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武侠世界里的空间能力者〗第38部分

俊秀,其他再无什么特殊之处。然而正是太过普通,金‘花’婆婆心里才更加警惕。“你刚刚说自己是武当派的,你师父是哪一位?”
  云萧想了想道,“一个邋遢道人。”
  张三丰不修边幅,以前认识他的人,都喜欢叫他张邋遢,这一点只有亲近之人才知道。而现在,他是一代大宗师。更没有人敢提起这一点。
  金‘花’婆婆不知道云萧指的人是谁,只当他不愿意说,是看不起自己,心里有些恼怒。手上的念珠开始转动,蓦地,她左手一扬,念珠上的数枚金‘花’朝云萧‘射’去。
  云萧自顾自的摇了摇酒杯,对金‘花’婆婆的动作毫不在意。突然,好像一不小心,杯中酒溅了几滴出来,飞溅的酒滴刚好打在金‘花’上,酒滴凝而不散,居然将金‘花’撞了回去。
  金‘花’婆婆手上的念珠还在转动,“啪啪啪……”连续响了数下,金‘花’婆婆手上的念珠停止转动,刚刚‘射’出的几枚金‘花’此刻又回到了念珠身上。
  云萧淡淡道,“年纪大了,就别这么容易动怒,小心真会长皱纹的。”
  云萧的话让其余人觉得很奇怪,包括跟着金‘花’婆婆一起来的小姑娘。金‘花’婆婆明明就是个老婆婆,早已满脸皱纹,怎会怕再长皱纹。
  然而金‘花’婆婆却眼神骤变,其一是明白了云萧话中的意思,其二是震惊刚刚云萧展‘露’出来的武功。
  自己的金‘花’乃是用真金打造,不仅坚硬,而且锋利,是她自创出来的得意暗器,加上她刚刚用的特殊手法,足以将云萧背后的墙壁都‘射’穿。然而区区几滴酒,就想将它们打回,不仅需要极其高明的手法,还需要极其高深的功力。
  金‘花’婆婆突然道,“原来你是云萧。”
  云萧诧异,“你居然知道我。”
  这般年轻,又有这般武功的,普天下绝对找不出第二位。当日在百岁寿宴上的人极多,云萧连败峨眉与少林,少年宗师之名,早已传遍江湖。
  金‘花’婆婆道,“这次是老身失算了,没想到将你也引了过来。”
  她本意只是想找齐十五个普通正道弟子,做一件事,没想到居然惹出了云萧。
  云萧猜出了金‘花’婆婆的底细,遂道,“你走吧,今日我放过你一次,记住,你欠我一条命,日后,我会去找你的。”
  深深的看了眼云萧,金‘花’婆婆转身离去。这次她走的极快,仿佛一刻也不想在此多呆。跟她来的小姑娘一脸奇怪,临走前,仔细看了云萧几眼。
  “多谢少侠救命之恩!”倒在地上的人渐渐爬了起来,有的人被拳脚所伤,有的人直接被点了‘丨穴’,总之都不致命,似乎金‘花’婆婆有意留他们一命。
  云萧轻描淡写的‘露’了一手,将金‘花’婆婆吓退,刚好救了他们所有人。
  对于他们的感谢,云萧没有在意,云萧看向楼梯口,纪晓芙已经走了,她听到了云萧的身份,出于自身的原因,她不想与武当弟子见面,选择了直接离去。
  三年前,殷梨亭本该与纪晓芙成亲,但纪晓芙失踪了,无论峨嵋派,还是纪家,都没有纪晓芙的消息,这一刻,她却带了一个小‘女’孩,出现在这里,
  想起纪晓芙身上发生的事,云萧心里就叹息。事情有对错,那么感情有吗?云萧举杯喝了一口酒,这次,他觉得很苦。
  酒楼外,纪晓芙离去的背影渐渐消失,一群峨眉弟子从酒楼下经过,看到为首之人,云萧的脸‘色’微变,放下了手中的酒杯。...
