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武侠世界里的空间能力者〗第62部分

萧最恐怖的不是武功,而是那妖孽一般的资质。同样的武功,在他的手里,绝对有远超他们二人的威力。
  陈玄风沉声问道,“你所言是真的?”
  武眠风道,“不错。师弟乃是奉了师命而来。如果在此之前,你们肯主动回去认罪,那么,师父说不定会从轻发落。但,如≤■,a□nshu↗ba.果等师弟押你们回去,到时候,只会罪上加罪!”
  陈、梅二人彼此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惧。除了黄药师,他们最不想面对,最怕面对的人便是云萧,他们觉得,自己偷了云萧的经书,云萧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陈玄风松开武眠风,语气缓了缓道,“多谢师弟提醒,今日,还请师弟就此下山吧。他日如能再见,我们夫妇二人一定向你赔罪!”同门之情暂且不说,他们有预感,如果真杀了武眠风,那么自己也离死不远了。
  出了山寨,武眠风回头看了眼这地方,明白陈、梅二人已经决定逃离此地,但逃得了一时,逃得了一世吗?
  沿着来时的路下山,走到迷失林前,武眠风突然停住了脚步,石林上方已经有一道身影等候多时,武眠风苦笑,“想不到你居然已经到了!”
  送走武眠风后。梅超风道,“这里不能再呆了,武师弟既然能够找来,云师弟肯定也很快就到。”
  陈玄风道,“不错,后山有条密道,咱们立刻从那里逃走。东西也别收拾了,现在就走!”
  梅超风有些不舍的看了看四周,这里是他们六年来的家,里面的一切。都是她一手布置的,上次逃离了桃花岛那个家,这次又要逃离这个家。心中忽然想起武眠风的话,这么一直逃下去,真的有用吗?
  陈玄风似乎看出了妻子的想法,叹道,“事已至此,我们已经没法回头了。”
  借由密道,两人无意中躲过了山下的那一劫。之后,二人越逃越远,一路向北,一直逃到了大漠。
  此地已是蒙古境内。此时的蒙古还只是草原大漠中的一个小部落,他们的首领名为铁木真!
  陈、梅二人不知道铁木真是谁,这样一个小部落他们也没放在眼里,都是些不会武功的普通人。二人经常从部落抓些牛羊,神不知鬼不觉,一时之间。倒是让部落里的人疑神疑鬼!
  这一日,部落里来了一名少年。少年身穿中原服饰,而且衣衫单薄,如今已是十月天,大漠苦寒,少年的这身装扮在牧民眼中很是显眼。
  一名中年妇人看到少年的衣着,有些激动,忍不住走上前问道,“小兄弟是来自中原?”
  听到妇人一口流利的汉话,少年惊讶,点了点头道,“不错,我来自江南!”
  妇人流落蒙古多年,此刻仿佛他乡遇故知,顿时热泪盈眶。片刻后,妇人道,“小兄弟可有去处?”
  少年道,“正想找一户人家,借宿一晚!”
  妇人连忙道,“不如就住我家吧,能在这茫茫大漠相遇,也算是缘分!”
  少年迟疑道,“这会不会有些不便?”
  妇人笑了笑道,“这里是蒙古,没有中原那么多规矩。”
  少年见对方一脸真诚,笑道,“那就多谢了。我叫云萧,不知夫人如何称呼?”
