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武侠世界里的空间能力者〗第30部分

派,还有少林、武当,昆仑、峨眉、崆峒、青城等派的掌门和武林名宿,比之那日在少林寺还要浩大。
  封禅台前的广场上,聚集了无数人。左冷禅身披黄丨色布袍,独自一人站在台上,朗声道,“众位朋友瞧得起左某,惠然驾临嵩山,在下感激不尽。想来众位已有风闻,今日乃是我们五岳剑派齐心协力,归位一派的好日子。”
  嵩山绝顶风大,群豪又四处喧哗,然而左冷禅的声音却清晰传入了众人耳中。台下立刻有数百人齐声叫道,“是啊,是啊,恭喜,恭喜!”
  左冷禅道,“我们五岳剑派,同气连枝,百年来一直都是携手结盟,亲如一家,为的就是捍卫武林正道,对抗魔教。
  魔教行事,向来残忍毒辣,魔头黄古箫当上魔教教主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江湖邪风日涨,早已非我们任何一派能独自面对。
  如今江湖大难,左某提议,这一次,我们五派不再是结盟,而要合并为一派,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和魔教抗衡。”
  台下一片安静,只听到山风呼啸的声音。五岳并派,如果是在以前,很多人都会反对,毕竟有的人高瞻远瞩,担心左冷禅羽翼一成,为祸江湖。或者担心自己一派,相形见拙。
  然而这个江湖变了,很多人都觉得,日月神教大肆扩张,下一步必然是要一统江湖。包括少林、武当在内,都已经人人自危。
  左冷禅站出来,号召五岳并派,理由是为了抵抗魔教。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与黄古箫相比,左冷禅那点野心又算得了什么?
  绝顶虚空之上,魔云萧凌空而立,听到下方左冷禅的话,嘴角露出不屑的冷笑。居高临下俯瞰,整个封禅台在其眼中不过一掌就能笼罩。似乎想起什么,魔云萧收回右手,他想看一出好戏,一场已经看过,却又有所不同的好戏。
  场上安静片刻后,终于有人发表意见。居然是岳不群。岳不群同意并派,并且道出了华山派剑气之争的惨事,希望五岳各派能消除门户之见,江湖上的纷争,十之*,是因门户之见而起。
  岳不群的一番高论,引起众派掌门的共鸣,之后岳不群又提出,欲速则不达,消除门户之见可以徐徐图之,不可一蹴而就,众人觉得在理。
  岳不群最后表示,五岳剑派合而为一,如果真能做到消除门户之见,可以为各家各派树为一例,成为武林中千古艳称的盛举。
  左冷禅本来担心岳不群会力排众议,岳不群能言善辩,江湖上名声有好,先前对付华山派的各种手段都失败了,没想到此刻他居然支持并派。果然也是有同样的野心吗?左冷禅心里冷笑。
  听完岳不群的意见,五岳其他三派终于同意并派。事实上,他们已经没了选择。魔教早晚要对他们出手,逼他们的不是左冷禅,而是魔云萧。
  随着左冷禅一声令下,山左山右鞭炮大响,同时还有大炮升空,庆祝五岳派之诞生。
  天空中,魔云萧看着周身的花火,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
  五岳派正式开山立派,众人的话题很快转移到掌门之位上。左冷禅早已将掌门之位当成囊中之物,然而,推举掌门时,南岳衡山派,北岳恒山派,以及泰山派,居然一致推举岳不群当掌门,左冷禅气的脸色铁青。
  左冷禅闭关一年,对五岳其他四派的形势没能过多干涉,终于演变成今天的局面。不过左冷禅又岂能善罢甘休,为他人做嫁衣裳?
  “其他人都能当这掌门,唯有你岳不群当不得!”左冷禅突然语出惊人。
  ps:下一章,真相。
  
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
  
  岳不群还未开口,定闲师太已经抢先了,“左师兄这是何意?岳师弟德高望重,在武林享有君子剑的美名,对武林同道更是多番相助。他当不得,难道只有你才当得?”
