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武侠世界里的空间能力者〗第6部分

曾看过关于笑傲江湖的书评,不少人都说笑傲江湖的世界没有大侠。福威镖局满门被灭,无人主持公道,金盆洗手居然也没一人敢站出来帮刘正风,使得嵩山派灭其满门。他不服,然而却无言辩驳。如今亲眼所见,事情即将再次上演,云萧心中的恶气顿时涌了上来。
  这件事情本身只要抢先一步,就能站住道理,仗剑江湖,快意恩仇。他要试一试,如果自己站出来了,会不会有其他人也跟着站起来。东方不败自己都不怕,嵩山派又算的了什么,如果正道无言,自己被人染成邪道,大不了他去西湖,把任我行放出来,他不是野心大吗,自己就帮他将整个江湖掀个天翻地覆,这种江湖,不要也罢。在做的多位江湖高手都对云萧暗暗吃惊,你一个华山小辈,江湖上籍籍无名,居然也敢随意出头。岳不群有心要阻止云萧,此时也已来不及。听到云萧的话,屋顶东西两面各有一人跃下,东边是个胖子,身材魁梧,是左冷禅的二师弟托塔手丁勉,西边那人极其高瘦,嵩山派排行第三的仙鹤手陆柏。
  便在此时,后堂也走出十几个人,同时还押着刘正风的家眷,看到这些,在场的很多人坐不住了,纷纷指责嵩山派,定逸师太气忿忿的说道,“嵩山派是要仗势欺人吗?”
  泰山派天门道人也站了出来,“就算刘正风有什么事,祸不急家儿,你们此举太过分了!”
  岳不群见众人都为刘正风伸张,也说道,“五岳剑派结盟是为了对外,左师兄也不能插手衡山派的家事。”
  见众人为自己仗义执言,刘正风感动,站出来解释道,“这本是我衡山派的门户之事,多谢各位关心。刘某心里清楚,是刘某擅自退出江湖,对不起莫师兄,他去左盟主那告了我一状,日后我会向他赔罪。”
  
第二十五章 智退嵩山
  
  五岳剑派其他三派的人都站出来了,唯独不见衡山派掌门莫大先生,费彬在大厅自东向西扫了一遍,眼睛眯成一线,说道,“莫大先生还请现身相见!”然而没人回应,刘正风站出来说道,自己与莫大不和,一人家中富裕,一人贫寒,刘正风要施以钱财援手,莫大见嫌,从不与刘正风来往。
  见莫大不在,费彬让弟子举起令旗,再次发难,“此事与莫大无关。左盟主怀疑你与东方不败暗中勾结,欲对我们五派和江湖正道不利!”
  云萧心里明白,只要刘正风不说与曲洋私交的事,那么嵩山派只能以莫须有的罪名来对付他,顿时上前说道,“天大的笑话,你难道找东方不败来对质了?”
  此言一出,全场震惊,东方不败四个字仿佛很有魔力,场上顿时安静下来,胆小之人甚至想要靠近门口逃跑。“左盟主只是怀疑,”费彬辩解道,还欲继续说下去,被云萧打断。
  云萧道,“怀疑?那么你们就是以莫须有的罪名来抓人了?你们有证据吗?是不是想说他与哪个魔教长老有勾结?你们抓了他一家老小,就算没有,他也必须说有。”众人纷纷点头觉得有理。
  刘正风能有这么多的朋友,自然是聪明人,自己与曲洋的私交,仅仅是在音律上,不会留下任何对五岳剑派不利的证据,云萧后半句是在提醒自己,刘正风立刻站了出来,说道,“没错,你们有什么证据说我勾结东方不败?”“你们!”费彬气的说不出话了,这时候就算说出曲洋的事,也没人相信。“大势已定!”云萧心里说道,不过还要在加一把火,“五岳剑派,同气连枝,但不是嵩山派一家独大,各派的私事却不得干预,否则过几天左盟主是不是连我们华山的掌门都可以任命了!”
