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武侠世界里的空间能力者〗第32部分

明白了一个道理。
  舍得,有舍才有得。
  放下,不曾拿起,何来放下!
  太上忘情,只有亲身体验过,才能做到!
  每个世界都有一道门,介于虚与实之间。人死了,化作虚无,可以穿过这道门,经历由虚到实的过程,轮回转生。
  这道门,对云萧而言,就是入道之门。他明白了太上忘情,看到了这道门。
  云萧穿过这道门,明白不等于做到,他没能彻底忘情,入道之门,变成穿越之门,那份感情,指引他穿越到另一个世界。
  ps::笑傲江湖结束,下一个世界,倚天屠龙记。
  
第一章 三丰第八徒
  
  武林至尊,
  宝刀屠龙。
  号令天下,
  莫敢不从。
  倚天不出,
  谁与争锋。
  书房内,一位少年正在练字,如果有武林高手看到这幅字,一定会震惊。区区二十四字,藏有一套极其高深的武功,每一字都有无穷变化。
  少年看起来不过十岁左右,但眼神深邃,气度沉稳,完全不像这个年龄之人该拥有的。
  看着自己写的二十四字,云萧叹了口气,三年了,自己穿越到这个世界已经三年。
  身体返老还童,一身功力彻底散去,自己的记忆,也被封印了一段时间。
  等到自己醒来时,已经到了武当山,同时多了一个身份,张三丰的关门弟子。
  祸福相依,身体虽然变小了,但还是自己的,已经打通的经络岤位都还保留,包括任督二脉,同时上丹田神海、中丹田精海、下丹田气海,也没有闭合。
  吸星*早已随着功力的散去,彻底消失。如今云萧的体内只有一道纯阳真气。
  云萧的百脉俱通,三丹田全开,道家称这种体质为道体。张三丰修炼多年,也已修成这种体质,所以他能活将近两百岁。
  后天修炼而成的道体,称为后天道体。云萧上一世修成后天道体,穿越后,返老还童的同时,也后天返先天,成就了这一世的先天道体。
  张三丰发现云萧身怀先天道体,曾道,“习武之人,苦苦追求一生的境界,你一开始就拥有了。”
  有了这种先天根基,张三丰直接传授云萧纯阳无极功。一身先天纯阳真气,使得云萧虽然只有十岁,功力已经胜过了几位师兄。
  放下手中的纸笔,云萧推开窗,此时是初春,夜晚山上的冷风吹了进来。回想起今日见到的人,该来的,果然还是来了。
  百岁寿宴摧肝肠,既然这一世,你我有缘,叫了你一声师父,又岂能让你,继续白发人送黑发人!
  三清殿内,武当七侠,除了瘫痪的俞岱岩,失踪的张翠山,其余尽在。
  宋远桥道,“昆仑派邀我们一起,去和天鹰教理论,为的是当年之事。”
  俞莲舟沉默片刻道,“这么多年来,因为一把屠龙刀,江湖上掀起了太多腥风血雨。五弟也被卷入其中……”
  十年前,王盘山大战,张翠山和天鹰教的殷素素一起随着金毛狮王谢逊,消失于江湖上。天鹰教白龟寿提前晕了过去,结果成了那次大战唯一的幸存者。
  纸保不住火,最近,天鹰教派出船出海寻找谢逊等人,消息终于泄露了。
  云萧坐在右侧第四个位置,突然出言道,“大师兄,这次你们谁要下山,带上我。”
  宋远桥诧异的看了眼云萧,“小师弟,你年龄太小,还是留在武当山上吧。”
  云萧笑了笑,“你们不带上我,我就自己跟着,除非你们谁能拦住我。”
  几位师兄弟顿时苦笑,俞莲舟道,“大师兄,不如就让小师弟跟我一起吧。师弟虽然年幼,但武功却极高,咱们几个,恐怕,呵呵……”
  虽然难以启齿,几位师兄弟都清楚,这位师父的关门弟子,天资之高,早已让他们望尘莫及。
  宋远桥思考了片刻,道,“好,那就让小师弟跟着你,也学学江湖经验。”
  临走前,二人去了张三丰闭关之地叩头,云萧看向这扇门,他清楚,里面闭关的这位,即将悟出一门震古烁今的旷世绝学!