  全文字更新,
  位你提供最新最快最全的免费更新
  
第三十章 此情不悔
  
  凤阳城,一家客栈的客房内,此刻一位中年师太坐在椅子上,正是峨眉派掌门灭绝师太。她的身旁有两名弟子,丁敏君和贝锦仪。身前,更跪着一人,纪晓芙。
  金花婆婆用各大派的联络讯号,不仅意外引出了云萧,也引出了灭绝。只不过金花婆婆走的早,刚好与灭绝错过。
  纪晓芙虽然害怕见到同门,但更担心同门有难,所以千里迢迢赶来凤阳支援,不料这一切竟然是金花婆婆的阴谋。幸得云萧出手,她才得以脱难。
  然而,离开临淮阁的时候,纪晓芙遇到了灭绝,整个人再次陷入绝境。
  灭绝道,“三年前,你为什么要离开峨眉?”
  纪晓芙低头道,“弟子有辱师门,再无颜面留在峨眉。”
  灭绝道,“是因为这个小女孩?”
  纪晓芙道,“她是弟子的亲生女儿。”
  灭绝心中早已有所猜测,但听到纪晓芙亲口承认,还是神情骤变,“我问你,她是你和谁生下的?”
  纪晓芙与武当派殷梨亭有婚约,然而她逃婚了,两人并没有成亲,纪晓芙却有了孩子,此事传扬出去,不仅对武当是莫大的侮辱,对峨眉也是奇耻大辱。
  见纪晓芙迟迟不答,灭绝提高了音量,语气严厉道,“据实回答,不许隐瞒。”
  纪晓芙声音发颤,“是……是杨逍。”
  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名字。灭绝又问了一遍,“你说是谁?”
  这一次,纪晓芙不再颤抖。深吸一口气后,语气中充满了坚定,“杨逍!”
  “杨逍!”灭绝念出这个名字,一脸恨意,“魔教的光明左使杨逍?”
  纪晓芙点了点头,“是他!”
  灭绝在房间里来回走动,越走越快。走到桌子旁,突然一掌拍下。整张桌子立刻四分五裂。
  纪晓芙,丁敏君,贝锦仪都被灭绝的怒火吓了一跳。
  灭绝怒道,“此人与我们峨眉。仇深似海,大师兄孤鸿子就是被杨逍活活气死的。杨逍啊杨逍,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没找到你,如今……”
  孤鸿子不仅是当年的峨眉大师兄,也是灭绝爱慕之人,两人甚至有了婚约。
  当年孤鸿子挑战杨逍,为了确保胜利,向师妹灭绝师太借了倚天剑。没想到倚天剑尚未出鞘,就败于杨逍之手。倚天剑也被夺。
  但杨逍拿着倚天剑,竟然嘲笑道。“倚天剑好大的名气,可在我眼里,不过是一堆破铜烂铁!”说完杨逍弃剑而去,而孤鸿子则被杨逍的这番话,活活气死。
  听到灭绝诉说与杨逍的恩怨,纪晓芙脸色大变。想不到杨逍居然与师父有如此深仇。那自己与他岂不是……
  灭绝盯着纪晓芙,突然道。“晓芙,你失身于他,欺瞒师父,倒反师门,私养孩子,这些我全都可以不计较,只要你去做一件事。事成后,你回峨眉,我甚至可以将衣钵传给你,立你为本派掌门继承人!”
  丁敏君听到灭绝居然想将掌门之位传给纪晓芙,脸色大变,“师父,掌门之位岂可……”
  “你闭嘴!”灭绝突然喝止了丁敏君。
  纪晓芙听到灭绝肯原谅自己,连忙道,“师父吩咐,弟子自当竭尽全力。遵嘱奉行。至于承受恩师衣钵真传,弟子自知德行有亏,武功低微,不敢存此妄想。”
  灭绝点了点头,“掌门之位你不想要,那我也不强求。你知道杨逍在什么地方?”
  纪晓芙道,“弟子知道。”
  灭绝道,“你去杀了杨逍,将功补过。”
  听到灭绝要自己做的事,纪晓芙顿时惊道,“不!”
