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武侠世界里的空间能力者〗第63部分

器碰撞之声,数里外就已经听到,这种军队,简直就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完颜洪熙看到很多蒙古小孩聚集在不远处,忽然扔出一把金钱,洒向孩子群中,企图看到这群小孩疯抢,以此给自己逗乐,然而这些小孩个个纪律严明,没有一人去捡金币。完颜洪熙觉得无趣,又扔出了一把,同时叫道,“抢啊,你们这群小鬼!”
  完颜洪熙话语无礼至极,顿时惹怒了蒙古众人!小孩之中,郭靖也在。他自幼听李萍讲述金人的残暴,早对他们恨之入骨,如今看到这位金国王子的无礼,顿时捡起地上的几枚金币,朝着完颜洪熙脸上扔了过去。
  完颜洪熙躲避不及,被砸中了一枚,虽然不痛,但如此出丑,顿时让他大怒,大喝一声,“小鬼找死!”从旁边的侍卫手中拿过一支长矛,对着郭靖射去!
  ‘叮’的一声,长矛眼看就要射中郭靖,突然在空中断为两截,掉落下来。完颜洪熙怒道,“什么人,出来!”
  完颜洪烈心知必然是暗中有高手打断了长矛。自己这个哥哥素来鲁莽,担心他惹上麻烦,连忙阻止,“三哥,莫要理他!”此时蒙古众人正纷纷脸色不善的盯着他,完颜洪熙见这阵势,顿时心里害怕,不再多言。
  “你没事吧!”云萧走到郭靖身旁将他拉起,掸了掸其身上的灰尘,轻轻问道。
  郭靖摇了摇头道,“我没事,谢谢大哥哥救我。”刚刚出手之人正是云萧,郭靖虽然没看清,但这招弹指神通,他曾见云萧使过,是与他们玩耍的时候。
  这时,托雷走了过来,他先前和郭靖在一起,看到郭靖砸中完颜洪熙,心里很是快意,没想到转眼间,好兄弟就差点身死。托雷先是关心郭靖几句,又恶狠狠的咒骂了完颜洪熙几句。
  云萧盯着走进大帐的完颜洪烈背影,若有所思。
  深夜,完颜洪烈的帐中,此刻他正在思考今日的所见所闻。金国皇帝派他们前来册封,当然不是什么好意,而是要他们打探各部虚实,或以威服,或以智取,总之见机行事。
  和草包哥哥不同,完颜洪烈对铁木真的实力感到吃惊,已经觉得他日后必然是金国的心腹大患。
  “你是不是很想杀了铁木真?”一道声音在完颜洪烈的耳边响起,刚好说中了他的心事。完颜洪烈猛然抬头,这里是他的营帐,什么人敢擅自进来?
  一名脸带面具的少年正双眼盯着他。见到是陌生人,完颜洪烈连忙看向帐外,少年淡淡道,“不用看了,此刻,他们早已没了知觉!”
  完颜洪烈警惕道,“你想做什么?”
  少年的声音仿佛带有魔力,“我是来帮你的!”(未完待续……)
  ...
  
第二十九章 踏破铁鞋无觅处
  
  此次金国前来,要册封的除了铁木真外,还有王罕。王罕是草原诸部之长,也是铁木真的义父。
  第二日,铁木真带了四个儿子,率领五千人马,护送完颜兄弟去册封王罕。六日后,王罕派了儿子桑昆和义子札木合前来迎接,两方人马汇合。
  又行了一日,终于到了王罕的住处,中途曾遇到了乃蛮人的袭击,不过被铁木真等人联手打退,看到蒙古军队的战力,完颜洪烈心惊,对先前某人的提议心动了。
  当晚,王罕大摆筵席,宴请完颜兄弟。酒到酣处,完颜洪烈忽然对王罕道,“老英雄威名远震,我们在中都都已久闻。这就不用说了。只是不知蒙古年轻一辈中,有哪些英雄好汉,可~wan~书~ロ巴,£anshub+a.否让我们见识见识?”
