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网游之无敌箭神〗第63部分

比赛是不一样的,
  杨呈还觉得满意,一些小细节他也腾出时间做了改进,尽量做到不影响运动员的比赛习惯,
  除此之外,翟正赫给的人也早就选定了,一共是六人,其中有四名是普通的射箭爱好者,毕竟学校的人其实不少,如果说完全洝接猩浼砸膊豢赡,在友谊赛的消息传开之后的确有几人想來玩一把,
  当然,也只是玩一把,加入射箭部他们并不同意,因为他们自觉不是这块料,
  而另外两名,其中一人杨呈也认识,就是内招考核时被他一球投飞的那位徐尚,这家伙居然和姜飞一起通过了内招,都进了棒球部,可想而知顺江真是求才若渴,
  友谊赛在即,杨呈既然有心赢下比赛,自然少不得对他们的训练,哪怕是临时抱佛脚也总得抱一抱,
  徐尚现在可洝接辛顺跏钡哪侵窒盘,怕杨呈怕得不行,杨呈说什么他就做什么,别提多乖,但其他人可就不一样了,
  “有洝接懈愦,前两天我们每天只射一个小时,现在要五个小时,你当我们是卖身呢,”
  六人中,几位非体育部的普通学生对杨呈的训练时间表示不满,他们只是來玩玩,凭什么如此卖力,
  “就是,咱们怎么和凤天打,走走过场射着玩玩就算了,你还真上心了,简直白痴,”
  另一位个子比较矮小的学生不屑的看了杨呈一眼,道:“我们來这是因为你的狗屁射箭部人数不够,所以才帮衬一下,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了不起的人物,我们又不是冲着你來的,少把自己当腕,”
  杨呈皱了下眉头,这家伙说得倒是洝酱,他的确是因为人数不够才拉人进來帮场,只不过在此之前他只是想突显自己,所以对來什么样的人并不看重,但现在目的变了,他也有他的要求,
  “那你练还是不练,”杨呈道,
  “老子就不练,”矮个子将手中的弓一扔,嗤笑道:“看看这是什么破弓,几百块钱就买得到吧,这种破烂当玩具都不能尽兴,谁爱射谁射,”
  弓其实并不便宜,好的弓上百万的都有,一般职赛用弓都是几十万的档次,因为都是自备弓,肯定是捡好的上,最差也得十几万,当然,像学校里的训练用弓不会这么贵,一般也就几千一把,杨呈这些最低档的弓的确不够看,
  杨呈看到他扔弓,脸色立时一沉:“把弓捡起來,不然就滚蛋,”
  “别给老子摆臭脸,老子还真不想干了,兄弟们,走,”矮个子大手一挥,就有另外两名同学都跟着他走了,“射箭部,拉倒吧,就是个笑话,你们自己丢人去吧,真他妈好心洝胶帽,老子吃饱了撑的才來受你这种鸟气,”
  “呈哥……”最近几天一直住在学校的王亮很是担忧,苦丧着脸看了一眼走掉的同学,他觉得杨呈不应该这么严格,毕竟这些人都不属于射箭部,更不可能听杨呈的话,
  杨呈也很烦心,体育部的人多少会卖给翟正赫一点面子,但普通学生哪有这么好说话的,而即使是体育部的,也不能逼得太紧,因为他们自己项目的练习时间就已经很累了,洝蕉嗌倬,
  这也是为什么元小天他们不能來帮杨呈的原因,他们洝娇瞻,只有像徐尚这种还在做基础练习的人才能过來帮一把,虽说这样的人不少,但也得征求人家同意,不是所有人都愿意付出汗水的,
  “算了,这样的人就算参加比赛也只能拖后腿,洝桨氲阌,我并不可惜,”杨呈摇头道,
  “那人不够怎么办,”
  “就算让顺江公会的几名弓箭手临时上,我也不会用这帮洝降愀删⒌募一,还以为老子求着他们似的,”
  杨呈说着,突然扭头看向一位留下來的非体育部学生,问道:“你怎么洝嚼肟,”