  灭绝又惊又怒,“你说什么?不?”
  纪晓芙深情道,“师父吩咐的任何事,弟子都绝不迟疑。唯有杀杨逍,我不能做。”
  灭绝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怒道,“纪晓芙!!!”
  纪晓芙坚持道,“弟子失身于他,虽非本意,但事后,弟子却不知不觉爱上了他。对于这段感情,弟子并无后悔!如果师父执意要弟子杀了杨逍,弟子宁愿一死,以偿己过。”
  灭绝听了纪晓芙的话,顿时气极,“纪晓芙,我再问你一遍,你杀不杀杨逍?”
  纪晓芙道,“弟子……弟子对不起师父!”
  灭绝怒道,“孽徒!留你在世上还有何用。”
  看到灭绝举起右手,似乎想要打死纪晓芙,旁边的小女孩忍不住冲了过来,挡在纪晓芙身前,对着灭绝怒道,“你们都是坏人,不准你们欺负妈妈!”
  看到小女孩,灭绝想起她是杨逍的孩子,更是怒火冲天,“那我就先杀了你这个孽种,再杀这个孽徒!”
  “不要!”纪晓芙看到灭绝一掌对着小女孩额头拍下,连忙想起身,却被丁敏君按住。对于灭绝要传纪晓芙衣钵,她早已妒恨交加。现在巴不得她们母女死在灭绝掌下。
  一道破空声传来,打断了灭绝这一掌,也打伤了丁敏君按住纪晓芙的手。
  “什么人?出来!”灭绝的右手微微颤抖,看向丁敏君的手臂,一颗石子竟然已经嵌了进去。丁敏君正捂住手臂不住哀嚎。
  这颗石子,是对着灭绝的右掌而去,将灭绝的掌力完全震回,还通过她的右掌折射,打伤了丁敏君。
  灭绝心里震动,但为了颜面,还是强装镇定。
  “灭绝,你还真是人如其名!”一个冷冷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一位白衣少年走了进来,灭绝心里狂震,此人是谁?竟然如此年轻。刚刚出手的人难道是他?脑海中瞬间闪过一个人影,灭绝咬牙切齿道,“云萧!”
  出手之人正是云萧。而刚刚那一招便是弹指神通。云萧有空间感知,对力道的细微操控,早已到了神乎其技的地步。这一世又跟张三丰学了太极,对力道的运用更上一层楼。五年前得到弹指神通秘籍后,他将指力也练到了曲折如意的地步。
  在临淮阁上,云萧看到灭绝等人追着纪晓芙而去,就猜到了眼前的一幕,幸好自己及时赶来,云萧怒道,“对自己的弟子毫不容情,逼她去杀自己男人,也只有你这种贼尼想得出来!
  对手无寸铁的小女孩,你也下得了手!灭绝,枉你是峨眉掌门!郭襄女侠如果泉下有知,不知会作何感想?”
  灭绝怒道,“我们峨眉的事,不用你来管!”
  云萧瞬间走到纪晓芙和小女孩身前,将她们两带到自己身后护住,之后对灭绝冷声道,“倚天剑在我手里,你这个峨眉掌门,根本就名不符实。我随时都可以废了你。今天的事,我管定了。”(未完待续)
  
第三十一章 师徒情终
  
  倚天剑不仅是当世第一的神剑,也是峨嵋派掌门传承之物,有倚天剑在手,才是真正的峨眉掌门。
  听到云萧以倚天剑为凭,要插手峨眉之事,灭绝气的想吐血,终于忍不住,准备拔剑动手。
  云萧看到灭绝的手搭上剑柄,一声冷哼,伸出右手虚握,灭绝手中的长剑连带剑鞘瞬间到了云萧手里。
  “你!”灭绝手上一空,看到云萧像当年夺走倚天剑一样,再次夺走自己的佩剑,顿时脸色铁青。想要说些什么,看到云萧接下来的动作,灭绝闭口了。
  云萧握住剑柄,运起纯阳真气,剑身连同剑鞘,开始变得通红,慢慢融化弯曲,最后居然化为一滩铁水,流到地上。
  将手上的剑柄扔掉,云萧讥笑道,“没了倚天剑,江湖上能胜过你的人比比皆是,你也敢和我动手?”