  二人骑马,俞莲舟见云萧年幼,让他和自己同乘一骑。一路上,俞莲舟给云萧到处指指点点,介绍风土人情,讲述江湖趣事。
  俞莲舟是个四十多岁的高瘦汉子,七侠中他排行第二,一直潜心学武,无妻无子。对云萧这位小师弟,与其说当成师弟,不如说当成子侄,云萧只能无奈心里苦笑。
  一路上,两人多次遇到元兵滥杀无辜,身上穿的是官兵的衣服,干的却是官贼的勾当。云萧意识到,这是乱世。
  乱世出英雄,武林出豪侠。俞莲舟不负七侠之名,但也不迂腐,看到人数不多的元兵,就出手,看到大部队了,直接带着云萧绕道。
  一路行侠,距离与昆仑派约定的日子越来越近,二月中旬,俞莲舟和云萧来到长江口的一个小镇。武当派和昆仑派约定的地点就是这里。
  俞莲舟带着云萧进了一家有山峰记号的酒馆打尖休息。
  一张桌子,一壶酒,一盘牛肉,几碟小菜。云萧看向柱子上那个山峰记号,知道那就是昆仑派的标志。
  每个门派都有自己的标志,相当于平常联络的暗号。峨眉派的标志是佛光中一柄剑,明教是跳动的火焰,至于武当,太极之中一柄拂尘。
  没等多久,门口出现一个人影,“昆仑门下,贫道西华子,见过俞二侠。”
  俞莲舟路上和云萧介绍过昆仑派的一些人,知道这个西华子。年级虽大,武功却一般,而且为人暴躁。
  和西华子一起来的还有一人,卫四娘,西华子的师妹。
  从西华子口中得知,天鹰教一行人如今正在海上。休息一晚后,第二天一早,云萧和俞莲舟随昆仑派一起出发了。
  一行人快马加鞭,来到海边一个村子,这个村子外围,人们挖出了一条通道,将海水引了进来,因此村子内可以直通大海。
  看到昆仑门下熟悉的动作,云萧疑惑,昆仑不是在西域那边吗?怎么这些人如此熟悉海船操作?
  俞莲舟低声给云萧解释,这么多年来,天鹰教屡次派出船只,出海搜索,昆仑派则多次做了跟屁虫,一回生,两回熟,这拨弄船舟之术,终于有人学会了。
  出了小村,眼前豁然开朗,大海出现在众人眼前,波澜壮阔,无边无际。
  半天后,云萧突然听到昆仑门下一名弟子欢呼,“师叔,你看,是天鹰教的船!”
  云萧走出船舱,看到远处海面上一艘大船,旗帜随风而动,仿佛若隐若现,上面绣有一只黑色雄鹰,展翅欲飞,这是天鹰教的标志。
  ps:下一章,天鹰教。
  
第二章 天鹰教
  
  西华子突然发话,“快追上去,这次一定要他们好看。”
  昆仑派操船的两名弟子,是西华子的徒弟,听到师父有令,连忙加紧用力。
  天鹰教的人也发现了昆仑派的船,天鹰教有人高喊,“有正经生意在做,不相干的人避开了吧。”
  西华子尚未开口,俞莲舟已经挺身而出,此处,他的江湖地位最高,事实上,昆仑派邀请武当,也正是为此。
  张三丰活了百年,当今武林各大派的掌门都是他的晚辈,武当七侠行走江湖,各门各派的掌门都与他们平辈论交,真要追究起来,还要低上一两辈。
  俞莲舟道,“武当俞莲舟,与昆仑派西华子、卫四娘途经此处,天鹰教的当家,难道不尽一下地主之谊吗?”
