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武侠世界里的空间能力者〗第33部分

目打坐,暗暗佩服,这样也能发现周围的状况。小小年纪,这么厉害,他难道是天人转世不成?
  片刻后,船头俞莲舟朗声道,“武当派俞莲舟、张翠山途径贵地,礼数不周,哪位朋友,若是有兴,还请上船喝一杯水酒!”
  俞莲舟话落,芦苇中划出六条小船,一字排开,拦住江心。紧接着一条船上射出响箭,岸上也出现十多个蒙面黑衣之人。
  俞莲舟再次出言问好,结果无人应答,
  张无忌已经被惊醒,殷素素连忙替他穿衣,同时出声安慰。
  云萧突然睁开眼,冷冷道,“一群水鬼,既然找死,我就让你们变成真鬼!”云萧一掌按向船底,船身震荡,一股气劲透过船底,直达水下。
  四个手持利锥之人,正在云萧他们下面,显然是想要凿穿船底,蓦得,四人同时身体一震,仿佛头上被人重重一掌,瞬间没了声息。
  “你们没事吧。”船身晃动,张翠山连忙进入船舱,担心妻儿。
  殷素素一手扶着船身,一手搂着张无忌,“我们没事。小师叔似乎发现船底有人。”
  云萧道,“已经解决了,不过岸上还有。”
  这时俞莲舟也走了进来,“礼数已到,岸上的就不用管了。小师弟,你杀心太重,下次下手轻点。”
  云萧微微撇了撇嘴,殷素素心里也不以为然。
  俞莲舟看到云萧的表情,笑道,“我不是怪你,只是担心一些与我们武当交好的人,也可能会来拦阻,身份未明之前,少下杀手。”
  云萧道,“二师兄放心,我知道分寸,只是想给他们一个教训,否则各路宵小之辈都敢来找我们的麻烦,岂不烦不胜烦?”
  俞莲舟点了点头。脑中却想起张三丰的话,“萧儿虽然天赋极高,但同时魔性也极重。”
  云萧刚穿越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曾遇到一群山贼,俞莲舟途径那里,刚好将他救下,然而当时俞莲舟就觉得,自己不是救了云萧,而是救了那群山贼。他带走云萧时,看到了那群山贼仿佛得救似的表情,而那时的云萧,也只不过是老虎看绵羊的眼神。
  张三丰看出云萧不仅身怀先天道体,也身怀先天魔种,曾叮嘱众弟子,一定要照看好他。所有人都把它当作是张三丰是对云萧疼爱有加,让他们多多照顾,如今看来,里面还有更深的含义,别让人惹他。
  ps:下一章,峨眉阻路。
  
第六章 峨眉阻路
  
  江舟继续前行,前方六艘小船忽的靠了过来,与云萧等人的座船并行。其中一艘船上之人,举起一物,手扬了两下,砰砰两声,木屑纷飞,云萧等人的船舵被炸毁。
  云萧想不到对方居然带有火药,那实际上是渔家炸渔用的渔炮,但做得很大,塞满了火药,威力惊人。俞莲舟、张翠山、云萧分别跳上敌人的一艘船上,敌人一动不动,仿佛不准备反抗,云萧察觉脚底下有动静,连忙提醒众人,“小心,这些船都是漏水的。”俞莲舟闻言低头一看,果然,自己的船也是,“既然他们非要我们上岸,那就上去吧。”
  六艘船,底部都有木塞,等到云萧等人上船的时候,船上之人早已拔开木塞放水,这是一招请客上岸,殷素素带着张无忌,五人一起上了岸边。岸上十多名黑衣蒙面之人,呈半圆之势,将众人为主,云萧稍稍感知,嘴角露出笑意,原来是一群西贝货,担心俞莲舟和张翠山会手下留情,遂没有点破。