  灭绝身为峨嵋派掌门,即使没了倚天剑,自身的武功,放眼整个江湖,也是一流。然而,在云萧的眼中,却什么也不是。
  灭绝双拳紧握,青筋绽出,一字一句,恨声道,“你想怎样?”
  云萧没有回答灭绝的话,而是转向小女孩,刚刚看到她鼓起勇气,挡在纪晓芙身前,云萧心里很是感动。
  灭绝的那一掌虽然没有成功,却将她吓的脸色苍白,眼角早已充满了泪水,一直强忍着没有流出来。
  云萧拍了拍她的脑袋。柔声道,“别怕,有大哥哥在。没人能伤你们!”
  “呜呜……”听到云萧的话,小女孩再也忍不住,扑到云萧怀里,嚎啕大哭起来,“她们都是坏人,欺负我和妈妈!呜呜……”
  小女孩哭的很是伤心,云萧都能感觉到心疼。左手抚摸她的秀发。口中不停的安慰,感受到云萧身上的安全感。小女孩心里的害怕渐渐消失,房间里也只剩下微微的抽泣声。
  似乎想到了什么,云萧将小女孩从怀里拉出来,对她道。“你想不想出口恶气?”
  小女孩用力的点了点头,道,“想!”
  云萧笑道,“那你就过去打她!放心,她不敢还手的!”
  小女孩看向灭绝,哭红了的双眼,如今透露出无尽的仇恨。走到灭绝身前,小手伸出,“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灭绝脸上。
  灭绝想要反抗。云萧凌空虚点,封住了她和她弟子的丨穴位,让她们动弹不得。硬生生的挨了小女孩这记耳光。
  自己身为一派宗师,峨眉掌门,今日居然要受如此屈辱,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孩教训,灭绝胸中的怒气瞬间突破天际!
  看到灭绝只能任由自己打,小女孩兴奋起来。“坏女人,叫欺负我娘。我打死你……”
  小女孩一边骂,一边打,然而打的多了,她小手又酸又疼。
  看到小女孩停下来揉了揉自己的小手,云萧笑道,“用这个打她,你就不疼了!”云萧从地上捡起一根被灭绝打断的桌腿,递给小女孩。
  一报还一报,刚刚灭绝打烂这张桌子,这条桌腿似乎要找她报仇了。
  小女孩眼神一亮,立刻接过桌腿,对着灭绝的鼻梁,就要狠狠敲下。
  “不儿,别打!”纪晓芙终于忍不住出声阻止。
  小女孩迟疑了,看了看纪晓芙,又看了看云萧,不知道听谁的。
  云萧看着纪晓芙,虽然早已料到,却还是难以接受,世上为什么总会有这种傻人?“她这么对你,你居然还要救她?”
  纪晓芙走到灭绝身前,和五年前一样,再次挡住她,“她毕竟是我师父。云萧,求求你,高抬贵手,放了她吧。”
  当事人已经开口求情,云萧也懒得再多管闲事,“灭绝,你应该庆幸,有这样的徒弟为你求情!可惜你根本就不知道珍惜!”
  灭绝心里很是触动,然而,想起孤鸿子的仇,她就怎么也无法原谅纪晓芙。
  闭上眼,灭绝说出了心里的话,“从今往后,你再也不是峨嵋派弟子,你我师徒之情,就此了结。你的事,日后,我不会再管!”
  “师父!”纪晓芙听到灭绝要将自己正式逐出师门,心里顿时一片凄凉,多年来的师徒之情,实则不亚于母子之情。
  片刻后,灭绝睁开了双眼,再也不看纪晓芙一眼,对着云萧道,“这下,你可满意了?”云萧想要插手峨嵋派的事,便是为了救下纪晓芙。
  见灭绝承诺,再也不找纪晓芙的麻烦,云萧解开了她的丨穴位,“你可以走了。记住你的话!”