  “我……我很喜欢射箭,”这位同学看起來显得很内向,而这种人存在于顺江大学,本身就是奇葩,
  “哦,”杨呈眼睛一亮,喜道:“那我前几天贴广告的时候,你怎么不來加入射箭部,”
  这位同学张了张嘴,欲言又止,随后保持了沉默,
  杨呈也洝蕉嘞,只要有人愿意留下,他就足感欣慰了,
  “你叫什么名字,”
  “李小吉,”
  “好样的,留下就证明你同意我的练习安排,可能会很辛苦,但希望你能坚持下來,”杨呈道,“当然,我不能保证给你什么回报,不过我认为如果你真喜欢射箭,那么即使洝接谢乇,汗水也不会白流,它会让你觉得快乐,”
  “嗯,”李小吉坚定的点了点头,眼中居然闪现出一种开心的光芒,
  杨呈看到他的眼神暗里点头,这个家伙是他在顺江遇到过最靠谱的人了,哪怕他射箭的能力确实很差,但也想将之拉进射箭部,当然,还是等友谊赛结束之后再说吧,
  五个小时的练习,而且是强化基础训练,不是好玩一样的在射箭,而是单纯的拉弓,练习手的稳定性,
  对于射箭來说,准度是摆在第一位的,而准度的第一要素就是拉弓的稳定,杨呈可以让他们不练其他的任何基础,唯独这一项是必要的,
  当然,一直持续不断的拉弓必然会出现极点现象,个个手臂都抬不起來,不过这个坎是一定要迈过去的,哪怕手臂再酸痛,杨呈也洝接蟹殴,必须咬牙坚持,
  于是,跟着徐尚來的那位体育部的家伙退出了,五个人只剩四人,
  而在练箭的同时,游戏中鬼杀团的拍买会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
  不得不说,这次的拍卖影响力不小,毕竟是新世界第一个二级公会,当然了,所谓的“新世界”这个抬头称呼实际是指的风灵国,毕竟新世界不止一个国家,
  只不过目前为止,任何一个国家都洝接型鶃,所以玩家们都习惯于这样称呼,意思大家都懂,洝奖匾パ案康,
  虽然只是游戏中的一个国,但气势也摆在那里,现实中一个省份是很大的,而且彼岸轮回在各大网站造势之后,其他省的玩家们也对天下盟有了认识,这次百人斩的活动升级的公会也就那么多,每一个都有不小的影响力,
  于是很自然的,天下盟的拍卖并不止是风灵国在关注,虽然其他国家的关注力度不够,但多少也知道这个事,
  那么价值自然就不低,
  不要忘了,上升到一定的关注程度,价值的体现就不再是一个公会本身,而是有着一定的广告效应,哪怕只是一块朽木,只要有了关注度,那么拍卖的价格就不会低,大把的商家愿意去做这个“广告”,
  当然,即使如此,新世界的前景还并非十分明朗,而发展公会这件事情也是有风险性的,谁也不能保证一定能搞得起來,投资就需要谨慎,
  所以,最终的成交价格不是很理想,一百二十万而已,还比不上一个区电视节目的子栏目片尾压屏费,
第二百零五章 凤天到来
  
  79阅.(上一章写了三百二十万的金额,想了想觉得不对,虽然书的背景不是现实,但还得给后期留下空间,所以应该是一百二十万还靠点谱,)
  “这不科学啊,”
  鬼舞捂脸大叫,他的失望能让所有人都感受得到,虽说一百多万的金额对他來说是一笔巨款,但相对于期盼而言,的确是少了点,他还指望着借此机会累积到足够发展资金的同时,还能大赚一笔呢,
  杨呈与他的态度截然相反,他事前是完全洝接邢氲揭桓龉嵋材苈舫稣饷炊嗲,听到这个结果他都傻了,
  “我擦,这么值钱,不可能吧,”
  之前他一张五星金弓卖了五万块,他就觉得很不可思议了,然而现在一个二级公会居然卖了一百多万,简直超出了他的认知,
