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武侠世界里的空间能力者〗第35部分

素泪声道,“五哥,你我十年夫妻,蒙你怜爱,情义深重,我已死而无憾,这件事在我心底压了十年,我爱你爱的越深,这件事就压的越重。”
  停顿片刻后,殷素素仿佛松了口气,“如今。说出这一切,我也算解脱了,你杀了我吧。也可全了你武当七侠之义!”
  殷素素闭上眼引颈就戮,张翠山腰间一柄剑,触手可及,却又仿佛天遥地远!他的手在抖,心更在抖,突然一剑拔出,殷素素一滴眼泪落下。
  “五弟。不可!”众人惊呼,俞岱岩更是大叫一声。从椅子上竭力要站起来阻止,结果砰的一声,摔倒在地。
  张翠山拔出剑,众人以为他要杀了妻子。然而他又怎么舍得?十年来妻子对自己温顺体贴、柔情蜜意,种种好处涌上心头。张翠山的剑抹向了自己的脖子!
  错已铸成,自己无力挽回,唯有代妻受过!
  “叮!”张翠山手中的剑断成两截,掉落在地。
  云萧摇了摇头,自己就猜到张翠山会如此,他爱殷素素爱的很深,但对兄弟之情也极为看重,情义难两全。他做不出选择,唯有自己舍身。云萧一道剑气早已蓄势待发,瞬间将张翠山的剑打断。
  殷素素睁开了眼。看到张翠山要自杀,顿时惊哭道,“五哥,你为什么要这么傻?是我做错了事,应该由我来承担。”
  看到张翠山居然想要自杀,宋远桥悔到肠子都青了。不该听那孽子的话,将此事公然说出来。如果张翠山今天真的死了,那他会内疚自责一辈子,是自己点破这一切,逼死了五弟!
  其他几位师兄弟莫不如此,虽然他们没有开口,但七侠之义会让他们自责一辈子!
  最恨自己的人,莫过于俞岱岩,是自己差点害死五弟,自己已是残废之身,拖累了众位师兄弟十年,今日难道还要再害得五弟身死?
  张翠山双眼无神,口里喃喃道,“为什么不让我死,我对不起三哥,可我对素素也下不了手!”
  殷素素紧紧抱住张翠山,害怕他再自杀,害怕失去他,夫妻二人默默的流泪。
  如果他们一直留在冰火岛多好,那么这件事可以永远不用提。殷素素道,“天上地下,永不分离,你若死了,我又岂会独活?”
  云萧心里酸涩,真情无价,世间真情莫过于此!不为别的,就为这份情,感动了自己,也足以让自己出手,帮他们一把。
  云萧道,“五哥,五嫂,你们若都死了,让我们师兄弟几人日后如何做人?这不是成全七侠之义,而是毁了兄弟之情。是我们逼死了你们!师父百岁大寿将近,你们难道要让他老人家,白发人送黑发人?还有无忌,他一夜之间,失去爹娘,日后怎么办?”
  兄弟,师父,孩子,这些终于渐渐唤回了张翠山生存的意志。
  云萧继续道,“过错虽然难以弥补,但你们去试过了吗?五嫂,当初在龙门镖局托镖,让他们护送三师兄回山的人,可是你?”
  殷素素道,“不错,正是我。”
  俞岱岩已经被殷梨亭扶起,坐回了椅子上,此刻闻言,叹道,“多谢弟妹好心。当年的事,就让他过去吧。”
  见俞岱岩开口原谅殷素素,众人心里松了一口气,事情终于出现转机。云萧道,“三师兄被人用大力金刚指打断双腿,这事是否与你有关?”
  殷素素道,“我让人托镖保护三哥回武当山,又岂会再派人伤他?”
  云萧渐渐露出笑意,“这样说来,打伤三师兄的另有其人,你的罪责也减了一半。三师兄,这十年来,你心里到底恨的是什么?”