  王罕指了指铁木真和札木合道,“我的这两个义子,便是蒙古最出名的英雄好汉。”
  桑昆听了很不痛快,他是王罕的亲子,在他眼里,却不如两个义子。
  完颜洪烈注意到桑昆的脸色,想起某人的话,轻轻挑拨了几句,果然桑昆忍不住爆发了。
  桑昆道,“听闻铁木真义兄有什么四杰,嘿嘿,我看根本就是不堪一击。有本事我找出一人,你的四杰能够将他打败,我就服你!”
  铁木真的四杰,先前与乃蛮人交战时,完颜兄弟已经见过了,个个骁勇善战,而桑昆手下,却没见到什么出彩的人物。此刻听到他如此信心十足,完颜洪熙奇道,“什么人这么厉害?”
  桑昆道,“是我最近招募到的一名勇士。铁木真义兄,你敢不敢让你的四杰和我的这位勇士比一比?”
  铁木真四杰,分别是博尔术、博尔忽、赤老温、木华黎。四人先前进来敬酒,此刻正在铁木真的身后。听到桑昆的话,四杰中的赤老温性情如火,忍不住道,“大汗,咱们让人耻笑不要紧,但不能丢了你的脸。请允许我跟对方比一比!”
  铁木真并不想与桑昆过分交恶,对于赤老温的请战没有立刻答应。
  桑昆见铁木真犹豫,更加大声讥讽道,“什么四杰,我看就是四个废物。我的这位勇士。一人,就可以将他们全部打败。”
  铁木真被桑昆再三逼迫,终于忍不住怒道,“比就比!”
  桑昆见铁木真上钩了,顿时兴奋道,“好,这是你说的。我们现在就出去比!”
  众人一起走出大帐,来到外面一块空地上。
  完颜洪熙最喜欢看这种热闹,从手上摘下一颗血红宝石戒指。扔在地上道,“你们谁赢了,它就是谁的。”
  铁木真看也不看地上的戒指,直接对着桑昆道。“你的人是谁,让他出来!”
  桑昆拍了怕手,顿时,一道黑色身影。从他的身后闪了出来,速度极快,在场的谁也没看清楚。
  完颜洪烈顿时眼神一亮。这种身手,早年他曾在大宋遇到过,绝对是江湖上的武林高手,当年,完颜洪烈险些丧命,很清楚这种人的厉害,普通的战场猛将根本不是对手。
  暗中跟随而来的云萧看到桑昆派出的人,顿时忍不住惊讶,对方赫然是陈玄风。他怎么会在这里?陈玄风既然在此,那么梅超风是否也在?
  云萧目光看向先前陈玄风藏身的地方,果然,找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虽然有所乔装打扮,但瞒不过云萧的感知。
  桑昆对陈玄风一脸恭敬道,“陈大师,就麻烦你了。”
  陈玄风一声不吭,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赤老温见对方看起来只是个普通人,不是什么威猛大汉,怎么看都不像高手,走上前道,“就让我先来会一会你!”
  陈玄风看了他一眼,随后目光便转移向他处,淡淡道,“你们四个一起上吧,省的浪费时间!”
  赤老温大怒,他随铁木真东征西讨,经历无数次大战,什么样的对手没遇到过,从来只有他用这种语气对别人说话,没想到,今日,居然被陈玄风瞧不起。
  桑昆嘿嘿笑道,“铁木真义兄,我建议你还是让你的四杰一起上,否则,可能连陈大师的一招也接不住!”
  铁木真闻言脸色微变,他想起了云萧,此时,再仔细观察陈玄风,果然发现,此人看起来有些不像大漠之人。担心出现意外,铁木真道,“博尔术、博尔忽、木华黎,你们三人也一起上!”
  博尔术三人不敢置信地看着铁木真,对方难道真的值得他们四打一?
