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武侠世界里的空间能力者〗第5部分

变得虚幻,然而却没有攻向东方不败,直接消失不见。
  幻眼云湮,华山派轻功,经过云萧空间能力融合后,已经能做到真正的幻眼云湮。东方不败再次诧异,刚刚云萧就是如此躲过她致命一击的,上次自己没能看清楚,这次也没。不过东方不败很快笑了起来,“我就不信,世间还有轻功快的过我的葵花宝典!”
  云萧全速赶回群玉院,后面的东方不败很快就要追来,云萧决定先带走令狐冲。老者看到云萧活着回来很吃惊,东方不败的武功到了何等境界,他清楚的很,而且对方绝对不是心慈手软之人。
  云萧已经猜到这对孙女的身份,连忙说道,“曲长老,我师兄在哪?”
  老者正是曲洋,那个女童是他的孙女曲非烟,曲洋带着云萧来到隔壁房间,令狐冲正躺在床上,奄奄一息,正要带走他,被曲洋阻止,“虽然不知道你怎么从教主手下逃脱,但此人你不能带走!”
  如果自己放了令狐冲,等东方不败回来,自己肯定没命,被曲洋一拦,过不了多久,东方不败就回来,云萧想跑也跑不了,然而没等云萧下一步,一道红色人影已然出现在门外。
  “小鬼,轻功不错,本座都差点跟丢了!”东方不败一脸寒霜的说道,葵花宝典最擅长的就是速度,然而自己居然追不上对方。
  “酒狐狸,你真的是衰神附体啊,我靠近你也跟着倒霉!”如果不是担心令狐冲真被他们宰了,他何必回来。然而当他准备再次动手时,东方不败却愣住了,“曲洋,你要救的人是他?”东方不败指着床上的令狐冲说道。“是的,他是华山派大弟子令狐冲。”曲洋说道,东方不败似乎认识令狐冲,想要快步上前,看到云萧拦在床前,又停了下来,似乎意识到自己的身份。
  “你们认识?既然如此,大家就不用打了,他是我师兄,我要带他走!”云萧暗暗提防东方不败,如果带着一个人,自己肯定不是她对手,能和平解决自然最好。
  “你不能带走他!”东方不败急声说道。
  “怎么,你还想和我打?”云萧冷声道。大不了不顾令狐冲的死活,自己回去把风清扬也请出来,什么誓言都是狗屁,两人联手,到时候管她是东方不败,还是东方胜,二打一她绝不是对手。
  曲洋看出东方不败并不是要为难他们,于是说道,“令狐冲伤势太重,我家主人或许有办法救他!”
  “你说的是真的?”云萧怀疑的看向曲洋,他已经记不得原著中令狐冲是怎么好的,不过救他的人似乎是曲洋。
  “你将他留下,本座一定救活他,就算带走,你能带他去哪?”东方不败说道。
  云萧看了看令狐冲,又看了看东方不败,似乎想起了什么,脸上露出莫名的笑意,很是**,“好,如果令狐冲真死了,也只能怨他交友不慎!”
  云萧走了,房内只剩下曲洋,东方不败,还有床上的令狐冲。东方不败走上前,检查令狐冲的伤势,发现还有救,伸出手,想要给他疗伤,突然停住了,心中想到,“如果我此时真气耗损,华山派那小子返回,如何是他对手!”
  东方不败突然看向曲洋,冷声说道,“你之前想要退出日月神教,好,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走之前一身真气留下,将令狐冲救活。日后你是死是活我绝不过问!”
