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武侠世界里的空间能力者〗第73部分

喝酒都能喝出苍蝇来。
  “那是当然,你不知道青城派的那群乌龟有多好玩!”云萧一边喝酒,一边和令狐冲讲青城派的人怎么倒霉。
  “还是师娘了解你,这种事情让你去最合适!”令狐冲这么一说,云萧微微一怔,华山上下自己和令狐冲二人与其他弟子不同,宁中则和岳不群都把他们当作半子,只因自己二人年幼入门,那时华山还没几人,师父师娘的心血都花在他们身上。论武功,他和令狐冲二人远超其他师兄弟。十招华山剑法,两人几乎都是一年就学全了,虽然后面还需要认真修炼,但要知道,有些弟子入门几年了才得传一招半式。
  等云萧回过神时,酒已经被令狐冲喝完了。兄弟二人聊了半天,最后云萧回房倒头就睡。第二天准备下山,岳灵珊再次来袭。
  “师父师娘同意你下山了?”云萧问道。岳灵珊和自己年龄相当,也是时候下山历练,昨晚她痴缠父母一夜最后二老终于点头答应。“我们去哪?”岳灵珊行礼打包,云萧也一样,虽然有储物空间,但还是要做做样子。“去福建福州城!”青城派要去找福威镖局的麻烦,云萧知道结果,但还是想要去看一看。**灿烂,和风熏柳,云萧和岳灵珊二人来到福州城,路上云萧已经将事情大致经过告诉岳灵珊,知道青城派可能要和福威镖局大打出手,岳灵珊很是兴奋,仿佛即将去看一场大戏。
  二人先去福威镖局踩点。福威镖局位于福州城西门大街,宅邸无比豪华,两丈长的旗杆左右树立在门口,右旗绣有雄狮,左旗是镖局的名字,朱漆大门,牌匾四个金漆大字,“福威镖局”,门口八个精壮大汉,威风凛凛。
  岳灵珊看了一眼,说道,“师兄,这福威镖局看起来倒是很威风,那个林震南武功怎么样?”
  “草包!”云萧心里回答道,嘴上却说,“我们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云萧和岳灵珊两人来到大宅西边的墙下,这里没人看到,一招金雁横空跃了上去,岳灵珊也跟着跳上,两人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呆着,刚好能看到一片广场,上面有几个大汉在练功,岳灵珊看了几遍觉得无趣,“都是些普通人啊,没一个人有真功夫!”
  “这些都是普通镖师,师父让我们看看林震南的武功,不过看服装没一个人是。”云萧说道,心里清楚,福威镖局根本就没高手,不过自己也要来做做样子,至少回去后岳灵珊肯定会告诉岳不群。
  看了一会儿,云萧觉得差不多了,于是决定离开,岳灵珊低声道,“林震南还没看到呢!”“青城派的人既然要来,肯定会和福威镖局的人交手,到时候还怕看不到?”岳灵珊觉得在理,自己也不想一直偷偷摸摸的呆在房顶,于是二人纵身离开。
  一连数日,两人就在福州城游玩,同时也时刻注意福威镖局的动向。三天后中午,福威镖局冲出五匹马,马蹄声在青石板大街上很是惹人注意,云萧和岳灵珊也注意到了,为首的是个少年,鲜衣怒马,云萧认出他就是林平之,于是提醒岳灵珊跟上。出了城门后,两人运起轻功跟上五人,原来是出来打猎。二人在不远处的山坡上看着五人。
  “林平之的箭法真差劲。”岳灵珊看到林平之连续几箭射偏,顿时说道。“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富家公子哥。”云萧突然说道,停顿了下,又问道,“你觉得他怎么样?”
