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武侠世界里的空间能力者〗第59部分

,“重阳真人,正如令师弟说的,这一场,我们不如算平局吧。”
  王重阳道,“我年长你许多,即使平局,也是我输了。接下来,轮到你出了。”这一刻,王重阳的争胜之心彻底升起,除了林朝英,他还真没遇到过让他一败的对手,即使林朝英,也并非凭真功夫胜过他。
  重阳一生,不弱于人!云萧今日,偏偏要打破他的神话。
  云萧来回踱步,思考接下来比什么。徒手上的功夫没必要再比了,那么就试试兵器上的吧。刚好,这一世,有一门最适合自己的剑法。
  云萧对王重阳道,“这一场,我们比剑法如何?”
  王重阳能将争夺天下第一,命名为华山论剑,可见其剑法必然是极其高明的,他对自己的剑法充满信心,听到云萧要与自己论剑,颇有一种对手是在自寻死路的感觉。
  王重阳点了点头,同意比剑,请云萧随意出招。
  云萧取出一物,同时也昭示了其将要使出的剑法,众人诧异,这套剑法就想难住王重阳?你未免也太异想天开了吧。(未完待续)
  ps:一只妖猫给风月建了一个粉丝群,风月感激不尽。这里宣传下群号:468596858。
  ...
  
第十章 玉箫剑法
  
  看到云萧取出一支玉箫,周伯通奇道,“云兄弟,我可以下去给你借一把剑。”
  王重阳阻止道,“伯通,他的这路剑法,乃是从萧中所化,用萧,对他而言,恐怕才是最适合的。”
  云萧笑道,“不错,这路剑法可能几位前辈都见过,正是家师的玉箫剑法。小子自幼喜欢音律,名中亦带有一个萧字,对这路剑法最是痴迷。今天,就斗胆以这路剑法,请重阳真人指教一二。”
  玉箫剑法虽然精妙,但五绝都曾见过,如果是原版的玉箫剑法,王重阳有十分的把握,这一场赢定了。但看过云萧的落英神剑掌之后,他们不会再天真的以为,剑法到了云萧手中,还和原版一样。
  玉箫轻轻一挥,云萧的眼神顿变,这一场,王重阳绝无任何胜算。一直以来,云萧都试着将空间能力与武学相融合,以前也融合出了不少精妙的招数,然而,比之玉箫剑法,远远不及。
  第一招,萧史乘龙,擎剑三连截击,出剑时,发出清幽的箫声,箫声悦耳,空气也跟着震荡,这一招过后,王重阳的脸色已然大变。
  道家有天人合一之说,王重阳身为道家大宗师,早已触摸到了那层境界,所谓的天,指的便是这方天地,也可称之为这方空间。而云萧的这一招,直接让整个空间开始震荡。
  风吹过树,到底是风动。还是树动?抛开某种唯心主义的言论,以客观看事物,常人都能明白。是风先动,而后带动了树在动。
  此时,云萧一招过后,山顶掀起了一阵微风,其他人只觉得是风在动,唯有王重阳觉得,这分明是他们自己先动。
  云萧的第一招。便破了王重阳那近乎天人合一的境界,然而。玉箫剑法才刚刚开始。
  第二招,云心出岫,平稳直白的一剑挥出,剑气激荡。箫声激荡,空间也跟着激荡,王重阳只觉得这三者的激荡融合在一起,几乎要将他撕碎。
  破碎虚空?呵呵,云萧穿越了多次,本质上,哪一次不是破碎虚空!声音乃是最简单的表达方式,以前他并不是做不到,只是没必要。也没往这方面想,接触到玉箫剑法后,他很想将他完善。于是,打开了这扇空间武学的大门。
  其他人是武学到了巅峰之后才能破碎虚空,云萧却是一早就体会到了这一点,第一世的时候,他已经有了破碎虚空这种能力的种子,也就是空间能力。
  王重阳的脸色变得惨白。云萧的这两招,看起来威力一般。也就一缕清风吹过,却让他看到了更深刻的东西,这种能力演化到极致,定能撕裂空间,威力直达毁天灭地。云萧是怎么悟到的?
