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武侠世界里的空间能力者〗第67部分

伙。与小落的雄俊不同,此雕形貌奇丑,雕嘴弯曲,头顶有个大肉瘤,看起来很是凶猛。
  看到有生人走进山谷,大雕长呜一声,从山顶冲了下来。额,不是俯冲飞下来,而是用双脚迈着大步跑了下来。大雕的双脚极粗,翅膀却很短,上面的羽毛也疏疏落落,早已不能飞翔。
  大雕急速冲到云萧身前,瞬间停了下来,之后目不转睛的盯着云萧,倒也没什么敌意。云萧知道它通人性,轻轻一笑道,“雕兄,有客来访,你难道不请到家一叙?”
  似是听懂了云萧的话,大雕低鸣几声,伸出翅膀在云萧的肩头拍了拍。之后大步前行,不时回头,示意云萧跟着它走。
  云萧跟随其后,大雕虽然已经不能飞翔,足步倒也迅捷异常,就好像一名轻功高手。云萧依旧缓步跟着,然而,每一步踏出,都刚好到大雕的身后。
  一人一雕越走越快,到了最后。大雕发出兴奋的雕鸣,仿佛在欢庆,自从那人死后,它终于再次遇上了对手。
  云萧跟着大雕一直来到山谷深处,最后到了一座山洞前,大雕对着山洞点了三下头,就像人在行礼,云萧了然,这里就是它家。也是独孤求败隐居之地。
  走进山洞,里面黑黝黝的,但云萧早已目能夜视,看得一清二楚。只见山洞很浅。不过三丈,洞内一张石桌、一张石椅外,再无他物。
  洞内一角还有个乱石堆,看起来像个坟墓。想起先前神雕的行礼。应该是对着它的。云萧终于明白,原来这就是独孤求败的埋骨之地,而这石堆。就是他的坟冢。
  坟冢周围没有杂草,应该是大雕清理的,可惜似乎只有大雕会经常祭奠他。
  想起自己第一世学得独孤九剑,也算得上是独孤求败的隔世传人,云萧从储物空间里面拿出了许多酒菜,供奉祭奠,自己也对其行礼。
  礼毕后,云萧抬头,看到墙上有字,只是尘封苔闭。右手一挥,上面的青苔顿时被抹去,果然露出三行字来。
  “纵横江湖三十余载,杀尽仇寇,败尽英雄,天下更无抗手,无可柰何,惟隐居深谷,以雕为友。呜呼,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
  下面落款是“剑魔独孤求败。”
  字迹笔划甚细,入石极深。就字本身而言,算不得大家,但字里行间锋芒毕露,剑意早已蓄于其内,在用剑者眼里,这又是一位大家。
  前面几句诉说了独孤求败的生平事迹,听的让人热血澎湃,但云萧早已不为所动,反而是最后几句,云萧心里凄凄然,武功再高、名声再大又如何?到头来,你不过是独居空谷,死后,也只有大雕为你送行下葬!
  云萧想起了一句诗,右手对着墙壁连连挥动,在独孤求败的刻字旁边,又留下了一段话。
  天下风云出我辈, 一入江湖岁月催;
  皇图霸业谈笑间, 不胜人生一场醉。
  提剑跨骑挥鬼雨, 白骨如山鸟惊飞;
  尘事如潮人如水, 只叹江湖几人回。
  最后落款时,云萧本想留下自己的名字,想了想,又写成了东方不败。
  云萧叹道,“你们二人,一位自号求败,一位自号不败,如果能在同一时代相遇,一定会成为对手,可惜!”
  一番感慨过后,云萧对大雕笑道,“雕兄,我随意在你家里刻字,你不会怪我吧。”
  大雕‘呱呱’叫了几声,鸟头摇了摇,意思很明显,并不怪罪云萧。可能是见云萧对独孤求败感兴趣,大雕翅膀再次拍了拍云萧,示意云萧继续跟它走.
