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网游之无敌箭神〗第47部分

称神妙,而且还总能准确的击中目标,
  据外公所说,这类箭的走向变化也是基于他们的射法,毕竟箭身在高速旋转的情况下,是肯定可以利用到风力的,就算洝椒,箭羽也可以产生空气流动,所以很多时候刮箭的幅度如果太大,反而让箭无法控制,
  当然,如果要控制也是做得到的,就看愿不愿意去钻研,若能摸透这其中的关键,便能善加利用,成为自己的一种风格,
  杨呈的箭路不止是这种转弯的变化,还有很多种,他曾经问过外公这种箭的原理,但外公也答不上來,所凭的只是几十年的经验罢了,很多高人都是这样,他们的技术不是理论,而是实践,让他们说理论那是在为难他们,
  杨呈自然也不知晓,他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类似于“香蕉球”那种的流体力学,不过理论其实不重要,重要是自己能不能掌握,将之变成自己的技术,
  目前的杨呈在这种技术上还有很大差距,当然了,差距是体现在另一个参照者身上,那就是他的外公,他想要达到外公那样的境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虽然如此,但用來对付执往昔却是相当有效,
  执往昔的大局观很好,但这得有一个依据,那就是需要掌握身周一切物体运行的规律,否则什么都看不明白,何谈大局观,反使得他此时心中一片错乱,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进还是该退了,
  而且,不时产生的暗暴也相当烦人,让他完全找不到节奏,好几次打断了他的反攻,当然,即使洝接邪当,他也依然无法如愿,
  噗嗤,
  执往昔又中一箭,而此时的他居然被推到了哈里斯的身前,于是又出现了他替杨呈挡魔法的情况,
  但这一次杨呈可不是紧急的躲避,而是自由发挥,所以他立时一个大跳朝后退了出去,距离的拉开使得哈里斯的仇恨瞬间变淡,同时发生了转移,冲着执往昔发动了后续打击,
  杨呈的箭也一刻未停,此时的执往昔完全被动了,频频挨打,
  “不可能,这是什么箭,”
  他现在还在纠结杨呈箭路的问睿,因为他的心已经乱了,而心一乱就容易钻牛角尖不可自拔,自己的节奏也自然就乱了,就算他实力逆天,此时也不可能翻得起浪,
  对这一点杨呈是很有认知的,如果是在射箭赛场上,一位运动员的心不静,表现一定不会好,被实力相近的人完暴都很有可能,再说了,在杨呈看來,执往昔的技术虽然非常好,但还达不到特别顶尖的层次,至少和鬼舞相比要差了一些,
  而且,他只是一个新手,再怎么样在经验上也不可能和鬼舞这些人相提并论,装备又不是很好,杨呈岂会输给他,那不是很掉份,当然了,如果再练几个月或许会不一样,但以后的事情谁又说得准呢,只许别人进步,难道他杨呈就不能再进步了吗,
  他的进步空间多得是,
  “说了不让你近身,就不让你近身,你服不服,”杨呈笑道,
  “老子不服,”
  本來就够憋屈的了,杨呈此时还火上浇油,执往昔根本受不了,当下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朝着杨呈撞了过去,
  如此打法倒的确有几分战士风采了,不过直接得过分了,杨呈如果这都挡不下那还得了,当即一箭暴了他的头,让他那为数不多的血量唰的一下降到了谷底,
  躺了,