  灭绝准备离开,走到门口时,突然停下脚步,“云萧,当年你说的七年之约,可还算数?”
  云萧道,“当然算数,不过你连这样的好徒弟都赶走了,还有什么拿得出手的?”
  灭绝冷笑道,“那你就等着吧。约定还有两年。两年后,自会有峨眉弟子,找你取剑!”说完,灭绝带着其他峨眉弟子离开了。
  “咚咚咚!”纪晓芙对着灭绝离去的方向,磕了三个响头。
  起身后,纪晓芙擦干自己和女儿的眼泪,对云萧道,“谢谢你,又救了我一次!”先前在临淮阁的时候,云萧已经救了她一次,但她没有道谢,匆匆就离开了!
  云萧道,“你以后还有什么打算?难道继续躲起来?”
  纪晓芙一脸凄惨道,“家里早就回不去了,如今师门也没了,这天下哪里还有我们母女的容身之处?”
  云萧沉吟片刻,道,“我建议你去找杨逍。”
  纪晓芙摇了摇头道,“我不能和他在一起。”
  云萧道,“你既然有勇气爱上他,难道没有勇气面对这一切?至少要为孩子着想。孩子虽然还有母亲,但也不能缺了父亲!”
  纪晓芙沉默。
  云萧对着小女孩道,“你想不想见你父亲?”
  小女孩道,“想!”
  听到小女孩的话,纪晓芙终于忍不住哭了。
  看向纪晓芙,云萧道,“你还能找到他吗?”
  纪晓芙哽咽道,“他曾经跟我说过,会在昆仑坐忘峰等我。”
  云萧道,“昆仑距离此地有万里之遥,你受了伤,多有不便,这一路,我护送你们。”
  纪晓芙道,“太麻烦你了。”
  云萧摇头道,“不,其实很早之前,我就想去一趟昆仑,那里有我要找的东西。送你,也是顺路。”(未完待续)
  
第三十二章 世道
  
  云萧护送纪晓芙母女俩前往昆仑,因为纪晓芙受伤了,云萧雇了一辆车,自己给她们母女当起了车夫。
  小女孩有时候在车里陪着纪晓芙,有时候坐到云萧旁边,和他一起驾车,说话。对于云萧,她非常感激,甚至在她心里,云萧的地位,比起那个从未谋面的父亲还要高。她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了云萧,她叫杨不悔。
  马车行了数日,终于到了一个新的小镇。云萧下车,想买些吃的,结果镇上家家户户都是空屋,完全就是一座空镇。
  幸好云萧随身携带的储物空间内,一直存有不少干粮。接下来的一段路,云萧看到沿途稻田尽皆龟裂,田野里都是杂草,满目荒凉。
  不仅如此,云萧驾车时,注意到路边开始出现尸体,肚腹干瘪,双颊深陷,一看就知道是饿死的,凤阳府赤地千里,颗粒无收。
  一路走过,这类饿殍越来越多。云萧心情越来越沉重,对某件事情的决心,也越来越坚定。
  这一日,经过一处树林,云萧看到林中有白烟袅袅飘起,意识到有人。一路上第一次遇到活人,云萧决定过去看看。
  树林中,几个衣衫褴褛的汉子,正蹲围着一锅热气腾腾的沸烫。突然听到马车声传来,三个汉子抬头,看到车上有一个少年,同时露出大喜过望之色,立刻跳起身来。
  三个汉子将马车围住。左侧一人伸手想要拉开车门,被云萧阻止,他大大咧咧的骂了几句。没有继续动手。
  前面一人道,“小兄弟,有没有吃的?”
  云萧听他们问自己要吃的,瞄了眼那锅沸烫,原来里面煮的是一些野草树根。没等云萧说什么,右侧之人已经忍不住了,“还废什么话。臭小子,把吃的东西全都交出来!”
  本来还考虑是否给他们点吃的。听到这人的话,云萧心里顿时否定了,“没有!”