  少年正是一路追随陈、梅二人来到大漠的云萧。
  妇人道,“你直接叫我李嫂便行。”
  这里是蒙古人的集市,今日,李嫂是带着自己纺的一些毛毡,来此交换一些日常用品,刚好碰到了云萧。
  李嫂带着云萧,回到自己家里,家中还有一个小孩,一番交谈,云萧这才得知,她们是母子相依为命,在大漠里已经呆了六年。
  独自一人,从中原流落到大漠,人生地不熟的,而且又是一个女人,居然能将孩子拉扯到大,云萧对李嫂不禁心里佩服。
  当晚,云萧在李嫂家住下,李嫂宰了一头羊,将今天从集市换回来的好酒好菜纷纷拿了出来,热情招待云萧,云萧心下感激。
  第二天清晨,天色微亮,云萧听到帐篷外面传来许多羊叫,走出一看,是小孩带着牧羊犬准备出去放羊。
  看到云萧出来,小孩喏喏道,“大哥哥早。”
  云萧觉得这小孩有些呆头呆脑,但又不失为淳朴,心里微微点头。这时,东边突然传来马蹄声,一匹马慢慢踱了过来,马背上驮着一人。
  云萧闻到一股血腥味,连忙将小孩护到身后。马走到二人身前,停了下来,马上那人抬头,小孩吓了一跳,只见那人脸上满是泥沙,又有血污,手上还拿着半截马刀,上面凝结了红得发紫的血渍。
  人受伤,马也受伤。那人身上有多道伤口,此时还在流血。布满血丝的双眼看了眼小孩,最后目光转移到云萧身上,声音嘶哑道,“水,……给我水!”
  云萧看向小孩道,“小兄弟,给他一碗水吧。”
  小孩点了点头,连忙走进屋,在水缸里舀了一碗清水。云萧已经将那人从马背上扶了下来,同时为他点丨穴止血。
  看到云萧随意一点,自己的伤口就不再流血,那人很是惊讶,说了句谢谢,云萧淡淡笑了笑。
  这时小孩端着水走了出来,那人一把夺过,咕噜咕噜的全喝了下去,似乎还不够,小孩又给那人打了一碗。
  连喝三碗后,那人哈哈大笑起来。“真是渴死老子了,对了,能不能再给我些吃的?”
  小孩又回屋拿了些熟羊肉给那人,那人一顿大嚼,顿时精神勃勃。直立起身子后,叫道,“谢谢两位!”
  那人从手上摘下一个金镯子,递给云萧,云萧推了推手,那人又转而递给小孩,小孩摇头道,“妈妈说过,接待客人,不能要客人的东西!”
  那人哈哈大笑,“好,不知两位高姓大名,我叫哲别,你们的这份恩情,哲别一定不会忘记!”
  云萧听到这个名字,似乎有些熟悉,不过一时想不起来,简单的报上了自己的名字。一旁的小孩也跟着说出了他的名字。
  昨晚李嫂并没有怎么跟他介绍这个小孩,云萧也不知道他的名字,此时,听到小孩报出姓名,云萧顿时懵了!
  小孩叫道,“我叫郭靖!”(未完待续……)
  
第二十五章 铁木真
  
  听到小孩自称自己叫郭靖,云萧心中忍不住狂吐槽,他是来找陈玄风与梅超风的,怎么就找到了郭靖。
  突然云萧对哲别道,“是不是有人在追你?”
  哲别脸色一变,略带警惕的盯着云萧。云萧解释道,“东边传来群马奔腾之声,而且,听起来是朝这边而来的。”这声音离此地很远,但云萧的耳力极强!
  哲别不信,他怎么没听到。然而,过了片刻,他隐隐约约感觉到了地面震动,脸色终于大变。
  顾不得对云萧的惊讶,哲别满脸怒容喝道,“哼,居然还不放过我!”
  云萧问道,“他们是谁,为何要抓你?”
  哲别道,“是铁木真的人,我本是泰赤乌部之人,前日我们部落与铁木真他们大战了一场,可惜不敌。不过那铁木真也中了我一箭,生死不知,之后他们一直紧追着我不放!”