  第三招,金声玉振,抖动箫声,萧有八孔,八孔连声,射出一道音波,音波好似一道无形暗器,所过之处,空气都微微震荡。
  第四招,响彻楼台,剑走归一,声势凌然,这一招,划破空间的感觉最是清晰,黄药师与欧阳锋也有所察觉。
  第五招,山外清音,这是一招心术,清音,对己,可以摈除杂念,恪守心神,对敌,让其杂念四起,心神大乱。王重阳道袍下的手,微微颤抖。仿佛想起了过往种种,
  王重阳抗金失败,最后只能避居活死人墓。他成就不了拯救天下的大道,最后,只能在武道上求得一丝安慰,赢得了一个武功天下第一的虚名。然而,他真正想要的武功第一,不是什么武学功夫,而是文治武功。
  这些虚名,看似简单,轻轻一句就能抛下,但又有几人能够做到?云萧也是经历了前两世,完成了各种宏图霸业,最终才真正看开,放下。
  王重阳没有成就这些,做了一半就失败了。他的放下,只不过是形势所逼,被迫放下,心中总会留有一丝不甘。云萧的第五招,将他心里的不甘,彻底勾起。
  山顶其他人也听到了这山外清音,周伯通心里空无一物,全然不受影响。黄药师和欧阳锋却不行。好在云萧这一招的主要目标不是他们,他们只是略微受到了影响。
  这一招过后,云萧暂时停下了手中的剑招,一直观察王重阳。王重阳的气息混乱,额头也已经出汗,眉头紧皱,仿佛心里正在痛苦挣扎。
  就在云萧犹豫要不要将他唤醒之时,王重阳的气息突然平复了,同时睁开眼,看向云萧,双眼一片清明。
  看到王重阳能自己从这一招中挣脱出来,云萧心里佩服。他这一招,和珍珑棋局有异曲同工之妙,如果换做是其他人,比如记忆中的慕容复之流,早已拔剑自杀了,王重阳不愧是流传后世的道家北方五祖之一。
  王重阳道,“贤侄的这路剑法,当真是神乎其技。呵呵,枉我王重阳自命不弱于人,今日,却是输的彻底,你的这路剑法,贫道破不了。非但破不了,连拿出一门与之相匹敌的也做不到。”
  王重阳第二次认输,这一次,周伯通觉得最是莫名其妙,“师兄,他的剑法虽然精妙,但也不是破不了啊,你的三清剑法就能破!”他只看到了剑招,没被剑意感染。
  王重阳道,“破不了,便是破不了,日后,你自会明白。”
  黄药师与欧阳锋若有所思,虽然他们还未触及到天人合一之境,但云萧的最后一招,已经能够影响到他们,再回想起当时王重阳的神色,显然,这一招云萧是将威力集中在了他的身上,他们不过是被波及。而且这是文比,云萧恐怕没有动用全力。
  这一场的胜负,云萧一开始就已经有绝对的把握,如今听到王重阳认输,也没觉得有什么意外。唯独暗中那人,看到王重阳连输两场,心里震惊了。
  她也自创了一套破解王重阳剑法的武功,但破的了王重阳的剑法,却破不了云萧的剑法。如果王重阳能和她一起练那套剑法,或许还有希望!不过,王重阳早已让她失望透顶!那套剑法,恐怕要被埋没了!
  场上,王重阳看向云萧道,“贤侄的玉箫剑法,应该还有几招吧,可否让贫道继续开开眼界?”
  云萧笑道,“当然可以。”
  玉箫剑法,还有两招。招招不同,各有妙用,或许,日后再也找不到值得让他使出这套剑法的人了,今日便让所有人都品鉴品鉴。(未完待续)
  ps:王重阳毕竟是道祖之一,云萧不是职业道士,以道家武学跟他比,有班门弄斧的味道,太极的原理,王重阳未必不懂,他曾提点了周伯通,多年后周伯通创出了空明拳,有几分太极的味道。玉箫剑法确实只是一流剑法,不过,用来装x,就是绝学了。
  ...
  
第十一章 名与利
  
  云萧的玉箫剑法还有两招。其中一招名为棹歌中流。以声为剑,以剑为声,这一招挥出,会形成一个声音结界,结界内的空间扭曲,置身于结界之内的人,会觉得异常难受,有类似高空的空气稀薄,也有位于深海底的强大压力,还有万剑穿心。
  最后一招,凤曲长鸣,玉箫剑起,裂空而舞,箫声袅袅,乃是玉箫剑法中威力最大的一招。空间能力与箫声的完美集合,箫声所过之处,空间连连震动。
  王重阳点评道,“剑法不拘泥于招式,算得上品,而你的剑法,不拘泥于形式,更是上品中的上品。”
  云萧微微一笑,好招,也需要好的对手,才能品鉴,三世所遇的对手之中,王重阳绝对排在了前列。
  黄药师听到王重阳对云萧的评价,回忆起云萧的种种,不仅武功,就连行事作风,也完全不拘泥于形式,世俗间的礼法,黄药师深恶痛绝,云萧更是视之如无物。这个徒弟,比他还要邪!