  这话不是没有根据,云萧清楚的记得剑宗很快就会来华山争夺掌门,背后就是左冷禅指使的,费彬众人心里有鬼,被云萧点破,脸色顿时大变,“臭小子,你胡说什么!”费彬一掌朝着云萧拍过去,今天之事都是这小子捣乱,才变成如今的局面,费彬要先杀了云萧。“云师兄小心!”岳灵珊看到费彬出手,顿时惊呼。
  云萧还未出手,岳不群已经接下了这一掌,徒弟今天先被余沧海偷袭,现在又被费彬偷袭,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再不出手,这个师父就不用当了。“费彬,云萧是我华山派弟子,有错也不需要你来教训。萧儿,回去!”
  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云萧顺着岳不群的命令退回华山阵营。此刻场上数百位江湖人士都开始议论纷纷,嵩山派行事霸道,没理了就想动手,费彬竟然以大欺小还偷袭。
  令狐冲救了仪琳,华山派对恒山派有恩,场上之事本已让人看不过去,脾气火爆的定逸师太立刻站出来帮忙,“就算是左盟主也要讲一个理字,这件事情我们一定要上嵩山问个明白。”
  “不错,华山小辈仗义执言,何错之有,你费彬要杀人灭口,才是居心不良!”令狐冲也救了天松道人一命,泰山派感念其恩情站出来为华山说话。
  岳不群先对众人白拱手致谢,之后对着费彬说道,“刘贤弟今天金盆洗手已经结束,正式退出江湖,在座的都是见证,今日小徒之事可以不追究,但他日如果刘贤弟一家有什么不测,想必各位英雄好汉都不会放过嵩山派!”
  场上大部分都是刘正风的朋友,此刻纷纷站出来为其说话,数百人声势浩大,一些嵩山弟子已经开始畏首畏尾,最后不知道谁喊了句“嵩山派的人滚出去!”,越来越多的人跟着附和,费彬等人脸色铁青,留下一句狠话后落荒而逃。
  虽然事情做的很好,但云萧的擅自举动,事后还是让岳不群狠狠的训了一顿,宁中则帮忙求情才让云萧得以解脱。出来后一群师弟对云萧今天的举动佩服不已,岳灵珊也少有的没与云萧斗嘴。
  最佩服的人就是林平之,以前他在福州城夜郎自大,之后青城派的事情让他醒悟,金盆洗手大典上更是看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江湖高手。文武双全说的莫过于云萧今天的表现。
  刘正风私下里也再次对云萧表示感谢,云萧说道,“曲洋前辈救了晚辈的师兄,而且晚辈也佩服你们二人的知交之情,希望你们能够安稳的退隐山林。”
  金盆洗手之事,算圆满落幕了,云萧此时需要去将令狐冲带回来,想到可能还会遇到东方阿姨,云萧就一阵苦恼。
  出门的时候,云萧看到刘正风了,此时已是夜晚,云萧好奇,莫非他这是要去私会曲洋,云萧也想听一听笑傲江湖,于是暗中跟了过去。
  云萧跟着刘正风来到郊外一处瀑布,果然看到他和曲洋见面了,没过多久,琴声传来,片刻后,又有柔和的箫声夹在其中,二人开始演奏笑傲江湖。云萧很是享受的在一旁倾听。一曲结束,二人开始交谈,云萧突然听到令狐冲的声音,顿时心里一乐,“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我还担心遇到东方阿姨呢,你居然自己就出来了。”
  云萧刚要上前,突然感到后面又有几人出现,于是隐藏起来,仔细一看,居然是费彬还带了几个弟子。
  “刘正风,你果然与魔教之人有勾结,哼,将你们二人都抓回去,看那些人还有何话要说!”嵩山派三人突然出现,原来他们白天虽然退走,却还是监视着刘正风,看到他出门后也暗中跟随。
  令狐冲伤势未愈,曲洋为救令狐冲真气耗尽,只有刘正风一人能够抵挡,费彬一把抓住曲非烟,同时对着二人说道,“束手就擒,否则我立刻杀了这小丫头!”