  俞岱岩明白云萧的意思,云萧的话让他反思,片刻后,俞岱岩道,“我恨那以大力金刚指,伤我之人,是他让我瘫痪十年,成为一个废人。”
  殷素素颤道,“三哥,你真的不恨小妹?”
  俞岱岩道,“虽然有些怨气,但与那人相比,微不足道。”那点怨气,又岂能与兄弟之情相比?
  张翠山双眼终于恢复些许神采,可是俞岱岩虽然原谅了他妻子,他自己却难以面对这枕边人!
  俞莲舟道,“五弟,师父一直教导我们,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弟妹已经知道错了,此事,希望你也能看开。”
  其他几位师兄弟也纷纷劝导张翠山。
  云萧见张翠山心结难解,开口劝道,“你们可以为三师兄做的事情很多,寻找办法治好他的伤,让他重新站起来。找出当年真正伤害三师兄的人,为他报仇!这些,你们都做过了吗?”
  然而,云萧不过一个小孩,此时的开口劝解,又有几分重量?
  “翠山!放下吧。”紫霄宫门口,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两个身影,一大一小,一老一少。张三丰来了。
  此刻张翠山心里正是最迷茫的时候,有资格给他指点迷津的人终于到了。
  师道,传道授业解惑,张翠山心里的困惑,张三丰来解!张三丰的一句放下,有如拨开云雾见青天!
  放下执着,放下怨恨!放下过去,把握现在,面向未来!(未完待续)
  ps:ps:下一章,宋青书。
  ...
  
第十六章 宋青书
  
  紫霄宫中,张三丰的出现,终于彻底解开了张翠山夫妇的心结,放弃了求死的念头。张无忌也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他不懂,但他知道,自己不想失去父母,生怕失去此时,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两个人,他紧紧的抱住张翠山和殷素素,丝毫不敢松手,整个人放声大哭!
  自杀的勇气只需要一瞬,面对的勇气却需要一生。
  张翠山活着,殷素素才有继续面对人生的勇气,两人决定竭尽所能去弥补,张无忌知道他们一家对不起俞岱岩,至此以后,对俞岱岩也是多番孝顺。
  然而事情还没结束,告密者是谁?差点害死张翠山夫妇的人是谁?宋远桥是怎么知道的?
  其他人不提,宋远桥却不能不提,“孽子,你给我滚进来!”宋远桥对着门外一侧怒道。
  所有人都看向门外,张三丰和张无忌来的时候,已经发现躲在一旁的身影。张三丰此刻只能摇头叹息。
  宋青书心中无比害怕,刚刚差点害死张翠山,如果张翠山死了,以父亲的性格,一定会杀了他的!
  见宋青书不敢走出来,宋远桥走到门外,一把将他拎了进来,重重的扔到地上,“孽子!”
  看到如此情形,众人隐隐约约猜出了告密者是谁,俞莲舟道,“青书,这件事情你是如何知道的?”
  宋青书不敢说。宋远桥一掌扇过,怒道,“说!这件事你是从哪听来的?”
  被自己父亲打了一耳光。宋青书惊恐,连忙道,“昨日,我在小师叔他们院子里,听到小师叔和五叔嫂的谈话,五叔嫂自己说出来的。”
  殷素素道,“我先前不敢见三哥。被小师弟察觉了,之后我就将一切都告诉了小师弟。应该没有其他人知道才对。除非有人偷听!”殷素素恨极。自己丈夫差点因此而自杀。她也差点不想活了。
  宋远桥盯着宋青书,眼神让其心慌,“你居然去偷听长辈谈话。以你的性格,不可能无缘无故跑去那里。昨晚你还兴冲冲的跑回来跟我告密。这事就这么让你高兴?这件事差点害死了你五叔,你知道吗?”
  “你其实是想去找无忌的麻烦,对吧。”云萧突然出声道。
  宋青书脸色顿变,宋远桥一直盯着他,看的清清楚楚,“你小师叔说的可是真的?无忌刚刚回山,与你无冤无仇,又是你师弟,你为什么要找他麻烦?”