  大雕走出山洞,来到洞后一片树林。树木苍翠,山气清新,云萧跟着大雕走了数里,来到一座峭壁之前。
  峭壁就像一座极大的屏风,冲天而起,在离地二十多丈的中部,有一块突出的平台,说是平台,其实不过是一块大石,上面刻有“剑冢”二字!
  大雕走到峭壁面前,准备用利爪攀爬上去,云萧摇了摇头,叹道,“雕兄啊雕兄,你好得也是一只雕,居然连自己的看家本领也已经忘的一干二净了。”
  似乎听出云萧是在嘲笑它,大雕鸟头转向云萧,“呱呱呱”的连叫数声,仿佛再说,有本事你先上!
  云萧走到大雕身边,突然右手抵住它的身体,仿佛将其牢牢吸附住了,之后纵身一跃,凌空虚步数下,带着大雕,直接跳到了平台上。
  看到自己被云萧提着飞了上来,大雕顿时叫个不停,似乎在说,这不科学,为什么我是雕,不能飞,你是人,却能飞!
  不理会大雕的鸟语吐槽,云萧走向刻有“剑冢”二字的地方,旁边还有两行小字,“剑魔独孤求败既无敌于天下,乃埋剑于斯。呜呼!群雄束手,长剑空利,不亦悲夫!”
  满腹豪情,最后只能化作悲愤!时势造英雄,然而,有的英雄却不能遇到时势。云萧心道,如果你能晚生个几十年,一定不会寂寞!当世有五绝,更有我云萧!
  剑冢上有许多石头,云萧一掌将它们挥去,顿时露出里面的真容,三柄长剑,以及一块石片!
  四柄剑,代表了独孤求败一生所经历过的四个境界。(未完待续……)
  
第四十八章 品剑
  
  一直以来,很多人都把独孤求败的这四柄剑,当作练剑之路。
  云萧拿起第一柄剑,长约四尺,青光闪闪,是一把常人所用的利剑。剑下石板上留有刻字,“凌厉刚猛,无坚不摧,弱冠前以之与河朔群雄争锋。”
  世上用剑者,九成以上用的都是这样的剑,可谓习剑者的第一个大境界。这个境界涵盖极广,有的人终身都停留在了这个境界。
  将利剑放下,云萧看向第二个位置,乃是一块石片,拿起石片后,下面有两行刻字,“紫薇软剑,三十岁前所用,误伤义不祥,乃弃之深谷。”
  用软剑者世间罕有,而云萧刚好知道一门剑法。上一世,武当派的绕指柔剑,本质上便是软剑。
  绕指柔剑共分七十二路,武当弟子一直以利剑代使,通过浑厚的真气逼弯剑刃,使长剑变成了一条软带,轻柔曲折,飘忽不定,剑招闪烁无常,敌人难以招架。
  不过看到独孤求败留下的这句话,云萧摇了摇头,这个境界,独孤求败并未练成。软剑讲究收放自如,控制随心。独孤求败手上的剑,虽然已经收放自如,但其心中,却没有真正做到。一生求败,成于斯,败于斯!
  云萧在刻字的下方留下了自己的点评,“手中有剑,心中无剑。”
  将石片放回原处,云萧看向第三柄剑,这一柄剑。云萧早已久闻,绝对是独孤求败四剑之中威力最大的一柄。
  玄铁重剑,剑身黑黝黝的毫无异状。两边剑锋钝口,剑尖是个圆圆的半球,此剑最大的特点,便是沉重。
  云萧单手将剑举起,随意挥了挥,剑风霍霍,给云萧的第一个感觉便是。用来砸人挺不错的。
  低头望去,石板上留有刻字。“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四十岁前恃之横行天下!”
  要想到达这个境界,则需要用剑者内外兼修。这个内外,不仅仅是内功与外功。云萧也在下方留下了自己的点评。“手中有剑,心中有剑。”
  将玄铁重剑放下,云萧看向最后一柄剑,独孤求败剑法的最终境界,木剑。
  年深久远,剑身与剑柄早已腐朽,剑下的刻字道,“四十岁后,不滞于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自此精修,渐进于无剑胜有剑之境。”
  云萧喃喃道,“你当真是无剑了吗?”手上已经不需要剑了。但心里呢?云萧刻下八个字,“手中无剑,心中有剑。”
  四柄剑从左往右依次排列,在木剑之后,云萧觉得,应该还能再留一柄剑。不过,想了想。又放弃了,“手中无剑,心中无剑。”到了这个境界,又何必在意这些?