  “费师叔,你乃名门正派,又怎么能做出残害无故幼女之事?”令狐冲怒声道。
  费彬听到令狐冲的话,顿时觉得好笑,“你是什么东西,敢管我们嵩山派的事?”
  令狐冲身上的华山派衣服早已被换掉,此时费彬认不出他,令狐冲说道,“晚辈华山派大弟子令狐冲!”
  
第二十六章 退隐江湖
  
  令狐冲不说自己是谁还好,听到华山派三个字,费彬顿时火了,今天白天被云萧救了刘正风一家,自己也被逼灰溜溜的逃跑,心里早就发誓下次见面一定要将华山派的人千刀万剐。费彬将手里的曲非烟丢给两个弟子,同时威胁刘正风不得轻举妄动,然后持剑走到令狐冲身边,厉声道,“好的很啊,你们华山派的弟子一个个勾结魔教,我先杀了你,再去找云萧那个小畜生!”
  “小畜生骂谁!”云萧的声音从费彬背后传来,同时费彬整个人飞了出去,原来是云萧一脚踢在了他的屁股上。
  “师弟!”令狐冲看到云萧出现既吃惊又高兴,突然想到曲非烟还在他们手里,连忙说道,“别让他们伤了菲菲!”
  “放心,他们已经被我点丨穴了!”此时抓住曲非烟的两个人已经一动不动,曲非烟立刻跑到爷爷怀里。
  “小畜生骂你!”费彬从地上爬起气急败坏的说道,发现是云萧,顿时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想要出手,被刘正风拦住。“费彬,今日你抓我家人,还差点毁了我金盆洗手的大典,这笔帐我还没跟你算呢!”刘正风担心云萧吃亏,抢先将费彬拦住。
  “你们想要干什么?以多欺少!刘正风,你已退出江湖,发誓不再与人动手,难道也要出尔反尔?”费彬自忖一对二未必是对手,厉声说道。
  云萧笑道,“小畜生,你自己无耻也就罢了,何必将别人想的和你一样。刘伯伯,这头畜生交给我解决。”
  刘正风担心云萧不是对手,想要不顾誓言出手帮忙,曲洋阻止了,“刘兄放心,这位小友的武功极高,便是你我也不是其对手。”能从东方不败手底下活命,轻功更差点甩掉东方不败,仅凭这两点,曲洋就自认做不到。
  “师弟,小心点!”令狐冲虽然知道自己师弟武功很高,但具体有多厉害也不清楚。费彬明白原来云萧在戏弄自己,骂自己小畜生,正要出手教训他,突然发现,似乎周围几人都觉得自己不是云萧对手,顿时感到无比恼怒,自己堂堂大嵩阳手费彬在江湖上也是赫赫有名的,其他人居然觉得自己不如一个无名小辈,立刻出手就是全力,刷刷刷连环三剑,直攻云萧而去,云萧的手上也立刻出现一把剑,不管对手的攻击,后发先至,一剑刺向费彬手腕。
  费彬立刻撤招,自己的剑即使能刺中对手,在那之前自己的手已经断了,然而云萧一剑结束后,下一剑继续攻过来,一剑快过一剑,剑剑直指费彬要害,云萧的剑招简介明了,几乎没什么变化。费彬速度跟不上云萧,只能疲于招架,第十剑瞬间出现在费彬脖子下面。
  “你要做什么?我是嵩山派弟子,你不能杀我!”费彬的声音有些颤抖,生怕自己说话喉结一动,就碰到对方的剑。
  “你放心,杀你,我怕脏了自己的剑!”云萧收剑回鞘,居然转身离去,费彬暗道好机会,一剑刺出,云萧嘴角微微扬起,此时已走到一个嵩山弟子身边,右脚倒射踢中其手上的剑柄,扑通,后面传来倒地声。
  “你不是说不杀我吗?”费彬死不瞑目。
  “你可是死在自己弟子的剑下!”云萧转身看向费彬的尸体,笑道。自从学了独孤九剑之后,云萧更喜欢这种简洁明了的攻击方式,当然如果对手跟得上自己的速度,像东方阿姨那样,那没办法,必须要变招。