  东方不败为什么千里迢迢赶来衡山,就是为了曲洋。葵花宝典大成后,东方不败的野心也逐渐展露,曲洋是日月神教长老,东方不败决不允许他离开。
  曲洋来到衡山城,本来是想与知己刘正风一起退隐江湖,没想到被东方不败找到,本已绝望。能够退隐山林,自己一身真气已是无用,能用来救人再好不过。
  令狐冲怎么和东方不败认识的,这也是一段奇遇。来衡山的路上,令狐冲无意间闯入东方不败的练功范围。结果看到一女子在水里,想要下水去救,不小心将自己的酒壶掉落,被女子捡到。女子将酒壶打开闻了闻,是普通的二锅头,于是全部倒入水里,令狐冲生气,结果女子扔了一壶好酒给他,两人都是酒道中人,喝酒,品酒,论酒,互相引为知己。这位女子就是东方不败。东方不败,是日月神教教主,武功天下第一,然而自身练了葵花宝典,外表是一美丽女子。令狐冲不知其身份,只当她是位酒中红颜,反而成了东方不败的知己良朋。
  云萧回到落脚的店内,发现华山派众人已经来到,除了劳德诺,众人纷纷向云萧行礼,云萧虽然只是排行第三,但华山众人对他的敬怕还胜过令狐冲。敬他的武功,怕他的手段。论武功每年大比他都能和令狐冲打平,岳不群曾多次说过,内功越练越深,令狐冲偏向剑法,日后与云萧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至于他的手段就更让人发麻,看谁不爽了就会让谁倒霉,平时华山弟子遇到诡异的事,都会仔细思考自己有没有得罪云萧。
  云萧突然看到桌上有七个茶杯,均被削去半寸高的一圈,七个瓷圈跌在茶杯之旁,顿时走过去仔细观看。看切面完全是一气呵成,出手的人必然是个高手。
  见到云萧盯着茶杯观察,岳灵珊突然笑道,“云师兄,你能猜出这茶杯是怎么断的吗?”“一剑七分!”云萧说道。“出手的绝对不是你们几个!”虽然坐在桌前的是华山派众人,但以他们的剑术修为绝对做不到。
  “哼!认出又如何,有能耐你也做到!”岳灵珊见云萧小瞧自己,挑衅的说道。
  岳灵珊的话落,众人只见剑光一闪,七只茶杯和其旁边的瓷圈丝毫未动。岳灵珊正要继续开口,陆猴儿却伸手去碰其中一组茶杯,发现茶杯和瓷圈居然被再次一分为二,这已经不是一剑七分那么简单,加起来一共十四个,而且居然纹丝未动,高过先前出剑之人何止一筹。
  众人顿时凛然,虽然早就知道三师兄武功极高,但先前出手之人可是潇湘夜雨莫大县樨,云萧居然更甚一筹,连岳灵珊都闭口不言,免得自讨没趣。云萧看到岳不群和宁中则不在,让师兄弟几人在门口叫了几碗馄饨。云萧注意到卖馄饨的人手法精妙,也不知是手艺纯熟,还是身怀绝技。华山派长幼有序,然而劳德诺却将第一碗给云萧。他是嵩山派卧底,平时被云萧整的最惨,刚刚那一剑更是让他头皮发麻。害怕的同时对云萧最是恭敬,绝不敢以师兄自居。
  
第二十一章 对质
  
  没过多久,一群身着泰山派服饰的道人闯了进来,为首的是个身材魁梧的红脸道人,进来后看到华山众人,怒喝道,“令狐冲在哪?快给我滚出来!”劳德诺起身道,“启禀师伯,令狐师兄不在这里,弟子等一直在此等候,他未到来。”
  云萧没有将令狐冲受伤的事情说出来,一是避免众人担心,而是令狐冲现在和魔教之人在一起,如果被发现,岳不群恐怕少不了责罚。
  这道人就是泰山掌门天门道人,死在田伯光刀下的那个迟百城就是他徒弟,天松道人回去后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没说令狐冲为了救自己挨一刀,却说令狐冲和田伯光勾结,杀了迟百城,这是来要他偿命了。
  劳德诺和梁发上前,多番赔罪,说令狐冲绝不可能和田伯光勾结,等他回来后一定给泰山派交代,结果天门道人右臂一挥,劳德诺和梁发被一股劲风带起,身体向后倒飞出去,劳德诺背撞到外面一家店面的门板之上,并将其撞断。梁发却被门口那个卖馄饨的人接住了。
  “可千万别砸了我吃饭的家伙!”卖馄饨的人将梁发接住,嘴上同时说道。天门道人欲要再出手,被人一把抓住,想要使劲,通红的脸顿时变的更红了,原来是云萧牢牢抓住了天门道人的那只手,同时面无表情的说道,“师伯,你不分青红皂白,就进来打人,究竟是什么道理?”