  铁木真低声道,“那个人可能是和云萧一样的人。”
  博尔术等人听到云萧两个字,顿时心中一凛。如果对手真的是和云萧一样的人,那么他们四人再怎么小心,也不为过。
  终于,博尔术等人走到了场中央,与赤老温一起,四对一,准备与陈玄风交手!
  王罕有心阻止桑昆的胡闹,结果被完颜洪熙阻拦了下来。
  桑昆完全不担心陈玄风会输,他可是亲眼见过陈玄风出手的,直接将他的一个百人小队给干掉了。若不是对方最后手下留情,自己早已一命呜呼!如今铁木真的四杰齐上,不仅还是没有胜算,反而会因为四对一,输了更加丢脸。
  双方已经准备就绪,比试开始。
  赤老温第一个冲向陈玄风,刚到陈玄风身前,一拳挥出,陈玄风看到拳头迎面而来,顿时冷笑,不闪也不避,同样一拳击出,‘砰’的一声,赤老温连退数步,陈玄风也被震的退了半步。
  陈玄风内功高深,赤老温自然不是对手,但他天生巨力,又是沙场猛将,与陈玄风对的这一拳,已经用上了十二分的力道,纵然是陈玄风,也不能完全接下。
  陈玄风恼怒,居然被一个不懂武功的莽夫打退半步,简直是奇耻大辱。右手曲指成爪,对着赤老温狠狠的抓了过去。
  赤老温躲闪不及,立刻中招,手臂上被撕下血淋淋的一块肉。其他三杰看到赤老温受伤,立刻冲了上去帮忙,但他们纵然骁勇,终归是普通人,又如何是陈玄风的对手?
  接连三下,每人一爪,铁木真的四杰纷纷重伤倒地。
  “哈哈哈哈!”桑昆看到铁木真的手下一招被废,顿时哈哈大笑起来,铁木真脸色铁青,立刻让人将四杰抬了回来。
  看到闹剧结束,陈玄风准备下场,忽然脸色骤变,下场后,不等桑昆过来感谢,连忙拉着妻子准备逃跑。
  刚逃出军营,二人的身前就出现一道人影。人影淡淡道,“陈师兄、梅师姐,你们可让小弟我好找啊!”
  难怪云萧找不到他们,原来他们早已离开了铁木真的部落,逃到了王罕的部落,甚至直接躲到了王罕的身边。如果不是他们今天贸然出手,也没那么容易就被云萧发现。(未完待续……)
  ...
  
第三十章 得来全不费工夫
  
  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陈、梅二人出自黄药师门下,绝不可能是不通文墨的武夫,这句话自然听过。
  然而,他们只知道其表面的意思,并不理解其真正的含义。云萧的确没想到他们会出此招,但这两人呆在桑昆身边,并不是无欲无求,最终主动暴露了自己。先前陈玄风在场上的时候,云萧忽然传音于他,顿时将他惊了出来。
  陈玄风惊疑的盯着云萧,“你是云萧师弟?”时隔六年,云萧的身体已经长大,陈、梅二人如今觉得有些陌生。
  云萧道,“梅师姐,当年你借向我请教掌法之名将我引开,之后陈师兄进屋盗走了我的经书,我可有说错?”
  ︽wan︽shu︽ba,a■nshub★a.
  陈、梅二人已经从武眠风的口中得知,云萧并未将经书失窃之事告诉其他人,那么知道真相的必然只有云萧本人。
  梅超风道,“当年欺骗于你,是我的不是。今日你想怎样?”
  云萧伸出手道,“先将经书交出来。”
  陈玄风冷哼道,“经书早已被我们烧了,你别指望了!”