  “师弟,你的剑越来越快了!”令狐冲走了过来,一拳打向云萧胸口,不过没用力,笑嘻嘻的说道,转而看向费彬的尸体,立刻神色复杂,嵩山派也是五岳剑派之一,行事居然如此卑鄙下流,师弟杀人之事绝不能暴露,心里一狠,捡起地上的剑,令狐冲走到剩余两名嵩山弟子身前,很快地上又多了两具尸体,刘正风和曲洋看到后心中暗暗赞叹。
  曲非烟和曲洋也走了过来,感谢云萧的出手帮忙,刘正风白天见过云萧对余沧海的出手,但那只是冰山一角,此刻才知道云萧有多厉害。
  刘正风准备安顿好一家老小之后,就和曲洋一起隐居,退隐山林或者远去海外。曲洋也打算将孙女曲非烟托付给一个人。至于笑傲江湖的曲谱,云萧和令狐冲都有兴趣,于是曲洋将曲谱交托给二人,或许是寄希望二人也能向他们一样成为知己,可惜注定要落空了,两个小子都会拿它去泡妞。
  “师兄,你回去要小心了,师父知道你在群玉院呆了一段时间!”回去的路上,云萧对着令狐冲说道,令狐冲顿时一阵惨叫,虽然事出有因,但岳不群心里肯定不高兴。
  回到华山派落脚的店里,令狐冲很快就被喊过去,本以为会遭一顿臭骂,没想到却是师父师娘无微不至的关心,令狐冲心里无比的感动,如果没有后面一句就好了,“回到华山之后,我再和你一一算账!”岳不群慈祥的说道。
  林震南夫妇也在衡山城,岳不群和林平之去拜访了他们,二人听到林平之能拜入岳不群门下,喜极而泣。至少明面上岳不群的名气可比余沧海响亮的多,也好的多。岳不群提出是否要送他们二人去洛阳王家,林夫人说不必,那边已经有人来接他们了,一家三人话别。
  私下里,云萧问起了令狐冲,怎么认识东方不败的,当然没说对方的名字,只是形容了她的样貌,令狐冲的酒差点一口喷出来,“你怎么知道她的?”
  原来那天在群玉院,令狐冲醒来后没见到东方不败,只知道是曲洋救了自己,更不知道云萧已经和东方不败交手了。令狐冲将自己与东方不败怎么相识的告诉了云萧。云萧暗自思忖,令狐冲到底是命大还是福大?英雄救美都能救到东方不败,东方不败会不会真的爱上令狐冲?
  虽然自己知道有个版本的东方不败真的是东方姑娘,但云萧还是为令狐冲默哀,即使变成了东方姑娘,他也不敢娶回家,小心家暴啊,老婆如果是黑社会老大,而且是喜欢千秋万代,一统江湖的那种,啧啧,云萧连令狐冲的喜酒都不敢去喝了。
  离开衡山城之前,有人来找令狐冲,恒山派仪琳向令狐冲道谢,云萧发誓,英雄救美,自己以后绝对蒙面。令狐冲第一次救的是东方阿姨,第二次救的是仪琳,一个强到极点,一个软到极点,两种都不是常人能承受的。
  
第二十七章 无双无对宁氏一剑
  
  金盆洗手结束,令狐冲也已回来,华山派众人返回华山,令狐冲在大车之中养伤,到华山的时候已经日渐痊愈。
  华山派还有几十名弟子留在山上,此时出来迎接。岳灵珊叽叽喳喳的和女弟子们讲起下山的经历,听的她们羡慕不已。陆猴儿也开始大吹法螺,令狐冲如何英雄救美,云萧如何仗义执言。岳不群和宁中则走在前面也听到了,很是高兴。
  走到有所不为轩,众人说到田伯光。宁中则问道,“冲儿,这田伯光的武功怎么样?”田伯光是江湖上有名的Yin贼,最出名的是轻功,武功如何却很少有人提及。
  令狐冲说道,“他的刀法很快,让人看了眼花缭乱,若不是平日里与三师弟练剑,早已习惯了快剑,弟子恐怕已经死在田伯光的刀下。”
  听到令狐冲说田伯光的刀法居然能媲美云萧的剑法,宁中则大奇,“冲儿你还记得他几招刀法,演练出来看看!”
