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网游之无敌箭神〗第34部分

他一个人又能干什么?
  当然了,他们还可以跑,但人家如果追不上难道不会去害吴沁她们?要知道杨呈的存在就是一个吸引力量,他不会闪,也不能闪。
  不过正当他想对策的时候,只听剑雨潇湘吼道:“闭嘴!你这娘们懂个屁,只要把这个王八蛋弄死,就一了百了,哪那么麻烦?”
  他的想法其实很简单,杨呈身为队长,只要能够集火他,对方不管有多少人都可以忽略。而想要集火杨呈就必须要牵制他,这家伙速度太快,而己方盗贼必须要先牵怪减轻队友压力,他只希望在自己的追击下让杨呈无心他顾,等到远程职业们清理一批怪物,稍稍减少压力之后,杨呈就必死无疑。
  “哦?看来这两人果然有大矛盾了。”
  杨呈大喜,之前他就觉得这两人不合,现在看来应该是加剧了,如此正好。
  慕容木眼中闪过一丝悲哀的神色,她再也没有说什么,这次活动她受邀进剑雨潇湘的队伍,本想大干一场,可谁知在烈焰地狱中她没能取得多少战绩,导致众人皆是不服气。
  随后剑雨潇湘也明显的表达了自己的不满,毕竟请慕容木可是花了重金的,岂能打水漂?正因为不满,于是他开始主动取得领导权,而其他的队员都是和剑雨潇湘一个梯队的,身为队长的她反而渐渐被孤立了。
  在这种陌生环境中,她没有办法先知先觉,所以相比于以前刷副本的时候,表现一点都不抢眼,得到这种结果也是无可厚非。
  先前她说话多少还有人采纳,而自从上次追杀杨呈失败之后,情况更是离谱了,不管她说什么都没有人听。非但不听,还偏偏反着来,她也只能像混队一般的进行着游戏,只觉得已经麻木了。
  此时的她一边躲着夜影幻月的箭,一边给队友刷着治疗,履行着身为奶妈的义务,但她的眼神中却看不到一点光彩,犹如死人一般。
  杨呈知道这两人看似对着干之后,跑位陡然有了变化,将剑雨潇湘牵着开始绕行,而剑雨潇湘却并没有发觉杨呈有什么目的,依然紧追不舍。
  “不要在后面追他!盗贼在哪里?别管怪物了,绕前打他啊!”
  本来都不想说话的慕容木突然又叫了起来,比刚才声音还要大,甚至还有一点愤怒。现在杨呈的目的还不明显,但她仍然看出来了,这家伙想要利用剑雨潇湘吸引到的怪物将她的队伍串起来,到时候好不容易才稍稍稳住的局面又会混乱,搞不好还会崩溃。
  此时她的远程队友一边攻击杨呈三人,一边还必须要彼此配合清怪,而近战职业也在不停的追着三人的脚步,对远程职业的防护没有那么给力,本就有些不稳了。如果杨呈在中间穿一下,后果是很严重的,再加上对方那个潜行了的盗贼也在伺机而动,不得不防啊。
  虽然这么做杨呈自己也会身陷险地,但慕容木觉得这个弓箭手可能有脱离的方法,必须要制止这种行为。
  可是她就算叫破了喉咙也没人理会她,法师和弓箭手虽然是在攻击杨呈,但却都是直击,仅管可以让杨呈跑起来没那么顺畅,但想阻止他前进却还做不到,毕竟攻击太过零散。
  慕容木都急死了,现在根本不需要杀这个弓箭手,只要让他不得不绕弯就好办了,所以必须绕前攻击。但所有人全都没有这个觉悟,攻击都是往对方的身上甩,这有什么用?哪怕牵一队怪物去堵他也好啊,非得死心眼的想先减轻自身压力吗,这根本就是不相信她这个术士的治疗能力。
  “唉。”
  慕容木重重的叹了口气,没人听她的,她只好自己出马了。是以当即她离了队伍中心位置,朝着杨呈的前方冲了过去,顺便带上了三只怪物,她要堵住杨呈。
  剑雨潇湘现在是越看慕容木越是不爽,发现她脱离了队伍,不禁骂道:“你白痴啊?你出来干鸟?”