  梅超风一脸愕然的盯着丈夫,经书一直是由他保管的,连梅超风也没想到,陈玄风居然已经把它烧掉了。
  经书的内容云萧早已记在了心里,他只是想拿回原本,毕竟还有珍藏价值。此刻听到陈玄风的话,云萧心里不禁有些懊恼。
  云萧道,“就算是借去的书,也需要珍惜。你们两位倒好,先是不请自拿,如今连原本都给我烧了,好!好!好!”云萧连道三声好,一声比一声重,同时三个字仿佛化作力锤。狠狠的砸在了陈、梅二人的心上。
  “噗!”陈、梅二人被云萧的三个字直接震伤吐血,二人骇然的盯着云萧,多年不见,当年深不见底的师弟,如今的修为更是已经到了神鬼莫测之境。
  陈玄风一脸灰心丧气,虽然知道被云萧追上肯定逃不了,但这种未动手,就已经输了的挫败感,还是让人难以承受。
  陈玄风道,“事已至此。你杀了我们吧。”
  云萧冷冷道,“想死?哪有那么便宜?师父可是很想念你们呢!”
  陈、梅二人闻言,脸色再变,“你想把我们抓回去见师父?”
  云萧冷笑道,“师父还没允许你们出岛,桃花岛的规矩你们心里清楚!”
  见了黄药师,两人十之**便是生不如死,陈玄风与梅超风互望一眼,脸上露出凄惨的笑容。忽然,两人同时出掌拍向对方心口。
  “我可不允许你们就这么直接死了。”二人的掌到中途,被第三只手架住了,云萧淡淡道。
  陈玄风恨道,“云师弟,你连死的机会也不给我们吗?”
  云萧道,“每个人的命只有一条。你们就这么不爱惜自己的性命?”
  梅超风道,“回去见师父,那还不如死了的痛快!”
  云萧突然道。“我还想替你们向师父求情呢,既然你们这么想死,好吧,我也不再阻拦你们。”
  陈、梅二人听到云萧的话,顿时感到难以置信,又看了看彼此,确认自己似乎没有听错,云萧若是肯替他们求情,那么此次前来,很可能是带着善意。
  陈玄风道,“师弟说的是真的?没有骗我们?”
  云萧道,“你以为我和你们一样,这么喜欢骗人?”
  梅超风闻言脸色一红,她骗了云萧几次,“那师父他老人家怎么说?”云萧的话肯定比其他几位师兄弟有分量,或许黄药师真会饶了他们。
  云萧笑道,“师父怎么处置你们,我也不清楚。不过,你们盗我经书在先,我有办法,让师父将对你们二人的处罚交给我来决定。”
  换言之,他们二人日后的命运就在云萧的手里。至于云萧怎么劝动黄药师,那还不简单,虽然云萧的话,黄药师未必会听,但还有小黄蓉和冯蘅在,陈、梅二人这次并没有造成师门惨祸,黄药师对妻子与女儿的这点要求,肯定会答应。
  梅超风激动道,“你说的是真的?我们可以重归师门?”
  云萧点了点头。
  陈、梅二人一阵狂喜,躲躲藏藏、担惊受怕的日子,他们早就受够了,如今能看到希望,哪怕只有一丝,他们也愿意去尝试。
  云萧道,“不过,你们别高兴的太早,就算是我,也不会轻易饶了你们。”
  梅超风早在六年前就已经知道,云萧心里其实很注重感情,否则也不会那么认真指点她落英神剑掌。如今又肯为他们向黄药师求情,那么必然不会过多为难他们。
  梅超风道,“我们夫妇盗你经书,对不住你,你想怎么处置我们,我们都不介意,只要你能助我们重归师门,我们二人的命以后便是你的。”
  陈玄风道,“不错。”
  云萧点了点头道,“记住你们今晚的话。”
  见云萧答应,陈、梅二人心里一松,这一刻,事情终于尘埃落定。他们也不用继续逃跑。
  陈玄风忽然道,“师弟,其实先前我还有一事欺骗了你!”
  云萧顿时愕然,这两个混蛋,到底还干了什么?