  上一世云萧为了对付元朝,熟读史书,对元朝的历史很是了解。如今终于想起哲别是谁,
  哲别,这两个字,在蒙古语中,意指神箭手。此人也是日后的蒙古四狗之一。这个四狗,在蒙古不是贬义词,而是指猛将。
  至于铁木真,懂点历史的人,想来都会知道这个名字。
  云萧对哲别道,“你还是先赶快躲起来吧,此时逃走已经来不及了。”
  哲别点了点头,四下看了看,屋旁有一个大干草堆,这本是蒙古人饲养牲畜、冬天取暖所准备的,堆的比蒙古包还大,哲别立刻躲了进去。
  片刻后。无数蒙古士兵簇拥着一个身披红色斗篷的瘦长青年,来到了郭靖他们一家门口。青年看到附近只有云萧与郭靖二人,郭靖是个小孩,青年直接问向云萧道,“我问你,有没有见到一个骑黑马的汉子?”
  云萧一脸玩味的盯着这个青年,笑道,“你是谁?”
  “大胆,这是我们王子,他问你话。你还不从实招来!”旁边的蒙古士兵见云萧敢对青年无礼,举起手中的兵刃对着云萧怒喝。
  “王子?”云萧轻轻自言自语,忽然问道,“你是铁木真的哪个儿子?”
  躲在草堆里的哲别不禁为云萧捏了一把冷汗,云萧面前之人,乃是铁木真的长子,术赤。术赤残酷狠辣,名闻大漠,云萧敢这么对他无礼。恐怕凶多吉少!
  术赤怒道,“你好大的胆子,既然敢直呼我们大汗名字!”说完扬起马鞭,抽向云萧。
  郭靖一声惊呼。忍不住闭上了眼,紧接着听到一声惨叫,小手微微露出指缝,结果看到那名王子正捂住自己的脸不住哀嚎。
  周围的士兵纷纷举起兵刃对着云萧。术赤忍痛喝道,“你使的什么妖术?”他的马鞭明明是抽向云萧,怎么忽然就抽到了自己?
  云萧轻轻笑道。“你还没告诉我你是铁木真的哪个儿子呢?再不说,铁木真可就没你这个儿子了!”
  云萧语气中散发出彻骨的寒意,脸上的笑容,顿时在术赤眼中,变成恶魔的微笑。感受到云萧的气势,周围的蒙古士兵握住兵刃的手心开始出汗,同时他们所带的獒犬也忍不住发出害怕的低吼,仿佛眼前之人是极其恐怖的洪水猛兽!
  似乎害怕云萧再使什么妖法,旁边一名士兵道,“他是我们大汗的第一个儿子,我们的大王子术赤!”
  云萧淡淡道,“术赤?好吧,那你来所为何事?”
  术赤觉得云萧有些不好惹,强忍住怒气道,“我们正在追捕一个贼人,他应该受了伤,骑着一匹黑马经过这里。”
  这时,旁边的士兵突然注意到云萧身后的那匹黑马,对术赤道,“大王子,你看,他身后的那匹马,很像哲别的那匹!”
  术赤仔细一看,果然是哲别的马。再次举起马鞭,术赤指着云萧喝道,“他果然躲在了这里,你赶快将他交出来!”
  云萧盯着术赤道,“你再敢这么指着我,我便把马鞭塞到你肚子里,信不信?”
  想起先前诡异的一幕,术赤握住马鞭的手忍不住颤抖,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放下了。这时,远处传来号角声,众军士道,“大汗来了!”
  术赤闻言立刻调转马头,借此机会立刻离开了云萧的身边,迎向铁木真。
  前天,铁木真中了哲别一箭,伤势极重,直到昨天早上才脱离了险境。得到哲别的下落后,他立刻命长子赶了过来,之后又亲率次子察合台、三子窝阔台、幼子托雷一起赶了过来。
  术赤走到铁木真身边,低声说了几句,又指了指云萧这边,铁木真望向云萧,露出诧异的表情。
  看到大批蒙古士兵将自己家包围,羊群早就吓的四散而逃,郭靖心里害怕,却强忍着泪水不哭出来,云萧看了他一眼道,“你先躲回屋里去。”
  岂料郭靖倔强的摇了摇头,“我不怕他们。”口中虽然不怕,但小腿已经开始颤抖。云萧微微一笑,虽然太过固执会让人讨厌,但这也不失为一种真性情,或许,这就叫赤子之心!