  慕容木没理他,只是拦下杨呈,一颗光弹先打了出去。
  杨呈微微一笑,脚掌一横,潇洒的溜了一个滑步,手中的箭也疾快射出,擦着过来的光弹朝着慕容木飞去。
  “让路吧。”
  这一箭让慕容木根本没时间判定,而且那三只怪物就在她的斜后方,他只能往一个方向去闪,这一闪就算她再附加攻击,也不会有连贯性,杨呈可以从容冲过。
  而慕容木却是面不改色,只见她突然朝斜后方跳了出去,但幅度却比杨呈预计中的要小,这只是一个小跳。如此一来,她落地的时候会被追上的怪物攻击到的啊,这是自杀吗?
  三只精英怪的一次合击凭一个术士是不可能挡得下的。
第一百零九章 不堪的队伍
  
  怪物们随着她的跳跃稍稍折了一个方向,然后同时出手了,因为慕容木进入了它们的攻击范围。而此时慕容木的脸色却十分镇定,几乎在怪物攻击到她的同时给自己甩了一道治疗。
  唰。
  没死!慕容木的治疗光芒刚好位于怪物攻击二前一后的中间,虽然怪物看似同时攻击,但中间还是有一点差异,慕容木居然抓到了这个点,愣是用一道治疗术抗住了一轮合击。
  当然,如果只是这样,那她这个小跳就没有任何意义,她跳跃的方位可是有着目的性的,那就是仇恨的转移。
  呯。
  杨呈射出的那一箭居然打中了一只怪物,准确的说是打中了怪物刺出的武器长刀。如果慕容木跳跃的位置稍远一点点,那么怪物就会因为攻击范围的原因晚一步出手,杨呈的箭也就不会打中长刀,而只会从怪物面前穿过。
  杨呈不是笨蛋,他的箭射出的时候,自然不会与怪物在同一条线路。但是虽然有偏差,却并不远,如果没有发生意外,杨呈的箭不会射中任何一只怪。
  但是慕容木却用一个小跳造成了这个“意外”,她选择落地的方位太过精准了,刚好是在怪物的攻击范围,刚好可以让它们出手,也刚好能让杨呈的箭射中出手后怪物的长刀。
  时间差掌握得妙到毫巅!
  箭矢被判定掉,没有产生伤害,但攻击的效果却是有了,所以仇恨转移了。
  “厉害!”
  哪怕杨呈见多识广,也不得不称赞了一声,慕容木玩得这招太漂亮了,虽然她自己费了不少血,但是却能让三只怪物同时被杨呈吸引到仇恨,怎么看都是赚到了。
  杨呈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个女人,之前只是听说她是一位术士高手,但却并不知道能高到这个程度。毕竟她比较响亮的名号是副本专家,取决的是经验,与个人能力是否突出基本上没太大关系。
  当然了,术士极少和人pk,也没有太多展示个人技术的机会,大不了只是卡治疗时间而已,而这个技术其实也没有那么显眼。
  被吸引到仇恨的杨呈无法再奔放的前进,他只能退,而且还必须想办法清除掉这三只怪物。不过他刚刚放出一箭的时候,慕容木的光弹又来了,很精确的将杨呈的箭给判定掉。
  她开始阻止杨呈杀怪。
  “这个女人真是不错。”
  杨呈又赞了一声,战斗思路清晰,技术也相当扎实,绝对称得上高手二字。
  而杨呈在慕容木的进逼之下接连后退,他也感到有些压力了,这三只怪物没那么好杀,慕容木攻击所选择的时间都太巧妙,如果他出手就会顾此失彼,很难摆脱。
  这个时候,剑雨潇湘到了。
  “叫你不要出来,一出来就费这么多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护不住你似的。”剑雨潇湘不满的冲着慕容木道。
  此时慕容木光从血量上看的确吃了大亏。
  听到剑雨潇湘的话,慕容木只是叹了口气,没有说什么,似乎早已麻木了。而正在这个时候,突然他们身后的队伍中发出一声惨叫,一位战士由于太过专注,不知道慕容木离开,还等着治疗呢,结果悲剧了。
  “术士呢?!”
  这一下炸开了锅,慕容木的队友们纷纷愤怒的喊了起来。“妈的,你会不会玩术士啊?副本专家就只会打副本吗?那请你干鸟?!”
  人的情绪是很奇怪的,如果在一个团伙中,大家信服的头不爽某一个人,那么全部的兄弟姐妹就会很自然的对这个人产生偏见。这不知道算是怎么样的一个效应作用,但却很常见,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一种盲目。
  队友尚且如此,剑雨潇湘更是怒不可遏,吼道:“老子这次请你就是个错误!”