  天门道人注意到抓住自己的居然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看其服装不像华山派的,开始还未在意,如今一看华山众人却是以他为首。进来时其他人都起身了,唯有他还慢条斯理的吃馄饨。天门道人手上运起真气,要挣脱云萧的手,然而那手就像是被铁钳夹住,纹丝不动,天门道人面子上挂不住,自己居然挣脱不了一个小辈。云萧看到天门继续用劲,却是不能继续抓了,否则这道人就要抓狂,连忙松开并后退一步。
  “哼!你问我道理,好,你说,杀人偿命,是不是天经地义!”天门道人的右手被云萧松开后,在袖子底下微微颤抖,嘴上却厉声问道。
  “那自然是的,不过你有何证据说我师兄杀人?”云萧想起仪琳的话,顿时明白被田伯光秒了的那个人是泰山派的。
  天门道人将天松道人的话说了出来,厉声问道,“我们有人亲眼看见,你还有何话要说?”
  “你有人证,我也有!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恐怕天松道人的话未必尽信!”云萧有条不紊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我泰山派的人会说谎?”天门道人争辩。
  云萧轻笑一声,“我的这个证人应该比泰山派的人更不会说谎!”
  周围的人顿时笑了起来,云萧接着说道,“不知恒山派的众位神尼到了没?”
  天门道人不明白云萧为何提及恒山,不过他是从刘府过来的,刚好碰过面,“她们就在刘府,你想要说什么?”
  “那么我的证人应该也在刘府,师伯可敢与我去对质!”云萧上前一步道。
  天门道人并非真的蛮不讲理,既然云萧信誓旦旦,自己去一次又何妨,而且到时候众目睽睽之下,看他还怎么替令狐冲说话,“好,我们现在救走!”
  华山派众人也跟着去了刘府,出门时,云萧对着卖馄饨的人说道,“多谢前辈刚刚出手相救!”
  “他是雁荡山何三七!”天门道人终于找到作为前辈的感觉,他见多识广。见云萧不认识那人,出言提点。
  雁荡山何三七,卖馄饨的武林人士,却也是江湖一流高手,云萧不知道此人,更不知道此人精打细算,何三七笑着对云萧说道,“一共十碗馄饨,一碗十文,正好一百文,概不赊账!”手一伸,却是向云萧要钱了。
  云萧身上没带零钱,看向劳德诺,对方立刻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付钱。云萧对何三七说道,“前辈也是高人,不如一起去刘府做个见证如何?”何三七同意了,一行人向着刘府前去。
  众人离去后,一个老者出现在店里,看向刚刚被云萧削去的茶杯,沉默不语。这时岳不群回来了,看到老者,好似相识,一脸惊讶的说道,“想不到居然在这里遇见莫师兄!”原来这老者就是潇湘夜雨莫大县樨。
  “恭喜岳师弟收了个好徒弟!”莫大的声音有些落寞。岳不群不解其意,突然看到桌上的茶杯,七组茶杯刚刚只被陆猴儿揭开了一组,岳不群走过去,将其他六组全部揭开,切面连成一片,顿时赞道,“想不到莫师兄的回风落雁剑已经到了如此地步,小弟是望尘莫及了!”