  张无忌一脸迷茫。殷素素则是更加恼恨,原来不仅是偷听,还想对自己儿子不利。张翠山倒是有些体谅。“大师兄,算了,青书还是个小孩子,他和无忌之间或许只是有些口角,小矛盾,偷听想来也是凑巧!”
  宋远桥道。“他身为师兄,就算有些口角矛盾。也应该谦让师弟。”
  当师弟还有这好处?云萧心里一乐,道,“大师兄,你还记得三年前我刚山时,发生的事情吗?”
  云萧此时提起,必然和宋青书有关,宋远桥很快想到,云萧曾拎着宋青书找过自己,顿时明白缘由,“嫉妒同门,还想栽赃陷害,看来,这么多年,我教你的道理都白教了。青书,你太让我失望了。”
  云萧记忆苏醒后,想起了日后宋青书欺师灭祖之事,三年前宋青书找自己麻烦,自己没有理会,因为那时候记忆还没苏醒,此刻,又发生了同样的事,终于决定做点什么。
  云萧道,“你觉得无忌夺走了大家对你的宠爱,听到五嫂就是伤害三师兄的人,觉得只要让大家都知道此事,就不会再喜欢无忌,是不是这样?”
  沉默,有时候就是回答,宋青书彻底低下了头。
  宋远桥凝声道,“从今往后,你不再是武当派第三代弟子的首席。”
  宋青书猛的抬头,“爹,我知道错了,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看到宋青书只有听到首席被夺,才肯认错,宋远桥更加失望。其他人也都看出来了,云萧所言非虚,宋青书品行不端,没资格再当首席弟子。
  殷素素微微解气,张翠山一声叹息。
  首席,代表身份。日后不出意外,会继任武当派掌门之位。宋远桥当初让宋青书成为首席,已经怀疑自己这么做是否有徇私的嫌疑?为此,他对宋青书要求甚严。此刻,宋青书犯下如此过错,他觉得对不起众位师兄弟的信任,对不起师父,对不起武当。
  宋远桥走到张三丰身前,跪下道,“师父,弟子教子无方,教出了这种品行不端之徒,没资格再当武当派掌门,还请师父收回弟子的掌门之位。”
  宋青书不敢置信的看着父亲,武当和少林一样,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其掌门地位之高,可想而知。自己的父亲居然要放弃?
  张三丰伸手将宋远桥扶起,道,“远桥,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既然你们都愿意给素素这个机会,为什么不给自己和青书一个机会?”
  宋远桥双眼开始有泪水充盈,“三年前,弟子已经给过他一次机会了,可他又犯了第二次!”
  云萧突然道,“无忌,你,是否愿意原谅你青书师兄?”
  之前的种种事情,张无忌都不懂,这一刻却仿佛懂了,他走到宋青书身前,伸出小手,露出真诚的笑容道,“青书师兄,我们,做朋友吧!”
  众人不可思议的看着张无忌,云萧却露出了笑意。
  小孩子打架,事后,如果一人先道歉,另一人无论是碍于面子,还是其他,都比较容易接受。张无忌和宋青书此刻并没有深仇大恨。没有人给宋青书求情的时候,张无忌伸出援助之手,如果宋青书本性不坏,一定会悔改。
  “对不起,师弟!”宋青书终于哭了出来,这一刻,他真的意识到自己错了,张无忌的好意他感受到了,失去一切后,收获到的第一份友情,弥足珍贵!
  张无忌将跪在地上的宋青书拉了起来,也将他从歧途上拉回了正道。
  张三丰看到这一切,老怀欣慰,觉得这一切,是他提前收到最好的一份寿礼!
  宋青书首席弟子的身份虽然被剥夺了,宋远桥的掌门之位却没有被收回,张三丰年事已高,肯定不会处理这些事情,其他师兄弟也一致希望宋远桥继续当掌门,最后宋远桥决定将功补过!(未完待续)
  ...