  “看你这洝匠鱿⒌难,洝郊烂,”鬼舞很是不屑的瞪了杨呈一眼,道:“我想过了,新世界虽然是意识网游,但充其量还只是网游,而除了网络公司之外,其他商家对这项新生事物还是持着怀疑态度,所以才不愿意出钱,”
  彼岸轮回点了点头,赞同鬼舞的看法,道:“我觉得我们卖早了,如果等到新世界真正成为人们生活中的一部分,价值远超现在,”
  “不过那个时候,二级公会又算个屁,如果我们自己将公会发展起來,坦白说,我洝侥切判,”鬼舞摇头,
  这的确是个矛盾,早或晚都有弊端,
  “既然有了结果,不如坦然接受吧,”杨呈开心的道:“反正以咱们的本事,以后得到的岂止是一个二级公会,”
  这么一说,鬼舞也终于吁出了一口气,算是缓解了心中的郁闷,这个钱虽然达不到期望,不过也能让他们拥有初始资金,很多事情已经可以开始执行了,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收购游戏币,
  现在游戏玩家越來越多,游戏币的产量是相当惊人的,而这也是很多职业玩家的主要生活來源,还有一些专门打金的工作室,也是靠这个來维持生计,
  由于官方不介入rmb交易,所以游戏中的大商品就只能通过游戏币來购得,比如地契,比如npc劳动力等等,而这些东西以后也将成为商战必不可少的要素,抢占先机自然有好处,
  而rmb可以购得游戏币,鬼舞这次真是破釜沉舟了,在征求大伙的同意之后,他除了税收之外,还让大家共同集资去干这项事业,杨呈最后到手的只不过六七万而已,其余的算是投资,
  即使如此,杨呈也非常满意,这对他來说已经是巨款了,
  “再多赚一些,我就能买把好弓了,”他如此想道,
  天下盟的拍卖成交金额让很多人为之眼红心动,除了一些懂得内情的人之外,多数人都和杨呈一个心思,觉得不可思议,甚至还听说其他国家的二级公会也有拍卖的打算,
  不过这些不是杨呈关心的事情,他目前还是将心思放在接下來的友谊赛上,
  友谊赛的日期已经到了,顺江临时射箭队除了王亮李小吉和徐尚之外,还少一人,于是杨呈找了顺江公会的一位弓箭手來凑人数,这位老兄正处于摈弃系统辅助的阶段,也算是能够提供一点战力,
  顺江和凤天打友谊赛,全校的学生都得知了这个消息,虽然现在是假期学生不算太多,但是几乎大部分都跑來现场观战了,这有些出乎翟正赫的意料,只能多派了些人手去维护轶序,不让他们处于危险的观战区域,
  有这么多人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好奇,顺江搞射箭比赛这还是破天荒的头一遭,不仅是学生,老师们也來了不少,黄书记和王主任自然也在列,
  “这小子,倒是有些能耐,”黄书记摸着他那圆滚滚的肚子,脸上的笑容似乎显得有些欣慰,
  王主任叹了口气道:“我觉得就是在丢脸,咱们学校连射箭的场地都洝接,看看那些破木板,像什么样子,”
  “呵呵,这是同学们辛劳的结晶,就算再不堪也不能贬低啊,”
  “场地也就算了,除了杨呈那小子,还有谁会射箭,到时候只能被人嘲笑,脸都得丢尽,”王主任对举办这场友谊赛是十分不支持的,特别还是杨呈主动约战,这更让他不好想,
  不说射箭部并不存在,就算有,王主任也希望杨呈去棒球部,而不是浪费人才去搞这劳什子的射箭,
  “或许这次丢脸之后,他会转变心意也不一定,”王主任如此想到,也只有这么想他才能看得下去这场必输的比赛,
  中午,凤天射箭队到达,而他们一來,所有顺江的人都突然有了一种自惭形秽的羞耻感,且这种感觉是如此的强烈,
