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武侠世界里的空间能力者〗第34部分

住赵敏,也没有用什么武器指着她,就这样光明正大的站在她旁边。
  “视我如无物!”云萧的不作为,在小郡主的眼里,就是瞧不起。云萧就像朋友一样跟着小郡主走出后院,前往地牢。
  一路上,下人、侍卫看到小郡主身旁跟着一人,很是疑惑,小郡主也不说什么,没有叫嚷云萧是刺客,直觉告诉她,没有任何意义。
  经过中院时,小胖子扎牙笃看到小郡主身后跟着一人,还是个同龄男孩,看方向,两人是从小郡主闺房里走出来的,顿时妒火中烧,“敏敏,他是谁?”
  云萧一脸随意的看着二人,他知道小胖子喜欢小郡主,如今显然是把自己当成情敌了,但他懒得解释。
  小郡主先前对云萧束手无策,已经够心烦意乱了,此刻又遇到平时最厌烦的人,顿时怒道,“他是我男人!”
  “噗!”云萧口中正嚼了一块果肉,听到小郡主的话,嘴里的果肉碎屑顿时喷了出来,刚好喷在小胖子脸上。
  “你,你们……”小胖子一脸气愤,自己的未婚妻,突然对自己说,这是我男人。小胖子整个人快要气炸了,“我杀了你个混蛋!”
  小胖子突然从旁边侍卫腰间拔出一柄刀,一刀砍向云萧。云萧右手微抬,准备出手,一道身影突然挡在自己身前,“你找死吗?”是小郡主!
  “你居然为了他,不顾自己的性命,还要杀我?”小胖子难以置信,自己的青梅竹马,自己的心上人,自己的未婚妻,居然为了另一个男人,要杀他!
  云萧觉得这个小胖子就是个悲剧,果然智商决定很多东西,理解不了话中的含义,只能看到表面的。
  小胖子将手中的刀狠狠摔在地上,整个人冲了出去,小郡主懒得去解释,这种笨蛋猪头,能气走最好。
  云萧调笑道,“你居然这么关心我?难道刚刚说的都是真的?”
  小郡主恨声道,“我巴不得他一刀砍死你。但如果你那么容易就被砍死,鹿杖客的手也就不会那样了。”
  云萧笑道,“原来你是为了救那个小胖子,担心我杀了他,唉,我有些失望啊。”话虽失望,语气中却满满的调戏味道。
  小郡主道,“臭狐狸,等到有一天,你落到我手里,我一定把你红烧了。”
  “红烧狐狸什么味道,你暂时不用知道,先让你的两条狗滚开,否则你就会知道狗肉火锅是什么味道。”云萧盯着面前拦路的二人,冷笑道。
  玄冥二老,早在中院闹出动静时,就赶了过来,看到云萧,顿时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鹤笔翁迫不及待的要出手,被鹿杖客拦住,小郡主就在云萧旁边,此时动手,会伤了主子。鹿杖客以为小郡主不知道云萧的身份,连忙道,“郡主,此人危险,快离开他身边!”
  云萧笑道,“你们刚刚没听到吗?她亲口说我是她男人,她又怎会舍得离我而去?是不是啊,敏敏?”
  小郡主感到有什么东西拂过自己脸庞,就像人的手指,顿时想到云萧在自己房间,点向桌面的那一剑指,心里发凉,“你们退下,本郡主要亲自审问犯人。”
  “这……”玄冥二老惊疑不定,自家小主子的性格最是难以捉摸,难保她说的话不会成真。
  “还不滚开!鹿杖客,你的右手还没好,难道连左手也不要了?”云萧盯着鹿杖客,冷冷道。
  “臭小子,你敢伤害郡主,小心满门抄斩!”鹿杖客留下一句狠话,让开了道。
  ps:下一章,三记耳光。
  
第十一章 三记耳光
  
  云萧随小郡主沿着走廊,前往东厢,果然,有重兵把守的东厢,是关押人犯的地方。出乎云萧意料的是,他们居然把牢房建在了瀑布后面。东厢有一间密道,通往地牢,而地牢同时也是水牢,能清晰听到瀑布的声音。
  牢房里有些潮湿阴暗,只有几个油灯照明。一个中年男子看到云萧和小郡主走了进来,很是惊讶,“参见郡主!”