  云萧也来了兴趣,这个世界的武学很多都追求一个快字,最出名的莫过于葵花宝典,讲究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就是独孤九剑也快的让人无从反击。然后是辟邪剑法,辟邪剑法与葵花宝典都是同源而出,快也不稀奇。田伯光的刀法居然能接近自己,如果给他一门上乘内功,未必不能成为绝顶高手。
  令狐冲走到场中,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双手软绵绵的提起,像是伸懒腰,然而转瞬间大变,右手连劈三剑,快如闪电,嗤嗤有声。之后剑法展开,一连数十招,看似杂乱无章,每一劈刺削砍都深得快狠准三味,云萧清楚的感知到所有的攻击都命中在同一位置。收剑后令狐冲说道,“弟子是以剑代刀,田伯光用的是一柄短刀,刀法比弟子还要快!”
  岳不群一脸凝重,对宁中则说道,“想不到田伯光的武功这么高,难怪能伤了泰山派的天松道人,我派弟子如果遇到他,恐怕很是危险。”
  宁中则却盈盈一笑,说道,“师兄你太小看你的弟子了,他田伯光就未能胜过冲儿。”
  云萧也笑道,“其实只要破了他的刀法,师弟师妹们遇到后,几人联手未必就不能抵挡。”
  在场的华山派弟子也都看到了令狐冲演示的剑法,自觉莫说破招,自己能接住几招都难。田伯光是Yin贼,女弟子最是担心,岳灵珊说道,“爹娘,你们一定要想出破他刀法的武功,这种坏人清白的Yin贼最是可恶!”
  令狐冲有些尴尬,自己和田伯光称兄道弟的事情,岳灵珊是是知道的,甚至还对此有些不高兴。
  听到女儿的话,宁中则从一名女弟子手里拔出一柄长剑,然后走到场中,示意令狐冲道,“冲儿,你用田伯光的刀法对我攻过来!”
  令狐冲使出田伯光的刀法,招招攻向女子不便之处,周围女弟子看到后顿时出言辱骂,毕竟是Yin贼的刀法。然而宁中则却没有格挡,利用身法闪避后,立刻还击。两人以快打快,全是进攻招式,无一防守,林平之看的目瞪口呆,如果自己能有如此剑法,说不定就能报仇了。
  此时的令狐冲和宁中则确实有资格和余沧海媲美,只不过身份上差了些许。突然场上发生变化,宁中则兴致高涨,发出一声清啸,剑锋闪烁不定,急刺令狐冲周身,剑光飞舞,让人眼花缭乱,手中之剑突然抛出,直射对手胸口,没料到宁中则脱剑,令狐冲来不及招架,眼看就要被长剑穿透,宁中则疾步向前右手伸出,再次抓住剑柄,但去势不减。
  宁中则手握剑柄抵在令狐冲胸口,岳灵珊发出惊呼,有的弟子已经闭上双眼,不忍直视,难道令狐冲居然就这么被一剑贯穿?
  “哈哈!冲儿觉得如何?”宁中则大笑起来,能吓到令狐冲这只调皮的猴子,宁中则很是高兴。同时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令狐冲的脚下出现一片片寸来长的断剑。
  “师娘真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自己真的要死了!”令狐冲苦笑,宁中则怎么可能会杀令狐冲,最后一剑抵在令狐冲胸口的只是剑柄。
  云萧在一旁看得分明,宁中则最后一剑另有玄机,抛出的时候剑身已经灌注了真气,如果真的对敌,那么这一剑已经足够取人性命。她冲上又去接住了自己的剑,此时如果再加一把向前的推力,那么对手必死无疑。但为了不伤到令狐冲,宁中则将剑身的真气偏转,向前改为了左右,最终震断长剑。
  岳不群拍手称赞,“师妹,你的内功精进至此,怕是我也不及了!”
