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武侠世界里的空间能力者〗第8部分

徒孙想请您老人家帮个忙。”云萧像个乖孙子一样说道。
  风清扬来了兴趣,“你这机灵鬼还有事要我帮忙?”
  “徒孙想请您传授大师兄独孤九剑!”云萧正色说道。风清扬摆了摆手道,“独孤九剑我已经传给了你,不会再传第二人,你要传自己去传!”
  云萧苦笑,且不说自己是师弟,教师兄剑法对方能不能拉不下这个脸来学,自己的独孤九剑还未达巅峰,哪有资格去教别人,“太师叔,大师兄也和你做了一年的邻居了,难道你就见死不救?”
  “他不是好好的吗,再说独孤九剑又不是医术,怎么救人!”风清扬笑眯眯的说道,他已经猜到云萧一定有事情说不出口,但偏偏老头就是喜欢看他有苦说不出。
  “有人最近可能会来找他,如果大师兄不是对手,还请太师叔指点他一二。”云萧退而求其次的说道。
  虽然云萧没全部说出来,但风清扬还是点了点头,同意,“放心吧,只要他呆在思过崖,谁也伤不了他。”
  云萧有种感觉,田伯光肯定有备而来,这次的武功必然会胜过令狐冲,但以防万一,为了华山派弟子的安全,他自己必须留在派内。云萧的感觉没错,但有一件事情猜错了,田伯光之所以有胆子来华山,是因为背后有人,那个人却不是不戒和尚,而是东方不败。
  自从砍伤令狐冲后,田伯光也倒了大霉,被东方不败盯上了。虽然不知道东方不败的身份,但那恐怖的武功已经让田伯光明白,这位姑奶奶自己惹不起,随时都能要了自己的小命。
  东方不败教训了田伯光一顿,但没杀他,而是要他给自己办事。第一件事就是上华山,看看令狐冲的伤势怎么样,这一件事田伯光很乐意,凭自己的轻功,偷偷溜上山不难。而且令狐冲这个人他也看的很顺眼,如果可能,做朋友也无妨。
  第二件事,东方不败要田伯光将令狐冲请下来,陪她喝酒,田伯光哭了,姑奶奶,那是华山派啊,自己连令狐冲都打不赢,去了如果动手,那还不是送死。自己这Yin贼为什么能一直逍遥,就是知道从来不去惹这些大门大派。然而田伯光很快就跪了,眼前的姑奶奶比那些大门大派更不好惹。
  不过东方不败也考虑到了田伯光的武功,于是指点了他几招,两人的武学都是走的快之一道,东方不败更是此道宗师,虽然只是三言两语的指点,但对田伯光而言却是质的提升。
  “如果你办好此事,本座就收你加入日月神教!”东方不败最后一句话,将田伯光差点吓尿了,他可不想加入日月神教,然而身上已经种了东方不败的剧毒。
  思过崖上,田伯光果然来了,还带了好酒好菜,令狐冲顿时乐了,“田兄,听说你在长安又做了几笔大买卖,难道发财了于是想起请小弟吃一顿?”也不等田伯光回答,打开那坛酒闻了闻,很是享受,一百多年的陈酿,令狐冲立刻倒了一大碗,大喝一口后称赞,“天下名酒,世所罕有。”
  酒香也将一个老头肚子里的酒虫勾引了,不过没有现身,风清扬渣了渣嘴,心里想到,“这人真的是来找令狐冲麻烦的吗,怎么请他喝酒吃肉,云萧这小子居然从来也没请过我,下次一定要教训他。”
  “令狐兄就不想想这酒是谁请你的吗?”田伯光好奇的问道,自己是个Yin贼,令狐冲难道就不怕自己酒里下毒。“难道不是田兄要请我喝酒?”令狐冲又喝了一大碗说道。
  “如果是我请的,你不怕我酒里下毒?”田伯光说话的语气也变了,仿佛真的下了毒。
  令狐冲摇了摇头,又端起了第三碗,“田兄身上只会有春丨药,却不会有毒药,这思过崖顶只有你和我两个人,你总不会给我下春丨药吧。”
  令狐冲自觉武功不惧田伯光,所以恢复本性,胡言乱语了一通。
  “有胆识,真好汉,能如此喝酒,看来你的身体已经完全康复了!”田伯光竖起大拇指对着令狐冲说道,然而田伯光却没有喝,似乎酒里真的有毒。“田兄难道是为了看小弟有没有被你砍死?”令狐冲说道。
  “岂敢,真要砍死了你,我现在哪能站在这!”田伯光说道。
  虽然不明白田伯光的意思,但令狐冲还是将第三碗酒喝完,之后将碗放下,一脚冲将酒坛踢下悬崖,酒喝完了,接下来刀剑叙旧。田伯光自出道以来,遇到的第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就是令狐冲,这次虽然是被逼才来,但自己未尝没有想要胜过令狐冲的心思。
  
第三十五章 教主驾临
  
  令狐冲没想到一年不见,田伯光的刀法大进,不出三十招,自己居然输了,看着脖子上的刀,令狐冲说道,“我与田兄有过节,田兄如果要杀我,刚刚在酒里下毒岂不更简单。但是你我是敌非友,你有任何所命,我都不会答应!”田伯光笑道,“你不想知道酒是谁请你喝的吗?”同样的问题刚刚田伯光已经说过一次,然而令狐冲听他再次提起,有些狐疑的看向他,“真不是田兄请的?”