  说着,他也懒得再理会慕容木,冲着杨呈就是一剑扫了过去。
  “别出招!”
  慕容木连忙出声想要制止,但晚了一步,只见杨呈微笑着站在原地没动,而等到剑过来的时候,有两只怪物的攻击也到了,他才突然闪开。虽然闪开的同时被慕容木的魔法击中,但剑雨潇湘却成功的为杨呈劈死了一只怪物,并迅速转移了另两只怪物的仇恨。
  走在后面的那只怪物正好达到了攻击范围,长刀一挥就劈向了剑雨潇湘,砍了个正着。
  慕容木都无言了,她好不容易才牵制住了杨呈,却没想到被剑雨潇湘就这么破坏掉了。而这家伙还冲着她大吼:“愣着干什么?治疗啊,没看到我降血了吗?”
  虽然慕容木眉头皱得极深,不过还是给剑雨潇湘扔了个治疗。
  杨呈看到这一幕不知道该作何感想,突然有点同情这位副本专家起来。或许她在游戏中很风光,但终究是人家的雇佣。拿人钱财替人办事,如果事没办好,那么东家不高兴,自己也有心理压力,这游戏玩得也称得上憋屈了。
  同时他也觉得慕容木虽然大牌,但脾气还真是极好的,如果换了是他,早就射趴所有队友了。
  剑雨潇湘在慕容木的帮助下又开始和杨呈纠缠,而另一边,挂了一位战士之后众人心态产生了恐慌,本来还算稳定的整体开始渐渐有崩溃的趋势,慕容木也不得不放弃杨呈,回去给大家挥治疗,而得到的非旦没有感激,还是一片骂声。
  没有了慕容木的干扰,杨呈又显得轻松起来,兜了一个小圈子,让剑雨潇湘帮忙聚怪。虽然有一位盗贼也开始夹击他,但他身上没有怪物仇恨,盗贼的行动也不会那么奔放,所以也应付得过来。
  除了杨呈之外,秋叶落表面上看没起到太大的作用,只是吸引火力而已。但不要小看这一层,他根本不需要提供攻击力量,就可以干扰到对手的阵势,因为对手想杀他就会不由自主的跟着他走。
  至于绝心,那就是来害人的,牵几只怪绕背,然后再潜行,如此反复,破坏对方的聚怪的局面。虽然他早被慕容木打了反潜光标,潜行瞒不过人,但瞒怪物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而对方还有一个盗贼在和绝心玩着互相甩怪的游戏,却奈何不了绝心,毕竟他帮手的火力不够,而绝心也不会和他单挑,身后总会跟着一些怪物用作保护,不让自己陷于险境。
  三对九,但只要小心一些不被对方过多的转移怪物仇恨,也未必就处于劣势。而杨呈之前选择秋叶落和绝心当然不是随便乱选,也是有依据的,如果他真的带着吴沁等人上来,反而不好办,有时候人多不见得是好事。
  此时杨呈也不想耽搁,以免夜长梦多,便开始带着剑雨潇湘往对方阵中绕。而看到杨呈主动过来了,慕容木的队友们自然被他所吸引,甚至都不顾自身伤害,想要轰杀杨呈,如此一来,慕容木的压力可就大了。
  她想要照顾到每一个人血量,这工作量堪称巨大,而她说的话也没人听,干脆也就不说了,只是默默的为众人挥霍着魔法值,履行着自己的义务,也算是尽职尽责。
  只不过她眼神中却有着悲凉,因为她知道,以这个局势来看,她的队伍已经败了,一个都活不了。
  情况也正如她所预想的那样,当杨呈进来之后,只仅仅抓住机会射了一箭用以干扰慕容木的治疗节奏,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于是整个队伍就都乱套了,怪物的分布也开始散乱。更何况剑雨潇湘的追进也使得怪物更加混乱,他们阵型根本无法维持,蝴蝶效应出现了。
  而绝心也在此时开始引怪害对方的远程,更是火上浇油。
  当然了,这一切其实可以说是慕容木离队成为的导火索,如果那个战士不死,还不至于会到这一步,毕竟压力还没到崩溃的边缘。但慕容木的离开,导致治疗跟不上,所有人的血量都不佳,这个时候所产生的心理压力甚至还要大于怪物攻击所带来的威胁。
  慕容木之后虽然回去了,但杨呈也紧跟着拿自己当成诱饵,让对方的人全都眼红想干掉他这个队长,压力更大。如果不是慕容木超强的治疗意识,恐怕杨呈都不需要放箭,他们就自己玩完了。