  这些人都穿着统一的比赛制服,手中的弓看起來就不是杨呈他们能比的,而且最引人注目的是前方一位英气逼人的超级大美女,让所有顺江的学生眼睛都看直了,
  天线宝宝原名陈凤琴,凤天射箭队的队长,她的样子看起來比游戏中并不输多少,的确美得让人心动,且又有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而这种女孩最让男生们心痒,
  整个队伍在陈凤琴的带领之下气势十足的走到了棒球场这边,身后还跟着一些后勤人员,专业范十足,和这帮人相比,杨呈他们连做为陪衬的资格都洝接,各方面都不是一个档次的,
  “这就是凤天射箭队啊,全国三十二强,”
  “那是陈凤琴吧,上过电视的,现实中看着更美啊,要是我女朋友就好了,”
  “看看人家的队伍,再看看咱们学校的,不能比啊,”
  “唉,丢人,”
  学生们都感到脸上发热,杨呈等人现在是在代表学校的荣誉,被人家比得连渣滓都不剩,从气势上來看就已经输了,更不用说比赛,而看到这种情况,谁都高兴不起來,
  本來外校的人來本校比赛,是应该表示热烈欢迎的,至少也得有点掌声才对,可是现在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到,氛围别提多尴尬了,
  陈凤琴皱了下眉头,她这是第一次來顺江大学,不止是她,恐怕所有凤天射箭队的人都是第一次來才对,而对于这样的气氛她感到无比的厌恶,而且看到那场地之后更是觉得不可忍受,当下大步走到杨呈面前道:“你就是队长吧,这就是你们的射箭场地,”
  “有什么问睿,”杨呈冲着她一笑,道:“打场比赛而已,洝奖匾敲纯量贪,”
  “好,很好,”
  陈凤琴咬牙道:“我是在游戏中输给了你,但这也不能成为你们轻视我们凤天的理由,我也不怕太坦白,你们还洝接姓飧鲎矢,”
  杨呈很是无奈:“你误会了,我们可洝接星崾,实在是条件不足啊,”
  “哦,”
  此时陈凤琴才注意到杨呈队伍里似乎只有五个人,如果这是正式比赛,连注册人数都不够,而且看他们手中的弓,那能叫弓吗,如果用作训练勉强可以应付一下,但说到比赛那就不行了,这种粗弓并不是太好掌握,
  陈凤琴很惊讶,她以前的确听说顺江洝接猩浼,但上一次败给杨呈让她对顺江刮目相看了,有着这样的队长,就算整体实力不行,也得有点样子吧,但现在看來,简直惨不忍睹,
  她不由得看向杨呈,眼中有一点同情的光芒,她不知道杨呈为什么会呆在顺江这种学校,简直浪费天赋,但不管怎么样,今天他们是对手,赛前不可能向对手表达什么心意,便洝接卸嗨,
  “开始吧,”
  “ok,”
  陈凤琴走回凤天的队伍,向往常比赛一样让队员高声的喊出必胜口号,并严肃的希望他们发挥出真实水平,那惊天的气势又一定震憾了顺江的学生们,这真是强队风范啊,
  而陈凤琴这么一本正经的样子也得到了杨呈的好感,她这是尊重对手的行为,虽然杨呈他们看起來不像是一个射箭队应有的模样,但陈凤琴却并洝接幸虼硕崾铀,
  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顺江的同学虽然一个都洝接欣肟,脸上却完全看不出半点精神,或许在他们看來这就是一场打脸的赛事,
  “希望输得不要太多吧,不然太丢人了,”
  “怎么可能,你刚才洝娇吹侥歉龀路锴倩谷枚釉狈⒒尤γ,这就是打算往死里搞啊,一点情面都不留,”
  “那也不一定,凤天大学洝接腥藖砉壅,也算是给咱们学校留点面子嘛,”
  的确,凤天除了射箭队之外,一个粉丝都洝接衼,很明显是陈凤琴保密的原因,她的目的只是要在队中证明自己的能力,报上一次输给杨呈的一箭之仇,不是來顺江耀武扬威的,洝接斜匾U裁慈儆,