  小郡主微微摇了摇头,仿佛在示意什么,之后道,“带我去见张无忌。”
  云萧看到对方靠近腰间的右手放了下来,“是!”没有多余的话,中年人带着云萧和小郡主朝里走去,来到一间牢房,云萧看到里面的张无忌,安然无恙,顿时放心。
  张无忌已经被捆绑在十字架上,但还没被严刑拷问,至少还是先前的那套衣服,没有变成乞丐装。云萧笑道,“看来我不需要从你身上拿走什么东西了。”
  小郡主道,“人就在里面,你自己进去带走。”
  云萧伸出右手食指,微微摇了摇,“进去后,我就出不来了,对吧。”
  小郡主脸色顿变,“你……”
  云萧笑道,“啧啧,你还真是小心,关押一个小孩,居然在下面还准备了陷阱。”空间感知告诉云萧,十字架的下面是空的,有多深云萧不知道,但常人绝对不容易出来。
  一缕剑气从小郡主耳边擦过,带走一缕秀发,同时落在了云萧手里,“你不听话,要和我耍花招,再有下一次,就不会那么偏了。”
  小郡主的脸色苍白,旁边的中年人想要出手,被云萧一笑吓住,自己的剑未必有云萧的剑气快。
  “阿大,你进去把人带出来。”小郡主的声音有些颤抖,这人难道就一点也不怜香惜玉?那道剑气没什么,关键是她感觉到了云萧的杀意。自小跟着父亲,她能清楚的分别出普通的气势与杀意的区别。
  阿大将张无忌从牢房里带了出来,看到云萧,张无忌一脸惊喜,“小……”
  云萧担心他说出小师叔三个字,虽然自己的身份未必能隐瞒多久,但久一点总比早一点好。“他们没对你怎么样吧。”
  听到云萧的问话,张无忌一脸气愤道,“他们逼问我义父的下落,我不肯说,他们就想打我。”
  “谁想打你?”云萧冷声道,张无忌虽然外表上看不出什么伤,但保不准吃了些苦头。
  “是他,还有他!”张无忌指了指云萧身后的玄冥二老。
  云萧冷眼看着玄冥二老,“你们互相掌嘴,我说停,才准停,现在就开始!”
  “臭小子,你别太过分!”鹿杖客怒道。
  “你别不识好歹,他又没缺胳膊少腿的。”鹤笔翁也道。
  “啪!”清脆的一声耳光响起,小郡主难以置信的看着云萧,他居然敢扇我?
  云萧笑道,“对不起了,敏敏,你的两条狗不听话,狗的脸蛋太脏了,我只能扇狗的主人。”肆无忌惮,随心所欲,这才是云萧的本来面目。
  “我一定会记住你的!”小郡主用恶狠狠的眼神盯着云萧,仿佛要吃了他。
  “啪!”耳光再次响起,“那就让你记得再深刻些。”
  张无忌看到云萧打一个小女孩,虽然于心不忍,但此刻他也是怒气难消,遂没有开口,忍住了。
  “啪!”第三下,云萧见玄冥二老还不动手,又扇了小郡主一记耳光。
  小郡主不说话,只是一直盯着云萧,要把云萧的模样牢牢记住。
  看到云萧居然连扇小郡主三记耳光,玄冥二老终于怕了,小郡主出什么事,最后倒霉的肯定会有他们一份。
  鹿杖客抢先动手,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向自己师弟。鹤笔翁被打了一耳光后,怒气也上来了,对着鹿杖客就是狠狠的一下。
  “你轻点!”鹿杖客觉得右脸火辣辣的疼,连忙道。
  “不许轻,要一记比一记响亮!”云萧笑道。
  魔星,这小子是彻头彻尾的魔星,牢房里众人心道。
  “啪、啪、啪……”一记接着一记,云萧没说停,玄冥二老谁也不敢停,两人越扇越恼火,觉得对方扇的比自己重,于是不自觉的也越扇越重,云萧很是满意,张无忌也觉得非常解气。
  “你够了没?”小郡主看到自己的两个手下,已经扇了四五十下,左右脸颊都高高肿起,终于忍不住出声。
  云萧笑道,“无忌,看到没,这就叫打肿了脸,充胖子!”
