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网游之无敌箭神〗第61部分

在抢占水源,为生命的延续寻求条件。
  “分七个方向,一人负责一边随时报告对手动向,去吧。”
  鬼舞毫不耽搁,说完之后就直冲向最前方而去。而杨呈他们也没犹豫,各选定一个方位奔出,这个地图本来就是八方刷新,一人盯一个还是可以做到的,不至于出什么乱子。
  杨呈跑的是西北方,眼中不离大道,而他自己则是在小路上狂穿。跑了差不多五分钟左右,一只怪物都没有见到,也不知道这个地图中有没有怪物存在,官方并没有明确指示。
  不过既然是公会战,应该是没有的,否则杨呈倒想着利用怪物来当作即时战力了,或许可以收到不错的效果。
  如果将他们自己刷新的地点标为正南方,那么西北方相对来说还是比较远的。但杨呈跑了大概十分钟左右,还是一个人影都没见到,不由感到很疑惑。哪怕对方行军速度再慢,也不会是这种情况,所以只有一个解释,对方并没有朝中间行军。
  “可惜公会刷新是随机的,不知道这个方位是哪个公会,要不然倒是可以由分布猜到可能的情况。”杨呈心中叹了一声。
  这七个公会都比较有名,事前彼岸轮回也分别说了一下情况,各个公会的打法和风格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资料。更何况其中有几个公会杨呈还比较熟悉,比如秦门或是悠然。
  吴沁他们能进入八强杨呈倒不意外,悠然公会最近发展得很好,甚至还吸收到了像慕容木这样的高人,竞争力还是很强的。杨呈很怕碰到他们,不是因为他们实力强,而是因为下不去手。
  既然这是比赛,是肯定要厮杀的,在杨呈看来,悠然公会中的其他人倒也罢了,如果让他杀吴沁,咳,不敢想。
  此时对方如果不是朝中间行进,就很可能是打算绕左右两边公会的背,这却不好判断了。但杨呈也不可能闷头直冲,那纯属lang费时间,所以他并没有太多犹豫的冲向了西方。
  理由只有一个,因为北方是鬼舞负责的,而西方是执往昔,杨呈还是想着去帮衬一把。
  猜测对方行军速度,从而定下大概的方位,杨呈如猎豹一般摸了过去。而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他终于发现了动静,而且动静还很大。
  “寒宇,你们广寒宫不要太嚣张了,真当我们悠然是软枺勇穑俊鼻镆堵涞纳舸搜畛实亩洹
  杨呈没有开启鹰眼,不射箭的情况下鹰眼其实不是太好用,因为它的视线只集中于一点,如果用来辩人相貌或是看装备之类倒是可以,看局势情况还不如肉眼来得清晰。
  此时在杨呈的眼中,前方有两个公会在交战,是悠然和广寒宫。寒宇这个人杨呈对他的评价还是挺高的,如果没有鬼舞,寒宇自称第一盗贼似乎也没什么不妥,绝对可以列入顶尖高手的行列,虽然在这个行列中算是垫底的。
  而眼前的情况明显广寒宫占了优势,因为悠然的队型相当散乱,只是临时凑了几方稳定的防线,这样想挡住对方的攻击肯定不靠谱。
第一百九十八章 救人
  
  79免费阅杨呈猫在不远处观察着前方的情况,看着看着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因为广寒宫的攻势并不如何犀利,似乎只是在牵制,而不是想要吃下对方,
  广寒宫由于是斜插攻打悠然公会侧后方,悠然的防线一时之间协调不过來,这种好机会怎么能够放过,所以广寒宫这打法让杨呈很是疑惑,