  “确实不是我请的。”田伯光说道,“你的一位朋友想请你去叙旧!”
  令狐冲奇了,自己的朋友会让田伯光来请自己,会是谁呢,不过他还是拒绝了,自己面壁尚未结束,绝不能下山。
  田伯光顿时哭丧着脸祈求令狐冲,“令狐大爷,你就和我下山去吧,你如果不去,我就,我就不走了!”田伯光说不出对方的身份,他自己也不知道,只能耍无赖。
  “嘿,那刚好,我一个人多无聊,你留下来陪我。”令狐冲笑道。
  田伯光看令狐冲还是不肯,顿时怒了,“你跟不跟我走,不跟,我就下山去你们华山派总堂,你师妹这么多,别忘了老子是干什么的。”
  令狐冲听他一说,顿时有些担心,不过转而一想,这厮刀法就算再厉害,却还是不如三师弟,如果他去了总堂,正好被三师弟逮到,于是令狐冲笑了,“田兄,欢迎你去我们华山派总堂,我师弟一定会很期待见到你的。”
  田伯光顿时心中一凛,本来令狐冲的话他是绝对不怕的,但是想起了东方不败的话,“你去华山的时候,小心点,别遇到一个叫云萧的小子,那样我也救不了你!”
  “你师弟是不是叫云萧?”田伯光突然问道。
  “你居然听过我师弟的名字?”令狐冲乐了,难道师弟在衡山城的事迹这么快就被人宣扬出去了。
  “你大爷的,跟不跟我走,不走我立刻剁了你。”田伯光没辙了,只能威胁令狐冲,令狐冲誓死不从,最后两人打了个赌,如果令狐冲的剑法胜不过田伯光的刀法,那就和他下山,然而田伯光却不知道令狐冲的无赖本性。
  令狐冲打不赢田伯光,进山洞再学其他门派的剑法,东一招,西一招,短时间内也打的田伯光摸不着南北,不过还是赢不了田伯光。
  风清扬终于看不下去了,令狐冲再一次输给田伯光后,田伯光正要教训令狐冲一番,结果手上的刀被一枚石子打落。“他的刀法经过高人指点,你只学石刻上的武功永远也赢不了他。”风清扬的一句话顿时让田伯光害怕,自己的刀法确实有人指点,但他怎么看出来的,难道风清扬认识东方不败?
  很快田伯光想起一个名字,试探的问了句,“您老莫非就是风清扬前辈?”
  令狐冲想起自己面壁的地方有两个名字,其中一个就是风清扬,立刻跪下磕头行礼,田伯光蛋疼了,遇到令狐冲自己准没好事,这种退隐江湖几十年的老家伙都能引出来。
  要破东方不败传给田伯光的武功,风清扬只能传授令狐冲独孤九剑,顿时明白自己恐怕被云萧算计了,他既然能猜到有人要找令狐冲,自己直接拦住不就得了。
  华山派有能力学会独孤九剑的只有他和令狐冲,岳不群如果学个几年或许也能入门,但领悟不了精髓,充其量只能学其中的一两式。独孤九剑就好比是数学,岳不群语文功底很好,但数学很差,这就是偏科的下场。况且风清扬肯定不会教,虽然嘴上风清扬允许自己将独孤九剑外传,但绝不会允许自己所托非人。
  令狐冲终于知道,那天云萧说日后有人会给自己答案,原来指的是风清扬,因为五岳石刻,他对自己的剑法几乎失去信心,如今风清扬给了他答案。
  田伯光下山了,输给练了一招独孤九剑的令狐冲,他感到自己的前途一片灰暗,然而东方不败听了田伯光的话,顿时来了兴趣,“既然请不动,那我亲自来找你!”