  张无忌哈哈笑道,“两个猪头。”
  玄冥二老听到云萧和张无忌的嘲笑,顿时满脸通红,仿佛从普通猪头变成两个红烧猪头。
  云萧知道,在打下去,就不好收场了,“好了,你们停手吧。如果下次还敢对他出手,你们懂的!”如此刻骨铭心的记忆,必然此生难忘。
  玄冥二老此刻牙齿都被扇掉了几颗,支支吾吾几句,说话漏风,也听不清是什么,不过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小郡主恨声道,“令狐冲,今日之耻,他日必然十倍相还。”
  云萧突然又伸出手,小郡主吓得连忙闭上眼,以为云萧又要扇她。然而这次脸上却没有传来疼痛,反而是一只手在抚摸自己的脸颊,同时传来一股暖流,先前的疼痛渐渐消散。“这么可爱的脸蛋,真是让人我见犹怜,如果毁了,确实可惜。”
  对于云萧明目张胆的调戏自家主子,玄冥二老等人只敢怒视,不敢反抗。张无忌也一脸迷糊的看着云萧,这是自己认识的小师叔吗?
  云萧用纯阳真气给小郡主疗伤,缓解疼痛,结果搅的对方心里一阵复杂,恨,刻骨铭心的恨,然而此刻又夹杂了其他什么。
  云萧道,“早点送我们出去吧。女孩子睡的太晚,对皮肤可不好。”
  小郡主嘴角颤动,仿佛在咬牙切齿,又仿佛想要表达什么,不过最后都化为无声的沉默。这是玩弄,*裸的玩弄。自己不应该多想。
  庄园外,看着离去的云萧,小郡主低声道,“我记住你了,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
  云萧仿佛听到了些什么,笑了笑,这个世界太无聊了,武道上有资格当自己对手的只有一人,偏偏还是自己师父。他已经想起这位小郡主是谁,红颜敌手,似乎也不错。女人不好惹,云萧忽略了这句话。
  ps:下一章,等他们来接。
  
第十二章 等他们来接
  
  张无忌道,“小师叔,我求你一件事。”
  云萧道,“什么事?身上还有伤吗?”
  张无忌摇头道,“我没受伤。只是一路上,看到很多人都在找我义父,他们有的想杀义父报仇,有的想抢义父的屠龙刀,因为义父眼睛瞎了,打不过他们。小师叔你能帮帮他吗?”张无忌一脸希冀的看着云萧。
  这番话,张无忌也曾对俞莲舟说过,但俞莲舟却没答应,只承诺,自己不会伤害谢逊。张无忌觉得云萧好说话,两人虽然是师侄和师叔的关系,但同时也是好朋友。
  云萧沉吟片刻,道,“无忌,你要记住,求人不如求己。我能帮的了你一时,帮不了你一世。你也知道,你义父杀了很多人,江湖上的是非对错,没有人说得清。有实力,才有话语权。刚刚的事情看到了吗?我当时就算指着那两个老家伙,说他们是狗,他们也不敢反驳,说自己是人。知道为什么吗?”