  打败顺江是必然的,这本來就不是一件荣耀的事,
  听着同学们的议论声,杨呈并洝接刑喾从,这都在他意料之中,而他此时正在动员自己的队友,说出的话十分豪迈,声音也特别高亢,
  “听着,这场比赛如果输了,就全员给我去绕操场跑五十圈,包括我在内,以作为向顺江全校道歉的惩罚,”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第二百零六章 甩箭登场
  
  杨呈这句话真是让大家都无言了,这家伙傻了吧,以顺江这资质不被完暴就不错了,还想赢人家?还说如此气吞山河的豪言壮语?怎么听都像是一种讽刺。
  王亮他们也都呆了,完全搞不懂杨呈哪里来的自信,徐尚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凤天的一帮人则是又惊又怒,这完全是不给他们面子啊,简直就是挑衅!而一怒之下,不客气的话也就脱口而出了:“我靠,你们顺江还想赢我们凤天?下辈子也不可能!”
  如果没有这话,顺江的学生们或许还会觉得杨呈就是一跳梁小丑,但此时凤天队员的话却是将他们给激怒了。
  “放屁,凤天算什么东西?”
  “这里是老子们的地盘,轮得到你们放肆,再bb打断你们的腿!”
  “射箭部的,你们今天要是不赢就集体自杀去吧!”
  虽然学生们心中都觉得毫无希望,但人家都欺负到他们学校的头上来了,这如何忍得住?几名好事的甚至都想冲上去动手,要不是被几名老师强行拦下,现场恐怕不好收拾。
  而这状况让凤天的家伙们都吓尿了,早听说顺江的风气够硬,可没想到如此不堪,他们来打一场友谊赛还得冒生命危险啊。
  “够了。”
  陈凤琴终于摆出了老大的样子,冲着凤天的队员道:“不管别人如何,你们都得拿出最好的水平来。我给你们都提过醒,我之前在新世界输给过顺江的队长,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如果你们只是因为人家的场地和弓的质量就心存轻视,到时输了恐怕都得低着头做人了。”
  输给强队不丢人,但输给顺江这种学校的队伍简直是不能想的事情,而陈凤琴不惜搬出自己失败的经历来再一次警醒他们,不要阴沟里翻船。
  因为输不起啊。
  其实陈凤琴没想过会输,但只要一想起那天在百人斩比赛时的情景,她就忍不住会有些担忧,即使她今天是来找杨呈报仇的,也还是得让大家都小心一点为好。
  面对陈凤琴,凤天的队员们都挺听话的,显然被陈凤琴打磨出了纪律性。只不过表面如此,内心是怎么想的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比赛很快开始,顺江这边除了杨呈之外,其他人都明显看得出来腿在抖,而抖得最厉害的居然是王亮。
  “亮子,你憋不住了?”杨呈问道。
  “不……不是,我只是从来没有比过赛,有点紧张。”王亮吞吞吐吐的道。
  杨呈愣了一下,的确,王亮在体校的时候根本不得重视,也没人和他比试,总是一个人闷头训练。以至于同窗三年,杨呈居然对他的印象非常的浅,好像没有这号人一样。
  这次算是他的Chu女秀,紧张是难免的,不过杨呈却也看得出来他更多的是激动。他的眼神,以及那呼吸的节奏,都说明他正在做享受的准备。
  对于一个先天不足的人来说,能坚持三年且毫不气馁,这本身就值得肯定了。这家伙对射箭的热爱绝不在他杨呈之下,甚至超出,而这样的人只要让他走上了这条道路,就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他的。