  嵩山派曾暗中对恒山派下手,若非令狐冲及时相救,她定闲也已经圆寂了。在她看来,五岳派掌门,谁都当得,唯有左冷禅当不得!
  莫大先生和天门道长也纷纷指责左冷禅,声援岳不群。
  虽然有众人的一致支持,岳不群却不露喜色,先躬身对众人行礼表示感谢,之后对左冷禅质问道,“不知左师兄,为何如此针对岳某?”
  其他三派越是支持岳不群,左冷禅心里的怒火就越是高涨,这五岳派掌门的位置是我的,为此我费了几十年心血,凭什么让给你岳不群来坐?你岳不群还有一张最大的把柄在我手里呢?
  左冷禅冷笑道,“左某并非要故意针对岳师弟,只是有件事诸位恐怕还不知道。”
  看到左冷禅的表情,岳不群心里闪过不妙。
  左冷禅盯着岳不群,脸上笑容越来越盛,“岳师弟,你可知道,当今魔教教主是谁?”
  岳不群心里震动,脸上却面不改色道,“自然知道,先前左师兄也说了,是黄古箫!”
  左冷禅又冷笑几声,道,“那你可还知道,黄古箫又是何人?”
  岳不群道,“据说此人出身江南,是江南梅庄的主人。他也是任我行的徒弟。”
  左冷禅道,“恐怕,他不是任我行的徒弟,而是岳师弟你的徒弟!”
  左冷禅这句话,用真气传了开来,在场的所有人都听的一清二楚,魔教教主是岳不群的徒弟?这个消息比五岳并派还要惊人。
  岳不群道,“笑话,岳某有何德何能,教出这样的徒弟?当日在少林寺,众人皆听他亲口承认,他的师父是任我行。况且,任我行连教主之位都传给他了,这岂不是最好的证明?”
  左冷禅道,“有件事恐怕岳师弟还不知道吧。”
  岳不群心中再次闪过不妙,云萧到底还做了什么?
  左冷禅道,“先前少林寺大难,我嵩山派未能及时施以援手,左某先在此向诸位道歉。左某并非故意闭关不出,实在是当时身受重伤,无奈只能闭死关,连嵩山派掌门之位事先我都已经传下。”
  定闲师太道,“左师兄武功高绝,谁人能伤的了你?还逼的你闭死关?”
  左冷禅道,“那人就是华山派弟子,云萧!”
  场上一片哗然,区区一名华山弟子,居然能将昔日的五岳盟主打伤?
  岳不群道,“左师兄何以信口雌黄?以左师兄的武功,又岂是小徒能伤的?”
  左冷禅道,“左某也不怕诸位笑话,当日就是在这里,左某被人打伤的,那人极为狂妄,亲口承认自己是华山派弟子,云萧。
  他还说,是为了他师兄令狐冲的事情,来找左某报仇。左某念他是五岳后辈,那件事情确实是左某误会了,于是不忍伤他,孰料他居然学了魔头任我行的吸星*,左某大意之下,被其偷袭,一身功力几乎尽废!”
  左冷禅没有说出自己是被云萧逼的,才公告江湖澄清令狐冲的事,因为那样就相当于承认他屈服于云萧,必然会名誉扫地。
  “吸星*不是任我行的武功吗?”终于有人道。
  “对啊,而且那天在少林寺,有人就指认黄古箫是云萧了,难道真有其事?”又有人道。
  左冷禅听到下方的议论,微微得意,看到岳不群暂时无言反驳,欲要乘胜追击,又打出一张牌,“听闻有人见过云萧,也见过黄古箫。并且他们长的一模一样。”
  青城派掌门余沧海站了出来,“不错,余某曾多次见过云萧,也见过黄古箫!不仅余某,还有余某的弟子,都可以作证,云萧和黄古箫长的一模一样。”
  左冷禅道,“这长的一样,或许可以是凑巧,但这两人又都会吸星*,试问,有这可能吗。由此看来,云萧和黄古箫不是两人,而是同一人。岳不群,你还有何话要说?”