  不管如何,报告还是要发的,不过正当杨呈准备在频道中说明的时候,却发现西南方又有一个公会过來了,而且一來之后二话不说,开始直冲向悠然公会发动了攻击,
  秦门,
  杨呈恍然,原來这两个公会居然从一开始就有了协定,以双方的刷新地点來判断夹击的对象,悠然公会实在是运气不好,
  “老鬼,秦门和广寒宫在围攻悠然,”杨呈在频道中道,
  “地点,”
  “正西边,离村庄的距离我想不用说你也判断得到,”
  行军速度基本上可以判断出來的,大致上都差不多,而如果旁边的公会有心斜插堵截,会在哪一个点上大致也应该有个数,
  “嗯,等悠然挂掉之后引他们两公会往西边过來,”鬼舞道,
  “既然是西边,不引也是一样的吧,他们结束之后必然会直接去村庄,”
  “傻啊,用引的好掌控时间,”
  “明白了,”
  杨呈点头,鬼舞说的有理,说穿了只是一个主动和被动的关系,主动权在自己手中才能适当的调整对方行军节奏,甚至有时候想要拖延还可以稍稍偏离一下方位,不至于有什么问睿,
  而这个时候,杨呈也发现了执往昔,至于负责秦门那边的花迟叶落还洝郊,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同时,他也看到频道里各人都开始了汇报,
  花迟叶落还在往西边跑,风流少爷和鬼舞负责的公会在到处绕,只不过还洝接信鐾,而另外两个公会是直接朝村庄去了,中途洝接杏龅礁扇,
  他们路上倒是遇到过对方的探子,这些探子不是探路的,而是探敌情的,所以都只是个把人而已,毫无例外的全部干掉,这也是鬼舞要求的,他们天下盟的行踪根本不怕暴露,因为各个方位都只有一个人,引不起重视,
  这也是精英团的好处,单挑基本上不会输,
  执往昔和杨呈汇合,他现在面对杨呈还是有些尴尬,好半天才憋出一句:“怎么办,”
  毫无疑问,他是以杨呈的意见为中心,
  “等着吧,”
  “你不想去救,那可是你的朋友啊,”
  杨呈愣了一下,不过很快明白执往昔既然知道他的名字,或许也因为想抢回宝图有过一些调查,知道他和悠然公会关系菲浅很正常,
  “最多救一人吧,看看再说,”杨呈洝接泄嘟馐,而他所说的一人自然是指吴沁,
  此时吴沁在咬着牙奋力抵抗着对方的攻击,身边不远处还有慕容木在两面支援,不过悠然已经快近崩溃的边缘,队员一个接一个的挂,再努力也洝接,无回天之术了,
  悠然公会吸引到的人素质倒还不错,比顺江可是强得多了,不过和秦门还有广寒宫相比仍然显弱,而面对两边包夹的局面,更是不堪,秋叶落就因为支援不够回城了,
  走了会长,那么副会长就更要保护好,不过这个时候身为副会长的吴沁却已经心灰意冷,这根本看不到生还的希望嘛,洝较氲桨饲咳鸥湛,他们就要第一个出局,
  “我们投降,认输了,”吴沁满脸不甘的道,投降这种事对于任何一个人來说都是屈辱,
  悠然公会的人也都是紧咬牙关,如果不是形势到了这一步,他们也不想啊,
  不过,只听秦熠轩不屑的笑了一声,道:“认输,呵呵,不好意思,我们不接受,你们平常总是想找我们的碴,不会以为你们真能和我们秦门相提并论了吧,今天我就告诉你们什么叫差距,在场的一个都跑不掉,”
  “你……”
  吴沁快疯了,洝较氲角仂谛龅谜饷淳,非得让他们所有人都要掉一级才罢休,这不是故意增加她的负疚感么,
  “悠悠会长,拼了,”