  不过这只是表面,如果之前慕容木没有离队,也是一样的结果,只不过杨呈不会像现在这样轻松,可能会有一些危险。但正因为这个表面,在这一刻所有人看向慕容木的眼神都是责怪,认为她是导致队伍成这个局面的主因,根本就不会去想慕容木为什么要离队。
  随着一位骑士的倒下,白光开始闪耀,一个个的相继出局,除了两个盗贼和剑雨潇湘,也就只有慕容木逃脱了。
  不过盗贼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吴沁他们已经干掉了两只精英怪,带着人都跑了过来,夏蔚姨通过灵魂感知给两位盗贼打了附魔光标,他们只剩跑路的份。
  而剑雨潇湘则被秋叶落给盯上了,秋叶落一直都没出手,想着再不出手就太过酱油,而因为队友的死亡被吸引到大批仇恨的剑雨潇湘根本就不可能逃得过。
  慕容木此时已经没有了念想,看着冲上来的几只怪物也懒得动了,干脆闭上了眼睛。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杨呈却突然出手为他射杀了几只怪物,而且威力士等人也接过了抗怪的责任,将她护了起来。
第一百一十章 闯关结束
  
  “你们……?”
  慕容木感到很诧异,这是唱的哪一出?
  “喂,反正你们也要出局,不如把那个任务给我们吧?”杨呈来到慕容木身边笑道。79免费阅
  “任务?”慕容木愣了一下,道:“你是说让我并入你们的队伍?”
  “有什么问题?”
  “这……”慕容木欲言又止,似乎有些犹豫,并没有立时开口。
  而此时剑雨潇湘看到杨呈等人将慕容木保护了起来,而他却在被怪物围杀,心中的愤怒是可以想象的。
  “操,你到底是哪边的?我说我们怎么这么快就败了,原来出了内鬼!”
  “没有,我没有。”慕容木急忙否认。
  剑雨潇湘已然快挂了,不过以慕容木的距离却是救不下他,杨呈等人也不会让慕容木过去,她虽然显得很着急,却是毫无办法。
  “老子们都被你坑了,做生意不讲诚信,以后鬼才信你!你等着,这事没完!”剑雨潇湘怒道。
  慕容木叹了口气,现在解释什么都没有用处了,当下只能无奈的道:“钱我回去退给你好了。”
  杨呈看了她一眼,觉得慕容木脸色非常苍白,而说出这句话也显得非常艰难,猜测她或许是以此为业的,可能就是她的生活来源了。当然,不论是内测还是游戏初期,这金额也不会太过高昂,所以是一个打基础的时候,而这次的活动对她的名誉应该会有一些打击。
  如此失败的合作,想来她心中应该很不好受吧。
  “这点钱老子还不稀罕,留着给你自己买棺材吧!”说完这句,剑雨潇湘就躺了,只是看着慕容木的眼神充满了怨毒。
  这话有些恶毒,可以看出剑雨潇湘是真恨。其实也不难理解,请人合作嘛,闹得不愉快的例子太多了,而多数情况下都是请人的老板会暴跳如雷,毕竟他们出了钱,就想要达到理想中的效果,如果效果不理想,这气当然会撒到对方的头上。
  很多时候合作不成功往往不是一方的问题,只不过出钱的人心态会不一样,他们是处于绝对主观的立场,一切的责任必须是在对方的身上。
  无可厚非,因为他们是雇主,所以他们有气愤的理由和权利,而受雇方就只能背锅了,没得解释。
  剑雨潇湘挂掉,那两盗贼在杨呈等人打完怪物之后也将之清理掉了,这是逃不掉的。而这个时候,就只剩下慕容木需要处理。
  此时的慕容木眼眶泛红,想哭但却在强行忍耐,她仍然没有答应杨呈并队的要求。而吴沁看着不忍,主动上前安慰了她两句,可是以她现在这状态,如果不安慰还好,但吴沁两句暖心的话一说,慕容木就号啕大哭起来。
  吴沁被吓了一跳,不过也不知道是她心地太善良,还是被慕容木的情绪感染了,居然也陪着一起哭。于是两个女人互相抱着,眼泪唰唰的流,让大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其实哭一场也好,慕容木这几天受的委屈一直憋在心中,这并不是好事,哭也是一种发泄,能让她更快的敞开心胸。而看到她的情绪慢慢稳定之后,杨呈道:“刚才你做得不错,如果不是你,他们死得更快。”