  
第十七章 百岁寿宴少年狂
  
  四月初九,张三丰大寿,这天清晨,所有人都换上新衣,齐聚紫霄宫,准备一起去给张三丰拜寿。只见厅堂上都贴了张翠山所书的寿联,前前后后,一片喜气。
  这时,一名道童进来,递上一张名帖。宋远桥刚要接过,名帖瞬间到了云萧手上,众人呵呵笑了起来,喜庆的日子,也没人在意这些。
  云萧念道,“昆仑后学何太冲率门下弟子恭祝张真人寿比南山。”
  张松溪听了,惊道,“昆仑掌门居然亲自来给师父拜寿,他几时来中原了?”
  云萧将名帖一合,冷笑道,“只怕很早就来了。”
  宋远桥道,“这位客人非同小可,该当请师父亲自迎接!”
  云萧拦住,“不,我们几个去就够了。”
  宋远桥见云萧拦住自己,皱眉道,“小师弟,对方是一派掌门,岂能怠慢了?”
  云萧反问道,“你也是一派掌门,如果还去请师父,岂非武当掌门低他昆仑掌门一辈?”见宋远桥还想说些什么,云萧连忙道,“对方来者不善。”
  其他几位师兄弟围了上来,俞莲舟道,“小师弟,你怎么知道?”
  云萧道,“你们忘了那日在海上,昆仑派与我们不欢而散吗?算算时间,刚好够他何太冲从昆仑赶来。目的恐怕不是祝寿,而是其他。”
  张松溪点了点头,“不错。师父不喜欢繁文缛节,所以每逢整寿,我们都不曾惊动外人。以前也从未有江湖上的朋友劳师动众前来拜寿。百岁大寿虽然特殊。却还不可能让他昆仑掌门千里迢迢赶来。”
  张翠山歉疚道,“都是小弟惹的麻烦,害的师父寿宴都要横生波折。”
  俞莲舟道,“不管怎样,先去迎接客人吧,就如小师弟说的,我们几个去迎接。”
  众人将昆仑派的人迎了进来。跟着何太冲一起来的,还有八名男女弟子。云萧先前见过的西华子和卫四娘也在。
  互相寒暄一番后,宾主坐定献茶。没过多久,道童又递进来一张名帖,众人打开一看。崆峒五老齐至。接着神拳门、海沙派、巨鲸帮、巫山派,许多门派帮会的首脑人物陆续来到山上拜寿。
  武当诸人都察觉出不妙了,今日这百岁寿辰,虽然宾客云集,恐怕各个都来者不善!
  宋远桥,俞莲舟,殷梨亭三人在厅上陪着客人说些客套话,其他几位师兄弟已经退到了内室商议。
  张松溪道,“你们看出来没?”
  张翠山道。“他们相互约好了的,大家见面之时,都是成竹在胸。虽然有些人假作惊异。实则是欲盖弥彰。”
  莫声谷道,“果然不是诚心来拜寿的。连铁琴先生何太冲等人都来了,只有一个可能。”
  张翠山道,“想从我口中问出谢逊的下落!”
  张松溪冷笑,“他们太小看我们了,难道以为仗着人多。我们武当门下弟子就会出卖朋友?就算他谢逊十恶不赦,只要是你义兄。决不能从你口中,吐露出他的行踪。”
  莫声谷道,“现在怎么办?”
  武当七侠中,以张松溪最机警,但此刻他心里也束手无策,正想说些安慰的话,云萧出声了,“先礼后兵。”
  张松溪诧异的看着云萧,小师弟此刻居然能如此冷静的分析,让他觉得觉得眼前之人,既熟悉,又陌生。
  云萧道,“他们既然借拜寿为名,我们也不能太失礼。但如果真的威逼五师兄说出金毛狮王的下落,那就是要搅了师父的百岁寿宴。这个时间,这个地点,他们居然来找茬,好的很啊!”云萧最后几个字几乎是怒喝出来的。
  几位师兄弟听出,云萧的怒气越来越盛,不由生出一种担忧,小师弟不会要大闹一场吧。
  俞莲舟看到云萧此时的眼神很是熟悉,三年前初见面时,看那群强盗,云萧就是如今的眼神。
  云萧突然冷笑三声,道,“这里是武当山,又岂能容他们在此放肆!”