  “对啊,大家上,拼死一个够本,拼死两个赚了,”
  美女会长受欺负,这种事只要是个男人都接受不了,于是悠然的士气突然空前高涨,个个都双目通红的奋力反抗起來,争取弄死眼前的敌人,
  “你们……”
  吴沁双目含泪,这帮人太可爱了,她此时虽然面临死亡,但却一点都不伤心,为了这些可爱的伙伴,她再怎么样也要有一个当老大的样子,
  “兄弟姐妹们,拼了,”
  “哦哦,”
  听起來情绪很是高昂,不过却只是一种悲壮,如此局面任他们再如何有士气,面对对方有组织有纪律的攻击,也是扳不回來的,白光仍然不断,他们的人数也越來越少,转眼之间就只余下吴沁身边的一些人了,看起來是那么的可怜,
  秦熠轩笑道:“悠悠会长,对你我倒洝绞裁床缓玫目捶,不过你们那个秋叶落我真是越看越不顺眼,当初打败我的可不是他,他还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人物呢,回去之后记得告诉他,让那小子低调一点,不要再到我面前晃悠,不然早晚灭了你们,”
  “至于现在嘛,安心的去吧,公会升级这种待遇不是你们有实力拿到的,”
  说着,秦熠轩小手一挥,就欲动手,而吴沁等人也都放弃了抵抗,只能叹息等死,
  不过却在这个时候,只见山上突然几支箭矢射了过來,目标全都是双方术士,只打得那些术士血量猛降,忙高声呼救起來,
  “保护术士,”
  快疾而又飘逸难防的箭矢,再加上那如狼一般奔过來的乞丐装身影,來人的名号呼之欲出,
  “是天下第一箭,”
  此时所有人都禁不住心中稍有一些恐惧,因为杨呈的凶名太盛了,
  “怕什么,咱们老大以前比他厉害,杀了他,”
  “谁杀了天下第一箭,出去就有吹嘘的本钱了,”
  “上啊,”
  的确,天下第一箭内测时的评价洝接星仂谛,秦门的人也以有这样的老大为荣,很快就都嗷嗷叫着出手了,而这个时候,杨呈突然一招冲锋箭扔了出去,目标看似对准的寒宇,实际上却突然折向射中了正一脸呆滞的吴沁,
  所有人都傻了,这是來抢人头分的么,话说有人头分的说法吗,
  吴沁大脑一片空白,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吃香,不过她洝阶⒁獾氖,她中箭之后被吹飞的方向,却正好是因为之前杨呈制造的那一点混乱所产生的空档,
  之前杨呈射术士,秦门和广寒宫的人自不能见死不救,队型就有了一些混乱,毕竟他们现在心态很放松,不会有太多警惕心理,而同一时间,杨呈朝这边奔跑也吸引到了所有人的注意,那是天下第一箭这个名号所带來的效果,
  而这个时候,执往昔却绕向了另一边,此时已经到他们的背后了,却无人察觉,当然,他不是來偷袭的,而是救人的,
  “快走,”
  吴沁还处于惊愕之中,执往昔却突然在她耳边吼了一声,将她惊醒过來,随后带着她狂奔出去,而她这个时候才意识到,鬼杀团这两人是來救她的,
  “天下第一箭……”
  吴沁的眼睛还看着另一边正在逃跑的杨呈,以前内测时,天下第一箭就救过她一次,那一次让她留下了无比深刻的印象,甚至让她有为之心动的感觉,
  而这一次又被他救了,只不过与上次不同的是,心动并洝接,只有无尽的感激,因为,她对另一个人心动了,只不过她自己还不是十分确定,
  “你们为什么要救我,”吴沁问执往昔道,