  云萧道,“那你站在我的身后,放心,有我在,肯定没事!”
  郭靖这次终于听了云萧的话,连忙躲到其身后。此时,铁木真已经走了过来。铁木真对云萧道,“少年,你,不是这里的人吧。”
  此时,云萧身上穿的,还是中原的衣服,铁木真曾见过这种丝绸华服,大漠很少有这种丝绸,即使有,也是昂贵的奢侈品。
  云萧点了点头,之后问道,“你就是铁木真?”
  铁木真骄傲道,“不错!”
  日后的成吉思汗,此刻就站在云萧的面前,云萧只需伸出手,轻轻一拍,便可将他杀了,至于他身后的几百名军士,云萧还不放在眼里。
  没了铁木真,恐怕蒙古帝国就会直接胎死腹中!云萧上下打量铁木真,心下考虑,要不要动手!
  铁木真浑然不知,此刻他真被一名活阎王盯着,他正同样用目光仔细打量云萧。妖术这种东西,他是从来都不信的,他觉得,眼前的少年,肯定是一名奇人异士,或许自己可以将他收服!
  两人若是都知道对方的想法,一定会觉得对方很是可笑!
  上一世,云萧曾亲手覆灭了铁木真的后世子孙所创建的元朝,这一世,云萧是否要直接将他从历史上抹去?(未完待续……)
  
第二十六章 赌注
  
  云萧的眼角,忽然看到,郭靖的小脑袋从自己身后探了出来,似乎对铁木真有些好奇。心思微动,如果他此时在这里杀了铁木真,郭靖一家恐怕会麻烦不断。铁木真的命云萧决定暂留一段时间。
  心中的杀意压下后,云萧笑道,“虽然刚来大漠,但大汗的威名,在下已经如雷贯耳了。”
  铁木真最近刚打了几次大胜仗,如今听到云萧的称赞,顿时觉得,自己的威名已经远远传开,高兴道,“小兄弟的本领也不错啊!怎么样,有没有兴趣留下来为我效力?”
  云萧心里撇了撇嘴,开口道,“大汗的好意心领了,在下来此,乃是有要事要办,办完后并不会在此地久留。”
  铁木真微微失望,很快又抛诸脑后。看向云萧身后的黑马,铁木真问道,“小兄弟身后的马是从何而来?”
  云萧道,“是一人留下的。”草堆里的哲别心里一紧,难道云萧要直接把他的藏踪告诉铁木真?
  铁木真连忙问道,“那人在哪?”
  云萧淡淡道,“他已经走了!”
  “你胡说!”术赤立刻走上前喝道,“哲别先前与我们交手,早已受了重伤,如果没有马,根本跑不远。这附近我们都已经搜过了,除了这里!”
  有铁木真等人在,术赤倒也不再害怕云萧的妖术。
  铁木真相信自己的儿子不敢对自己说谎。那么便是云萧在欺骗自己了,云萧先是拒绝了自己的好意招揽,此刻又敢包庇自己的敌人。铁木真看向云萧的眼神变得不善。
  铁木真冷冷道,“小兄弟,那人与你非亲非故的,何必为了他,自找麻烦,你还是将他交出来吧。”
  云萧伸出手指,微微摇了摇。笑道,“自找麻烦的人不是我。而是你们!!”话语很轻,却清晰的传入了铁木真及其身后所有人的耳中。
  听到云萧极其嚣张的话语,铁木真身后之人纷纷怒视他,有的已经拔出兵器。忍不住要朝云萧砍过来。
  云萧缓缓闭上眼,之后蓦然间睁开,一股气势从云萧身上爆发,铁木真等人座下的马匹纷纷嘶叫,忍不住躁动,很快,人群之中开始人仰马翻。几名准备砍向云萧之人,也被这阵势吓的停手了!