  “削断它们的人是华山派弟子!”莫大先前并没有离去,而是就在附近,亲眼看到云萧出剑,同时听到周围人的谈论,知道云萧是华山派第三弟子。
  “什么!”岳不群失声叫道,这时宁中则也走了过来,伸出手在切面抚摸,突然笑道,“出剑的有两人,其中一人应该是萧儿,师兄,你只知道萧儿的内功精湛,却不知道他的剑法已经到何等地步了。”“萧儿自创了一套很精妙的发力技巧,出招奇快无比。”宁中则知道云萧出招很快,曾问过其缘由,云萧将自己的空间能力说成是自创的一套发力技巧,宁中则不疑有他,因为云萧自小就聪明绝顶,普通人如果突然变成天才,别人很可能会有所怀疑,但如果从一开始就让人习惯,那么天才只会被称赞。莫大点了点头,指着第一层切面道,“第一剑是我出的,第二剑听一女弟子叫他云师兄。他的内功造诣确实不低,天门道兄出手,也被他给拦住了。”
  岳不群平时很少督促弟子练功,这监督的工作大部分都落在了宁中则的身上。只有在年终大比的时候,岳不群才考校众人,他能看出云萧内功胜过令狐冲,能够以力压人,从未想过剑术修为也以登峰造极。岳不群突然想到云萧施展的辟邪剑法,那是何等的快,变招之处自己也无法做到,莫非就是依靠他自创的发力技巧,然而自己身为师父却不能拉不下脸去求教徒弟。
  莫大县樨同时将刚刚泰山派找来的事情告知岳不群,岳不群邀请莫大同去刘府,却被拒绝,宁中则提醒岳不群,莫大和刘正风不和,于是二人告辞,朝着刘府而去。
  
第二十二章 剑断沧海
  
  云萧跟着泰山派的人来到刘府,看到很多宾客从长街两头过来,门口两批江湖豪客正由刘门弟子迎接,走进大厅,里面人多喧哗,已有二百来号人分坐各处,众人看到泰山派和华山派的人也来了,暗道刘正风的确交游广阔,面子真大,纷纷起身相迎。
  云萧看到恒山派的人正坐在左侧一桌,于是带领华山派的人走了过去,在其旁边一桌围坐。自己走到恒山派桌前行礼后问道,“不知恒山派的仪琳师妹可曾回来?”
  一身材高挑的老尼姑站了起来,“你是华山派的?见过仪琳?”这老尼姑正是仪琳的师傅定逸师太,仪琳和她们来衡山的路上中途失散,她们也正准备要去寻找。
  云萧看了看恒山派众弟子,没发现仪琳,心中有些不妙,此时听到定逸师太问起,连忙将自己在荷塘遇到仪琳的事说了出来,“仪琳师妹应该已经回来了,不知贵派在衡山有没有其他落脚点?”
  定逸师太点了点头,“仪和你去看看仪琳是不是已经回来了,将她带来。”旁边一中年尼姑领命后出了刘府。
  这时天门道人走了过来,同时还扶着一名身上带伤的道人,“华山派的小子,我师弟就是证人,你的证人的在哪,让他出来对质!”