  只不过执往昔说不服倒还真不是嘴硬,他此时眼神中的确满是不服,看着杨呈就像要吃人一般,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梁子算是结下了,以后恐怕少不了一些麻烦,
  杨呈也不介意,这种事他遇得多了,要找他麻烦就來呗,谁怕谁啊,如果惹烦了他,追杀回零级也不在话下,只不过很浪费时间罢了,
  执往昔挂了,只暴了一件装备和一地药品,并洝接斜┏瞿潜ν,这很正常,别说暴率不高,而且宝图如果洝接斜匾幕,也不一定会带在身上,比如杨呈自己就洝酱,
  但这也让他很担忧,如果执往昔那张图拿不到,这任务不就卡住了吗,到时又如何完成,
  不过暂时还是先将哈里斯干掉吧,这家伙也追杀了半天,不能拖得太久,
  杨呈要杀哈里斯还是比较容易,放起风筝吊打,虽然又中了两招群攻,不过无甚威胁,洝蕉喑な奔渚徒私崃,
  “该死的,我居然败了,”
  哈里斯突然一声大吼,愤怒的道:“我知道你來这里的目的,不过就算我死了,你也得不到盗墓者宝藏,”
  嘭,
  说完这句话,哈里斯便挂了,出了一堆装备和材料,不过最显眼的便是那一张宝图了,这也是杨呈來此的目的,
  东西随手收了,杨呈拿出宝图看了一眼,发现这和自己手中的一张图的确是一个类型的,而且看边缘似乎能够贴合,
  “回去再看看吧,”
  将宝图放进背包,杨呈使走向了那些毒龙草,这个任务不知道有洝接械诙谓鴣淼幕,还是尽量采走一些毒龙草,这玩艺价值还不错,积少成多也是一笔相当可观的收入,
  采满背包后,杨呈本打算返回了,但又注意到了那个茅屋,便进去看了一眼,
  这间茅屋并不大,屋内陈设一目了然,除了一些日常用品之外,能吸引到杨呈目光的就只有桌上的一个小箱子了,
  “哦,果然有宝,”
  这分明就是一个宝箱,不过却已然上了锁,但宝箱在这个任务里不可能无法打开,所以钥匙肯定就在附近,果然,在杨呈的仔细搜索之下终于在床头发现了钥匙,然后怀着激动的心情将宝箱打开了,
  “这是什么,”
  只见盒子中出现的是一块勋章,式样很是古怪,上面的花纹也从未见过,而拿起來一看,居然洝接腥魏问粜,也无介绍,完全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杨呈一头雾水,不过既然如此慎重的将之放置在带锁的宝箱里,一定不一般,或许只是洝接写シ⑺淖饔冒,所以不管是什么,还是随身携带的好,有时候一个任务或一个机遇会在不经意之间产生,如果将不确定用途的东西放在仓库,恐怕就失去了这个机会,
  除了这块勋章之外,屋里再洝接腥魏斡屑壑档亩,杨呈便回去了,
第一百五十二章 鬼舞的地盘
  
  杨呈回城之后,发现鬼舞來了一条消息:“喂,有洝接行巳づ阄胰パ槭找幌碌嘏,到时分一间你用啊,”
  “不用了,我洝叫巳,”
  杨呈叹了口气,这家伙分明就是想來刺激他的,得到了地契很了不起么,
  “别这么说嘛,你看咱们都遇到了,就顺路吧,”
  “嗯,”
  杨呈一愣,然后转头一看,可不是就是鬼舞五个人一起朝他走了过來么,果然还真是巧啊,
  风流少爷一见到杨呈就奔了过來,然后将肩膀一搭,笑道:“风哥,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走,去瞧瞧地方呗,说不定弄个双人间咱俩可以一起住,”
  “晚上又不在游戏里睡觉,要住的地方干什么,”杨呈翻着白眼道,
  “……风哥,想不到你居然是这个意思,你口味很重啊,”风流少爷舔了下嘴唇,道:“不过,我喜欢,”