  “这小子武功差劲的很,还自以为了不起。”一路上二人总听到那些镖师吹嘘林平之的武功,林平之还自鸣得意。事实上即使是那些镖师的一些庄稼把式也能打赢林平之,只不过念起身份,总是让着他,恭维他,林平之却还不自知。云萧有些神色复杂,岳灵珊的后半生绝不能再毁在林平之手上。
  天很快就要黑了,五人出了树林,云萧和岳灵珊躲了起来,结果他们没有回城,而是向北,来到一家酒肆。
  没有岳灵珊假扮的丑姑娘,酒肆只有一个普通的老头,林平之五人很是熟悉,坐下喝酒吃肉,没过多久又进去两个四川人,云萧却是认得,余人彦和贾人达,于是对着岳灵珊说道,“快看,好戏要开始了,那两人是青城派的,我见过!”
  林平之长的眉清目秀,非常俊美,乍一看,比一些女人还漂亮,余人彦和贾人达似乎也懂什么叫秀色可餐,喝酒的时候调笑起林平之的长相。云萧听到了,故意对岳灵珊说道,“你看林平之长的居然比你还漂亮,都有男人看上了!”
  “我呸!他是男人长的居然那么娘,别拿来恶心我!”没有了冲冠一怒为红颜,岳灵珊对林平之好感已经降到负数。
  
第十七章 无情江湖人有情
  
  林平之听到余人彦的一句“兔儿爷”,终于忍不住。抓起桌上一个酒壶砸向余人彦,双方动起手来。
  几个镖师对上贾人达,可惜福威镖局的人还是被打的惨不忍睹。另一边,林平之对上余人彦,两人都是武功平平,不过余人彦要强上三分,虽然被林平之打中几招,最后还是将他擒住,按住了林平之的后颈让他给自己磕头。
  岳灵珊看到后,想要出手,却被云萧一把拦住,“别多管闲事!青城派和福威镖局迟早要对上,这只不过是开始。”
  来的时候,岳不群也曾告诫过岳灵珊不准插手,她犹豫了下,最后没有出手。云萧心里清楚,无论是否阻止,青城派都会灭福威镖局满门。云萧亲眼见到了真正的江湖。
  一言不合,拔刀相向,这就是江湖。江湖无情,看待江湖事就必须保持无情的心态,如果事事都去管,自己很快就会仇家遍地。快意恩仇指的是自己有关的事,至于行侠仗义,云萧可是知道后面谁死谁活。
  如同云萧知道的,余人彦要林平之磕头,林平之双手乱抓,无意间抓到自己腿上的匕首,不假思索,使劲一拔向前刺去,正中余人彦小腹。
  余人彦死了,贾人达逃了,林平之就像酒后驾驶的司机,撞死了人仓皇逃走,几个镖师打点现场,并且给店家封口费。云萧和岳灵珊走了出来,云萧看向福州城说道,“灵珊,今晚恐怕正戏要开始了!”贾人达逃了,余沧海就在福州城附近,肯定会立刻去禀报。
  云萧意识到今晚肯定会有大事发生,于是和岳灵珊两人夜探福威镖局。林震南还不知道自己儿子杀了人,与其吹嘘自己怎么将福威镖局壮大,自家的家传武学如何了得。云萧听到后心中不屑,典型的商人嘴脸,却还把自己当成江湖大佬。很快青城派动手了,第一个被发现的死者是白二,林震南不以为意。之后云萧又听到父子二人的对话。林平之道:“咱们十省镖局中一众英雄好汉聚在一起,难道还敌不过甚么少林、武当、峨嵋、青城和五岳剑派么?”
  林震南笑道:“孩子,你这句话跟爹爹说说,自然不要紧,倘若在外面一说,传进了旁人耳中,立时便惹上麻烦。咱们十处镖局,八十四位镖头各有各的玩艺儿,聚在一起,自然不会输给了人。”
  听到这二人的对话,房梁上的岳灵珊差点笑出来,“这两人真不知天高地厚,我们五岳剑派只需几个弟子,就能放倒他们所有人了!”
  云萧想起一句话,“无知是一种幸福!”说的大概就是这种人。
  很快,镖局里又陆续死了几个人,云萧和岳灵珊偷偷去看了尸体,“云师兄,你知道这是什么武功吗?”