  这群人似乎认识俞莲舟,甚至带有一丝尊敬,俞莲舟并未开口,只是抱臂而立,左右扫视一遍。
  中间一位黑衣人被俞莲舟的目光扫过,有些犹豫,右手一摆,其余人两旁分开,所有人微微躬身,兵器刃尖向地,抱拳行礼,俞莲舟还了一礼,昂首走过。
  果然是认识的,这群人显然不想对俞莲舟出手,或者说不想对武当派出手。
  等俞莲舟出圈后,他们将阵势一合,封住了其他人的道路,同时兵刃一齐提起,月光下闪烁着寒光。
  中间为首的那位黑衣人看了眼云萧,神情怪异,似乎见过他。
  张翠山笑道,“原来几位是冲着张某而来,摆下这阵势,也太瞧得起我了。”
  对方微一迟疑,又让开一道,张翠山示意殷素素等人先走,殷素素抱着张无忌正要走出,五柄剑齐至,目标张无忌,然而剑到半途,被一掌拦住。
  持剑的五人大吃一惊,一个小孩居然空手接下了他们的剑,五人想要撤剑,却发现剑仿佛被黏住了,根本提不动,互相看了同伴一眼,都是如此。
  云萧笑道,“你们这么喜欢和小孩子玩,那我就来陪你们玩玩。”
  吸星*,云萧虽然早已废去,但其中的部分精要已经融于自身。吸星*重在一个吸字,这一点是通过中丹田做到的,如今的云萧自然也能做到。
  五柄剑被云萧掌心的吸力,牢牢黏住,云萧右手缓缓抬起,五柄剑的主人随剑被提到空中,云萧突然道,“你们想不想玩一玩旋转木马?”
  众人不解其意,空中的五个黑衣人想要松开剑,结果发现自己的手也被剑柄黏住,双眼顿时露出惊恐的神色。
  “祝你们玩的愉快!哈哈哈哈……”云萧的右手高举,就像握住一根绳子一样,开始旋转,速度越来越快,上空五个黑衣人终于忍不住,发出惊叫。
  “啊……”
  “师姐救我……”
  听声音居然是女人,俞莲舟和张翠山脸色微变,想要叫云萧手下留情,已经来不及,剩下的黑衣人兵刃齐出,有长剑,有双刀,有软鞭。
  看到其余人攻了攻来,云萧嘴角扬起,此时手臂已经不转,但手掌上的五剑却没有停止,就像云萧手上有一个疯狂转动的螺旋桨。
  “仙女散花!”云萧一声嬉笑,掌心的吸力顿时撤去,离心力爆发,五人五剑,五个方向飞出,刚好撞向剩余的黑衣人。
  看到自己的同伴飞了过来,剩余的黑衣人连忙撤去兵刃,结果一起被撞飞。一直撞到灌木丛中。
  云萧拍了拍手,笑道,“怎么样,好玩不?想不想继续?”
  黑衣人三三两两,相互扶持站了起来,看着云萧的目光带着害怕,这还是小孩子吗?分明是小魔星。
  为首的那位黑衣人心里震惊,虽然先前觉得这个小孩有问题,却也没细想,看起来最多不过十岁,打娘胎里练功,也不会有多厉害。她不知道,世上有种人的资质,近乎妖孽。
  看到同伴都带了伤,自己也折了一臂,再打下去也是枉然,左手一挥,所有人转身离去。
  云萧考虑要不要留下她们的时候,被俞莲舟拦住了,“让她们走,她们肯定会知难而退,不敢再来了。”
  云萧心里“切”了一声,当名门正派的弟子就是麻烦,各种束缚。
  张翠山道,“二哥,你是不是已经猜出他们是谁了?”
  俞莲舟点了点头,“她们几人的身手看起来都不弱,江湖上有几个门派的女弟子有这般身手?”
  张翠山道,“峨眉?”他第一反应就是想到峨眉,自从郭襄创立峨眉以来,天下女子若想拜师学艺,必然首选峨眉。
  俞莲舟点了点头,“她们肯定都认识我,否则刚刚也不会给我面子让道,其门派必然和我们武当有深交。如果还想确认,得问小师弟,刚刚她们的内功怎么样?”