  杨呈无言了,这家伙还真是无下限,
  花迟叶落笑道:“怎么你们都想要一幢房子吗,纯属浪费嘛,不如像老鬼说的一样,要个门面,开个小店什么的,可以赚钱啊,”
  “只要不是空地就好,咱们可洝角,”彼岸轮回道,
  地契这东西如果不是收购,而是通过奖励得來,结果都只会是一些闲置的地方,倒也有可能是空地,不过既然是风灵城的地契,那无论如何都是相当有价值的,哪怕是空地,只要地段不是太偏也是非常不错的,
  “你们登记过了,”杨呈道,
  “那是当然,东城区的中心地点,羡慕嫉妒吧,”鬼舞显的很是得意,不停的晃动着手里的地契,
  风流少爷道:“就是面积小了点,”
  “那有什么打紧,只要地段好,干什么都可以,”
  这些家伙你一人我一语的倒是将杨呈的好奇心给勾起來了,反正此时也洝绞裁匆舻氖,既然遇上了,就去看看吧,
  风灵城分东西南北四区,每一个城区都有繁华地段和清冷地带,而中心城区自然不用多说了,肯定热闹无比,所以不管分到什么地,盖了什么东西,都可以用來做生意,只要简单的打通几面墙就好了,
  当然,也可以中间开个隔层,做几个小单间住人也是洝接形暑}的,
  一行人兴高采列的奔向他们的地盘,鬼舞不断的在和杨呈炫耀,声称他们是新世界第一个置办房产的老板云云,那得意的样看着很是欠打,
  “对了,多少号來着,”杨呈问道,
  “144号,”鬼舞昂首挺胸,道:“多么吉利的号码啊,”
  “要死死,”
  “屁话,用唱的,多发发,”
  “……”
  东城区的中心,的确显得很热闹,这里虽然不是商业街,但有几个技能导师在此,而且还有城里的赌场也在附近,是一个不错的地段,而走过一百多号之后,风流少爷掩饰不住兴奋之情,道:“哈哈,在这里开一家茶馆,摆几桌麻将,生意一定好的不得了,”
  “嗯嗯,最好招一些姑娘來几段钢管什么的,”
  “靠,茶馆里面跳钢管,”
  “这年头,什么都是一个综合发展,澡堂不一定只洗澡,饭店不一定只管饭,”
  “有道理,还可以搞按摩生意,一边趴着打麻将一边有人按摩,那个爽啊,”
  鬼舞等人都在憧憬着美好的未來,就连那个话很少的大中天也跟着瞎掺和,气氛很是热烈,而杨呈看着他们则是连连叹气,这些家伙实在洝礁隹科椎,
  “说起來这个地方以前经常來,但一直洝焦刈⒐排坪拍,”
  “我也是,”
  “143号,我们快到了,咦,怎么这边的是145号,”
  走到目的地,他们來來回回看了好几遍,发现只有143和145,就是洝接锌吹144,还是杨呈不像他们那般急切,发现两幢大建筑的中间有一个很窄的小巷子,还被左边的壁饰给遮挡了,不注意的话还真是很难发现,
  “不会吧……”
  鬼舞几人看着那仅容一人通过的幽森小道,刚才的兴奋之情立马烟消云散,
  杨呈则是幸灾乐祸的笑道:“这个地方还真不错,隐藏得够深的啊,”
  “哼,酒香不怕巷子深,进去瞧瞧,”
  鬼舞怒哼了一声,然后带头进了巷子,其他人也连忙跟上,
  巷子确实很窄,窄到有一种窒息感,而且还很长,里面显得极为幽暗,似乎光线都难以透进來一般,而等到巷子终于走完,前方出现了一些建筑,但依然不宽敞,
  最可气的是,这些建筑都是残砖破壁,虽然有npc住着,但大多衣着非常的寒碜,这根本就是一个贫民窟啊,
  “……”
  几人都不说话了,脸色也都阴沉了下來,这种地方不但观感不好,而且气味也不太好闻,有一种说不出來的霉味,虽然很淡,但也影响心情,
  “这地方还是第一次來呢,以前居然洝椒⑾,倒是新鲜,”杨呈左顾右盼的道,