  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天鹰教天市堂堂主李天垣在此,不需要各位,为我们天鹰教保驾护航,你们请回吧。”
  一个不请自来,一个闭门谢客。
  俞莲舟道,“我们武当与贵教之间有许多恩恩怨怨,今天难道不算一算吗?”
  话未说完,俞莲舟脚下用力,昆仑派船上的一根铁锚被他一脚挑起,双掌用力一拍,铁锚化作乌光,朝天鹰教的船上飞去。
  对面船头走出一位老人,正是刚刚开口说话的李天垣。看到铁锚疾驰而来,李天垣深吸一气,双手猛的向前一拍,接住了铁锚,不过还是退了几步。
  云萧低声道,“师兄小心,这人的功力不低。”
  俞莲舟微微点头,俞莲舟清楚,自己这位小师弟的眼光极高,他如果说对方功力不低,恐怕与自己不遑多让。因为云萧对他的评价也只是不低。
  俞莲舟纵身一跃,空中翻转一次后,落到铁锚的铁链上,再次跳起,一转一折,转眼就要到天鹰教的船上。
  突然空气中传来细微声响,几柄又细又薄的飞刀,在阳光的照射下,亮堂堂的朝俞莲舟而去。俞莲舟仿佛早有防备,双手一摆,拈花摘果一样,接下了八柄飞刀,然后瞬间反手打出。这是武当派以一打二,以二打四,用来对付暗器的绝招。空气中传来叮叮当当的一阵撞击声,间或有火花闪现。
  俞莲舟的身体稳稳落下,终于到了天鹰教的船上。
  看到己方已经有人登上敌船,昆仑派也跟着踏链而过,有俞莲舟在,天鹰教没能继续偷袭。
  云萧纵身一跃,没有在铁链上借力,直接越过昆仑派众人的头顶,到了俞莲舟身旁。
  昆仑派众人看得目瞪口呆。
  李天垣一直盯着俞莲舟,看到云萧直接以轻功跳了过来,也微微诧异。两船虽然靠近,但也相距数丈,连俞莲舟都需要在铁链上借力,这十岁左右的少年,居然如此了得,不由的重视了几分。
  船板上,昆仑派弟子都聚集到了俞莲舟身后,而李天垣身后,则是上百名天鹰教弟子,此刻只要一言不合,双方就会立刻动手。
  李天垣见事已至此,抱拳道,“诸位,在下已经尽了地主之谊,各位船也上了,还想做什么?”
  俞莲舟冷声道,“明人不说暗话,两件事,第一,我五弟张翠山的下落究竟如何?第二,当年伤我三弟俞岱岩的人到底是谁?”
  “这……”李天垣有些踌躇,“贵派张五侠的下落,我们并不清楚。他和我们教主的爱女一起失踪,我们也在寻找。”
  俞莲舟道,“那第二件事呢?”
  李天垣道,“这事我们同样不清楚,只有等找到了素素小姐,才知道原委。”
  俞莲舟道,“好,我五弟既然是和你们小姐一起失踪的,找到你们小姐,自然也能找到五弟。我三弟的事情,到时候也能水落石出。”
  “武当派的事情问完了,那我们昆仑派呢?贵教总该给个答复了吧。”俞莲舟刚说完,西华子就出声问道。
  昆仑派门下有两名弟子,被天鹰教的人所伤,他们要讨个说法,当然,这只是借口,目的还是想知道谢逊的下落。
  李天垣看也不看西华子一眼,西华子等人在江湖上虽然也名声响亮,却还不放在李天垣的眼里。论年龄,李天垣比他们大二十多岁,论武功,他和卫四娘两个加起来也不是李天垣的对手。
  西华子脾气暴躁,他的师父是昆仑派掌门何太冲的夫人班淑娴。何太冲惧内,结果掌门弟子反而不如掌门夫人的弟子。西华子借着昆仑派的威名,行走江湖,别人都对他礼让三分,哪想到,上了天鹰教的船,对方居然不正眼看他一眼。
  西华子怒道,“老匹夫,居然敢无视我昆仑!”