  云萧道,“和我们武当的内功有些相似,带有一股柔劲,不过偏阴柔。可惜她们的修为太差,我轻轻一震就化解了。”
  俞莲舟再次点头,“这就对了,峨眉九阳功与我们武当九阳功同出一脉。”
  殷素素不解道,“这是何意?武当是偏属道家,峨眉偏属佛家,怎会同出一脉?”
  俞莲舟道,“我们两派的武功主要来自一部,当年听得觉远祖师传授的一共有三位,一是恩师,一是少林寺的无色禅师,还有一人是名女子,那便是峨嵋派的创派祖师,郭襄女侠。”
  殷素素有些吃惊,名震天下的武当和峨眉两派武学,居然出于同一本经书。
  张翠山道,“话虽如此,但三人所得各有不同。当时无色禅师他武功最高,郭女侠所学最博,而年幼的恩师则全无根基,反而所得最纯。”
  云萧听了张翠山的评价,心里赞同,他想起了一句话,要练一门上乘武功,最适合的习武奇才,就是不会武功的人。
  ps:下一章,玄冥二老。
  
第七章 玄冥二老
  
  将峨眉派的人打发了以后,众人看向江面,发现座船已经顺水漂走,先前拦路的六艘小船均已沉没。
  看到小船上的人湿漉漉爬上岸,殷素素道,“他们也是峨眉的?”
  俞莲舟低声道,“多半是巢湖的粮船帮。算了,别管他们,我们走吧。”
  云萧看那群人也没胆子追上来,遂不再理会,跟在俞莲舟身后一起走向江岸大道。
  “嗯?有马?”经过一个灌木丛后,云萧看到数丈外一颗柳树上系着三匹健马。众人走近,看到柳树上留有一张字条,“敬奉坐骑三匹,以谢毁舟之罪!”
  字是用炭条写的,殷素素笑道,“峨嵋派姑娘们画眉用的炭笔,今日用来给武当大侠留言写字。”
  云萧道,“算她们识趣。”
  张翠山摇了摇头,“看来她们也知道自己暴露了,所以留下马匹道歉。小师弟,你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云萧翻了翻白眼,自己现在怎么看都是小孩子,会怜香惜玉吗?
  众人解下马匹,俞莲舟带着云萧,殷素素带着张无忌。张翠山独自走在前面,道,“既然行迹暴露,坐船骑马都一样。”
  俞莲舟叮嘱道,“前面肯定还有波折,如果迫不得已要动手,下手别太重了,尤其是你,小师弟!”云萧无语,对峨眉他已经手下留情了。
  第二日,众人过了汉口,午后快到安陆,忽然在大路上遇到十多名客商,说前面有元兵在杀人掳掠,约十多人。
  俞莲舟等人听到元兵只有十多人,心想正好为名除害,纵马迎了上去。
  行出三里,传来惨叫声,果然是十几个元兵,手持钢刀长矛,对数十个百姓大肆残暴。俞莲舟、张翠山、殷素素义愤填膺,立刻出手,云萧却觉得不对劲,有一个元兵的呼吸与其他人不同,似乎是内功高深之辈,然而见他被张翠山一掌就打晕在地,还受了伤,暗道自己多心了。
  每人不出三五下,十几名元兵就被解决,有的被砍翻在地,有的落荒而逃。张无忌兴奋的从马上跳了下来,看到父母纵跃如飞,拍手叫好。
  突然,先前云萧注意到的那名元兵霍地跃起,抓住张无忌,翻身上马,纵马疾驰。
  云萧连忙跳起,数个呼吸间,已到马后,一掌拍向那人身后,那人抓起张无忌一挡,云萧瞬间撤掌,收势太猛,整个人倒飞出去。
  俞莲舟将倒飞的云萧接住,张翠山和殷素素继续去追,然而对方骑马,速度极快,眼看就要跟丢,身旁一阵风吹过,却是云萧缓过气来,心里恼怒,转瞬间就超过了他们。