  “天门师伯稍待,定逸师太已经让人去找了,”云萧对着天门道人说道,看到恒山派众人不解,云萧解释道,“天门道人的弟子迟百城被人所杀,怀疑我师兄令狐冲,当时仪琳师妹也在场,她知道事情的经过,相信她应该会比这位道长更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这时门口又有人走了进来,是岳不群和宁中则,看到恒山派和泰山派的人都围着自己的弟子,立刻走过来向两方赔罪,同时问起事情的经过,云萧将整个事情稍稍改编了一下,只说令狐冲仗义救人,因为田伯光有人质在手,只能智取不能力敌,结果被泰山派的人误会了。迟百城也是死于田伯光之手,令狐冲还为天松道人挡了一刀。
  仪琳此刻还未到来,但云萧的话已经让在座的宾客都明白了事情缘由。岳不群向着在座的所有宾客说道,“我华山派门规森严,绝不允许门下弟子和田伯光这类Yin贼相交,更不允许残害五岳同门,如果真有此事,我岳不群一定取下令狐冲的首级,清理门户。到底事情是如我这三弟子所说,还是天松道人所见,等仪琳小师傅来了,自然会见分晓!”大厅上众人正在议论纷纷,刘正风的弟子向大年走了过来,对着岳不群,定逸师太,天门道人行礼后说道,“三位师伯,家师请众位到内室相见!”三人点了点头,这里人多口杂,是非黑白指不定会被说成什么样,尤其是恒山派弟子居然被Yin贼掳走了,对声誉的打击恐怕不小。三派弟子留在了大厅,岳不群,定逸师太,天门道人要跟着向大年去内室,天门道人突然一指云萧,“这小子也一起过来!”之前一直与他对质的人就是云萧,如果真的如云萧所说,那么天门道人也不介意向晚辈道歉,相反不用岳不群出手,他就要狠狠教训他一顿。
  众人穿过长廊,来到一座花厅,上首五个座位留给五岳掌门的,两旁已有多位武林前辈坐着,云萧看到了余沧海,对他微微一笑,余沧海顿时一身发寒,心道“这小瘟神怎么也来了!”
  岳不群和天门道人坐到上首,定逸师太坐到了旁边,下首一个身穿紫色袍子,矮矮胖胖,有如财主的中年人正是刘正风。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没过多久,一泰山派弟子走了进来,行礼后对着众人说又发现一具尸体,众人命他们将尸体抬上来,看到死的是罗人杰,余沧海的脸色顿时一变,然而转瞬间又恢复,云萧看到了,现场版的川剧变脸啊。
  然而很快云萧的师父也会变脸了,看到死者身上的那柄剑,紫霞神功登峰造极,脸色顿时关公变成包公,一柄三尺长剑,近剑柄的锋刃之上刻着“华山令狐冲”五个字。余沧海不顾死者,一把拔出那柄剑,指着岳不群,“岳不群,你有何话说,令狐冲杀我弟子,今天我也要你弟子一命!”
  余沧海不由分说,一剑转向云萧,众人大惊,然而剑尖却被云萧两指夹住,云萧的脸色很是难看,杀人的是令狐冲,你居然找我,别怪我不给你面子,运起真气,两指一折,卜的一声,一寸不到的剑尖立刻断开,同时云萧将剑尖的断口处对着余沧海手上的长剑一敲,长剑居然挣脱余沧海的右手掉在地上。
  云萧将手中的剑尖对着地上的长剑直射而去,正好将长剑的剑柄和剑身断开,没入地底。云萧对着余沧海用森寒的语调平稳说道,“余观主,且不说贵派弟子的死是咎由自取,你将剑对着我又是什么意思?”
  周围众人皆是大怒,余沧海你好歹也是一派宗师,居然偷袭一个小辈,然而很快就被云萧的三下震惊了,自己都未必做到。这个年龄,这份修为,已经完全不弱于他们。最震怒的莫过于岳不群,“余兄,令狐冲若真的不分青红皂白,杀了你弟子,我定然会清理门户。但你对我门下其他弟子出手的事却不能作罢,说不得岳某要领教一番你的松风剑法了。”
  余沧海看到自己四面皆是敌人,顿觉不妙,心道,“他们都是五岳剑派的,打起来我肯定吃亏。”刘正风看到众人要打起来,连忙起身做和事佬,最后看向云萧,事情因他而起,只要他说一句,场面便可平息,看到刘正风请求的目光,云萧明白此时也不可能真的将余沧海怎么样,毕竟自己没受伤,于是说道,“余观主想来也是一时伤心,头脑发昏,况且后面我师兄的事情还需要对质,等仪琳师妹来了再做决定也不迟。”云萧说的在理,场面终于平息,刘正风对云萧感激不尽,看到云萧没有座位,立刻让人准备了一把。
  
第二十三章 林平之现
  
  经过余沧海这么一出,内室顿时变得宁静,不过很快就被一个娇嫩的声音打破,“师父,我回来啦!”定逸师太脸色斗变,仪琳走散后她一直担心,如今众人也在等她,立刻喝道,“是仪琳?快给我滚进来!”