  “谢谢。”
  慕容木抿了下嘴唇,杨呈这句话其实也是在安慰,虽然简短,但却可以提升她的信心。同时也在告诉她不是没有人能理解她的努力的,让他憋屈的内心能得到一些缓解,自然安慰的效果会相当不错。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是不是怕他们回去之后到处宣扬一些对你不利的讯息,而如果你现在加入了我们继续参加活动,那么就相当于是坐实了对方的话,就算是误会也变成了现实,对你之后的影响很大?”杨呈道。
  慕容木擦了下眼泪,抬头看着杨呈,点了点头。
  杨呈皱了下眉头,这还真是一个解不开的难题。当然了,一切都取决于慕容木自己,其实在游戏中实力才是说话的资本,名誉虽然也很重要,但却不像现实中那么极端。现实中存在着太复杂的各种关系,有实力的人不一定能出头,而在游戏中还是要更注重本质一些,影响也未必有那么大。
  但杨呈虽然是这么想的,却并没有说出来,因为他觉得在这种事情上劝说是不负责任的做法,这是人家的事业。就好像一些人总喜欢对朋友说对方所做的工作这个不好,那个不好,劝其离职,但却又不给对方去铺后路,这就是一种不负责。
  所以杨呈只是看着她,等待着她自己的决定。
  “对不起,我不能加入你们。”最后慕容木还是摇头了。
  大家都叹了口气,非常失望,但这却是她自己的选择,别人都没有资格说什么。
  杨呈自然也很失望,他对那个任务是真的很好奇,不过也只能说没这个命吧,毕竟不是所有的好事都会落到他们身上。而他很快将这些不快的情绪抛开,随后露出笑容道:“不管怎么说,相识也算缘份一场,交个朋友总是不错的,如果以后受了什么委屈,我们大家都愿意听你倾述。”
  这话很煽情,如果是在一般情况上听到会觉得很装,但此时慕容木就需要这种话,是以她刚收回去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好半天才声音颤抖的道:“谢谢,我愿意交你们这样的朋友。这次真的对不起了,如果以后有需要我的地方,我一定不会收费的。”
  “你收费我们也不依啊。”
  “呵呵。”慕容木破涕为笑,佯怒的瞪了杨呈一眼。
  “对了,这个给你吧。”杨呈将那颗树种交易给慕容木,道:“做个纪念也好,算是友谊的见证吧。”
  慕容木也不客气的收下了,如果他们两方不合并,这任务没可能继续,只能报废。
  互加好友之后,慕容木出局,而吴沁仍然眼角带着泪的感叹道:“她很职业。”
  “嗯,很有责任感,不是只图利益的人。”杨呈也点了点头,虽然他们这次失去了一个任务的机会,但却和慕容木这位副本专家有了交情,又怎能不说这是一种奖励?或许比那个任务的奖励还要丰厚太多太多。
  杨呈之前故意拿友谊来说事,就是打着这个目的嘛,任务可以不要,但像慕容木这样的人必须要拉拢,对以后大有好处。
  “不知道她回去会用什么方法面对那个队伍的谣言呢?”吴沁担忧的道。
  “放心吧,她的经验一定比我们都多,这点事恐怕难不倒她,还是担心一下我们自己吧。”
  慕容木出局之后,补给站就出现了,而他们并没有进入下一站,选择就在这第四关将战绩混满。
  能来第四关的队伍没有一个弱者,而且这些队伍虽然全都不是满员,却也不会太少,毕竟人数太少就不会来第四站了。仅管如此,他们以逸待劳,加上怪物仇恨的些许优势,在杨呈擅加利用的引导之下也将这些队伍一个个淘汰出局。
  当然了,并不是每个队伍都像慕容木队的情况一样,所以杨呈他们并不轻松,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又有两人出局。
  柳絮儿和绝心。