  武当派的轻功原本不以速度见长,但云萧有上一世的华山派轻功,同时又将空间能力融入,开启空气无阻力模式后,整个人凭风借力,渐渐追上了前面的元兵。
  元兵察觉身后有人用轻功追了上来,还是个小孩,暗骂怪胎,正要想办法甩开云萧,胯下的马突然前倾。原来是云萧并指成剑,一道剑气削断了马腿。
  元兵抱着张无忌顺势一跃,终于安然落地。元兵似乎担心张翠山等人追来,展开轻功,准备逃跑,刚奔出数十丈,就立刻止步。
  “怎么可能?你刚刚明明还在我身后!”元兵大吃一惊,身前三丈,云萧阻路。
  “就你,也敢和我比轻功!”云萧讥笑道。
  “臭小子,既然你找死,鹿爷爷今天就成全你!”元兵倏地一掌拍出,云萧也跟着一掌反击。
  “砰”的一声,大掌对小掌,两人狠狠的对了一招,云萧后退半步,元兵后退一步,张无忌在其腋下被震的头晕眼花。
  云萧脸色微变,“玄冥神掌,你是鹿杖客!”云萧感觉对方的掌力阴寒,而且功力也很深,加上先前对方自称姓鹿,云萧瞬间猜出其身份。鹿杖客嘿嘿两声,道,“不错,既然知道你鹿爷爷的名字,不想死就赶紧滚开。”嘴上虽然说的得意,心里却在颤抖,对方的真气,居然将他的玄冥真气逼了回来,这种情况只有一种解释,这小子的内功与自己相克,而且功力胜过自己。他奶奶的,这还是十岁的小娃娃吗?不会是哪个老妖怪返老还童吧。
  云萧冷笑道,“在我面前,你也敢称爷爷,你爷爷我今天就教教你,爷爷都是要从孙子先做起的!”
  云萧并指成剑,看到鹿杖客的玄冥神掌再次出现,顿时一剑点出,独孤九剑,破掌式,以点破面!
  “啊!我的手……”云萧剑指点中鹿杖客右掌,所有剑气聚于一点爆发,瞬间洞穿了鹿杖客的掌心。
  云萧欲要再次出手,鹿杖客左手掐住张无忌的脖子,“臭小子,你敢在动,我就掐死他!”
  要杀鹿杖客不难,但张无忌的脖子也可能被对方扭断,此刻张无忌已经涨红了脸。
  云萧收手,冷声道,“龟孙子,放了他,爷爷饶你一命!”
  鹿杖客此时右手传来钻心的痛,又听到辱骂,对云萧简直恨之入骨,“臭小子,你先后退!”见云萧迟疑,鹿杖客左手用力,张无忌吃痛惨叫。
  “好!我退!”云萧盯着鹿杖客,慢慢后退,同时寻找出手的机会,一步,两步,三步。
  “退快点,退远点!”鹿杖客催促道。
  云萧渐渐退到十步开外,忽然身后一道身影出现,云萧有所察觉,反手一掌,对方也是一掌,同时借着一股冲劲,将云萧推的持续后退。
  感受到对方掌力同样阴寒,对方的身份不言而喻,玄冥二老中的另一人,鹤笔翁。
  “臭小子,受死吧。”鹿杖客见师弟鹤笔翁偷袭成功,将张无忌点晕,左掌也朝云萧拍去。云萧另一掌接下鹿杖客的玄冥神掌,整个人被玄冥二老夹在中间,双掌已经开始泛起青色。
  这样下去不行,这两个混蛋虽然人品差,功力却极高。云萧很讨厌这种感觉,他喜欢以力压人,不喜欢被别人压。但这一世他才修炼了三年,资质再高,也有极限。
  面对鹿杖客一人的玄冥神掌,他可以从容的将对方掌力逼回去,但此刻二人联手,功力已经胜过云萧。而且这二人所学,系出同源,联手后,威力倍增。
  云萧心思急转,自身所学,在脑海中一一闪过,然而,包括空间移动在内,都不行,难道这次自己真的要受伤?