  宁中则笑道,“师兄谦虚了,我又哪能比得上你的紫霞神功!”华山九功,紫霞第一,只有掌门才有资格修炼,宁中则练的也是其他内功。
  为何宁中则的内功修为也强了这么多,这有点归功于云萧。一年前,检查弟子修为的时候,宁中则发现云萧的内功已然超过自己,开心的同时自己也起了好胜之心,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虽然是佳话,但师父岂不是也没东西能再教徒弟了。
  五岳石刻上面的武功夫妻二人都有研习,剑法是大有长进,如今的岳不群有资格迈入江湖绝顶高手的行列,只是不为人知。宁中则也胜过了以前的岳不群。
  云萧站了出来也称赞了几句,这大概就是无双无对,宁氏一剑了。之后云萧说道,“师娘的这一剑田伯光自然是接不住,但是对内功修为的要求极高,恐怕没几个人做到!”
  宁中则突然走到云萧身边,上下打量,直到云萧浑身不自在了,才说道,“他们做不到,你还做不到吗,我可是听你师父说了,将余沧海手中的剑给轻易的折了。”
  那件事情知道的只有当时在内室的几人,看到的都是江湖高人,虽然赞叹,却不会四处去宣扬。不过岳不群刚好也在,事后宁中则关心云萧,问他余沧海怎么偷袭云萧了,岳不群将那一出剑断沧海的好戏讲了出来。
  衡山之行,华山弟子有两人名扬天下,一是令狐冲英雄救美,二是云萧仗义执言,众弟子早已对他们万分佩服,两件事情也都一直津津乐道,此刻听闻在刘府内室居然还有一出,岳灵珊顿时缠着母亲询问。
  
第二十八章 授剑思过
  
  宁中则将内室之事说了出来,众弟子纷纷盯着云萧。虽然当众被人称赞,云萧心中很得意,但那么多双眼睛盯着也有些不自在。众人心中只是佩服,有一个人心中更无比的激动,余沧海三个字对林平之而言就是心魔,他无时无刻不想着报仇。华山武功居然如此厉害,一名弟子都能折断余沧海手中的剑。云萧的年龄不过和自己相仿,武功纵然是打娘胎里就开始练,也不过十六年。自己如果勤学苦练一番,说不定十年后就能报仇。
  然而林平之不知道,无论在哪一方面,世界都是不公平的,云萧练剑十年,能胜过余沧海,抛开各种机缘不说,自身的资质也是顶尖,林平之就差远了。余沧海也是一派宗师,江湖上有数的高手,又岂是那么容易被超越。
  岳灵珊总是喜欢在云萧得意的时候出来找茬,此刻果然又跳了出来,“云师兄,那一日你一剑削断七组茶杯,剑法自然是厉害无比,为了我们的清白安全,能不能也用剑法破解田伯光的刀法!”
  刚刚岳灵珊已经和女弟子们说起云萧怎么一剑削断七组茶杯的事,此刻女弟子们都一脸期待的看向云萧,岳不群和宁中则也来了兴趣,云萧削断茶杯他们没有亲眼所见,但听莫大提起了,这一点莫大都自愧不如。岳不群很想知道自己的徒弟剑术修为到了什么境界,于是说道,“萧儿,你自小聪明绝顶,是否真的能想出剑招破解刀法?”
  云萧笑而不答,走到场中对着令狐冲说道,“师兄用田伯光的刀法朝我攻过来!”