  铁木真惊骇的看着云萧,先前他还不相信云萧会什么妖术。此刻却不得不信,云萧看起来什么也没做,但眼前的这一幕。怎么看都让人觉得是他搞的鬼。
  云萧仿佛什么也没发生,对铁木真语气平淡道,“你看,麻烦已经找上你们了!”
  铁木真心下犹疑不定,不清楚云萧的底细,不敢贸然动手。这时。铁木真身旁闪出一人叫道,“装神弄鬼算什么本事?有种光明正大的跟我比一比!”
  铁木真见是大将博尔术。心中甚喜,正好让他试一试云萧的底细。铁木真道,“小兄弟,怎么样?敢不敢我们蒙古的勇士博尔术比一比?如果你输了,就交出哲别!”
  云萧看了眼博尔术,根本就是个不懂丝毫武功之人,出手,都觉得掉价。不过,云萧还是答应了,“可以,但是如果你们输了,怎么办?”
  铁木真大手一挥道,“你想要什么,只要是这大草原上的东西或事情,没有什么,是我铁木真拿不到、办不到的!”
  云萧深深的看了一眼铁木真道,“好,记住你今天的话,日后,我会来找你取一样东西!”
  博尔术走到云萧身前,喝道,“就凭你,也想向大汗要东西?大汗的赏赐,只会赏给真正的勇士!”
  云萧道,“对你们而言,那是赏赐,对我而言,那不过是赌注!”
  铁木真道,“你想和我对赌也可以,我的这位勇士擅长弓箭之术,你敢不敢和他比这个?”他担心云萧的古怪妖术,遂提出比射箭,两人光明正大的比射箭,他就不信云萧还能耍什么花样?
  见铁木真连激将法也用上了,云萧道,“行,就按你说的比。免得你今日输了不服!”心里云萧又加了句,也免得你日后死不瞑目!
  铁木真忽然感到一股寒意,却不知从何而起。
  博尔术,历史上,是蒙古的四大开国功臣之一,云萧觉得,这个身份,勉强值得自己出手一次。
  铁木真取下自己腰里的弓箭,将之递给博尔术,之后又跳下马道,“你骑我的马,用我的箭,便算我胜了他!”
  博尔术道了一声遵命,翻身上马。之后铁木真又对窝阔台道,“把你的坐骑和弓箭借给这个少年!”
  窝阔台刚想下马,云萧道,“不用了,对付他,既不需要马,也不需要箭!”
  博尔术怒道,“你瞧不起我?”
  铁木真也冷着脸道,“你什么意思?侮辱我们蒙古的勇士?信不信我身后的士兵,立刻将你这里夷为平地?”
  蒙古众军士跟着鼓噪起来,只待铁木真一声令下,立刻就会出手!
  郭靖看到这阵势,忽然走了出来,挡在云萧身前,双手张开,面对蒙古众人。
  铁木真不解道,“小子,你想干什么?”
  郭靖用稚嫩的声音,对铁木真等人叫道,“妈妈说的,须得帮助客人!”
  云萧愕然,这小子先前还很是害怕,怎么此刻,居然还有勇气站出来帮他?蒙古众军士看到一个小孩居然敢阻拦他们,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倒是铁木真打量郭靖的眼神变得奇异,他很喜爱这孩子的风骨。
  云萧将郭靖拉回,低头对他道,“要帮助别人,你须得自己先变强!”
  郭靖一时茫然,妈妈并没有教他这一点!
  让郭靖呆在身后,云萧走上前,对博尔术道,“开始吧,我给你先出手的机会!”
  博尔术心里愤怒,但也没有失去理智,云萧敢说大话,指不定有什么底牌。他两腿一夹,胯下的宝马迅速跑了开去,与云萧拉开距离。
  周围的蒙古士兵渐渐散开,在周围围成了一圈,云萧和博尔术在中央。博尔术策马绕着云萧转圈奔跑,两人始终保持着十多丈以上的距离。
  博尔术见云萧一动不动,就好像浑然不在意自己,怒火中烧,忍不住立刻要取云萧的性命。博尔术弯弓搭箭,嗖的一声,发箭射向云萧的脖颈!