  ps:下一章,小郡主。
  
第八章 小郡主
  
  云萧的纯阳真气已经运转到极致,身体有如耀日,但手臂上却开始结冰。整个人冰火两重天。体内两道阴寒真气,一道纯阳真气。
  两道阴寒真气与纯阳真气相斗,单独一道不是对手,两道阴寒真气汇聚到了一起,最后形成一道威力更强的阴寒真气。
  体内渐成一阴一阳相争之势,让云萧想起太极。
  五年前,张三丰便想自开一派,创出一门与世间武学原理截然不同的新武学,每年都会闭关九个月,三年前云萧上山的时候,太极已经渐渐有了雏形,教云萧武功时,张三丰将悟出的一部分太极精要提前传给了他。
  阴阳相生相克,也相消相长,只要让这两道真气彼此相消,或许就有转机。自己有先天道体,真气源源不断,玄冥二老却不行。
  云萧体内的纯阳真气开始旋转,寒冰真气想要缠斗,也跟着旋转,太极阴阳鱼出现,两道真气仿佛被阴阳鱼吞噬,渐渐消失不见。
  鹿杖客和鹤笔翁,突然察觉自己的真气,进入云萧体内,开始消失,顿觉不妙,云萧手臂上所结的冰渐渐融化,快到手腕处时,玄冥二老终于忍不住撤掌,他们的真气所剩不多,但云萧的真气却有如旭日东升,渐渐压过他们。
  “呼!”片刻后,云萧终于缓过气来,入侵体内的寒气已经全部消解,然而鹿杖客和鹤笔翁已经乘机带着张无忌远远逃走。
  云萧看了眼他们逃去的方向,没有急着去追,这两个老家伙的真气损耗也极大,没了马,不可能跑远。云萧先给俞莲舟他们留下武当派的记号,这才追了上去。
  追出数里,绕过一个山坡,云萧终于追上,这两个老家伙已经跑不动了,不过云萧没有立刻出手,因为对面来了一群元兵,显然是接应玄冥二老的,人数约有数百。装备精良,步履整齐,和先前云萧他们遇到的元兵不同,这是一支精兵。突然队伍分开,一个小女孩骑着马走到玄冥二老身前,玄冥二老连忙行礼,“参见郡主!”
  云萧躲在远处打坐调息,同时思考这群人的身份。百年前的记忆早已模糊,一时间他也未能立刻猜到这小女孩是谁。不过其身份必然极高,因为云萧感觉到,她的身旁还有几名高手护卫,与玄冥二老相比,亦相差不远。
  小郡主指着昏过去的张无忌,道,“两位师父幸苦了,这人是谁?”
  鹿杖客道,“他就是张翠山的儿子,张无忌,只要有了他,相信一定能逼问出谢逊的下落。”
  小郡主点了点头,“先将这小子带回去,弄醒逼问。”
  不远处有个庄园,这群人暂时停驻在这里。
  云萧思考救人的办法,对方高手众多,此时的自己,还没那实力正面硬撼,不过抓人总比救人容易,云萧嘴角微微翘起。
  过了良久,俞莲舟等人终于赶到。
  殷素素一脸焦急,抢先问道,“小师弟,无忌呢?”