  看着眼前的几柄剑,云萧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这几个境界,后者一定高于前者吗?
  总有人觉得,后面的剑,胜过前面的剑,简直可笑至极!
  西门吹雪、叶孤城,他们一生所用之剑,一直都是利剑,难道他们的境界也不如后面几个?
  石板最后,云萧又留下了一行字,境界或有先后,但切莫执着于此!弃剑不用者,傻瓜也!
  写下这几个字后,云萧顿觉心情愉悦。
  一旁的大雕忽然“咕咕”叫了几声,翅膀对着重剑指了指,示意云萧捡起。云萧轻笑道,“雕兄,你莫非是想和我过招?”
  大雕点了点头。
  云萧道,“让我和你打,还是算了吧。”
  见云萧不肯出手,大雕直接举起双翅对着云萧头顶拍了过来。云萧摇头,这雕不愧是独孤求败养的,果然好战,自己即使不想动手,它也要逼自己动手。
  云萧伸出右掌挡住了大雕的双翅。大雕的力量很大,云萧不想与其硬碰硬,立刻借势后退,脚下贴地滑出去一段距离,快到峭壁边缘时,终于停下。
  云萧正色,道,“你真的非打不可?”
  大雕以行动作出了回答,直接展翅朝云萧冲了过来。
  云萧叹了口气,今天自己简直就是送上门给人家打的。
  大雕冲到云萧身前,双翅齐至,势道威猛。云萧身体微微侧开,同时伸出右臂拦阻,仿佛以免其掉落下去。大雕撞上了云萧的右臂,云萧右臂顺势弯曲。
  大雕只觉自己仿佛撞到了空处,之后一条手臂缠住了自己,片刻后,手臂上传来一股巨力,将它反震了回去。
  大雕连退数步,一双鸟眼仿佛透露出惊讶的目光,或许是不信邪,又或许是更加兴奋了,大雕秃头急缩迅伸,鸟嘴对着云萧的胸口直接啄了过来。
  “咦!”云萧发现,这一招很像剑法中的直刺,再联想起先前那一招,不就是剑法中的横扫吗?
  渐渐来了兴致,云萧跟大雕过起招来。大雕的每一击,都能看到一丝剑法的影子,而且力道极沉,足可媲美数位高手合力。
  如果以独孤求败的四剑而论,大雕练的应该是玄铁重剑,威力霸道至极,云萧生平还从未遇到过这样的对手。
  每次拿起剑,都是云萧剑法大进之时,此刻,玄铁重剑已然到了云萧手中。举重若轻的境界云萧早已达到,而这一刻,云萧的手上并未用上丝毫的力量,举重若轻,已经升华到了举重若无的地步!
  随着云萧右手每次轻轻一拨,玄铁重剑在空中随意舞动,或攻,或守,不断与大雕交锋。
  大雕的爪子、鸟嘴,坚硬无比,每次与玄铁重剑碰撞,都能发出类似金属撞击的声音。周围山林里的鸟兽被惊的纷纷逃走或者飞起。
  大雕精力旺盛,与云萧拆了数百招也不见疲惫,反而是越打越兴奋,力道越来越沉。云萧心里苦笑,这雕居然在与自己的交手过程中,变得越来越强了!
  又过了百招,云萧一剑将大雕震开后,见其还要攻上来,连忙伸手阻止道,“打了这么久,咱们先歇一歇如何?”