  李天垣这才冷冷道,“凭你也配?”说完转身退去。
  西华子受不了如此侮辱,一剑刺向李天垣。李天垣已转身,这一剑纯属偷袭,而且也没得手。西华子这一剑被其另一人拦住。
  西华子出手了,昆仑派其他弟子也跟着出手,天鹰教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场面顿时一片混乱。
  俞莲舟没有出手,因为天鹰教的李天垣一直盯着他,
  突然云萧听到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日月光照,天鹰展翅,圣焰熊熊,普惠世人。这里是总舵的堂主。哪一坛在烧香举火?”
  这句话是天鹰教的切口,立刻有人道,“天市堂李堂主,率领青龙坛程坛主、神蛇坛封坛主在此。是天微堂殷堂主驾临吗?”
  对面的声音越来越近,是个清丽婉转、悦耳动听的女声,“紫微堂堂主。”
  李天垣听到声音,脸色骤变,命属下停手,“敝教教主千金已经回来了,诸位暂且罢斗,如何?”
  云萧看到海面上一个木筏正在靠近,上面有三个人,其中一名女子,就是刚刚声音的主人。
  俞莲舟也出声了,让昆仑派的人暂且停手,然而他一出声,木筏上的一个男子顿时无比激动,“是俞师兄吗?”
  俞莲舟听到有人提及自己的名字,看向海面,“我正是俞莲舟……啊……啊……你……你……”
  云萧看他一脸激动的模样,已经意识到来人是谁。
  ps:下一章,搅局。
  
第三章 搅局
  
  木筏上的人,正是从冰火岛回来的张翠山、殷素素,以及他们的孩子张无忌。
  张翠山见到俞莲舟,心情激动,见木筏距离大船还有数丈,从木筏上捡起一根木头,朝大船扔了过来,整个人跳起,在木头上借力,终于跃上船头。
  俞莲舟连忙上前,兄弟感情极深,分别十年,此番相见,何等欢喜?两人双手紧握,眼中充满泪水,一时说不出话。
  云萧走上前道,“你就是五师兄?”
  “这位是?”张翠山看到一个和自己儿子差不多大的少年,称呼自己五师兄,惊讶道。
  俞莲舟先对张翠山道,“五弟你有所不知,他叫云萧,是师父三年前收的关门弟子。”
  之后俞莲舟又转向云萧道,“小师弟,他就是你失踪了十年的五师兄,张翠山。快来见过!”
  云萧微微躬身行礼,“小弟云萧,见过五师兄。”
  张翠山道,“小师弟切勿多礼。想不到师父居然又收了名弟子。”
  俞莲舟笑道,“以前我们几个师兄弟中,以你的资质最高,如今却要数小师弟了。”
  听了俞莲舟的话,张翠山细细打量云萧,越看越吃惊,云萧随意站在那里,就好像与天地相合,这种感觉,自己只在师父身上有过。
  云萧的年龄比武当七侠小太多,虽然是小师弟,七侠却没有像其他兄弟一样,称呼他为八弟,那感觉太别扭了。是以云萧与他们都是以师兄弟相称。
  张翠山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对船的另一边,自己的妻子殷素素喊道,“素素,无忌,快来见过我师兄弟。”
  殷素素刚刚被天鹰教的人迎上了船,正在和李天垣叙旧。听到张翠山的话,携着张无忌的手,朝这边走来。李天垣怕殷素素有所闪失,带了两名坛主一起跟了过来。
  张翠山道,“素素,这位就是我常常和你提起的,二师兄,俞莲舟。旁边这位是我师父新收的弟子,也是我的小师弟,云萧。”
  之后张翠山又对俞莲舟二人道,“二哥,师弟,这位便是我的妻子,殷素素。还有我和她的孩子,张无忌。”
  云萧早已猜到他们的关系,其他几人听了则大吃一惊,天鹰教和武当结怨多年,结果双方各有一位重要人物,既然是夫妇,而且还有了孩子。
  俞莲舟心知其中必然有一段曲折的原委,但短时间内肯定弄不清楚,先给张翠山介绍众人。
  俞莲舟介绍完后,西华子立刻道,“张武侠,谢逊那恶贼在哪里,你总知道吧。”
  刚刚还说是为了门下弟子的事找天鹰教,现在立刻问起谢逊的行踪,
  张翠山尚未回到中土,就遇到两个难题。
  第一,此刻武当派与天鹰教敌对。
  第二,别人一开口就问谢逊的消息。
  张翠山全无准备,一时间不知如何开口。对俞莲舟道,“二哥,这是怎么回事?”