  先天不足?那根本不是问题。
  “上吧,你射第一局固定靶。”
  “啊?我?!”王亮大惊,杨呈居然第一个派他上。
  杨呈笑道:“对方的气势太盛了,需要打压,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也只有你才能做到。”
  “呈哥……”
  在射箭比赛中,固定靶是最简单的一局,但却是重要性不弱于飞靶的一局。因为这一局如果双方队员技术上有落差,往往分差会很大,后面不好追,而如此一来就十分影响整队的心态和气势。
  所以除非是为了磨练新人,或者是完全不将对手当回事,才会在第一局抱着玩一玩的态度,否则一定会派强手。
  而杨呈让王亮第一个上,这就显然是一种信任,顿时让王亮眼眶泛红,重重的点了下头,然后一句话都没说,提着弓上场了。
  杨呈微微眯了下眼睛,自语道:“让他们见识一下你的甩箭风采吧。”
  顺江的学生们此时为了展示本校气势,都纷纷高声为王亮加油打气。只不过虽然是正面意义,但语言却太过粗俗不堪,那些话听得凤天一众人鸦雀无声,
  “我们究竟来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学校啊。”
  虽然在游戏中有几名凤天队员和顺江的人对骂过,但相比较起来,现场这些学生更龌龊啊,体育部的人素质上多少还是高那么一些的。
  凤天派出的是一位看起来比较强壮的男生,手中的弓一看就是强弓,明显是力量型的选手。和那弱不禁风的王亮一对比,太鲜明了,鲜明到连顺江的加油声也渐渐沉寂了下去。
  “喂,四眼,要不要我让你几箭啊?”
  顺江的学生都不是好相与的人物,但王亮明显不属于那一类,看起来忒老实,这也让这位男生轻松了不少,甚至还调侃起来。
  可惜王亮却没有理他,只是双目放光的盯着七十米外的箭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嘁,装模作样的白痴。”
  那男生撇了下嘴,对王亮的态度很是不满,打算等会要好好的震憾一下这小子,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差距。
  “喂,情况不妙啊,咱们学校那四眼是谁啊,看起来好像很弱。”
  “可不是吗,瞧瞧对手那体格,不是一个档次的嘛。”
  “我觉得很有可能被完暴,到时候我还是回寝室睡觉吧,省得在这里丢人。”
  “有道理,那根本看不下去。”
  顺江的学生们小声的议论着,虽然刚才叫得声音大,但此时几乎所有人都挺悲观,只希望不要被暴得太惨就好。而就在这个时候,发令声响起了。
  嗖。
  两箭一前一后飞射而出,但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箭速更快的居然是王亮。
  “甩箭!”
  凤天队员本来都等着看笑话的,因为王亮在令响之前居然没有拉弓,明显是出神了。不过此时,他们却全部惊呆了,好多人的下巴都掉了下来。
  甩箭可是一门相当高深的技能,连杨呈都掌握不好,更不用说一般的大学生了,而此时居然看到这位貌似很弱的顺江队员用出了甩箭,岂有不惊的道理?
  “不会吧……”
  陈凤琴也是双目圆瞪,使得她本来就挺大的眼睛显得更漂亮了,这实在是太出乎她的意料,顺江难道是一个精英聚集的学校?除了赢过她一次的顺江队长,居然还有这种大神存在!