  “摧心掌!”云萧说道,“余沧海居然亲自出手了。”江湖中人提起摧心掌就会想到余沧海,然而这门武功最早却不是青城派的,云萧知道,这是九阴真经上的武功,心里突然想道,“难道是从峨眉流传出去的?九阴真经自己知道最后一次现世就在倚天剑和屠龙刀之中,辗转落到峨眉掌门周芷若手里,峨眉山就在青城山附近。”
  “余沧海好不要脸,居然对一个普通人下如此重手!”岳灵珊骂道,江湖中人忌讳对普通人下手,青城派表面上还是名门正派,掌门居然做这样的勾当。
  “恐怕更下作的还在后面呢!”云萧说道,
  很快岳灵珊就知道云萧说的是什么了。福威镖局连死数十人,从镖师到下人都有。门口出现一行字,“出门十步者死!”江湖规矩,车夫,挑出,轿夫,一概不杀,青城派却全然不顾,这完全是要灭人满门的节奏。
  镖局留下的人死,逃跑的人也死,死者中有一人,胸膛被剖开,林震南看到一颗心脏被震成九瓣,认出是摧心掌,终于明白福威镖局不是对手,最后遣散众人,自己也带着妻儿假扮镖师混入人群逃跑。他们虽然要去洛阳,但却先向相反的方向逃走。半日后,到一家小饭店打尖,结果没过多久,饭店的人也死了。
  贾人达,于人豪和方人智出现,二人都是青城派弟子,林震南夫妇很快就被擒住,只剩下林平之一人,眼见也要被擒,一道人影出现。
  青城派的所作所为,岳灵珊都看在眼里,福威镖局和他们有仇,而且余沧海也在,自己想救也有心无力。看福威镖局被灭满门她忍了,然而这饭店的老板却是完全无辜的,他们也随意就杀,对林家三人更是完全不放过,岳灵珊终于忍不下去了。只是纵然岳灵珊剑法大有长进,也还做不到以一敌二,更何况对面三人。
  于人豪三人将岳灵珊团团围住,看到是个美貌女子,顿时满口污言秽语,出招也变得下流,岳灵珊恼怒万分,却只能招架格挡,情急之下大声喊道,“云师兄你再不出手,回去我就告诉爹娘还有大师兄,你欺负我!”“谁说我没出手!”岳灵珊只觉身边一阵风吹过,整个人身体一轻,已经离开了包围,而那三人却还呆立原地、
  出手的自然是云萧,于人豪三人不是吓得呆若木鸡,而是被点岤了。松开岳灵珊,云萧走到其身前,连续两指弹向她额头,“欺负你是吧!告我的状是吧!”
  “啊!”岳灵珊一阵吃痛,顿时捂住额头。林平之走到父母身边,却发现他们怎么也动不了。
  “他们被点岤了!”云萧说道,同时伸手解开林震南夫妇的岤道。“多谢少侠出手相救!”林震南向云萧道谢,云萧没有在意。在福州城的时候,他发现余沧海几乎将弟子都带来了,上百号人,福威镖局谁也救不了,顺手之事他愿意做,但与青城派死磕那就不值了。这次为什么出手,余沧海不在,几条杂鱼他能随手料理,而且自己也动了恻隐之心,江湖无**有情。
  林平之看向岳灵珊,父母道谢时没有注意到她,然而她却救了自己,于是赶忙上前,学着父亲的样子说道,“多谢女侠出手相救!”岳灵珊听到后扑哧一笑,“女侠”二字还是第一次听外人提起,顿时整个人非常开心。轮到处理青城派三人了,此时三人动弹不得,还被云萧点了哑岤,不过看到云萧后,那表情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心里同时想到,“怎么又遇到这瘟神了!”
  岳灵珊一脚狠狠的踢向三人,同时恶狠狠的说道,“敢惹本女侠,不要命啦!”又连续踢了几脚,发现对方没反应,踢了也不爽,于是伸手解了三人的哑岤,立刻听到三人求饶,“姑奶奶,饶命啊!”