  这一停顿,大雕也终于感觉到身体的疲惫。似乎同意了云萧的提议,走到一边休息。
  云萧从储物空间中拿出许多好酒好菜,一人一雕在这剑冢面前大吃大喝起来。对于云萧这种变戏法一样变出酒菜,大雕的鸟脑袋怎么想也想不通。(未完待续)
  
第四十九章 下落
  
  不同于小落那一喝就醉的酒量,大雕的酒量极高,云萧猜测,指不定以前独孤求败就经常给它喝酒。
  剑冢位于高处,放眼望去,树林郁郁葱葱,一片清幽雅静,让人心旷神怡。
  酒喝多了,心情也变得舒畅。云萧看向三柄剑,忽然起了恶作剧的心思。将三柄剑放到一旁,云萧掀起石板,露出了下面的山石。
  云萧心道,如果真有人能像杨过一样找到此处,想来看到这剑冢后,一定会忍不住掀开青石板,找一找附近有没有剑谱之类的东西留下。
  对准下方的山石,云萧接连数掌拍下,正是当年在终南山施展的那门化石掌,山石中间空白的一处被云萧全部软化。
  云萧以手指在上面书写起来。开篇道,“少年,掀开青石板,看到下面这些字,是不是非常激动。没错,恭喜你,奇遇了,如今正有一套绝世剑法摆在你的面前,只需要……”洋洋洒洒,一共三千余字!
  完工后,云萧拍了拍手,心中得意道,“如果有人看到这后面的剑法,不知是否会吐血!我可没有说谎,能不能把握住机缘,就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喜欢狗屎运的家伙,很抱歉,我不喜欢,你们还是干脆去踩狗屎吧。”
  云萧将青石板盖到自己所写字的上面,在最下方,又稍稍露出了几个字的痕迹,就好像在提醒别人!
  大雕在一旁看着云萧做这一切。很是不解,云萧对其笑道,“独孤前辈居然什么也没留下。岂不让后人觉得可惜。这个遗憾,就由我来替他弥补!”
  大雕“呱呱”叫了几声,仿佛又在吐槽。
  人与动物很容易成为朋友,只要你诚心以待。
  云萧和大雕已经成为了朋友。朋友之间,不会再勉强对方打架。酒喝完了,两人的架也不用再打了。
  云萧带着大雕从剑冢上跳了下来,一人一雕回到了先前的洞岤。云萧已经准备离开,继续去寻找小落与黄蓉。临走前,云萧忽然道,“雕兄,你独居深谷。岂不寂寞无聊,愿不愿意和云某一起离开,到江湖上去耍一耍,也可扬一扬你神雕的威名?”
  大雕有些意动,不过看了眼独孤求败的坟冢,它又摇了摇头。动物很重感情,尤其是通人性的动物。它想一直留下来,陪着独孤。
  云萧心里感动,能感动他的从来只有弥足珍贵的感情。云萧道。“既然你不愿意,我也不强求。对了,我有一个小兄弟。和你一样,也是一头雕,可惜最近失踪了,等我找到它,一定让它到你这来拜访,到时候。便请雕兄指点它一二。”
  大雕“咕咕”叫了叫,翅膀拍了拍胸脯。仿佛在说,没问题。大雕对小落而言,就相当于是一位同族长者,云萧相信,小落一定能从它的身上,学到很多东西,那些都是自己教不了的东西。
  从山谷中出来后,云萧回到了襄阳城。客栈的掌柜看到云萧回来,连忙上前道,“云公子,有人留下了一封信,指名要交给你。”
  说完,掌柜将一个信封递给云萧,封口处是一个完好无损的桃花带剑印记。云萧接过信封,回到房间后将之打开,取出了里面的信,将信看完,云萧脸上半喜半忧。
  好消息便是自己虽然无功而返,但另外几个师兄,已经找到了那两个小家伙。黄蓉还好,原来就在丐帮,意识到自己被丐帮耍了,云萧不以为意,想来肯定是黄蓉的主意,如今这丫头已经被领了回去,自己不需要再担心。
  坏消息则是小落惹出了大麻烦。铁掌帮,是江湖上仅次于丐帮的第二大帮派,其帮主裘千仞名声不小,武功也是极高,不比五绝差多少,江湖人称铁掌水上漂。
  小落这头傻鸟,半个多月前,不知怎的,居然大闹了铁掌峰,貌似还把人家的禁地给霸占了,当起了自己的巢岤。
  云萧看到这段消息,顿时脸色气的铁青,心下已经决定,等抓回了这小家伙后,一定要狠狠教训它一番。
  陆乘风通知云萧尽快赶去,小落似乎打伤了铁掌帮不少人,去晚了,指不定会闹出更大的风波。
  云萧连夜赶路,三日后终于到了泸溪。陆乘风与冯默风已经在此等候多时。
  见到两位师兄,云萧连忙问道,“情况怎么样了?”