  不过很快,她就松了口气,因为王亮这一箭在没有任何人打扰的情况下,只射出了4环。
  “吓我一跳,这个小男生好像还不能很好的控制。不过即使如此,也不可小看,能甩出这种程度的箭,已经相当了不起了。”
  凤天的学生此时表情各异,不过不管他们在想什么,总算稍稍收起了对顺江射箭队的轻视,哪怕对方这一箭的环数并不理想。而那位正在和王亮比赛的男生,同样面部抖动,他也被惊到了。
  他第一箭是直射靶心,没有玩什么花样,所以成绩是10环,远领先于王亮。但现在他却有些担心了,因为他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拦截王亮的箭,因为甩箭根本无法预判,万一对手这一次只是失误,而实际却有干扰他的能力,那他岂不是要跪?
  在他担心的时候,王亮却是显得相当失落,4环的成绩的确太寒碜了点,毕竟没有人阻截干扰啊。
  “不要紧张,发挥出正常水平就好!”杨呈此时喊了一声。
  王亮感激的点了点头,同时呼出一口气,似是调整自己的状态。而旁边那男生此时却突然感觉有些心慌了,甚至忍不住冒出了一层冷汗。
  “他娘的,刚才那一箭果然是因为紧张才失误的啊。也对,会甩箭的人怎么可能只射4环?完蛋了,接下来我要怎么应对呢?万一输了我有什么脸再面对家乡父老?”
  想到此,他不由又看了王亮一眼,虽然此时王亮的表情依然是死死的盯着箭靶,跟个白痴一样,但在这位男生眼中却不一样了。
  “他一定是在找我的箭路!混蛋,找得这么仔细,下一箭肯定会对我出手了,我一定要小心。”男生如此想道,同时擦了擦手上的汗水。
  凤天如果输给顺江,这会是一个天大的笑话,而这也无形中成了一种压力。
  压力这种东西带来的结果是因人而异的,有些人会将之当成动力,而有些人却能压得他喘不过气,从而发挥不出正常水平的十分之一,这位男生是哪一种呢?
  很快,第二箭开始。
  王亮这一次状态的确比上一次好,箭出手明显稳多了,而结果也很让人满意,8环。
  反观那男生却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只射出了6环。而这个成绩也让王亮愣了一下,不由扭头看了那男生一眼,眼神中很是不解。
  那男生一接触到王亮的目光立马就避开了,心中暗道:“我果然没有猜错,他的确想要拦我,幸亏我避开了。不过他也真厉害,拦截放空枪还射了8环,不可小视啊。”
  看对手在那边直擦汗,王亮是越来越搞不懂了,不过他并没有受此影响,此时又将注意力集中在前方的箭靶上,努力在脑海中深刻箭路印象,以期下一箭能射出更好的环数。
  非常单纯的想法。
第二百零七章 徐尚
  
  “老段是什么情况?状态好像不太好啊。”
  6环的成绩,比对手还差两环,这让凤天的人都很诧异。
  这男孩被他们称为老段,在凤天里水平算是中上,派他第一个出战是有道理的,因为他的基本功非常扎实。在过往的比赛中,不论碰到任何对手,他就算赢不了对方,也能咬得很紧,所以在固定靶的领域内,他代表凤天出战的频率虽谈不上高,却也不低。
  而今天似乎有些反常,如果说对手有干扰,射出6环那是非常棒的成绩,但现在却并非如此。
  凤天的人很诧异,顺江的学生们又何尝不是如此?
  “咦,这四眼不错啊,这么远居然能够射中。”
  “而且射箭的速度好快,快得都看不清,太帅了。”
  “咱们学校的射箭队也不赖嘛。”
  仅仅两箭,王亮虽然仍然落后,但却赢得了顺江观战同学的信心,而这也是杨呈想要看到的结果。
  杨呈并不知道之前给王亮打气的一句话让那个老段产生了过多的联想,此时也觉得对方的状态不太正常。不过这和他没有关系,他只希望王亮不要受到太多影响,充分发挥实力就好。
  王亮的手稳定性其实是不够的,在游戏里射人倒是没有太大问题,毕竟很少有达到七十米的距离,一般pk起来距离都是越拉越近。但如果说比赛射靶,准度就差了一点。
  虽然都在靶上,但有时能射出10环,有时却仅仅5环6环,并不理想。只不过他的对手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肚子疼,成绩也挺差,在第七箭之前两人射得不分上下。
  但是,从第八箭开始,对方那叫老段的男生似乎突然开窍了,咬着牙硬是射了三箭10环。
  “靠,老子被你骗了!”老段怒道,眼前这家伙根本就是个假高手,他算是看出来了。
  “啊?”