  岳不群呛声道,“唉,魔教之人用心险恶,这黄古箫恐怕是见过我徒儿了,我那徒儿说不定已经是凶多吉少。”说道这里,岳不群甚至逼出了几滴眼泪。
  岳不群继续道,“他冒充我徒儿,可以让左师兄放松戒备,更方便偷袭。之前他还以我徒儿的名义,救走向问天。试问,我徒儿年纪轻轻,向问天那时也是刚刚逃出来,他又如何认得?再者,任我行是什么样的人,大家清楚,他怎么会将自己的独门武功传给一位华山弟子?”
  左冷禅怒道,“你狡辩!”
  岳不群道,“岳某在少林寺的时候,也曾见过那黄古箫一面,甚至在场的很多人都见过。他如果是我徒弟,为何要光明正大的出现?
  他能当上魔教教主,智慧必然不低,难道连这点也想不到?再说,一个人的容貌容易改变,武功却极难改变。他可曾使过我们华山派的武功?”
  场上众人议论纷纷,不少人觉得岳不群有理。黄古箫年纪轻轻,武功能练到那地步,已是难得。怎么可能再身肩多家武学?他们都故意忽略了一点,黄古箫看一遍降龙掌,就学会了。因为谁也不想承认,自家武学一文不值,能被对方轻易学去。
  当然也有人觉得岳不群的话说服力不够,方证大师和冲虚道长低声交谈。
  冲虚道,“如此看来,那人必是云萧!”
  方证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冲虚苦笑,是啊,就算黄古箫真的是云萧,那又怎样?他要做什么?谁能挡住!如果岳不群当上五岳派掌门,说不定云萧会念及师徒之情,对他们手下留情!
  冲虚和方证的想法,有其他人想到了,定闲师太就是其一,如果岳不群当上五岳派掌门,能避免流血,那更好。
  定闲出言道,“诸位,以贫尼看,黄古箫是不是云萧已经不重要了。无论是谁当上掌门,他必然要带领我们抵抗魔教。”
  莫大点了点头,跟着道,“没错,此刻我们是为了选举出五岳掌门之位。既然左师兄不服岳师弟,那换个方法。我们五派以前都是以使剑闻名江湖,这新掌门之位不如就比剑定夺如何?”
  天门道人道,“比剑夺帅!这个提议好,我赞成!”
  定闲道,“贫尼也赞成!”
  岳不群笑道,“岳某自然也赞成。”
  四人看向左冷禅,只剩下他的意见。
  左冷禅冷哼一声,文举他零票,还不如武举,“左某也赞成。”
  ps:下一章,比剑夺帅。
  
第一百三十七章 比剑夺帅
  
  比剑夺帅,剑法最高者,可为新五岳派之掌门。群豪听到这个决定,纷纷起哄。
  有人道,“剑法高者当掌门,是不是我们也可以上啊?”
  还有人道,“对啊,武当派冲虚道长也在,他的太极剑出神入化,是不是他也能当五岳派掌门?”
  左冷禅听到场下的吵吵闹闹,顿时一声爆喝,“荒谬!冲虚道长是武当派掌门,如何能再做我们五岳派掌门?难道他要改投我们五岳派不成?”