  令狐冲明白云萧是要直接演练了,于是笑道,“师弟小心了!”说完准备出手,然而剑刚刚抬起,脖子下就感到一阵凉意,同时听到周围人倒吸一气。
  “如何?我这次可没用真气!”云萧挑衅似的瞧了岳灵珊一眼说道。
  令狐冲再次苦笑,“你这么快,不用出招田伯光就死了。”云萧的剑招很是简单,自下而上一剑横在令狐冲的脖子上,没有任何的变化。刚刚令狐冲拿田伯光的快刀和自己相提并论,云萧这一剑就是要向他证明,田伯光的快远不及自己。
  岳不群和宁中则相视一眼,自己二人也没看清楚剑的动作,就好像突然出现在那里。旁边的岳灵珊问道,“云师兄,我还没看清楚呢?”周围的弟子只是看到剑突然出现在令狐冲的脖子上,怎么出现的,中间有没有变招全然不知。
  云萧解释道,“我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单纯的一剑挥出,”同时云萧的手上慢动作再演示了一番。
  岳灵珊不放弃继续说道,“我们又做不到,你有其他办法吗?”
  云萧低头思考片刻,突然抬头说道,“有个一劳永逸的办法,直接将田伯光废了!”
  众人一愣,这个方法自然是最好的,但是田伯光出道至今,依然活的好好的,令狐冲也说他的轻功极为了得,常人追不上。
  宁中则突然问云萧,“萧儿,你有把握追上田伯光吗?”云萧最擅长的既不是内功,也不是剑法,而是轻功,华山派轻功第一,云萧当之无愧。
  “只要他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以内,就绝对逃不了!”云萧自信的说道,东方阿姨都追不上他,云萧的轻功可想而知。
  令狐冲觉得,云萧或许真的可以将田伯光克的死死的,云萧的剑比田伯光的刀快,轻功也胜过对方一筹,田伯光遇到云萧,打也打不过,逃也逃不了。
  听到云萧的话,不少担心田伯光来华山的女弟子心里都松了一口气。宁中则嘱咐了云萧几句,如果遇到田伯光尽量将他拿下,之后吩咐劳德诺去准备香烛,林平之正式入门。
  林平之磕头后,岳不群开始和令狐冲算账,下山后喝酒误事,和田伯光称兄道弟,说出经典名言,一见尼姑,逢赌必输,最后杀了青城派的弟子,虽然事出有因,但还是要罚,最后令狐冲被罚去思过崖面壁,纵然岳灵珊和师弟们求情,也无济于事。令狐冲要上思过崖,于是教师弟们练剑的事情落到了云萧头上。早课的时候,数十名华山弟子在场上列队,云萧演练完一遍华山剑法后,躺在椅子上,让师弟们自己练剑,谁有错误云萧立刻出言提点,突然云萧注意到了林平之。
  林平之的华山剑法是云萧亲自教的,但只传了他第一招白云出岫,不是云萧故意只教一招,实在是林平之的资质不行,练了三个月还是未完全掌握,当然也不是奇差,只是非常的普通,华山像他这样的弟子很多。云萧之所以注意到他,是因为此时林平之练的居然是第二招,有凤来仪。后面看他居然还会第三招天绅倒悬,不过很显然都未入门。
  云萧将陆猴儿喊了过来,师兄弟中他最机灵,云萧向问他关于林平之的事,然而云萧却发现他的脸上有一道伤,顿时问道,“你脸上的伤哪来的?”
  陆猴儿的神色躲闪,不敢直视云萧,云萧心道这猴子心里有鬼,顿时语气加重,又问了一遍,陆猴儿听出云萧要生气,连忙回答,不敢有丝毫隐瞒,“是我和林师弟比剑,大意之下被他划伤的。”
  陆猴儿入门已经数年,武功比起以前只会花拳绣腿的林平之要强出不少,然而只几个月就被他超过了,在联想到林平之的剑法,云萧突然问道,“是谁私自传授他剑法?”