  张无忌道,“因为他们怕你。”
  云萧笑道,“不错,他们怕我。事实上,现在的我还没那么强,所以我只能借势,抓了那位小郡主。但如果没有先前我打伤鹿杖客,他们又岂会真的怕我。自己没有实力的时候,可以想办法依靠别的壮大,但归根结底,人还是要靠自己。如果遇到了,我会帮你义父一把,但他和别人的恩怨,我帮不了。”
  张无忌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云萧的意思就是要他自己变强,这样就能帮义父。云萧有意无意的给张无忌灌输自己的思想,这个年龄的小孩,是最容易发生改变,也最容易定型。你既然名为无忌,百无禁忌岂不更好?
  离开了庄园,云萧带着张无忌,用轻功狂奔到安陆,终于找到一家小客店,不用露宿野外。
  房间里,云萧道,“想不到你看起来很轻,背起来居然这么重。”背着一个几十斤的小孩,狂奔十多里,云萧腰酸背痛。
  张无忌一脸歉疚道,“对不起,小师叔,都是我连累你了。”
  “算了,睡觉!”云萧摇了摇头。忙碌了一夜,云萧倒头就睡!
  第二天,在楼下吃过早饭,张无忌道,“小师叔,我们怎么回去?”
  “……”这个问题云萧还真没想过,没想到这么顺利,当晚就将张无忌救出来了。“谁说我们要回去了?”
  “啊……”张无忌一脸迷糊。
  云萧道,“好不容易下山一次,谁要那么早回去,师父的大寿是四月初九,还早着呢。你不想在外面多玩一玩吗?”
  张无忌兴奋道,“当然想了!可是我担心爹知道了会生气。”想到张翠山平时的教导,张无忌又变得中气不足。
  你爹生气,又不会气到我头上,云萧道,“我们都不说,他们谁会知道。他们问的时候,你就说我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刚把你救出来。到时候,他们心疼你还来不及,又怎么会责怪你!”
  张无忌低声道,“说谎不好吧。”
  云萧扭了扭拳头,“说谎,还是挨揍,你选哪个?”
  张无忌连忙晃头,“我说,我说。”
  云萧见张无忌听话,揉了揉他的脑袋,笑道,“不错,听话才是好师侄。以后也要听小师叔的话,知道吗?”
  张无忌连连点头。
  其实这一世云萧是第一次离开武当山,这世界又没有导航地图,要回武当山,很麻烦,云萧怕麻烦,决定等他们来接自己。
  云萧和张无忌在安陆疯玩了一阵,俞莲舟给云萧留了些盘缠,云萧又顺手牵羊从别人那借了些,当然,这些都不允许张无忌告诉别人。
  张无忌这么多天已经重新认识了自己的小师叔,在二师伯面前,他和自己差不多,像个乖孩子,但露出本来面目后,他就是个什么都干的出来的魔星。
  在安陆的这段时间,有地痞流氓看到两个小孩大手大脚,觉得是肥羊,于是盯上了他们。栽到云萧手里,下场有多惨可想而知,
  有的人,人老心不老,更何况云萧。岁月在他的身上早已失去了意义。小孩子当多了,玩心渐起,这群送上门的混混,变成了云萧的玩具。
  三月,正是草长莺飞的季节,风和日丽,云萧正在野外放风筝,他的风筝和常人的不同,不仅更大,也会发出声音。
  张无忌担忧道,“小师叔,我听那人叫的很惨啊!”
  云萧随意道,“你不懂,他们觉得可以在空中飞,太刺激了,所以忍不住放声大叫!你看他们叫的多兴奋,都快手舞足蹈了!”
  张无忌脑门冷汗直流,那应该是吓的吧。好在云萧并不想取他们性命,小惩大诫,额,可能稍微过火了点。
  之后几日,云萧在大街上走到哪,碍眼的人统统消失不见,整个安陆的社会风气都变得良好了。
  就在云萧玩的最开心的时候,俞莲舟等人来了,武当七侠,除了老三俞岱岩,几乎都下山,赶了过来,然而看到的,却是两个小鬼正在酒楼里大吃大喝。
  武当诸人觉得又惊又气又好笑,包括殷素素在内,七人风尘仆仆赶来,没想到,看到的会是这幅光景。云萧和张无忌二人被狠狠的训斥了一番,既然脱困,为什么不给武当传讯?