  西华子颐指气使惯了,见张翠山不回答自己的话,不禁暴躁起来,大声道,“你没听见我的话吗?谢逊那恶贼在哪里?”
  “你闭嘴!”云萧突然冷冷的盯着他,上一世,他是天下第一的魔教教主,虽然后来脱离魔道了,但一身威势已经彻底蓄于内。
  云萧最后一个字一声爆喝,西华子身后的海面跟着炸开,一道水柱冲天而起,西华子吓的摔倒在甲板上。
  众人惊骇的看着云萧。张翠山虽然心里感激,也十分吃惊,“这一声爆喝,展露出了极深的内功修为。小师弟不仅天资极高,其修为也早已胜过自己。”
  昆仑派弟子震惊的同时,也感到害怕,因为云萧是针对他们的师父西华子。
  俞莲舟心里露出笑意,看来把小师弟带来是对的。不过事情才刚刚开始,他心里也是一团疑惑,“大家且先到舱中商议,已经受伤的兄弟,先行救治。”
  众人来到船舱中,分开坐下。天鹰教中,此地殷素素的身份地位最高,李天垣等人在其身后,张无忌跟着殷素素。
  另一边,俞莲舟为首,云萧在他旁边,张翠山在他另一边。论身份,武当派二代弟子,不亚于少林寺高僧。昆仑派的人只能在他们身后。
  俞莲舟率先开口,“我们少林、武当、昆仑、崆峒、峨眉五派,神拳、五凤刀等九门,海沙、巨鲸等七帮,一共二十一个门派帮会,
  为了寻找金毛狮王谢逊、天鹰教殷姑娘以及师弟的张翠山三人的下落,和天鹰教有所误会,不幸互有死伤。十年来,江湖也因此起了很多纷争。”
  说道这里,俞莲舟顿了顿,又道,“天幸殷姑娘和张师弟突然现身,过去许多疑难不解之事,当可真相大白。
  只是这十年中的事故头绪纷纭,决非片刻之间说得清楚。依在下之见,咱们一齐回归大陆,由殷姑娘禀明教主,敝师弟也回武当告禀家师,然后双方再行择地会晤,分辨是非曲直,如能从此化敌为友,那是最好不过……”
  西华子想要插嘴,刚说了一个谢字,就被云萧打断。
  云萧轻飘飘的说了一句,“说话时当心点,海里很冷,而且还有鲨鱼!”仿佛为了验证云萧的话,西华子感到似乎被人猛的被人踹了一下,立刻站立不稳,他身后是窗口,整个人差点翻出去。
  舱内顿时冷场。西华子虽然只说了一个字,但肯定不是谢谢,而是谢逊。这半个跟斗怎么看也不像是意外,这小孩是个高手?
  其他人也想问谢逊的下落,但见到西华子的下场,又不敢开口,如果被一个十岁的小孩教训,那脸可就丢大了。
  西华子不敢继续开口,卫四娘眉头紧蹙,这小孩几次捣乱,都是在师兄追问谢逊行踪的时候,看来分明是不希望别人追问。
  殷素素和张翠山结为夫妇,这天鹰教转眼和武当派变成了亲家,江湖上拳头大才是道理,此时局势对他们明显不利。
  自己的师兄是个草包,不能指望他,卫四娘道,“俞二侠,我们昆仑派与你们武当派同气连枝,渊源极深,十年来联手抗敌,精诚无间。我师兄一时鲁莽,还请勿怪!”