  陆猴儿心里一惊,在云萧目光的注视下结结巴巴的说道,“是小师妹!”华山派武功禁止私相授受,云萧和令狐冲虽然小时候也违背了,但二人都是天资极高之人,岳不群也没有追究。其他人不同,一招尚未完全掌握,就练下一招,短期内见效快,时间长了所有的招式都难以寸进。
  如果岳灵珊日后被罚,一定会怨恨陆猴儿告状,陆猴儿怕岳灵珊生气,但更怕云萧,很快就将岳灵珊私自教林平之武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说了出来。
  云萧此刻非常恼火,岳灵珊居然又和林平之接触了,有些事情必须要立刻解决,看向场上的林平之,云萧目光闪烁,最后终于走到他身边,林平之认真练功,未发现云萧的到来。半吊子天绅倒悬练完,已经开始练白虹贯日。
  
第二十九章 惩罚
  
  “下一招苍松迎客你怎么不接着练了!”林平之白虹贯日打完收剑,突然听到身边一个声音,抬头发现云萧一脸阴沉的看着自己,然而林平之却直视对方,回答道,“苍松迎客我没学过!”
  云萧笑了,居然还敢面不改色,云萧的语气顿时变得有如寒冬,“那你的有凤来仪,天绅倒悬,白虹贯日怎么学了?”
  场上其他弟子也注意到了,纷纷停下手中的剑,有几名和岳灵珊关系很好的女弟子偷偷溜走,去给岳灵珊报信。
  林平之的神色有些不自然,没有回答云萧的话,“你的剑法是谁教的?”云萧虽然早已知道,但还是要从林平之的口中确认。林平之不回答,云萧很显然是问罪,如果说出岳灵珊,那么肯定她也要受罚。“你和小师妹学剑多久了?”云萧问出第三个问题,林平之的脸色顿时大变,他竟然全都知道了。云萧见林平之没有回答,也不再继续追问,直接说道,“不经师门长辈的允许,私自偷学武功,你知道是什么惩罚吗?我可以收回你偷学的所有武功!”
  怎么收回,自然是直接废了林平之的手脚,林平之立刻跪了下来,“师兄,我知道自己偷学武功是不对,但请给我一个机会,我要报仇,一定要尽快练好武功!”
  凭你的资质,就是再练三十年,也赢不了余沧海,云萧不想多费唇舌,心情极糟糕的他直接说道,“好啊,我给你机会,什么时候你将这三招剑法全部忘光,才允许继续练剑!”
  这句话对林平之而言有如晴天霹雳,不允许他练剑,他还怎么报仇!
  私自偷学武功的事情,可大可小,如果真的认真追究,云萧的做法不过分,而且令狐冲不在,岳不群已经让云萧负责弟子的修炼,他有这个权利直接处置林平之。
  正在这时,岳灵珊来了,走到云萧面前,大声说道,“他的武功是我教的,你要罚就罚我!”
  虽然平常岳灵珊经常和云萧斗嘴,但那都是私底下的小事,此刻场上数十位华山弟子看着二人,云萧顿时被气得笑了出来,“小师妹,他的错要自己承担,你的错也要你自己承担,除非师父授命,否则任何人都不允许私自传授他人华山派武功。”
  岳灵珊急了,云萧这显然是要认真,“不关他的事,是我逼他学的!”
  云萧看向林平之,看他怎么回答,如果他说是岳灵珊逼他的,云萧立刻废了他的武功。此时林平之性格还没完全扭曲,坦然的说道,“是我求师姐传我剑法的。”
  林平之入门后,云萧只教了他一招剑法,心有不忿,但和其他师兄们打听后,得知他们很多人也没学几招,自己无处抱怨。而且自己和师兄们的感情不是很好,没人愿意指点他剑法。无意间林平之得知,华山派上下只有岳灵珊没有按部就班的学习,经常缠着父母学了不少高深剑法。
  林平之动了心思,对着岳灵珊说起自己的遭遇,林平之身世可怜,很轻易的博得了岳灵珊的同情,加上又是唯一叫她师姐的,岳灵珊自告奋勇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