  云萧连连狡辩,可惜张无忌唯唯诺诺。不过正如云萧先前说的,他们担心还来不及,又怎会真的责怪两个小孩?
  最终,七人劳师动众的赶来,不需要想办法救人,仅仅只要带两个孩子回山。
  路上,宋远桥道,“小师弟,你是怎么将无忌救出来的?”他问出了所有人心中的疑惑。那天走之前,庄园里的情形他们也稍微打探过。
  云萧随意道,“直接走进去,叫他们放人,然后他们就放了。”
  其他人冷汗,就这样?云萧不愿意说,他们也没辙逼问。
  俞莲舟关心道,“你们没受伤吧。”
  云萧道,“你们不是看到了吗?我们都安然无恙的在这里。”
  张翠山道,“小师弟,谢谢你又救了无忌。”殷素素也是连连感激。云萧对他们一家伸出援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张松溪笑道,“你们也应该谢谢二哥,若不是他同意将小师弟带下山,又岂会这么顺利?”
  众人哈哈大笑起来。
  ps:下一章,点破心事。
  ...
  
第十三章 点破心事
  
  这一次,回去的路上,再也没有人围追堵截,七侠已经来了六人,除非有人做好与武当撕破脸,正面交锋的准备。
  云萧等人顺利回到了武当山,如今已到四月初,还有数日,就是张三丰的大寿,张三丰也终于出关了,对他而言,可谓是喜上加喜,大寿将至,五弟子也回来了,还给他带了一个徒孙,张无忌。
  张无忌的出现,让武当第一代以及第二代弟子,均围着他,疼爱有加,武当山上还有一个与张无忌差不多的小鬼,看到这情形,满腹嫉妒,他就是宋远桥的儿子,宋青书。
  宋远桥很像岳不群,都是掌门,且颇有君子风范,为人冲淡谦和,恂恂儒雅,教导弟子时,喜欢要求弟子跟自己一样。
  宋青书身为他的儿子,又是武当第三代首徒,宋远桥对其期望颇深,要求甚严。小孩很多都是叛逆的,宋青书也一样。
  第一个夺走宋青书光芒的人是云萧,但他惹不起。云萧能拜入张三丰门下,他各种羡慕嫉妒,但他求不来,就算张三丰也疼他,总不能儿子和父亲成为师兄弟吧。
  宋青书想过整治云萧,可惜被云萧发现,直接让云萧狠狠揍了一顿,还拎着他走到宋远桥那,说出实情。宋远桥不仅不怪云萧,反而向他道歉,又把宋青书揍了一顿。
  自此以后,宋青书对云萧不敢再放肆,武功,身份上他都不及对方,而且云萧日后也没有继续找他麻烦,宋青书放弃了,你是小师叔,我不跟你斗!
  张翠山对儿子的教育和宋远桥不同,比较放任,毕竟张无忌还有义父谢逊,母亲殷素素。张无忌的天真善良,更得武当诸人的欢心。
  宋青书讨厌张无忌,但看到云萧和他在一起,没敢直接动手。
  这一日,云萧正在书房,张翠山从隔壁走了过来。这处院落,原本就是张翠山的住处,只是他失踪十年,一直空着,也只是让人睹物伤情。
  云萧上山后,喜欢上了这里,张三丰同意了,这处院子以后就给云萧居住。
  张翠山匆匆回山,一时间来不及重新建造住处,好在这处院落本就很大,云萧不过一个小孩,如今多了张翠山一家,也不嫌拥挤。
  走进书房,张翠山看到云萧正在练字,当然,也是在练功,张翠山看到他写的字,笑道,“师父的这套倚天屠龙功,在小师弟的手里,比我这个做师兄的,要强多了。”
  云萧放下笔,道,“师兄过谦了。你外号铁画银钩,论到书法,我又岂能在你面前,班门弄斧?”