  张翠山拦住妻子,“小师弟正在运功疗伤,先别打扰。”
  俞莲舟凝重道,“那人居然能将小师弟逼到这种地步,看来是个绝顶高手。”张三丰几个徒弟中,云萧年龄最小,武功却最高。这一点,他们心知肚明。
  这时云萧睁开眼,道,“是玄冥二老。”
  俞莲舟疑惑道,“居然有两人,而且这名字似乎没怎么听说过。”
  张翠山和殷素素摇了摇头,表示他们同样没听过。
  云萧道,“师父曾和我讲过,三十年前,江湖上出现一位百损道人,此人创出了一门阴毒无比的掌法,玄冥神掌。我与那二人对过掌,应该就是这套掌法。
  那二人,一人自称鹿杖客,另一人鹤笔翁,至于江湖上为什么没有他们的名声,恐怕是由于他们已经投靠朝廷。我看到他们带着无忌和一群元兵走了,就在前面一座庄园里面。”
  殷素素道,“那还等什么,我们现在就杀进去,将无忌救出来。”
  俞莲舟摇了摇头表示不同意。
  张翠山道,“素素,无忌的安危我们都担心,但不能够一时鲁莽就直接杀进去,对方人多势众,我们如果贸然陷进去,就更没有人能救无忌了。”
  云萧道,“直接杀进去肯定不行,我仔细观察过了,元兵超过五百,有弓箭手。而且里面高手极多,能与二师兄相比的就有五个。”
  众人一脸吃惊,殷素素也沉默了。俞莲舟武功如何,这段时日,她已经清楚一些了,自己夫妇加起来也不是其对手,而庄园里这样的高手还有五个。
  思考了片刻,俞莲舟道,“不如我们先赶回武当,找其他师兄弟一起来救人。”
  张翠山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他们肯定是冲着我来的,无忌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
  殷素素原就极为聪明,只是爱子心切,才惊慌失措,如今冷静下来一想,已然明白。对方既然是玄冥二老之一,先前肯定不会被张翠山一掌重伤,假装受伤,目的就是为了抓住张无忌,逼问谢逊下落。
  云萧道,“你们先回武当,我留下来再试试!”
  “不行!”俞莲舟一口否定,“你年龄太小,我们怎么可能放心让你留下!”
  云萧耸了耸肩道,“你不行也没办法。你们留不住我,当然,那群元兵也留不住我。我自己一个人反而更轻松。”
  俞莲舟一脸无奈,云萧说的是实情,在武当山的时候,这种事发生的多了,云萧的身法虽然看起来是武当派的,但就好像雾中花,水中月,看得见,摸不着。
  张翠山道,“二哥,就让小师弟留下吧。虽然也是我的私心,但小师弟说的没错,我们留下来,说不定只是累赘。”说出这番话,张翠山的神情充满不甘与失落,自己身为师兄,武功远不及师弟。自己身为父亲,又救不了儿子。
  俞莲舟叹道,“就算我不同意,又有什么用。算了,你自己要留下,我不拦你,但注意安全。我们会尽快赶回武当,找人来支援,不到万不得已,你别自己逞能。”
  云萧笑道,“你几时见我吃过亏了?”
  ps:下一章,挑逗。
  
第九章 挑逗
  
  俞莲舟又叮嘱了云萧几句,之后三人决定尽快赶回武当,云萧终于可以放开手脚,独自一人,肆意大闹一场。
  夜晚,庄园里灯火通明,云萧偷溜进庄园,地形白天已经观察过了,此处是依山而建。庄园内亭台楼阁,山石流水,一应俱全。
  西厢是下人的住处,东厢靠近一处瀑布,同时有重兵把守,很可能是关押犯人的地方,玄冥二老,还有另一位高手也在,云萧想潜入救人,有难度。中间是客厅,云萧看到了自己的目标,小郡主!
  直接空间移动溜进客厅,找了一处隐蔽位置,云萧靠在墙角上,一边享受美食,一边偷听他们的谈话。
  一个小女孩的声音道,“扎牙笃,你别老跟着我,烦都烦死了。”云萧听出声音,是白天看到的那个小郡主的声音。
  另一个声音道,“敏敏,我们是指腹为婚的,你是我未过门的妻子,我当然要保护你。”云萧猜测声音的主人应该就是郡主口中的扎牙笃。
  小郡主气道,“你再提指腹为婚的事,我就永远不理你了。”
  扎牙笃连忙道歉,“好,我不提。我们说其他的。你今天为什么抓一个贱民回来?”
  小郡主道,“我想为我爹分忧。”
  扎牙笃不解,“王爷事务繁忙,我明白,可这个贱民有什么用?”