  陆乘风道,“先前,我们二人以桃花岛的名义前去拜山,铁掌帮得知我们的身份后,倒也以礼相待。但当我们告知是为了小落而来后,他们立刻就翻脸了。”
  云萧道,“你们已经跟铁掌帮交过手了?”
  陆乘风点了点头,同时拉开衣服,露出了胸口的一道掌印。
  云萧脸色一寒,“你被裘千仞打伤了?”
  陆乘风苦涩道,“我与冯师弟二人联手,也不是他的对手。如果不是看在师父的面子上,对方恐怕也不会留我们一命。”
  冯默风气愤道,“那个老混蛋,分明是想向我们桃花岛示威,陆师兄受了他这一掌后,虽说不死,却也伤重难愈。”
  云萧冷声道,“看来这老混蛋是不想活了。我还正头疼小落的事情怎么处理呢?他们既然找死,那我也不需要跟他们客气。”
  陆乘风听到云萧动了杀机,连忙阻止道,“不可。铁掌帮上任帮主上官剑南是一条好汉,在他的带领下,铁掌帮行侠仗义,为大宋做了不少好事。再说,此事因小落而起,我们理亏在先。”
  桃花岛一脉虽然都是邪道,但邪与恶的区别就在于邪中有正。无论黄药师还是他的几个徒弟,其实都有一颗为国为民之心,只是看透了朝廷的昏庸无道,大失所望罢了。
  铁掌帮在上官剑南的带领下,曾致力于抗金,对于这一点,陆乘风很是佩服。他希望云萧能手下留情,虽然上官剑南已经不在,但铁掌帮如今在江湖上的名声,还是不错的。
  如今虽然不错,但日后可就未必了。云萧冷笑道,“明日我便上铁掌峰,看在师兄的面子上,铁掌帮其他人我可以放过。至于裘千仞,我倒要试试,他的铁掌有几分能耐!”(未完待续)
  
第五十章 铁掌帮
  
  陆乘风中了裘千仞的铁掌,伤重难愈,为了治好他的伤,云萧将中的疗伤篇传给了他,同时以一阳指助了他一臂之力。陆乘风最终因祸得福,不仅伤势好了,功力也更上了一层楼。
  虽然掌伤已经无大碍,但还是需要修养,云萧让冯默风先送陆乘风回去,自己则独自一人上了铁掌峰。
  铁掌峰,此地并不是叫这个名字,只是因为上面有个铁掌帮,江湖中才会有这个称呼。本地人叫这座山为猴爪山,
  猴爪山共有五个山峰,就像猴儿的手掌,五座山峰排列得和五根手指一模一样,中间的最高,两旁顺次矮下来。这还不奇,最奇的是每座山峰又分三截,就如手指的指节一般。
  云萧觉得,叫它五指山更适合。出自明朝,如今还没有五指山这个典故,或许日后西游记中的那一段也是因此地而来。
  从陆乘风口中得知,铁掌峰位于中峰。云萧来到山脚下,以轻功登山。山路蜿蜒曲折,盘旋往复,各处要道,都有铁掌帮弟子把守,云萧从他们头顶掠过。
  没过多久,云萧便来到了铁掌帮的总堂。抓了一名铁掌帮弟子,云萧从其口中问出了裘千仞的所在。
  穿过几个院子,云萧来到铁掌帮总堂的后方,后方是一片松林,在松林的深处,有一座五开间的石屋,这就是裘千仞的练功房。
  此时。室内正有一只大炉中燃烧着洪炭,里面煮着热气腾腾的一锅东西。锅的旁边有两个黑衣小童,一个负责拉风箱。一个负责翻炒锅里的东西。锅里不时传出沙沙沙的声音,原来里面炒的乃是铁砂。
  一个身披黄褐色短衫的老头正闭目盘膝坐在锅前,忽然睁开眼,对着锅中升腾的热气缓吐深吸。他呼吸了一阵后,他的头上冒出腾腾热气,随即高举双手,十根手指上也微有热气袅袅而上。