  确实,这里够隐蔽的,那巷口的确不容易发现,鬼舞他们想來也是第一次到这里來,
  “找,找144号,”鬼舞有些气急败坏的道,
  既然是贫民区,自然是洝接忻排坪诺,但他们所分的地方是有正儿八经的号码,不可能洝接,于是大家都开始一边前进,一边观察着号码牌,而当他们快走到尽头的时候,终于发现了这144号,
  看到这间屋子的一刹那,鬼舞等人个个眼中涌出了泪光,而鬼舞手中的地契也飘飘荡荡的落到了地上,
  呼,
  一阵微风吹过,将这屋子的一扇窗给吹掉了,砸在地上发出的声音,当然,不是因为玻璃够硬,而是根本洝接胁A,
  这里是贫民区,但其他贫民的房子虽然残破,也要看拿什么比,如果和前面那些华丽的大建筑相比自然是惨得不能再惨,但如果和眼前这间屋子相比,那也算不错了,
  破,
  只有这一个字能够形容这间屋子,虽然面积并不算很小,但这分明就是一个鬼屋好不好,根本洝接幸淮κ峭暾,
  墙壁和窗户的格局完全开扩了视野,墙和窗傻傻分不清楚,出入都非常方便,四面皆可,自由奔放,再看屋顶,完全半露天的通风设计,在家也可以享受日光浴,或者体验漫步雨中的浪漫感觉,
  而室内,绿化工作做得非常好,到处都生长着茁壮的植物,想与大自然亲密接触,根本不需要出城去山林,如果再养两只兔子,简直堪称完美,当然,现在里面并洝接型米,倒是有几只猫在睡懒觉,不知道是哪家的,
  “他奶奶个熊,这是坑爹啊,”
  鬼舞气得跳了起來,面红脖子粗,这可是周年庆的活动奖励啊,就这么个货色,虽说的确是在风灵城的地契,但如此做法未免太小家子气了吧,哪怕官方从來都洝接写蠓焦,却也不能到这个程度啊,
  杨呈深吸了一口气,道:“不用气馁,我觉得在这里建个公厕也不错,”
  “放屁,这里是游戏,谁在游戏里大小便,”鬼舞怒道,
  正着说,只见不远处一间屋子里走出來一位青年npc,冲着鬼舞笑道:“噢,幸运的朋友,我等了您好久了,”
  鬼舞看向他,道:“你是干什么的,”
  “是这样的,做为周年庆活动的地契奖励,还有一些特权,能以每月半价的优惠聘请一位管家,也就是我了,您可以叫我彼得,当然,头一个月是免雇佣金的,之后如果您不需要我了,也可以将我解雇,”
  鬼舞的火气终于消了一些,还有个npc用用,倒也不错,
  “那你倒是说说,这算是怎么回事,”鬼舞指着那破屋子,看着彼得道:“这就是所谓的奖励,又脏又破,环境也差,这东西我能用來干什么,”
  “噢,您千万别这么说,这份奖励可非同一般哪,”彼得一笑,手往四周一指,道:“您看看,这里是贫民区,而且地方不小,您要知道,贫民区的收购价格永远是最低廉的,你在这里发展要比其他区域简单太多,近水楼台先得月啊,而且,这里可是风灵城,您应该知道它的潜力,”
  鬼舞眨了眨眼睛,听起來倒是有些道理,如果能将这里全部收入囊中,倒也很有前途,看來官方也不是那么小气嘛,
  但鬼舞很快就意识到了关键的地方,脸色再次阴沉了下來,含怒道:“胡说八道,这里可是封闭式的,就算我将这里全收了,那又怎么样,还是出不去啊,被别人重重包围,我发展个屁,”
  “呃,您不能这么想,就算将整个国家划给您,那也是有国界的啊,再进一步说,就算将整个大陆都划给您,您也不能发展到海洋上去吧,这是一样的道理呀,”
  “……”
  鬼舞算是看出來了,这个npc根本就是官方用來安抚人的,这什么狗屁歪理,简直无稽,甚至无耻,
  “老大,算了,”
  风流少爷拍了下鬼舞的肩膀,笑道:“能有一块地方就不错了,我觉得这里挺好的,适合咱们当根据地,”
  “就只当根据地,”
  “暂时的嘛,”
  “……好吧,”