  
第十八章 衰神令狐冲
  
  “住手,忘记师父的交代了?”云萧拦住岳灵珊,他不想让这三人死在自己或岳灵珊手上。
  “谢谢云爷爷!”听到云萧为他们求情,于人豪三人道谢。然而云萧的话很快一转,“林总镖头,这三人你们随意处置。我们二人还有要事。”接着转头看向岳灵珊,“灵珊,我们还要赶去衡山,不要担搁了!”
  虽然救了林震南一家,但云萧不想过多交谈,以免被看出端倪。于人豪三人的岤道没解。云萧已经给他们判了死刑。
  看到云萧要走,林平之突然问了句,“不知恩公高姓大名?”“你如果日后能再见到我,就知道了。”留下一句话,云萧带着岳灵珊立刻飘然离开。林震南虽然奇怪云萧怎么认识自己,不过眼前却有三个生死仇敌要料理,福威镖局满门被灭,这仇恨有多深,不用多说,于人豪三人很快成为了剑下亡魂。
  林震南三人担心还有追兵,于是顺着云萧二人离去的方向逃跑,或许寄希望如果遇到危险,他们能再出手相助,然而却不知道余沧海也正赶往衡山。
  云萧之所以要去衡山,是因为最近刚听到消息,衡山派刘正风金盆洗手,看热闹自然是不必说了,各大门派掌门也会过去,到时候自然会见到华山派众人。
  当二人赶到衡山时,华山众人还未到,于是找了家店住下。云萧独自一人逛了逛衡山城。走到一荷塘边时,看到一位尼姑躺在地上,看衣着可能是北岳恒山的弟子,走上前去将她唤醒。
  “小师傅,你怎么躺在这里?”云萧将尼姑唤醒,等其抬头后才发现,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尼姑,清秀绝俗,容色照人。听到她自称仪琳时,云萧大吃一惊,连忙问道,“你是不是北岳恒山的师妹?”
  “你是?”云萧从不穿门派校服,听到他称自己师妹,仪琳却不知道他是华山弟子。云萧自我介绍后,仪琳将令狐冲的事情说了出来,想到伤心处又梨花带雨的哭起来。
  听到令狐冲挂了,云萧吓一大跳,不过仔细一想,仪琳带着令狐冲尸体走到这,以为他死了于是伤心昏倒,可是现在尸体没了,恐怕是被人救走,于是说道,“我师兄应该没死,尸体不会自己消失,肯定被人救走了,如果要劫财劫色,师妹这样的美人对方怎么会放过?”
  仪琳没在意后面半句的打趣,只听到令狐冲被救走了,“对,一定是这样!”仪琳伤心了一夜,骤然听到希望终于破涕为笑。云萧决定去找令狐冲,大致猜出了对方可能会带他去哪,然而仪琳也要跟过去。
  无论云萧怎么说,她都坚持要求,云萧忍不住破口大骂,仪琳又哭起来。软妹子云萧也喜欢,但软到仪琳这程度,云萧就受不了。最后终于想了个理由,对仪琳说道,“你师傅她们也快到衡山了,先去将事情告诉她们,请她们也帮忙查找不是更快!”仪琳想了想自己一个人找确实很慢,于是同意了。
  云萧心里暗骂令狐冲,他居然又被田伯光砍了,真没出息。这次却不怪令狐冲。令狐冲来衡山的路上,遇到仪琳被田伯光抓住,出手相救。
  令狐冲挡住田伯光,让仪琳先跑,软妹子不愿意自己独自逃跑。令狐冲废了百般唇舌才将软妹子说服,仪琳逃跑后,令狐冲专心对付田伯光。和原著不同,令狐冲不再是同辈中无人能及,每年师门大比,虽然都是和云萧打成平手,但他心里清楚,云萧是为了给他颜面,故意手下留情。感激兄弟的同时,自己也更加用功。平时令狐冲经常和云萧对招,云萧的剑法奇快无比,完全不亚于田伯光的刀法,两两相加,令狐冲和田伯光打成了平手。田伯光是滛贼,对男人没兴趣,见拿不下令狐冲,就用轻功甩开他,去追仪琳了。结果仪琳又犯糊涂了,走了很远,担心令狐冲的安危,居然绕了回去,正好被田伯光逮到,最后又来到回雁楼。