  “我怎么知道,你问风……疯了一样的箭哥好了,是他要救你的,要不然我才懒得费这事,”执往昔拍了拍胸口,好险说错话,为了掩饰他又加了一句:“我猜箭哥是看上你了吧,我才不信他是真疯了,”
  “不会吧,我才和他只见过一面而已,”吴沁又深深的看了杨呈一眼,暗道:“不管怎么样,这个人情以后一定会还你的,”
  脱离战场,认输就不需要人进行同意了,吴沁很快就自己出局,毕竟除了优胜的公会之外,其他公会不管第几个出局都洝角,洝奖匾堆硬写,再者,她出局也可以将悠然剩余几人的命保下來,
  吴沁出局之后,执往昔便朝着杨呈的方向奔过去,想给杨呈减缓一些压力,毕竟洝接腥藖碜匪赐,几乎都冲着杨呈追过去了,
  不过看到情况之后却发现洝接姓飧霰匾,杨呈的每一箭都是用來判定,而判定留下的空当正好是他的下一步要去的位置,判断力堪称变态,至于那些盗贼,想追上杨呈也洝侥敲慈菀,双方的速度的确有差,但不至于差那么远,走几个位也就缓过來了,
  而且,杨呈是不可能走大道的,专往难走的地方跑,为对方增加追击难度,整个情况看起來,还真像是一个人牵着两个公会的鼻子走一样,
  执往昔不禁感叹,都说天下第一箭逃跑的工夫举世无双,此时一见果真如此,如果是他來做,未必做得到,要知道对方可是有寒宇和秦熠轩这样的大神存在啊,
第一百九十九章 尽在掌握
  
  杨呈跑得并不轻松,所以报告的事情就交给执往昔了,而鬼舞回复的指令也很简单,就是让杨呈将这两个公会带到一个指定地点去。
  与此同时,鬼舞也给花迟叶落和风流少爷下达了同样的指令,为了怕他们说服力不够,连彼岸轮回都派过去了,就是为了引人。至于那两支直接奔向村庄的队伍,鬼舞决定自己一个人盯,因为这两个队伍是必然会打起来的,根本不用管,可说是最轻松的任务。
  当然,也只是看似轻松,实际上如果发生任何意外鬼舞都需要进行抢救,否则就会失控。
  秦门和广寒宫的人对杨呈是紧追不舍,他们倒是没有产生什么乱七八糟的怀疑,原因很简单,杨呈是走正西方,也是他们的必经之路,就算没有杨呈存在,也一样是要走的,没什么不同。
  正如鬼舞所说,杨呈的任务只是控制一下他们的速度,不要太慢也不能太快。
  “这个地图靠村庄大概一里左右的位置,有一个环形凹地,那是个好地方,从时间上来说也正好形成交叉点,就去那吧。”鬼舞对众人说道。
  “环形凹地?”
  杨呈皱了下眉头,这会不会太明显了一点?白痴都知道这种地方不能轻进,就算秦熠轩等人追他追得头脑发热,难道底下就不会有人提醒吗?一旦有了意识就不会上这种当。
  本来嘛,现在是八方作战,少了悠然也有七方,秦熠轩他们不会不防。
  “还真是挑战我极限。”杨呈无奈的想道。
  风流少爷和花迟叶落是怎么引人的他不知道,不过想来应该是靠嘴上工夫,但他不行啊,他的名声太过吸引人了,个个都想杀之而后快,他是拿命在引。
  不过既然交待下来了任务,杨呈也只能想办法去完成,不然岂不是等同于放弃?这可不是他的个性。于是,当快要接近目的地的时候,便只见他的脚步稍稍一缓,连中两个魔法。
  “哈哈,天下第一箭跑不动了,大家速度!”
  “据说没有人杀得了天下第一箭,如果我们杀了他,回去都可以大肆吹嘘一番了。”
  “秦门和广寒宫的兄弟们,让咱们给无数被这家伙阴死的同胞们报仇雪恨吧!”
  看到杨呈如此状态,两个公会都眼红了,就连秦熠轩和寒宇也不由的tian起了嘴唇。也难怪他们,杨呈凶名太盛,加入鬼杀团之后平时不好找他动手,毕竟开罪杀手团这种组织百害而无一利,更何况是新世界第一杀手团?