  如今他们的配置又回到了七人,只不过夜影幻月和绝心交换了。说起来绝心的出局也挺可惜的,对方那一队本来都要拿下了,但绝心正因如此反而掉以轻心,不小心被对方两人给推进了怪物堆里,挂得连夏蔚姨都救不起来。
  此时他们的分数也是彪升,冲破了一千大关,不过在积分榜中也只是排到了二十以内,没进前十。
  “这些队伍的分数都不高啊。”秋叶落郁闷的道。
  “知足吧,都是两三百分的队伍啊,你以为每支队伍都和秦熠轩他们一样变态?”杨呈没好气的道。
  秦熠轩的分数是怎么来的?当然不是一支支队伍杀来的,而是专点着分数多的队伍杀,谁分数起来了就杀谁,所以分数虽然普遍都会越积越多,但差距也会是非常明显的。
  分数不是无限的,而能累积成长起来的队伍并不是太多,几百分的队伍都算牛的了,即使是前十的队伍差距也比较大。其实杨呈他们不知道的是,前十名的队伍在勋章中还有一个功能,就是方位探测,不过也只有进入了前十才会明白。
  “进下一站吧,希望能运气好点,不要碰上太牛的人。”
  杨呈他们至此也算是运气不错了,一路上都没有遇到以逸待劳等他们的人,仅管就算遇到也未必会处下风,但也会比较麻烦。而现在虽然又出局了两人,却是可以接受的成绩,竞争力并没有丧失。
  而这种好运似乎在第五层体现得更加淋漓尽致。
  当他们来第五层的时候这里虽然有一支队伍,但却陷入苦战,没余力来管他们。而他们也同样如此,五只精英怪没那么好杀,而由于少了两个人,所以杨呈和秋叶落干脆单牵了一群,简直是挑战极限。不过虽然都累得要死,也总算险之又险的完成了,将精英怪一只一只的放出去干掉。
  而打完这一层的怪物之后,再看另一支队伍,只剩三个人在苦苦支撑,而且已经是必死无疑的局面。他们连忙上去补了刀,将对方的分数轻而易举的拿下。
  “运气啊!”
  拿下这一关他们没再减员了,这真是可喜可贺。而现在,五关六将的闯关环节结束,接下来该面对的又是什么呢?恐怕又要和秦熠轩一伙交锋了吧。
第一百一十一章 顺江内招
  
  过五关斩六将,大家都累得跟狗似的,而耗费的时间也相当长,此时已近傍晚,都没有再继续下去的心思,于是在补给站中休整了一下之后,便各自下线。
  杨呈从房间出来,刚喊了一句“我好饿啊”,却突然发现屋里来了客人。
  “咦,刘老师?你怎么来了?”
  杨呈眼睛一亮,来的可不就是刘老师么,当下连忙过去打了个招呼。
  “呵呵,玩新世界?”刘老师笑道。
  “刘老师也在玩?”
  “我哪有时间玩这个啊,只是听说过。”刘老师不玩游戏,自然不会在这个话题上多聊,当下说起正事:“你上次和我说你要报顺江大学,真的还是假的?”
  杨呈点头道:“当然是真的。”
  看到他语气肯定,绝对不是在开玩笑,刘老师便微微皱起了眉头,道:“虽然学生报考什么学校是自由,不过我还是想说,顺江大学不适合你,你难道不知道那个学校是什么模样?”
  “略有所闻,听说很乱。”
  “嗯,是超级乱,那里面的可都不是什么好学生啊,你去恐怕会吃亏啊,闹不好会毁掉你的前程。”刘老师道。
  听到刘老师这么说,旁边的冯珊不由露出担忧的神情,连忙转头看向杨呈。
  杨呈则是无所谓的笑了笑,道:“老师,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不过我既然想去这所学校,自然是有我的打算。再说了,那里再乱,能乱得过我初中的时候?我可是靠拳头打过来的,就没吃过谁的亏。”
  刘老师摇头道:“大学不比初中,别想得这么简单。而且最重要的是,那里根本就没有射箭部。”
  杨呈闻言只是笑了笑,没说话。旁边的冯珊也劝说了两句,不过杨呈只是让她安心,称自己已有打算。
  看到他铁了心的想进顺江大学,刘老师也不再劝了,无奈的说道:“我早就知道你倔强,劝了也是白劝,所以我这次来不是为了劝你的,而是给你带一个顺江大学的消息。”
  “哦?”杨呈挑了下眉,刘老师果然还是了解他啊,而如此做法更是让他感动,刘老师是真为他好,先劝一下他是否放弃,如果不放弃,就全力支持。“什么消息?”