  田伯光带着一个尼姑在酒楼喝酒吃肉,很是惹人注意,令狐冲很快找了上来。看到周围都是人,令狐冲没有直接动手,坐到田伯光的那一桌,看到有酒,顿时眼前一亮。人要救,酒也要喝。
  田伯光佩服令狐冲剑法,此时见他居然没有直接动手,而且也不介意和自己同桌畅饮,很是佩服,两人一起对饮,顺便聊起尼姑的话题,一见尼姑,逢赌必输。
  不巧的是,酒楼旁边坐了两个泰山派的道士,天松道长和他的师侄迟百城。迟百城听到田伯光的名字,立刻热血沸腾,要杀了这滛贼为民除害,结果被田伯光一刀秒杀。
  天松道长看到师侄被杀,立刻出手,连攻三十多剑,结果田伯光坐着就全部接下了。令狐冲出手帮忙,天松却停手了,理由很白痴,“你和这个滛贼称兄道弟,肯定不是好东西,我天松羞与你联手。”
  田伯光讥笑令狐冲,却突然一刀砍向天松道长,天松重伤,田伯光正要再补一刀时,被令狐冲挡住,天松跑了,令狐冲却受了伤,正面打已不是田伯光的对手,于是提出坐斗,使计赢了田伯光。田伯光见令狐冲斗智斗力都不输自己,自己碍于面子,终于放人。
  倒霉的事情还没结束,田伯光走了,青城派的几个人又上来了。两个青城派的弟子看到仪琳貌美,又去**,令狐冲再次出手,用计杀了一个,被跑了一个,自己先前已经重伤,这次更是伤上加伤,只剩一口气了,肚子几乎被人一剑贯穿,难怪仪琳都当他死了。云萧为令狐冲默哀,本身已经是个衰神,还遇到仪琳这颗灾星。衰神光环立刻升到满级。救走令狐冲的人是谁,仪琳不知道,云萧却猜到了,魔教长老曲洋,养伤的地方也很坑爹,群玉院。云萧不让仪琳跟着,就是因为那里是衡山城首屈一指的**。
  因为要去**,云萧不能回去找岳灵珊帮忙,只能自己独自前去,时间已经到了夜晚,正是群玉院营业的时候,有生以来云萧第一次进**。然而走到门口时,犯愁了,自己进去怎么找令狐冲?
  
第十九章 剑诀宝典
  
  “你这人想进又不敢进,算什么男人?”没等云萧想出办法,就听到一个女童的声音,云萧回头一看,女童十三四岁的模样,身穿翠绿衣衫,皮肤雪白,一张脸蛋清秀可爱。似乎是说自己。
  云萧无比的尴尬,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于是说道,“我想要找一人,他应该就在里面!”
  女童却不信,想要拆穿云萧的谎言,说道,“你要找谁,这里我熟!”
  云萧目瞪口呆的看着女童,一个小女孩说她对**很熟,你是韦小宝吗?
  看到云萧说不出话来,女童顿时得意,嘲笑道,“还说找人,分明就是想找借口,要自己进去。”“我找一重伤之人,听人说被抬到了这里面。”云萧没得解释,干脆说出实情。这种话常人是绝不相信的,受伤还来**,那人急着找死变色鬼吗。女童心里一惊,心道,“他说的莫非是令狐冲?是仇人还是朋友?”不过心里很快打定主意,带他去见爷爷,如果不是令狐冲的朋友,爷爷肯定饶不了他。
  “你要找的可是令狐冲?”女童既然要引他进去,说出了令狐冲的名字。
  云萧大喜握住女童的手,“他是我师兄,在哪快带我去找他!”