  但现在是比赛,杀人是天经地义,谁也不能说什么。
  寒宇作为盗贼此时也来了劲,疯狂的冲着杨呈攻了过去,冲刺技能一冷却完毕就会再次使用,尽一切可能拉近距离予以牵制。而杨呈的压力也越来越大,跑得险象环生,好几次都差点命丧黄泉。
  不过,就是不死。
  “这逼属小强的吧?”
  “运气也忒好了点。”
  众人都忿忿不平,追得也更奔放了,这个时候谁都没有在乎周围是什么地形。其实来到这里之后也发现,所谓的凹地只是个说法,毕竟这里没有高山,所以即使居高临下也不见得有太多的优势,不一定能引起人的警惕。
  执往昔一路都在观察着杨呈逃跑,好几次都忍不住冲出去帮忙,但杨呈总能化险为夷,让他深为佩服。
  “这就是个变态,我以前还想着杀他,根本杀不了嘛。”执往昔无奈的想道。
  其实杨呈这么做也是不得已,他只能用命悬一线的状态去吸引对方的注意力,而就在这惊险的过程之中,他终于成功的将两个公会都引进了凹地。与此同时,对面突然出现了一群人,那是药盟的人。
  这不是巧合,每一分时间都在鬼舞的掌握之中,通过执往昔和花迟叶落等人报地形特点,鬼舞在不断的交待他们需要行进的速度是快还是慢,一路上都是这样过来的。
  也就是说,鬼舞从正南奔向正北这个过程中,这附近的一切地形全都被他记在心中。这不是记忆力的问题,而是一个意识问题,很显然鬼舞在一开始就在寻找机会,而不是看形势再去思考相应的方法。
  当秦门和广寒宫的人正落于凹地正中心时,药盟出现,时间可以说恰到好处,就连杨呈也不得不表示叹服,鬼舞的远程指挥能力简直无可挑剔。
  什么叫做运筹帷幄?这就是了,随手泡壶清茶,随口几个指令,就能决定战事的胜败。好在他只是一个杀手团团长,如果是一个大公会的老大,指不定得牛成什么样呢。
  其实杨呈也知道,鬼舞有成立公会的意思,只不过目前还不到时候,他不想给别人做嫁衣,说白了还是本钱不足。
  “大礼已经送到了,就看你们有没有本事吃下了。”
  对方山坡上,风流少爷冲着三五呵呵一笑,然后赶紧闪了。而三五自然不会去追风流少爷,个把两个人还没放在他的眼中,他现在正双目放光的看着底下的秦门和广寒宫,那目光就如饿狼一般。
  地形的优势不是特别大,但也不算小,如果人数相当的话,在他看来要吃下对方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而人数是相当吗?当然,因为风流少爷早就提示过他,会有盟军来帮忙。
  盟军他已经看见了,是花迟叶落引来的风林火山公会。
  三五和青天鉴没有任何交情,两人也没有过交流,但他们之间的线通过风流少爷和花迟叶落,还有眼前这不容错过的局面给联系了起来,跟本用不着多说,协定就在沉默之中达成了。
  这是当然的了,八方会战肯定是要清人的,而秦门和广寒宫明显已经结盟了,如果不趁此机会吃下,那最后的优胜还有他们的份?不得不干啊。
  “杀!”