  俞莲舟道,“在下小师弟年幼,平时在武当山上,被师父宠惯了,唉,很多事,我这做师兄的也管不了。”
  卫四娘心里恨的牙痒痒,俞莲舟话中的意思就是,云萧是小孩子,有时候做错事也是在所难免。就算真把他们扔下海喂鲨鱼,他也不会阻止。
  突然南边号角想起,呜呜不绝,一名昆仑弟子道,“崆峒派和峨嵋派的人来接应了。”
  张翠山心中不安,云萧低声道,“五师兄放心,不论什么事情,我和二师兄都支持你。”
  俞莲舟听到后,也跟着低声道,“不错,我们都支持你。”
  张翠山心里感到一阵暖意。
  ps:下一章,道阻且长。
  
第四章 道阻且长
  
  第四章道阻且长过了好一会儿,崆峒和峨眉的人才走进船舱。
  崆峒为首的是个精干枯瘦的葛衣老人,崆峒五老之一,唐文亮。
  峨眉为首的是个中年尼姑,第四代大弟子,静虚师太。
  卫四娘看到来了强援,连忙道,“唐三爷,静虚师太,这位就是武当派张五侠,当年他和金毛狮王谢逊一起失踪,如今终于安全回来了。”
  卫四娘故意在金毛狮王几个字上面加重了语气,这句话的意思表面上看起来是在庆幸张翠山平安,实际是为了刺激唐文亮。
  果然,唐文亮一听到金毛狮王几个字,顿时又惊又怒,喝道,“张翠山,你可知道谢逊的下落?”
  张翠山不愿意撒谎,又不想说出谢逊的消息,只能道,“这里面的事情我需要先回去禀明家师,请恕在下不便相告。”
  唐文亮的双眼快要喷出火来,喝道:“谢逊这恶贼在哪里?他杀死我的亲侄儿,姓唐的不能跟他并立于天地之间,他在哪里?你到底说是不说?”最后这几句话声色俱厉,竟是没半分礼貌。
  看到唐文亮如此逼问自己丈夫,殷素素忍不住了,冷冷地道:“阁下似乎也不过是崆峒派中年纪大得几岁的人物,凭着甚么,如此这般逼问张五爷?你是武林至尊吗?是武当派的掌门张真人吗?”
  唐文亮大怒,“你又是谁?”卫四娘连忙抢先介绍道,“这位是天鹰教教主的千金,殷素素,如今也是张五侠的妻子。”
  唐文亮听到殷素素的身份,有些忌惮,“好,好,好的很!”
  静虚师太进来后一直没有开口,而是观察舱内的情形,俞莲舟作为这一方为首之人,她不奇怪,但连西华子和卫四娘都站着,俞莲舟旁边却有一个小孩坐着,怎么看都觉得不对劲,这小孩是谁?
  卫四娘见唐文亮忍住了,心里暗道可惜,又看向静虚师太,见昆仑派的人一直盯着自己,明显在等自己开口,静虚道,“此事原委如何,还请俞二侠示下。”
  俞莲舟道,“这件事牵连既广,为时又已长达十年,一时三刻之间岂能分剖明白,这样罢,三个月之后,敝派在武昌黄鹤楼头设宴,邀请有关的各大门派帮会一齐赴宴,是非曲直,当众评论。各位意下如何?”
  静虚师太点了点头,“如此甚好。”
  唐文亮不甘心,又追问几句,结果武当派和天鹰教的人都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终于放弃,转身告辞。
  昆仑派的人见强援离去,自己再待下去,恐怕要吃亏,跟崆峒派的人一起离开了。船上只剩下武当和天鹰教的人。
  俞莲舟向天鹰教的人提出告辞,张翠山夫妇不忍分离,决定同回武当。
  船舱内,俞莲舟和张翠山兄弟重逢,有说不完的话,云萧不想打扰,独自走到船头。
  有些事情,躲是躲不过的,更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决,恩怨难断,又有贪心作祟,那些人绝不会轻易放弃,乖乖等到三个月后。这条回武当的路,很难走!