  忽地老头站起身来。双手猛插入锅中。那拉风箱的小童本已满头大汗,此时更是全力拉扯。老头忍热让双掌在铁沙中熬炼。隔了好一刻,这才拔掌,回手拍的一声,击向悬在半空的一只小布袋。这一掌打得声音甚响。可是那布袋竟然纹丝不动,殊无半点摇晃。
  云萧看到这一幕,不禁赞叹,好掌法。这一掌,声音响亮,说明掌力很强。布袋纹丝不动,说明掌力凝而不散。
  铁掌峰上,能练成如此掌法的,绝对没有第二人。即使不认识,云萧也能猜到,对方便是裘千仞。真正让云萧肯定的是这一掌和打伤陆乘风的是同一掌。
  忽然。裘千仞喝道,“什么人,出来!”
  云萧诧异,这裘千仞难道有能耐发现自己?片刻后,云萧笑了。一名绿衣少女从东厢走了出来。
  看到少女,裘千仞皱眉道。“妹妹,我不是说过吗。练功时,谁都不能来打扰我。”
  这名少女便是裘千仞的妹妹,裘千尺。
  裘千尺走到裘千仞身边,赞道,“二哥的铁掌功越来越厉害了。”
  裘千仞冷哼一声,他有一个双胞胎哥哥和一个妹妹,哥哥整天游手好闲,从来都不认真练功,却经常靠着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到处招摇撞骗。妹妹虽然肯练功,但更是个大麻烦,经常给他惹事。
  裘千仞道,“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裘千尺道,“二哥,禁地的那只大雕你准备怎么对付?”
  云萧听到二人提起大雕,猜测指的便是小落,立刻竖起了耳朵倾听。
  裘千仞道,“那只雕很麻烦,杀又杀不得。”
  裘千尺不解道,“为什么?当日它打伤我们那么多兄弟,难道不应该把它杀了报仇!”
  裘千仞不屑的看了自己妹妹一眼道,“杀了?你杀的了吗?”
  裘千尺不服道,“不过就是一只畜生,有什么杀不了的。”
  裘千仞道,“那只雕不是普通的雕,且不说它本身就很强,它的身后,必然还有一名高手。为兄忌惮的便是那人。”
  裘千尺道,“高手?一只雕而已,它背后能有什么高手?”
  裘千仞道,“那头雕会武功,你难道以为它无师自通?”
  裘千尺惊道,“不是吧,什么人居然能教一头雕武功?”
  裘千仞道,“为兄猜测,当世恐怕只有一人能做到这一点。东邪黄药师!你还记得前几日闯上山来的那两人吗?他们便是黄药师的徒弟!”
  裘千尺不屑道,“那两个家伙不是已经被二哥给打跑了吗?我看黄药师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裘千仞摇头道,“不可小瞧他。当年华山论剑,为兄没有前去,便是因为没有必胜的把握。”
  裘千尺道,“可是最后天下第一也不是他黄药师啊。”
  裘千仞道,“五绝之中,论武功,最高的自然是中神通王重阳,但论聪明才智,当属黄药师第一。此人才是五绝之中最难对付的一个。而且,恐怕天底下也只有他才能养出这样的雕。这雕简直就是个怪物。”
  裘千尺点头道,“不错,居然还会说人话。嘿嘿,不过也挺好玩的。大哥,既然杀不得,你打算怎么办?”