  如此结果也实属无奈,这里根本就洝接猩桃导壑,也只配凑合着用用了,
  而旁边的杨呈此时都乐得不行了,鬼舞之前和现在的神情变化让他看得好爽,真是极大的反差啊,
  再让你装逼,
第一百五十三章 又见黄书记
  
  79免费阅眼看鬼舞得到了这么一个破屋子,杨呈心情大好,也不再可惜这地契了,吹着小曲去了仓库,
  从仓库拿出那块宝图对照了一下,发现的确很贴合,而且还合二为一了,
  光芒一闪,一张全新的宝图出现,而这个时候宝图终于有了一点点的介绍,是关于盗墓者的一些讯息,不过讯息显得支离破碎,看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有一些诸如“传说”“古老”等等词汇给人一种这宝藏很强大的感觉,也让杨呈多了一些期盼,
  除此之外,下面还有一行小字,由于盗墓者藏宝图得到两份,可选择开启一重封印,锁定执往昔,后面介绍称,凡被封印锁定者且拥有对应宝图的归属权,那么宝图必须在身,
  同理,开启封印者也必须是宝图在身的情况下才使封印有效,
  杨呈恍然,他之前还在担心如果执往昔不将宝图给他,他又能怎么办,但现在看來这个问睿芎媒饩雎,可以强制性的让执往昔图不离身,再暴出來就好了,
  两张图合成之后的权力比一张图要大,张呈便掌握了主动,他随时可以去杀执往昔,当然了,他并不知道除了执往昔身上的宝图之外,其他宝图又在哪里,这提示毕竟只针对于一个点,
  从两张宝图的拼合看起來,虽然是左右相邻的位置,但其中一份并洝接械奖,也就说,宝图数量至少有六份,甚至九份,或者更多,而杨呈更倾向于六份,毕竟这玩艺太碎了也是个麻烦事,任务难度会太大,失去了游戏性,
  不知道最后奖励是什么,但想來肯定不一般,
  杀执往昔用不着刻意去找,杨呈也不急,只是将宝图随身携带,他相信执往昔早晚会寻上门來,到时一并解决了吧,
  练了会级,已是晚上,杨呈吃饭时得到了一个让他有点意外的消息,顺江的内招居然过了,
  “什么情况这是,”
  拿着那份非正式录取通知书,杨呈傻了,他连复试都洝饺,这就通过了,也未免太简单了一点吧,
  此时冯珊和杨远志都在,两老脸上都洋溢着笑容,虽然顺江大学不是什么好学校,但儿子连高考都还洝娇,就已经被录取了,这实在是光宗耀祖啊,
  而且内招进这个学校还可以减半学费,住宿都免了,如此好事到哪里去找,
  只不过有一点担心的是,那学校的环境问睿,因为太乱,洝接懈改赶肟吹蕉釉谘J苋似鄹,更不想看到儿子和一帮猪朋狗友同流合污,
  “你真的决定上这所大学,”杨远志问道,
  杨呈点了点头,道:“做人要有信用嘛,”
  “什么信用,”
  “我和里面一个老师说过,就算洝酵ü谡,我也会考顺江,不能失信于人,”
  杨远志闻言点了点头,虽然他猜到这只是随口一句屁话,根本算不得什么承诺,但儿子用这件事來堵他的口,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一切小心点,你都这么大了,做事要有分寸,有时候一些事情还是退一步的好,退一步海阔天空嘛,”杨远志道,
  “知道了,”
  一旁的冯珊道:“对了,之前顺江那边有來过电话,让你明天去一趟,好像是个姓王的主任,”
  杨呈想了想,应该还是上次棒球部招人的事情了,这帮家伙还是不死心,估计是先录取给点甜头,以动摇他的决心,然后在他心有歉疚的情况下拉去打棒球,
  但他们可能小看杨呈了,杨呈一般不接受恩惠,不过如果是别人强塞的他也不会矫情,至于感激就谈不上了,本來嘛,你给我的,我凭什么不要,有本事你再拿回去啊,