  虽说如此,但云萧的字确实不差,毕竟是已经活过百年的人,虽然身体变小后,字迹有所变化,却也有了成为一代大家的潜力。
  张翠山道,“你嫂子做了些好菜,一起过去吃吧。”
  云萧点了点头,不需要推辞,都已经住在一起了,当然要像一家人。殷素素是天鹰教的大小姐,对吃的东西,一直很讲究。在冰火岛十年,自力更生,更是练出了一手绝顶厨艺。
  “怎么样,味道如何?”殷素素笑道。
  云萧咀嚼了一块牛肉后,道,“膏腴嫩滑,甘脆爽口,诸味纷呈。这里面不单单是牛肉吧。”
  张翠山笑道,“原来师弟也是个吃道中的行家。”
  云萧摇了摇头,“我只是个吃货。”
  乘着吃饭高兴,殷素素笑道,“我们暂时住在你这里,小师弟可别介意。”
  云萧端起碗筷,笑道,“这处院子,我才是后来者,况且,也正因为这样,我才有如此口福。”
  张无忌突然道,“小师叔,你就一直和我们住一起吧。”
  云萧对张无忌,像师叔,又像哥哥,他感觉非常亲切,而且又多次救过他,心中所想,不禁脱口而出。
  云萧莞尔一笑,道,“人总是会长大的,到时候不仅我会搬出去,你也会。”
  张无忌不懂,张翠山和殷素素却明白,张翠山道,“那在你没长大之前,就让我们先照顾你。”
  云萧有些感动,亲情没有谁会拒绝,以前他帮助张翠山一家,或许是出于对张三丰的敬重,如今,变成了家人间的关心。
  第二天清晨,一大早张翠山就去了紫霄宫,准备和几位师兄弟商议,关于师父大寿的事情,院子里只剩下殷素素,对着池塘出神。
  “五嫂有心事?”刚刚云萧透过书房的窗户,看到殷素素,云萧顿时想起一件事。
  张翠山曾想要带殷素素去拜访三师兄俞岱岩,被她推脱身体不适,没敢过去。
  “是你啊,小师弟!”殷素素听到背后有人出声,连忙转过身。
  云萧语气猜测道,“你是因为三师兄的事情?”
  殷素素脸色微变,“嗯,我没和五哥一起去拜访他,担心他心里不悦。”
  然而云萧的眼神却告诉殷素素,我不信。“五嫂出自天鹰教,而据说三师兄曾被天鹰教的人暗算,导致受伤,回山的路上,又被人打断了双腿。”
  殷素素的脸色越来越差,云萧的眼神让她害怕,就像能看穿一切,云萧的话更是将她心中害怕的事情一一说了出来。“别说了!我不是故意的,当初我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见到殷素素终于肯说出一切,云萧松了一口气,他在说话时,不知不觉中加入了魔音。上一世入魔后,悟出的这门魔功,虽然脱离魔道了,威力大减,但殷素素对这件事,本就极为担心害怕,所以被云萧的魔音一点就破。
  能将事实说出来,一切就好办,比起紧要关头措手不及,现在还有回旋的余地。如今就差怎么让这件事情彻底被点破,摊开在众人面前。
  云萧突然察觉角落里有动静,空间感知一扫而过,顿时了然,往那个位置看了一眼,一个小小的身影看到云萧的目光经过,连忙逃走了。
  或许可以让这小子来点破。云萧劝道,“五嫂,事情已经发生了,再怎么掩饰也没用,错已铸成,逃避不是办法,你应该想办法弥补。”
  殷素素已经不知不觉流出眼泪,“我怎么弥补?小师弟,这件事情,你千万别告诉五哥,他知道了,肯定不会原谅我的。”
  云萧摇了摇头,“你难道想将这件事情,藏在心里一辈子?”
  ps:下一章,敢于面对。
  ...