  陈玄风看到云萧的脸色,微微尴尬,“经书的原本我还保留着,并没有烧毁。”
  梅超风扑哧一笑,原来先前陈玄风见无路可逃,心里恼恨云萧,云萧既然苦苦相逼,那么陈玄风也不想让好过。故意说谎,乃是想要气他。
  云萧也瞬间想明白了原因,虽然再度被骗,是很气人,不过这次是个好消息,云萧笑道,“回头还给我就行。”
  忽然另外又想起了什么,云萧叹道,“我说你们二位,当年如果想借经书,直接开口便是,何必要偷偷摸摸的去盗呢?”
  陈、梅二人顿时傻眼,难道云萧真的愿意轻易就借?那他们二人当初岂不是白费功夫了?
  云萧正了正脸色道,“你们可知道,不明其法,擅自练上面的武功,最终会走入歧途的。”
  陈、梅二人心里一惊,难道他们练错了?陈玄风道,“我们练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妥!”
  云萧道,“经书里有一段梵文写的内容,你们看懂了吗?”
  梅超风讪讪道,“里面确实有一段没看明白,我们不认识梵文。”她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云萧贬低文化水平了。
  云萧摇了摇头,“看看你们如今的模样,哪还有半分桃花岛弟子的风采?是道家绝学,就算你们练的是它,也不应该练成这样!”
  陈玄风忍不住想反驳几句,“既然是道家经书,那为什么要用梵文写?”他当时可是抓破了脑袋也没看明白!
  云萧顿时被呛住,忍不住骂道,“谁知道那个姓黄的混蛋,为什么这么干!”当年为了看懂这篇梵文,他也花了不少代价,才找到一个懂梵文的人教他的。
  这一刻,云萧发誓,日后自己留下秘籍,一定夹杂上自己会的所有语言,什么英语、波斯语、梵语、汉语,如今还有蒙古语,有机会再去学一学甲骨文,一定写的比长生诀还要让人深奥难懂。(未完待续……)
  ...
  
第三十一章 江南八怪
  
  第二日,托雷与郭靖手拉手出去玩,郭靖先前跟着托雷他们一起来的王罕部落。两人在营地不远处拿着小弓打猎。
  郭靖与托雷二人的箭术是哲别教的,他已经成了这两小子的专职家教。此时,两人正在追逐一只小白兔,托雷忽然一箭射出,正中小白兔的肚子上。
  兔子中箭后又跑了一段距离,终于支持不住,倒了下来。二人欢呼,正要去捡兔子,旁边树林里走出七八个孩子,年龄比郭靖二人大上不少,看起来都有十一二岁。
  为首之人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兔子,同时把上面的箭支拔下扔掉,看了郭靖和托雷一眼,立刻转身就走。
  托雷怒道,“那是我们的兔子!”
  那孩子回过身笑道,“你凭什么说它是你的?”
  托雷指着地上的箭道,“这箭不就是我的吗?”
  那孩子突然眉毛竖起,怒道,“兔子是我养的,我还没找你赔呢!”
  托雷道,“你说谎,这分明就是野兔。”
  那孩子更凶了,走过来就推了托雷一把,两人渐渐吵了起来。原来这孩子是桑昆的儿子,都史。
  都史忽然嘲笑托雷,他的父亲手下皆是一群脓包,昨天四打一被他爹的人给收拾了。托雷气极,直接跟都史打了起来。
  云萧曾教了托雷几招,别说是小孩子,就是蒙古军中的那些大汉。大部分都已经不是托雷的对手。
  看到都史被托雷毒打,和都史一起来的孩子纷纷出来帮助都史。郭靖看到他们以多欺少,连忙上前帮助托雷。
  几个小孩子在打群架。顿时引起了一队过路人的注意。八个身穿中原服饰的人骑马从沙丘后面走了过来。
  一个看起来像是穷酸秀才的人惊诧道,“好厉害的小家伙,两个打人家八个居然还能占上风。”
  听到这人的话,都史不乐意了,他刚刚被托雷压在地上狂扁了一顿,此刻刚被救出来在一旁喘息,听到这人称赞托雷他们。都史顿时骂道,“哪里又来了群不长眼的家伙!知不知道这里是小爷的地盘?”