  女童甩开云萧的双手,揉了揉,云萧刚刚用力了有些痛。虽然不清楚云萧话的真假,女童还是带着云萧从后门绕了进去,过了一个天井,掀开东厢房的门帘走了进去。
  房内有二人,一老者,还有一女子,老者对女子很是恭敬,一直低着头。女子容貌极美,虽然身上穿着和云萧路上看到的风尘女子差不多,但气质决然不同,霸气凌人。云萧心里一惊,高手!两人都是高手,尤其是那女子,给了云萧强烈的危机感。“菲菲好久不见!”女子对着女童很是亲切的说道,女童却身体一抖,好似害怕。当女子看向云萧时,眼光不善,“这人是谁?”
  女童不敢撒谎,将云萧的话说了出来,女子顿时寒声道,“你们居然还救了一人,是什么身份?”
  “这”,老者支支吾吾不敢说,女子冷哼一声,仿佛一记重锤狠狠砸在老者心上,老者嘴角露出鲜血,连忙回答,“是华山派一个弟子,属下见他为了救人奋不顾身,是条真汉子,重伤后看他还有救,于是带了回来。”
  “这么说,你也是华山派的了?”女子听到华山二字,杀机大起,看向云萧的目光也越来越阴寒。
  云萧暗道不妙,这完全是进了狼窝,未等云萧想出回答,女子就出手了,快,无与伦比的快,云萧见过余沧海,岳不群出手,和这女子相比简直弱爆了。
  云萧立刻闪身退出门外,然而女子转瞬间就来到眼前,常人只看到一道红影。云萧嘴角微微上扬,华山身法映月朗星,整个人跃起,飞上高空。明月当空,两道人影月中穿梭,一前一后追逐,几个闪身,二人来到一片竹林,虫鸣之声随着二人到来立刻消失,四周一片寂静。
  云萧手上突然出现一柄剑,唰的一剑刺向女子,这一剑极快,然而云萧同时感到左侧传来一道细微的攻击,若非有空间感知,凭眼睛根本无法跟上。云萧头一偏,躲过攻击,同时自己的剑已经擦着对方的胸前而过。电光石火的一招后,两人没有继续出手。云萧手指擦过脸颊,有一道浅浅的伤痕,女子的衣服也被云萧划破。
  云萧的身体变得虚幻,一分为四,四道身影从不同的方位攻向女子,女子前后左右传出四下金属格挡之声,之后整个人消失不见。云萧的四道身影也跟着消散。
  竹林突然狂风大作,竹叶纷飞,月光被遮挡住,原本清晰可见的夜空顿时变的黑暗。女子冲天而起,真气凝丝,化作无数利针射向下方攻过来的云萧。
  利针的威力云萧刚刚领教过,每一道皆可分金裂石。云萧避无可避,身形却好似水面起了波纹,针线透体而出后又恢复平静。月光再次照射下来,两人分立于两棵青竹顶端。云萧的剑泛着寒光,上面出现孔洞。女子手上则是一枚绣花针。“你是谁?”云萧冷声问道。“你又是谁?”女子反问道。
  三年前,风清扬有意传云萧剑法,然而云萧剑术修为未到,于是引他去了五岳石刻。之后三年,风清扬暗中多次指点其剑法,最后独孤九剑也倾囊相授。
  如今云萧的实力有多强,他自己也不知道,因为还未遇到真正的对手。内功一道,他已经超越宁中则,不要小看这一点,宁中则虽然不如岳不群等江湖一流高手,但也相差不远。这一点岳不群也知道,但云萧的剑术修为如何却不清楚。
  此时的云萧如果要找个对照,明面上的实力已经媲美原著中练了独孤九剑后,内伤痊愈的令狐冲。
  独孤九剑没有固定的招式,虽然分为九式,但重意不重招,最后境界甚至已然无招。云萧至始至终施展的都是华山剑法。独孤九剑教你如何破题解题,讲的是剑术至理,而不是答案。