  美美的睡了一觉,第二天一大早,杨呈就奔顺江去了,
  校门口的人比上一次要少一些,虽说顺江给各大体校发了一些邀请函,但学校的名气不足,而风评又差,很多人都避之不及,不是实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并不一定会选择顺江,
  哪怕学费减半又如何,前途还是比较重要的,
  门前副食店,杨呈打了个电话给王主任,也就是上次领他去棒球场的那一位,很快,王主任居然亲自过來接他,随行的还有那位墨镜男,
  王主任那圆圆的脸上满是热情的笑容,一见杨呈就走过來握住手道:“來得这么早啊,快跟我进去吧,太阳毒,”
  而那墨镜男翟正赫则是顺手在冰柜拿了三瓶饮料,朝柜台丢了一句“算老王的帐上”,然后陪着杨呈一起走向教务大楼,
  “呵呵,小呈啊,这次可是黄书记亲自点名让你通过内招的,看來他对你作为投手的天赋很看好啊,”王主任一路上都洝接兴煽,笑道:“他这么看好你,我都很意外,相信你以后的前途一定无限光明,”
  杨呈愣了一下,黄书记又是谁,不过不管是谁,看來应该是个主事的,所以这个王主任根本洝接芯龆ㄈ,既然如此,杨呈自然也不会反驳他关于棒球的说法,何苦给大家找尴尬,当下只是笑着点头,一切等见到了那个黄书记再说,
  大楼其中一间办公室,
  “他來了,”
  王主任将杨呈领了进來,而此时办公桌后面的一位戴眼镜的胖子放下手中的工作,露出亲切的笑容冲杨呈道:“又见面了,”
  杨呈眨了眨眼睛,此时才认出來这胖子不就是上次在校门口看他打架的那家伙吗,洝较氲骄尤痪褪腔剖榧,
  “您好,”杨呈显得很有礼貌,并在黄书记的示意下坐到了一边,
  办公室的陈设很简单,不过很清新整洁,让人很容易能静下心來,而空调的温度也很舒适,这环境确实不错,是个办公或谈话的好所在,
  “小呈啊,上次看你在大庭广众之下打架气定神闲的,丝毫不紧张,我就觉得你心理素质不错,是块好料子,”
  杨呈闻言差点洝揭豢诮吓绯鰜,打架也能作为是不是好料子的评判标准,这还真够奇葩的,不过不得不说,也有一些道理就是,只是太另类,太新鲜,
  黄书记继续道:“所以你的录取是我特批的,仅管你暂时的理想并不是棒球,”
  “既然您知道,干嘛还要批,”杨呈道,
  两人的谈话听起來很简单,但其实不然,黄书记提到棒球就是在给杨呈压力,实际上也算是一种不着痕迹的威胁,他点明了“暂时”这两个字,言下之意就是说,希望你进來顺江之后理想变成棒球,否则不一定会批,
  当然,这话不可能明说,任何人说任何话都要留有余地,一來是给对方面子,二來也是为自己之后的续谈腾出空间,才好周旋,
  而杨呈的回答非常简单明了,就是摆明自己的态度,你说再多也洝接,我就是不打棒球,哪怕你不批,
  黄书记笑了笑,转移了话睿溃骸拔抑滥愕睦硐胧巧浼,不过我好像听说,你被市队训练营拒绝了,既然是这样,你还打算一条道走到黑吗,”
  “我从十四岁开始,就一心扑在射箭上,这么多年的汗可不是白流的,市队训练营拒绝我也只是一时失意,这也算不了什么,我相信我的理想一定会实现,”
  “哦,你该不会说射箭就是你的生命吧,”
  “那倒不至于,”杨呈摇头,道:“虽然很多运动员都会说一些类似的话,但只是一句夸张的废话罢了,不过就算如此,对一项事业的热爱也不是轻易能放得下的,”
  “你倒是实诚,”黄书记看到杨呈坚定的表情洝接性偎凳裁,只是点了点头,然后站起身道:“你先跟王主任去操场,我随后就來,”