  穷酸秀才听到都史的话。骂道,“小小年纪就这么横,活该被人打成猪头!”
  “你说什么?”都史顾不得托雷那边的架,整个人已经冲到这群过路人的前面。此刻他的脸上到处都是红肿,确实像个猪头,如今直接被人嘲讽,都史顿时怒不可彻!
  “哈哈,都史,你输了居然都不敢承认,真是个孬种!”都史这边正在和这群路人争吵,浑然没有发现自己的几个手下已经被托雷和郭靖全部放到了,托雷拍了拍手对着都史大声笑道。
  “你……你们等着。我回去告诉我爹,他一定会收拾你们的!”都史小手指了指这群路人,又指了指托雷他们。留下一句狠话,直接逃跑了,至于地上的手下也不管了。
  穷酸秀才看到都史不顾同伴,独自逃走,对着他的背影骂了一句,“这小子真没义气!”
  这时。一名女子骑着马走了过来,道。“三哥,你看你就爱管闲事,刚刚那小子恐怕身份不一般,我们说不定已经惹上了麻烦。”
  听到女子的指责,穷酸秀才微微摇了摇头道,“这种小子就应该教训一顿,可惜刚刚都不需要我们出手。”
  这队人正在对着郭靖与托雷品头论足,浑然不知,他们一行人也正落入了别人的眼中。
  陈玄风夫妇此刻正与云萧在一起,云萧似乎很是看重郭靖与托雷这两个孩子,夫妇二人不解。
  陈玄风道,“师弟,那两个小子有什么特殊的?居然值得你教他们几招?”
  他们看出刚刚郭靖与托雷虽然是小孩子打架,但暗含了几招熟悉的武功路数,怎么看都像是云萧教的。
  云萧道,“他们与我有缘。其中一人,或许会成为我的徒弟。”
  陈、梅二人仔细打量郭靖与托雷,心里不住摇头,这等资质,只能算是普通,不明白云萧看上他们哪一点了。
  梅超风看到那群路过的人,仿佛想起了什么,忽然奇道,“江南八怪怎么也来到大漠了?”
  云萧听到这个绰号顿时愣住了,“江南八怪?那是一群什么鬼东西?”
  陈玄风不屑道,“八个自以为是的家伙。实力一般般,却总是爱多管闲事。”
  云萧仔细看了看,果然是八人,七男一女,看起来是来自中原。记忆中,另一个名字开始浮现,江南七怪。
  云萧又问了问陈、梅二人,关于江南八怪的事情,和云萧一直宅在岛上不同,陈、梅二人在江湖上行走了一段时间,对这些消息倒是很了解。
  结合二人的消息,云萧渐渐理出了头绪。
  江南八怪其实就是原著中的七怪,只是多出了一人,柯镇恶的哥哥,柯辟邪。如今柯辟邪变成了老大。
  原著中,陈玄风与梅超风盗走,实际上只有下卷,缺了上卷的内功心法后,两人直接修炼下卷的武功,总是不得其法。
  后来,两人误打误撞,研究出了一个拿人练功的办法。两人用这种残忍的办法练功,有一次被柯镇恶和柯辟邪撞到了,结果,柯辟邪直接死在了陈玄风的手上。柯镇恶也被打成了瞎子。
  这一世,陈、梅二人没那么悲惨,柯镇恶和柯辟邪的命运也跟着改变。柯镇恶绰号飞天蝙蝠,柯辟邪绰号飞天神龙。后来,他们又与一同长大的其他几人组成了一个新的江湖组合,人称江南八怪。
  郭靖与托雷打架打赢了,很是兴奋,托雷抓起地上的兔子准备回去,对郭靖道,“郭靖,走吧。”
  江南八怪听到郭靖的名字顿时惊了,柯镇恶连忙拦住二人的去路,对着郭靖道,“孩子,你姓郭,不是蒙古人?是汉人?”