  
第十四章 敢于面对
  
  云萧没有答应帮殷素素隐瞒,却也没对任何人告密。殷素素当晚辗转难眠,心里一直被这件事的阴云笼罩。
  张翠山是殷素素的丈夫,一直深爱着妻子,对妻子的变化自然注意到了,第二天,看殷素素还是一直心神不宁,吃饭时甚至打碎了碗,终于忍不住问道,“素素,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殷素素正在收拾地上的碎片,听到张翠山的话,手不禁一抖,被碎片划破,“娘,你的手受伤了!”张无忌突然道。
  张翠山连忙将妻子的手握住,很是关心。
  云萧察觉殷素素似乎忍不住,想要和张翠山说什么,连忙道,“我去拿些纱布和药酒。”说完准备出去,看到张无忌还傻站在那,一把将他拖走。
  张翠山看到妻子欲言又止的样子,柔声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怕我知道责怪你?你忘了我们的誓言吗?天上地下,永不分离。无论你有什么事,我都会和你在一起,一起面对!”
  听到张翠山提起誓言,殷素素终于鼓足了勇气,正要开口,一个人走了进来,是宋远桥。
  宋远桥面无表情,看了眼桌上,对着张翠山道,“五弟,你们吃过了?那正好,有一件大事,需要我们兄弟几个一起商议,现在跟我去紫霄宫吧。”
  张翠山对宋远桥道,“好的,大师兄,我马上来。”之后,又对殷素素道,“素素,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这地上的你也暂时别收拾了,等我回来弄。”
  宋远桥见他们夫妻情深,微微不忍,不过想到那件惨事,还是硬起心肠道,“弟妹,你也一起来,此事和你有关。”
  殷素素整个人有如晴天霹雳,他们都知道了!她感觉双腿沉重,几乎迈不动步伐。这一去,说不定自己和张翠山的夫妻之情,就走到了终点!
  “和素素有关?”张翠山一脸疑惑,“大师兄,是什么事?”
  宋远桥道,“这事情还是等师兄弟到齐了,一起商议吧。”
  殷素素颤声道,“五哥,可不可以不去?”
  张翠山不清楚妻子害怕什么,握住殷素素的手,安慰道,“大师兄他们又不会害我们,况且我陪在你身边,也许只是你以前的一些错事,但你已经改邪归正了,他们会原谅你的。”
  宋远桥道,“我也不想伤了你们的夫妻之情,但有些事情必须要有个交代。”
  听到宋远桥的话,张翠山心里也渐渐涌现出不安,不过为了安慰妻子,他还是强装出镇定。
  三人离开院子,走向紫霄宫,云萧在自己房间里都看到了,也听到了。该来的,迟早会来,躲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一旁的张无忌不知所以,“娘他们要去哪里?”
  云萧没有回答,而是道,“无忌,你还听我的话吗?”
  张无忌点了点头,道,“无忌当然听小师叔的话。”
  云萧道,“那你别问为什么,现在立刻去找师公,让他老人家前往紫霄宫。”
  张无忌虽然什么都不知道,但云萧此时的表情认真,相处多日,他已经了解,这时的云萧不是在开玩笑,而是有正事。
  张无忌小腿飞快的跑向张三丰的住处,云萧则前往紫霄宫,虽然他不能彻底解决某些问题,但可以阻止一些悲剧发生。
  云萧先张翠山他们一步,到了紫霄宫,看到几位师兄弟都在,连瘫痪的俞岱岩都被人抬了过来,只是众人似乎还都不知晓情况。
  “小师弟,怎么连你也来了,是大师兄通知你的?”俞莲舟奇道,武当派商议正事的时候,一般不会喊小师弟,当然他要进来,也不会阻止。
  云萧道,“刚刚大师兄去找五师兄他们了,我听到师兄们有事情商议,所以好奇过来了。”
  殷梨亭笑道,“只有好奇心这一点,你才像个小孩子。”
  云萧撇了撇嘴。
  过了片刻,张翠山他们来了,看到云萧也在,有些惊讶,宋远桥也是奇怪,刚刚他没喊云萧,难道又是偷听了他们的话,自己跑来了,
  宋远桥顿时更加头疼,今天这事本身就够麻烦了,还有这个小魔星在。
  宋远桥道,“既然所有师兄弟都来了,那么我也就开门见山。”
  俞莲舟看到殷素素神色很差,关心道,“弟妹,你身体不舒服,怎么也来了?”