  船舱内的谈话似乎有些不愉快,不一会儿,殷素素带着张无忌来到船头。
  殷素素看到船头的少年,觉得完全看不透,神情举止不符合这个年龄,武功不符合这个年龄,甚至连智慧也不符合。
  云萧察觉背后有人站了很久,“五嫂,有什么事吗?”
  殷素素道,“小师弟,谢谢你刚刚帮忙。”如果不是云萧多次搅局,他们夫妇刚刚的境地恐怕会更加艰难。
  云萧道,“一家之人,何必说谢?”
  殷素素觉得一个小孩,说出这种话,很怪异,不过心里又很舒心。
  先前在船舱里,俞莲舟对她言语上一直冷冰冰的,口中也只称呼她殷姑娘,而不是弟媳,她心里有气,这才走到船头散心。云萧叫她五嫂,又将她当成一家人,她心中的怨气顿时平息不少。
  海舟南行十多天,到了长江口,众人改乘江船,溯江而上。这一日,江船到了安徽铜陵,天色向晚,江船在一个小市镇旁停下。
  张无忌在船头玩耍,看到有个老乞丐在码头旁玩蛇,老乞丐给张无忌用蛇变了几个戏法,张无忌顿时被吸引,下船走了过去。
  老乞丐从背上取下一个布囊,张开袋口,对张无忌道,“小兄弟,里面有好玩的东西,要不要瞧瞧?”
  张无忌好奇,探头过去瞧向袋中,老乞丐突然双手一翻,将布袋套在张无忌头上。张无忌慌忙惨叫一声。
  正在船舱里煮茶闲聊的众人,听到声音发觉不对,连忙奔到船头,看见张无忌被一个老乞丐擒住。
  两人正要飞身上岸,那老乞丐厉声道,“要保住孩子性命,便不许动。”说着撕破了张无忌背上的衣服,将一条黑蛇之口对准了他背心皮肉。
  殷素素一脸焦急,想要出手,被俞莲舟拦住,那蛇有剧毒,被咬上一口,张无忌立刻就会毙命。
  “不许动的人是你!”老乞丐背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虽然稚嫩,却充满了寒意。
  “小师弟!”看到老乞丐身后突然出现一个矮小的身影,虽然不清楚是怎么出现的,众人还是喜出望外。
  云萧以一根竹筷抵着老乞丐的后背,竹筷已经深入其身体半寸,快要触及心脏。
  老乞丐身旁原本空无一人,根本想不到有人会出现在自己身后,突然感受到钻心刺痛,手上力道顿时一松,张无忌摔了下来。
  “无忌!”殷素素慌忙跳上岸,快速跑到张无忌旁边,将他头上的布袋一把拿下。
  “娘!”张无忌受此惊吓,埋头到殷素素的怀里,哭了出来。
  见自己儿子受到如此惊吓,殷素素愤怒的看向老乞丐,手上出现几枚银针。
  “先别杀他!”俞莲舟看到殷素素准备对老乞丐下手,连忙阻止,“先问问他身份,还有为什么要抓无忌!”
  老乞丐本想假冒丐帮之名,结果被殷素素一语道破身份。原来他是东川巫山帮的贺老三。抓张无忌,目的自然是为了逼张翠山说出谢逊的下落。他算准了张无忌落单的时候,却算漏了云萧。
  “小师弟,谢谢你救了无忌。”张翠山一脸感激道。
  云萧心道,以后你要谢我的地方多着呢!
  ps:下一章,江舟夜战。
  
第五章 江舟夜战
  
  江船继续溯江而上,偏偏又遇到逆风,舟行缓慢。张翠山归心似箭,到了安庆想要上岸舍舟换马,被俞莲舟阻止,“五弟,坐船虽然会迟上数日,但在船舱里,事端也少。如今江湖上,想要追问谢逊下落的极多。”
  殷素素道,“有二伯在,难道还有人敢阻你大驾?”