  左冷禅话落,虽然不少人安静下来,却还是有人在议论。
  岳不群道,“诸位,今日这比剑夺帅,夺的是五岳派之帅,因此若他不是五岳派之人,纵然其武功通天,也不能一时技痒,下场角逐。否则的话,争的就是武功天下第一,而非决定五岳派掌门了。”
  群雄纷纷赞同,当然还是有个别人道,“大伙一起上,争那武功天下第一,也不错啊!”此人虽然是在胡说,却也惹的哄堂大笑。
  想争天下第一?呵呵,本座会满足你们的。上空的魔云萧看着下方,心道。
  经过商议,众人决定,比剑不得伤人性命,不伤同门之谊,由少林、武当等派的德高望重之人作公正,只论胜负,不论生死。
  比剑需要有人先抛砖引玉,左冷禅自持身份,想要最后再出场,力压群雄。其他几派之人也多有犹豫。
  “师父,弟子一时技痒,想要上去领教其他各派的高招。”令狐冲突然开口,岳不群点了点头。
  场中央,令狐冲一人一剑向众人邀战,五岳各派弟子,纷纷向自家掌门请战,定闲师太、莫大先生、天门道人互望一眼,看到对方都是一脸苦色,少林寺一战,令狐冲的实力有目共睹,别说自家弟子,就是自己也不是其对手。
  任盈盈乔装躲在华山派阵营,看到场上令狐冲意气风发,场下更是群雄束手,无人敢上,心里一阵骄傲。
  有风清扬出面,岳不群也只能承认任盈盈和令狐冲的关系,但二人的身份摆在那,想要公开在一起,千难万难。想要留在华山,只能换个身份,任盈盈暂时是以宁中则弟子的身份留下。然而宁中则却早已把她当儿媳一般看待。
  令狐冲在场上,向四周邀战一圈,竟然无一人出手。左冷禅虽然没去少林寺,却也听说了,而且他也领教过令狐冲的剑法,嵩山派除了自己,再也无人能敌,难道此刻就要自己出手?论身份,对方只是岳不群的徒弟!
  嵩山派有弟子忍不住了,想要上场,被左冷禅拦住,上场是自取其辱,左冷禅吩咐了一名弟子几句,那人很快离开嵩山阵营,潜入人群。
  就在场上即将彻底冷场的时候,终于有人出声了,“令狐冲,难道你也想当这五岳派掌门?”
  令狐冲看向人群,然而对方有意隐藏,这里成千上万人,想要发现,有如大海捞针。令狐冲道,“晚辈哪有资格当这掌门?不过家师德高望重,论武功,论德行,都有资格,晚辈不过是打个头阵!免得一些宵小之辈,耍些卑鄙手段!”
  令狐冲说话时,盯着左冷禅,话中的宵小之辈,不言而喻!
  人群中又有一个声音道,“既然是岳不群想当掌门,就应该他亲自上。难道这比剑夺帅,都是徒弟替师父打不成?”
  “不错!令狐冲,你的武功如何,我们很清楚,如果你不想当掌门,还是下去吧。嘿嘿,你是独孤九剑的传人,恐怕岳不群还教不了你吧。”
  岳不群确实不会独孤九剑,令狐冲曾问过风清扬,是否可以将剑法告诉岳不群,风清扬直接说,岳不群的资质学不了。此时,令狐冲有些担忧的看着岳不群。
  岳不群听了这人的话也不恼,微微一笑道,“冲儿,既然如此,你就下去吧。为师亲自上场。”
  岳不群在场下发话,说道下去二字时,整个人的身形已经到了令狐冲身前,身法之高明,震惊全场。
  师命难违,令狐冲回到华山派阵营,任盈盈连忙挤到他身前,嬉笑道,“冲哥,你如果当这五岳派掌门,也不错啊!”