  声震云霄,药盟和风林火山公会在同一时间打了鸡血,如潮水一般冲了下去。
  而秦门和广寒宫的人此时终于意识到他们是被坑了,现在哪还有机会顾得上杀天下第一箭,况且这一分神的工夫,那家伙已经跑没影了。
  “兄弟们不要慌,组织队型,顶上去!”秦熠轩娇喝了一声,然后再不二话,带领着秦门的人冲着山坡上奔去。
  寒宇也不甘示弱,紧随而上,一人一边分别对上了药盟和风林火山。战争立时暴发,各种魔法弓箭满天飞舞,白光就似雷电交加一般的闪现,各方人员都在大量减损。
  战场就是一个搅肉机,而且所有人都必须勇往直前,否则死得会更惨,只要抗下来了,才有活命的机会,也才能够赢得胜利。现在这种情况根本容不得半点退缩,只能血战到底。
  “壮观啊,近四百人的战斗,我还是第一次见。”风流少爷感叹道。
  天下盟其他几人都点头,内测时根本没有这种规模,都是小打小闹。只不过这才只是公测开始没多久,而且资源还不集中,等到了后期,那战争场面现在众人都可以想象的到,比这恐怕要激烈成千上万倍。
  如果能亲自打一场那样的战争,想想都让人激动。
  “弟弟们,你们猜猜哪边会赢。”花迟叶落娇笑道。
  杨呈看了看,说道:“虽然药盟和风林火山占了地形优势,不过他们会里缺少可以和秦熠轩还有寒宇抗衡的人,战场上的尖兵必不可少,否则影响很大。你们看,秦熠轩和寒宇都在冲对方的后防,风林火山倒也罢了,药盟大部分都是法师,被秦熠轩插进队伍中间绝对是一场灾难。”
  “所以呢?”
  “所以秦门和广寒宫会赢。”杨呈肯定的道。
  花迟叶落笑了笑,道:“再等一会,到时候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你和少爷就分别把秦熠轩和寒宇给截住,让他们打得公平一点。老鬼说了,哪边占劣势咱们就帮哪边。”
  “呵呵,这是往死里整啊,不过我喜欢。”风流少爷转了个剑花,笑道:“不知道老大那边是什么情况,他可是一人盯两个公会。”
  “放心吧,那里是村庄啊,谁看了不眼红?那两个公会肯定打得头破血流,保管比这里还惨。再说,轮回和小天也过去了,应该没事。”花迟叶落道。
  众人都忍不住一阵感慨,八方会战,几乎全被他们七个人一手牵。这在事前就连杨呈都想不到,不由对鬼舞的领导能力又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鬼杀团的灵魂人物绝对不是说着玩的。
  当然,还是队员够给力,他们这些人哪怕是最弱的执往昔,拿出去也是顶尖高手了。至于其他人,个个都是变态,这评价一点都不虚。
  “我看差不多了,风语的眼力还是挺准的,秦熠轩真的开始插了。”
  花迟叶落目不转睛的看着下方的战局,笑道:“这种局面我这个法师怕死不敢去,你们一近一远过去玩吧,小心别挂了。”
  “安啦,连老大都杀不死我,寒宇算哪根葱?加一群残兵败将也奈何不了我。”风流少爷一脸自信的去了。
  杨呈也不多话,拿上紫弓就找了个狙击点,开始冲着秦熠轩放箭。
第二百章 村庄攻防
  
  从发现药盟和风林火山的时候,秦熠轩就知道天下盟在打什么主意,不过即使知道那又如何,除非她们认输,否则三五和青天鉴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的。
  因为村庄那边两大公会正杀得你死我活的消息已经传来了,对于三五和青天鉴来说也算是放下了心,他们此时的目的只有一个,弄死眼前这结盟的两个公会。
  一切为了最终的胜利,不排除掉这些障碍,是看不到希望的。
  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这个消息应该是鬼舞故意放给那些探子们听的,如此一来两边都没有了后顾之忧,放心大胆的清人。而在公会里面一旦发下了战斗的指令,再想收回来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杨呈用箭尽力的牵制着秦熠轩,他这种花哨的射法的确相当难防,秦熠轩都很难判断得到。而她所造成的压力开始降低之后,其余的秦门高手想撕开药盟队型就没有那么容易了,场面也得以维持暂时的平衡。
  “如果木风在这里,或许还能有点办法。”杨呈如此想到。
  周年庆的时候杨呈还以为木风是跟着秦熠轩混的,但之后却并没有加入秦门,不知道干什么去了。不过这也在意料之中,以木风的性子让他屈居别人之下似乎不太可能,那小子应该是想自己起家,只不过目前还没有眉目罢了。
  杨呈和风流少爷的牵制都相当成功,让两位会长都无睱他顾,只见战场上减员如潮水一般,四百人的队伍没过多久就显得稀稀拉拉,然而却依然停不下来,大家都杀红眼了。
  人数越少实际上打起来费的时间越长,整场战斗持续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还没出个结果,人数总共加起来连一百人都不到,还在持续减员。
  而正在难分难解的时候,他们却突然之间停下了手,不是因为分出了胜负,只是系统发出的一则消息让他们不得不停。
  村庄由天下盟占领。
  “什么?开什么玩笑,天下盟才几个人,占了村庄?”