  王重阳连输两局,两人之间的胜负已经不言而喻,不过,王重阳还有一门绝学。这门绝学,成就了他,也毁了他。
  云萧道,“久闻重阳真人的先天功是当世绝学,小子今日可否有幸一见?”
  王重阳苦笑道,“贤侄,今日贫道已经输了,这第三场就不用再比了吧。”
  王重阳接二连三的避战。云萧一直觉得奇怪,忽然道,“你的身体是否受伤了?”
  王重阳闻言脸色微变。其他人也紧紧盯着他,王重阳叹了口气,再隐瞒下去也是无用。他不经意间看了眼欧阳锋,之后又将目光转向云萧,或许,他真的是个合适的托付之人。
  听到这一声叹息,其他人顿时明白。云萧说中了。黄药师走上前道,“兄弟略懂医术。王兄不如让兄弟帮你看一看?”
  王重阳伸手摆了摆道,“药兄的好意心领了,但贫道的伤势,自己清楚。这是内伤。非药石所能医治。”
  内功练到他们这地步,百毒不侵未必能做到,但百病不生却是差不多了,然而,真气虽然能够养伤,但到了一定地步,也可能会伤身。上一世,云萧练九阳神功会走火入魔就是最好的例子,补的太过。身体会承受不住的。
  得知王重阳有内伤,最焦急的莫过于周伯通和暗中那人。周伯通急的跳到王重阳身边,“师兄。你真的受了内伤吗?”
  王重阳道,“生死有命,我们修道之人难道还看不开这些吗?”
  云萧充满歉意道,“小子不知重阳真人身患旧疾,今日这比试,就算作废吧。”
  欧阳锋诧异的看向云萧。作废?此时他已经连赢两场,天下第一之名。唾手可得,此时放弃,岂不可惜?
  王重阳顿时高看云萧几分,不执着于名,无怪乎云萧的武功能练到这地步。王重阳道,“虽然是文比,但你确实赢了我,没必要为此事放弃。我的大限将至,这天下第一之名,即使你不想坐,恐怕别人也会找你。”
  执着于天下第一之名的人很多,在场的就有几位。今日过后,无论云萧赢了王重阳的消息是否传遍江湖,至少有人,已经将云萧,当成了他夺取天下第一的最大对手。
  云萧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光是自己的师父,就一直想要胜过自己,此时,只不过又多了一个直接的理由。
  王重阳道,“按照先前承诺的,贫道既然输了,那么《九阴真经》自然就送给贤侄。”说完,王重阳从怀里取出一本经书,递给云萧。因为担心被人盗走,王重阳一直将经书贴身携带。
  经书刚一取出,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除了他和云萧。云萧接过经书,注意到黄药师看似淡然,实则隐隐有些激动的眼光,随手便将经书递给了他。
  欧阳锋心里顿时羡慕到极点,甚至快要抓狂,然而,此刻这么多高手在场,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另一名对手,得到《九阴真经》。
  黄药师心里很是欢喜,没想到居然这么轻松就到手了,然而,当他的目光从云萧以及王重阳的脸上经过时,顿时愣住了,心里的惊喜瞬间消散。
  王重阳与云萧,没有一丝一毫对这本经书的留恋与挂念,仿佛它不是什么天下第一的武功秘籍,仅仅是一本普通的经书。
  黄药师刚要接过经书的手停下了,难道我黄药师就不如他们二人?一个是以前的对手,一个是自己的徒弟。他们不屑一顾的东西,我黄药师为什么要视之如珍宝!