  王主任和翟正赫此时脸上神色怪异,看起來他们也不知道黄书记让他们去操场打算干什么,不过也洝接卸辔,而他们都不知道,杨呈更不可能知道了,只是随着他们一起下了楼,
  “小呈啊,你还真是铁了心啊,”王主任唉声叹气的道,内招都有好些天了,但他们却并洝接蟹⑾直妊畛矢玫耐妒置缱,而对于一支棒球队來说,一个优秀的王牌投手是多么的难能可贵,不得不争取啊,
  翟正赫也在旁边连连点头,虽然他一句话都洝剿,但情绪也相当失望,
  杨呈苦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不过好在黄书记很快就下來了,倒是给他解了围,
  此时黄书记的手上多了一张弓,这让杨呈很是疑惑,莫非是要考验他的弓箭,顺江不是洝接泄柯,但他虽然不明就里,内心的激动却是少不了的,或许这个黄书记有发展弓箭部的意思也说不定,如此他反而倒省事了,
  “小呈啊,我不懂弓箭,你看看这弓合不合适,”黄书记冲着杨呈笑着,晃了晃手中的弓,
  杨呈暗叹,这弓式样很新,应该是新买的,不过这种弓是以前比赛用弓,现在只能作为表演用途,早就被淘汰了,因为它太轻,表演有余,对抗不足,用这种弓打比赛趴就一个字,
  所以杨呈也实话实说,如果这是一个考核,也就是一个机会,那他当然不会去故作大方,反让自己为难,
第一百五十四章 定数射枣
  
  “哦?我可是今天才让人买来的呢。”记一脸无奈的道。
  杨呈道:“这虽然是新款,只不过不是比赛用的,我玩不惯这种弓。”
  “反正试试吧,我只是听到你说练了很多年的箭,想见识一下。”
  记既然这么说了,杨呈当然不会拒绝,便将那弓拿了过来,不过扯下了上面的辅助装置,成了张裸弓。真正的弓箭手不需要机械设备来干扰他们的灵性,只能影响到他们的发挥。
  看到杨呈这举动,记暗里点了下头,这小子的确很有高手风范。
  杨呈试着拉了一下弓,皱起了眉头,简直一点力度都没有,跟拉空气没什么两样。不过虽然这种弓非常轻,但设计上还是会利用一些推力来增加弓力,并不算是废物玩艺,只是不习惯罢了。
  王主任和翟正赫面面相觑,皆叹了口气。
  记居然还陪着杨呈玩箭,还打不打算让他转棒球了?这么做在他们看来根本一点好处都没有。
  “放轻松。”记此时对杨呈道。“只是我比较好奇,随便玩玩罢了。这样吧,你看得到前方那棵枣树了吧?我听说市队的一位叫洪涛的职业射手百米之外能射下双位数的定数枣子,因为你的弓不合适,那我们就来简单点的,射下两颗吧,怎么样?”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愣了,即使是杨呈也不例外。
  好家伙,记还真看得起他,这里离那棵枣树差不多有70米,射下两颗枣子?这尼玛又不是游戏中还有鹰眼,看清楚都难啊。更何况此时操场还有一点微风,那些树叶抖来抖去的很影响视线,难度绝对超s级。
  当然,如果只射下一颗枣子大多数射手都能办到,但两颗绝对不可同日而语,不是一个级别的。
  至于那洪涛的定数射枣传说,只不过是传说而已,而且还是美谈,谁他娘的知道是不是真的。记居然用一个传说来考验杨呈,可不就是太看得起他了么。
  一位随同记来的人先去清理枣树下的地面了,而王主任和翟正赫此时却是窃喜,他们似乎理解了记的用意。
  “呵呵,老黄这家伙真够阴的,想让小呈知难而退,打击他的信心,让他放弃射箭。”王主任小声的道。
  “不过这做得也太明显了,怎么可能做得到嘛,除非是神还差不多。”翟正赫笑着摇头,看向杨呈的目光充满了幸庆乐祸。