  人不轻狂枉少年,既然我已是少年身,狂一狂又如何?云萧体内的真气开始沸腾!
  云萧的话,点燃了其他几人的胸中豪情,张松溪道,“不错,兄弟同心,其利断金,今日我们兄弟几个都在,岂能怕了他们?”
  这时,大厅上道童又进来报道,“峨嵋派掌门灭绝师太,携门下弟子前来向祖师拜寿!”
  云萧等人从内室走了出来,听到峨眉弟子前来,其他几人都朝殷梨亭微笑。殷梨亭满脸通红,神态扭捏。张翠山笑着将他拉去,“来来来,咱们两去迎接贵宾!”
  殷梨亭和峨眉弟子纪晓芙有婚约,所有人心知肚明。张松溪甚至觉得,有此层关系,说不定峨眉会助武当一臂之力!
  灭绝师太带了数名弟子前来,那日在海上见过的静虚师太也在。其她师妹正在调笑峨眉的一名女弟子和殷梨亭,她却立刻注意到了云萧。
  静虚在灭绝耳边低语了几句,灭绝的目光也看向云萧,仿佛很不可思议。
  那晚带领峨眉弟子拦截云萧他们的就是静虚,结果所有人轻易的败在一位十岁孩童之手,回去后,她将此事禀明灭绝,灭绝大怒,然而她清楚自己弟子不会说谎。
  张三丰大寿,原本她是不想来的,毕竟她的身份比张三丰低太多,却又是峨眉掌门。然而弟子们的无功而返,以及败于云萧之手,让她耿耿于怀。最后终于决定,此次自己亲自前来,不仅要问出谢逊的下落,也要为峨眉一雪前耻!
  云萧注意到灭绝了,不过他在意的是其手中那柄剑,倚天不出,谁与争锋!虽然他早已不需要用剑,但对这柄流传百年的神兵,还是很感兴趣。
  突然云萧想到了什么,心里微怒,武当解剑池,灭绝居然视若无物。其他人虽然也暗藏兵器,却还没有这般明目张胆!
  张三丰乃是冠绝古今的大宗师,无论人品武功皆无可挑剔。武林中人敬重他,于是自发在解剑池解下武器,以示对张三丰的尊敬。
  解剑池旁,兵器留守,人入武当!江湖上人人皆知,这不是张三丰自己定的规矩,而是天下人为其定的规矩!
  解得下其他人的剑,却解不下你的倚天剑!那今日,我云萧,亲自来解!(未完待续)
  ps:今天上架,编辑大大说爆发点。于是三更化五。今天还有两更稍后奉上。
  ...
  
第十八章 解剑
  
  时值正午,宾客满堂。张三丰终于出来了,各门各派的掌门纷纷带领弟子向张三丰道贺祝寿。
  百岁之人,又岂能看不出,这些人另有所图。张翠山回山后,已经将一切细细禀明了他。或许今天自己这把老骨头也要动一动了。
  然而,武当诸人并不想让他出手,待众人拜寿完后,弟子们将张三丰请回了内室休息。
  武当派给宾客准备了便饭,饭后,张松溪朗声道,“诸位,今日家师百岁寿诞,承众位光降,敝派上下尽感荣宠,只是招待简慢之极,还请原谅。”
  灭绝师太走上前道,“张四侠客气了。只不过,我们此番上山,却是有两件事。”
  张松溪脸色微变,他本以为峨眉会助他们武当一臂之力,没想到,今天第一个发难的居然就是她们。张松溪道,“师太,今日是家师大喜的日子,倘若谈论武林中的恩怨仇杀,未免不详。”
  灭绝师太冷笑道,“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此番上山,一来是跟张真人祝寿,二来,打听一下谢逊那恶贼的下落。”
  张松溪还想说什么,云萧突然出现在他前面。各大派的人有些惊讶,这个小孩是谁?认识云萧的人却脸色骤变,心里觉得不妙!