  郭靖点了点头,江南八怪又连忙再问了几个问题,最后,终于确认,这郭靖,正是他们要找的人。
  和原著中差不多,柯镇恶等人遇到了丘处机,最后两方打赌,只不过其中的一方从江南七怪变成了江南八怪。
  云萧看到江南八怪,想起了他们来此的目的,也想起了另一人,忽然,云萧对梅超风道,“师姐,或许你也该收徒弟了!”(未完待续)
  ...
  
第三十二章 二人的处罚
  
  都史和郭靖、托雷打架,结果人数虽多,却反被揍了一顿。回去后,立刻和桑昆哭诉。桑昆虽然气恼自己的儿子没用,但他只有这一个儿子,对他很是宠爱,儿子被打了,这口气怎么也不能咽下。
  正在这时,士兵前来汇报,完颜洪烈来访。桑昆连忙放下儿子出去迎接。很快,完颜洪烈被迎进了桑昆的帐篷。
  看了眼帐篷里的情形,完颜洪烈奇道,“桑昆兄弟,令郎的脸是怎么了?”
  桑昆对金国多有仰慕,一直在巴结完颜兄弟,此刻,自己的儿子却是一脸惨样,被完颜洪烈看到了,他顿时觉得非常没有面子。
  桑昆让都史立刻下去,随意说了几句小孩子顽劣的话便遮掩过去了。完颜洪烈想起某人跟自己的提点,顿时心知肚明,也不直接点破。
  完颜洪烈道,“再过几天,我和王兄就要返回金国了,今日是特来跟桑昆兄弟告辞的。”
  桑昆顿时受宠若惊,连忙说了些客气与感激的话。
  完颜洪烈听了之后,笑道,“我与桑昆兄弟虽然只认识了数日,却已经深深将兄弟当成了朋友。”
  桑昆脸上喜色更浓,连忙道,“小人也是,王爷见识卓越,气度不凡,小人也对王爷钦佩不已。”
  完颜洪烈忽然叹道,“可是近日来,本王看到桑昆兄弟的处境,却为你颇为感到不值啊!”
  桑昆疑惑。“王爷这是何意?”
  完颜洪烈道,“你虽为王罕的亲子,但在他心中的地位却反不如两个义子。这老英雄也真的是有些。唉……”
  桑昆明白完颜洪烈话中的意思,顿时仿佛找到了知己,“多谢王爷关心。这两个家伙不过总是以花言巧语欺骗我的父亲,而且敢对王爷无礼,着实可恶。”
  完颜洪烈微笑的点了点头,“按理说以你的身份,你父亲大汗的位置日后应该传给你。但最近,本王却无意间听到。令尊有意将大汗之位传给你的义兄。”
  桑昆闻言脸色骤变,王罕对他的种种不放在心上,他忍了,毕竟。王罕是他的父亲,这最后的基业还会留给他继承,那几个外人又算得了什么,此刻听到完颜洪烈的话,顿时大惊,父亲难道真的老糊涂了?
  桑昆怀疑的看向完颜洪烈,“王爷说笑的吧,我爹怎么可能将大汗之位传给其他人?”
  完颜洪烈道,“你有所不知。王罕老英雄本意也是传位于你,但最近铁木真经常向老英雄进言,推荐札木合继承他的大汗之位。这子承父业向来是天经地义。但铁木真却以,为了部落发展为由,劝你爹择贤而立。
  其实,就算论才干,桑昆兄弟也不下于令兄才是,偏偏铁木真话语中多有贬低你的意味。一味的吹捧札木合。”
  桑昆听到完颜洪烈的话,顿时脸色灰白。他对铁木真和札木合早有成见,根本就没怀疑完颜洪烈后面所说的话是真是假。
  完颜洪烈看到桑昆的脸色,很是关心道,“桑昆兄弟你没事吧。”
  桑昆道,“多谢王爷的关心与提醒。”
  完颜洪烈道,“我拿你当好朋友,这些都是应该的。”
  桑昆顿时感激涕零。完颜洪烈又道,“桑昆兄弟可曾想过应对之策?”