  宁中则也笑吟吟道,“盈盈说的没错,冲儿,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你如果当上五岳派掌门,你师父的脸上也更有光彩。到时候,他可是太上掌门了。”
  然而令狐冲却没有半分笑意,低声道,“刚刚师父说,要我养精蓄锐,他可能也来了,真正的大战,还在后面。”说道他时,宁中则的脸色微变。宁中则心中有三个孩子,一个是亲生女儿岳灵珊,还有两个就是令狐冲和云萧。
  云萧虽入邪道,但宁中则从未放弃,邪中有正,云萧当上魔教教主后的所作所为,她都听说了,不失其本心。宁中则等待他回头,再叫自己一声师娘。
  对云萧心性最了解的人,莫过于岳不群。东方不败在华山的时候,曾道出云萧的野心,岳不群相信他说的,因为云萧确实做的出来。
  而今天,恐怕是云萧出来了结一切的时候了。抬头望天,虽然他看不到云萧,但他相信,云萧就像天上的云,必然正在看着下方。
  魔云萧有所感应,看向岳不群,师父,今天就是你达成所愿,再次振兴华山之日。
  场上岳不群看向其他四岳掌门,拱手道,“不知哪位师兄,师姐先来赐教!”
  定闲笑道,“岳师弟的武功,贫尼先前在少林寺已经见过,自愧不如,就不献丑了,贫尼认输!”
  群雄哗然,然而更吃惊的还在后面,定闲退下后,莫大也上前道,“岳师弟不仅华山派武功了得,还精通我们原先五岳各派剑招,论武功,你最有资格当这五岳派掌门,老朽也认输!”
  莫大退下后,天门道人上前,“他们两位都认输了,我也不用再上。岳师弟,你当掌门,我心服。这一场,贫道也认输!”
  不战而屈人之兵,群豪看向岳不群,这才是真正的人品武功领袖群伦。以前有人提到君子剑,或许会说一句伪君子,然而,此刻,众人都不由的生出一个念头,他若不是君子,还有谁人称得?
  ps:下一章,五岳合一。
  
第一百三十八章 五岳合一
  
  伪君子当的久了,也会变成真君子,方证和冲虚看到如此情形,彼此笑道,“看来,你我又多了一位同道中人。”
  南岳衡山,北岳恒山,东岳泰山,这三派的人都表示对岳不群的人品武功心服,甘愿认输,左冷禅的脸色变得铁青,怒火,妒火无尽燃烧,他再也忍不住,整个人纵身一跃,直接到了岳不群的身前。
  左冷禅冷声道,“既然其他几位都已认输,那么就由左某来领教岳师弟的高招。一局定胜负!胜者,坐上那位置.”说到最后,左冷禅突然指向封禅台上的宝座,那是代表五岳派掌门之位的宝座,为了能彰显自己的身份,他准备的其极华丽。
  岳不群听左冷禅语气里杀气腾腾,仿佛将自己当成不共戴天的仇人,微微拱手道,“左师兄,你我已经份属五岳同门,今日切磋武功,点到为止,如何?”
  左冷禅道,“岳师弟自己小心,为兄虽然会尽量不伤到你,但有时候也难免会失手。”说完此话,左冷禅运起真气,长剑出鞘,剑刃与剑鞘内壁不住碰撞,发出巨响,显示出其主人此时难耐的心情。
  岳不群将剑从腰间轻轻解下,放在场上一角。慢慢抽出剑,两人的声势截然不同。一动一静,形成鲜明的对比。
  左冷禅第一招嵩山剑法“开门见山”,岳不群以华山剑法“青山隐隐”相对。左冷禅想要激怒岳不群,又使出一招自己从拳法中改编的招式“独劈华山”,岳不群不急不缓,还的是一招“古柏森森”。
  见岳不群对自己的挑衅无动于衷,左冷禅彻底认真起来,将自己改进后的嵩山剑法一一使来,岳不群发现,五岳石刻上破解嵩山派武功的招式,对左冷禅全然无用,心中不禁暗暗佩服,轮武功,左冷禅确实是一派宗师。
  嵩山剑法气象森严,华山剑法轻灵奇巧。然而,两人的武功早已脱离了招式的束缚,二十多招后,左冷禅右手长剑一举,左手从下方猛的一掌拍出。岳不群脸上紫气一闪,同样左手一掌击出,两人对了一掌后,岳不群飘然后退。“这套掌法是嵩山派武功?”