  裘千仞道,“如果能将其收服就好了。”
  裘千尺双眼一亮道,“不如交给小妹怎么样?小妹早就想驯养一只猛禽,想来没有比这只大雕更合适的了。”
  裘千仞上下打量了裘千尺一眼,摇头道,“不行,太危险了,如果一不小心,惹得那只雕发狂,你能挡住?”
  裘千尺拍了拍胸脯道,“不过是一头畜生,我们铁掌帮看得起它,是它的福分。而且是它主动飞到我们铁掌峰的。”
  裘千仞听到自己妹妹坚持,沉吟了片刻后道,“你想试一试也可以,不过,还有一个问题,它如今正躲在禁地,我们铁掌帮弟子一概不得进入的。”
  裘千尺笑道,“我是女子,并不算铁掌帮的弟子。再说了,这规矩不过是上一任帮主定下的,二哥如今你才是帮主,这条帮规,你随时都可以改了。”
  裘千仞觉得妹妹说的有理,点了点头,最后道,“你自己上去,切莫让别人知道,此事我可以装作不知,老家伙定下的规矩,如果现在就改,恐怕帮中很多人都不会同意。”
  对于自己二哥顾虑这顾虑那的很是不屑,不过表面上裘千尺还是一脸恭敬。告退后,裘千尺立刻让人准备东西,她要偷偷去见那只大雕。
  有裘千尺带路,云萧决定先找到小落,之后再跟铁掌帮算账!(未完待续)
  
第五十一章 骗子
  
  半个多月前,小落被洪七公骗的喝酒,喝的醉醺醺的,之后发酒疯似的飞走了。飞到铁掌峰附近,看到一个成手掌一样的山峰,很是好奇飞了上来。
  当时正是夜晚,小落看到山峰上有火光,直接冲火光处而去,因为速度太快,撞塌了房屋。
  正在房间里的铁掌帮弟子遭了无妄之灾,小落被铁掌帮的人团团围住,再度发起了酒疯,翅膀狂扇,整个铁掌帮一片混乱。
  借着灯光,铁掌帮弟子看清了小落是一只大雕,更听到了小落开口说话,顿时吓的半死,铁掌帮的人直接将小落当成了妖怪。
  铁掌帮帮主裘千仞亲自出手,却根本奈何不了小落,没有伤到其分毫,反而是周围越来越多的铁掌帮弟子被他们的交手波及,伤残无数。
  裘千仞虽然伤不了小落,但那铁掌打在小落身上,还是让它连连吃痛,越痛越疯狂,当晚小落狠狠的大闹了一场,整个铁掌帮被它毁去近半。
  似乎还不解气,小落闹完后不走了,直接霸占了铁掌峰的峰顶。铁掌峰峰顶有一处山洞,洞口堆砌似玉石,修建的整整齐齐,刚好可以给它当鸟巢,尤其看到铁掌帮的人不敢上来,它更是得意洋洋。
  事实上,这处洞岤乃是铁掌帮的禁地,也是铁掌帮历代帮主的埋骨之所,帮主临终前自行上峰等死,帮中有一条帮规。任何人上了这禁地,都不能活着出来。如果帮主死在外面,则由一名弟子背着帮主上去。然后自刎殉葬。铁掌帮的人不敢上来,主要原因倒不是害怕小落,而是这条规矩他们谁也不敢破掉。
  因为铁掌峰每代帮主临死前,必然会带着他们生平最喜爱的宝刀宝剑、古玩珍物上峰,如今里面的宝物极多。
  小落对亮晶晶的东西很是情有独钟,云萧曾怀疑这家伙难道是传说中西方巨龙的亲戚,简直就是个贪财鸟。见峰顶有如此多的宝物。小落更是舍不得离开了,尤其它觉得自己反正无家可归了。这里也不错。
  云萧跟着裘千尺上了山顶,山顶洞岤里传出了谈话的声音,裘千尺听到有人,立刻躲了起来。
  裘千尺心道。“奇怪,这里是禁地,怎么会有其他人上来?这声音听起来好耳熟!”