  武当七侠也没人阻止云萧,既然来者不善,就让师弟大闹一场又何妨?师弟或许能将这这趟水搅浑。
  云萧冷笑道。“灭绝,你既然不把我们武当派放在眼里,还谈何祝寿?”
  灭绝本就脾气火爆。先前云萧打伤她门下弟子,今日又直呼她的名号,顿时怒道,“武当派弟子都是这么没教养的吗?见了长辈,居然直呼其名?”
  云萧冷眼盯着灭绝,道,“你算什么东西?”
  灭绝气的浑身发抖。峨嵋派弟子也纷纷怒视云萧。
  云萧继续道,“论辈分。我师父与你师祖郭襄女侠,平辈论交。你应该叫我一声师叔!”
  各派之人顿时哗然,一个十岁小孩,让峨嵋派掌门。叫他师叔。然而,由此纷纷思及自身,顿时发现,他们也一样!
  张三丰百岁高龄,与他同一时代之人,都是各派掌门师祖一辈。今天各派来此之人,年龄最大的也比张三丰小接近四十岁。
  在内室的几人听到云萧的话,顿时忍不住笑了,莫声谷道。“这么算来,我们都是这些人的师叔师伯了!”
  殷梨亭比较尴尬,他的未婚妻纪晓芙还是灭绝的弟子呢。
  俞莲舟平时比较严肃。这时候也忍不住笑道,“按小师弟的算法,确实没错。不过大家在江湖上行走,还是要给人家面子。”
  灭绝师太被云萧的话,说的一时哑口无言,这一点。也正是她不想来武当山的原因之一。她一心想要壮大峨嵋派,使之成为与少林、武当齐名。甚至超越的大派。但武当只要张三丰还在,光辈分,就能稳稳的压住所有人。
  片刻后,灭绝道,“看在张真人的面子上,我不跟你一般计较。”
  云萧声音突然变大,怒道,“你有什么资格与我计较,今天是我要跟你计较!”
  灭绝握剑的手在颤抖,她已经快要忍不住一剑杀了眼前的臭小子。
  指着灭绝手中的倚天剑,云萧道,“上山解剑,这规矩是武林中人,敬重我师父,自发立下的。虽然今天来的宾客中,很多人都带了兵器,但他们还知道暗藏,也算给了我们武当三分薄面。你灭绝倒好,光明正大的带着倚天剑上山。是看不起其他武林中人,还是不给我们武当面子?”
  云萧此话一出,不少人脸色大变。
  灭绝怒道,“倚天剑乃是当世神兵,又岂能轻易解下?”
  云萧冷笑道,“你的倚天剑是当世神兵,其他人的佩剑就不是了,何以,他们解得,你就解不得?”
  这句话勾起了不少人对灭绝的敌视。峨嵋派拥有倚天剑,本就遭人觊觎,在这武当山上,居然明目张胆的亮出来,又何尝不是一种炫耀?
  灭绝已经气极,怒道,“好啊,你想让我解剑,那就亲自来吧。”
  只要云萧敢来解她的剑,她就会乘机教训云萧一番,让他知道,倚天剑不是谁都可以碰的。
  云萧微微一笑,“那我就亲自来。”说完一步一步走向灭绝。
  武当诸人脸色骤变,莫声谷道,“灭绝要对小师弟出手了,她有倚天剑在手,恐怕会伤了小师弟!”
  俞莲舟一脸担忧,“小师弟恐怕未必知道倚天剑的厉害!”
  张翠山仿佛想起了什么,顿时道,“不,小师弟肯定知道。他学会了倚天屠龙功,怎么可能不清楚倚天剑?”
  即使如此,俞莲舟还是叮嘱道,“我们都注意了,如果小师弟一会儿受伤,立刻出手,救下他。”众人点头。
  一步,两步,三步,云萧的每一步都很有节奏,此刻整个紫霄宫都静了下来,众人几乎都能听到脚步声。云萧的气势越来越重,灭绝终于感觉到了压力,右手握住剑柄,倚天剑准备出鞘!
