因为路上倒霉的事接二连三发生,再也不敢停留。
  云萧在松风观住下,也不着急,在房中练了一会儿内功后,出去散步,松风观后是练武场,虽然武林中观看旁人练功是大忌,云萧却不以为意,当然也不会明目张胆的看,跳到一棵树上,空间移动树叶,将自己的身形彻底隐去。
  和华山派不同,青城派的弟子大部分都已入门一二十年,功夫给云萧的感觉就是差劲。不过这却是冤枉他们了,几十人在练同一套剑法,青城四秀也在内,剑法虽然稀奇古怪,但没什么威力。难怪这两个草包被令狐冲一脚就解决。
  一连几天,青城派弟子都在练这套剑法,或许是刚练,三天时间进步明显。云萧明白这应该不是青城派的剑法,很快就想到辟邪剑法。第四天开始,他们白天不再练剑,而是改到了晚上。原来他们虽然看不到云萧的身影,但有人去云萧房里发现他不在,告知余沧海,未免剑法泄露,余沧海特意改了时间。
  晚上后殿灯火通明,余沧海正在考校弟子的武功。后殿正坐着一个身穿青色道袍的矮小道人,听到弟子叫他师父,云萧明白他就是余沧海,难怪别人叫他余矮子,五短身材,偏偏面目苍老。青城四秀在两两比剑,用的正是辟邪剑法。
  “师父,这辟邪剑法平平无奇,为什么还要我们练它?”侯人英是青城四秀之首,开口问道。
  余沧海说道,“你们知道为什么师祖被称为三峡以西,剑法第一吗?”
  “当然是师祖剑法高明,威震江湖。”洪人雄大拍马屁。后面的事情云萧也听清楚了,已经模糊的记忆又再次涌现。余沧海的师父长青子败给福威镖局的林远图,从那以后剑法第一只能在三峡以西,最近青城派开始练辟邪剑法,是要准备对福威镖局下手了,不过现在的余沧海还不知道林震南的底细。发现没什么好看的之后,云萧准备回房,突然听到他们提及自己,又退回几步。
  “师父,华山派的那小子这几天果然不在房里,会不会偷看我们练剑?”侯人英说道。
  “还不是你们两个没用的东西,二打一还输给令狐冲!”余沧海突然指着侯人英骂道,“这姓云的武功怎么样,你们两有没有试过?”
  洪人雄想起第一天的倒霉事,心有余悸的说道,“师父,这小子邪门的很,走在他身边我们总是倒霉,不是摔倒,就是撞树,还有一次鸟屎掉在头上。”
  余沧海对着洪人雄一脚踹下,力道不小,洪人雄直接被踹倒,还翻滚了几下,差点撞翻灯架,“连对方怎么出手的都看不清,你功夫练哪去了!”
  云萧心里暗笑,就是余矮子你也休想看清,突然想要恶作剧,大殿内灯火摇曳,云萧将洪人雄的衣服一角移动到他身旁的灯架下,在他起身的时候,衣服一拉,云萧暗中给灯架稍稍空间位移,顿时翻了,蜡烛烫到洪人雄,还把他衣服点着了,“哎哟,救命,师父你看我刚说他就倒霉了!”
  “真有这么邪门?”余沧海这次也跟着疑神疑鬼,云萧心里笑翻了天。
  
第十五章 辟邪剑法
  
  第五天,余沧海终于见了云萧。见面后云萧给其行礼,余沧海连连退开,深怕自己也跟着倒霉。云萧将岳不群的书信取出交给余沧海,余沧海说话很是客气,说令师责怪令狐冲,有些见外了。华山、青城两派素来交好,弟子们一时闹着玩,就如小孩子打架一般,大人何必当真?
  云萧心中暗自讥笑,“你不当真为何还要写信?”脸上却是一脸恭敬。余沧海出言邀请,说晚上要设宴款待云萧,云萧对青城派没有好感,不想多呆,当天就告辞离开。因为是小辈,辞别时云萧应该要下跪磕头,但云萧怎肯对其下跪,周围青城四秀也有意看其出丑,结果余沧海好像突然滑了一跤,倒在云萧身前,仿佛是给云萧行了大礼,“余师伯怎可行此大礼,万万使不得啊!”云萧声音惊恐,好似拒绝,但身体却没有移动,站的更直了,仿佛认真接受余沧海行礼。
  “观内事务繁忙,我就不送了!”爬起来后余沧海一脸铁青,再也不想看到云萧,其他人也纷纷退避三舍,等到看不见云萧身影了,这才松了一口气。“这瘟神老爷终于走了!”这几天云萧没少给青城派制造麻烦,有名有姓的几乎都被他整了个遍,余沧海本来打算在凉他几天,结果青城四秀都说他是瘟神,要赶紧送走。云萧在山下多玩了几天才赶回华山,不是他想回去,而是回去晚了不好交代,余沧海有回书给岳不群,上面有时间。路过华阴县的时候,给令狐冲带了壶好酒,至于岳灵珊,云萧觉得送什么都显得**,于是什么都不送。
  回山后,云萧先回弟子居,将酒藏好,然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