  练成独孤九剑之后,风清扬曾经评价云萧,“以你的内功修为,配合独孤九剑,天下能胜过你的人不过一掌之数。”这句话不是夸大,甚至有几分谦虚。
  独孤九剑越战越强,如果有高手喂招,实力增长将极快。风清扬亲自给云萧喂招,一年后已经不需要手下留情,眼前之人居然逼的自己使出空间底牌,实力足以媲美风清扬。云萧知道的当世高手之中,有资格和风清扬相提并论的只有一人。
  云萧回答对方的问题,同时怀疑其身份,“我叫云萧,你呢?”对方既然知道自己是华山弟子,说出来也无妨。
  “本座神功大成之后,本以为当世无敌,已改名东方胜,没想到今夜居然遇到你这样一个高手!”东方胜声音虽然是女子,威严却胜过世间任何人,同时内功造诣登峰造极,这一句话好似从四面八方传来。
  云萧听到这名字很是蛋疼,心里想道,“胜即不败,这货居然就是东方阿姨,这到底是哪个版本,如此犀利霸气!”
  “嘿嘿,既然不分胜负,我们不如就此作罢!”云萧打了个哈哈,知晓对方身份后,云萧却是不想再打下去,救令狐冲要紧。
  “那可不行,你如此年轻,武功却极高,如果在给你几年时间,必然是我心腹大患!”东方不败不想就此放过云萧。
  
第二十章 令狐东方
  
  见到东方不败还要打,云萧的身影再次变得虚幻,然而却没有攻向东方不败,直接消失不见。
  幻眼云湮,华山派轻功,经过云萧空间能力融合后,已经能做到真正的幻眼云湮。东方不败再次诧异,刚刚云萧就是如此躲过她致命一击的,上次自己没能看清楚,这次也没。不过东方不败很快笑了起来,“我就不信,世间还有轻功快的过我的葵花宝典!”
  云萧全速赶回群玉院,后面的东方不败很快就要追来,云萧决定先带走令狐冲。老者看到云萧活着回来很吃惊,东方不败的武功到了何等境界,他清楚的很,而且对方绝对不是心慈手软之人。
  云萧已经猜到这对孙女的身份,连忙说道,“曲长老,我师兄在哪?”
  老者正是曲洋,那个女童是他的孙女曲非烟,曲洋带着云萧来到隔壁房间,令狐冲正躺在床上,奄奄一息,正要带走他,被曲洋阻止,“虽然不知道你怎么从教主手下逃脱,但此人你不能带走!”
  如果自己放了令狐冲,等东方不败回来,自己肯定没命,被曲洋一拦,过不了多久,东方不败就回来,云萧想跑也跑不了,然而没等云萧下一步,一道红色人影已然出现在门外。
  “小鬼,轻功不错,本座都差点跟丢了!”东方不败一脸寒霜的说道,葵花宝典最擅长的就是速度,然而自己居然追不上对方。
  “酒狐狸,你真的是衰神附体啊,我靠近你也跟着倒霉!”如果不是担心令狐冲真被他们宰了,他何必回来。然而当他准备再次动手时,东方不败却愣住了,“曲洋,你要救的人是他?”东方不败指着床上的令狐冲说道。“是的,他是华山派大弟子令狐冲。”曲洋说道,东方不败似乎认识令狐冲,想要快步上前,看到云萧拦在床前,又停了下来,似乎意识到自己的身份。
  “你们认识?既然如此,大家就不用打了,他是我师兄,我要带他走!”云萧暗暗提防东方不败,如果带着一个人,自己肯定不是她对手,能和平解决自然最好。
  “你不能带走他!”东方不败急声说道。
  “怎么,你还想和我打?”云萧冷声道。大不了不顾令狐冲的死活,自己回去把风清扬也请出来,什么誓言都是狗屁,两人联手,到时候管她是东方不败,还是东方胜,二打一她绝不是对手。
  曲洋看出东方不败并不是要为难他们,于是说道,“令狐冲伤势太重,我家主人或许有办法救他!”