  宋远桥看了殷素素一眼,叹道,“是我让她来的,今天的事和她有关。”
  “等等!”眼看宋远桥就要开口,云萧出言打断。
  宋远桥道,“小师弟,怎么了?”
  云萧道,“五嫂,这件事情还是你自己说出来吧,你已经敢于面对五师兄了,难道还不敢面对其他人?”
  宋远桥疑惑,“小师弟,难道你已经知道了?”
  “我自己来说。”云萧的话没错,自己最担心的不过是怕丈夫知道,毁了自己的夫妻感情。但自己已经有勇气面对丈夫,对于其他人,还有什么好怕的。
  俞岱岩第一次听到殷素素开口说话,脸上肌肉猛的抽动,双目直视殷素素,凝神思考,这个声音,他毕生难忘,看向殷素素的眼神,顿时变得异样,有痛苦,有怨恨。
  俞岱岩突然开始喘气,苍白的双颊上涌起一阵潮红,众人终于察觉出不对劲,心中充塞了不详之感,一时室内寂静无声。
  看到俞岱岩的表情,殷素素仿佛有些解脱,他已经认出自己,自己也不用再隐瞒,自从喜欢上张翠山开始,这件事一直压在心头,十年了,如今终于要说出来,“三哥,小妹对不起你!”
  俞岱岩听到殷素素一句对不起,身体忍不住颤抖,“果然……是你。”
  张翠山听到二人的对话,虽然只是简短的几个字,殷素素的歉意,俞岱岩的恨意,他还是听出来了,心中立刻冒出一个不好的猜测。
  张翠山抬起右手指着自己的妻子,微微颤抖,“素素,你……到底对三哥……做了什么?”
  其他师兄弟也反应过来了,殷素素应该是做了对不起俞岱岩的事情,而俞岱岩受到的最大伤害,莫过于十年前的那次惨事。
  ps:下一章,放下。
  ...
  
第十五章 放下
  
  看到丈夫害怕的看着自己,殷素素心里凄惨,叹了一口长气,道,“五哥,这件事我不敢告诉你,就是怕……怕你知晓后,从此……从此不再理我。”
  张翠山顿时心里通明,殷素素为什么不敢和自己去见俞岱岩,最近又为什么心神不宁,都有了答案,然而,这个答案却是他最害怕的,夫妻之情与兄弟之情相悖,自己怎么面对她,怎么面对三哥?
  张翠山右手无力垂下,颤声道,“我要你亲口告诉我。”
  殷素素直视张翠山,想要从他的眼里看到一丝希望,然而,他的眼里都是泪,不知是为谁而流!
  看到张翠山痛苦的神情,她的心里更苦,听到张翠山的话,她就像在面对世上最难的问题。
  室内一片寂静,谁都有话想说,想质问,想劝慰,想知道一切,想要有转机!
  终于,殷素素道,“十年前,在钱塘江上,是我以蚊须针伤了三哥,之后,以掌心七星钉再次打伤三哥,骗走三哥手中屠龙刀的人,是我的亲哥哥,殷野王。”
  张翠山全身发抖,“你骗得我好苦!”
  殷素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