  令狐冲初学独孤九剑,兴致极高,结果彻夜缠着风清扬练剑,练了一晚,令狐冲倒头睡着了,风清扬的老骨头终于可以出来透透气。
  然而还没等风清扬放松几下,就看到山下有人直接用轻功登山而上,目标正是思过崖,“好俊的轻功!”风清扬看到对方直接走向思过崖的山洞,顿时闪身阻挡,心道,“这人莫非才是萧儿所说的找冲儿麻烦之人?”
  “哪里来的小鬼,轻功不错啊!”风清扬说道。“你的武功也不错啊!”东方不败回答道,“那我这个小鬼就和你这老鬼比划几招!”说完手上的食盒扔到旁边,平稳落地,
  二人的身形突然从思过崖消失,在论剑峰的群峰之间交手,论轻功,两人都已到凌空虚度的境界,论内功,二人也是登峰造极,最后比起了招式。
  葵花宝典再次遇到了对手。东方不败神色凝重,自身的速度已经全开,然而对面的老头居然完全不落下风,观其头发白里透黑,显然内功练到返老还童的境界。然而更恐怖的是对方的剑法。
  出道几十年来,东方不败早已天下无敌,黑白两道的高手她几乎都见过,少林方正,武当冲虚,她也不曾将他们视为对手,然而眼前这个老头闻所未闻,武功却高到极点。
  风清扬成名的时候,东方不败还未出道,事实上东方不败的年龄并不大,如果和方正,冲虚是一辈,必然能想到这老头是谁。
  思过崖一侧高数百丈,二人从崖上打到崖底,崖底是一片河流,风清扬的剑指对上了东方不败的绣花针,势均力敌,河面被两人掀翻。
  二人退开立于水面,风清扬说道,“你就是萧儿在衡山遇到的那个高手?”云萧将自己在衡山与东方不败交手的事情告知了风清扬,此时东方不败的招式风格和云萧说的别无二致。“那个可恶小鬼的武功原来是你教的。”东方不败恨声道,自己名为不败,然而轻功上居然输给了云萧,她将其视为奇耻大辱,云萧的剑法也是不弱,但一直不知道他真正的师承来历。
  “没错,所以你想在华山有所企图,还是绝了那份心思。”听出东方不败在云萧手里吃过瘪,风清扬顿时乐了,自己的徒孙都能打平这样的高手,有时候比自己赢了还开心。
  “这小小的华山,有什么值得我企图的,我是来找人喝酒的。”打又打不赢,东方不败没了兴致,想要去找令狐冲喝酒。东方不败飞上思过崖,风清扬也紧跟着上去。上崖后,东方不败大声喊令狐冲出来,风清扬看到令狐冲果然认识她,虽然有些不悦,不过没说什么,直接离开了。令狐冲担心东方不败惹风清扬生气了,结果东方不败自言不怕对方,两人不过是打成了平手。令狐冲很是惊讶,想不到对方武功如此之高,顿时自嘲初相见自己居然想要救她。
  
第三十六章 剑宗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更多支持!