  “你说的是真的?”云萧怀疑的看向曲洋,他已经记不得原著中令狐冲是怎么好的,不过救他的人似乎是曲洋。
  “你将他留下,本座一定救活他,就算带走,你能带他去哪?”东方不败说道。
  云萧看了看令狐冲,又看了看东方不败,似乎想起了什么,脸上露出莫名的笑意,很是**,“好,如果令狐冲真死了,也只能怨他交友不慎!”
  云萧走了,房内只剩下曲洋,东方不败,还有床上的令狐冲。东方不败走上前,检查令狐冲的伤势,发现还有救,伸出手,想要给他疗伤,突然停住了,心中想到,“如果我此时真气耗损,华山派那小子返回,如何是他对手!”
  东方不败突然看向曲洋,冷声说道,“你之前想要退出日月神教,好,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走之前一身真气留下,将令狐冲救活。日后你是死是活我绝不过问!”
  东方不败为什么千里迢迢赶来衡山,就是为了曲洋。葵花宝典大成后,东方不败的野心也逐渐展露,曲洋是日月神教长老,东方不败决不允许他离开。
  曲洋来到衡山城,本来是想与知己刘正风一起退隐江湖,没想到被东方不败找到,本已绝望。能够退隐山林,自己一身真气已是无用,能用来救人再好不过。
  令狐冲怎么和东方不败认识的,这也是一段奇遇。来衡山的路上,令狐冲无意间闯入东方不败的练功范围。结果看到一女子在水里,想要下水去救,不小心将自己的酒壶掉落,被女子捡到。女子将酒壶打开闻了闻,是普通的二锅头,于是全部倒入水里,令狐冲生气,结果女子扔了一壶好酒给他,两人都是酒道中人,喝酒,品酒,论酒,互相引为知己。这位女子就是东方不败。东方不败,是日月神教教主,武功天下第一,然而自身练了葵花宝典,外表是一美丽女子。令狐冲不知其身份,只当她是位酒中红颜,反而成了东方不败的知己良朋。
  云萧回到落脚的店内,发现华山派众人已经来到,除了劳德诺,众人纷纷向云萧行礼,云萧虽然只是排行第三,但华山众人对他的敬怕还胜过令狐冲。敬他的武功,怕他的手段。论武功每年大比他都能和令狐冲打平,岳不群曾多次说过,内功越练越深,令狐冲偏向剑法,日后与云萧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至于他的手段就更让人发麻,看谁不爽了就会让谁倒霉,平时华山弟子遇到诡异的事,都会仔细思考自己有没有得罪云萧。
  云萧突然看到桌上有七个茶杯,均被削去半寸高的一圈,七个瓷圈跌在茶杯之旁,顿时走过去仔细观看。看切面完全是一气呵成,出手的人必然是个高手。
  见到云萧盯着茶杯观察,岳灵珊突然笑道,“云师兄,你能猜出这茶杯是怎么断的吗?”“一剑七分!”云萧说道。“出手的绝对不是你们几个!”虽然坐在桌前的是华山派众人,但以他们的剑术修为绝对做不到。
  “哼!认出又如何,有能耐你也做到!”岳灵珊见云萧小瞧自己,挑衅的说道。
  岳灵珊的话落,众人只见剑光一闪,七只茶杯和其旁边的瓷圈丝毫未动。岳灵珊正要继续开口,陆猴儿却伸手去碰其中一组茶杯,发现茶杯和瓷圈居然被再次一分为二,这已经不是一剑七分那么简单,加起来一共十四个,而且居然纹丝未动,高过先前出剑之人何止一筹。
  众人顿时凛然,虽然早就知道三师兄武功极高,但先前出手之人可是潇湘夜雨莫大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