  走到灭绝身前还有三丈时,灭绝的剑已经拔出三分之二。剑气开始四溢,云萧第一次见到,剑气源于剑身,而非剑的主人。
  云萧看到这柄剑,脑海中出现一个词,精神烙印。
  就算一个普通人,手持倚天剑,也能挥出凌烈的剑气,这剑气到底来源于何处?剑就算材质特殊,也不应该如此!
  剑气永远来自于人,不是使剑之人,那么便是铸剑之人!郭靖和黄蓉!是否他们亲手所铸,云萧不清楚,但上面有他们的遗留,是不争的事实!
  生前有侠骨,死后有侠魂。虽然虚无缥缈,但屠龙刀和倚天剑上必然寄宿着郭靖与黄蓉的意志。
  云萧停下脚步,突然道,“你不配用它!”
  郭靖和黄蓉铸此剑,是希望能助后人一臂之力,驱逐鞑虏,恢复中华。而灭绝师太却一心想依靠它来壮大峨嵋派。
  灭绝冷笑,“配不配,你很快就知道。”倚天剑终于出鞘!一剑挥出,剑气所过之处,地板家具一分为二,纷纷溅起!
  众人看着灭绝手中的倚天剑羡慕不已。只此一剑,就足以让一个普通高手,成为当世屈指可数的绝顶高手!
  幻眼云湮,云萧原地留下一个残影,瞬间被剑气撕碎!
  武功低微之辈,以为云萧被剑气撕碎。武功高深之辈,则震惊不已,这什么武功?他居然躲过了倚天剑的剑气!
  倚天剑助长使剑之人的剑气,使得剑气不仅犀利无比,同时也迅捷无比。然而,此时它面对的是云萧,注定了失败!
  灭绝还没来得及吃惊,就感觉手上一松,倚天剑没了。
  云萧手持倚天剑,一边抚摸剑身,一边淡淡说道,“剑是好剑,但在你手上,只会造成生灵涂炭。我替你们峨眉保管七年。七年后,你派一名得意弟子,来武当山,找我取剑!”(未完待续)
  ...
  
第十九章 少林至
  
  “把剑还我!”灭绝对云萧的话置若罔闻。看到剑到了云萧手上,想要伸手去夺。
  云萧笑道,“剑在手,你都不是我的对手,更何况此时!”
  倚天剑的剑尖瞬间抵在灭绝咽喉,没有人比灭绝更清楚倚天剑的威力,她整个人立刻静止不动了。
  “不准伤我师父!”峨嵋派女弟子看到灭绝命悬一线,纷纷取出暗藏的兵刃,攻向云萧。
  叮叮当当,云萧倚天剑在手,随意一剑,轻易打落了所有峨眉弟子的兵刃。
  云萧仔细打量手中的倚天剑。刚刚他并未用上多少真气,然而造成的效果,远远出乎他意料。
  “师弟,别伤了她!”一名女弟子突然挡在灭绝师太身前。殷梨亭看到是纪晓芙,担心她被云萧所伤,连忙出声。
  云萧抬头看向灭绝,小手一招,隔空取物,灭绝的倚天剑鞘瞬间到了云萧手上,倚天剑归鞘。
  云萧笑道,“我只是解剑,不会伤人!”说完云萧看向其余众人,所有暗藏兵刃之人脸色顿时难堪。如果他们出手,云萧是否也会解了他们的兵刃?
  亲自试过倚天剑的威力,云萧信心倍增,眼前这群人,挡不住倚天剑的锋芒,更挡不住他的锋芒!
  见到倚天剑在云萧手上的威力,各帮各派的人纷纷意识到,如果他们贸然出手,很可能此时峨眉的下场。就是他们的下场!