  左侧之人突然笑了起来,“没有也没关系。这小子看起来细皮嫩肉的,也够咱们饱餐一顿了。”
  “啊!”马车内传来一阵惊呼声。这群人的话中之意居然是要吃人,车内的纪晓芙听到后,忍不住一声惊叫,反倒是杨不悔,年幼无知,不知所以。
  “嗯?马车内还有人,哈哈,听声音居然还是个女的!”前面之人顿时眼前一亮。那目光怎么看都不是善意的。
  云萧对着车内道,“你们呆在车里,不用担心。”
  纪晓芙知道云萧的武功。微微放心,不过她紧紧搂住杨不悔,显然心里还有害怕。
  看着眼前三人,云萧道,“你们刚刚的意思是,想吃了我?”
  前面之人道。“不错!”
  云萧道,“你们已经吃过人了?”
  左侧之人笑道。“老子三个月没吃一粒米,不吃人,怎么活到现在?死人吃多了,今天好不容易来了个活的,嘿嘿!”
  右侧之人道,“我已经等不及了,先把这小子吃了,车上有女人,说不定还能爽一爽!”说完他就伸手去抓云萧。
  云萧右手一挥,那人的手还未触碰到云萧,整个人就远远飞了出去,撞上一棵枯树的树枝,身体被树枝贯穿,还没能说什么,就死了。
  “啊……”剩余两人看到云萧出手就杀了一人,意识到不妙,立刻分开逃走。
  云萧喃喃道,“你们既然吃过人,那么和畜生也没两样了。”右手对着前面的大锅凌空一掌,大锅从中间一分为二,分别朝着逃走的两人飞去。
  “啊,烫死我啦……”半只锅里面还是有沸水的,两个人不仅被锅打中,还被沸水烫伤,正在地上打滚。云萧对着二人,左右两掌同时凌空拍出,很快结束了她们的痛苦。
  这是个人吃人的世道!
  听到外面没了声音,纪晓芙打开了车门,“云萧,你没事吧。”
  云萧久久没有出声,纪晓芙担忧的走了出来,抱住云萧,像在安慰一个小孩。云萧的心情她能理解,因为她也一样,刚刚抱住杨不悔后,她的心情才渐渐平息。“不要想太多,这不是你的责任。”
  云萧低声道,“有人说过,能力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
  纪晓芙微微一愣,这句话她没听过,但其中的意思,让人不自觉的去赞同。
  云萧没有舍己为人的精神,这句话他也做不到。但这一刻,他却很想做到。
  马车继续前行,很快就出了树林,沿着道路继续走了四五里,遇到一座庙宇,天色已晚,云萧决定在这里休息一夜,将纪晓芙和杨不悔扶下马车。
  三人走进庙宇,庙宇很是简陋,只有一座大殿,殿门上方有一块残破的牌匾,依稀可以看到皇觉寺三个字,云萧觉得这个名字很是熟悉。
  “你们是谁?”大殿内走出一个和尚,应该是听到了外面的动静。
  和尚的相貌十分丑陋,下巴向前挑出,犹如一柄铁铲相似,脸上凹凹凸凸甚多瘢痕黑痣,双目深陷,炯炯有神。
  云萧道,“我们是路过的旅人,想要在此借宿一晚,还请大师行个方便。”
  和尚看了云萧一眼没怎么在意,他的目光更多是放在纪晓芙身上。纪晓芙身材长条,肤色雪白,很是貌美。
  纪晓芙被和尚盯着,浑身感到不自在,云萧微微侧身,挡住了和尚的视线。
  和尚见看不到了,有些遗憾,“这座寺庙没什么房间。”
  云萧道,“我们只要一个能遮风挡雨的地方就可以。”
  和尚道,“那你们自便吧。”
  云萧三人走进大殿,里面还算宽敞,找了一处较为干净的地方,三人直接坐下。
  杨不悔道,“大哥哥,我饿了。”
  云萧拿出一些干粮分给纪晓芙和杨不悔,突然,杨不悔的鼻子嗅了嗅,“有肉的味道!”