  射出的箭到了云萧身前,突然停下,周围顿时一阵惊呼声,博尔术的箭,居然被人用两只手指夹住了!
  云萧两指反转,指间箭支的朝向瞬间逆转!
  箭不一定要用弓来射,对面顿时传来一声惨叫!(未完待续)
  ps:关于郭靖口中‘妈妈’的称呼,有人说古时候没有,风月是看原著时看到的,这里就入乡随俗。
  铁木真死活一定给个满意的说法,这么大牌的人物,死也要对主角有点价值。至于什么金木真、银木真的理由,放心,肯定不会出现!
  ...
  
第二十七章 落子
  
  云萧惊神一箭射穿了博尔术的身体,也震撼了在场所有人的心。那两只手指,仿佛能胜过草原上任何一把神弓!
  “扑通!”博尔术中箭后立刻从马上摔了下来。
  看到爱将倒地,铁木真顾不得对云萧的惊叹,连忙走了过去,此时他心中剧痛,便是要他用部落里成千上万的牛羊去换博尔术的命,他也在所不惜!
  云萧道,“放心,他没事!”
  听到云萧的话,铁木真心里微微放松,连忙弯下腰仔细查看博尔术的伤势,果然,箭虽透体而过,却并没有伤及要害,只是失血过多,再加上云萧的箭速极快,博尔术被这瞬间的剧痛给刺激的暂时晕了过去。
  铁木真直起身后,对云萧道,“多谢你手下留情!”
  云萧道,“我要取的可不是他的命!”
  铁木真闻言一怔,未能明白云萧话中之意。之后,仿佛想到了什么,铁木真道,“你既然放过博尔术,那么,我也放过哲别,你可满意?”
  云萧想了想道,“可以。但你欠我的赌注还在。”
  铁木真道,“那是当然,我铁木真一言九鼎,说过的话,绝对算数。你想要什么,尽管来拿!”
  云萧轻轻一笑道,“我要的东西,会晚点来找你取,相信到时候,它会更有价值!”
  铁木真误会了云萧话中的意思,呵呵笑道。“不错,我铁木真迟早有一天,会一统整个大漠。到时候,我的承诺,比现在价值百倍!”
  云萧对铁木真的这句话不予置评。
  铁木真围追哲别之事终于落幕,躲在草堆里的哲别,怎么也想不到,事情居然这么轻易就结束了,铁木真率领大军离开后。哲别走了出来。
  哲别对云萧竖起大拇指道,“云兄弟好本事。博尔术的箭术连我也不敢说稳胜,你这一手当真是了不起。”
  云萧淡淡一笑道,“这算不了什么,我们那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很多。”
  哲别惊讶。中原地大物博,难道真的有很多云萧这样的高手?
  云萧倒也不是胡诌,武林高手和哲别他们这种战场拼杀的猛将不同,能够徒手接住暗器的,绝对不少,当然,其中还有高下之分。
  这时,郭靖一双大眼睛紧紧盯着云萧,流露出崇拜的目光。小孩子,都想像云萧这样威风凛凛!云萧拍了拍小郭靖的脑袋,笑道。“总有一天,你也能做到的。”
  “嗯!”郭靖兴奋的点了点头。
  当天,李嫂从集市回来后,云萧对她说明了事情的经过,言语中对郭靖多有夸赞。李嫂,也就是李萍。郭靖的亲生母亲,原著中郭靖能成为一代大侠。她功不可没!
  李萍听到郭靖的刚强侠义,对其夸道,“好孩子,为人该当如此!”