  俞莲舟道,“如果我们武当七侠联手,有真武七截阵在,自然无所畏惧。可如今……”说到最后,俞莲舟一声叹息,真武七截阵早已名存实亡了,张翠山虽然回归,俞岱岩却还瘫痪。
  “咳,”云萧突然咳嗽一声,示意自己的存在。
  俞莲舟呵呵笑道,“不错,还有小师弟在,此番回去后,或许真武七截阵可以再现江湖了。”
  殷素素奇道,“我曾听我爹提过真武七截阵之名,甚至称赞其为天下第一阵。”
  俞莲舟和张翠山听了微微得意,殷素素虽然有意讨好她的这位二伯,但她所说的也是实情。
  云萧看到一旁张无忌满脸好奇,笑道,“无忌,你想不想知道,真武七截阵的来历?”
  张无忌快速点了点头,“想!”
  云萧道,“昔年有一日,师父看到真武神像座前的龟蛇二将,想起长江和汉水之会的龟山、蛇山。正所谓长蛇灵动、乌龟稳重,师父灵感爆发,当夜赶赴汉阳,凝望二山,之后于大江之滨,静立三日,不饮不食,终于悟出出了一门武功。”
  云萧说张三丰悟出的是一门武功,而非阵法,殷素素不解,问出疑惑。
  云萧道,“这门武功森然万有,包罗极广,已经到了非一人之力所能施展的地步。”
  俞莲舟道,“不错,于是师父将一化七,传了我们师兄弟一人一门,才成为了今天的真武七截阵。”
  张翠山道,“这七门武功,每一门都精妙无比,两门同使,威力大增,之后每增加一门,威力倍增。”
  张无忌一拍手道,“我知道了,如果七门同使,就是六十四倍,娘,我算的对不对?”
  殷素素笑道,“没错。几位叔叔伯伯都是当世一流高手,凭此阵七人联手,相当于六十四位一流高手齐出,确实天下第一!”
  真武七截阵,当真无法一人练成吗?云萧想起上一世,岳不群的五岳剑法。每个人的极限都不同,心有多高,天就有多高。月明星稀,云萧抬头望天,换做自己,能否将真武七截纳于一身?
  舟行数日,到了武岤,这里已是湖北境内,晚上到了富池口,众人停船,准备在此过夜。突然岸上马嘶声响,俞莲舟看到岸上有人调转马头,朝镇上而去,看其身手,是个练家子,连忙对众人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连夜走吧。”
  云萧皱起了眉头,不说上一世的自己,就是如今的武当七侠,威震天下,从来都是别人望风而逃,如今一群宵小之辈,就要让自己等人避开,云萧眼神露出寒芒,旁边的张无忌顿时打了个哆嗦。
  夜晚,众人在船头喝酒赏月,张无忌已经睡下,云萧在一旁打坐练功,其实真气的修炼,对他而言已经不重要了,先天道体,全身真气畅通无阻,自行运转不息,又有三丹田气贯周天,可以说,他的功力无时无刻不在增长。
  再次穿越,云萧对空间能力的感悟加深,不仅更加得心应手,对真气的消耗也降低许多。甚至觉得,空间与时间有些联系,自己的返老还童就是最好证明。
  闭眼后,云萧的空间感知远远散开,察觉到前方芦苇,岸上灌木,还有里面的人影。云萧嘴角微微动了动,船头的三人同时一愣,诧异的看着彼此。
  俞莲舟低声道,“小师弟所言非虚,我也察觉到了,弟妹,你进去船舱照看无忌。”多日来,俞莲舟与殷素素相处久了,觉得她其实本性不坏,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终于这一声弟妹叫了出来。
  殷素素低头进了船舱,看到云萧闭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