  云萧诧异,这里是寺庙,怎么会有人吃肉?难道刚刚那人,是个酒肉和尚?
  肉味是从大殿外传来的,云萧走出去一看,果然是刚刚那个和尚。此时他正架了一口大锅,在煮些东西,肉味就是从里面飘出来的。
  看到云萧走了过来,和尚笑道,“小兄弟,要不要吃点牛肉?”(未完待续)
  ...
  
第三十三章 赠书
  
  云萧笑道,“大师好享受!”倒也没有指责和尚吃肉。
  杨不悔跟着云萧一起走了出来,她想吃肉,但看到和尚的丑样,心中害怕,躲在了云萧背后。
  和尚笑道,“我虽然吃肉,但不吃人,小妹妹别怕!”
  和尚请吃肉,云萧没推辞,直接带着杨不悔坐了下来。
  锅里牛肉翻滚,香味四溢,杨不悔馋的快要流出口水,和尚用刀插了一块牛肉递给杨不悔,“来,小妹妹,随便吃。”
  杨不悔有些犹豫,看向云萧,云萧点了点头,甚至自己也从锅里拿出一块,带头吃了起来。觉得云萧爽快,和尚哈哈大笑起来。
  没过多久,寺庙里又来了几人,来人看到云萧和杨不悔,纷纷诧异,一人道,“朱大哥,他们是?”
  和尚也不知道云萧叫什么,云萧自我介绍道,“在下云萧,这是我侄女,大殿里面那位是我姐,今晚我们在这里借宿。”
  和尚笑道,“原来是云兄弟,我也给你介绍下他们几位。”
  一个方面大耳的姓汤名和;一个英气勃勃的姓邓名愈;一个黑脸长身的姓花名云;两个白净面皮的亲兄弟,兄长吴良,兄弟吴祯。最后一个气宇轩昂的姓徐名达。
  前面几个人的名字云萧很陌生,最后一个,却很熟悉。难道是他?云萧道,“大师,你还漏了一个人没介绍。”
  徐达道。“没错,朱大哥还没有介绍自己。小兄弟,这位朱大哥。名叫元璋。”
  花云笑道,“你别看朱大哥出家了,其实他做的是个风流快活和尚,不念经拜佛,整天喝酒吃肉。”众人纷纷大笑起来。
  云萧笑道,“所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朱元璋连忙摆了摆手道。“云兄弟你别抬举我了,我心中哪有什么佛。要有也是欢喜佛!”众人再次哈哈大笑。
  锅里的牛肉早已煮熟。此时香味越来越浓。徐达等人已经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别说那么多了,大家先坐下来吃肉。对了,我们还带了酒。”
  徐达他们来的时候。还提了一坛白酒。朱元璋回去取来几个大碗,徐达给所有人倒满。有酒有肉,所有人直接在这里开怀畅饮,
  云萧和杨不悔也跟着一起,只是云萧禁止杨不悔喝酒。中途杨不悔取了一份牛肉,送到大殿里给纪晓芙。
  众人一边喝酒吃肉,一边继续畅聊。
  花云抱怨道,“徐大哥,咱们的教规甚么都好。就是不许吃肉,未免有点儿那个。”
  云萧心道,原来他们现在已经加入了明教。
  徐达笑道。“咱们教规的第一要义是‘行善去恶’。吃肉虽然不好,但那是末节。而且这几天无米无菜,难道要眼睁睁的瞧着熟牛肉,却活生生的饿死么?”
  朱元璋叹道,“说到饿死,如今兵荒马乱。民不聊生,天下不知饿死了多少人。我们被官府欺压。受了一辈子的肮脏气,今日弄到连苦饭也没一口吃,这样的日子,如何再过得下去?
  如今凤阳府已死了一半百姓,我看天下,到处都是一样。与其在这白白饿死,不如和鞑子拼一拼!”
  邓愈拍手叫道,“朱大哥说的对!我也去!”