  桑昆刚刚听到这个消息,何来应对之策,桑昆道,“还请王爷教我。”
  当晚,两人聊了很久,完颜洪烈走出帐篷时,一脸笑意。
  一人从暗中走了出来,月光照耀下,赫然是梅超风。梅超风本来心里不解,云萧为什么要让自己来保护这位金国王爷,然而,听到完颜洪烈刚刚和桑昆的谈话,她顿时惊了,这人好大的野心。
  接下来一连数日,王罕等人极尽奢华的招待完颜兄弟。草原各部的首领也纷纷赶来王罕的部落拜见金国上使。
  完颜洪烈来此,主要是册封铁木真和王罕,外加打探草原各部的虚实,如今事情差不多都已完成。
  这一日,草原各部的首领都集中在了王罕的部落,王罕大摆筵席。酒到酣处,完颜洪烈道,“此次来大漠,能见到这么多的英雄好汉,我们兄弟二人真是不虚此行。”
  听到被称赞,众人很是高兴,酒也喝多了,有人道,“咱们这里别的没有,就是多英雄好汉。”其他人纷纷跟着大笑。
  完颜洪烈道,“明日我和王兄即将返回中都,今晚这宴,也算临别之宴,本王在此敬各位一杯!”说完举杯对着众人一一敬到。
  王罕笑道,“王爷何不在我们这里多留些时日,何必这么快就走?难道我们有什么地方招待不周的?”
  完颜洪烈摆了摆手道,“老英雄言重了。一来,我们已经打扰多日,二来,陛下那边还等着我们回去复命呢。”
  听到这理由,众人知道,已经不便再多加挽留。铁木真道,“既然王爷明日就要走,明日我们大伙就一起护送王爷一程。”众人纷纷称是。
  完颜洪烈看了眼铁木真,心中似乎想到了什么,开口道,“诸位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只希望这次送行,不用太过劳师动众。”当初迎接完颜洪烈时,铁木真前后率了五万人马,声势极其浩大。
  听到完颜洪烈的建议,各部首领纷纷点头称是。王罕等人商议后决定,铁木真率领三千人马、王罕和札木合率领三千人马,然后其余各部再或多或少出些人马,加起来刚好一万兵马。
  太少,蒙古失了面子,太多,又不合完颜洪烈的心意,最后,选择了一个和完颜洪烈等人此次带来的精兵一个数目。
  完颜洪烈得知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看了眼王罕旁边的桑昆,桑昆对他微微点头。
  另一边,陈玄风很是不舍的对梅超风道,“师弟有事交托于你我,没想到居然会需要我们夫妻分离。”
  梅超风道,“我们私自出逃,终究是犯下大错,如今只是得到这点惩罚,已经算轻的了。况且我们又不是生离死别。”
  云萧对二人的处罚,梅超风即将前往中都,而陈玄风将留在蒙古,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们夫妻会见不到彼此。
  他们因为这段感情而犯下大错,那么云萧的惩罚则是暂时收回他们的这段感情。(未完待续)
  
第三十三章 叛乱
  
  第二日,送行的军队和完颜洪烈等人浩浩荡荡的出发了。值得一提的是,王罕的儿子,桑昆,似乎因为身体不适没能跟着前往。
  走了半日,天色已到正午。完颜洪烈忽然让大军停了下来,骑马来到王罕等人身前,完颜洪烈道,“诸位送到此地也就够了,接下来还请留步!”
  王罕等人想要再巴结一二,提出继续相送,被完颜洪烈的坚持推辞给拒绝了,最后蒙古送行大军终于决定返回。
  与完颜洪烈等人告别后,蒙古大军刚走了数里,突然遭到一阵箭雨攻击。猝不及防之下,蒙古大军死伤惨重。
  突然的打击让场面一时发生混乱,箭雨一波结束后没能继续第二波,铁木真立刻下令整顿兵马,场面终于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