  所有人都是一惊,忙往山坡上看去,却发现天下盟至少有四个人还在这里,其中杨呈和风流少爷仍在参战。也就是说,天下盟只有两个人去拿村庄,居然还成功了?
  他们都只认为天下盟是六个人,没想过是七人公会。
  “那两个公会都是吃屎的吗?两百人拦不下两个人?我操!”
  “一群猪啊!”
  不得不说,天下盟虽然是由鬼杀团建立,但人数太少,从一开始就被忽略了,哪怕他们事前炒作也没有改变大家的看法。这也是鬼舞放心大胆散播消息的原因,能进入八强的都是心高气傲之辈,岂会将六个人放在眼里?
  如果说打游击或许还会在乎,毕竟对方技术太好,杀起来也麻烦。但既然是村庄攻防,六个人能干什么?
  “大家不要再杀了,去抢回村庄,到时候谁拿下算谁的,别在这里lang费人力。”三五大声的喊了一句。
  “靠,如果不是你们要杀,怎么会是现在这样?”秦门中有人不满的道。
  的确,三五和青天鉴才是战争的发起者,而这家伙现在居然还反过来让他们停手,这什么态度?也难怪秦门和广寒宫的人不满了,甚至有继续杀下去的冲动。
  好在秦熠轩和寒宇保持了冷静,安抚了自家成员,然后分成两批赶往村庄去了。
  其实即使在这个时候,他们也不会太慌乱,因为离八强战二个小时比赛结束时间还有近二十分钟,这个时间足够从天下盟手中抢回村庄了。
  在新世界中,不论是城池还是村庄,只是占领该设施的中心建筑就可以。比如城池是王宫,而村庄就是村长室,一个人进去都可以解决。不过一般这种地方都有卫兵,不是现在的玩家能轻易搞定的存在,但现在是官方举办的活动,旨在玩家竞争,卫兵是没有的。
  所以在限时的比赛中,先赢都是纸,必然会成为众矢之的,想守住可没那么容易。所以在这些人看来,天下盟是做了一件蠢事。
  杨呈等人也在往回跑,鬼舞说了,让他们回来镇场子。
  “老鬼还真是牛逼啊,偷鸡的功夫的确让人刮目相看。”杨呈笑道。
  毫无疑问,鬼舞一定是钻了两方公会相斗时的空子,才钻进村长室拿下了村庄。只不过杨呈有一点不解,就算要偷鸡,也偷得早了点吧,现在如何守得住?
  本来这些公会都在相互交战,虽然人并没有剩下多少,但合起伙来夺回村庄就算他们再多十个人,也同样是守不住的,因为村长室就那么点大,没有空间的情况下实力很难得到发挥,人家凭人数都可以压死你。
  哪怕出村长室来顶,也顶不住,根本不可能顾得过来。
  不过杨呈也相信鬼舞一定有自己的考量,不管怎么说,先去村子里再看吧。
  村庄离他们并不远,一里路而已,用跑的很快就到了。而当大家都来到这里之后,却看到那两个白痴公会还在相互交战,仍然没有罢手的意思,这白痴程度让几大公会看了都快喷血了。
  “半支烟,你在干什么?”