  左冷禅道,“这是在下自创的掌法,寒冰神掌,以后便是五岳派武功了。”
  岳不群想起令狐冲和自己说的,他曾中了左冷禅一招寒冰真气,之后被折磨的生不如死。感受到左手传来的寒意,岳不群暗道侥幸。如果自己的紫霞神功没有更进一步,刚刚那一掌恐怕自己就要被冻成冰块。
  左冷禅本以为岳不群吃了自己那一掌,定不好受,却见岳不群身上紫气环绕,左手附近出现一片白雾,转眼就将自己打入的寒冰真气驱散了。
  岳不群道,“好掌法,岳某再向你讨教。”说完一剑刺向左冷禅,数招后,砰的一声,两人又对了一掌,紧接着两人又连续对了数掌,岳不群紫霞神功运到极致,紫气早已笼罩全身,左冷禅的寒冰神掌带起阵阵冰屑,遇到紫气,立刻融化。
  三掌过后,两人顿时分开,相距一丈。两人的左手均是微微颤抖。
  左冷禅心道,岳不群居然已经将紫霞神功练到这地步,难怪连任我行的吸星*都不是其对手。
  岳不群心道,当初冲儿中了他的寒冰真气,我就算将紫霞神功传给他,看来也是无用。如果不能将紫霞神功练到大成,根本无法抵御他的寒气。
  两人暗暗调息,左冷禅突然长剑如疾风骤雨般攻了果然,岳不群大惊,他怎么那么快就缓过气来?
  左冷禅心里冷笑,量你也想不到,辟邪剑法的内功心法回气速度极快。不过紫霞神功也是以真气连绵不绝见长,左冷禅的剑到身前时,岳不群已经调息完毕,立刻挥剑格挡。
  内功难以分出胜负,两人再次比拼起剑法。又是数十招过去,左冷禅突然剑法风格大变,剑刃忽伸忽缩,速度奇快,同时诡异绝伦。
  “果然是你!”上空的魔云萧看到左冷禅的剑法,露出冷笑,那日福州城自己与岳不群斗剑,将辟邪剑法扔于一边,最后被人捡走,第二天劳德诺消失,当时他们就怀疑是左冷禅得到辟邪剑法,不过,你以辟邪剑法来对付此时的岳不群,那简直是大错特错。
  岳不群看到左冷禅的剑法,也惊了片刻,不过很快和云萧一样,想通了前因后果。辟邪剑法,不,应该说葵花宝典,恐怕没人比岳不群有更丰富的交手经验了。
  左冷禅施展出来的辟邪剑法,顶多和当初的云萧一个水准,岳不群早已能破。况且,半年前,岳不群更见识到了东方不败的葵花宝典,
  场外群雄纷纷惊讶左冷禅的剑招,“这什么剑法?”问者尽管问,答者无言答。
  岳不群微微一笑,左冷禅闭关一年,原来是在练这门功夫,如此看来,他的底牌也就如此,胜负可分了。
  左冷禅速度快,然而岳不群突然更快,一人化五,同使五门剑招,左冷禅被包围其中,左右突破不得。就好像被五座大山压住,
  “你这什么剑法?啊……”左冷禅突然发出惨叫,五座大山瞬间消失不见,唯有一柄剑出现在左冷禅胸口。
  岳不群将剑抽出,同时点住左冷禅周身大丨穴,不仅给他止血了,也使其动弹不得,“左师兄赎罪,岳某不小心出手过重了。至于这剑法的名字,叫五岳合一。”
  东方不败曾破了岳不群的五岳同归,指出了其中的不足之处,岳不群牢记在心,这半年来他一直思考,如何将五剑合一,直到左冷禅发出消息,准备五岳并派,他突然醒悟。这一剑,只有他当上五岳派掌门之位,才能真正练成。
  五岳合一的那一刻,不仅岳不群的剑法成了,五岳派的掌门也诞生了。
  “啊!我不服,我们再来打过!”左冷禅怒道,声音中充满了愤怒、痛苦和绝望,整个人有如发狂的野兽。
  自己付出了那么多心血,最后还抛弃了男人的尊敬,练那门功夫,到头来,却还是输给了岳不群,一生之中,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此!