  令狐冲不知道东方不败的身份,这是他第二次与其喝酒,等到下一次时,二人就是敌非友了。东方不败没有在思过崖呆多久,云萧就在华山,如果和风清扬联手,他就是再自负也不敢同时面对两名独孤九剑的高手。
  几日后,岳不群和宁中则回山,田伯光没抓到,两人明白是调虎离山。不过云萧在华山派也没遇到,就有些奇怪。然而来不及弄清原因,就有人来拜山,剑宗前来争夺华山派掌门,同行的还有嵩山派,衡山派,泰山派的一些人。
  剑宗,是华山派以前的分支之一。华山派多年前祖师们的武学理念产生分歧,最后分为剑气两宗。剑宗以练剑为主,气宗以练气为主。最后两脉之人为了掌门之位,在玉女峰大比时大打出手,老一辈的高手几乎死伤殆尽,华山派从一一蹶不振。
  岳不群在正气堂接待他们,同时让云萧留下,其他的弟子都出去,真要动起手来,对面的都是高手,普通弟子只是凭添伤亡。陆猴儿机灵,立刻去思过崖找令狐冲。
  来人为首的是嵩山派仙鹤手陆柏,只见他将手持五岳令旗,对着岳不群说道,“左盟主有令,华山派剑宗也属华山一脉,是五岳剑派的一部分,华山派掌门之位需要重新定夺,岳师兄先让出掌门之位吧。”
  岳不群不动声色,宁中则第一个出声反对,气愤道,“五岳剑派盟主只管五岳剑派共同的大事,各门派内部的事情何时轮到左盟主来定夺了,而且我华山派掌门之事与你们衡山派,泰山派又有什么关系。”
  金眼乌鸦鲁连荣站了出来,此人的匪号原本是金眼雕,但由于太过毒舌,经常被人骂做乌鸦。鲁连荣是衡山派高手,暗中投靠了左冷禅,跟着嵩山派的人来华山为剑宗助阵。鲁连荣开口道,“岳兄,贵派门户之事,我们外人本不该插嘴。”鲁连荣话没说完,就被云萧打断。
  “知道不该,你就闭嘴!”云萧站出来说道,鲁连荣的眼睛顿时瞪的老大,本来眼睛就黄橙橙的,此时更像两个灯泡,鲁连荣被云萧的话气急,想要说什么,结果又被云萧打断,“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岳不群没有阻止云萧,他知道自己这个弟子素来机智,对方来势汹汹,自己这边仓促面对,始料未及。云萧那日在衡山派的表现岳不群虽然嘴上不说,心里却很满意。此刻场面或许可以先教给他处理。云萧直接看向剑宗的几人,直言不讳的问道,“你们谁想当掌门?”
  鲁连荣见云萧无视自己,大感丢脸,想要出手教训,刚迈出一步,整个人就摔倒,想要爬起来,脚莫名其妙的踩到自己裤子,又摔了个狗吃屎。云萧意识到师娘在场,不然一定让他腰带也松一松。
  堂上有几人忍不住捂住嘴,生怕自己笑出来。宁中则白了云萧一眼,明白一定又是他的恶作剧,岳不群暗赞自己有先见之明。
  “喂,问你们话呢?”众人都被鲁连荣吸引了,剑宗的几个人也差点忘记云萧,云萧再次出声道。
  “岳不群教你们一味的练气,然而我们华山被称为华山剑派,应该以剑为主,你们已经走入了邪道。”成不忧事先准备好了台词,听到有人问自己,立刻说了出来。
  “你听不懂人话吗?我问你们是谁想要当掌门!”云萧最后一句话声音放大。成不忧感到震耳欲聋。“你!”成不忧被气的说不出话,封不平站了出来,“华山派的掌门应该由我来当!”云萧明白剑宗今天来的人应该以他们二人为主。
  “这样就简单了,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连我师父的徒弟都打不赢,你还有脸当掌门吗?”云萧双手一拍说道。
  封不平说道,“这不可能,你师父的徒弟是谁?”
  “我真为你的智商感到心碎,这样也想当掌门!”云萧一脸无奈的说道,“我师父的徒弟当然是我啊!”
  堂上和堂外听到的人都大笑起来,封不平气的满脸通红。
  “竖子,我要好好教训你一顿!”说完拔剑攻向云萧。一连三剑连环击出,剑势凌烈,一气呵成。第一剑当头直劈,云萧闪开,第二剑拦腰横扫,云萧从剑上越过。
  “夺命连环三仙剑!”岳不群凝重的说道,这套剑法是剑宗绝技之一,昔年玉女峰大比,死于这套剑法之下的气宗弟子很多,岳不群自己就中了一剑,身上还有伤疤,然而来不及提醒,对方已出第三剑!
  云萧越上高空后,封不平一剑反撩,直刺云萧后心,这最后一剑,对方若背后不生眼,势难躲避,偏偏云萧的空间感知可以察觉到背后,云萧空中翻身闪过,“让你三招,这是晚辈的见面礼!”
  封不平被气的直发抖,自己使出剑宗绝技居然拿不下岳不群的一个徒弟,正如云萧所言,连他的徒弟都打不赢,自己还有什么脸当掌门。封不平深吸几口气,终于冷静下来,“小子,你真是岳不群的徒弟?”