  “顺江大学志愿填报内招批明天就开始了,持续到高考之前。”刘老师道。
  “啊?还有内招批?”杨呈愣了一下,这玩艺还是第一次听说。“不是考后报?”
  “不是,考前报,而且有一场自设考试,内容不清楚是什么。如果你真决定要去顺江的话,不妨试试,如果通过这个考试,据说学费减半,住宿全免。”
  杨呈闻言眼睛一亮,这对他来说可是一个好消息,如果能成功那么学费也要不了多少钱了。不过他还是有一些不解的地方:“刘老师,顺江大学内招批不会有什么条件吧?”
  内招一般就是指特招,如果是名牌大学还情有可原,顺江大学算老几?有什么资格内招,不扩招就不错了。当然,顺江是以减学费为利诱,即使如此,也实在难以让人不怀疑其目的。
  刘老师想了想,道:“也没什么条件啊,只不过他们发放内招邀请的名额有限制,体校倒还好一些,如果是普通高校基本上只有体育成绩相当不错的学生才可以。”
  “这么说起来,是与体育有关了?”
  “应该是这样。”
  “唔……”杨呈摸了摸下巴,如果是玩体育,他很有把握啊,看来过几天应该可以去瞧瞧,毕竟这所谓的内招批听刘老师所说,只能是去本校才行。
  送走刘老师之后,冯珊拉着杨呈谈了半天,而对自己的母亲,杨呈也不会隐瞒什么,将自己的打算说了一遍。
  “你这娃,想得太简单了吧?哪有这么容易?”冯珊不太支持杨呈的想法。
  杨呈道:“老妈,你就放心吧,你还不信任你儿子我的能力?我就不信还带不起来。”
  “就算我信你,但是,刚才你老师也说了,那地方……”
  “越是这种地方的人,就越有血性。如果换一个普通大学,我还真没信心。”杨呈道。
  冯珊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不过她了解自己的儿子,内心的确是很倔强的一个人。当下,她只能叹了口气,表示了对儿子的支持,不过情绪并不是太高。
  倒不是因为儿子不听她的,只是她看得出来,刘老师说了学费减半,住宿全免之后杨呈眼中那兴奋的光彩。这代表什么?代表着她们做父母的不给力啊,钱的问题让自家儿子感到了压力,她只觉得内疚。
  杨呈倒是不知道冯珊看得这么透,只是以为她担心而已,吃饭时又安慰了她几句,然后便回房睡觉了。
  第二天,杨呈上线之后发现大家都到了,不过由于在活动中,所以有上线保护的时间,用以系统重新排列第五站的队伍分布情况,他们现在还没有资格进行传送,只能闲聊打发一下时间。
  “风语,昨天刘老师有没有找你?”夜影幻月突然问道。
  “找了,说了一下顺江大学内招批的事情,怎么了?”
  “刘老师说你要报顺江,问我有没有这个意思,我答应了,所以也和我说了这个。”
  杨呈微微一笑,拍了下夜影幻月的肩膀道:“好,既然听了我的建议,我是不会让你吃亏的。相信我,咱们两个大干一场,一定会有出头之日的。”
  “嗯。”夜影幻月狠狠的点了下头,眼中冒出希翼的光芒。如果说他原先只是崇拜杨呈,那么现在游戏中相处了几天之后,就是信任了,杨呈如果能帮他,那他自然兴奋。“风语,我就跟着你了,要我怎么做都没问题。”
  “这事等进了学校再说。”
  听到两人的对话,秋叶落等人倒没什么表示,吴沁却惊讶的道:“你们要考顺江大学?”
  “有什么问题?”杨呈道。
  “顺江大学我偶然听说过一次,好像风评不怎么好啊,你怎么会去考那个学校?”
  杨呈叹了口气道:“人穷志短,像我们这种丝能上个大学就不错了,还挑七挑八?”
  吴沁张了张嘴,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不过她的神情看起来非常失望,而且似乎还有点悲伤。
  “风语,你家里很穷吗?”秋叶落奇道。“从你的言行举止来看,还真看不出来。”
  “因为我长得帅吗?”
  “……”众人皆呕吐。
  随后大家拉起了家常,杨呈和夜影幻月发现对方居然个个都是富二代。当然,也算不上特别高大上的那种,不过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