  天松道人也在内室,立刻认出仪琳,于是说道,“没错,就是她,当时和令狐冲,田伯光在一起的女尼!”
  仪琳多日来担惊受怕,终于看到师父,走到她面前,盈盈一拜后立刻哭了起来。云萧心里立刻给她点赞,模样娇小可爱,这么一哭,周围的人已经对她生了同情心。
  众人让仪琳将事情经过说一遍,软妹子说书,急死人。众人听她讲的时候,都为她着急,天真无邪,又蠢又萌,说到她落入**贼田伯光手里时,定逸师太立刻打断,事关仪琳的清誉,定逸师太让她跳过,结果她讲后面事情的时候,提起前面缘由,将田伯光想要对她做什么傻傻的说了出来,云萧捂住额头暗自叹息,定逸师太为什么脾气这么火爆,十之*是被仪琳气出来的,
  很快仪琳就将事情的前后说完,众人为令狐冲的侠义所佩服,当然令狐冲对尼姑的那几句评论也被仪琳说了出来,顿时定逸师太气的暴跳如雷。
  迟百城死于田伯光之手,天松道人若不是令狐冲帮忙挡了一刀,此刻也已身死,余沧海不信仪琳的话,逼她发誓,结果仪琳当真发誓,定逸师太对自己的徒弟很是了解,决计不会说谎,恼怒余沧海,将一杯茶水泼他脸上,若不是刘正风阻止,差点打起来。
  泰山派的问题解决后,还剩下青城派的事情,当仪琳说到青城派的人是如何想要轻薄她的时候,众人一阵鄙夷。青城派虽然是道家,但不禁女色,余沧海就有好几房小妾。事情很快水落石出,青城派弟子趁人之危,反被人所杀,余沧海旁边还有一弟子对质,结果几句就露馅了。
  余沧海没脸继续留在内室,天松道人一脸惭愧的道歉,天门道人也向岳不群和云萧赔礼。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声响,紧接着是几句四川叫骂,一听就知道是青城派弟子,众人也走了出去。
  余沧海手里提着一个少年,正要往外走,少年看到云萧后,顿时出声,“恩公,救我!”大厅内众人不知道他说的是谁,云萧听声音有些熟悉,自己一看居然是林平之。
  林平之换了身衣服,脸上也贴了几块膏药,头发散乱,第一眼竟然未能认出。看到他又要被余沧海带走,云萧立刻出声,“余观主,刚刚的事情你还没给我们一个交代呢,怎么现在就走!”
  “人杰已经死了,你还想怎样?”余沧海气极道,罗人杰就是被令狐冲杀掉的青城派弟子,虽然有错,但人已经死了,也无处追究。
  岳不群不想与青城派交恶,想要阻止云萧继续纠缠,云萧低声道,“师父,他手里的人是林平之,福威镖局总镖头林震南之子。”福威镖局被灭满门,各省分局也是,早已传遍大江南北,但凶手是谁却无人知晓。
  岳不群明白后心里有了计较,对着余沧海说道,,“余观主,你刚刚偷袭小徒的帐还没算呢!”云萧刚刚只是说将这笔帐留到最后,一起算,没说既往不咎,而且青城派之前的所作所为仪琳已经全盘托出,众人也没理由阻止。
  “娘,他是林平之!”突然大厅内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是岳灵珊。宁中则之前留在了大厅陪着华山派众弟子,岳灵珊此时也认出了林平之,想要救他。
  宁中则为人正派,不为权势所逼,是武林中屈指可数的女中豪杰,福威镖局被灭门的事她知道后很是义愤填膺,此刻看到余沧海要带走林平之,立刻阻拦。
  五岳剑派有三派在场,余沧海自知不是对手,立刻转移话题,“岳不群,我刚刚并没有伤到你徒弟,你凭什么和我算账?”