  云萧没有穿华山派的弟子服,常年都是自己一身特立独行,居然能躲过夺命连环三仙剑,封不平怀疑云萧根本就不是华山弟子,云萧笑了,“你问问这位嵩山派的什么手,我是不是华山派弟子?”
  “是仙鹤手。”有人提醒到,其他人笑了,陆柏却感到无比丢脸,云萧分明是故意嘲讽他,不过看到封不平看向自己,还是说道,“这小子确实是岳不群的第三弟子,当日在衡山很多人都见过。”
  “我还没怀疑你的身份,你居然怀疑起我了。”云萧一脸我很吃亏的表情说道。
  “哼,你问你师父,他认不认得我。”封不平说道。
  此时岳不群开口了,“萧儿,此人二十五年前是华山派剑宗弟子,然而之后剑宗已经全部离开华山了。”
  “原来是本门弃徒,真不明白,你们怎么还有脸来争夺华山派掌门!”云萧的话刺中成不忧和封不平的痛楚,当年剑宗输了,最后大部分人都自刎,剩下的离开华山,他们只能隐姓埋名。
  “当年之事,无人作证,今日我是来为我们剑宗讨回公道,小子,你再阻拦莫怪我剑下无情!”封不平厉声说道,他还有一套自创的狂风快剑,原本是用来对付岳不群的,但遇上了云萧。
  玉女峰大比,有的人直接死了,有的人不愿苟活于世,最后拔剑自刎,如今还活着的没几个,但是云萧有一人,虽然不是证人,他的话却胜过任何人。想到那人,再看眼前的成不忧和封不平,云萧的眼神充满瞧不起。输便是输,没有勇气自刎也就罢了,事后还联合外人回来争夺掌门,
  云萧冷笑一声,云萧突然语气爆发,手指着成不忧和封不平说道,“你们没资格代表剑宗!论辈分,论武功你们哪点能代表剑宗说话!”
  堂上的人不明所以,就是岳不群和宁中则也不明白云萧为什么这么说。成不忧说道,“论辈分,我们都是不字辈,已经是如今华山派最高的。论武功封师兄的武功,在华山也无人能及!”
  云萧大笑起来,“天大的笑话。论辈分,在场的诸人,都不是华山最高的,论武功更是如此!”
  “小子,你师父也在场!”金眼乌鸦终于找到机会反驳云萧。
  云萧冷瞪他一眼,乌鸦嘴立刻闭上。“我说的当然也包括师父在内!”此时不仅剑宗等人,就是岳不群和宁中则也脸色骤变。
  “萧儿你在说什么胡话?”宁中则一脸焦急的看向云萧。
  “算算时间,他老人家应该快下来了。”云萧喃喃自语,声音虽然低微,但在场的所有人都听清楚了。“你说的人是谁?”封不平问道。
  “他说的人是我!”一道声音从门外传来。
  “!!!”正气堂的门突然打开,却无一人。堂上众人都是高手,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脸色大变。
  “萧儿,你说的人到底是谁?”夫妇二人也开始坐不住,来人功力之高,在场的人恐怕都要望尘莫及。
  “师父师娘,你们看谁来了!”门口终于出现一人,然而却是令狐冲。(我的小说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第三十七章 华山第一人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更多支持!
  令狐冲侧身让开,门外走进一人,头发黑白相间,脸上也不见岁月的痕迹,看起来比岳不群几人还要年轻。
  风清扬来了,华山派一时无人出声,他是谁?
  “你们就算找人,也该找一个像样的,这么年轻,当封兄的徒弟还差不多!”鲁连荣看到风清扬很是年轻,脚步声又完全像个普通人,立刻抢先说道。
  “嗡嗡嗡!”堂上堂外顿时发出剑鸣,所有的剑同时出鞘,倒插于风清扬身前地面,剑柄上下摇晃,仿佛在对他行礼。此刻就是修为再低之人也能明白,风清扬是位绝世高手。
  岳不群和宁中则立刻从主座下来,跪到风清扬身前行礼,封不平,成不忧也立刻下跪。“不肖弟子拜见风师叔!”