  ps:下一章,天下第一。
  
第一百三十九章 天下第一
  
  众人纷纷向岳不群道贺,主动忽略了场上的另一人。
  左冷禅还在愤怒叫喊,想要继续朝岳不群出手,但其早已被岳不群封住了丨穴位,动弹不得,突然,他的声音愕然而止,“恭喜岳先生登上五岳派掌门之位。”天上一道声音传来,压过了场上所有人的声音。
  “他果然来了!”令狐冲挤开人群,到了封禅台前,只见此时台上多出一人,正是魔云萧。
  “这人是谁?”
  “他怎么突然出现的?”
  台下众人对魔云萧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然而见过云萧的人,都顿时变得惊恐万分,终于有人忍不住道,“他是黄古箫,是魔教教主!”
  黄古箫,魔教教主,这两个词让场上彻底安静下来,有的人已经准备逃跑。
  左冷禅看到魔云萧,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这对师徒,一个抢了自己的五岳派掌门之位,一个差点废了自己武功,逼的自己只能练辟邪剑法,然而刚刚魔云萧现身时,觉得他太呱噪,已点了他的哑丨穴,此刻他说不出半个字。
  定闲师太、莫大先生、天门道长,立刻聚集到岳不群身旁。
  魔云萧看到众人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笑道,“怎么,就这么不欢迎本座?”
  天门道长想要出声,被岳不群伸手阻止,岳不群对魔云萧道,“黄教主,你今天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见教?”
  魔云萧笑道,“你们举办武林大会,居然没邀请本座,但本座很感兴趣,于是不请自来了。”
  场下群雄不少人心里暗自道,五岳派成立,就是为了对抗你们魔教,如果请你来,岂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
  岳不群道,“大会已经结束,黄教主来晚了。”
  魔云萧伸出右手摇了摇道,“本座早就来了,此时现身也刚刚好。你们的大会举办完了,此时也该轮到本座了。”
  魔云萧外表很是年轻,说这话,总给人一脸嚣张的感觉,群雄之中有年轻气盛的,终于忍不住,出言道,“这里是嵩山派,你要开大会,滚回黑木崖去开。”
  魔云萧看向人群,目光如剑,说话之人周围立刻空出一片,听到此人敢挑衅魔云萧,其他人早已退避三舍。
  被魔云萧盯着,那人双腿打颤,脚下很快有黄丨色液体流出,已经被吓得**了。
  这种脓包,魔云萧懒得继续对他出手,目光直接笼罩众人,“这第二场武林大会,是为了决出,天下第一。”最后四个字,魔云萧的声音,传遍嵩山!
  天下第一!自古以来,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江湖中还有比这个更高的荣耀吗?然而,不是谁都有资格说天下第一的,就算要召开这样的武林大会,也必须要足够分量的人才能举办。
  江湖上,论实力,论声势,早已无人能与魔云萧比肩,他如果要举办这样的武林大会,绝对是最合适的人选。不少人心里居然蠢蠢欲动!