  岳不群突然闪身到了余沧海身前,“等你伤到了,我是不是要你偿命!”一掌拍出,余沧海右手正抓着林平之,只能左手抵挡,岳不群武功本就高过余沧海,几招后就逼他松开了右手,宁中则和岳不群夫妻情深,心意相通,一把将林平之带到身后,护了起来。岳不群却没有继续出手。
  余沧海看到林平之落入华山派手中,心有不甘说道,“岳不群,你到底是为徒弟报仇,还是要救这小子!”
  岳不群笑道,“你刚刚没伤到我徒弟,所以这次我也没伤到你,至于这位小兄弟恐怕不愿意和你离开。”
  林平之听到有人为自己出头,顿时说道,“没错,是他要抓我,我根本不想和他走!”
  余沧海说道,“这小子是我的杀子仇人,你们难道也要阻拦?”
  听到余沧海的话,林平之顿时似疯似颠,大声说道,“余沧海,你儿子是我杀的没错,但你却灭了我福威镖局满门!”
  大厅内数百号人听到这个消息,顿时一声惊爆,福威镖局灭门一案是十多年来江湖上最大的案子,想不到居然是青城派所为。
  余沧海淡淡的说道,“你杀我儿子,我找你们报仇,有何不对?”
  江湖事,江湖了,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余沧海虽然有其他目的,但为报杀子之仇,却是无可厚非,最多是下手重了。当然那些镖师的亲朋好友也可以找青城派报仇,只要他们有实力敢去。
  在场有很多江湖前辈,五岳剑派的,丐帮的,但此时却没一人站出来给林平之说话,因为这是江湖规矩,除非有人做好了接下青城派报复的准备。
  看到众人哑口无言,余沧海冷笑一声,准备伸手去抓林平之,被宁中则挡住,余沧海顿时说道,“这小子和你们华山派非亲非故,何必接下这梁子?”
  林平之心里想到自己最后的希望只剩下华山,立刻跪下,对着岳不群磕头,“肯请岳掌门收我为徒,为我主持公道!”
  岳不群没有立即同意,岳灵珊却也为林平之求情。岳不群心中想到,“这么多人在场,如果我收下他,想必日后慕名来华山拜师的人更多。和青城派的梁子已经结下,多这一桩也不多,而且还有那件东西。”
  岳不群伸手将林平之扶起,同时对着余沧海说道,“当着天下英雄的面,这孩子已拜我为师,是我华山派弟子,今日不能让你带走,日后等他练好武功,自会亲自去找你们报仇!”
  大厅内传来一片喝彩,江湖人大多是有血性的,青城派灭人满门这种事,很多人都想打抱不平,但考虑到对方与自身的实力对比,又会犹豫。当看到真有人做了,自己也不会吝啬一声赞美之词。
  当然华山派是不会直接为林平之报仇的,何况林平之父母没死。很多人都有亲朋好友,门派如果都为他们出头,那江湖天天都要腥风血雨。
  
第二十四章 笑傲是否真无侠
  
  听到岳不群的话,林平之不停的磕头感激。余沧海自知不是岳不群的对手,但对林平之会来找自己报仇却感到不屑,恐怕日后还得自己找他。不过眼下肯定是不能再出手了,于是拱了拱手说道,“好,我等着,你我之间的杀子之仇日后必报!”之后余沧海带着青城派弟子直接离开。
  云萧走到林平之身边,问起他的情况。那日被云萧救后,一家三人害怕再遇到青城派的人,于是跟在了云萧后面,也来到衡山城。看到衡山城聚集了很多的武林人士,林平之想要申冤,跟着混进了刘府,却没想到世态炎凉,若不是云萧他们及时出来,自己又要落入青城派之手。林平之父母健在,这一点比原著要幸运不少,不过云萧还是暗暗提防,如果这小子敢对岳灵珊下手,自己就立刻让他练辟邪剑法。
  岳不群突然问起云萧,“你大师兄现在在哪?”仪琳说云萧已经去找过令狐冲了,但见他却只字未提。
  云萧脸色有些尴尬,凑到岳不群身前低声道,“群玉院,衡山城最大的**!”岳不群一掌拍在桌上,正要发怒,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岳不群立刻意识到这事情不能张扬,对众人拱手示意抱歉,低声对云萧说道,“既然找到了,你怎么不把他带出来?”