  “不可能的,风清扬居然还活着!”陆柏一脸不敢置信,岳不群和封不平等人的行礼很显然表明了来人的身份,华山派清字辈最出名的人是谁,看到这百剑俯首,不言而喻。
  风清扬,华山剑宗之人,独孤九剑传人,然而不仅剑术修为登峰造极,内功也早已练到化境。纵然是少林武当的掌门,听到他的名字也会恭恭敬敬的尊称一声风老。
  风清扬是谁知道的人不多,正如昔年张三丰百岁大寿时说的一句话,和我动过手的人已经死光了。他们的时代早已过去,如今化作传说,然而当传说再现的时候,还有几人敢直视其锋芒!
  云萧之前就已经告诉风清扬,可能会有剑宗弟子来华山派争夺掌门,希望他能出面,风清扬本不欲插手,更不想再见华山派其他任何人,云萧表示自己只是不想看到剑气二宗流血。思考再三后风清扬最后终于同意。“封不平,你还有何话要说!”云萧看到风清扬出场就震住所有人,得意的走到封不平身边问道。
  然而云萧还没得意多久,就被宁中则揪住耳朵一把拉跪下,“臭小子,赶快跪下!”
  令狐冲也连忙跪下,堂外的华山弟子纷纷下跪,对风清扬行礼。岳不群先开口道,“既然风师叔回华山了,掌门之位不群立刻让出。”岳不群想的更多是振兴华山派,如果风清扬当掌门,无论是辈分,武功自己都望尘莫及。他要夺,自己拦不住,他当掌门,对整个华山也大有裨益。
  “风师叔,华山当年无人,只剩我和师兄,如果您老肯现身,我们华山上下自然是无一不从。”风清扬本人并不拘泥于剑气之争,看他内功修为就知道。当年玉女峰大比,他被人骗下华山,事后如果有心要为剑宗报仇,华山又有谁能挡住。
  武学修为到了他这等境界,早已看透,所谓的剑气之争荒谬至极。风清扬开口了,“都起来吧,总算你们还记得我这把老骨头!”
  “师叔,气宗霸占了掌门之位二十五年,当年若不是他们用计将您骗下华山,又怎么能赢!”成不忧急切的爬到风清扬身边说道。
  “师叔,您既然回来了,这掌门之位自然应该由您担任,不平绝对心服口服!”封不平也说道,他有野心,但也有自知之明。“风老前辈,您是剑宗高人,华山派掌门之位正应该由剑宗之人担任。左盟主此次也是为了剑宗主持公道。”陆柏觉得风清扬既然是剑宗的,那么应该也会站在剑宗一面。
  看到众人无一起身,各种哀求自己,风清扬一阵心烦,最后听到嵩山派的人也插嘴,无名之火冒了上来,“左盟主算什么东西?”
  “启禀风前辈,左盟主是我们嵩山派掌门左冷禅左师兄,早已被公举为五岳盟主。”陆柏一脸骄傲的说道。
  “我什么时候承认了?他又算什么东西,也敢插手我们华山派的事情!”风清扬盯着陆柏说道,突然看到他手上的五岳令旗,顿时目光如剑,令旗瞬间分裂成无数块,陆柏吓的手一抖,全部掉在地上。
  看到陆柏不敢动弹,令狐冲说道,“太师叔,这左冷禅是个坏东西,五岳令旗都要做的这么偷工减料,风一吹就坏了。”
  云萧也上前帮腔,“师兄,你这句话就错了,怎么能说他是个东西呢,他分明就不是个东西!”陆柏听到两个小辈出言侮辱自家掌门,想要发怒,却被风清扬盯着,敢怒又不敢言。
  “岳小子这么多年来,兢兢业业,将华山派打理的井井有条,老夫都看在眼里,这掌门之位就由你继续坐着。”风清扬语气不容置疑的说道。
  华山派讲究尊师重道,风清扬无论辈分武功都是当之无愧的华山派最高之人,剑宗的人虽有不甘,却不敢反驳。岳不群连忙叩谢。
  “至于你们两个,唉!”风清扬突然叹了口气。
  岳不群看到风清扬似乎为剑宗之人感到为难,顿时开口,“封师弟和成师弟还有你们的弟子,如果想留在华山,不群定然扫榻欢迎。”
  成不忧犹豫了,在外漂泊这么久,他自然是想要重回华山的,但如果屈居于岳不群之下,又心有不甘。封不平突然开口,“师叔,弟子们想侍奉在您老身边!”