  刚刚云萧折服王重阳,所用的皆是桃花岛的武功,这些武功,黄药师全部都会,然而,同样的武功,在自己手里输给了王重阳,在云萧的手里,又赢了回来。
  高深的武学秘籍是很重要,但到了他们这地步,却又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人。黄药师伸出的手没有接过经书,而是将经书推了回去,同时道,“这本书,你若想要就自己留着,不需要交给为师。”
  听到黄药师的拒绝,云萧心里露出了笑意,黄药师如今不仅手里放下了,心里也放下了。单凭这一点,境界就会更上一层楼,这本书已经发挥了它的价值。
  上一世,云萧就已经得到了《九阴真经》,虽然穿越了,原本的经书不在,但他脑中的记忆还在。不是他懒得默写出来,也不是他舍不得,他只是觉得,黄药师这样的人物,如果需要去走别人的路,太可惜了!
  黄药师不要这本书,云萧决定将他还给王重阳,然而,王重阳拒绝了,同时笑道,“贤侄,贫道若是收回这本书,岂非显得言而无信。”
  一道火热的目光正紧紧盯着这本书,云萧心里叹气,自己真是找了个麻烦,这本经书对他无用,反而是个包袱。不过,好得是天下第一的奖品,留着做个纪念也不错。
  见云萧终于收下经书,王重阳心里松了口气,其他人再也不会为了这本书来找全真教的麻烦了,他不在后,全真教应该不会继续惹得某人觊觎。
  以云萧的武功,再加上黄药师,实在难以想象,当世会有谁能从他们手中夺走经书。经书上的武功,他们不屑于去练,想来,这本书,也不会再为祸江湖了。
  收下经书后,云萧道,“重阳真人可否将你所练先天功的口诀说出来?”
  此言一出,满场震惊,云萧什么意思?直接索要别人的内功心法?(未完待续)
  ...
  
第十二章 王重阳与林朝英
  
  听到云萧索要先天功口诀,王重阳有些惊讶,其他人或许觉得云萧是贪图他的绝学,他却觉得不是。
  对《九阴真经》都不屑一顾,云萧又怎会贪图其他武功。王重阳道,“贤侄若是真的感兴趣,贫道便告知与你吧。”
  在场的还有其他人,王重阳道,“诸位不妨先继续到重阳宫中休息一二,贫道稍后便来继续作陪!”先天功,王重阳可以传给云萧,因为云萧答应替他保管《九阴真经》。但在场的其他人却不行。其他人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和周伯通一起下山了。
  山顶只剩下王重阳以及云萧。王重阳缓缓将先天功的口诀说了出来,云萧听过一遍后,将其记住,开始默默思考。
  先天功是道家一种性命双修的功法,他最早只是一门养身功夫。只不过,随着后人不断的总结与改进,虽然威力变大了,修炼过程也越发危险。心法深奥莫测,其理难明。普通弟子,若是没有师父指导,修炼后很容易走火入魔。
  先天功练到深处,能练成先天罡气,理论上,这是一种至阴至柔、至精至纯、至灵至巧,却又至刚至阳、至威至猛、无坚不摧、浑厚霸道的真气。
  然而,凡事不可太尽,物过刚则易折,太过执着于某一事物,很容易适得其反。云萧道,“真人的先天功的确博大精深。但其中恐怕还有些缺陷。如果小子所料不错。真人的内伤也是因此而起。如今要治愈,极难。”
  王重阳道,“原来你是想从我的内功之中。找出医治的办法,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惜,为时已晚。”
  云萧道,“可否让小子看一看,你的真气练到了什么地步?”
  王重阳点了点头,伸出右手让云萧查探脉息。云萧一指搭上。探知王重阳体内的真气,忽然。脸色微变,松开了手,云萧不解道,“以真人的境界。怎会将真气练到这般模样?”
  王重阳是道家宗师,开创了全真道,他的境界绝对是极高的,但云萧从他真气中,感受到了与他境界不符的东西。
  王重阳道,“当年我太过心急,曾与一人争强好胜,是以修炼这先天功时,一味的追求其威力。可惜,等到我明悟先天功真正的要旨时,已经为时已晚。”
  云萧渐渐明白了前因后果。道家武功最是讲究循序渐进。当年,王重阳与林朝英多番比试,两人都在彼此的切磋中,飞速精进。
  王重阳能有今时今日的武功,有很大一部分的功劳,要归功于林朝英。一个好的对手。可以让他的修炼事半功倍。
  但他的好胜心太重,先天功其实和九阴、九阳一样。最后一步,都是阴阳相济。王重阳天资极高,修炼先天功,将其推演到了至刚至阳的地步。
  可惜,王重阳没能做到阳极阴生,反而继续深陷迷途而不知,先天功的威力是越来越大了,但身体也开始承受不住。
  当他发觉这个问题时,想改已经难了。之后又经历了华山论剑,虽然他凭着先天功技压群雄,却也将自己逼到了死亡的边缘。
  云萧忽然想到,王重阳此时的情形,和当年练九阳神功走火入魔的自己,何其相象。云萧道,“听闻重阳真人当年制作了一张寒玉床,此乃天下阴寒至宝,你的内伤,或许可以通过寒玉床化解。”
  暗处那人听到云萧的话,眼神顿时一亮。王重阳若是要借寒玉床疗伤,必须要进古墓,到时候,肯定要陪着她。
  借寒玉床疗伤,这个方法他也曾想过,但考虑到自己已经将古墓输给了别人,寒玉床也在其内,这个想法很快就挥去了。
  王重阳道,“当年我有负于她,最后让她伤心而死,呵呵,寒玉床如今是她的遗物,我还有何脸面去借用?我这伤,如今不治也罢!”