  哲别暂无去处,自己的部落已经被铁木真打的大败,他想报仇,也无能为力。暂时留住在了郭靖家。
  从李萍的口中,云萧得知了部落里最近发生的一些不寻常之事,立刻意识到是陈、梅二人所为,他们必然就在附近。
  云萧决定暂时留在郭靖家,陈、梅二人只要再有所异动,必然逃不出他的掌心。
  之后几天,郭靖家突然收到许多送礼,黄金、白银,绸缎,牛羊、马匹,接连不断。众人明白,这些都是铁木真送给云萧的。
  铁木真觉得,世上没有人不喜欢这些东西,只要他给出的价码足够高,云萧早晚会被打动。
  哲别看着这些东西,羡慕道,“云兄弟,这些足可抵我们以前部落,一年的收入了。铁木真看来对你是相当看重。”
  云萧笑道,“你若是去投靠他,以后,他说不定也会送你这些。”
  哲别连连摇头道,“我的本事与你相比,差远了!”
  这些东西,云萧自然不会要的,但也没退回去,直接转赠给了郭靖一家。李萍起初说什么也不肯接受,云萧道,“带不走,我也只能扔了,岂不可惜?就当是我的房租吧。”
  李萍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妇人,如何说的过云萧,云萧说的头头是道,直接将她说懵了,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最后终于收下!
  东西太多,人手不够,还有哲别,这人不能在郭靖家里白吃白喝,最后,这些礼物,由哲别帮忙处理。
  听到云萧将东西全部送人了,铁木真也没有生气,反而觉得,这或许就是中原的大好男儿,汉语中不是有句话,叫视金钱如粪土吗?
  金钱的攻势没用后,铁木真又动起了其他的心思,精心挑选了几名美女给云萧送过去,这次云萧没有收下,直接退了回去,哲别看到这些美女,差点流口水,见云萧这都不要,暗暗嘀咕了几句,你还是不是男人!
  财色皆不能打动云萧,铁木真有些气馁,但想起云萧的种种神奇本领,又不舍得放弃。这时,铁木真手下一人,对他提议,云萧既然将礼物都送给郭靖一家,必然与他们家感情极好,何不从郭靖一家入手?
  铁木真闻言,顿时有如眼前一亮,想起郭靖这小子,他觉得不错,自己的幼子托雷刚好和他差不多年龄,铁木真让托雷经常去郭靖家走动。
  一回生,两回熟,果然,郭靖与托雷成为了好朋友,最后结成了安答。结安答,在蒙古,也就是结为兄弟。
  云萧这段时间,偶尔会教郭靖几手,当然,不是什么高深的东西,只是指点他蒙古摔跤,但仅仅是这些,就让托雷羡慕不已,因为云萧随意的几句指点,已经让郭靖能稳稳的胜过他。
  托雷很是眼馋,似乎也很想和云萧学一学。云萧看在眼里,想起这小子日后的几个儿子,蒙哥,忽必烈,啧啧,都是牛人,有这样的儿子,他这个当爹的,也足以名垂青史了。
  自己要不要做点什么?忧国忧民这种事情,云萧早就已经看开了,他现在,纯粹是个人爱好,忽然,一个很有趣的主意从云萧的脑中诞生。
  将托雷喊来,云萧低声说了几句,这小子顿时一脸兴奋。
  历史的大势如果到时候真的不可更改,那么至少,云萧也要将它抓在手里!陆乘风想要让儿子拜入云萧的门下,云萧没有同意!云萧的徒弟,可不是谁都能当的!当然,桃花岛一脉的传统,当上徒弟后,可就由不得自己了!(未完待续)
  ...