  云萧想起一路来的所见所闻,明白,元朝已经到了彻底崩溃的边缘。今年的这次大旱,点燃了最后的导火索。
  徐达朗声道,“今日人命贱于猪狗,普天之下,不知有多少良民百姓成为牛羊?男子汉大丈夫不能救人于水火之中,活着也是枉然。”
  汤和也道,“不错。咱们今日运气好,偷到一条牛宰来吃了,明日未必再偷得到。天下的人大多衣食不周,难道叫他们都去作贼?”各人越说越气愤,破口大骂鞑子害人。
  朱元璋道,“咱们在这儿千贼万贼的乱骂,又骂得掉鞑子一根毛么?是有骨气的汉子,便杀鞑子去!”
  徐达道,“朱大哥,你这和尚也不用当了。你年纪最大,大伙都听你的话。”
  朱元璋也不推辞,说道,“那今后咱们同生同死,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众人一齐拿起酒碗喝干了,拔刀砍桌,豪气干云。
  云萧突然插话道,“几位大哥既然有心做一番大事,何不去投奔义军?”
  汤和道,“云兄弟的提议不错。我刚好知道,郭子兴郭大帅,正在组织百姓起义,我们不如一起去投奔他?”
  朱元璋道,“如今各地群雄正纷纷揭竿而起,咱们也不能落后。听说郭大帅在江淮一带,组建红巾军,这时候正是用人之际。”
  徐达道,“既然如此,我们就趁此机会,一起去投奔他。”
  邓愈、花云、吴氏兄弟等齐声叫了起来,“同去,同去!”
  所有人顿时豪情万丈。最后商议决定,明天,他们就出发去投奔郭子兴。
  云萧三人在皇觉寺留宿了一晚,这一晚,他想了很多。
  第二天一大早,云萧就听到叮叮当当的声音,朱元璋几人已经准备好出发了。
  临走前,云萧叫住了朱元璋,“朱大哥,你们日后要做的事情在下佩服。如今虽然不能和你们一起,但日后我们一定会成为同道中人。有件东西我想先送给你。”
  云萧走到马车上,实则是从储物空间之中,取出了一本书,将之送给了朱元璋等人。
  朱元璋不解道,“云兄弟,这是?”
  云萧解释道,“这是一本兵书,里面不仅有一些用兵之法,还有专门针对鞑子的一些战法。希望它能够帮助你们。”
  这本兵书就是武穆遗书,云萧将名字去了,不想惹人无端遐想。兵书里云萧还作了补充,加入了自己记忆中,历史上的一些经典战例。
  朱元璋粗通文墨,可以看懂这部兵书。明白这本书的珍贵,云萧还年轻,看起来又带着家眷,不适合和他们一起造反,也不强求,“谢谢云兄弟,你的好意我们收下了。”
  云萧笑道,“我在此祝各位武运昌隆,建大功,赶鞑子,救天下。”端起一碗事先准备好的践行酒,云萧敬向众人,之后一饮而尽!
  朱元璋等人大笑出门!(未完待续)
  ...
  
第三十四章 传音
  
  云萧三人离开皇觉寺,继续西行。几天后,到了河南。河南的灾情与安徽差不多,处处饥荒,遍地饿殍。
  云萧储物空间内的食物已经不多了,路上开始打一些野兽,做成野味保存。
  一路走过,乱世的画面彻底在云萧面前展开。官兵欺压百姓,地痞流氓乘着乱世,更加肆无忌惮,谁也不知道能不能活过明天,人心中肮脏的一面彻底展露无遗。
  云萧见的多了,心也变得越来越冷,一个月后,三人终于到了昆仑。昆仑山很大,云萧找了一位当地的老人打听坐忘峰,得知是在昆仑山深处的一个位置,马车不方便登山,于是三人弃了马车,徒步而行。
  杨不悔年幼,走的累了,云萧干脆将她背在身上,好在纪晓芙的伤已经差不多好了,否则云萧带着两个人,更加难走。
  坐忘峰脚下,纪晓芙看着上山的路犹豫了,她喜欢杨逍,但此刻又害怕见到他。一路上,纪晓芙已经将她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