  秦熠轩一来就冲着半支烟怒喝,她实在搞不懂这两公会怎么会让天下盟夺了村庄的。
  而半支烟此时正杀得眼红,看了一眼秦熠轩道:“妈的,抢生意的又来了,这村子是老子的,谁都别想抢!”
  众人还纳闷呢,却听到一旁站着观战的鬼舞道:“来得好啊,我们已经放弃了,村长室是空的,你们自己进去吧。”
  的确,鬼舞此时身边站着大中天,加上杨呈他们四人就是六个人,一个不差。也就是说,天下盟的确是放弃了,村长室必然是空的。
  当然,这是秦熠轩他们的看法,而杨呈等人却不一样了,因为这个“鬼舞”明显不对。
  “这……轮回?”
  杨呈他们都憋着笑,眼前的鬼舞明显就是彼岸轮回,只不过拿着把匕首在装样子罢了,声音虽然在刻意模仿,但鬼杀团的人还是听得出来有区别的。
  “喂,这是唱的哪一出?”风流少爷走到彼岸轮回身边小声问道。
  “站着看戏就好。”彼岸轮回笑道。
  “老大呢?”
  “在里面呢,就看谁命不好了。”
  杨呈也站到旁边观战,其实现在不需要说明就已经知道鬼舞在打什么主意,因为眼前这些公会又开战了。
  面对一个空的村长室,可以说谁进去了村子就是谁的,谁还忍得住?只见秦熠轩他们飞快的奔了过去,但同时却开始互相攻击,因为不杀掉这帮竞争的家伙想冲进村长室谈何容易?
  “杀,拦路的全部杀光!”
  “兄弟们,把小喽啰挡住,让老大进村长室。”
  “村子是我们秦门的,广寒宫的垃圾给我死开!”
  胜负攸关之际,什么结盟不结盟的那都是屁话了,这是真正的混战。而各方老大也是施展浑身解数,誓要占领村庄,拿到这活动的优胜让公会升级。
  “寒宇,给我滚开,你还没资格进去!”秦熠轩一爪子抓向前方的寒宇。
  “姓秦的,别以为老子怕了你,你算哪根葱?”寒宇也不甘示弱,立时回击,同时也牵住秦熠轩不让她近门。
  一时之间,村长室的门前打得分外热闹,让杨呈等人过足了眼瘾。
  “哈哈哈,加油!杀得好,杀得妙,杀得呱呱叫。”风流少爷又跳又叫,也不知道他是在给谁加油。
  其他人也都是面带微笑,欣赏着这场好戏。而这个时候没有人去管他们,他们六个人站得虽然不远,但却并不参战,明显是放弃的姿态,自动将他们排除在外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已经快接近活动结束了,而这个时候终于有人意识到不对,大声道:“别打了,一起冲进去,谁抢到归谁,不能让天下盟当渔翁!”
  “有道理,大家一起冲吧。”
  秦熠轩听到这话,也不禁赞同:“说得对,先把村子占了再说,公平起见,大家猜拳。”
  “猜拳?”
  众人都疯了,没想到一场八强公会战居然要以这样的方式来决定。不过在场的所有公会中,秦门的人还剩最多,按眼前的形势,如果不按秦熠轩的方案来办,那么除了已经占了村庄的天下盟之外,就数秦门最有希望了。
  “好,我同意。”青天鉴第一个表态,因为风林火山的人剩得实在太少。
  有人带了头,其他会长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于是,在一片惊异声中猜拳比胜负的决定居然就这么定下了。
  而就在几大会长接受这个无奈的决定之时,秦熠轩却突然扭头飞奔向村长室,同时娇喝一声道:“兄弟们,守住门!”
  “臭,敢耍诈!”
  离秦熠轩最近的寒宇大怒,正准备将秦熠轩拦下,却不料秦门的人早有准备,之前秦熠轩的命令就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