  魔云萧接着道,“作为大会的奖励,赢的人,本座满足他一个愿望,无论是富可敌国的财富,还是只手遮天的权势,本座皆可满足他。”
  群雄闻言惊骇莫名,开什么玩笑?他以为他是谁?有人心里害怕,不想在待下去,准备下山,然而很快又都惊慌失措的回来了。
  “不好了,山下已经被魔教的人包围,下山要道上布满了弓箭手,甚至还有洋枪队!”回来的其中一人大声道。日月神教一直有从事军火走私,洋枪是从荷兰人那里弄到的。洋枪如果只有一把,对高手不管用,但组成枪队后,丝毫不亚于箭阵,有的地方甚至有过之。
  群雄顿时变得人人自危,各派掌门有的安抚自家弟子,有的聚集在一起商议,更多的是看向封禅台上的魔云萧。
  方证和冲虚此刻再也不能保持镇定,冲虚担忧道,“糟了,此刻这里几乎聚集了正道所有的好手,黄古箫是要将我们一网打尽。如果当日在少林寺,我们全力将他留下,或许就不会酿成今日之祸了。”
  方证摇头叹道,“谁也想不到,他居然入魔入的这么深。不过,今日之劫,未必无解。华山派的人也在,就看黄古箫是否还念旧情了!”
  岳不群此刻的脸色也很不好看,云萧难道真的要对他们下手,岳不群道,“黄教主此举是什么意思?想要将所有人都留下吗?”
  魔云萧笑道,“本教主也没想到会这样。看来是我的那些手下擅自做主了!”
  没你的命令,他们谁敢这么做!群雄心里骂道,却谁都不敢开口。
  魔云萧的确没有下令,不过一些教中长老明白魔云萧的意思,在魔云萧说自己要上嵩山的时候,立刻安排了这一切,魔云萧觉得,这种手下确实不错。
  岳不群道,“既然如此,请黄教主下令,让他们撤去山道上的封锁。”
  魔云萧道,“可以啊,只要你们谁能夺得天下第一,本教主就满足他的愿望。”
  要夺天下第一,最后还必须要问过一个人。虽然没有明言,但江湖上消息灵通之人都知道,自从黄古箫打赢了东方不败,他就已经是天下第一。
  换言之,所谓的争夺天下第一,不过是魔云萧要向众人证明自己的实力,同时借此机会,一统江湖!
  输了以后,臣服于魔云萧,否则在场的所有人都在劫难逃。魔云萧已经有了制定规则的实力。
  封禅台上,只剩下魔云萧,其他人都在台下商议。魔云萧给他们一炷香的时间,决定出战之人,而他们的对手只有魔云萧一人。
  定闲师太道,“黄古箫实力虽强,但他已言明,对手只有他一人。我们人多,不如分别上场,消耗他的功力,难道这里上万人加起来,还赢不了他吗?”
  莫大先生道,“师太的提议不错,只是黄古箫会给我们车轮战的机会吗?”
  冲虚道,“不能让太多人上场,真惹恼了他,必然会死伤无数。”
  岳不群道,“不错,其实他敢如此放言,必定不惧车轮战,我们只能派高手跟他打。就算他魔功特殊,功力可以源源不绝,与高手过招,精神上也会疲惫!”
  一炷香的时间烧完了,魔云萧的第一个对手终于上台。
  ps:下一章,赌上江湖命运的一战!
  
第一百四十章 赌上江湖命运的一战
  
  “不错,看来你们很识趣。如果上来的是一些杂鱼,本座还真忍不住,要大开杀戒。”魔云萧笑道,刚刚众人商议时的谈话,他听的一清二楚。不少人心里冒冷汗,幸好最后没这种打算,否则上去的人恐怕都是死路一条。
  定闲师太道,“黄教主能看得起贫尼,贫尼深感荣幸。”魔云萧的第一个对手,是定闲师太。
  魔云萧伸出右手道,“念你是真正有德之人,本座给你出手的机会。”
  定闲不再多言,一剑画圆,攻向魔云萧,魔云萧右手剑指虚点,定闲剑招上所含的阴柔真气瞬间失去控制。
  定闲连忙变招,恒山派剑法以防守见长,十招中有九招都是守势,招招成圆,余意不尽。但无论她怎么变,都被魔云萧的剑指一一点破,十招过后,魔云萧剑指化掌,凌空一掌,将定闲打飞下擂台。
  魔云萧走到台边道,“你是女人,又有勇气第一个站出来挑战本座,所以本座让你十招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