  小郡主解释道,“我爹一直负责剿灭乱党,这些乱党主要是江湖上的武林人士,但这些人就像老鼠一样,只有用东西才能把他们都引出来。”
  扎牙笃一脸佩服道,“敏敏真聪明,我也来帮你。”
  小郡主两眼直翻,心道,“你这个草包,不给我捣乱,我就谢天谢地了。”扎牙笃的身份特殊,小郡主不能直接拒绝,脑筋一转,开口道,“扎牙笃,你对我真好,可是我想凭我自己的能力帮助我父王,你只要有这份心意我就满足了。”
  小郡主年级虽小,已经颇具美人胚子,加上娇声细语,媚眼一抛,对眼前的小男孩充满了杀伤力。
  果然,扎牙笃听了,满心欢喜,暗中的云萧则大吐酸水,二货,这么明显的拒绝你都不懂,真为你的智商感到心碎,活该这小妞看不上你。
  “咦,扎牙笃,你什么时候这么能吃了?”小郡主看到桌上的菜已经少了很多,一脸疑惑的看着扎牙笃。
  扎牙笃,“……”
  云萧顿时笑翻了天,他刚刚就发现,这个扎牙笃是个小胖子吃货,多点,少点都一样,于是让自己手上多了点。
  “恶心死了,吃完的骨头,你居然夹给我!”扎牙笃总是给小郡主夹菜,孰料不小心夹了一块骨头。
  扎牙笃满脑子疑惑,自己怎么会夹错了。
  “不吃了,气死我了,我要回房。”小郡主碗筷一摔,整个人起身走了出去。
  “敏敏,我送你回去。”扎牙笃连忙起身。
  “你不许跟来!”小郡主一手指着扎牙笃,怒道,“你敢跟着,我立刻翻脸。”小胖子像被定身了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后院,小郡主的闺房,云萧如入无人之境,走了进来,或许是小郡主的个人原因,云萧没发现多少人,只有两个丫鬟,不过已经被小郡主打发出去。
  “你的品味还真是独特啊,难道这就叫不爱红装爱武装?”云萧环顾四周,边走边道。
  “你是谁?”小郡主一脸戒备的看着云萧。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男孩,突然出现在自己房中,这让已经早熟的小郡主,顿时百思不得其解。
  下人?肯定不是,自己房间绝不允许男人进来,连靠近都不允许,更何况对方如此的肆无忌惮。
  刺客?年纪这么小,怎么有能耐潜入?
  云萧一脸玩味的盯着小郡主的脸蛋,红烛照耀下,像一个鲜红的毒苹果,散发出诱人的味道,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小郡主的脸越来越红,原因不再是蜡烛,而是自身。云萧看她的目光和扎牙笃不同,或者说她自己对二人的感觉不同。一是吃货胖子,一是帅气少年。
  云萧听到她的心跳加快,觉得很有趣,就像上一世小时候在华山,自己逗弄岳灵珊一样。
  云萧忍不住想要逗一逗眼前之人,“我叫路人甲!”
  小郡主嘲笑道,“一听就是个无名之辈,假名也要有点创意。”
  啧啧,这丫头比岳灵珊聪明,云萧道,“好吧,我叫令狐冲。你呢?”
  小郡主以为云萧这次说的是真名,道,“原来是只臭狐狸,果然是偷鸡摸狗之辈。记住,本郡主的名字,敏敏特穆尔。”
  云萧突然消失不见,小郡主吃惊片刻,小脸蛋旁边传来一阵热气,“你几时闻过了?”云萧已经出现在小郡主身旁,在她鼻子右侧吹了一口气,同时轻声道。
  “你……”小郡主慌忙后退半步,有吃惊,有恼怒,还有一丝不知名的情绪。其身后是张圆椅,不小心撞到,整个人身体失去平衡。
  云萧右手一伸,接住了她,“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俘虏。”
  虽然撞到云萧怀里,小郡主有些心慌意乱,但毕竟不是花痴,听到云萧说俘虏二字,很快反应过来,对方不是朋友。
  小郡主连忙后退,这次小心了,没有在撞到什么,“虽然不知道你怎么进来的,但此刻只要我大声喊一句,立刻会有五百名精兵将这里包围,你插翅也难飞。”
  云萧不以为意,“鹿杖客今天难道没有对你说什么吗?”