  当他知道林朝英身死的那一刻,整个人顿时追悔莫及!他的内伤是很重,然而,心伤才是一切的根源。既负了这天下,也负了她!
  云萧忽然道,“如果林前辈还在,真人是否愿意放下一切,和她在一起?”
  王重阳目光迷离,喃喃道,“如果她能复生,无论她让我做什么,我都心甘情愿。”
  听到王重阳的话,云萧哈哈大笑起来,“林前辈,你还要躲到何时?”
  云萧的话落,暗中一名红衣女子走了出来,神情说不出的复杂,有气恼,有惊喜,当然,最后还是挂上了一脸冰霜作为掩饰,女子道,“王重阳,你刚才说的可还算数?”
  王重阳看到来人,顿时愣住了,难以置信,“你不是已经……,那日我曾进古墓看过,你分明已经气息全无。”
  云萧笑道,“林前辈博学多才,会一些龟息功、闭气功也不足为奇。”
  林朝英赞许的看了眼云萧,这小子不仅发现了自己,还屡次猜到自己的做法。林朝英对王重阳道,“我当时就想看看,是不是连我死了,你都不踏进古墓半步!”
  这一世,林朝英最初乃是假死,但如果王重阳最后死了,那么,她肯定也不愿意再独活。
  当世有能耐瞒过今天在场高手的,寥寥无几,偏偏这里又是终南山,云萧察觉对方是名女子后,立刻联想到了林朝英。武功到了他们这境界,又岂会那么容易就死。
  林朝英恨王重阳的负心,想要以自己的死让王重阳后悔,虽然目的达到了,但却弄巧成拙。如今王重阳时日无多,林朝英再也顾不得躲藏了。
  林朝英道,“你跟我进古墓吧,这小子说的没错,你的内伤只有寒玉床能治。为了赌气,你难道连命都不要了?”
  王重阳有些尴尬,林朝英居然一直在这里,那么先前他和云萧的对话,对方显然全部都听到了。
  云萧笑道,“真人刚刚可是说过,只要林前辈复生,让你做什么都愿意。如今她人已在此,难道你要言而无信?”
  话已说开,面子已经放下,胜负也早已不用在意,王重阳看向林朝英的目光,顿时充满了柔情。王重阳道,“当年在这里,你赢了我。这全真教便是为你而建,可惜,十年之期未满,你的第二个要求,我完不成了。如今自然只能履行第一个要求。”
  当年两人在此打赌之时,曾立下了一个规矩,林朝英若输了,当场自刎。王重阳若输了,便让出活死人墓给林朝英,同时终身听她吩咐,任何事不得相违。否则的话,王重阳就得出家,不论做和尚还是道士,须在这山上建立寺观,陪她十年。(未完待续)
  ...
  
第十三章 归隐
  
  王重阳身上的内伤能否被治好,暂时还不清楚,但他心里的伤,这一刻,已经被治愈了。王重阳决定将教务交托给弟子后,就陪林朝英彻底隐居。
  下山前,王重阳对云萧道,“贤侄,你既得了,日后一定要小心一人。”
  心念一动,云萧立刻猜到王重阳要他提防的人是谁,“真人指的是欧阳锋吗?”