  峨嵋派所有人带来的兵刃,全部被倚天剑砍断,门人虽然毫发无损。但峨嵋派颜面大损!日后传到江湖上,其他人未必知道云萧的武功有多高,但一定知道,峨眉掌门败于武当派一位十岁孩童之手,倚天剑也被夺走。
  灭绝脸色涨的通红,双眼更是紧紧盯着云萧,快要喷出火来。
  仿佛有意再刺激灭绝。云萧笑道,“灭绝师侄。记住,我只等七年,七年后,如果你峨眉。没有一位拿得出手的弟子,那么,此剑将永远不再属于峨眉。”
  纪晓芙是灭绝的得意弟子,看到倚天剑被夺,师父败阵后气得说不出话,急中生智,对宋远桥道,“宋师兄,难道你们武当真的要夺走我们峨眉的倚天剑?”她与殷梨亭有婚约。所以叫宋远桥师兄,并不为过。这一点云萧无法反驳。
  宋远桥微微迟疑,峨眉祖师郭襄与师父有交情。所以师父曾叮嘱他们,尽量与峨嵋派交好。但今天峨嵋派的所作所为,确实过分。
  云萧冷笑道,“怎么,连我一个十岁的小孩都打不过,还有脸去找我师兄。当然。如果觉得我以大欺小,嘿嘿。那也可以,只要你师父,灭绝,乖乖叫我一声师叔,你们叫我一声师叔祖,倚天剑,我或许可以考虑,还给你们!”
  “你……”纪晓芙咬紧牙关,且不说自己师父叫不出口,就算真叫了,云萧一定会归还倚天剑吗?只怕到时候峨眉更加抬不起头!
  殷梨亭看到纪晓芙被云萧为难,想要出来给她解围,被几个师兄弟拦住。
  俞莲舟摇头道,“六弟,此时大敌当前,我们必须要齐心协力,先支持小师弟!其他日后再说!”
  张翠山道,“放心,小师弟不会伤了纪师妹的。”
  杀鸡儆猴,云萧的这一招,镇住了在场所有人。没有谁,有把握胜的了倚天剑在手的云萧,即使胜了,传到江湖上,也不过是个欺负小孩的名声。
  不少人心里暗骂,张三丰怎么就教出这么一个怪物徒弟!
  忽然,门外传来一声“阿弥陀佛”!声音清晰的传进众人耳中,似远又近。
  门外那声音接着道,“少林寺住持空闻、率同师弟空智、空性,及门下弟子,祝张真人千秋长乐!”
  少林寺四大神僧,空见多年前已死,其余三位此刻尽数到来。正在内室的张三丰,听到这声道贺,终于出声了。
  云萧对峨嵋派出手,张三丰没有阻止,对方既然不是怀着善意,那武当也没必要笑脸相迎。但少林寺不同,今天来的三大神僧,各个武功高绝,他担心云萧不是对手。
  张三丰道,“欢迎三位大师。今日武当山上嘉宾云集,老道我不过虚活了百岁,居然还劳动三位神僧大驾?”
  双方隔着数道门墙,各运真气互相对答,功力低的人都插不了口。各帮各派的人物,心下骇然,自愧不如。
  片刻后,三位神僧率领九名僧人,已经缓步到了紫霄宫前。张三丰也从内室走了出来。真正的大敌来了!
  云萧脸色认真的盯着少林寺众人。高手,每一个都是不亚于自己师兄弟的高手,尤其为首三人,足以与玄冥二老相比。这一次,少林寺可谓是高手尽出。
  武当七侠,除了俞岱岩,其他人全部走了出来相迎。武当和少林的关系很复杂。有张三丰在,百年来,武当几乎已经压过少林寺一头。为了扳回颜面,少林寺说,张三丰出自少林寺,只不过是青出于蓝而已。
  武当和少林同为正道泰山北斗,于是出现了面和心不合的局面。张三丰或许不在意,但其弟子却想给师父争这口气。
  空闻等人进入紫霄宫,其他各门各派的掌门均上前相见,互道仰慕,一番客套。刚好打破了先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