  王主任点头:“是啊,我看他一定会放弃的,呆会你再去说服他,趁热打铁,让他彻底转了念头。”
  “没问题。”
  两人正嘀咕着,却没想到杨呈不但没有放弃,反而很干脆的搭上了箭,拉开了弓。
  呼。
  微风轻轻拂过,那远处的枣树也在缓缓荡漾,而杨呈的眼睛却是一眨不眨,死死的盯着前方,手稳定得就像是静止的画卷一样,气势十足。
  只不过他拿弓的姿势有些古怪,握弓部位有些靠下,使得记的眉头不由挑了一下。
  不懂射箭?那根本就是屁话,记虽然不是射手,也不拿弓,但他也绝不是射箭白痴,准确的说他是一个射箭项目的爱好者。
  他刻意拿这种弓给杨呈,然后再出一个足以让很多射手打退堂鼓的难题,就是想看看杨呈的心理状态。如果真对射箭有绝强的信心,理应不会放弃射出这一箭,还没试就退缩的人前途必然是有限的。
  哪怕做不到,也不能被吓尿了,这其实是一种竞技精神。不管任何项目,都是如此。
  其实记也不是太看好杨呈,毕竟他是一位被市队训练营拒绝过的人,如果真有本事和潜力,理应不会是这种待遇。而有了这样的经历,对杨呈的信心也肯定会产生巨大的打击,很可能就此一蹶不振,那基本上就是废了。
  所以他的这个考核是多方面,第一就是信心问题,看来杨呈这一关算是过了。
  如此犀利的眼神,如此强悍的气势,这是一名优秀的运动员所必须具备的素质啊,没有瑕疵。
  而接下来,就是技术上的展现了。
  这一道题的确太难,做为一名射箭爱好者,知识面必然不会狭隘,记如何不知道定数射枣的难度?他倒不会指望杨呈成功,因为这弓对于专业练箭的人来说很难射,但就是因为不适应,才能更加能反应出一些平时注意不到的缺陷,将之充分暴露。
  这是肯定的,一位拥有灵性的射手与一位呆板的射手,用同一种弓可能会射出同样的成绩来。但如果都换上不适应的弓,结果就天差地远了,绝对不能同日而语。
  所以只要杨呈能表现出一定的水准,对记来说,那也就能够做出大概判断了。
  不得不说记的确很有想法,如此考核方式也相当靠谱。
  当然了,不要以为记就比市队训练营的考核人员牛逼,这绝对是错误的论断。毕竟双方不是处于同一个环境的,考虑的面向也不可能一样。
  道理很简单,不管是任何体育项目,普通爱好者谁都能明白一个优秀的运动员需要体现出什么样的素质,如果让他们去评判一个人,想来也会有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方法,人的想象都是无穷的。
  于是他们总会吐槽体协的一些高官,为什么普通人都清楚的道理这些高官不清楚?有些挑选的人在他们看来都是废物,可能还不如他们学校的某个天才呢。
  殊不知能坐到那个位置的人,都不是白痴,而且一般也比普通爱好者更具水平。只不过他们都是体制内的,需要按照体制的系统方式去做,不能依自己的意思去搞思维跳跃,不然的话整个体制都会乱套了。如何做才是大lang淘沙最有效的方法,这都有一套系统的模式,也是普通爱好者想不到或根本不会去想的事情。
  这种做法可能会错失很多有特色的天才,但这是无法避免的,或许他们可能会收获到更多更全面的天才呢。
  事实也是如此,让爱好者们吐槽的毕竟只是极少数,而更多的运动员都是达标的,只是这些运动员被认为是理所当然,而被忽略罢了。普通人就是这样了,只注重点而不注重面,而这些点却足够成为他们吐槽的理由。
  当然了,除此之外,体制中甚至还有一系列裙带关系的考量,很复杂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