  “什么?”小郡主不明白云萧指的什么。
  原来鹿杖客今天被云萧打伤了,但他觉得败给一个小孩,是奇耻大辱,又怎会对自己的小老板诉说自己的无能。
  鹤笔翁也是,师兄弟二人联手居然差点栽在一个小鬼身上,说出去恐怕别人都不信,还以为这二人为某些事情找借口。
  小郡主心思机敏,很快就想起今天玄冥二老回来时不对劲的地方,“鹿杖客的伤和你有关?”
  虽然不敢置信,这位教了自己多年武功,同时又保护自己的师父,会被一个小孩所伤,但云萧既然能潜入这座重兵把守的庄园,必然有几分能耐。
  云萧笑道,“看来你很聪明。他的伤不仅和我有关,完全就是被我打的,如果你不肯乖乖听话,我也会让你的脸蛋,变得和他的手一样。”
  ps:下一章,他是我男人!
  
第十章 他是我男人
  
  鹿杖客的右手被云萧的剑气贯穿,露出一个小指粗细的孔洞,如果不是府上有医术精湛的大夫及时治疗,他的右手就彻底废了。
  小郡主突然脸色一变,不是害怕,不是惊慌,而是好奇,“鹿杖客的右手真是你打伤的?你怎么做到的?”
  云萧微微诧异,这个小妹子居然不害怕,反而兴致勃勃。他忘了,自己现在也是个小孩,而且外表可爱,就算语气凶神恶煞,在某些小女生眼中,可能也只是觉得更酷。
  云萧并指成剑,对着房间内的桌子一剑点出,桌面出现一个清晰可见的孔洞。扬了扬眉毛,对着小郡主得意道,“怎么样,你喜欢点哪里?多一个鼻孔,还是多一只眼睛,放心,位置包你满意,绝不收费!”
  小郡主对云萧的话没在意,对方要杀她,早动手了。小郡主一脸兴奋的走到桌前,用手指触摸那孔洞,玉指纤细,居然能完全伸进去。“你好厉害!”小郡主突然兴奋道,“你做我手下怎么样?”
  云萧愕然,“你没发烧吧,我为什么要当你手下?”
  小郡主道,“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
  云萧觉得好笑,“你以为你是谁?”
  小郡主挺了挺胸,自豪道,“我是当今皇上钦封的绍敏郡主,我爹是天下兵马大元帅,汝阳王。”
  云萧讥笑道,“你只不过是个连自己的婚姻都主宰不了的小丫头。”
  云萧的话,点中了小郡主的心中要害,出身显赫又如何?位高权重又如何?连自己的幸福都把握不了,虽然她现在还不明白,对女子而言,什么是幸福,但她喜欢自由,所以讨厌指腹为婚。
  小郡主沉默了。片刻后,放弃不切实际的幻想,小郡主道,“你想怎样?”云萧说过,自己是他的俘虏。
  云萧道,“用你换人。”
  小郡主道,“你是来救张无忌的?”云萧既然打伤了鹿杖客,肯定和今天带回来的人有关。
  云萧道,“不错。用你这么一个出身高贵的郡主,换一个你们口中的贱民,呵呵,我不介意。”
  小郡主的小手紧握,屈辱,奇耻大辱。被云萧擒住不算什么,但云萧话中的意思将自己贬的一文不值,她难以忍受。
  不过她毕竟还是精明果断之人,云萧也说的没错,犯不着为了一个贱民,搭上自己,“好,我答应你放人。”
  “那么小郡主,请吧。我不希望看到我的朋友受伤了,否则,他身上少了什么,我就从你身上取走!”云萧没有用任何东西困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