  王重阳点了点头,“此人心术不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而且他很想得到这本经书。日后恐怕会对你不利。”
  林朝英眉宇间顿时涌现出杀气,想起欧阳锋,她顿时冷笑道,“这种+,a£nshub★a.人,直接杀了便是。”
  王重阳摇了摇头道,“要杀他,很难。他的蛤蟆功也是当世一绝。贤侄若是再过个十年,要杀他,应该没问题,但此时,你虽胜得了他,却杀不了。”
  云萧笑道,“多谢两位关心。至于欧阳锋,小子自有办法料理。”
  东邪与西毒齐名,说穿了,他们桃花岛一脉,也是正正经经的邪魔外道,论武功,云萧和黄药师都不惧他,论心计,更是如此。
  王重阳点了点头,与云萧二人一起下了山顶,前往重阳宫。林朝英不想在众人面前现身,没有跟去。
  黄药师与欧阳锋此刻正在重阳宫内讨论武学,欧阳锋时不时的将话题引到了上面,这本书,曾被喻为天下武学之总纲。
  欧阳锋道,“令徒既得了天下第一,也得了,药兄,有这样的徒弟,你可真的是后继有人了。”
  听到对手的称赞,黄药师淡淡一笑。“只不过是重阳真人谦虚,他还差得远呢。”
  欧阳锋道,“不知这上,到底记载了什么样的武功?药兄,你不好奇吗?”
  黄药师看了眼欧阳锋,从他的眼里,黄药师看到了熟悉的目光,以前,自己的眼里经常出现这种目光,如今放下后。再看欧阳锋,他顿时有种感觉,此人已经没资格当他的对手了。
  黄药师茗了一口茶,随意道,“我也没见过,欧阳兄若是感兴趣,恐怕得自己找小徒借阅了。”至于云萧借不借,只有他自己说了算,黄药师不会去干涉云萧自身的事情。
  欧阳锋目光闪烁。不再多言,心里却不知道开始打什么主意。此时,云萧与王重阳从门口走来,王重阳呵呵笑道。“让两位久等了。”
  目光从王重阳与云萧身上经过,欧阳锋心里暗暗思考,王重阳难道真把先天功传给云萧了?他对先天功的兴趣不大,只是担心云萧得到先天功后。武功会更上一层楼。
  云萧抬头,刚好与欧阳锋的目光对视,轻轻一笑。似乎包含了很多意思。
  来终南山的主要目的已经达成,云萧等人没有在终南山过多停留,王重阳留宿他们一晚后,第二天,云萧等人就告辞了。
  周伯通很想从云萧身上骗出些武功来,可惜,老顽童与云萧一比,顿时变成小顽童了。临别时,周伯通道,自己日后会去桃花岛找云萧玩,云萧表示,随时欢迎。
  下了终南山,黄药师与云萧决定返回桃花岛,准备与欧阳锋告辞。黄药师道,“欧阳兄,相聚多日,咱们也是时候话别了。欢迎你日后有时间,到桃花岛作客。”
  欧阳锋忽然道,“择日不撞日,我也久闻桃花岛的大名,想要去见识一番。”
  黄药师不过是客气一番,没想到欧阳锋居然打蛇上棍,还想跟着他们师徒二人。话已出口,没有理由收回,黄药师道,“欧阳兄赏脸,桃花岛自然欢迎。”
  见欧阳锋厚脸,想要跟着他们,云萧的嘴角微微扬起。一路上,云萧不时取出一本经书翻阅,看封面,与别无二致。
  每次云萧翻阅经书,欧阳锋都在一旁,目光虽然没有直接盯着他,但心里一直留意云萧的一举一动。欧阳锋就像一条毒蛇,一直耐心的寻找机会,而云萧,也在等待机会。
  黄药师一直冷眼旁观,云萧虽然是他的徒弟,但又与其他徒弟大为不同。他的事,不需要自己插手,师徒二人,更不可能联手对付欧阳锋。
  另一边,王重阳召来弟子,将全真教的掌教之位传给了丹阳子马钰。当年,他因为和林朝英打赌,最后建了一个道观,没想到,时至今日,已经发展成了天下第一大教。
  全真七子得知王重阳的伤势,想要跟在他的身边服侍,被他拒绝了,林朝英肯定不喜欢这么多人。
  周伯通得知王重阳居然要去陪林朝英,顿时气呼呼道,“师兄,那个女人凶的要命,你何必管她?”
  王重阳惊异的看着周伯通,准确的说,是他的身后。
  “你说的凶女人是谁?”周伯通的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周伯通随口道,“当然是林朝英那个女人了。”
  “咳!”王重阳突然咳嗽了一声,想要提醒周伯通。
  听到王重阳咳嗽,周伯通以为他伤势复发,关心道,“师兄,你没事吧。”
  王重阳无奈,“伯通,此时你应该关心下你自己会不会有事了!”