  
第二十八章 第二步棋
  
  这一日,铁木真派人来请云萧赴宴。原来,先前托雷想要和云萧学本领,云萧尚未同意,只是答应教他几招。但仅仅是几招简单的拳脚功夫,就足以让托雷这个九岁左右的小孩,打赢铁木真手下很多猛将。
  当铁木真得知这个消息后,顿时一阵欣喜,此次设宴款待云萧,目的是想让云萧正式收托雷为徒。
  当云萧来到铁木真的军营时,铁木真已经等候多时。铁木真在帐中设宴,作陪的还有他手下的几员大将,先前输给云萧的博尔术也在。
  至于托雷为何不在,铁木真想等这件事情成了以后告诉他,如果不成,只会让托雷徒增伤心。
  &∧,a☆nsh↘uba.nbsp;入席后,铁木真首先举杯道,“多谢云兄弟今日能赏脸前来。”
  此时的蒙古人注重主客相敬之礼,云萧来此多日,已经有所了解。见铁木真先给自己敬酒,云萧也举杯回敬,“大汗如此看得起在下,在下又岂能总是驳了你的面子!”
  见云萧话语真诚,铁木真哈哈大笑起来,痛饮了一大杯酒后,铁木真道,“那日我见你神技,便知你是本领高强之人。”
  云萧微微谦虚道,“大汗过誉了。”
  铁木真道,“当日我曾问过你,愿不愿意留下来帮我。”
  云萧轻轻笑道,“我也曾回答大汗了,那并非敷衍。”
  铁木真心下失望,他本以为云萧既然愿意教托雷几招,或许已经回心转意了。铁木真道,“也罢,既然如此,我也不强求。本汗今日换个条件,请你另外一件事,不时可否?”
  云萧道。“大汗盛情招待,云某感激不尽。有什么事,请说!”感激归感激,事情答应与否,还不一定。
  铁木真道,“犬子托雷,对你一直很是仰慕,我想请你收他为徒,让你教他武功。”
  对于铁木真的话,云萧没有立刻回答。摇了摇酒杯,云萧道,“大汗可知道拜师,在我们中原,意味着什么吗?”
  铁木真道,“云兄弟请说!”
  云萧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帐内的诸人闻言脸色顿变,托雷是铁木真的儿子。日后说不定还能成为他们的大汗,岂能轻易认下这种师父?
  铁木真一时之间,也不知是否应该答应。如果让托雷以中原的习俗拜云萧为师,那么。日后托雷就必须要听命于云萧。他想拉拢云萧不假,但值得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吗?云萧只不过是一个人,并不是什么部落首领,本领再高。恐怕也是有限。
  正当帐内陷入一片安静时,两名蒙古兵急忙走了进来。有云萧这个外人在,本来是不方便让士兵直接汇报消息的。但铁木真似乎早已知道是什么消息,有意在云萧面前炫耀,让士兵直接开口禀报。
  近年来,铁木真的部落日益强盛,连连打败诸多强敌,终于传到了金国皇帝的耳中。如今,金国皇帝派了他三太子、六太子到蒙古,来给铁木真册封官职了。
  铁木真知道宋朝也曾被金国打败,以蒙古人弱肉强食的观点来看,云萧应该会对金国皇帝很是敬畏,如果得知他给自己册封官职,说不定也会更加钦佩他!
  当云萧看到铁木真听到消息后一脸兴奋的样子,心中不禁觉得好笑。此时金国前来册封,又岂会安好心。而且,当人家的狗,居然也引以为荣,岂不可笑?
  当然,这一点,云萧是不会提的,甚至,云萧不介意推波助澜一把!
  金国太子要来,这宴席也只能停下,铁木真对云萧微微表示歉意,至于拜师之事,则直接掩盖过去了。云萧也不以为意。
  铁木真下令让术赤率领一万人先去迎接,剩余四万人在草原上摆开阵势。只见号令一出,数万人如心使臂,如臂使指,直似一人,云萧看在眼里,心里一凝,这种军队,绝对能以一敌十,甚至以一敌百!本已沉寂的杀心,此刻又起!
  云萧站在人群中,听到周围人的谈论,得知这三王子名为完颜洪熙,六王子名为完颜洪烈。前者他不清楚,后者却已经想到是谁了。
  完颜兄弟此行,也率领了一万名精兵,个个锦衣灿烂、盔甲鲜明、刀枪耀日。然而云萧心里一阵讥笑,铁甲、兵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