  封不平自认是剑宗之人,重归华山可以,但不愿呆在气宗门下。风清扬明白二人的心思,说道,“都给我老实的留在华山,安安心心教徒弟,日后也别再分什么剑宗,气宗,百年前我们华山派只有一脉,弟子想学剑就练剑,想学内功就练内功。你看看其他哪个门派像我们,一分为二,简直笑掉大牙。练剑练气,最后都是殊途同归。”
  岳不群一直以来主修内功,三年前发现五岳石刻后,修炼上面的武功,开始注重剑法,此时听到风清扬的一番话,多年前剑气之争的阴影终于散去。
  这番话如果是一个普通人说出口,必然被嘲讽。出自风清扬的口中,又截然不同,他是一代宗师,说出的话就是武学真理,众人莫敢不从。
  看到场面已经无力回天,嵩山派的人只能灰溜溜的离开,助阵的衡山派和泰山派的人也没脸留下。
  风清扬准备要走,宁中则连忙上前,“师叔,不如就留在华山总堂吧,让徒子徒孙们有机会孝敬您!”
  “宁丫头,还是你最有孝心啊,不像某个臭小子!”风清扬笑呵呵的说道,昔年风清扬和剑气二宗的感情都很好,宁中则是宁师兄的女儿,也一直很讨他欢喜。(我的小说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第三十八章 江湖风起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更多支持!
  “到底是哪个猴儿敢对师叔您不敬,我一定好好教训他。”宁中则笑吟吟的说道,目光同时扫向云萧和令狐冲,二人顿时抬头望着天花板。确实两人都是顽童的性格,和风清扬在一起的时候,就如同小顽童遇到了老顽童,令狐冲还好一点,云萧就完全不讲究尊卑了。
  风清扬最终还是走了,不过众人都知道他肯定还住在华山,随时都可以去拜见。剑宗之人留了下来,成不忧和封不平也收了弟子,既然风清扬发话了,那么他们就在华山好好教徒弟,自己不能争这掌门,就让徒弟来争。
  众人散去后,岳不群也没有继续罚令狐冲回去,师门有难,他立刻回来,也是一片孝心,况且还有风清扬说了几句。
  云萧面色古怪的问令狐冲,“你下山时有没有遇到什么人?”
  “你怎么知道的?”令狐冲惊讶的看着云萧,“我确实遇到了六个怪人,如果不是太师叔在,恐怕还回不来。”
  “桃谷六仙!”云萧心里想到,这六个活宝疯疯癫癫的,缠上了很让人头疼,以前云萧听人猜测,桃谷六仙是传承了桃花岛一脉,顿时笑喷,难道他们是傻姑的传人?
  “师弟,难怪你这几年剑法精进极快啊!”令狐冲突然一把搂住云萧的脖子,“你可真不够兄弟,有风太师叔暗中指点,你居然不告诉我,独孤九剑你一定也学了吧!”
  云萧被令狐冲搂着喘不过气来,连忙说道,“我也是上了一次思过崖才遇到的,风太师叔当时又不想见其他人!”
  令狐冲想起面壁的那堵墙上刻字,明白一定是云萧刻的,之前他的确上过思过崖,于是松开了手臂。
  这时陆猴儿跑了过来,对二人说道,“大师兄,三师兄,师父找你们去书房见面。”
  云萧和令狐冲互望一眼,不知道会是什么事情,不过二人同去,有事情一同承担。
  书房中,岳不群和宁中则夫妇二人都在。岳不群问道,“你们是谁先遇到风师叔的?”
  “他!”云萧和令狐冲互指对方。
  “砰!”岳不群一掌拍下,书桌差点散架,“到底是谁?”
  “是我!”二人又同时说道,宁中则笑了出来,“师兄你别生气,他们也是师兄弟感情太好,担心你要责罚。”不过第一次互指对方显然是要推卸责任。
  宁中则又对二人说道,“放心,你们师父不是要罚你们,只是想知道事情原委。”
  听到不会被罚,云萧顿时往前一步,“我来说吧,最早遇到风太师叔的可能是我。师父师娘你们还记得五岳石刻的事情吗?”
  五岳石刻,夫妇二人自然记得清清楚楚,上面的武功一直都有研习,岳不群点了点头,同时示意云萧继续。云萧说道,“当日有人暗中用飞石指点了我们方位,我才发现那石墙后面是空的,指点我们的人应该就是风太师叔。”
  “难怪,”岳不群说道,“多年前魔教围攻华山之事,知道的人没几个,为师也是从师门典籍中才看到的,如果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