  周伯通正一脸不解,忽然感到一阵杀气,想起先前的那个声音,周伯通顿时战战兢兢,身体僵直的转了过来,看到一名红衣女子一脸冷笑的盯着他。周伯通心道,自己死定了!
  将周伯通狠狠教训了一顿后,林朝英对王重阳道,“你的内伤,拖的越久,越是严重。现在就跟我走吧。”
  事情已经交代完毕,王重阳跟着林朝英一起回了古墓。至于如何给王重阳疗伤,云萧先前暗中传音提点了她几句。
  虽然不清楚云萧从何得知她创出了玉女心经,但这门功夫确实能救王重阳。玉女心经本身就是林朝英想要与王重阳在一起而创出的一门绝学,里面无论是内功,还是招式,都暗含双修之道。
  林朝英的真气至阴至柔,王重阳的真气至刚至阳,只要两人的真气能够互通,必然能够提升到阴阳相济的地步,王重阳的伤势,自然是不药而愈。(未完待续……)
  ...
  
第十四章 盗书
  
  一路上,欧阳锋未找到任何下手的机会。云萧和黄药师两人皆在,如果硬抢,他肯定不是对手,至于下毒,有黄药师在,他的毒术,未必能胜的了黄药师的医术,到时候撕破脸,这对师徒直接对他下手,那就糟了。最后,只剩下一个办法。
  这一日,三人路过一个市镇,正在酒楼里吃饭,忽然听到隔壁桌有人闲聊,聊的话题,似乎与全真教有关,云萧抬头望去。
  一名蓝衫客道,“奇怪,全真教怎么就突然换了教主?”全真教在江湖上享有盛名,前段时日,王重阳夺得了天下第一,更是为世人瞩目。
  同桌的一名黄衫客道,“重阳真人正值壮年,按理说,确实不应该现在就退位,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变故?”
  蓝衫客忽然道,“那个传言不会是真的吧!”
  黄衫客奇道,“什么传言?”
  蓝衫客喝了杯酒,润了润喉咙道,“据说在重阳真人传位之前,曾有人上终南山挑战他。”
  黄衫客笑道,“自从重阳真人在华山论剑上,夺得天下第一之后,想要挑战他的人多了去了,这有什么稀奇的。”
  蓝衫客道,“可是,如果重阳真人这次败北了呢?”
  黄衫客道,“怎么可能?连东邪西毒、南帝北丐都不是他的对手,当世还有谁能赢他?”
  蓝衫客道,“曾有人向全真教打听过此事。结果,全真教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欧阳锋也听到了这些人的谈话。对云萧笑道,“贤侄,全真教的人当真好不要脸,输了,居然不敢承认!”
  听到欧阳锋的挑拨,云萧淡淡道,“我本来就没有与他真正交手。”
  欧阳锋道。“但你赢了他,是不争的事实。这天下第一之名。日后便是你的了。”
  云萧玩味道,“有欧阳先生在,又怎么轮得到小子?”
  黄药师此刻不在,桌上只剩下欧阳锋与云萧。二人的互相恭维,被其他桌的人听到了,顿时有人讥笑道,“一个丨乳丨臭未干的小子,也配谈论天下第一?”
  “哈哈哈哈!”酒楼里其他人也跟着大笑起来。
  欧阳锋一直盯着云萧的脸色,即使被人讥笑,云萧的脸上也是一脸淡然。欧阳锋道,“要不要我帮你教训他们?”
  云萧道,“这些人打扰了欧阳先生的雅兴。确实应该教训。”话音刚落,云萧的手对桌上的筷子篓一挥,篓中的筷子瞬间射向酒楼内刚刚发出笑声之人。
  “啪啪啪啪啪!”一连数下声响。酒楼里顿时安静下来,只剩下筷子落地的声音。刚刚出言不逊之人,每人脸上都留下了一道被筷子抽过的印痕。
  这些人,大部分都是江湖中人,立刻意识到,他们惹上了不该惹之人。云萧道。“你们打扰了别人的雅兴,还不快滚!”
  语气淡然。却像在每个人的耳边炸开。很多人早已被吓的魂不附体,这一刻听到云萧的话,如闻大赦,纷纷朝酒楼外逃走。
  欧阳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