  谈话的声音听起来像两个人,其中一个是童音,云萧听出,绝对是小落,顿时心里冒火,这小家伙难道已经乐不思蜀了。
  山洞里,一只雪白的大雕正趴在一堆宝物上面。它的身前是一个老头。
  老头喋喋不休道,“雕爷,只要咱们俩联手。到哪去,不都是吃香的喝辣的。”
  小落道,“你真烦,我都说了没兴趣,你还天天来,信不信我吃了你!”
  老头头上微微出汗。事实上,他上这禁地。可谓是冒着生命危险,他不是别人,正是铁掌帮帮主裘千仞的亲哥哥,裘千丈。
  裘千丈私自上禁地,按照帮规,决不允许活着下去,他也是偷跑上来的,至于为何要冒着生命危险上来,目的有两个。
  其一是为了这山洞里的无数珍宝,可惜珍宝已经被一只恶鸟全部霸占,据为己有了,他只有眼馋的份。其二则是为了小落。裘千丈武功不行,偏偏会一些奇滛巧计,而且和裘千仞乃是双胞胎,经常顶着裘千仞的名头,到处招摇撞骗。
  见过裘千仞的人都以为他是真的,再加上他那一手把戏,裘千仞在江湖上偌大的名头其中倒有很大一部分是裘千丈帮忙吹出来的。
  不过裘千仞始终是裘千仞,裘千丈也想能凭着自己的本事扬名立万,不再借用弟弟的名字,但他的武功不行,见到小落大闹铁掌帮,那实力简直能以一敌万,比他弟弟还要厉害,裘千丈极为心动。
  如果能骗这头大雕跟着自己,那么打架也不用自己出手了,扮高人也更可以得心应手。这头雕可是会说话的,就算说自己是神仙,别人恐怕也会相信。
  裘千丈道,“雕爷息怒,刘备三顾茅庐,才请到诸葛亮出山,我可是几乎天天都过来的,你看,我多么有诚意。”
  小落正把玩着手里的一柄宝剑,听到裘千丈的话,不屑道,“那你直接去请那个什么诸葛亮算了,找我干嘛?”
  裘千丈顿时一头黑线。死人我到哪去请,再说,诸葛亮有那么好骗吗。
  这时山洞外的裘千尺终于听出这人是谁了,原来是自己的亲大哥,顿时又气又怒,好你个大哥,居然敢违背帮规,还上来和我抢东西。
  没过多久,裘千丈一脸丧气的从山洞里走了出来,不过很快他就对自己扬了扬手,仿佛在给自己打气,同时自言自语道,“我绝不会放弃,一定会再来的。”
  “好哇,你居然还敢来!”裘千丈的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女子气愤的声音,同时还夹杂着捏拳头的声音。裘千丈吓了一大跳,连忙回头,看到是自己的妹妹,拍了拍胸口,终于松了一口气。
  裘千丈道,“妹妹,你想吓死大哥啊。”
  裘千尺冷笑道,“你这么大的胆子,都敢私自上来禁地,又怎会被吓死?”
  裘千丈连忙捂住裘千尺的嘴,低声道,“你小声点,别让人听见。”
  “呜呜!”被裘千丈捂住了嘴,裘千尺很不舒服,忽然小虎牙露出,狠狠的咬了裘千丈的手一口,裘千丈吃痛,连忙松手。
  裘千尺道,“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大哥,你可真窝囊。”
  裘千丈被自己的弟弟妹妹嘲笑惯了,也不以为意。事实上,兄妹三人的感情还是不错的,他只当这是调侃,裘千丈道,“别说我了,你怎么跑上来了,还带了这些东西?”
  裘千尺道,“你来干什么,我也来干什么。”
  听到裘千尺的目的和自己一样,裘千丈顿时急了,气急败坏道,“妹妹,你可不能和大哥抢。”
  裘千尺一脸嘲讽道,“自古以来都应该是大哥将东西让给弟弟妹妹,你倒好,居然有脸叫我让给你?”
  裘千丈道,“大哥的情况你又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