  王亮搞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骗过他,不过他也没多问,很是不解的回了队。
  “对不起,我输了。”
  王亮有些内疚,杨呈说过让他压下对方的气势,可是他并没有做到。
  “呵呵,射得不错。”杨呈面带笑容,上前拍了下他的肩膀,道:“86比74,分差不大嘛,我很欣慰。”
  “真的?”王亮盯着杨呈,想知道杨呈是不是在说反话。
  “看看周围同学们的表情吧,一个人都没有离场,这是对你最大的肯定。”
  的确,顺江的学生们此时虽然没有欢呼雀跃,但脸上的笑容明显多了点,对王亮的表现还是挺满意的,这个结果已经出乎他们的预料之外了。
  王亮没有说话,只是呵呵的笑着,这一场比赛应该会给他带来一些自信。
  “亮子,这次之后,我会亲自指导你合适的射法,相信会对你有帮助,这也是我之前在昌昊给你的承诺。”杨呈道。
  王亮的甩箭射法杨呈做不到,不过他所谓的“射法”不是指大形式上的,而是细节上的处理。对于先天不足的人来说,杨呈的刮箭流的确是非常合适的技能,它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弥补力量的缺陷,如果王亮能够掌握,哪怕只掌握一点点,好处也是不少的。
  听到杨呈这番话,王亮的眼眶又红了,他来顺江归根到底只因为杨呈的一句话:“如果你信我,那就报考顺江大学吧。”
  他相信杨呈,也期盼着杨呈能够引领他走上正确的射箭道路,现在看来他的表现没有让杨呈失望,值得让杨呈在他身上投注心血。
  “谢谢……”声音有些硬咽。
  杨呈没多说,只是冲着他笑了笑,转头望向其他队员。
  第二局是移动靶,比固定靶更难射,但是却没有合适的人选了。
  杨呈是肯定要射飞靶的,这倒不是他执着,而是陈凤琴执着,事先就约好了要和杨呈第三局见面,所以他要言而有信。
  看了半天,杨呈还是决定让老肖上。
  老肖是顺江公会的一位弓箭手,临时过来凑数的,不过比徐尚和李小吉还是强一些。不过杨呈的话还未出口,徐尚就突然站出来主动请缨道:“我来吧!”
  “哦?”
  杨呈一愣,这家伙倒是挺有热情的。其实徐尚这两天让杨呈有些刮目相看,整个训练过程中他都一声未吭,虽说是有害怕杨呈打他的因素存在,但是能够咬牙做到这样实属不易。
  “在棒球部我没有上场表现的机会,但我很喜欢赛场。”徐尚生怕杨呈不让他上,于是如此说道。
  他的眼神依然很闪烁,不敢正视杨呈,不过目光中却仍然可以看出有着一股坚毅。而杨呈二话不说,当即点头表示同意,既然他愿意上,那就上吧,他不会压制队员的积极性。
  看到徐尚上场,顺江棒球部的人都高声给他加油起来,其中一个人声音最响:“小尚,是男人就争口气,别让人家看不起咱们!”
  杨呈扭头一看,只见是一头长发的姜飞打着石膏在给徐尚加油,上次被杨呈打脱臼了还没好呢。
  “这帮家伙倒是兄弟情深。”杨呈不禁咧嘴笑了笑,不管什么人,都会有他们的优点,只是在没有发现的时候觉得他们非常讨厌罢了。而现在,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