  云萧心里苦笑,东方阿姨在那,谁能带人离开,嘴上说道,“大师兄受了重伤,不方便移动,而且那人说他能治好大师兄的伤。”
  师徒二人的窃窃私语,其他师兄弟未能听到,也不敢偷听,华山派最恐怖的两个人私聊,没人敢打扰。
  岳不群命他金盆洗手结束后,就将令狐冲找回来,云萧只能点头答应,还不能带其他人去,不然令狐冲勾结魔教的帽子是跑不掉了。
  将近中午,刘府的客人越来越多,已经五六百人。江湖上有名有姓的来了,不三不四的来了,甚至当官的也来了,给刘正风下圣旨,封了一个参将,云萧暗道刘正风有钱,这几百桌的宴席就不说了,这个官显然是买来的,也不知道花了多少真金白银。
  很快,金盆洗手开始了,刘正风一番说辞后,折断自己的佩剑,自此立誓退出江湖,不再与人动手。正要洗手时,嵩山派到了。
  嵩山派弟子史松达,带着四名嵩山弟子走了进来,手持一面五色令旗,令旗镶满了珍珠宝石,威风凛凛。史松达以令旗阻止刘正风,刘正风执意要洗手,一道暗器破空而至,目标正是金盆,云萧端起桌上一杯酒掷出,后发先至,将暗器打断,杯中酒未溢出分毫,落到金盆旁边,出手太快,竟无人发现,云萧又端起桌上的一杯酒同时出声道,“小侄敬刘伯伯一辈,恭喜你退隐江湖!”同时不再以五岳剑派的长辈称呼。此时刘正风已经洗完手,心中感激云萧,大笑一声,“多谢贤侄的酒,刘某谢过!”说完一饮而尽。
  周围的人虽然还未明白刚刚怎么回事,但也跟着道贺。这时屋顶上跃下一人,看到刘正风已然洗完手,顿时怒道,“刘正风,左盟主有令,不允许你金盆洗手!”来人中地樨材,瘦削异常,还有两撇鼠须,是嵩山派左冷禅师弟费彬。
  洗手已经完成,刘正风对着费彬拱手道,“费师兄晚来一步,刘某的金盆洗手已经结束了!”金盆洗手之后,就不再是江湖中人,在做的众人都是见证,除非是寻仇的,否则其他江湖事不能在打扰。费彬气急,刚刚自己明明掷出暗器,结果却被人打断,自己的暗器如今正嵌入石板,金盆旁的酒杯居然丝毫未损,“刚刚是哪位高人出手,还请现身相见!”
  云萧走了出来,来到场中,对着费彬笑道,“刚刚是小侄要敬刘伯伯一杯,不知费师叔有何指教?”“竖子,左盟主的号令你也敢违背!”费彬将手上的五岳令旗一扬,指着云萧喝道,费彬不相信刚刚接下自己暗器的是云萧,太年轻了,不可能有这份功力,怀疑他是故意站出来捣乱的。云萧的眼神逐渐变得冰冷,同时说道,“左盟主的命令难道大的过江湖规矩?后堂还有屋顶的那些人都出来吧,也让在座的各位前辈见一见嵩山派的行事方式!”云萧已经决定大闹一场,说什么也要救下刘正风一家。
  以前自己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